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徐迦宁霍澜庭小说

徐迦宁霍澜庭小说

徐迦宁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宋晚盈像以前一样熟练的坐到了顾寒生的身上。“你不就喜欢我这样吗?”顾寒生不置可否的笑着,“女人太放得开了不好。”顾寒生大口喘着气,最后咬牙切齿的压着宋晚盈的腰,“在监狱里有没有别的男人?”宋晚盈没有回答,只是笑。

主角:徐迦宁霍澜庭   更新:2022-09-10 18:5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徐迦宁霍澜庭的其他类型小说《徐迦宁霍澜庭小说》,由网络作家“徐迦宁”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宋晚盈像以前一样熟练的坐到了顾寒生的身上。“你不就喜欢我这样吗?”顾寒生不置可否的笑着,“女人太放得开了不好。”顾寒生大口喘着气,最后咬牙切齿的压着宋晚盈的腰,“在监狱里有没有别的男人?”宋晚盈没有回答,只是笑。

《徐迦宁霍澜庭小说》精彩片段

帝都,EOS战队基地。

刚刚赢得今年夏季赛总冠军的队伍里,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兴奋与笑意。

徐迦宁坐在轮椅上,看着欢呼雀跃的他们,也与有荣焉。

但除却这些,还有些黯然。

她垂眸看着自己无法站起的双腿,眼神微黯。

这时,一道男声从旁响起:“迦宁,在想什么?”

徐迦宁抬头看着一身白衬衫的男人,霍澜庭,EOS战队队长,也是她隐婚四年的丈夫。

“你说,我还有上场的机会吗?”

她声音沙哑。

闻言,霍澜庭沉默了瞬:“会有的。”

然而他们都知道,这不过是安慰。

当年那一场意外车祸后,正值好时期的徐迦宁丧失了站立行走的能力,也失去了登上比赛台的资格。

窗外,月色清冷。

与屋内热闹的气氛,形成了鲜明对比。

不知是怎么的,徐迦宁沉默了会儿重新开口:“我们的关系……公开吧?”

霍澜庭一愣,眉心微皱:“怎么突然提起这件事?”

“你说过,等再拿一次冠军,就官宣的。”徐迦宁轻声提醒着,眼中写满了希冀。

但霍澜庭只有与了瞬,就拒绝:“再等等吧。”

心一瞬间沉了下来,侵入寒凉。

徐迦宁压抑着微颤的声音:“为什么?”

霍澜庭却始终没有回答。

安静中,情绪缓缓涌动。

徐迦宁紧攥着手,刚要开口。

忽然,不远处传来一声呼喊:“庭哥!”

随着这一道女声,一个女人从霍澜庭背后跑来,一下子跃上他背。

方音手勾着霍澜庭的脖子,脸贴在他颈侧:“怎么不跟我们一起玩?”

霍澜庭握着她手臂,将人拉下来:“多大了,还蹦蹦跳跳的!”

他这话听着是在训斥,实则充满宠溺。

徐迦宁看着两人间的互动,只觉得心脏憋闷的喘不过气来。

方音是去年从青训营选出来的,生性活泼,是整个战队的开心果。

只是她和霍澜庭之间的动作,是不是有些……过分亲昵了?!

胡思乱想着,徐迦宁忍不住开口:“霍澜庭,你还没有回答我。”

闻声,霍澜庭看向她,眉心微皱。

而方音也像是才看到她一般,手挽上霍澜庭手臂:“迦宁姐也在啊。”

只这一句,她就再度看向霍澜庭:“庭哥,你跟她说什么呢?我也听听?”

“别闹。”霍澜庭轻敲了下她头,看向徐迦宁,“那件事之后再说,我们先回去庆祝。”

说着,就要伸手来推徐迦宁的轮椅。

但方音却没放手。

徐迦宁也不想回去:“我想一个人待会儿,就不过去了,你们玩的开心。”

说着,她自己掉转轮椅,朝另一方向走去。

霍澜庭看着她背影,眸色微沉。

方音没看到,只拉着他就往房间内跑:“庭哥快点,要不然他们该把酒都喝完了!”

霍澜庭怕伤到她手,只好顺着她力气,跟着远离。

此时,还没走远的徐迦宁转回头,就看到两人一前一后奔跑的画面,刺眼又锥心!



庆祝会散场,已经是两个小时后的事了。

回家的路上,徐迦宁坐在副驾驶,目光凝在车窗上倒影出来的霍澜庭的侧脸上。

从18岁认识他开始,他似乎就是这个样子,

辗转四年,恍惚什么都没有改变。

但不知道为什么,徐迦宁却总感觉,他们之间好像隔了什么,越来越远……

察觉到她的出神,霍澜庭看了她一眼:“怎么了?”

徐迦宁转头看他,摇了摇头:“没什么。”

话落,她抿了抿唇:“你和方音……关系很好吗?”

闻言,霍澜庭愣了下,随即将车停靠在路边:“怎么突然提起她?”

徐迦宁紧抓着安全带:“只是觉得你们今天,很亲近。”

“别胡思乱想,她年纪小,我只当她是妹妹。”

霍澜庭说着,拉过她手攥在手里:“你是我妻子,谁都比不上我们亲近。”

看着他那双漆黑的眼眸,徐迦宁手指微蜷,点了点头。

气氛重新归于寂静。

两人也重新上了路。

一直到家,霍澜庭先下了车,将副驾驶上的徐迦宁抱到轮椅上,推进了别墅。

“啪!”

随着灯光亮起,徐迦宁看着这间房子,心里微微动容。

这里是她和霍澜庭的家,四年前结婚时,霍澜庭用全部存款付了这里的首付,给了她一个家。

可实际上,他在这里停留的时间很短,只剩下徐迦宁一个人在这里苦等。

“叮!”

突然,一直握在手里的手机响了。

徐迦宁低头看去,就瞧见屏幕上的消息:“庭哥,我好难受啊,你来陪陪我好不好?”

落款,是方音。

徐迦宁这才迟迟意识到,刚刚下车时,为了抱自己,霍澜庭将他的手机给了自己。

车上,霍澜庭安慰的话还依稀在耳。

可此刻,在这条短信下,显的格外荒唐。

拿着杯水走回来的霍澜庭看她呆怔的目光,轻声问:“怎么了?”

徐迦宁缓缓抬头,将手机递到两人中间:“方音的短信,她……叫你去陪她。”

霍澜庭愣了下,接过手机看了眼,不知道两人又说了什么。

只听他说:“我过去看一下,你自己早点休息,不用等我。”

话落,将水杯随意往徐迦宁手中一塞,就大步超外走去。

摇晃间,热水一下在泼到手上,泛红,刺痛。

徐迦宁下意识的松手。

“啪!”

水杯落在地上,碎成碎片。

循声,霍澜庭转头看来,瞧见这一幕,匆忙走回:“你现在怎么连这么点小事都做不好,水杯都拿不住吗?”

一句话,如刀直直捅进心脏。

徐迦宁不敢置信,她怎么也想不到刚刚那些话是霍澜庭能说得出来的!

“我……没拿稳。”她声音沙哑。

霍澜庭皱眉抬头,想要再说些什么,可对上她微红的眼,最后只是叹了口气:“我送你去医院。”

说完,便将人抱起,朝门外走去。

帝都第一医院。

病房内。

护士正给徐迦宁被烫伤的地方上着药。

而她,目光却一直落在门上玻璃透出来的霍澜庭的身影上。

挺拔,高大,是女人最喜欢的模样。

徐迦宁还记得,曾经她刚出车祸住院的那一段时间,霍澜庭一直陪着她,寸步不离。

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两个人同处在一个空间内,都成了奢侈的事。

晃神间,只见霍澜庭的身影往后退了退。

然后,就见方音冲进他的怀抱,双手勾着他脖颈,准备吻上他的唇!



我终究是提着资料回了宿舍。

回到宿舍,室友们考研分数都很理想,都吹着空调闲闲地看着手机。

这是,却有一个室友突然刷到了什么,惊慌抬头。

“飘飘,你看!”

她将手机举到我面前。

上面是沈言和一个女孩并肩同行的照片。

照片还被人挂上了学校表白墙,配文:【今天下午路过了这一对小情侣,真的男帅女美好养眼,祝你们99呀~】

下面的评论都是对颜值的赞叹和美好祝愿。

祝福着这一对神仙眷侣可以在大学中收获圆满的校园爱情。

也有评论在质疑:【这不是沈言吗,他换女朋友了?】

我看着这些评论,却早已预料,心如止水。

终于,有一条评论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我是图上那个女生啦~谢谢大家对我的祝福,不过我们的关系还没有到那一步,所以只能感谢大家的好意啦。】

这条评论顷刻间吸引了路过的同学们。

大家纷纷打趣:

【看来是快要在一起了,祝福美女。】

【美女姐姐能不能看看我?我也可以和你谈恋爱的。】

【听说美女姐姐是交换生回来的,好优秀啊!】

热度加持,白淼淼出国归来的白富美学姐形象,迅速红火了校园。

我静静地看着表白墙这一条点赞评论飙升,默默地截了图。

“宝,麻烦你把这个截图发给我行吗?”我询问室友。

她忙不迭地点头,满眼担忧:“当然可以,但是飘飘你没事吧?”

我摇摇头:“没事的,不用担心我。”

说完,我把包放下,掏出手机。

这场闹剧演变至今,看来我不得不做些什么了。

我先把截图发给了沈言,随后关闭了聊天软件。

沈言的消息顿时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轰炸,我却无力再管。

无非就是和我进行一些洗白和开脱的解释。

点开日程表,算一算,距离国考面试结果出来,也只有几天的日子了。

上次我瞒着沈言去面试,题目都是考前模拟过框架的相似题目,发挥得很好,我自感十拿九稳。

但是碍于沈言颓丧的情绪,我并没有告诉他。

本来国考面试结果出来,我自然会放弃省考的面试资格。

白淼淼也不用费尽心思,名额自然会给她。

结果他俩非要合伙给我整这一出,名额还未到手,就迫不及待地如此高调行事。

这样想着,我默默攥紧了拳头。

这次面试,我还偏就去定了。

我不仅要去,还要告诉他们,如果他们不做苟且之事,想要的自然会得到。

虾仁猪心莫过于此。



那一瞬间,本来烫到麻木的手在这一刻泛起浓厚的疼。

如针戳心,如刀割背。

“手不要用力,你这样会伤到自己的。”

护士突然响起的声音,唤回了徐迦宁的神志。

她勉强的笑了笑:“这伤,会影响手部动作吗?我……是电竞选手。”

虽然这个身份,是曾经。

闻言,护士明显有些惊讶:“放心吧,不会的,只是你是在役选手吗?我怎么没在比赛上见到过你?”

徐迦宁沉默了下:“退役了。”

话落,她转头去看门外的霍澜庭。

但门外,已空无一人。

徐迦宁愣了下,操控着轮椅就朝门外走去。

然后幽长的走廊里,始终没有霍澜庭的身影。

只听“叮!”的一声,她低头去看自己的手机,就瞧见霍澜庭发来的消息。

“我有事要忙,你自己打车回去,到家告诉我。”

看着这条冰冷的文字,徐迦宁握着手机的手不断收紧,却怎么也平息不了心里翻涌的情绪。

刚刚方音吻霍澜庭的画面还历历在目。

那些场景让她不得不意识到,霍澜庭抛下了自己,为了方音!

追出来的护士将装好的药品递给徐迦宁:“回去之后要按时上药,既然这么爱惜自己的手,就别再受伤了。”

听到这话的一瞬,徐迦宁鼻间有些发酸。

被烫伤时,霍澜庭的冷语还字字割心。

而眼前这个第一次见面的护士却给了她关心和叮咛。

徐迦宁抓着药袋的手用力到泛起青白,最后从喉咙里逼出了回答:“我知道了,谢谢。”

说完,她就朝电梯而去。

坐上回家的车上,看着周遭越来越熟悉的景象,徐迦宁垂眸看向了手机。

屏保上,是年轻时期的自己和霍澜庭的合照。

但为了避免被人发现他们的关系,那上面还有其他当时在役的队员。

照片留得下当年,却留不住永恒。

徐迦宁手指摩挲着屏幕上霍澜庭的面容,不知怎么想的,开口对司机道:“麻烦改一下地址,我要去EOS基地。”

司机应了声,便掉转了车头,朝着反方向驶去。

半小时后,EOS战队基地。

徐迦宁刚推开基地的门,只感受到了一片寂静。

还是深夜,估计他们都睡了吧。

徐迦宁想着,放轻了声音,借着栏杆的力一点点上了二楼。

然而轮椅刚停稳在平台上,徐迦宁就愣住了。

只见原本挂满她和霍澜庭曾经合照的走廊墙上,全部都变成了他和方音的合照。

而他们的那些照片,则像垃圾一样,被堆在墙角,无人问津。

徐迦宁眼睫颤了颤,俯身捡起。

手指擦去相框玻璃上的浮灰,渐渐露出照片上她和霍澜庭年轻时的模样。

那时候,他们不只是情侣,还是队友。

只可惜……

徐迦宁垂眸看着自己因为一场车祸再不能站起的双腿,眼神逐渐黯淡……

突然,走廊尽头出的房间响起一声哄闹。

徐迦宁怔了瞬,疑惑走上前。

轻轻拧开门,瞧见里面的景象时,她捏着相框的手骤然一松。

只见房间内,方音正拉着霍澜庭的左手,而他向来空无一物的无名指上,多了一枚铂金钻戒!

“啪!”

相框砸在地上,玻璃碎裂,一片一片。

屋内的队员听到声音,都朝门口看来。

瞧见徐迦宁,他们愣了下,随即就有人开口。

“迦宁姐,你来的正好,音音正向庭哥求婚呢,庭哥答应了!”



求婚!

徐迦宁呼吸发窒,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

耳朵里甚至还能听大自己心脏疯狂跳动的声音。

霍澜庭答应了方音的求婚,那她呢?他们四年见不得光的婚姻又算什么?!

她眼眶渐渐蒙上层红。

见她一直不说话,在场的人也意识到了不对。

只有霍澜庭平静上前:“怎么过来了?不是让你先回家吗?”

徐迦宁嗓子发紧:“这就是你要忙的事吗?”

霍澜庭沉默了瞬:“只是游戏而已,别当真。”

说着,他手在其他人看不见的地方,轻轻握了握徐迦宁的手。

徐迦宁却并没有觉得安慰。

相反,他手指上那枚戒指,咯痛手背,如石头梗在心间,上下不得!

徐迦宁缓缓挣开了男人有力的手,抬头看向方音。

她眼中写满了挑衅和得意。

徐迦宁突然意识到,也许,方音早就知道了自己和霍澜庭的夫妻关系。

默默收紧了拳,她收回视线看向身前的霍澜庭:“送我回家,我有话和你说。”

霍澜庭愣了下:“太晚了,明早我还要陪他们训练,我叫个车,送你回去。”

按照平常,徐迦宁会很听话的同意。

但现在,她不想。

“我要你,送我回去。”

她少有的尖锐让霍澜庭有些惊讶。

他深深看了她一眼,最后转头对战队其他人说:“你们早点休息,我送迦宁回去。”

话落,就推过轮椅,带着人往外走。

方音站在原地,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迟疑了瞬,便追上了前。

走廊里。

徐迦宁和霍澜庭两两静默。

以至于方音追过来的脚步声格外刺耳。

“庭哥!”

她叫住霍澜庭,走到他身边拉起他手:“这个我就先收起来了,等有机会再给你。”

方音晃了晃那枚戒指,语气娇憨。

说完,看向徐迦宁:“迦宁姐,下次你也来和我们一起玩儿吧,别这么不合群。”

“方音!”

霍澜庭先徐迦宁一步开口,语气中带着不赞同。

方音撇了撇嘴:“我又没有说错,庭哥你又不是不知道大家都说迦宁姐是个母老虎,我也是为她好嘛!”

“不过你既然不让说实话,那就算了,我困了,回去睡了。”

话落,她就越过两人朝着走廊另一头走去。

好久,霍澜庭才收回目光:“我们走吧。”

说着,就推动轮椅继续往前走。

徐迦宁脑海中满满都是刚刚方音的话,原来她在EOS战队队员里的形象是这样吗?

自从车祸之后,她就不喜欢说话,热闹的环境。

更多时候都是一个人呆着。

但她自认态度还算友善……

“霍澜庭,刚刚方音说的,是真的吗?”

霍澜庭只说:“别多想。”

别多想。

多轻易的三个字,可却那么难做到。

回家的车上。

徐迦宁看着霍澜庭绕过车头上车,坐上驾驶位。

看着他拉起手刹,踩下油门。

一道沙哑到几乎不像她的声音在寂静的车内缓缓响起:“你喜欢方音吗?”

“什么?”霍澜庭没太听清她的话,疑惑看了她一眼。

徐迦宁没有再重复。

只是沉默了很久,重新开口:“霍澜庭,你想离婚吗?”



帝都,EOS战队基地。

刚刚赢得今年夏季赛总冠军的队伍里,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兴奋与笑意。

徐迦宁坐在轮椅上,看着欢呼雀跃的他们,也与有荣焉。

但除却这些,还有些黯然。

她垂眸看着自己无法站起的双腿,眼神微黯。

这时,一道男声从旁响起:“迦宁,在想什么?”

徐迦宁抬头看着一身白衬衫的男人,霍澜庭,EOS战队队长,也是她隐婚四年的丈夫。

“你说,我还有上场的机会吗?”

她声音沙哑。

闻言,霍澜庭沉默了瞬:“会有的。”

然而他们都知道,这不过是安慰。

当年那一场意外车祸后,正值好时期的徐迦宁丧失了站立行走的能力,也失去了登上比赛台的资格。

窗外,月色清冷。

与屋内热闹的气氛,形成了鲜明对比。

不知是怎么的,徐迦宁沉默了会儿重新开口:“我们的关系……公开吧?”

霍澜庭一愣,眉心微皱:“怎么突然提起这件事?”

“你说过,等再拿一次冠军,就官宣的。”徐迦宁轻声提醒着,眼中写满了希冀。

但霍澜庭只有与了瞬,就拒绝:“再等等吧。”

心一瞬间沉了下来,侵入寒凉。

徐迦宁压抑着微颤的声音:“为什么?”

霍澜庭却始终没有回答。

安静中,情绪缓缓涌动。

徐迦宁紧攥着手,刚要开口。

忽然,不远处传来一声呼喊:“庭哥!”

随着这一道女声,一个女人从霍澜庭背后跑来,一下子跃上他背。

方音手勾着霍澜庭的脖子,脸贴在他颈侧:“怎么不跟我们一起玩?”

霍澜庭握着她手臂,将人拉下来:“多大了,还蹦蹦跳跳的!”

他这话听着是在训斥,实则充满宠溺。

徐迦宁看着两人间的互动,只觉得心脏憋闷的喘不过气来。

方音是去年从青训营选出来的,生性活泼,是整个战队的开心果。

只是她和霍澜庭之间的动作,是不是有些……过分亲昵了?!

胡思乱想着,徐迦宁忍不住开口:“霍澜庭,你还没有回答我。”

闻声,霍澜庭看向她,眉心微皱。

而方音也像是才看到她一般,手挽上霍澜庭手臂:“迦宁姐也在啊。”

只这一句,她就再度看向霍澜庭:“庭哥,你跟她说什么呢?我也听听?”

“别闹。”霍澜庭轻敲了下她头,看向徐迦宁,“那件事之后再说,我们先回去庆祝。”

说着,就要伸手来推徐迦宁的轮椅。

但方音却没放手。

徐迦宁也不想回去:“我想一个人待会儿,就不过去了,你们玩的开心。”

说着,她自己掉转轮椅,朝另一方向走去。

霍澜庭看着她背影,眸色微沉。

方音没看到,只拉着他就往房间内跑:“庭哥快点,要不然他们该把酒都喝完了!”

霍澜庭怕伤到她手,只好顺着她力气,跟着远离。

此时,还没走远的徐迦宁转回头,就看到两人一前一后奔跑的画面,刺眼又锥心!



庆祝会散场,已经是两个小时后的事了。

回家的路上,徐迦宁坐在副驾驶,目光凝在车窗上倒影出来的霍澜庭的侧脸上。

从18岁认识他开始,他似乎就是这个样子,

辗转四年,恍惚什么都没有改变。

但不知道为什么,徐迦宁却总感觉,他们之间好像隔了什么,越来越远……

察觉到她的出神,霍澜庭看了她一眼:“怎么了?”

徐迦宁转头看他,摇了摇头:“没什么。”

话落,她抿了抿唇:“你和方音……关系很好吗?”

闻言,霍澜庭愣了下,随即将车停靠在路边:“怎么突然提起她?”

徐迦宁紧抓着安全带:“只是觉得你们今天,很亲近。”

“别胡思乱想,她年纪小,我只当她是妹妹。”

霍澜庭说着,拉过她手攥在手里:“你是我妻子,谁都比不上我们亲近。”

看着他那双漆黑的眼眸,徐迦宁手指微蜷,点了点头。

气氛重新归于寂静。

两人也重新上了路。

一直到家,霍澜庭先下了车,将副驾驶上的徐迦宁抱到轮椅上,推进了别墅。

“啪!”

随着灯光亮起,徐迦宁看着这间房子,心里微微动容。

这里是她和霍澜庭的家,四年前结婚时,霍澜庭用全部存款付了这里的首付,给了她一个家。

可实际上,他在这里停留的时间很短,只剩下徐迦宁一个人在这里苦等。

“叮!”

突然,一直握在手里的手机响了。

徐迦宁低头看去,就瞧见屏幕上的消息:“庭哥,我好难受啊,你来陪陪我好不好?”

落款,是方音。

徐迦宁这才迟迟意识到,刚刚下车时,为了抱自己,霍澜庭将他的手机给了自己。

车上,霍澜庭安慰的话还依稀在耳。

可此刻,在这条短信下,显的格外荒唐。

拿着杯水走回来的霍澜庭看她呆怔的目光,轻声问:“怎么了?”

徐迦宁缓缓抬头,将手机递到两人中间:“方音的短信,她……叫你去陪她。”

霍澜庭愣了下,接过手机看了眼,不知道两人又说了什么。

只听他说:“我过去看一下,你自己早点休息,不用等我。”

话落,将水杯随意往徐迦宁手中一塞,就大步超外走去。

摇晃间,热水一下在泼到手上,泛红,刺痛。

徐迦宁下意识的松手。

“啪!”

水杯落在地上,碎成碎片。

循声,霍澜庭转头看来,瞧见这一幕,匆忙走回:“你现在怎么连这么点小事都做不好,水杯都拿不住吗?”

一句话,如刀直直捅进心脏。

徐迦宁不敢置信,她怎么也想不到刚刚那些话是霍澜庭能说得出来的!

“我……没拿稳。”她声音沙哑。

霍澜庭皱眉抬头,想要再说些什么,可对上她微红的眼,最后只是叹了口气:“我送你去医院。”

说完,便将人抱起,朝门外走去。

帝都第一医院。

病房内。

护士正给徐迦宁被烫伤的地方上着药。

而她,目光却一直落在门上玻璃透出来的霍澜庭的身影上。

挺拔,高大,是女人最喜欢的模样。

徐迦宁还记得,曾经她刚出车祸住院的那一段时间,霍澜庭一直陪着她,寸步不离。

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两个人同处在一个空间内,都成了奢侈的事。

晃神间,只见霍澜庭的身影往后退了退。

然后,就见方音冲进他的怀抱,双手勾着他脖颈,准备吻上他的唇!



那一瞬间,本来烫到麻木的手在这一刻泛起浓厚的疼。

如针戳心,如刀割背。

“手不要用力,你这样会伤到自己的。”

护士突然响起的声音,唤回了徐迦宁的神志。

她勉强的笑了笑:“这伤,会影响手部动作吗?我……是电竞选手。”

虽然这个身份,是曾经。

闻言,护士明显有些惊讶:“放心吧,不会的,只是你是在役选手吗?我怎么没在比赛上见到过你?”

徐迦宁沉默了下:“退役了。”

话落,她转头去看门外的霍澜庭。

但门外,已空无一人。

徐迦宁愣了下,操控着轮椅就朝门外走去。

然后幽长的走廊里,始终没有霍澜庭的身影。

只听“叮!”的一声,她低头去看自己的手机,就瞧见霍澜庭发来的消息。

“我有事要忙,你自己打车回去,到家告诉我。”

看着这条冰冷的文字,徐迦宁握着手机的手不断收紧,却怎么也平息不了心里翻涌的情绪。

刚刚方音吻霍澜庭的画面还历历在目。

那些场景让她不得不意识到,霍澜庭抛下了自己,为了方音!

追出来的护士将装好的药品递给徐迦宁:“回去之后要按时上药,既然这么爱惜自己的手,就别再受伤了。”

听到这话的一瞬,徐迦宁鼻间有些发酸。

被烫伤时,霍澜庭的冷语还字字割心。

而眼前这个第一次见面的护士却给了她关心和叮咛。

徐迦宁抓着药袋的手用力到泛起青白,最后从喉咙里逼出了回答:“我知道了,谢谢。”

说完,她就朝电梯而去。

坐上回家的车上,看着周遭越来越熟悉的景象,徐迦宁垂眸看向了手机。

屏保上,是年轻时期的自己和霍澜庭的合照。

但为了避免被人发现他们的关系,那上面还有其他当时在役的队员。

照片留得下当年,却留不住永恒。

徐迦宁手指摩挲着屏幕上霍澜庭的面容,不知怎么想的,开口对司机道:“麻烦改一下地址,我要去EOS基地。”

司机应了声,便掉转了车头,朝着反方向驶去。

半小时后,EOS战队基地。

徐迦宁刚推开基地的门,只感受到了一片寂静。

还是深夜,估计他们都睡了吧。

徐迦宁想着,放轻了声音,借着栏杆的力一点点上了二楼。

然而轮椅刚停稳在平台上,徐迦宁就愣住了。

只见原本挂满她和霍澜庭曾经合照的走廊墙上,全部都变成了他和方音的合照。

而他们的那些照片,则像垃圾一样,被堆在墙角,无人问津。

徐迦宁眼睫颤了颤,俯身捡起。

手指擦去相框玻璃上的浮灰,渐渐露出照片上她和霍澜庭年轻时的模样。

那时候,他们不只是情侣,还是队友。

只可惜……

徐迦宁垂眸看着自己因为一场车祸再不能站起的双腿,眼神逐渐黯淡……

突然,走廊尽头出的房间响起一声哄闹。

徐迦宁怔了瞬,疑惑走上前。

轻轻拧开门,瞧见里面的景象时,她捏着相框的手骤然一松。

只见房间内,方音正拉着霍澜庭的左手,而他向来空无一物的无名指上,多了一枚铂金钻戒!

“啪!”

相框砸在地上,玻璃碎裂,一片一片。

屋内的队员听到声音,都朝门口看来。

瞧见徐迦宁,他们愣了下,随即就有人开口。

“迦宁姐,你来的正好,音音正向庭哥求婚呢,庭哥答应了!”



她睁开眼,入目首先是一片深蓝。这人双手撑在椅背上,将她完全的圈在了身下。


视线缓缓上移,定在了霍澜庭的脸上。


徐迦宁定定的看着他,眼角的水滴因为地心引力,开始滑落。


晕开的湿痕,像是一滴泪。


“没事吧?”霍澜庭声音低哑,像是就连喉咙都承受着不可名状的压力。


他的头发已经湿透了,水滴顺着发丝落下。


霍澜庭眼睛轮廓偏圆,薄唇,拼凑在一起还算是一张英俊的脸。


尤其是那双眼睛,没有长期面对电脑的无神。


依旧暖清通透,像是未经世事的少年,面对一切都是无畏勇敢的模样。


徐迦宁出了一会神,接着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很快工作人员赶来,护着二人进了通道。


走廊里,两队人马狼狈不堪,摘星队员脸上都是茫然和还未褪去的惊惶。


贺冉第一时间走向了徐迦宁:“有没有伤到哪里?”


他蹲了下来,仔仔细细的端详着她全身上下。


徐迦宁伸手擦了一把他额上的水珠,温声道:“我没事。”


夏有铭走到霍澜庭身边,焦急的说:“教练你受伤了?!”


徐迦宁闻声抬头,只见一旁的霍澜庭额角红肿了一片,连带着左侧的眼球充血。


大概是刚刚护她的时候被砸的,淤血现在才慢慢上来。


霍澜庭摆了摆手,道:“我没事。”


他领着Milky Way集体向摘星全队道歉,诚恳的说:“对不起。”


徐迦宁微微错开了些,道:“没关系。”


霍澜庭躬着的背一紧,眸子的愈发的苦涩。


山城入秋后,街道两旁的黄葛树却依旧青绿。


只有吹来的冷风,才依稀带来秋日的滋味。


回到基地后,徐迦宁已经清洗过了,正立在窗边发呆。


霍澜庭鞠躬的画面还映在眼前,怎么也抹不去。


天边赤霞如火,烧红了山棱和泊油路。


忽然,徐迦宁眼眸颤了颤,怔怔的看着远处柏油路的尽头。


一个人影背对着满天的晚霞,一步一步朝这边走来。


霍澜庭其实不知道自己该去哪,心潮颓唐,腿脚却诚实带着他来见徐迦宁。


刚走到摘星的围墙边,离大门十来米的距离,他停了下来,


在围墙的尽头,徐迦宁静静的在那看着他。


良久,霍澜庭重新提着步子走了过去。



像是一只离家太久的老犬,松垮的肩膀承担了太多,只有在归家的时候才能放下来。


他停在了徐迦宁的面前,怅惘又彷徨的说:“我好累啊。”


霍澜庭蹲了下来,把脑袋埋进了徐迦宁的掌心里。


语气疲累:“抱歉,我靠一下,一下就好……”


闻言,徐迦宁想要抽回的手顿在了那。


那股恼人的共情再次袭来,他的悲伤和无力如数被她感知。


目光落在尚未打理的肩头还残留着脏污,那里,也曾披过荣光。


徐迦宁忽然之间心头一酸,那不是她的情绪,是霍澜庭的。


霍澜庭在哭,他在心里哭。


二人一坐一蹲,头上是探出墙头的梧桐枝丫。


徐迦宁抿了抿唇,道:“辛苦了。”


伏在膝头的脑袋颤了一下,过后,一声闷闷的道歉泄了出来:“对不起。”


这是在为那次通话说的。


徐迦宁看着他头顶的发旋,被自己藏在心底的那丝丝怒意,抽丝剥茧般消散。


她没出息的在心里和自己讨价还价:他太可怜了,就纵容这一次,下不为例。


低低的原谅从鼻腔里哼出来:“嗯。”


长街拐角处,几道无声的闪光灯亮起又熄灭。


夜色如滚动的丝绸盖住赤霞,在天际处做昼夜的交替。


闻声,霍澜庭抬起了头。


徐迦宁语气没什么起伏:“以后裴教练记得谨言慎语。”


语气一如既往的疏离,霍澜庭撇下去的嘴角梁满了无措。


他左眼红彤彤的,像只可怜的异瞳动物。


额角的红肿也愈加严重,硕大一块。


徐迦宁道:“进来处理一下伤吧。”


她自欺般的想,这是替她受的伤,总得负一下责。


浑然忘了这事故的源头,恰恰是Milky Way引来的。


霍澜庭受宠若惊,跟在身后难得的局促拘谨。


在路过楼梯时,碰见贺冉从二楼下来,是洗漱后的样子。


见到霍澜庭,他顿住了脚步:“你怎么在这?”


徐迦宁解释:“我帮他处理一下伤,你先去训练室。”


贺冉显然不愿意,走下台阶道:“我陪你一起。”


徐迦宁本想从善如流的拱手相让,但想到不能浪费贺冉的时间,还是拒绝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