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霍太太她又奶又萌全文免费阅读

霍太太她又奶又萌全文免费阅读

温知羽 著

其他类型连载

霍家的薄面,怎么也要给几分的!霍司砚拿捏着分寸,和他们一一握手道别……等霍司砚离开,那几人相视一笑,其中一人说:“律政界的活阎王,今天头一次近看,长得真他|妈带劲!”其他人也是这么想的。长得帅有钱有地位,谁不羡慕?

主角:温知羽霍司砚   更新:2022-09-10 11:4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温知羽霍司砚的其他类型小说《霍太太她又奶又萌全文免费阅读》,由网络作家“温知羽”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霍家的薄面,怎么也要给几分的!霍司砚拿捏着分寸,和他们一一握手道别……等霍司砚离开,那几人相视一笑,其中一人说:“律政界的活阎王,今天头一次近看,长得真他|妈带劲!”其他人也是这么想的。长得帅有钱有地位,谁不羡慕?

《霍太太她又奶又萌全文免费阅读》精彩片段

温知羽也觉得这件长裙适合自己。她坐下又恭维了张秘书一句:“是张秘书眼光好。”


霍司砚没搭话。


家里的阿姨李婶送了一份西式早餐过来,抱歉地说:“我不知道温老师会来!今天先将就着吃,温老师想吃什么告诉我,明早我给您做。”


温知羽喜欢中式早餐,但这是霍司砚的家里,阿姨也是他请的。


她没有理由指使人家做事。


温知羽浅笑着说:“这个就很好。”


李婶松口气:看来是个好相处的。她搓搓手,进厨房又麻利地干活了。


霍司砚折起报纸。


他看看温知羽,她正垂眉顺目在喝牛奶。到底是从中产家庭出来的,吃相很斯文,不会让人觉得做作。


霍司砚觉得赏心悦目。


他一出生就比旁人金贵,成年后又因为相貌能力受无数女人追捧。霍司砚眼光高又挑剔,那种天真不谙世事的小白花,其他男人或许喜欢放在身边满足心理,但霍司砚不是。能跟他有一段的女人首先要看契合度,原生家庭很重要。


温知羽的长相性情,他都很喜欢。


甚至,愿意跟她同居。


温知羽并不知道这些,她喝了半杯牛奶后想想还是跟他报备一下:“我其他工作都丢了,只有姜笙那里的课没停。明晚有她的课。”


霍司砚没反对。


他淡问:“这么喜欢钢琴?我听你弹得不错,怎么没有继续深造?”以温知羽的家庭并不是供不起。


温知羽很淡地笑笑。


其实有想过,她曾经接到过英国音乐学院的入学通知,行李都收拾好了,但阮姨反对得厉害,她说温知羽是她好不容易带大的孩子,她不能让孩子飞走。


阮姨一生未育,对温知羽有很强的占有欲。


拉锯了一个月,温知羽留在了B市。


她的老师可惜地说:“温知羽你是我见过最有天分的孩子,不去国外深造而是选择教习太可惜了。”


这些,温知羽觉得没有必要跟霍司砚讲,这是她自己的人生。


霍司砚看她脸色不对,正要说什么他手机响了。


是他父亲发来的一条信息。


【司砚,你乔叔叔多年寻找的女儿有线索了,等他从国外回来你将时间空出来。】


霍父还发了一张图片。


是一条粉钻项链。


霍司砚看着觉得眼熟,但一时没有想起来。


正巧,张秘书的电话打过来,他就退出了相册。


张秘书工作效率快,已经安排好保释温伯言的事宜,就等霍司砚去签字。


霍司砚挂断电话。


他对温知羽说:“我去看守所,你回家等我消息,今天应该就能见着人。”


温知羽很感激他,轻声道谢。


霍司砚拿了外套起身,风度翩翩,温知羽换了鞋子送他下楼。


楼下,停了一辆黑色高级房车。


张秘书站在车边等,看见温知羽有礼地点头:“温小姐。”


温知羽也冲她点头。


霍司砚打开车门上车,他相貌好,行为举止风度又是一等一的,看着就有一股矜贵的劲儿。


温知羽忽然想起他说的话来。


【温知羽,咱们之间,不定是谁占谁便宜呢!】


此时,她无比赞同这句话。


她目送霍司砚的车子开走,正要上楼,手机响了。


是顾长卿打来的。


温知羽想想还是接了,她只轻声说了几个字:“顾长卿,我改主意了。”




第46章宝贝儿别后悔啊


顾长卿不信:“温叔和阮姨你不管了?你眼睁睁看着他们坐牢?”


温知羽不想同他说太多。


她只说:“我不会再去你的别墅,钥匙我寄给你。”


顾长卿心里一凛。


是什么让温知羽忽然改变了主意?他想问但是温知羽已经将电话挂了。


顾长卿一脸阴沉地拨了秘书电话:“给我查一下温伯言近况。”


那边的秘书立即去查,过了五分钟秘书就回了电话,声音有些颤抖:“顾总,温伯言换了律师!我继续查查看。”


“不必了!”顾长卿挂了电话。


他要亲自走一趟看守所,他要看看没有他的眼色,能有谁有胆量接下这个案子,又能改变什么?


顾长卿迅速打开车门,开向看守所。他腰上的伤口未愈合,这样使得里头的纱布都染红了,可是他不在意。


20分钟后,顾长卿的车停在看守所内。才下车,就见一道和风月霁的身影被人簇拥出来。


正是霍司砚。


他身着一套名贵西服,英挺矜贵。


此时他正拾阶而下,几个领|导边走边陪着他说话,言语间客客气气。


张秘书也在,笑笑:“就送到这里吧!这次的事情有劳各位了。”


那几人态度温和。


霍家的薄面,怎么也要给几分的!


霍司砚拿捏着分寸,和他们一一握手道别……等霍司砚离开,那几人相视一笑,其中一人说:“律政界的活阎王,今天头一次近看,长得真他|妈带劲!”


其他人也是这么想的。


长得帅有钱有地位,谁不羡慕?


……


顾长卿看着这一切,紧紧握住拳头。


——竟是霍司砚接了这个案子!


他特意挑了霍司砚不在B市的时间下手,没想到他提前回来了。明明,霍司砚对温知羽并没有那么上心,最多只是玩玩罢了!


顾长卿不甘心。



他眼睁睁地看着那个天之骄子朝着他走过来。


意外得很,霍司砚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而是拍了拍顾长卿的肩淡笑:“明珠说你受伤了,正想去看看你!现在看你没事我就放心了……对了,中午去家里吃个饭。”


顾长卿面无表情地点头。


霍司砚轻笑一声,低头点了支香烟,缓缓吸了几口后朝着车子走去。


两个男人擦身而过。


顾长卿察觉到一种强大的压迫感,来自霍司砚!从头到尾,顾长卿没有问温知羽一个字。


不需要问了,温知羽跟了霍司砚。


等到霍司砚的车驶离,顾长卿机械地拿出手机,再次拨了温知羽的电话。


他咬牙切齿:“温知羽,你真是好样的!”


那边,温知羽很平静地说:“顾长卿……你怎么对我、我就怎么对你,有问题吗?”


“没问题!一点问题也没有!”顾长卿冷笑:“只是宝贝儿,别后悔啊!”


温知羽直接挂断电话。


这时手机又响了两声,打开一看是霍司砚的信息。


【伯父转到了世友医院,你可以带着阿姨去探望。痊愈后就可以回家了。】


温知羽将这条信息来回看了几遍。


久到泪眼迷蒙。


到此时,她才有了真真切切之感……恍若回到人间。




第47章女人爱得深那就听


温知羽挂掉顾长卿的电话,他愤怒地捶了下车身。


温知羽!


这还是他认识的温知羽吗?


顾长卿心情很差,他不愿意承认自己被温知羽影响。


——不过是个没有得手的女人罢了!


顾长卿并未去医院包扎伤口,而是驱车来到一家常去应酬的会所。这家会所很高端,能在里面玩儿的都是有些地位的。


顾长卿开了间包厢,大白天地喝闷酒。


经理过来陪了几杯后,很善解人意地问:“顾总和女朋友闹情绪了?这一大早借酒消愁的!不应该啊,听说霍家掌上明珠对您那是一往情深!”


顾长卿往后靠在真皮沙发上,黑眸微垂:“一往情深?”


经理笑着给他倒酒:“女人爱得深,那就听话。”


顾长卿默默地喝掉半杯酒。


半晌他才淡笑:“如果哪天不听话了,是不是就是不喜欢了?”


“哪能啊!相信顾总的能力。”经理恭维。


他瞧出顾长卿是为女人烦心,很机灵地叫来一个女孩子。


很年轻,看着很清纯。


“陪顾总聊天解解闷。”经理说得含蓄。


顾长卿本来想拒绝,但是一抬眼就愣住了。


面前那张清纯的小脸和温知羽有六分相似,特别是侧颜很像,他看得有些失神,伸手将女孩子拉到身边,叫了一声:“温知羽?”


经理识趣地退出去了。


奢靡的包厢,只剩下孤男寡女。


女孩子是干这个的,自然知道怎么让男人开心,她很主动地搂住男人的脖子跟他接吻,吻得来了感觉,顾长卿便将她按到了沙发上……


事毕。


顾长卿漫不经心地问:“什么名字?”


“??。”女孩子服侍他穿衣服,很乖巧。


顾长卿很风流地笑了下:“这名字起得挺好。”


??小脸一红,软媚抱住他的腰身:“顾总什么时候再来看我?”


顾长卿点了支香烟,缓缓吸了几口。


“再说吧!”


女孩子有些失望,她是想试探一下顾总要不要养她,毕竟方才他挺热情,一直抱着她喊‘温知羽’。


‘温知羽’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她能钓到一条大鱼。


顾长卿没有心思和她过多纠缠,很快离开会所。


上了车抬手看看时间,已经是中午11点正好是去霍家吃饭的点,顾长卿想到要见霍司砚,俊脸微沉……


出乎他意料,到了霍家,霍司砚还未回来。


霍明珠拿着手机从楼上下来,娇声对霍家二老说:“哥哥也不知道在忙什么,说好中午回来吃饭的,这会儿说要到下午三点了。”


顾长卿握了握拳。


霍司砚在忙什么他一清二楚。


可是他面上却淡定自若,陪着霍震东下棋。


霍明珠挨着他坐下,娇软地说:“你别生气,哥哥不是故意的。”


顾长卿淡笑:“怎么会?”


霍震东颇为满意这个准女婿,睨一眼宝贝女儿,说:“你以为长卿和你一样喜欢闹腾?要是都像你这生意怎么做?”


顾长卿温柔地搂住未婚妻:“明珠很善解人意。”


霍明珠心里甜丝丝的,她正想说话,忽然凑在顾长卿肩上闻:“顾长卿,你身上怎么有股香水味?”


顾长卿眉眼一跳。


他思忖,应该是在会所沾染上的。


于是他掩饰一笑:“清早去医院换药,可能是护士身上擦到的。”


霍明珠很不满,摆弄着指甲耍着小脾气:“那个小护士一定很年轻、很好看吧!她帮你换药时你一定很受用。”


顾长卿失笑。


他拧她的脸蛋:“这种醋也吃?”


霍明珠深爱他并不是真的怀疑,他稍稍一哄就把这事儿抛到脑后了,靠在他肩头一脸甜蜜。


霍父往棋盘落子,一边说:“女孩子家要矜持些!”


当父母的怎么会不知道儿女?司砚提醒过,说明珠心眼太实,是要被顾长卿吃得死死的。


霍震东却觉得女儿单纯,找个顾长卿这样会打算的,反倒是好事。


顾长卿轻松过关,他嘴角微勾。


就在这时,霍夫人过来含笑说:“司砚不回来我们先吃,佣人已经布好菜了。”


霍明珠拉顾长卿起来,亲亲热热地挽住他手臂。


霍震东夫妻相视一笑。


餐厅气氛不错,顾长卿很会说话,很得霍家人喜欢。


……


饭后,霍明珠拉他到二楼进自己卧室。


门关上,她主动同他接吻……想跟他亲热。


但是顾长卿身上有伤,上午又才跟旁人做过,哪有体力应付?再说他也没有心情,于是几个吻打发了事。


他嗓音沙哑地调侃她:“再等几天,嗯?”


霍明珠羞涩。


她抱住他的腰身,汲取他身上的味道:“真想让你去洗澡,把香水味道洗掉,不过是护士擦到的我就不计较了。”



顾长卿目光微沉。


……


未婚夫妻小睡。


楼下传来一阵汽车声音,应该是霍司砚回来了。顾长卿轻轻挪开未婚妻的手,走到露台那儿站着看。


果真是霍司砚。


下午温度高,他脱了外套、身上一件深蓝衬衫和西裤,他拿着手机在说话,就站在顾长卿下方。


“唔!我先回了趟大宅,五点左右去接你!”


“你先将行李收拾好。”


……


顾长卿全身紧绷,他知道跟霍司砚打电话的是温知羽。


温知羽……要跟霍司砚同居?


这时,霍司砚忽然仰起头看见了顾长卿,两个男人四目相对。


霍司砚轻轻笑了一声。


他很温柔地对电话那边说:“没什么,看见一个熟人!先挂了……带不了的东西,回头在路上买。”


说完,他就挂了电话。


顾长卿脸色难看至极!


这时,霍明珠也醒了,走过来抱住他的腰身想索吻,但是顾长卿没有心情,“你哥回来了,我们下楼吧。”


霍明珠再单纯,也察觉到他对她的冷淡,她有些失落。


顾长卿哄了哄她。


下楼时,霍明珠又是高高兴兴了。


霍司砚坐在沙发上看杂志,霍明珠扑进他怀里:“哥。”


霍司砚捏捏她的脸:“这么大了还缠着我,小心长卿吃醋。”


“他不会的。”霍明珠抱着他手臂,撒娇:“哥,上次不是说过你有几个项目的,给外人做不如给自己人做。”


霍司砚抬眼看了看顾长卿,笑得意味深长:“爸说女大不中留,这话是真没错。”


“哥。”霍明珠又撒娇。




第49章虐渣喜欢跟着是吧


霍司砚调侃归调侃,却爽快同意了。


“就知道哥哥最好啦。”霍明珠又拉着顾长卿缓和他们关系,她总感觉他们两个不太对劲,原因她也不知道。


顾长卿是要当霍家女婿的,霍氏集团的体量比顾氏要多出数倍,论人脉顾家更无法同霍家相提并论。


一个温知羽,不足以让他同霍司砚撕破脸。


他很客气地说:“谢谢大哥。”


霍司砚很淡地笑了一下。


他又拿起杂志随意翻看,态度怎么也算是冷淡的,霍明珠撒娇也不管用。


下午四点半,霍司砚便起身。


“我还有事,先回去了。”


霍家父母好不容易看见儿子,自然留饭。


“下次吧!真有事儿。”霍司砚摸摸妹妹的头。


他才走,顾长卿也说不留饭了。


霍明珠怕他为难,主动为他找理由并送到车边含情脉脉地说:“你别介意啊,我哥一直这样,对谁都热情不起来。”


顾长卿嗤笑出声。


对谁都热情不起来,那温知羽算什么?


他没有多说直接上车,追上霍司砚的车子远远地跟着。


霍司砚握着方向盘,往后视镜里一看。


就见着了顾长卿的车。


他笑笑,并没有打算甩开而是不紧不慢地开着,确保顾长卿能跟上。


半个小时后,他接到了温知羽。


温知羽应该是见过了温伯言,坐上车时,眼角明显有些红……


霍司砚并不是很细心的人,特别是对女人,但此时他却温柔地问:“见到人了怎么还哭成这样?眼睛疼不疼?”


“没哭。”温知羽掩饰。


霍司砚轻轻地笑了起来,他凑过去低喃:“还是因为要被我欺负了,才哭的?我这还没有动手呢你就这样了?”


温知羽轻轻别过脸。


霍司砚笑笑,发动车子时他淡淡往后视镜里看了一眼。


真有耐心,竟然还跟着!


……


正是下班点,路上有些堵。


等红灯时,霍司砚随意问了温伯言的情况,温知羽一五一十告诉他。


“这么小的箱子,东西都带齐了?”霍司砚忽然问。


温知羽想了想:“你那儿没有女士拖鞋,我想买一双。”


霍司砚唔了一声。


他降下车窗,低头点了支香烟,吸烟时手肘就抵在窗边……足够让后面的车辆看见。


车流动得很慢,过了半小时才开到公寓附近。


霍司砚将车停在路边。


他解开安全带,侧头对温知羽说:“对面有家居家店,你想添什么就过去挑,我去对面药店买点药。”


一边说着,又从皮夹里抽出一张白金卡,告诉温知羽密码。


“以后家用就从这里出。”


温知羽犹豫了一下没有拒绝,她下车走进那家居家店,她不知道这里是霍司砚那幢楼住户常逛的,多逛几次总会碰见邻居。


霍司砚吸掉剩下的半截烟,打开车门。


他走向另一边的药店,直接在柜台拿了两盒方形小盒子。


上面标着L号。


他拿在手上,很自然地从皮夹里抽出两张100的,递给收银。


收银员是个40出头的女人,抬眼一看眼睛都直了,扫码收钱时春心荡漾,恨不得霍司砚那两盒产品全都用在她身上……




餐厅十点打烊。

温知羽出来,外面下起了中雨。

淅淅沥沥的,将灰色马路打成一片光亮……

温知羽没带伞,拿手包挡在头顶,跑了两百米躲到公交站台下。

她身上衣服全湿|透,抖着手拿着手机打出租……下雨出租车很难打,温知羽等了半天也没有等到。

公交站台对面。

一辆金色欧陆停在路边,霍司砚坐在车上,静静看着温知羽。

他看着她在雨里奔跑,衣服湿|透……全身都在颤抖。

副驾驶的位子,坐着霍明珠。

霍明珠已经玩了一个小时的手机,她无聊地打哈欠:“哥,你不是说要带我吃夜宵?你都挑了一个小时也没有选好地方……咦,那不是姜锐的女朋友?”

霍司砚轻擦方向盘,懒懒地问:“姜锐女朋友?”

霍明珠拍着车窗:“就是长得好看又有c的那个!哥,我们带她一程吧?”

霍司砚挺勉强的样子:“姜锐的女朋友,不太好吧?”

“她打到车了!”霍明珠忽然惋惜地说。

霍司砚看过去。

果然一辆蓝色出租掉了个头,和他的车擦身而过。

身边,霍明珠翻出姜锐的电话,拨了过去。

【姜锐,你怎么当男朋友的?】

【我刚才看见温知羽了。】

【这么晚了,你都不接她?】

……

那边姜锐打着哈哈:“啊……是我这个男朋友没做好!”

霍司砚听见这话,勾了下唇。

姜锐可真不客气!

霍明珠又和姜锐说了几句,挂了电话。

她挽住霍司砚的手臂,撒娇:“哥,我生日宴会请温知羽弹琴好不好?她现在困难,我付两万块给她。”

霍司砚发动车子,淡淡开口:“人家未必肯!”

霍明珠不信。

过了片刻她想起来,“哥,你不是要请我吃夜宵?怎么往家里开了?”

霍司砚摸出一支烟,点上。

他睨妹妹一眼:“你不是在减肥?还想着吃夜宵?”

霍明珠立即被说服了。

她拿出手机,同顾长卿聊天,说这是有情饮水饱……

……

次日下午,霍司砚回大宅拿份资料。

才下楼,就听霍明珠嚷着:“哥,那位温小姐拒绝我了!真奇怪,有两万块不挣!”

霍司砚一身正装,赶着开会。

听了霍明珠的抱怨,他用文件轻敲了妹妹的头,轻哼一声:“她要是同意,那脑子就跟你一样有毛病了。”

霍明珠气到,娇美脸蛋有着委屈:“妈,你看哥又欺负我!”

霍夫人坐在大厅内,端庄喝茶。

她含笑对长子说:“上次见到温小姐我就觉得很不错,想不到竟是姜锐的女朋友!”

这里头的误会,霍司砚没有解释。

他勾唇笑笑:“姜锐也是在追求。”

霍夫人放下英式骨瓷杯,像是随意地说了句:“温小姐性情温驯,我倒觉得更适合你些。”

霍司砚收敛了神情,点头离开。

看着哥哥离开,霍明珠靠到了母亲身边,她小心翼翼地说:“哥好像还在等……那个人!”

霍夫人淡淡一笑。

她对小女儿说:“你哥哥和那人的性子,注定走不到一起。我瞧着那位温小姐可能性更大些。”

霍明珠惊讶过后,打起精神。

她想得简单,脑子里已经有了计划。



下班后。

霍司砚谢绝了几个邀约,开车来到餐厅。

晚上8点,正是餐厅生意最好的时间,温知羽坐在钢琴架前弹琴。

今晚她穿了件烟灰长裙,微露香肩,茶色长发柔顺地贴服于腰间。

十分美丽浪漫。

霍司砚透过玻璃,看了约莫十分钟后下车,推门走了进去。

他点了餐点,也不拘吃什么,就闲适地靠着听温知羽弹琴。

霍司砚注意到,不时会有体面男人上前搭讪,应该也是被温知羽吸引到。

温知羽都是委婉拒绝。

中间休息时,温知羽收到一张名片。

【英杰事务所,霍司砚律师】

温知羽一愣,她侧过身子就看见了霍司砚。

他坐在角落、手里端着一杯餐前酒,他样貌好看,简单动作也极有腔调。

温知羽并不想与他打交道,但她更不敢得罪他。

她还是走了过去。

“霍律师。”

霍司砚轻点了下头,示意她坐下。

温知羽才坐下,霍司砚就看见她手背上新添的针眼,他猜出是昨晚淋雨的原因。

“温老师吃饭没有?一起吃一点。”

霍司砚正正经经,丝毫没有方才甩名片的孟浪。

温知羽将名片放在餐桌上,略有些拘束地说:“餐厅有规定,工作时间不能跟客人吃饭。”

霍司砚懒得看名片。

他直截了当地问她:“下班呢?温老师有没有时间去我那儿喝一杯?”

他意思很明显了。

跟他约会,很快就能摆脱现在的困境,不需要再为钱奔波劳累。

不过就是男女游戏,霍司砚觉得温知羽跟过顾长卿,应该不介意再跟旁人。

再说前两次他们拥抱,温知羽也是有感觉的。

温知羽根本没有考虑。

她不知道霍司砚为什么突然又来了兴致,才这样纠缠她。

她清楚自己处境,斟酌着用词尽量不得罪他:“霍律师,我爸爸的事情很谢谢你帮忙,以后我会想办法还这份恩情。”

霍司砚意外。

他想他清楚她的意思了:她不愿意肯跟他发生关系。

金钱打动不了温知羽!

霍司砚也不是非温知羽不可,不过是被她弹琴的样子稍稍又撩了一下,再者就是男人的劣根性,没有真的占有过,总会偶尔惦记。

霍司砚收起名片,他很有风度地不计较。

温知羽轻声道谢,姿态低入尘埃。

就在气氛尴尬的时候,姜锐带着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过来。

“司砚哥!”

姜锐叫得亲亲热热的,丝毫没有雄竞动物之间的剑拔弩张。

霍司砚做了个手势,姜锐才大着狗胆坐下来,一坐下他就向温知羽推销自己妹妹:“我妹妹姜笙,天降文曲星来着,就差个靠谱的钢琴老师!温知羽,你收了她呗!”

这些话,让温知羽很不好意思!

姜锐那点儿小心思,霍司砚并不放在眼里。他掏出皮夹抽出2000块的样子,压在桌上:“温老师有事,我就不打扰了。”

温知羽出于礼貌,送他到餐厅门口。

霍司砚并未留恋,坐到车内向她点了下头就离开了。

矜矜贵贵的,根本不像找人打扑克的样子。



温知羽回到餐厅,正好她要上台了。

姜锐没纠缠她,一直等到温知羽下班,又找了个地方谈妥。

姜笙乖巧听话,温知羽同意教她。

姜锐给的学费挺高,又先交了2个月学费,温知羽手头宽裕了些。

她心里是明白的,姜锐是换个方式接济她,若在从前温知羽可能会拒绝,但是现在她根本顾不了自尊。

下班回了家,阮姨却不在。

温知羽打了电话,阮姨说一会儿就回来。

约莫半个小时的样子阮姨回来了,温知羽才想为她盛夜宵,就见阮姨手臂肿了半边。

“手臂怎么了?”温知羽扶着阮姨坐下。

阮姨不在意地说:“人老了不中用了,做点事情竟然手肿了。”

温知羽心里一凛。

她立即翻看阮姨手掌。

只见原本保养得细嫩的掌心,磨出好几个水泡,颗颗光亮。

温知羽怔怔地瞧着。

许久,眼泪一颗颗掉落,她胡乱地抹掉却压抑不住情绪……她给阮姨擦药包伤口,又回房里拿出一万块给阮姨家用。

她不肯让阮姨再出去做事。

夜里,温知羽哭了很久。

清早起床,她眼下有明显青紫,用了好多遮瑕都挡不住。

吃早餐时,阮姨嘱咐她:“身体挨不住就少做一样,实在不行我将那间小公寓也卖了。”

温知羽宽慰她:“过了这阵子就好了,阮姨我会注意的。”

阮姨没再说什么!

温知羽吃完收拾了下包,去音乐中心上班。

才打完卡,就有同事悄悄告诉她:“有位霍小姐找你!温知羽,你不想见我们就说你请假。”

温知羽一怔,随后她就看见了霍明珠。

温知羽不恨霍明珠但也不想同她打交道,她只得麻烦同事。

可是霍明珠看见她了。

霍明珠大大方方走过来,神情带着娇俏:“温知羽,我想知道你为什么不肯为我生日宴会弹琴?你是不是不喜欢我?”

她问完,四周静了下来。

音乐中心的同事,全部知道温知羽和顾长卿那一段。

此时,顾长卿的未婚妻竟还要温知羽喜欢她,这对于温知羽太过于残忍。

那些同情、怜悯的目光,让温知羽难堪极了。

她低声跟霍明珠说:“我那天正巧有事,霍小姐抱歉你找别人吧。”

霍明珠不肯放弃。

温知羽上班,她就在外头喝咖啡,一直等到温知羽中午下班堵住她。

“温知羽,一起喝个咖啡呗!”霍明珠纠缠不清。

温知羽脾气好,但是面对霍明珠她实在冷静不下来,她径自走向平时吃饭的一家简餐店。

霍明珠穿着大牌衣服,踩着高跟鞋,紧跟在温知羽身边很讨人嫌地说:“你不能参加我的生日宴会,总可以帮我参谋下结婚礼服吧?姜锐说你挺有品味,温知羽你给我看看呗……一会儿顾长卿过来,我们一起吃饭,温知羽你给我们点意见好不好?”

温知羽面上血色全无。看書溂

她被顾长卿背叛,她爸爸要坐牢,她还被顾长卿逼着当晴妇。

可是霍明珠什么都不知道,她还在要求自己像别人一样宠爱她。

杀人诛心,不过如此!



温知羽深呼吸平息了情绪。

她对霍明珠说:“以后不要来找我,不是每个人都要为你的爱情锦上添花的。”

霍明珠被人捧在手心里惯了,她从未被拒绝过。

她仍是缠着温知羽,非得弄明白温知羽为什么不喜欢她。

就这样一前一后,走进小巷。

温知羽觉得甩不掉了,她掉头想赶走霍明珠,下一秒她睁大眼睛。

霍明珠被人从后面放倒。

【就是她,顾长卿的未婚妻。】

【抓了她不怕顾长卿不给钱!】

【这里还有个妞,一起抓了,没准也是个值钱的。】

温知羽还没有来得及叫,眼前一黑,她被装在麻袋里拖到车上。

……

温知羽醒来。

四周是一间废弃仓库,她坐在一张破椅子上,身体被捆住。

一旁,霍明珠同样被绑着,她边哭边骂。

“你们知道我是谁?”

“我哥哥会让你们把牢底坐穿!”

“快放了我!”

……

一个长得像细猴的男人嫌她吵,直接给她一个大耳刮子。

“闭嘴!不然撕了你衣服。”

霍明珠哭得更大声了。

细猴也不敢真把她怎么样,因为霍家可不好惹,特别是那个叫霍司砚的律师。

细猴扔了一只电话给霍明珠:“给你男人打电话,让他准备2000万少一个钢镚都不行!还有,让他一个人过来告诉他不许耍滑头,否则可别怪我们手心狠手辣!”

霍明珠被吓住了。

她拿到手机哭着拨了顾长卿的电话……

霍宅。

气氛凝重,霍明珠被绑架,美丽的霍夫人忧心哭泣。

霍司砚父子和顾长卿一直在等电话。

霍父不满——

那帮浑蛋是顾长卿招来的,这事儿他必须给个交代。

等了约莫两个小时,霍明珠的电话终于等到,她在电话里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总算是将细猴的要求说清楚了。

顾长卿温柔安抚她。

那头霍明珠总算是止住哭泣,心里又甜蜜起来。

她就知道顾长卿很爱她,舍不得她被伤分毫。

谈得差不多时,那边忽然传来一个女人颤抖的声音:“别碰我……你们别碰我!”

顾长卿握着手机的手一颤,这声音他再熟悉不过。

是温知羽!

她怎么会和明珠在一起?

顾长卿想到那些脏手或许在她身上游走,他想杀人的心都有!

可是当他抬眼对上霍司砚深邃的眸子时,他蓦然清醒!

霍司砚那么精明,若是他露出马脚,他花费那么长时间搭上霍家将前功尽弃!

顾长卿心狠,他自己也知道。

他假装不知道温知羽这个人,径自对着那边的歹徒说:“我会带2000万过来,你们不许碰我未婚妻。”

说完后,他自己都恍惚了。

挂上电话,顾长卿又对霍家二老说:“这次是我疏忽,伯父伯母放心我一定会将明珠安然无恙带回来。”

霍父点头,他还是很欣赏顾长卿的。

顾长卿驱车离开。

别墅里只剩下霍家人。

霍夫人略微放心,她轻拭眼泪犹豫了下说:“我刚才好像听见了温小姐的声音,司砚你听见没有?”

霍司砚已经拿了车钥匙,挺淡地说:“我跟过去看看。”




小霍西哦了一声。


她窝到沙发上,每根发丝都有些沮丧,她不但想要妈妈,她还想像别的小朋友那样,跟爸爸妈妈一起生活。


温知羽察觉到小家伙不开心了。


她摸摸小家伙的小脑袋:“霍西,有些事情你长大了就明白了!”


小霍西嗷了一声。


她知道妈妈很爱她,她也知道自己撒娇再哭一哭,妈妈有可能就会跟爸爸在一起了,可是小霍西也喜欢妈妈。


她不能那样儿……


小家伙一个晚上,情绪都不高。


夜晚十点,霍司砚提前回了B市,他直接到温知羽这儿。


温知羽的公寓有180平米,装修得很漂亮。


霍司砚过来时,小霍西已经睡下了。


霍司砚轻手轻脚放下行李箱,他脱下外套,很自然地问温知羽:“睡下了?”


温知羽嗯了一声。


霍司砚走进卧室,将从香|港带回的小熊放在小家伙的枕边,她一醒来就能看见,他做着这些时,神情说不出的温柔。


温知羽就在门口静静地看。


霍司砚在床边坐了挺久,起身时看见她目光,轻笑一声:“吃味了?”


不等温知羽说话,他从裤袋里掏出一个盒子:“给你的!”


温知羽打开,里面并不是很名贵的东西,而是一对别致的珍珠耳钉。


这样的小礼物,像极了丈夫出差,特意给妻子带的。


她有些犹豫不决。


霍司砚压低声音:“你戴这个挺好看的!”


温知羽收了起来,她走向厨房:“我给你煮杯咖啡吧!”


霍司砚猜出她有事儿要谈。


温知羽给他煮了杯咖啡,在他喝的时候,她轻声开口:“她好像有点儿不开心,是因为我们分开的事情。”


霍司砚没有出声。


对于小霍西的病情,他比温知羽要清楚太多。


沉默良久,最后还是霍司砚开的口,声音带了几许温柔:“没事的,回头我哄哄她!”


温知羽嗯了一声。


霍司砚放下咖啡杯,很轻地说:“温知羽,我们很久没有这样心平气和地说话了!”


===第235章 原来霍司砚也会脆弱===


温知羽一怔。


而后她淡淡一笑:“有了孩子,当然不同了!再像以前那样吵闹,成什么样子。”


她说话时,面容温婉,说不出的恬淡。


霍司砚原本就喜欢她这模样,又是深夜孤男寡女,隔壁还睡了他们的孩子。


他不免心动。


他看着她的眼神,很纯粹的男人看女人的目光。


温知羽察觉到了。


她不动声色地将话题拉回来:“这几天你跟霍西好好谈谈!不早了……”


她的意思是,让他明早再来接孩子。


霍司砚抬手看下时间。


他看着温知羽,她实在没有要留他过夜的意思,可是他挺想的,于是就低声说:“我挺累的,明早有个重要会议!我睡客房吧,不会打扰到你!”


温知羽同意了。


她领他去客房,但她自己没有进去。


霍司砚将外套扔在床尾,转身时注意到她没有进来,他似笑非笑:“怎么,怕我?”


温知羽避重就轻:“我给你拿洗漱用品!”


霍司砚没说话,就瞅着她。


等温知羽离开,他坐到床尾,轻轻扣住领带结拉松……


他心里烦闷,往西装外套里摸,但是烟没有摸着却摸到一个硬硬的小盒子,正是他从香|港买了送她的礼物。


温知羽没要……


霍司砚握着那个小盒子,目光明灭不明。


……


温知羽再进来时,霍司砚坐在床尾吸烟。


一手撑着床铺,一手夹着香烟,棱角分明的轮廓上扬,十分有男人味……看见温知羽进来,黑眸微眯:“有刮胡刀吗?”


温知羽轻声说:“我这里没这个!”


他徐徐吐出一口烟雾,伸出手:“东西给我吧!”


温知羽没有怀疑,把洗漱用品递给他,但是霍司砚却没接,反倒捉住她细腕轻轻一拉,温知羽就直接跌在床铺上。


接着,一具火热身躯倾覆而上……


“霍司砚!”


温知羽挺恼火,但她又不敢太大声,生怕吵到隔壁的小霍西。


霍司砚捉住她不安分的手,单手扣住按在床尾,另一手将香烟给掐熄。接着他手里就多了点儿小东西。


温知羽无力地躺在床上,茶色长发散开,小脸雪白。


霍司砚松开她的手,但更用力用身体困住她,那样儿的厮磨接触,温知羽也确实不敢动。


他手上多了点儿东西,笨手笨脚地为她戴上。


正是那对珍珠耳钉。



他睁开眼睛,摸摸茶色小卷毛。


小霍西把脸蛋贴在他心口,沉默着不说话,霍司砚捏捏她的脸蛋:“想爸爸没有?”


小霍西还是不说话。


霍司砚没有勉强她,将小脑袋抱在怀里。


霍西跟别的孩子不一样,她有一定的自闭倾向,所以她不想说的时候他从来不会勉强她,作为父亲他很心疼,他愿意付出一切让他的小霍西快乐。


可是有时,快乐不是用钱就能买到!


温知羽特意做了温泉蛋、素的章鱼小丸子,就想哄哄小家伙。她找到霍西,小家伙钻在被子里,只露了一点点茶色卷毛。


霍司砚给她一个安抚的眼神。


他抱着霍西,从清早7点一直到快9点。


中途张秘书来电,还是温知羽替他接的,让她把会议挪到下午。


挂上电话,温知羽注视着霍司砚。


他亦是,目光深沉。


好在9点,小霍西终于愿意从被子里出来了,手里抱着小熊闹着要上学。


温知羽跟霍司砚一起送她。


等把小家伙送到幼儿园,温知羽舍不得,亲了又亲。


重新坐到车上时,他们的心情都有些沉重。


霍司砚点了支香烟,低语:“这还是轻的!”


温知羽靠在椅背上。


她全身无力,她首次见到这样的小霍西,因为之前霍西一直活泼可爱,根本不像是生病的孩子。


她默默流泪。


霍司砚把香烟熄了,递了纸巾给她:“别哭了!”


温知羽把眼泪擦掉,可是更多的眼泪落下……


她很内疚,在她不知道的时候,霍西有多少次孤立在自己的世界里,能陪着她的只有霍司砚,而她一无所知,在瑞士疗伤。


温知羽轻轻闭上眼睛。


霍司砚没有打扰她,他知道她需要消化……


良久……良久……


等她平静,他轻轻握住她的手:“温知羽,不是你的错!”


……


下午,温知羽接到霍司砚的电话。


他的语气很平稳:“温知羽,到别墅这儿来一趟!”


温知羽正在倒咖啡,闻言手颤了一下,滚热的咖啡不小心倒在手背上,红了一片,她根本顾及不到,立即就打车去了霍司砚的别墅。


别墅里气氛很压抑。


佣人走路都是小心翼翼的,因为小小姐从幼儿园回来,就又不肯说话了,躲在柜子里好半天,先生从公司赶回来陪了好久。


温知羽过来,佣人轻声说:“先生小姐在楼上!”


温知羽快步上楼。


推开儿童房时,她看见一个小霍西躲在粉红色的衣柜里,抱着那只小熊不说话……


霍司砚穿着一身正装,微微弓着身体,也坐在那只小柜子里。他手里有本童话书,轻声读给小霍西听。


温知羽进来,他也只看她一眼,就又继续读着那读过千百遍的童话。


这一幕,对温知羽冲击很大!


这一刻她才知道,这几年霍司砚付出了多少!


不管她与他从前有多少感情纠葛、恩怨,可是她是小霍西的妈妈,她没有办法看着这样子的霍西而不做点儿什么!


那样……未免太自私!


温知羽缓缓走过去,她脱了鞋子,轻声说:“衣柜太小了,我陪她吧!”


霍司砚深色的眸子,专注看她,过了片刻他将手里的童话书交给她,自己钻出柜子。


温知羽坐在小霍西身边。


她忍不住亲亲小家伙,然后就开始给她读童话。



那间公寓价值上亿,若是寻常姑娘,那必定心生欢喜。


温知羽跟他在一起,从来不图钱财。


但是此时他甩出金钱,她也不恼,只淡声跟他说:“公寓我不想要!”


霍司砚微愣。


温知羽仍注视他。


霍司砚明白了,于是他上道地掏出支票本,写下一组5000万的数字。


然后轻轻推给她。


他很平静也很体面地说:“温知羽,我们这一段就算过去了!以后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可以联系张秘书。”


温知羽没有拒绝。


她将支票折起来,放进包里。


她很坦诚地跟他道谢,并提出最后一个要求:“霍律师,公寓里还有我一点东西,我想拿走!”


霍司砚摸出一支香烟,点着,长长吸了一口。


他目光深遂,淡笑:“行吧!这几天我不住那儿都方便的!你弄好后将钥匙交给张秘书就好。”


温知羽客气道谢。


她起身要走,霍司砚多少还有些绅士风度,要送她。


温知羽摇头。


她起身淡笑:“不用送了霍律师!谢谢你这段日子以来对我父亲的帮助……现在两清了!以后……我们后会无期!”


温知羽缓缓走出餐厅。


霍司砚坐着未动,他隔着一道玻璃看着她清瘦的背影,忽然他觉得眼睛有些疼痛……


他想,大概是阳光太刺眼了!


===第176章 温知羽放下了他却没能放下===


次日,温知羽去了趟公寓。


她请了工人,将她换掉的窗帘装回原来的样子,她买的那些花瓶、摆件全都扫进垃圾筒!


她穿过和没有穿过的衣服首饰,全都打包,寄到了拍卖行。


所有关于温知羽的东西,全都清理掉。


包括那架dew!


一天时间,这间公寓没有了关于温知羽的任何记忆,像是她从来没有在这里出现过……


最后,温知羽看着那只小白。


小白是楼下的流浪狗,当初霍司砚为了讨好她收留的,这些天她不在,小白有一顿没一顿的!


温知羽把小白带走了……


她跟霍司砚在一起大半年,只留下那只狗。他给的5000万、那些首饰衣服还有那架dew!


换来全部的钱,温知羽捐给了一家基金会。


忙完一切,温知羽的脚隐隐地疼,提醒她这一场无疾的爱是多么荒唐。


……


两天后,霍司砚在事务所办公,他才打了一个轰动国际的案子。


正是人生意气风发。


张秘书敲门进来。


她将一个信封交给霍司砚,轻声说:“昨天温小姐过来,让我将这个转交给霍律师。”


霍司砚接过信封,从里面摸出一支钥匙出来。


是他公寓钥匙。


他静静看着钥匙,问了句:“你去过没有?那些衣服首饰她带走了没有?要是没有带走,改天你给她送过去,那些东西我一个男人也用不着。”


张秘书神情复杂。


霍司砚抬眼看她:“怎么了?”


张秘书不好说,只含糊着说:“您晚上回去就知道了,总之,温小姐确实是搬走了!”


霍司砚虽有些奇怪,但并没有特别放在心上。


他一直忙到夜晚十点,才开车回去。


他想到公寓里黑着灯,没有人等他也没有人给他做饭,就不太想上去。


他坐在车里吸了支烟,才上楼。


当霍司砚进了门、打开公寓灯,看着眼前的一切时他头皮发麻,全身的毛孔似乎都诡异张开了!


他早就习惯温知羽装饰过的房子!


但现在,这里变成了原来的样子!像是样板间,冰冷又特别符合他的审美,但是没有一丝人情味儿。


霍司砚丢下外套,他开始寻找。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