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五个竹马任选

五个竹马任选

薛莜莜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我刚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我爸就丢给我五张照片。上面的男生个个都帅得要命。我甚至以为我爸要转行,不搞建筑要搞男团了。

主角:薛莜莜周时宴   更新:2022-09-10 05:4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薛莜莜周时宴的其他类型小说《五个竹马任选》,由网络作家“薛莜莜”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我刚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我爸就丢给我五张照片。上面的男生个个都帅得要命。我甚至以为我爸要转行,不搞建筑要搞男团了。

《五个竹马任选》精彩片段

我刚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我爸就丢给我五张照片。

上面的男生个个都帅得要命。

我甚至以为我爸要转行,不搞建筑要搞男团了。

结果他说,这五个大帅哥都是我的未婚夫备选。

让我从里面选一个结婚。

这……怎么好意思呢?

看着五张照片,我此刻内心万马奔腾中!

救命!

我和我的五个竹马高阳、程川、周时宴、徐向北、孟舟,已经十年没联系了。

直接谈婚论嫁?

一来就这么猛的?

我红着脸和我爸再三强调,这事再说。

我没考虑好之前,不准把我电话给他们!

我爸笑得像个憨憨。

「没关系闺女,不急,反正他们五个和你同校,等到了大学,你慢慢选慢慢挑。」

说着,直接组建了一个「选夫群」把我拉了进去。

不到五分钟,我爸又拉了十个人进来。

看备注……

好家伙。

正是我的五个竹马未婚夫,以及他们的老爹。

五个叔叔对自己儿子分别加油打气后。

我爸:「乖闺女,我和你的五个叔叔这就退了,你们六个人好好培养感情。」

喵的,这可真的是亲爹啊。

看着六个人快速退群,我发了几个省略号,也退了。

画面太美我不敢选啊!

我爸显然不知道我退群的事,一直以为我待在群里。

每次问我,我都搪塞过去。

就这样熬到了大学开学。

开学那天,雨后初晴。

我爸本来要开迈巴赫送我,被我拒了。

随便找了个拉杆箱,塞了一箱衣服就去了学校。

距离学校大门还有五十米左右。

远远就看到一群人。

大多是女生,围着四个又高又帅的男生站着。

我一看那四位,险些晕倒。

正是我的四个竹马!

只有周时宴没来!

正好我爸消息来了。

「莜莜,看到他们五个了吗?今儿一早,他们就不约而同跑来对我说,要来接你……」

……我谢谢了啊。

还好我发现得早,要是走过去撞上,我第一天就得出名。

我默默转身,随便找了一位同学,打听了北校门,又拎着行李往北校门走去。



刚到校门口,一辆劳斯莱斯突然疾驰而来,猛地停在了我身边。

它恰好从一个水坑上驶过,泥水溅了我满腿,脏了我的小白鞋。

我有点气,人司机直接把我当空气,殷勤地打开了车门:「薛小姐,请。」

下一刻,里面走下来一个穿着香家套装的女生。

瘦瘦高高的,模样长得还行。

她在司机的搀扶下落了地,看向了我。

我以为她要给我道歉,没想到她的目光像打量货物一样在我身上一扫,最后不屑地挪开了。

我没法忍了。

直接逮住她的胳膊。

还没说话,人群后方就传来一阵骚动。

扭头一看。

顿时嘴角一抽。

正门唯一缺席的竹马周时宴,正逆流而来。

微光洒落,似在他的皮肤上落下了一层莹润的光,雕刻一般的轮廓也因此变得柔和了许多,就连漂浮在周围的尘埃,都仿佛变得透明了起来。

他走到我的跟前,浅笑着自然而然地从我手里接过行李箱,然后看向女生。

那一瞬,眼里的光凝结成冰。

「向她道歉。」

仿佛刚才对我笑的人只是错觉。

女生脸都青了。

周时宴又重复了一遍,她这才看向我,可怜巴巴地红了眼眶。

「对,对不起。」

我放开了女生的手,想把我的行李从周时宴手里拿过来,他却已经先行一步往前。

「走吧,莜莜。」

周时宴把我送到了宿舍门口,然后拿出手机要加我好友。

我犹豫了一下,答应了。

毕竟是曾经的竹马,人都站在我面前了,再拒绝似乎有点不通情理。

走之前,周时宴摸了摸我的头发。

「莜莜,有任何需要,都可以给我打电话。我保证随叫随到。」

「……」

好可怕。

周时宴明明是话很少一男的,怎么现在都学会献殷勤了?

我觉得我很有必要和他保持一点距离。



但我没想到冤家路窄。

那位从劳斯莱斯下来的女生,竟然是我室友。

我推开门的时候,两个室友正一左一右站在她身边谈论高阳。

那站位就跟两个丫鬟似的。

「天呐薛琪,你竟然是高阳学长的未婚妻?」

「我太幸福了吧,竟然和你是室友!」

「薛琪,有空能不能带我们去见见高阳学长?」

我敏锐地观察到,薛琪在听到最后一句话时,脸上的笑容分明不自然了起来。

「他学医很忙的,这件事,等他有空再说吧。」

我想到照片里,那个穿着白大褂的温润医学生。

下意识皱了皱眉头。

这什么情况?

高阳早就有未婚妻了?

我拿出手机给我爸发了条讯息。

「爸,高阳我就暂时不考虑了。」

刚点了发送,就听到一声嗤笑。

薛琪不拿正眼看我:「哟,真没想到,我最后一个室友,竟然是你啊。啧,你还真的是拉低我们寝室的身价平均值。」

我刚刚和薛琪闹了不愉快,她对我进行人身攻击简直毫不留情。

「喂,就你身上这一身行头,加起来有五百块没?像你这种小地方来的人我见多了,除了一张嘴,什么都没有。」

我顿时就笑了。

我身上的衣服,可是我爸专门找人做的私人定制款,一套随随便便小十万。

到了薛琪嘴里,五百块都不值?

「我可不像有的人,肤浅在表面。我走的是内涵。」

这时一位室友指着我的拉杆箱。

「诶,这好像是 b 家的行李箱诶,一个差不多七万块。」

薛琪嗤之以鼻:「这不是普款,是限量版,你看它右下角的 logo。这个限量版总共就发行了十个,一个二十六万,你觉得她手里这个箱子,能是真货?」

室友恍然大悟,直接看着我翻了个大白眼。

「笑死,仿普款还真一点,仿限量款?这不自己打脸吗?」

「真看不惯这种装 x 的。」

「果然是好有内涵啊!」

我扫了她们一眼。

身上也有轻奢品牌。

x 家的手表,爱家的包。

不过,都是假的。

只见过假货的人,怎么可能鉴定得了真货?

话不投机半句多。

我打开自己的柜子,找了条毛巾用水打湿开始擦拭。

手机铃声响起,我爸来电了。

他语气很急。

「莜莜,怎么回事?人阳阳怎么你了?」



我瞥了薛琪一眼,她正像个公主一样坐在位置上,其他两个室友则在帮她整理床铺。

不想在她们面前提到高阳。

「没什么,就是不喜欢。」

我爸更急了:「诶,你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有误会就当面说,阳阳让我转告你,十分钟后,他在宿舍门口等你。」

我挺想在我爸面前揭穿高阳有未婚妻这件事的,但是想到他和高叔叔的关系,还是算了。

只回了句:「不用了,你让他回去。」

就挂了电话。

没想到,高阳真的来了。

我刚把衣服放好,两个室友就激动地大叫了起来。

「天呐,高阳学长在宿舍门口!」

「琪琪,高阳学长一定是来找你的!」

「琪琪,你好幸福啊!快去见高阳学长吧!」

哦,原来高阳不是来找我的。

薛琪脸色有点讪讪,看上去不太自然。

「呵呵,我不想出去,我和他闹了点小矛盾,还没和好呢……」

我又看了一眼薛琪,总觉得她态度怪怪的。

很快,来了两女生敲门。

长得还挺漂亮的,就是语气不太好。

「你们谁姓薛?」

室友果断指着薛琪:「这位这位!」

女生脸直接拉了下来:「我们是高阳同学,他托我们来请你出去。」

薛琪抿了抿唇,接着做出一副生气的样子。

「帮我回他,我心情不好,不想看到他。」

两个女生扭头走了,我隐约听到一句国骂,显然是为高阳不值。

我也觉得高阳眼光不好,薛琪家境看着还可以,但是这素养,高妈妈用脚趾头瞧恐怕都瞧不上。

大概花了一个小时,终于把床铺好了,薛琪还没出去见高阳。

两个室友好说歹说,她仍旧一副高傲的样子。

我看了一眼窗外的天气。

艳阳正盛。

虽然不敌盛夏,可在宿舍门口站一个多小时,还是很难受。

高阳好歹是我竹马哥哥!且是五个人里面最温柔的那个。

小时候我调皮,总喜欢爬上爬下,摔了很多次,总是他帮我处理伤口。

我还记得我问高阳以后要做什么职业。

「我要当一名医生。因为我的莜莜太调皮,总是受伤,所以我要当医生给莜莜疗伤。」

结果他真的读了医学系。


曾经的记忆,抵消了因为高阳有未婚妻这件事带来的恼怒。

我爬下床拿出一把太阳伞,走了出去。

曾经的高阳就很温柔,现在,他更是长成了一位身姿挺拔,温润儒雅的青年。

笔直地站在宿舍门口,柔和的眉眼里透着一股谁都不可撼动的坚韧,就那么定定地看着我。

我咬了咬牙走过去,把太阳伞往他的方向一挪。

「高阳,你死心眼啊?非得在一棵歪脖子树上吊死是不是?」

我本来就觉得薛琪配不上高阳。

现在看到高阳,我更觉得薛琪不配了!

高阳晒了很久,唇有点干,但仍旧不挡他笑若春风。

他低头看我,笑弯了眉眼。

「嗯,我就是死心眼。认定的人,永远都不会变。」

薛琪何德何能啊?

搞得我都有一点小嫉妒了。

周时宴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

他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高阳,然后才笑眯眯地看着我。

「莜莜妹妹,哥哥请你吃饭怎么样?」

高阳不动声色往我的方向靠了一步。

「我也没吃饭。」

「高阳,你们医学系不是很忙,饿肚子都是常事吗?」

「我现在有空。」

「可我不想请你。」

天呐,什么情况?

虽然我的五位竹马,小时候的确常常发生摩擦,但是高阳可是一个例外。

因为性子温和,他都是劝和的那一刻。

怎么现在,和周时宴之间,竟然有点火花四射的味道?

如今换我当和事佬了。

「好了好了,今天我请客怎么样?」

结果两人默契十足,同时开口。

「不行,怎么能让莜莜你请客?」

声音重叠,两人又是四目相对。

我无奈叹息:「算了,还是我请客吧……」

我们三人就在距离学校不远处的一家私房菜随便炒了几个菜。

午饭后,两人提议要带我熟悉学校,我没敢答应。

就他们身上的火药味,我怕我夹在中间给烤熟了。

随便编了个理由就溜回了寝室。

寝室里没人,我冲澡换了身衣服,睡了个午觉,然后就是下午的班会。

我是踩着点到的。

班上人来得已经差不多了。

我一走进去,那一双双眼睛就齐刷刷地朝我看来。



「爸,高阳我就暂时不考虑了。」


刚点了发送,就听到一声嗤笑。


薛琪不拿正眼看我:「哟,真没想到,我最后一个室友,竟然是你啊。啧,你还真的是拉低我们寝室的身价平均值。」


我刚刚和薛琪闹了不愉快,她对我进行人身攻击简直毫不留情。


「喂,就你身上这一身行头,加起来有五百块没?像你这种小地方来的人我见多了,除了一张嘴,什么都没有。」


我顿时就笑了。


我身上的衣服,可是我爸专门找人做的私人定制款,一套随随便便小十万。


到了薛琪嘴里,五百块都不值?


「我可不像有的人,肤浅在表面。我走的是内涵。」


这时一位室友指着我的拉杆箱。


「诶,这好像是 b 家的行李箱诶,一个差不多七万块。」


薛琪嗤之以鼻:「这不是普款,是限量版,你看它右下角的 logo。这个限量版总共就发行了十个,一个二十六万,你觉得她手里这个箱子,能是真货?」


室友恍然大悟,直接看着我翻了个大白眼。


「笑死,仿普款还真一点,仿限量款?这不自己打脸吗?」


「真看不惯这种装 x 的。」


「果然是好有内涵啊!」


我扫了她们一眼。


身上也有轻奢品牌。


x 家的手表,爱家的包。


不过,都是假的。


只见过假货的人,怎么可能鉴定得了真货?


话不投机半句多。


我打开自己的柜子,找了条毛巾用水打湿开始擦拭。


手机铃声响起,我爸来电了。


他语气很急。


「莜莜,怎么回事?人阳阳怎么你了?」


4


我瞥了薛琪一眼,她正像个公主一样坐在位置上,其他两个室友则在帮她整理床铺。


不想在她们面前提到高阳。


「没什么,就是不喜欢。」


我爸更急了:「诶,你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有误会就当面说,阳阳让我转告你,十分钟后,他在宿舍门口等你。」


我挺想在我爸面前揭穿高阳有未婚妻这件事的,但是想到他和高叔叔的关系,还是算了。


只回了句:「不用了,你让他回去。」


就挂了电话。


没想到,高阳真的来了。


我刚把衣服放好,两个室友就激动地大叫了起来。


「天呐,高阳学长在宿舍门口!」


「琪琪,高阳学长一定是来找你的!」


「琪琪,你好幸福啊!快去见高阳学长吧!」


哦,原来高阳不是来找我的。


薛琪脸色有点讪讪,看上去不太自然。


「呵呵,我不想出去,我和他闹了点小矛盾,还没和好呢……」


我又看了一眼薛琪,总觉得她态度怪怪的。


很快,来了两女生敲门。


长得还挺漂亮的,就是语气不太好。


「你们谁姓薛?」


室友果断指着薛琪:「这位这位!」


女生脸直接拉了下来:「我们是高阳同学,他托我们来请你出去。」


薛琪抿了抿唇,接着做出一副生气的样子。


「帮我回他,我心情不好,不想看到他。」


两个女生扭头走了,我隐约听到一句国骂,显然是为高阳不值。


我也觉得高阳眼光不好,薛琪家境看着还可以,但是这素养,高妈妈用脚趾头瞧恐怕都瞧不上。


大概花了一个小时,终于把床铺好了,薛琪还没出去见高阳。


两个室友好说歹说,她仍旧一副高傲的样子。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