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暮云汐萧彦小说

暮云汐萧彦小说

萧彦 著

其他类型连载

萧彦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眼神晦暗。而宋云清也在在远处看着不甘心的萧彦,手渐渐握紧。自己马上就要和萧彦成亲了,她绝不允许再节外生枝。宋云清找准时机,等侯夫人同其他诰命夫人来到花园时,才作出一副楚楚可怜状。

主角:暮云汐萧彦   更新:2022-09-10 06:1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暮云汐萧彦的其他类型小说《暮云汐萧彦小说》,由网络作家“萧彦”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萧彦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眼神晦暗。而宋云清也在在远处看着不甘心的萧彦,手渐渐握紧。自己马上就要和萧彦成亲了,她绝不允许再节外生枝。宋云清找准时机,等侯夫人同其他诰命夫人来到花园时,才作出一副楚楚可怜状。

《暮云汐萧彦小说》精彩片段

顾宴庭走上前,对峙萧彦,沉声道——

“你若是有本事便去告,我顾家历代战功赫赫,还会怕了你不成?”

两个男人僵持不下。

暮云汐倒是泰若自然,将目光放在了不远处假山旁的宋云清的身上。

隔着距离,她都能感受到宋云清眼神里的鄙夷和不屑。

暮云汐不想被这些自以为是的人扰了心情,拉着顾宴庭离开。

萧彦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眼神晦暗。

而宋云清也在在远处看着不甘心的萧彦,手渐渐握紧。

自己马上就要和萧彦成亲了,她绝不允许再节外生枝。

宋云清找准时机,等侯夫人同其他诰命夫人来到花园时,才作出一副楚楚可怜状。

侯夫人见宋云清神色不对,连忙上前询问。

宋云清则是拉着侯夫人的手,委屈开口道。

“顾娘子一定是怪我和她抢了阿致,迟迟不回家也就罢了,还同别的男人一起来赴太后的宴。”

说完,还抬眼看了看侯夫人,又说。

“若是想来这赏花宴,我便让了位置给顾娘子,让她同阿致一道来便是,何必同外男一起,我倒是没关系,只怕是影响了萧家的名声。”

侯夫人闻言,怒火中烧,又怕暮云汐败坏了侯府的名声,低声怒斥道。

“那小贱蹄子在哪!带我去找她!”

不久,侯夫人便在无人的小径上,找到了赏花的暮云汐兄妹。

侯夫人上下打量着顾宴庭,确定自己并未见过此人。

京城的才俊她都见过,此人大抵是哪家的纨绔公子哥儿,根本不配和侯府相提并论。

故此,侯夫人开口便讥讽:“大胆小子,竟公然带着我萧家逃妾参加太后娘娘举办的宴会,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顾宴庭看着侯夫人这副眼高于顶的模样,便知自己的妹妹定是在萧府受了不少委屈。

“果然是有其母必有其子,令公子的刻薄狂妄跟你倒是如出一辙!”

侯夫人气得眉头皱紧:“一张嘴倒是厉害,果然是蛇鼠一窝!”

话落,她扭头剜向暮云汐:“赶紧滚出宴会,要是因为你污了我侯府的名声,我有的是法子叫你们生不如死!”

暮云汐和顾宴庭对视了一眼,都在对方眼中看见了对侯夫人这种跳梁小丑的鄙夷。



一旁的宋云清犹不自知,还故作大度:“姐姐不管怎么说,也是比妹妹先过门,若是想风光一场,求阿致带你来便是。”

宋云清的眼垂了下来,里面尽是对暮云汐的鄙夷。

“我身为太守家的女儿,就算不以萧家未来夫人的名义,这赏花宴也不是来不得。”

言外之意,是在说以暮云汐的身份,若非攀附男人,她是来不了这赏花宴的。

暮云汐冷笑一声,反问道:“哦?那今日宋小姐是以什么身份来的这赏花宴呢?”

“自然是萧家未来主人的身份!”侯夫人高声宣扬。

暮云汐看着侯夫人恨不得把宋云清举在头顶上的模样,只觉得可笑。

区区侯府,若非自己三年前瞎了眼,以萧彦的资历,给她提鞋都不配!

她也没了继续听笑话的心思,直道:“那便请两位夫人,牢牢记住方才所说的话。”

“我跟你们的账,稍后慢、慢、算!”

侯夫人还想再说些什么,远处出来内侍官高声喊了一句。

“太后到。”

侯夫人向不远处看去,太后正被众人簇拥着,朝宴会厅走去。

侯夫人看了一眼宋云清,料定此时暮云汐此时不敢做出什么幺蛾子事来,便暂时放过她,几人便向宴会厅走去。

一路上,众夫人都在议论纷纷。

“这次宴会汝南王郡主也会到场,听说这位郡主之前身体不好,被送去寺庙修养,前些日子才回来。”

“太后极其喜爱郡主,这场赏花宴就是为郡主准备的,让大家也跟着热闹热闹。”

“若是谁能做了这郡主的驸马爷,那可是扶摇直上啊!”

……

侯夫人听着这些话,不由侧过头打量着宋云清。

这太守府的女儿虽好,但相比之汝南王家的郡主,差的可不止分豪。

要知那汝南王可是皇帝的亲兄弟,从陛下到汝南王,皇家就郡主这么一个女胎。

汝南王郡主所得的宠爱,全天下可独一份!

侯夫人看了看萧彦,心里打起了算盘。

若是那汝南王郡主能看上阿致,再由太后赐婚,侯府必然飞黄腾达,富贵绵延。

想到这,侯夫人凑近萧彦,用只有两个人听到的声音说:“等会,你可要在汝南王郡主面前好好表现。”

萧彦皱着眉头不作声,眼睛却一直盯着不远处走来的暮云汐。

侯夫人见萧彦不搭理自己,顺着他的视线,就见到了暮云汐二人。

顿时,她脸色大变。

这种重要的时刻,可不能让暮云汐这逃妾坏了阿致的好事!

侯夫人看了随即站起了身,走到两人面前:“暮云汐,你竟然不听我的话,给我赶紧滚!别让你这一身俗气脏了太后娘娘的眼!”

闻言,众人纷纷向此处看来。

太后也将目光放在了几人身上。

顾宴庭看了一眼太后,转头对侯夫人说道:“这可是赏花宴,夫人要说什么可要想清楚了,当着百官家眷的面,打的可是太后的脸面。”

侯夫人冷笑一声,丝毫不在意顾宴庭的话。

她就是要当着众臣和太后的面,好好训斥这对奸夫淫妇一番。

“不清楚的人是公子才对吧?你把暮云汐一个私通的逃妾带来赏花宴!根本就没有把太后娘娘放在眼里!”

“放肆!”

话音刚落,太后便大喝一声。

全场寂静,不敢作声。

侯夫人立马回过神,向太后低下了头,噤了声。

可心头却自得想,太后娘娘生气了才好,最好将这对奸夫淫妇给砍了,免得暮云汐败坏侯府的名声。

谁知,太后却一步步走到侯夫人面前,凌气逼人质问:“你说,谁是逃妾?”



侯夫人闻言,以为太后是生气顾宴庭带逃妾赴宴,忙指着暮云汐告起了状。

“就是她!我萧府逃妾暮云汐!”

闻言,身旁太后的女官嬷嬷脸色一变,大声喝道——

“瞎了你的狗眼!那是汝南王郡主!太后娘娘的宝贝孙女!岂能容你污蔑!”

那女官话一出,在场的所有人都震惊了。


“那就是汝南王郡主啊,听说这赏花宴就是特意为她举办的!”


“这好像是萧侯爷家的夫人,怎么说起话来口无遮拦的,这下要惹怒太后了。”


侯夫人瞠目结舌,手指着暮云汐,半晌才吐出一句:“怎么可能……她怎么可能是郡主,她明明就是个乡下的野丫头!”


“你放肆!”太后怒声喝道。


侯夫人立马噤声,不敢再说话,一旁的宋云清脸色都白了,将视线放在了萧彦身上。


萧彦也顿住了身子,震惊地看着暮云汐,显然他也并不知晓暮云汐的身份。


“哀家的宝贝孙女一直在寺庙静养身体,何时就成了你萧侯爷家的逃妾了?”


太后威严,一字一句都让侯夫人的冷汗直流。


侯夫人连忙摇头否认:“不敢…不敢……是臣妇眼拙,认错了人,还请太后息怒!”


宋云清看着侯夫人,此时也不敢出声,萧彦的目光还放在暮云汐身上,她只能愤恨地看着暮云汐。


“早就听闻,萧侯爷正妻,跋扈泼辣,如今看来,传言并非空穴来风!”太后沉声说道。


侯夫人连忙跪在地上求太后息怒。


萧彦上前也跪在地上,向太后求情。


“母亲近日为家中事务繁忙所劳累,一时有些糊涂,错将郡主认错,一时口无遮拦,在太后面前失仪,还请太后息怒。”


太后闻言,沉呼出口气,正想着怎么教训教训这个无知臣妇。


暮云汐上前拉住了太后的手臂,语气轻柔,撒娇说道。


“皇祖母,今日赏花宴,应当开开心心的才是,何必为了这些无关琐事之人扰了自己的兴致呢。”


太后被暮云汐这样一安抚,倒是消气了许多,拍了拍暮云汐的手,轻声说道。


“你啊,就是心太软了些,才纵容这样的人往自己身上泼脏水。”太后说完,还看了眼跪在地上的侯夫人。


侯夫人感受到太后的目光,吓得哆嗦了一下。


“行了,今日在这丢脸也丢够了,滚回你的萧侯爷府去反省反省吧!”


说罢,便要赶那侯夫人出宫。


宋云清闻言,脸色都变了,自己今日便是以萧家未来媳妇的身份一道来的,若是侯夫人被赶了出去,自己又怎能留下来呢。


正思索着,宋云清便听那暮云汐开了口。


“皇祖母,既然这位夫人已经认了错,便也就罢了,更何况,我听闻那萧府的萧公子不日便要与太守府的宋小姐成婚。”


暮云汐抬眼看了看不远处的宋云清,唇瓣一开一合,继续说道。


“这样大喜的日子,又恰逢皇祖母设宴,不如就让他们留下来,沾沾皇祖母的福气。”



萧彦皱着眉头看向暮云汐,不明白她为何要在太后面前提起此事。


“太守家的女儿?罢了,就看在宋太守的面子上,留下他们吧。”


宋云清刚松了口气,便听到跪在地上的侯夫人大喊一声。


“没有!我萧府没有与宋小姐结亲,我儿还未婚配!”


宋云清闻言,瞪大了眼睛,看向侯夫人。


太后斜眼看着宋云清,又低头垂眼看着侯夫人:“哦?这么说你萧家与太守府并无婚约?”


暮云汐闻言也皱起了眉头,不知道侯夫人在耍什么把戏。


“回太后!我儿至今尚未婚配,倾慕郡主已久!听闻郡主今日来赏花宴赴宴,方才是臣妇一时糊涂,错认了郡主!”


宋云清连忙站起,看向侯夫人,手握成拳垂在两侧,大声质问道。


“侯夫人!您在说什么啊!”


此言一出,连萧彦都被侯夫人震惊到了。


一旁看热闹的大臣看出了端倪,小声向周围议论着。


“这萧候夫人啊,是想借郡主攀附皇家呢,连婚约都能当场反悔,这太守大人也是倒霉,遇到这样的亲家!”


“哎?这今日赏花宴,怎么不见太守大人啊?”


“这太守大人的母亲重病,去青州求医去了,若是回来知道婚约被毁,还不气糊涂了。”


太后听着身旁的议论声,实在觉得这侯夫人太丢脸面。


暮云汐也不愿再听侯夫人胡言乱语下去,挽住太后的手臂,扶着太后入席。


“今日赏花宴,皇祖母不宜动肝火,清霜前阵子从寺庙带回来一些降气散寒的沉香,回头啊给您送过来。”


太后终究是疼爱这个孙女,拍了拍她的手,不再计较那侯夫人的罪过。


萧彦拉着侯夫人落座,一旁的宋云清早已阴沉着脸,不愿在宴席上继续丢脸,向太后告病先行离开了。


“母亲刚才为何那么说?”萧彦低声对侯夫人说道。


侯夫人瞥了瞥太后身边的暮云汐,对萧彦说道。


“没听到方才那暮云汐向太后为你我求情吗?这说明她终究是对你有情,那宋云清再好,也比不过汝南王的郡主啊!”


侯夫人眯起了眼睛,看着萧彦继续说。


“只是没想到啊,那暮云汐嫁进来三年,竟只字不提郡主之事,她要是早说了,还能有这么多事吗?”


萧彦皱紧了眉头,向暮云汐看去。


赏花宴上,暮云汐露足了脸面,众臣们纷纷向太后夸奖汝南郡主,附和着拍马屁,哄得太后十分开心。


这下谁都知道,这太后对暮云汐的喜爱非同一般。


赏花宴一事早在朝中上下传开来,萧候夫人在太后面前当众与太守府悔婚,攀附郡主一事也传的沸沸扬扬。


宋云清丢了脸面,闹了好一阵,在太守府不愿踏出门一步。



倒是那侯夫人,丝毫没有为悔婚一事感到愧疚和不妥,还命人一早就做了点心,放在鸳鸯锦盒中,催着萧彦送去顾家。


这几日来,侯夫人费劲了心思,让萧彦去顾家献殷勤。


可顾家从来都是闭门不见,萧彦吃了几次闭门羹,也不好再去。


侯夫人不肯罢休,准备亲自登门,赔个不是。


只是这萧府大门还未踏出,门外的下人便急匆匆跑进来通报。


嘴里还大喊着:“夫人……夫人!太守家的人来了!”


宋太守推开萧府的大门,直直地冲了进去。


他气势汹汹,面露凶色,直接走到了萧府的大堂。


还没等侯夫人做出反应,便已来到了侯夫人的面前,大喝道。


“侯夫人!你赏花宴上当着太后的面当中悔婚,可是欺我太守府无人?!”


言语间满是对侯夫人的不满与气愤。


侯夫人见来人,往椅子上一坐,还悠哉悠哉的让下人给宋太守看茶。


“这男未婚,女未嫁,不过是定了亲,又不是拜了堂,我萧府自知配不上你宋家女儿,尽早另寻婚配吧!”


侯夫人端着茶盏,语气中皆是对宋太守的敷衍。


“你当真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这朝中上下都传遍了,你当众攀附汝南郡主,不就是想让萧彦娶郡主吗?我告诉你,做梦!”


宋太守气得拍案而起,吹胡子瞪眼的对侯夫人破口大骂道。


“清儿都跟我说了!那汝南郡主,正是你之前所说的逃妾,如今人家摇身一变成了郡主,现在你想巴结人家?我呸!”


侯夫人被宋太守啐了一口,怒火也上来,反驳道。


“我儿是世子,怎会配不上那郡主!那郡主已经嫁过我家一次,便有第二次!我告诉你,这汝南郡主,我儿是娶定了!”


宋太守听闻此言,反倒大笑起来,对着侯夫人嘲讽起来。


“就你萧家也配?你当着太后面是怎么讥讽郡主的可曾忘了?就算你萧家不娶我家清儿,这郡主,你们也娶不上!”


宋太守一拍桌子,气得转身离去。


侯夫人也被那宋太守气得不轻,即便走了,扔咒骂着宋太守。


“一个太守家的女儿,有什么了不起的!把自己的位置端得太高了!我儿别说是郡主,就算是公主也娶得!”


侯夫人提着礼盒去了汝南王府。


看门的下人见不是萧彦便开了门,开口询问道:“夫人找谁?”


侯夫人见下人开了门,便开口说道:“我找你们家郡主。”


那下人闻言,微微皱眉:“找郡主,我们家郡主不在,你是什么人?”


“麻烦你通报一声,让我进去等郡主回来,就说我是萧候王府的夫人。”


那下人一听是萧府的人,立马关上了大门,大喊着:“不见!我们家公子说了,萧府与狗不得入内!”


侯夫人吃了闭门羹,又被下人辱骂,气得将锦盒摔在了地上,转身离去。


另一边,皇庭内院


暮云汐刚从太后寝宫出来,皇上突然来了太后处,暮云汐不好久留,走时手里还拿着一盒从太后宫内打包好的桂花糕。


顾凌秋抓起一个就往嘴里塞,嘟囔着说道:“要我说,你就跟我去训兵场走走,让那帮小子看看,我小妹是何等的天姿国色!”


两人正走着,前面一身着飞鱼服,手执佩刀的男人步履飞快,向两人走来。


暮云汐正低着头挑着桂花糕递给顾凌秋,身边突然一阵凌风闪过。


随后低声一句:“借过。”便匆匆绕过二人向太后寝宫方向走去。



暮云汐手提着食盒本就沉重,只是轻轻一碰,便一个不稳险些摔倒。


顾凌秋眼疾手快,一把揽住暮云汐,随后回头对那男子高声喊一句:“那么着急做什么!撞到人了!”


暮云汐看着那男子离去的背影,对顾凌秋问道:“那是谁啊?”


“哦,那是镇国大将军的嫡长子,从前在御前做侍卫总督,皇上觉得实在大材小用,就将他调去了锦衣卫做总指挥。”


顾凌秋向暮云汐解释道。


“对了,他叫齐易南。”


齐易南去了太后寝宫。


他刚从浔州回来,将浔州刺史贪赃枉法一案告知了皇上。


“现已将浔州刺史押回,关押诏狱,等候定夺。”


皇上点了点头:“你办事朕一向放心,没什么事你便先回去吧。”


齐易南行过礼后,走出了太后寝宫。


太后看着齐易南挺直的背影,眯着眼睛打量了一会,才对皇帝说道。


“皇帝啊,我看这个齐易南,行事稳重又一表人才,可曾有婚配啊?”


皇帝端着茶,看向齐易南离去的方向说道。


“这齐易南是镇国大将军之子,确实与他父亲风骨极为相似,样貌也是俊易南非凡,却也未曾有过婚配。”


说罢,皇帝转过头对太后笑说道:“这大将军啊,也是愁的很,常跟朕念叨着呢。”


太后笑了笑:“我倒是觉得,他跟小荷倒是十分相配。”


皇帝一听,将茶盏放下:“你说郡主啊?郡主才多大啊,朕可不舍得这么早就将她嫁出去。”


汝南王府外,顾凌秋驾着马车将暮云汐送了回来。


两人刚走到门口,便看到地上散落了一地的点心和食盒。


暮云汐低头看了看,那食盒上还刻着锦绣鸳鸯的图样。舊shíguāng獨伽


顾凌秋看着地上的东西,将下人叫了出来,问道。


“这些东西都是哪来的?”


那下人一看,门口散落了一地点心不说,还被踩上了几脚,碎了一地的点心渣子。


“回公子,今天萧府的人又来了,这次来的是个女的,说是萧候夫人,让我给打发走了。”


顾凌秋看着地上那堆东西便觉得心烦,踢了一脚后,不耐烦地说道。


“赶紧收拾走,看着就觉得恶心,这萧家还真是块狗皮膏药,晦气得很,可别沾上我顾家的门楣!”


暮云汐笑了笑,又从是食盒里拿出一块桂花糕递给顾凌秋。


顾凌秋接过点心咬了一口,冷笑说道:“要他萧府的东西作甚,这太后宫里的东西难道比他侯爷府的差?”


说完便揽着暮云汐进了顾府内院。


地上那些点心渣子,顾凌秋一点都没浪费,趁着天没黑,让下人将东西收起来,全泼在了他萧家大门上。


用顾凌秋的话便是:“自家的东西就留在自家,扔在别人家门口做什么?”


侯夫人听闻此事,竟气得一蹶不起,大病了三天,连带着也没再催萧彦再去顾府。


暮云汐落了几日的清净,顾家弟兄变着法的带她到处游玩散心。


眼看着快要元宵灯会,暮云汐想着这三年来都未回家,好好陪陪家人过过元宵节。


今年定要同家里人好好热闹一番。


黄昏时分,暮云汐独自一人上了集市,挑选着花灯。


往年都是萧府的下人置办,更轮不到她插手选什么花样,如今自己挑选起来,倒是别一番心境。


正想着,一旁立着的花灯架子便开始摇摇晃晃,似是要倾倒下来。



暮云汐见状连忙躲闪开来,却见架子下还站着一名孩童,正呆愣愣地站在原地。


暮云汐来不及多想,连忙上前将孩童抱在怀里。


花灯架子瞬间倾倒下来,眼看就要将两人压住。


“姑娘小心!”


暮云汐感到一阵天旋地转,下一秒便稳稳地站在地上,原本的花灯架子倒在地上,砸坏了不少花灯。


怀里的孩童此时才反应过来,大哭出声。


暮云汐看着眼前的男人,便认出了这边是上次在宫中相遇的锦衣卫指挥使——齐易南。


方才就是他将花灯架子下的暮云汐捞了出来。


暮云汐欠身向齐易南行了个礼:“多谢齐大人。”


齐易南看着暮云汐问道:“你认识我?”


暮云汐点了点,回道:“上次在宫内,见过齐大人一面。”


“上次急着向皇上禀告公事,一时莽撞,冲撞了姑娘,还请姑娘海涵。”齐易南也觉得有愧,沉声说道。


“不打紧,何况齐大人刚才还救了我。”


暮云汐微微一笑,露出腮间的酒窝。


齐易南看着暮云汐,只觉耳上一热,随即将目光转向了别处。


“可有伤到?”齐易南问。


暮云汐摇了摇头,又看了看地上的花灯,面露可惜:“就是可惜了这些花灯。”


这可是她精心挑选好的,都被压坏了。


齐易南见她有些失望,思索片刻便说道:“方才过来的时候,前面还有更好看的花灯,不如去那挑选吧。”


暮云汐点了点头,齐易南便向前带路,两人向街市深处走去。


不远处的巷子里,两个身影正鬼鬼祟祟地看着离去的暮云汐的背影。


“小姐,现在怎么办?”


下人看着身边的宋云清问道。


宋云清咬着牙握紧了手,看着离去的暮云汐暗骂道:“算她命大。”


说罢便转身消失在了巷子里。


她在宫中丢了脸面,宋太守去了萧家也未能讨回公道,害得她多日不得出门,只能躲在家中。


今日挑选花灯,她一眼便看到暮云汐独自一人在集市闲逛。


终于被她等到机会,看到暮云汐驻足在花灯架子下许久,她立马命人去将花灯架子上的麻绳割断。


眼看着就要将暮云汐压在架子下,却半路杀出个男人来。


宋云清咬着牙暗暗想着:暮云汐,下次可未必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直到天黑,暮云汐才挑选好了花灯。


齐易南见她手上东西繁多,二话不说便接了过来拿在手中。


暮云汐面上一红,不好劳烦齐易南,便上前想要接过花灯。


齐易南手轻轻一横,便将暮云汐挡了下来,轻声说了句:“姑娘家的,不适合拿东西。”


暮云汐垂了垂眼,索性跟在了齐易南的后面。


两人边走边聊,齐易南将暮云汐一路送到了汝南王府。


顾凌秋正出门找她,迎面便撞上了二人。


顾凌秋见齐易南也在,指着他便张口问:“你怎么跟我妹妹在一起?”


齐易南将手中的花灯递给顾凌秋,说道:“集市上遇见了,见顾小姐不方便,顺手帮个忙。”


暮云汐也在一旁解释道:“方才还是齐大人出手相救。”


“相救?哪里受伤了?!”顾凌秋一听,连忙抓着暮云汐打量着,见暮云汐没事才松了口气。


“小事而已,不必挂齿,天色不早了,我先走了。”说罢,齐易南便要离去。


顾凌秋挥了挥手念叨着:“走吧走吧。”


说完便转身拎着花灯往府里走去。


暮云汐跟在后面刚走了两步,便回过头看着齐易南,开口说道。


“齐大人,我见过你,在两年前。”



暮云汐作为新娘,嫁进定安候府三年,萧彦都没有碰她。

今晚,她趁着夜色悄悄摸进了萧彦的衾被。

不料,暮云汐刚触碰对方的肩膀——

“谁?!”

人猛地坐起身,将暮云汐狠狠拽住。

“阿致,是我,你弄疼我了。”暮云汐疼的抽气。

月光透窗而入,萧彦清晰看见暮云汐身上的薄纱。

“谁让你进来的?!”

说罢,他将暮云汐的手狠狠一甩,面露嫌恶。

暮云汐低着头,紧咬着嘴唇,被萧彦斥责的面色苍白。

“阿致,我们成亲也有三年了,萧家需要一个孩子,阿致,我也需要一个孩子……”

暮云汐紧紧扣着手,连指尖都发白。

闻言,萧彦却嘲讽斥道:“暮云汐,成亲的那晚我就说过,你一介村姑,不配诞下我萧彦的子嗣!”

说罢,他越过暮云汐下了塌,捞起一旁悬挂着的衣衫披在身上,走出了房门。

明明屋内的暖炉烧得正旺,暮云汐却感觉到了一阵周身冰冷,似是深陷冰窟。

从成亲的第一天起,她就知道,萧彦不爱她。

萧彦愿意娶她,也不过是因为当初萧老太君觉得她的八字与萧彦合,想借着成亲,给重病卧床的萧彦加喜气罢了。

可纵然是这种荒唐的理由,她依然愿意嫁给萧彦。

后来,萧彦果然挺了过来,却始终没给她一个好脸色。

尽管如此,她依旧爱他,也始终觉得,总有一天萧彦这块石头会被捂热。

有一天他也会爱上她。

可惜三年过去,萧彦依旧厌恶她。

……

三更天,府里的下人匆匆跑来扣响暮云汐的房门。

“夫人,世子和友人在酒楼吃醉了酒,嚷着要您过去呢!”

暮云汐听闻,连忙下床拉开了房门:“当真?夫君在哪?”

犹记得,上一次萧彦喝醉酒,将酒楼砸了个烂,被侯爷动了家法,如今伤才刚好,可不要再生事端。

暮云汐顾不上梳洗,连袄子都没披,跟着报信的小厮一路去了酒楼。

两刻钟后。

暮云汐抵达酒楼厢房,刚要推门,却听见里面传出一句。

“你们是不知道,阿致娶的那妻子,那叫一个蠢,整日跟他在身后‘阿致,阿致’的叫着,恨不得黏在他身上。”

“我已经让阿致的小厮回去传话了,你们等着吧,不出半柱香的功夫啊,准跟过来了!”

话落,身侧的小厮推开门,暮云汐望去,正好和萧彦冷漠的眼相对。

众人瞧见了门口的暮云汐,嘲讽得更加剧烈。

“这是哪来的乡野村妇,脸上涂的脂粉还没我们家洗衣的老婆子画的好呢!”

“喲,这还不到半刻钟,人就来了,这乡野村妇果然爱惨了世子,萧世子,要不然,你就从了她?

暮云汐羞愧低头,方才自己担心萧彦,哪还顾得上梳洗打扮?

却见萧彦伸手捞过一旁的酒盏悬在唇边,嘴角勾起一抹讥讽的笑。

“从了?凭她也配。”

暮云汐忍着难堪跨进厢房,慢慢走到萧彦面前。

拉着他的手臂,苦苦哀求:“阿致,我们回去吧,侯爷知道了又要罚你了。”

周围的公子哥纷纷起哄。

“啧啧,世子,这村妇还威胁你呢!”

“就她这难看的样子,谁能下得了嘴,萧老太君逝了,这村妇也就只能拿侯爷的名头说事了。”

“蠢货就是蠢货,不知道越是这么逼男人,越令人厌恶吗?”

一个公子哥走到萧彦面前:“走吧,萧世子,我们去红楼洗洗眼睛,那的美人儿各个都是绝色!”




暮云汐心头一紧,握住萧彦的袖子不放。

语气卑微哀求:“阿致,求你了,我们回去吧。”

萧彦拉开暮云汐的手,一个用力,暮云汐便摔倒在地。

“滚!”

“回去吧,村妇嫂嫂,别再烦我们了!”

说完,一行人不再理会暮云汐,一道离开了厢房。

暮云汐踉跄着爬起身追下楼,可街道上早就没了萧彦的影子。

外面的雪还在下,来时乘坐的马车也不见了。

手指被冻得通红,眼眶却红的发烫,暮云汐呼出口气,搓了搓手,试图为自己取暖。

随后一步一个踉跄,沿着来时的路回了侯府。

“有人吗?开门啊!”暮云汐不断拍打着侯府的大门,却没有半分声响。

直到渐渐失去了力气,瘫坐在了地上。

雪越下越大,暮云汐的嘴唇都在颤抖,干裂地渗出了血。

屋檐上,一黑衣身影再也看不下去,只身飞下屋檐,跪在了暮云汐面前。

“郡主!别再固执了,随我回去吧!”

暮云汐打着哆嗦,回过头看着那黑衣人,扯着嘴角露出一抹苦笑。

“哪还有什么郡主,从我隐瞒身份要嫁给萧彦,不惜与父亲决裂的那一天开始,汝南王府就再也没有郡主了。”

暮云汐靠在大门上,眼眶含满了热泪,却迟迟不肯落下。

或许是想哥哥们了,又或许是想爹娘了。

“回去吧,告诉我哥哥们,我过得很好。”暮云汐红着眼眶,对着那黑衣侍卫笑了笑。

那侍卫实在无奈,却又别无他法,终究是不忍心,将身上的斗篷取下,盖在了暮云汐的身上。

“郡主保重!”

说罢,便消失在了雪夜里。

暮云汐靠在大门上,不知过了多久。

直到天亮,大门才被打开。

暮云汐什么都没说,只是踉跄着起身,进了大门。

“站住!”一道厉声响起。

暮云汐的脚步一顿,抬头望去,呵斥她的正是她的婆婆。

萧彦的母亲,定安候府的侯夫人。

“我听下人说,你一夜未归?”

暮云汐欠了欠身,解释:“昨晚阿致他在外喝了酒,我便……”

“放肆!暮云汐!”侯夫人厉声喝道。

“你嫁进我侯府三年有余,不曾生下一儿半女也就算了,如今不守妇道,竟外出一夜未归!”

“看不住自己的夫君,就跑出去找男人,我侯府世代清白,怎么会娶了你这么个败类!”

暮云汐被骂的整个人都蒙了。

直到被粗使婆子按在地上,才反应过来,只能嘶哑着嗓子说道:“我没有……我没有!”

“你没有?!那你身上的披风又作何解释?!”

侯夫人掷地有声,根本不给暮云汐解释的机会,直接将她定了罪。

“按好她!今天我就替萧家的列祖列宗教训这蠢妇!”

话落,一旁的人递上早就准备好的藤条,放在侯夫人的手中。

“我没有,母亲,我真的没有!”

‘啪’!

随着藤条落下,暮云汐疼得一声惨叫,挣扎了起来。




可她冻了一晚上,哪还有什么力气挣脱几个婆子的力道?

“我今天就教教你,什么是侯府的规矩!”

藤条挥舞的声音不断在耳边响起,暮云汐疼到快要晕厥。

“少爷回来了!”不知是谁喊了一声,藤条终于停了下来。

侯夫人看着走进来的萧彦,声音高昂说道:“暮云汐不守妇道,我替你教训教训她,不碍事吧?”

萧彦闻言,猛然看向被按在地上的暮云汐。

暮云汐用尽力气抬头,期盼望着萧彦,艰难挤出一句:“……我没有。”

可下一秒,萧彦却冷淡挪开视线,近乎残忍甩出一句——

“母亲教训便是,别气坏了身子,若是打死了,扔出去便是。”

第三章 

暮云汐知道萧彦不爱自己,所以她从来没有奢望过他的维护。

可她没想到,他竟然会要她含冤而死。

暮云汐再也没有支撑的力气,脱力倒在了雪地上。

血迹顺着伤痕流淌在雪地里,眼泪不断流淌下来……

“来人,将她拖到房里去,没有我的允许,不准踏出房门半步!”

侯夫人话落,婆子们就上前,拉起暮云汐将人拖进了房内。

萧彦站在原地,凝着地上留下的血痕,眉头微蹙。

侯夫人见此,当即提到:“阿致,暮云汐不守妇道,这样的女子在不配做我萧家的媳妇,不若休妻另娶?”

话落,萧彦便不再看那滩血迹。

“太守家倒是有位女儿尚未出阁,听说贤良淑德,才貌双全,为娘将她聘与你为妻,如何?”

萧彦却没什么聊下去的兴致:“母亲做决定便是。”

说完,他便转身离开。

……

房内。

暮云汐再次苏醒过来,分不清是白日还是黑夜。

屋内一阵冰冷,原本的火炉早已被浇熄,她又疼又冷,连手指都没了知觉。

“有人吗?来人啊!”暮云汐爬到了门边,微弱地喊着。

不知过了多久,房门被推开,丫鬟一脸凶神恶煞地看着暮云汐,厉声说道。

“喊什么喊!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暮云汐踉跄着身子,唇瓣发白,颤抖着对丫鬟说道:“这屋子太冷了,把炉火生起来吧。”

丫鬟抱着手臂看着暮云汐这副模样,冷笑说道:“哟,还真把自己当世子妃使唤了,生炉火啊?做梦去吧!”

说完,还狠狠推了一把暮云汐。

暮云汐猛地一摔,身子撞到桌角,伤口再次渗出血迹,暮云汐咬着唇,强忍着不让眼泪落下。

随即,丫鬟将食盒狠狠扔在地上:“吃饭了!”

两个馒头从食盒中滚出,除此之外,食盒里再无其他。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