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沈轻轻常西顾

沈轻轻常西顾

沈轻轻常西顾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沈轻轻常西顾》是一部十分受读者欢迎的小说,最近更是异常火热。《沈轻轻常西顾》主要讲述了沈轻轻常西顾的故事,同时,沈轻轻常西顾也就是这部小说里面的男主角和女主角。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是一直亲密,而是有跌跌宕宕的起伏,甚至一度陷入冷战之中。不过一起经过许多的故事,最终还是得到了甜蜜的结局。

主角:沈轻轻常西顾   更新:2022-09-10 10:1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轻轻常西顾的其他类型小说《沈轻轻常西顾》,由网络作家“沈轻轻常西顾”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沈轻轻常西顾》是一部十分受读者欢迎的小说,最近更是异常火热。《沈轻轻常西顾》主要讲述了沈轻轻常西顾的故事,同时,沈轻轻常西顾也就是这部小说里面的男主角和女主角。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是一直亲密,而是有跌跌宕宕的起伏,甚至一度陷入冷战之中。不过一起经过许多的故事,最终还是得到了甜蜜的结局。

《沈轻轻常西顾》精彩片段

沈轻轻不动声色地等待着刺客们的行动。

李府中派来暗杀的人冲进了沈轻轻所在的房间中,却并未在那里面看到人。

正在这个时候,旁边突然掠过一道身影。

人群中惊叫一声“人在那里,咱们赶紧去追!”

沈轻轻身子灵巧,在黑夜中闪动得飞快,那些刺客们也穷追不舍。

她逃跑的路线看起来是慌不择路,实际上却是早就已经筹划好了,要向着哪个方向跑。

身后的刺客们穷追不舍。

沈轻轻一边跑着,又转了一个弯,沿着记忆中的路向前走去。

又回头去应对身后追来的那些刺客们,慢慢地眼前已经出现了九皇子的书房。

沈轻轻闪身将自己藏在阴影中。

身后追赶的那些刺客们并没有发现她的踪影,赶忙又向着前方搜寻而去。

而九皇子的书房外,正有一堆的侍卫在前面守卫着书房。

沈轻轻当初面对这些侍卫的时候斗有些心虚,不敢强闯,但这些刺客却是无知者无畏,十分嚣张地搜寻而去。

他们闹出来的动静很大,书房外的侍卫们也连忙冲上前去,有人高声叫道“有刺客!”

两方人马一触即发,刚刚一碰面,就打了起来。

一方是九皇子府中的暗卫,另一方而是李府的精锐,这两方的实力都不算太弱,打起来更是激烈。

沈轻轻悄悄地从一边的灌木丛中探出头来,见没人注意,她就匆匆跑进了九皇子的书房中。

她早就一直在筹划着这一切,九皇子的书房一向被那些人看得严密,很少能找到机会进去。

沈轻轻只能制造混乱,正巧那李云如撞了上来,派人刺杀她。

也算是给了她进书房中的时机。

外面仍旧在打,刀剑相撞的声音在黑夜中显得格外的清晰。

那场争斗随时都有可能停下来,留给沈轻轻的时间并不多。

沈轻轻小心翼翼地在这书房中翻找,想找到九皇子的那些证据,这书房是九皇子经常用的,沈轻轻在这里翻到了好多的账目和其他东西。

大致翻看了一下,却并没有找到什么关键的信息。

九皇子不是那种办事不靠谱的人,纵然他的书房很少会有人能够进去,可他仍然将重要的东西都藏了起来。

摆在桌面上的只有一些很普通的书籍和人事来往的账册,并没有沈轻轻想象中的信息。

沈轻轻正要继续翻找的时候,却听到外面的打斗声已经渐渐地低了下去。

九皇子府中的人还是要比李府的刺客厉害些的,人数上又占有优势,不一会就将那些刺客们给抓住了。

沈轻轻顿住了自己手中翻找的动作,迅速地闪身到了门边上,她刚刚跳进来书房的那个窗户,现在这屋里并没有能够让她出去的路。

外面守着九皇子府中的人,沈轻轻根本出不去。

隐隐约约地听到外面的那些人沉声称呼道“统领大人。”

那位统领的脚步稳健有力,听起来就像是一个武功高强的人,沈轻轻待在屋中,听着那脚步声向着屋中慢慢靠近。

沈轻轻紧张的手心起了薄汗,一动也不敢动。

那位统领是总管着九皇子府中的大小侍卫的,这人也算是九皇子的亲信。

九皇子临走之前,亲自嘱咐,要他务必要看好这府中的一切,尤其是这间书房中的东西,一定不能让其他的人发现。

外面被他们抓住的人,想起了并非是冲着这间书房而来的,可莫名其妙地冲到这间书房的外面,未免有些蹊跷。

这位统领做事一向细心,纵然是书房中并没有什么动静,却仍然决定前往那里去查探一番。

门发出吱呀的声音,就见一个身上染血的女子,倒在门口的位置,身上的伤口似乎很重。

统领并未因为这女子看起来十分柔弱就打消怀疑,他定眼一看,确认了这女子的身份。

“林小姐,您怎么在这里!”统领厉声说道,“您最好给我一个解释,否则我必然会上报给主子!”

统领并没有因为沈轻轻是一个女子而轻易打消怀疑,他先前就已经听九皇子说过了,这位林小姐可并不是那种娇弱的大小姐。

沈轻轻躺在地上装得十分认真,她轻喘着气,像是一点力气都没有一般,身上的伤口向外留着血。

“这位统领大人想来是认识我的?”沈轻轻声音很轻,“统领大人只顾着质问我,难道就没有看到外面的那些刺客吗?”

统领被她这番话说得有些羞愧,外面的那些刺客确实实力不弱,但九皇子府中也不是不能应对,让那些人就这么接近了林小姐,还给她造成了这样严重的伤口,是他们这些护卫的人失职。

听闻林小姐就是为了躲避刺杀,这才住进这府中的。

沈轻轻又说道“我本无意闯进这书房中,奈何当时那些刺客们穷追不舍,我慌不择路,这才不得不进来避祸。”

统领眼中仍然闪动着怀疑,沈轻轻说的确实很在理,可……值得怀疑的地方仍然有很多。

“我怀疑,这闯进府中的人是李家小姐李云如所做,麻烦统领回去查证。”沈轻轻声音冷凝。

统领点头,但是目光却聚集在沈轻轻的身上,目光锐利,像是要将她给看透一般。

沈轻轻注意到了他的眼神,但也并未在意。

她身上的伤口也是真实存在的,而那些刺客也确实是李云如派过来的。

她却是被人给暗杀了,甚至那慌不择路逃到这里的理由也说得十分合理。

若是她并非跑到书房这个敏感的地方,统领甚至还要为他守卫不严,向沈轻轻道歉。

清咳了一声,统领说道“林小姐,您被刺杀这件事,我们会调查清楚的,不过,您最好还是回自己的院子,不要随便乱出的好!”

他的声音中带着警告的意味,沈轻轻知道他一定是有了怀疑。

不过她并没有多担心,只是微微点头,装作一副受惊的样子,被那统领亲自看护着送到了自己的屋里睡觉。

统领前一步刚刚走出那院子,沈轻轻立刻就命令碧云掌灯。


“小姐,您身上的伤口……”碧云满是担心。

沈轻轻摇头,淡淡地说道“这伤口先不用处理,不过是皮外伤而已,你快将纸笔拿来我要用。”

碧云匆匆忙忙地去了,将沈轻轻需要的东西拿了过来。

沈轻轻顾不上许多,刷刷刷的下笔,笔下飞快的将刚刚在书房中看到的一切,详尽地画了出来。

打量着上面的那些情形,沈轻轻不由得喃喃低语“究竟是在哪呢?”

九皇子的书房中东西并不算太多,大多数地方并不适合藏东西,而沈轻轻刚刚也只是匆匆忙忙地翻看了一下,并没有看得太过仔细。

沈轻轻仔细地打量着这画上的书房,想推测出自己想要的东西被藏在哪里。

反复看了好一会,却也没有得出什么结论。

无奈之下,也只能放弃。

一边上守着的碧云见沈轻轻终于放下了手中的动作,赶忙上前去帮着给她上药,又心疼地劝道“小姐,您今晚也太吓人了,下次能不能不要这么冒险了?”

沈轻轻知道她是好心,但这书房,她还是要再次探查的,根本不可能下次不做。

并没有出言反驳碧云,沈轻轻只是温和一笑,摸了摸碧云的头,笑着点了点头。

主仆两人上完了药,就各自去睡了。

第二日晨光升起的时候,九皇子府的统领再次过来找沈轻轻了。

他手中拿着一张东西,对着沈轻轻也没了昨晚那种咄咄逼人的样子,他声音带着些许的歉疚。

他再次询问沈轻轻昨晚的那些细节,沈轻轻自然没有一点隐瞒,仔仔细细的说了出来,只是略过了自己在书房中的动作,只说自己昏迷在书房的门口了。

统领点了点头,其实这件事已经没什么好调查的了。

沈轻轻的那些消息也已经说明了,这些过来刺杀沈轻轻的人,就是李云如。

统领也将那些抓到的刺客们审问了一番,也早就已经确定了背后指使的人。

答案已经很明晰了,可是……统领有些犹豫。

李云如所代表的李家,和容妃娘娘一向亲厚。

况且这位李云如李小姐,也有很大的可能,会是未来的九皇子妃。

因着这层关系在,纵然是九皇子本人,也不好因为这件事,和李府闹翻。

这次的刺杀,也不过是刺杀了沈轻轻,府中其他人也并未受到什么伤害。

统领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因为李云如的身份,选择了隐瞒。

“统领,你忙活了一晚今早来问我,是不是将背后之人给找出来了?”沈轻轻询问的声音还在耳畔。

捏着手中充满证据的纸张,统领难得地有些心虚的说道“林小姐,这背后之人,我们并未找出来,不过我们还会加强防护,一定不会给刺客可乘之机。”

沈轻轻漫不经心的点了点头,她自然知道,这九皇子府中的人,是不可能不护着李云如的。

这场刺杀,也不过就是个玩笑,九皇子府纵然查出了背后之人,也不会将证据摆出来的,只会说,没有查出来。

沈轻轻淡淡一笑,她知道这统领后续也不会再查,更不会对李云如做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那统领也自知自己做的事情不太对,心中发虚,汇报了这些事情之后,就默默地告辞了。

与此同时,李云如那边,却已经收到了任务失败的消息了。

她一边梳妆,一边听属下的汇报,待听到有不少人被抓之后,她心中慌乱了一下。

梳头的丫鬟不小心扯到了她的头发啊,她直接拽下了一根簪子,狠狠地扔在地上,骂了一句“废物!”

不管是梳头的丫鬟,还是汇报的下属,都被吓到了,赶忙跪地认罪。

李云如平复了一下心情,可脸上的表情依旧很是难看的说道“那些被抓的人都怎么样了,是不是将我吩咐的事情,都给说出来了,九皇子府那边,可有什么说法?”

下属这才抬起头来,战战兢兢地将九皇子府的消息说了一遍。

李云如听到之后,脸上阴沉的表情终于消散了些许。

“你刚刚说,沈轻轻她受伤了?”李云如说道,“九皇子府中没有传来什么别的消息?”

李云如最关心的就是,九皇子府会不会因为这件事而迁怒于她。

下属仔仔细细的说了其中详情,等说道九皇子府中停止调查之后,李云如的脸上展露了笑容。

她就知道,九皇子府中的人,定然是不会将沈轻轻的死活放在眼里的。

她就算是去刺杀沈轻轻,那九皇子府就算知道这都是她做的,也不会动她一根汗毛。

可沈轻轻,这次的刺杀就只能吃了这个哑巴亏了。

李云如心中很是得意,听闻沈轻轻被刺杀的受伤了,心中就更是畅快了。

也不再去责怪那些下人,李云如立刻吩咐下人,让他们准备一下,她要去九皇子府中,看看那沈轻轻狼狈的样子。

不过一会,李云如就姿态嚣张的来到了九皇子府中。

九皇子府中基本上都已经认识这位大小姐了,见到她来,也不敢阻止。

连容妃娘娘都来不及探望,李云如直奔那沈轻轻所在的那个小院中。

沈轻轻此时整捧着一个茶盏慢悠悠的喝着茶。

她这副样子,在李云如的眼中还是和以前一扬讨厌,但此时的李云如却早就不在乎这些了。

居高临下的打量一番沈轻轻,李云如敏锐的发现,她的身上,有不少伤痕,有些是在脖子上,有些是在手臂上,看起来很是显眼。

“呦,林小姐这是怎么了,是碰到了吗?真是万幸呀,你的脸上没有擦到伤口。”李云如阴阳怪气的说着,话语中带着些洋洋得意。

就差没有将她是那个罪魁祸首的话摆在脸上了。

沈轻轻淡淡的放下了茶杯,张开自己纤细的手,看了看,又微微握紧了拳头。

拳头捏紧,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

沈轻轻这番动作,就像是下一刻就要冲上前来揍她一顿一般,李云如下意识的向后一退。

沈轻轻轻笑一声,李云如自觉自己被羞辱了,又再次上前,恶狠狠的瞪视着沈轻轻。


“李云如,你先前派人来刺杀我,以为当真没有人知道?”沈轻轻语气淡淡的,直接将昨夜刺杀的真相说了出来。

可李云如过来,就是为了炫耀,又怎么会因为沈轻轻这一句而害怕呢。

她嚣张地笑了笑,又道“就算你知道是本小姐派过去的刺客又如何?你还不是照样不敢动我一下?”

李云如根本不在怕的,昨夜的刺杀,九皇子府中的人早就已经知道是她派过去的刺客,但现在都没有人敢过来对她提这件事。

偌大的九皇子府都不愿意得罪她,李云如根本不相信沈轻轻敢轻举妄动,对她下手。

“李小姐这样自信的人,现在可是很少见了。”沈轻轻的姿态漫不经心,带着一种浓浓的嘲讽味道。

她慢悠悠地说道“九皇子府中不敢动你,是因为九皇子他手中的筹码很多,想要的又更多,患得患失罢了,可我就不同了。”

沈轻轻轻笑一声,说道“李小姐没有听说过一句俗语,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吗?”

沈轻轻现如今身份全无,根本没有在乎的人,先前关系还不错的萧安衍,此时也因为案子而被贬。

因为没有顾虑,所以做事更加肆无忌惮。

李云如后退两步,看着沈轻轻的笑容,更是越看越觉得瘆人。

见沈轻轻不知道从何处拿来了一把匕首放在手心漫不经心地把玩,李云如更是颤抖着声音问道“你……你拿刀做什么?”

“李家的千金,不过如此嘛!”,沈轻轻重重地将匕首摔在桌面上,说道,“李云如你暗中所做的事情,我不说全都知道,但知道个大概还是没问题的,最后奉劝你一句,你最好少来惹我!”

李云如被她这番话激起了怒意,要不是当初沈轻轻住进了九皇子府中,试图威胁她未来九皇子妃的地位,她又怎么会对沈轻轻充满恶意。

这都是沈轻轻逼她的!

沈轻轻看出了她的想法,又不屑一笑,嘲讽道“李小姐与其在我这里下工夫,不如去找九皇子问个明白,这住在府中,可并非是我先提出来的,当我稀罕这破地方?”

李云如将九皇子看得很重,听了这句话,只当是沈轻轻在炫耀。

她心心念念的东西,在沈轻轻这里竟然成为了不屑一顾的东西。

李云如十分的气愤,但心中的怒火又无处发泄。

却听沈轻轻又说道“李小姐现在有空过来对我耀武扬威,还不如先去处理一下昨夜的刺客吧。

“讲真,那些人可真是废物的厉害,十几个人来追我这个弱女子,甚至还没有追上来,被九皇子府中人不过一刻钟就全部拿下了。”

沈轻轻一边说着,一边又笑着看向李云如,一边做着口型道“废物!”

李云如被她这番嘲笑弄得心中不快,想要上前去打人,可想到前几次她准备揍沈轻轻,却反被沈轻轻给打了的事情。

捏了捏拳头,李云如最终还是没敢上手,只是恶狠狠的看了沈轻轻一眼,转身直接离开。

李云如脚步飞快,见她直奔门口处,根本没有理会那些被九皇子府中人抓走的刺客。

身后跟着的丫鬟连忙快走两步,上前询问道“小姐,咱们不去管昨夜被抓的那些人吗?”

以李云如的身份,她只要去和那位扣押了刺客们的统领提一嘴,统领就会乖乖地将那些人给放了。

原本李云如也是这么想的,她手中可用之人终究不怎么多,那些刺客虽然被抓了,但也只是一场误会。

依照着两府之间的关系,这个误会也没必要闹大。

可李云如想到了沈轻轻刚刚那些嘲讽,心中的怒火根本下不去,那一句句废物的嘲讽,不仅仅是在说那些刺客,更是在打她李云如的脸。

“不用管他们,废物一群,九皇子府中抓到了要杀便杀,我李家可不需要这样的废物。”李云如冷冷的说道。

丫鬟不由得遍体生寒,但碍于李云如的命令也只能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李云如想了想,终究还是难以忍下沈轻轻的那些话。

想到沈轻轻刚刚的那一番嘲讽,恨意不由得涌上心头。

李云如不过片刻就下定了决心,昨日她只是想要让人将沈轻轻给抓起来,恨恨地揍一顿出气。

可今日,她就确确实实地想要要了沈轻轻的命了。

心中的恶意疯涨,李云如转身对着她的丫鬟吩咐道“去和父亲说,我要调一批精锐,杀一个人!”

“还有,给我买通沈轻轻身边的丫鬟是侍从,将沈轻轻的行踪给摸透了,你亲自去给我做,这次的刺杀行动,我不允许被一点失误。”

丫鬟领命而去,李云如预想到沈轻轻倒在血泊中的样子,心中不由得畅快地笑了。

沈轻轻早就料到了李云如会派人过来杀她,可却没料到这人的行动竟然这么迅速。

又是一个夜晚,沈轻轻完全没有防备,就听到了外面有鬼鬼祟祟的声音。

只听那些人的动静,沈轻轻就能猜测出,那些刺客的实力并不弱,甚至可以称得上是精锐。

若说上次的那些刺客,沈轻轻拼尽全力还能和他们搏一搏的话,这次的刺客,沈轻轻就根本不是对手了。

他们身形很快,沈轻轻匆忙整理好自己的衣服,就赶快跳窗离开。

而身后的那些人仍旧穷追不舍,一边追赶还一边朝着沈轻轻动手,刀剑从身后刺来,沈轻轻躲避不及,身上的衣服被划破。

反手回去过了几招,沈轻轻就赶快抽身离去,这次的刺客根本不是她能够对付的了的。

见自己实力不足,沈轻轻也不硬刚,收回自己手中的长剑,拔腿就跑。

沈轻轻好歹也是在这府中住过些时日的,又为了自己行动方便,仔仔细细地探查过府中的各处通道。

仗着自己熟悉地形,沈轻轻在九皇子府中四处逃窜,终于将那些刺客给甩在了身后。

又赶忙向着那书房而去,有了上一次进去的经验,沈轻轻她这次再进书房中就显得轻车熟路了,她动作飞快地翻进去。

又开始翻找了起来。


九皇子这书房不是很大,上次来,沈轻轻就已经大致翻过了一遍,又翻找了一遍,却始终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沈轻轻不由得有些泄气了,她斜靠在书桌上,双眼环顾着四周,想再看看哪里有可能藏东西。

可她刚刚的动作幅度有些大了,有一叠书不小心翻倒了,沈轻轻赶忙上前去捡,却在刚刚堆书的地方发现了不对劲。

干脆将那剩余的书也翻到一边,沈轻轻在这些书掩藏的地方,发现了一个小小的暗格。

她心中一喜,连忙打开哪个格子,想要将里面的东西拿出来。

这暗格里面放置的东西,正是沈轻轻想要找的。

她刚要伸手去拿,但手指却突然顿在半空中。

这一整个暗格中,只有这些她想要的东西,未免有些太过巧合,九皇子好不容易对她的怀疑不怎么重了。

若是将东西拿走,恐怕九皇子也会立刻怀疑上她。

况且,她现如今就住在九皇子府中,拿走了东西,也不知道应放置在哪里。

这府中到处都是九皇子的眼线,沈轻轻不拿还好,一旦拿出去,就意味着会有无数的麻烦。

沈轻轻没有思考多久,不过片刻就已经做出了决定。

她收回了自己的手,将那一个暗格处理好,又将先前堆在那里的书重新放置好。

正要离开之时,却听到先前刺杀的人,不知道何时已经找了过来。

他们一间一间地搜查着那些房间,即将就要找到这间书房了。

沈轻轻心中紧张,又听到九皇子府中的人追赶过来,先前那位统领同时也在。

手心中几乎已经冒起了热汗,沈轻轻十分紧张。

有了先前发生的事情,那位统领一定会过来探查书房,到时候再次发现她就不好解释了。

第一次可以用不知情,慌不择路来解释,但第二次再一次进入书房中,统领不可能不怀疑。

沈轻轻心中发虚,又不知道如何去做,那统领随时有可能会冲进来。

正在这个时候,身边突然掠过一道黑影,沈轻轻眼睛瞪大,心跳的极快,被这黑衣人给拥进了怀中。

她正要抄起自己手中的匕首,给这人的胸口来一刀时,那黑衣人突然开口,说道“沈轻轻,是我。”

这声音格外的熟悉,沈轻轻几乎不需要思考,就能脱口而出这人的名字“萧安衍!”

她一脸惊讶地望向对方,那黑衣人摘下脸上罩着的布巾,果真是萧安衍。

沈轻轻不知怎地,就生出了一种安心来,她长舒一口气,刚刚的那些戒备和紧张统统都消失不见了。

萧安衍能够进来,自然是有自己的方法的,他刚刚进来,就并未惊动外面正在打着的两拨人。

“我先带你离开这里。”萧安衍轻声说道,接着将沈轻轻抱紧,身形一跃,带着沈轻轻离开。

此时书房外面,九皇子府中的人,和那李云如派来的刺客再次打成一团,两个人很顺利的逃了出来。

萧安衍带着沈轻轻去了一个无人注意的地方,这才将她给放了下来。


萧安衍皱了皱眉,开口说道“沈轻轻,你知不知道,你这次的行动有多危险!”

他注视着沈轻轻身上刚刚被那些刺客们划破的衣服,眼神中带着关心。

他先前就很不赞成沈轻轻和九皇子装模作样,甚至还伪装他们关系破裂,谎称刺杀住进九皇子府中。

要知道先前的九皇子还曾做过那个暗中操纵一切的面具人,做事一向阴狠,沈轻轻若是触犯到了他的底线,他很有可能会杀人。

沈轻轻今夜和先前的行动都太过冒险了,九皇子府中的高手众多,若是抓到她,九皇子必定会起疑心。

到时候沈轻轻的个人安全根本就保证不了。

萧安衍不能不担心,他说完这句话之后,就闭上了嘴,像是生气到了极点。

沈轻轻知道他在气什么,今晚探查这间书房,确实是她考虑得有些不周全了。

李云如今晚派来的刺杀,根本不在沈轻轻的预料之中,她当时被人追着,也是突然想到,可以再次去看一看这书房的。

有些心虚地解释道“我先前是经过了思考之后,这才去那里查探的,原本……也不会有什么事的。”

沈轻轻没有料到,那些刺客会这么快就追到书房附近,要不然她还就可以顺利地从书房中逃出去了。

要是按计划,出事的概率是很小的。

沈轻轻见萧安衍像是生气了,又好言好语的安抚了他一会。

“好啦,这府中我差不多都摸透了,就算是被人发现,我逃跑也是很快的,不会让自己出事的,不过还是多谢你来救我。”沈轻轻轻声说道。

萧安衍心中仍旧很担心,当时他生怕自己来的再晚一步。

九皇子府中的高手众多,沈轻轻不见得会逃出来,很大可能会被这些人给抓到。

到时候,九皇子恐怕会撕破表面上的伪装,彻底对沈轻轻下手。

萧安衍不愿意这样的事情发生,他斟酌着措辞,说道“这里本就危险冲冲,这种危险的事情,下次可以先传信给我,商量之后再行动,可以吗?”

沈轻轻被萧安衍给救了,正是心虚的时候,哪里敢不答应,连忙乖巧的点头。

“好好好,这次是我冲动了,下次不会了。”沈轻轻又说道。

萧安衍面上好像是将这件事揭过了,可心中仍旧有芥蒂。

沈轻轻这个样子,由不得他不担心,让沈轻轻单独一个人住在九皇府中,他本就不情不愿。

这些日子,又出了那么多事,那个嚣张的李云如和仗着是九皇子生母就对沈轻轻多番看不上眼的容妃,都不是省油的灯。

萧安衍纵然是一直派人注意着这边,但终究不能面面俱到,将所有消息都探查清楚。

不能第一时间知道沈轻轻的消息,萧安衍终究是心中不安宁。

虽然明确的知道,面对那李云如和容妃,沈轻轻未必会吃亏,可心中还是免不了担心。

萧安衍在心中沉思,思考着要如何在沈轻轻的身边贴身保护她的安全。


沈轻轻和萧安衍告别之后,就重新回到了自己的院子中,睡下。

第二日的时候,统领过来询问昨晚发生的事情,沈轻轻只是装作迷茫的样子。

只说自己昨晚,被人追着,找了一处隐蔽的地方躲着,并未被人发现,等那些刺客被抓之后,她就重新回到了自己的院中。

统领对于沈轻轻的这一番说法显然是不怎么相信的,但沈轻轻的话语中并没有太大的漏洞。

统领昨夜就已经查探过那间书房了,见里面并没有少什么东西,也没有什么翻动过的痕迹,所以尽管是怀疑,他也并未有什么具体的行动。

沉默着点了点头,统领整理了一下自己手中的那些证据,就准备告辞离去。

沈轻轻长舒一口气,正要因为自己糊弄过去而放心下来。

却听到门口突然闯进来了一群人,为首的那个是一个仆从打扮的婆子,充满着皱纹的脸上一脸的刻薄相。

面对着沈轻轻的时候,也格外的不客气。

她先是自我介绍道“老奴是容妃娘娘身边的嬷嬷,沈小姐,容妃娘娘请您过去!”

“这……”沈轻轻有些犹豫,她小心地询问一句,“娘娘有说,命我过去是要做什么吗?”

那嬷嬷像是没听到她这话一般,声音尖锐地说道“沈小姐,若是不想违抗娘娘的旨意,就赶紧请吧?”

沈轻轻皱了皱眉,犹豫了一下,还是迈出了脚步。

那一群仆从像是看押一般,引着沈轻轻前往了那容妃娘娘所在的院落。

许是沈轻轻最近些时候没有过来对她找过麻烦,容妃娘娘这些时候的病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她穿了一件十分华贵的衣服,端坐在一张椅子上,莫名地也显出了几分威严之色。

见沈轻轻过来,她只是抬了抬眼皮,带着审视一般,打量着沈轻轻。

一边的李云如正坐在容妃娘娘的身边说着些什么,见沈轻轻进来之后,她只是顿了顿,得意地对着沈轻轻笑。

沈轻轻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她站在那里,看着对面的两个人正在说这些什么。

容妃娘娘病了些时日,不怎么过问府中的事务,就今天才得到消息,说是李云如派人来刺杀了沈轻轻。

她当即就将李云如给叫了过来,询问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

李云如仗着沈轻轻不在,就肆意地在沈轻轻的身上泼脏水。

对着容妃娘娘哭诉沈轻轻所做的那些恶事,再三强调道“娘娘要不是沈轻轻做得太过分,我又怎么会出手对付她,当初她可是肆意的败坏娘娘您的名声啊,我也是气不过才这样的。”

容妃先前对李云如的喜欢不是假的,她对李云如本就比对沈轻轻多了几分宽容。

见她这样哭诉,容妃娘娘的一颗心早就已经偏了。

容妃娘娘可并没有忘记沈轻轻先前对她的挑衅,她本就因为种种事情对沈轻轻存在偏见,此时听了李云如有意的挑拨,更是难忍怒火。

她淡淡地瞥了一眼沈轻轻,怒斥道“沈轻轻,先前你屡屡对云如下手,我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可你竟然如此嚣张,竟然还做了这么多的恶事。”

容妃娘娘早就已经忘了,自己本来是想查查那刺杀的事的,如今被李云如一挑拨,就对沈轻轻充满了恶意。

李云如达成了自己的目的,当下脸上也漾起了得意的笑容。

容妃娘娘吩咐以及身边的嬷嬷“去给我将她按住……”

容妃沉吟着思索,自己应该对沈轻轻用什么惩罚,才能将自己心头的怒火消去。

李云如见状,笑得更是开心了,她高傲的抬头居高临下的看着沈轻轻。

脸上的笑容转变为嘲讽,她走了两步,上前勾起沈轻轻的下巴,仔仔细细地端详着。

“贱人,长得再好看又如何?”李云如压抑住自己眼中的嫉妒,又不屑道,“你先前顶着太子妃的名头,如今萧安衍落魄了,你就巴上了九皇子!”

李云如收回自己的手,狠狠地瞪了一眼沈轻轻,怒骂道“纵然你再怎么痴心妄想,九皇子殿下也绝对不会娶你的!”

沈轻轻表情淡淡的,她原本来九皇子府中,就是有着自己的目的,并非为了什么九皇子。

眼前发疯的李云如,她只当是在看笑话。

只是那容妃娘娘,她如今正在九皇子府中,九皇子不在,容妃娘娘看起来又那么讨厌她,想来是不会轻易放过她的。

沈轻轻皱眉,容妃那边,倒确实有些难办。

不过,容妃再怎么说,也不是这九皇子府中真正的主子,她要惩罚,不过就是打一顿罢了。

沈轻轻蹙眉,正准备咬牙忍下接下来的那顿打。

门口处突然传来了哐当一声,像是有什么东西突然碎掉的声音。

摆在门口处的一个瓷瓶碎裂了。

容妃娘娘抬眼望过去,就见一个侍卫站在那里,匆匆忙忙地告罪,接着就离开了。

这一动作看似没什么大不了的,但容妃娘娘的脸却猛地苍白了一下。

刚刚那个侍卫,容妃是知道的,是九皇子身边的人,一向忠心于九皇子,做事又稳重。

断然不会这么毛毛躁躁地冲进屋里来,打碎一个瓷瓶来。

这定然是故意的,容妃凝视着那碎裂的瓷瓶,心中也不由得浮现出惊慌来。

她猛地就想起来了九皇子临走之前,对她千叮咛万嘱咐的话,不要对沈轻轻下手。

这碎裂的瓷瓶,就像一个警告一般,让被李云如挑拨的晕晕乎乎的容妃娘娘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

她猛地想起来了什么,对李云如询问道“你如实和我说,这些时候的刺杀,究竟是不是你做的,你是不是就想要置沈轻轻于死地!”

容妃娘娘的质问声,让李云如一下子就慌了神。

那两场刺杀确实是她做的,但当时她也明白,九皇子府中的人不会单单因为沈轻轻的事,就和李府作对的。

因此也就十分嚣张,就连刺客被抓之后,她也并没有慌乱,直接将这事是她做的,写在了脸上。

那些刺客们只需要稍稍审问一番,就能将她给供出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