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顾长夜阮虞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顾长夜阮虞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顾长夜 著

其他类型连载

自始至终,他没有给过她任何回应。后来阮虞才明白,把情书交给老师就是他的回应。他没有跟她说过一句话,永远那样高高在上。若不是今天的同学会,她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再跟他说上话。也许是当年阮虞的事过于勇猛,所以今天同学都起哄她和顾长夜。

主角:顾长夜阮虞   更新:2022-09-10 10:2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长夜阮虞的其他类型小说《顾长夜阮虞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由网络作家“顾长夜”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自始至终,他没有给过她任何回应。后来阮虞才明白,把情书交给老师就是他的回应。他没有跟她说过一句话,永远那样高高在上。若不是今天的同学会,她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再跟他说上话。也许是当年阮虞的事过于勇猛,所以今天同学都起哄她和顾长夜。

《顾长夜阮虞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精彩片段

「要什么型号?」她问。

阮虞瞟了一眼外面的男人,心突突地跳,「大众款吧。」

收银员递给她一盒,付完钱,她的脸红得快要滴出血来。

她拿着东西快速走出便利店,看见顾长夜半倚在路灯杆上抽烟。

路灯从他头顶打下来,蓬松的刘海遮住了他的眼睛,把他的五官刻画得更为立体。

她的心又猛地跳动了一下。

「买了什么?」因为醉得厉害,顾长夜的声音有些嘶哑。

听起来莫名有些暧昧。

「矿泉水。」阮虞将一瓶水递到他面前。

他并没有立马伸手来接,只是不动声色地盯着她。

被他盯得心虚,想着那盒东西,阮虞将手里的塑料袋往身后挪了一些。

「能帮我开一下吗?」顾长夜夹着烟的手轻抚了一下额头,看起来真的醉得头疼。

「好。」她毫不犹豫地拧开瓶盖,再次递到他面前。

他依旧没伸手过来拿,只是忽然弯下腰来,低着头,直接让阮虞喂他喝水。

他凑得这么近,她感觉心脏都要跳出来了,喂他水的手都有些抖。

他认真喝水的样子真好看,阮虞不由得有些出神,直到他呛到了,她才猛地收回手。

「咳咳咳……」他轻咳了几声。

她有些抱歉地站在原地,责备自己的粗心。

「没事,」他直起腰来,冲着她笑了笑,转身将烟灭了,「走吧。」

「好。」

他有些飘地走在前面,她紧跟在他后面,最后去了他家。

《晚风撩人》心机弟弟✘丧气姐姐

一进门,顾长夜就坐在门口换鞋凳上,闭目养神。

阮虞看他是真的醉得不轻了。

于是蹲下去,在他鞋柜找了双拖鞋给他换上。

整个过程他都闭着眼。

刚换完,他又突然睁开眼。

「喜欢我?」他语气有些吊儿郎当的。

心事被捅破,她有些慌乱。

「不是。」她想都没想就否认。

阮虞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口是心非。

她只是想起了那年,自己鼓起勇气给他写了一封情书,结果转眼那情书就到了班主任手上。

这次鼓足勇气的青春告白,最后的结果是,她被请了家长,被班主任调到了一个离他最远的座位,在学校被嘲笑了一年,回家后还接受父母的混合双打。

自始至终,他没有给过她任何回应。

后来阮虞才明白,把情书交给老师就是他的回应。

他没有跟她说过一句话,永远那样高高在上。

若不是今天的同学会,她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再跟他说上话。

也许是当年阮虞的事过于勇猛,所以今天同学都起哄她和顾长夜。

更令她惊讶的是,他虽然依旧高高在上,但被灌醉后,竟然也半推半就地答应了同学们让她送他回家的请求。



回家路上,她鬼使神差地去买了一盒安全套,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

也许别人根本没那意思。

「那就好。」顾长夜笑着说。

阮虞抽回思绪,被他这三个字激起一阵酸楚。

人已经送到了,他没那意思,她也该走了。

「那我走了。」阮虞小声道?

他盯着她几秒,也没挽留。

她咬咬唇,转身要走,手却被他轻轻拉住,他稍一用力,她就跌坐在他怀里。

「你……」阮虞惊讶地望着深眸微启的男人。

男人却双手捧着她的脸,用大拇指摩挲着她的唇,满眼笑意。

然后低头,温热落在她的唇上。

一股浓烈的烟味夹杂着酒气扑鼻而来,极具侵略性。

阮虞紧张地偏了头。

顾长夜的吻最终落在她的侧脸。

他停了一会,笑着问:「不喜欢烟味?」

「没有。」她否认。

阮虞承认自己很讨厌抽烟的男人,可是她此刻一点也不觉得反感,反而觉得好特别,是他身上的味道啊。

怪她,中毒太深。

顾长夜又盯着她的眼睛看了一会,再次低头,这一次,她没有逃,任由他胡作非为。

亲到两个人都有些喘不上气,他意犹未尽地舔舔嘴唇,在她耳边低喃,「我去洗个澡……一起?」

又一次,阮虞沦陷在他的眼睛里。

后来的事有些不受控制。

比起她的生涩,顾长夜显然轻车熟路。

阮虞有过犹豫,有过迟疑,但最后还是半推半就一错到底。

她的灵魂飘到半空,感受着做梦一般的美好,感觉自己的十年暗恋终于得偿所愿。

所有以前暗恋的酸涩都在这一晚抵消。

直到最后,顾长夜抱着她,叫了另一个人的名字,她才猛然回过神。

阮虞被他带上天堂,又狠狠地砸在地上。

她不知道自己最后是怎么离开的。

坐在出租车上,她痛得泪流满面,也分不清是身体痛,还是心痛。

回到家,阮虞哭得昏天暗地,一把鼻涕一把泪地爬起来将顾长夜的微博取关,删掉 QQ,拉黑电话。

就像是跟过去的自己做了一场漫长的告别。用一晚上的奋不顾身和一晚上的头破血流。

更可恨的是,一早起来,阮虞就发现了 QQ 群的消息。

他依旧是偶尔回答一句群里的消息。

那样的风轻云淡。

阮虞终于明白,这十年从头到尾都是她一个人的兵荒马乱。

后来关于他的事都是听说的了。

闺蜜说他回了美国,20 岁他在美国取得硕士学位,21 岁他已经在华尔街找到了一份让人羡慕的工作。

接下来就是留在美国结婚,生子,走上人生巅峰。

所以阮虞和他那一夜的荒唐,只不过是他和前女友分手后空窗期的消遣。

一切都在他的可控范围内,他轻轻钩钩手指,她就凑了上去。他的人生轨迹没有一丝的改变。

他就是这样的人啊。

聪明,睿智,有着超越同龄人的成熟。哪怕他因为不断跳级,比同级的人都小,高中那会儿他甚至比阮虞还小 3 岁。

面对班上前赴后继的女生,他也是一直冷静而理智的,通通将情书交给班主任处理。

对顾长夜来说,和她这样的女生打交道,简直就是浪费时间。



所以,阮虞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对他如此迷恋。

也许是崇拜,也许是不甘,但不管是什么,她都决定抽醒自己。

后来的日子,阮虞正常上班。

只是在某个夜深人静的夜晚会想起他,想起他带给自己的伤害,总算是彻底死了对他的念头。

直到有一天,阮虞给表妹讲奥数,她被初中的表妹奥数题难倒,忍不住发了个朋友圈求助。

一堆人在下面调侃,没一个正经回答。

半夜她收到了一条微信。

看到微信名字「Cy」,起来上厕所的她吓得瞌睡都没了。

她愣在原地好几秒。

才想起这是顾长夜高中时用过的微信号,但这个帐号从未有过动态,同学都说他早就换号了,所以这个帐号一直在通讯录躺着。

阮虞也早就忘了。

她点开,看到了他发来的十余种解题方法,每一种方法,过程多到她眼睛都看瞎了,头脑发晕。

对,没有一句废话,除了解题,没有一句寒暄或者问候。

谁稀罕他炫耀他的智商?

那一刻,她真的想删掉,然后拉黑他。

可是她始终没那么做。

都过去几个月了,她告诉自己,真正地放下不是删除,消灭他留下的痕迹,而是哪怕他就在那里,也已经引不起她内心的波澜。

最终,她没有回他。

第二天阮虞把解题方法发给表妹,表妹一阵惊叹,求着阮虞告诉她是谁,她太崇拜他了,要拜他为师。

她的疯狂,让阮虞想起了高中的自己。

面对大家都解不出来的题,顾长夜就那么风轻云淡地甩出好几种解题方法,把老师都震惊到扶眼镜。这样的一个男生,又高又帅,打球也好,又高冷,那么神秘,试问有谁能忍住不动心?

只是,他确实不是她能 hold 住的类型,仅此而已。

所以,阮虞能做的只有远离。

阮虞虽然才 24 岁,但被家里催得厉害,半推半就走上了相亲的道路。

第一次和相亲对象看电影回来的路上,她和对方聊得还行,只是一回到小区楼下,就看见一个高大的人影立在门口。

看到那抽烟的姿势,一瞬间她的脑子炸开了。

顾长夜。

顾长夜也看见了她,那张扬不羁的脸在看到她的瞬间忍不住勾了勾唇。

即使看到了她身后的相亲对象,他脸上依旧保持着笑容。

他很淡定,阮虞却很紧张。跟偷情被正牌男友发现一样紧张。

阮虞气自己不争气。

「小虞,这是?」相亲对象杨树见到顾长夜夹着烟走过来,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阮虞也没料到顾长夜会突然出现,还这样直接走了过来,她有些不知所措。

怕自己和顾长夜的事被发现,她可耻地撒了谎,「我表弟。」

刚说完,阮虞就看见顾长夜没忍住,低头抽了一口烟,笑了。

他笑起来眉眼轻颤,他永远是这样放肆张扬,而她却窘迫到僵硬。

「表弟?」杨树立马热情地上前去,主动去跟顾长夜握手。

阮虞看见他要去握手,紧张得连呼吸都快停了。

「你好,我叫杨树。」

「嗯,你好。」顾长夜倒是大方,且会演戏,也不生气,伸出手配合她的表演。

两人又寒暄一阵,最后杨树给阮虞打了招呼,笑着说让顾长夜多联系,有机会一起出去喝酒。

阮虞度过了最煎熬的几分钟,最后看到杨树彻底离去,才松了一口气。

她转身看了顾长夜一眼,咬咬牙,欲言又止,最后叹了一口气,没理他,直接朝楼道走。

顾长夜灭了烟,跟在她后面,也不说话,没有一句解释。

阮虞坐电梯,他也伸开长腿迈进来,站在她身边一言不发,只是看着她笑。

阮虞出电梯,他又跟着她。

走到门口,她实在没忍住,压低声音问:「你有什么事?」

顾长夜也不急,只是盯着她,「我刚回来,看看你。」

「看看?」她心里升起一团莫名的情绪,他是想看看,还是觉得自己就那么随便,可以把自己看到床上去?「你到底什么意思?」

「我真就看看。」他无奈笑着耸耸肩。

看见他的态度,她越发生气。

阮虞都不知道是在气他没有解释,还是气自己过于认真,显得像自己玩不起。

那件事已经过去了半年,他没有一句话。

「那你看完了,走吧。」阮虞突然没了心情,回了他一句,然后开始用钥匙开门。

「那个男的不行。」顾长夜终究开了口。

什么?

阮虞简直被他的话震惊到了。

「哪里不行?」她觉得他有些莫名其妙,突然就想听听他还能多离谱。

「他身上有另一种香水味。」顾长夜平静地说,「不是你身上的。」

她蒙了。

「说话时直视我不超过 5 秒,是个经常撒谎的人。」

离谱。

「和我握手时盯着我的手表看,他在算计我这一身的价格。贪财。」

「顾长夜!」她忍不住了,如果非要有个人来对之前的事做个了段,就由自己提出来吧,「以后我们就当不认识吧。」

顾长夜愣了片刻,最后笑着说:「行。」

阮虞开了门,心情有些糟糕,直接转手将他关在门外。

在门内平静了几分钟,她突然觉得有些闷。她很迷惑,他为什么对自己的相亲对象指手画脚?

他明明对自己没那意思,却又做出那些让人误解的举动。

难道他不知道,他那些举动只会让她的心再次动摇吗?

是的,他不知道。

阮虞以为自己说出来,自己就会好受些,可是并没有。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