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费家明唐秋

费家明唐秋

费家明唐秋 著

其他类型连载

《费家明唐秋》是一部十分受读者欢迎的小说,最近更是异常火热。《费家明唐秋》主要讲述了费家明唐秋的故事,同时,费家明唐秋也就是这部小说里面的男主角和女主角。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是一直亲密,而是有跌跌宕宕的起伏,甚至一度陷入冷战之中。不过一起经过许多的故事,最终还是得到了甜蜜的结局。

主角:费家明唐秋   更新:2022-09-10 06:4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费家明唐秋的其他类型小说《费家明唐秋》,由网络作家“费家明唐秋”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费家明唐秋》是一部十分受读者欢迎的小说,最近更是异常火热。《费家明唐秋》主要讲述了费家明唐秋的故事,同时,费家明唐秋也就是这部小说里面的男主角和女主角。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是一直亲密,而是有跌跌宕宕的起伏,甚至一度陷入冷战之中。不过一起经过许多的故事,最终还是得到了甜蜜的结局。

《费家明唐秋》精彩片段

只有绿茶,最懂绿茶。

七夕那天,我发现有人坐了我男朋友的副驾。

而且,存心让我发现。

因为她把座椅调得更靠前了。

我一上车,膝盖就顶在了储物箱上面。

我是很小只的那种女孩,160 米的身高,体重只有 80 斤。

那么,调座椅的人,必然比我更小只。

我的心瞬间坠入了冰窖——

一般调别人的副驾座椅都是实在坐不下,很少有人会把宽敞的座椅调得拥挤!

这,分明是一种无声的示威!

高手过招,点到即止。

我知道了她的存在,她成功地毁掉了我的七夕。

这一回合,她已经赢了。

我和家明七年的童话爱情,遭遇危机了!

我叫唐秋,男朋友叫费家明。

今天是七夕,也是我们相恋 7 周年纪念日。

7 年前的今天,费家明在我的宿舍楼下大摆蜡烛,大弹吉他,折腾了一整晚。

不过,吸引我的从来不是他的歌喉或者心意或者紧张得磕磕绊绊的告白,

而是他的颜值。

费家明完完全全长在了我的审美点上。

除了那张刀砍斧削般棱角分明的脸,他还有 188 厘米的身高,140 斤的体重,以及一整板巧克力一样的腹肌。

费家明会在七夕告白,其实完全是我一手策划的。

是我倒追的费家明,但他完全不知道。

那些频繁发生的偶遇,那些适时传到他耳中的增添我神秘色彩,激发他好胜欲的小道消息,甚至因为停电而被一起关在体育场里的那一晚,

都不是偶然。

这些,费家明一无所知。在他的认知里,我是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追到的宝贝秋秋。

7 年来,费家明始终爱我如初。

我知道自己就是一个绿茶,但不是人人喊打的那种。

我愿意称自己为「无害型绿茶」。一切的茶艺,只对自己的男朋友施展。

爱情,从来不是从山盟海誓那一刻就注定结局的,而是需要不断经营,才能让它永远在保鲜期内。

发现座椅被动手脚的那个时刻之前,费家明请我吃了大餐,送了我心仪的昂贵礼物和大捧的鲜花。

烛光中,我们牵手默默许愿。

然后,我们牵手走向停车场。

费家明星星点点的吻,一直在我唇边流连。

一切都那么美好。

所以,我才不会自己去破坏这种我刻意营造出来的幻觉。

我只是默默地往后调了调座椅。

七夕之夜,才刚开始呢。

魑魅魍魉,再蠢蠢欲动,也只能憋着。

酒店到了,五星级,七夕主题。

一开门,红酒鲜花巧克力,还有玫瑰花瓣铺成的红毯,一应俱全。

这一切,都是我精心调教钢铁直男费家明整整七年的成果。

这是朕的江山,谁也别想抢走!

「老公,你怎么能这么浪漫!」我一把搂住费家明的脖子,吊在他身上,送出一枚香吻,「我简直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

一番激战后,费家明沉沉睡去。

而我,拿起他的手机,躲进了卫生间,

反锁了门。

他要问起来,我只需要说上厕所的时候突然想玩他手机里的一款小游戏。


「老公,你怎么能这么浪漫!」我一把搂住费家明的脖子,吊在他身上,送出一枚香吻,「我简直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

一番激战后,费家明沉沉睡去。

而我,拿起他的手机,躲进了卫生间,

反锁了门。

他要问起来,我只需要说上厕所的时候突然想玩他手机里的一款小游戏。

我给他下了很多小游戏,而且都是需要持续通关那种养成游戏,

为的就是随时查他的手机。

但费家明从来都没有怀疑过。

在他眼中,我永远是那个不谙世事的小白兔。

人设这种东西,千万不能崩。

费家明的密码,我自然是知道的。

很快,我打开他的微信,排查起来。

除了置顶的我,第二个联系人就是个陌生的头像。

直觉告诉我,就是她!

那是一张自拍,柔光到高糊且 P 得亲妈都不认识。

表情是嘟嘟嘴,眯起一只眼睛,

又纯又欲。

名字叫「甜甜小魔女」。

点开聊天记录,居然只有「甜甜小魔女」发过来的两个字——「好哒。」

往上翻,空空如也。

很明显,聊天记录被删掉了。

那么,删掉记录的是费家明,还是「甜甜小魔女」?

我点进「甜甜小魔女」的朋友圈,发现是三天可见,没有任何内容。

正在这时,「叮」的一声,「甜甜小魔女」居然又发来一条消息——「哥哥,你陪完女朋友了吗?」

我径直走到床边,推了推呼呼大睡的费家明。

他茫然地坐起身来:「怎么了,秋秋?」

我把手机㨃在他脸上:「我正在玩游戏,突然就跳出来这么一条消息。家明,这是谁啊?」

费家明看到那条消息,顿时脸都绿了。他似乎很心虚地看了我一眼:「这是我一个远房表妹,小姑娘才 21 岁,说话做事疯疯癫癫的,秋秋你可千万别生气啊!」

「她叫什么名字?」

「何雪。」

「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她?」

「她是我表姑父弟弟的女儿,但她爸妈在她很小的时候就离婚了,她一直跟她妈过。」

我皱眉想了半天,才理清什么是「表姑父弟弟的女儿」。

「她是怎么联系到你的?」

「我妈把我微信给她了。」

「……」我一阵无语。费家明他妈一直不喜欢我,这也是我们这么多年爱情长跑还没能修成正果的原因。

为了讨好茹新枝女士,七年时间里我几乎费尽了心思,目前也只换来了她不再以死相逼我们分手的「和平」局面。

毕竟,费家明是个如假包换的富三代。茹新枝女士如此扭曲,据说是因为年轻的时候在婆婆手下过着非常凄惨的日子。

但是,把费家明的微信推给别的女孩这种事,茹新枝还从来没有做过。

「秋秋……你别生气啊!何雪就是一个小屁孩儿,她什么都不懂。我妈把我微信给她,是因为她刚刚找到工作,人生地不熟的,想着我可以照应一下她。」

「你们今天……是见面了吗?」

「……她今天搬家,我去帮了个忙。秋秋,你怎么这么爱吃醋啊,哈哈!」

「因为今天是我们很特别的日子……」我的眼圈红了,委屈是真的。

「叮!」

就在这时,费家明的手机再次响起。他犹豫了一下,递给了我。

我拿起手机跟他一起看了起来。

自然还是「甜甜小魔女」发来的消息。

第一条——「哥哥,我受伤了……我饿了,就想切一块面包吃……」


把费家明的微信推给别的女孩这种事,茹新枝还从来没有做过。

「秋秋……你别生气啊!何雪就是一个小屁孩儿,她什么都不懂。我妈把我微信给她,是因为她刚刚找到工作,人生地不熟的,想着我可以照应一下她。」

「你们今天……是见面了吗?」

「……她今天搬家,我去帮了个忙。秋秋,你怎么这么爱吃醋啊,哈哈!」

「因为今天是我们很特别的日子……」我的眼圈红了,委屈是真的。

「叮!」

就在这时,费家明的手机再次响起。他犹豫了一下,递给了我。

我拿起手机跟他一起看了起来。

自然还是「甜甜小魔女」发来的消息。

第一条——「哥哥,我受伤了……我饿了,就想切一块面包吃……」

第二条——一张图片,手心里有个正在流血的大口子。

很深,我看着都疼——看来这个何雪是下了血本了。

但是,谁切个面包能切到手心啊?!

第三条——「哥哥,血好像止不住……」

费家明腾地站了起来,挠挠头对我说:「秋秋,我得去看一眼,我答应过我妈要好好照顾她的!」

我看了看时间,现在是半夜两点整。

男人,果然是太容易被绿茶迷惑的生物。

我几乎被气晕,但还是马上冷静了下来:「看起来确实挺严重的,我跟你一起去好不好,正好认识一下你表妹!」

「当然好啊!我就知道我们家秋秋人最好了!」费家明敷衍地吻了吻我的嘴唇,就开始胡乱往身上套衣服,

连衬衫穿反了都没有发现。

我不由得握紧了拳头,早上才做好的美甲顿时扎疼了我的手心。

费家明是个外科大夫,他有着医生对于伤病的本能敏感。这个何雪竟然懂得利用这一点,而且对自己下手毫不留情!

她,是一个不容小觑的对手!

……

5 分钟后,我和费家明来到了酒店后面的一条巷子。

费家明的脚步停在了巷子里一家快捷酒店的门前。

然后,在酒店 3 楼的一个房间里,我们见到了何雪。

她竟然住得这么近!

这是什么操作?!

我不断深呼吸告诉自己要冷静下来。

但是何雪一开口,我马上破防了。

她带着哭腔扑向了费家明——

「哥哥,我流了好多血,我以后可能不能给你生儿子了……」

一股浊气直冲脑顶,我看向费家明,却正遇上他惊慌失措的眼神。

「小雪,你胡说八道什么呢!」费家明从嗓子眼儿里挤出一句。

「哥哥你怎么了?我就是跟你开个玩笑啦!放心,干妈虽然想撮合咱俩,但哥哥你已经名花有主了,我才不要呢!」何雪歪着头,眨了眨大眼睛。

干妈,大概是指茹新枝女士?

此刻的何雪,无辜、天真且活泼。

只是她的身高,少说也有 1.7 米!她竟然会把座椅往前调!嘴上说着不要,干的事却分明在说「要要要」!

我仔细打量了一下她——真丝吊带的浅粉色睡袍,脚上是一双毛茸茸的白色夹趾拖鞋。

谁特么住宾馆会带这些东西!

我深吸了一口气,正要说话。

何雪就像刚看到我:「阿姨,我房间不需要打扫,麻烦您给我们一点隐私空间。」

阿姨……我虽然眼前这个小妮子大了七岁,但也不至于老到了能当她阿姨吧?这简直是降维打击!

「何雪是吧?穿衣服,我们送你去医院!」我没打算跟她掰扯年龄的事,因为不论我说什么,只要接口就是输。


干妈,大概是指茹新枝女士?

此刻的何雪,无辜、天真且活泼。

只是她的身高,少说也有 1.7 米!她竟然会把座椅往前调!嘴上说着不要,干的事却分明在说「要要要」!

我仔细打量了一下她——真丝吊带的浅粉色睡袍,脚上是一双毛茸茸的白色夹趾拖鞋。

谁特么住宾馆会带这些东西!

我深吸了一口气,正要说话。

何雪就像刚看到我:「阿姨,我房间不需要打扫,麻烦您给我们一点隐私空间。」

阿姨……我虽然眼前这个小妮子大了七岁,但也不至于老到了能当她阿姨吧?这简直是降维打击!

「何雪是吧?穿衣服,我们送你去医院!」我没打算跟她掰扯年龄的事,因为不论我说什么,只要接口就是输。

「哥哥,这个阿姨是谁啊?她怎么知道我名字?」何雪又歪着头,看向费家明。我发现她只要跟费家明说话,就会歪头!

「小雪,你别调皮了,这是你嫂子!」费家明对何雪说,眼风却瞅着我。

「啊?哥哥你不是说嫂子是个大美女吗?」何雪说完,马上捂住了嘴巴,「对不起,嫂子!我不是那个意思!」

「把衣服穿好,我们送你去医院!」我又说了一遍。

「嫂子你是不是生气了?」何雪吐了吐舌头,「哥哥,嫂子是不是生我气了?哎呀,我太不会说话了!嫂子是大美女!嫂子最好了,别跟小雪一般见识啦!」

何雪说完,竟然拉住我的手,撒娇似的摇晃起来,胸前那一对小白兔也在我眼前晃动起来,

她果然没有穿内衣!

「就夸我两句啊?两句可不够!快,继续继续!」我装作很慈祥的样子,拍了拍她的头。

想让我发火,你还太嫩!

「哇,嫂子好温柔啊!」何雪又歪着头看向费家明。

「秋秋,这回你相信了吧?咱们家小雪啊,就是一个小屁孩,心智还停留在十二岁!」不知为何,费家明似乎放下心来。

「哼!你才十二岁!」何雪噘起嘴。

我的鸡皮疙瘩已经掉了一地。

「好啦,伤口给我看看!」费家明终于想起来他干什么来的了。

「喏!」何雪把那只受伤的手举到了费家明眼前。

「得缝针,走吧,去医院!」费家明看了看手心的伤口,很快下了结论。

……

「哥哥,我能不能坐你的副驾?」

走向停车场的路上,在费家明第 3 次把何雪的胳膊甩开后,她又凑了上去。

「不能,副驾你嫂子要坐。」费家明这一晚上,总算说了一句人话。

「哎呀,哥哥偏心!哥哥有了嫂子就不喜欢小雪了!早知道这样,我干嘛要一个人跑到哥哥的城市来?」何雪再次语出惊人。

我看向费家明,何雪显然话里有话,事情显然另有隐情。

「晚点再给你解释。」费家明的脸色灰败到了极点。

「好啦!我不坐副驾啦!哥哥,你这么怕嫂子啊!哈哈,嫂子一个眼神,你就吓成这样!」何雪开始拱火。

这时,已经走到了车前。

「小雪,你过来!」我笑嘻嘻地冲她招了招手。

何雪蹦蹦跳跳地跑到了我面前。

「啪!」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狠狠扇了她一个巴掌。

「早就听说你家教不好。既然如此,做嫂子的就替你爸妈教育教育你!」我依然笑眯眯地说。

「呜呜呜……」何雪捂住脸呆了几秒,不出我所料地哭了起来。只是她哭的时候蹲在了地上,领口全开,一对小白兔晃动着呼之欲出。

「秋秋!你怎么能打……」费家明想都没想,就准备冲口而出。但是见到我的脸色,连忙闭上了嘴。

「我没事的,哥哥,你别跟嫂子发火!」何雪拉住费家明的裤腿。

「家明,孩子不能惯,她这样长大了走上社会要吃亏的!」我淡淡地说。你费家明不是说她十二岁吗?你何雪不是也表现得不谙世事吗?那我就按你们的逻辑来。

「……」费家明果然沉默了。

何雪的哭声也小了很多。

「阿姨既然把孩子交到咱们手里,那到时候肯定要还给她一个崭新的小雪。你也看到这孩子有多少毛病了,家明,你不忍心唱红脸就让我来。小雪啊,总有一天你能理解嫂子的良苦用心的!」

我把何雪拉了起来,谆谆道:「小雪啊,你也马上要上班的人了,咱不能再任性了啊。异性的副驾是不能随便坐的,记住了吗?比方说,你说你要是跟老板出去办事,坐了老板的副驾被老板娘看到,她准会以为你是个下贱的小三,到时候肯定把你给开除了,还要在你的简历上把这件事写进去,到时候你就再也找不到工作了!」

「我老板是女的……」何雪显然没有料到我这一手,她无力地抗争了一句。

「小雪,别抬杠,你嫂子说得对,好好听着!」费家明也摆出了一副长辈的架势。

我看了一眼他,他的眼神里明显有着逃过一劫的兴奋。

「……」于是,在去医院的路上,我教育了何雪一路,而她只能眨巴着大眼睛,频频点头。

我憋笑憋得几乎要当场肺泡炸裂了。傻白甜可不是那么好装的呀,小姑娘!

……

费家明他们医院到了。他去排队停车,我先陪何雪下了车。

走进医院的玻璃门后,何雪一把将我拉到了转角处。

「唐秋,你退出吧。」她开门见山,语气极其冰冷,没了一丝甜美。

「你说什么?」早在她拉住我的时候,我已经不动声色地按住了手机的录音键。

「我这可是为你考虑!我干爹干妈都那么讨厌你,你是嫁不进费家的!你长得虽然还行吧,但你已经 27 岁了,再不及时止损,恐怕就不能把自己卖个好价钱了!」

「呵呵。」我没理会她的激将,「你觉得费家明爱你吗?」

「唐秋,你真幼稚。据我所知,你爸妈一个中学老师、一个护士,可以说是又穷又酸。你这种家庭想攀上费家,简直就是痴心妄想!可我爸是费家最重要的生意伙伴,就连费家的那个老东西费鸿志见了我爸都得点头哈腰。我嫁他们家,可是下嫁!」

「……」我正要继续套问她的话,费家明已经气喘吁吁地跑了进来。

急诊室的坐诊大夫,是费家明的学弟乔良。

我眼神一亮,连忙快走两步。

果不其然他看到了我,连忙一脸担忧地跑了过来:

「秋学姐!你怎么来了?!你哪里不舒服了?」

费家明脸色一僵。乔良曾经在一次酒醉后,对费家明说如果他以后对我不好,一定亲手宰了他。

我是从费家明咬牙切齿的转述中,才知道了这个小学弟对我的心意。

「哥哥这个人是谁啊,怎么那么关心嫂子?」何雪小声对着费家明嘀咕,但又刚好能让我听清。

「闭嘴!」费家明没好气。

「是我妹妹受伤了。」我把何雪推到乔良面前。

「你妹妹?」乔良看何雪的眼神顿时亲切起来。「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你还有个妹妹?」

「哦,是家明的远方表妹,来投奔他的,也就算是我妹妹了!」我解释道。

乔良的脸顿时阴了,低声问我:「她怎么这么晚还跟你们在一起?」

看,就连乔良都知道七夕这个特殊的日子有多敏感。

「我说你这人是看病还是查户口啊!」何雪开口道,「我手破了,我哥送我来医院,难道不行吗?」说着,她把受伤的手心㨃在了乔良眼前。

乔良又看了我一眼,而后眼神略微一变。他笑道:「小姑娘脾气挺大啊!我跟你哥你嫂子都是好朋友!来,我马上亲自给你消毒缝针!」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