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五楼有果汁

五楼有果汁

霍蕴和 著

其他类型连载

还五楼有果汁?还带她去喝?合着就玩儿我是吧。正好,今儿就把以前的仇报了!霍蕴和在电话里说:「没什么其他的事,电话先挂了,如你所见,我现在……」「蕴和。」我清了清嗓子打断他。视频页面上我和霍蕴和四目相对。

主角:霍蕴和江雾   更新:2022-09-10 17:1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霍蕴和江雾的其他类型小说《五楼有果汁》,由网络作家“霍蕴和”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还五楼有果汁?还带她去喝?合着就玩儿我是吧。正好,今儿就把以前的仇报了!霍蕴和在电话里说:「没什么其他的事,电话先挂了,如你所见,我现在……」「蕴和。」我清了清嗓子打断他。视频页面上我和霍蕴和四目相对。

《五楼有果汁》精彩片段

一岁半的小侄女玩我手机,不小心给前男友打了个视频,对着视频里正在相亲的男人,她奶声奶气地来了一句:爸爸!

「孩子,谁的?」

霍蕴和异常冷静。

我也脸不红心不跳:

「自然……是你的。」 

那头笑了:

「远程射击?延迟发芽?」

不多时,他跟了一句:

「今日外面的草地挺绿。」

救命。

人家的汤臣一品是买的,是挣的,我的是脚趾抠的。

我哥让我看孩子,我让孩子玩手机。

然后小侄女解开了锁,纤细的小手好指巧不巧地按下了前男友的视频通话键。

有时候我在想,人间的烦恼啊,其实没脸可以解决大部分。

譬如现在。

分手一年半的前男友和我在视频电话里面面相觑。

他衣冠楚楚,人模狗样,更帅一层楼。

我胖了十斤,蓬头垢面,嘴角还沾着刚才吃臭豆腐掉的辣椒面子。

如果谈多年之后你我相见,怎么也得觥筹交错吧,我没想过是电话拨错。

霍蕴和显得异常冷静,他淡淡开口:

「孩子,谁的?」

我的脚趾蓄势待发。

这还用问吗?我和他分手一年半,怎么算,这孩子也不是他的啊。

「霍先生,今天的相亲我对你……」

对面传来温柔的女声。

霍蕴和扬起手指,比了个噤声的动作。

我一愣,收起脚趾,正襟危坐,脸不红心不跳:

「孩子,自然是你的。」

扯过和我有七分像的小侄女,夹着她的胳肢窝,我热泪盈眶:

「宝贝,叫……爸……爸。」

霍蕴和笑了,慢条斯理道:

「我是她第几个爸爸?」

看见对面视频里一角的女士外套,我心虚地清了清嗓子:

「这真是你的亲生女儿,你别不认。」

霍蕴和在视频里松了松领口:

「远程射击?延迟发芽?」

没等我回答,他玩味似的跟了一句:

「今日外面草地挺绿。」

我:**……

果然霍蕴和还是霍蕴和啊,别看面子上一表人才,里子仍旧是个下流胚。

我干巴巴地望着屏幕,说不出来话。

过了一会儿,对面弱弱地传来了女声:

「霍先生,冒昧问一下,这是谁的……孩子?」

霍蕴和淡淡一笑,敛了敛其他的神色:

「无妨,邻居家的阿姨拨错电话了。」

他还举着手机,并没有挂电话。

「你是不是想喝果汁,这家店里没有,一会儿我带你去五楼喝。」

对面带着笑意点点头:

「霍先生是个细心的人。」

身为一个前女友,我觉得我挺有品的,霍蕴和不爱我,甚至分手都是冷暴力,那走的时候我也没哭没闹,给足了他体面。

可是……阿姨?

阿姨?

呵呵,成啊。

谁和阿姨在床上滚来滚去啊。

霍蕴和,真是越来越没品了。

我想起来以前我姨妈痛让霍蕴和帮忙去给我买个果汁,他爱搭不理说果汁喝了对身体不好就推辞了。

还五楼有果汁?还带她去喝?合着就玩儿我是吧。

正好,今儿就把以前的仇报了!

霍蕴和在电话里说:

「没什么其他的事,电话先挂了,如你所见,我现在……」

「蕴和。」

我清了清嗓子打断他。

视频页面上我和霍蕴和四目相对。



「我知道你不爱女儿,只想要个儿子,但是你毕竟……不太行,女儿都是我们做试管好不容易才有的,你就这么抛弃我和闺女……」

说着我的哭声越来越大,小侄女见我哭,一道开始嚎,一时间,我们俩弄得像真事儿似的。

哭了半天,霍蕴和也没动静,就这么看着我,眼尾带着两分捉摸不透的笑。

倒是那头先坐不住了:

「霍……霍先生,我还有点事,先走了。」

霍蕴和愣了一下。没解释也没挽留,一派礼貌:

「今天让你见笑了,改天我登门给你和叔叔赔不是。」

人走了以后,

我擦了擦眼泪,满意地瘫在我的靠枕上。

拿起我没吃完的臭豆腐,继续。

小侄女还拿着手机,对着霍蕴和爸爸爸爸地叫。

我心说我哥养了个没良心的,见着好看的就被拐走了,连亲爹不认识。

不多时,霍蕴和问我:

「好吃吗?」

我点点头:

「不赖。」

他说:

「那多吃点。」

这话挺温存,甚至语气很好。

不,是太好了。

我后背发凉,刚准备挂电话就听见霍蕴和的声音四平八稳传了过来:

「吃完我去接你和闺女回家。」

我含住的臭豆腐吧嗒掉在了碗里。

视频那边的人温声含笑:

「一盒够吗?再来一盒?什么口味,还是加辣?」

他看起来十分有耐心,追问了一句:

「闺女想吃什么?」

我:………

小侄女抱着手机,哈喇子淌得老长。

「啊……爸……」

我飞快地捂住她的嘴。

这爸爸可不兴再叫了啊。

一口一个,这都是你小姑不值钱的脸啊。

视频里霍蕴和还在看我,目光带笑。

后背一阵发凉,我怎么就是不长记性,早知道霍蕴和不是什么正人君子,而是条招惹不起的狗,吃了两块臭豆腐就香迷糊了?

「那个……霍先生。」

我用手背擦了擦嘴上的油,看起来有点儿正式的意思,

「对不住,孩子不是你的,我刚才是骗你的,谁让你……」

话说到一半,陡然对上霍蕴和沉凉的目光,心一惊。

「总之。那个。」

正面杠我反倒有点怂了,

「就当扯平了,你不是也破坏过我一次相亲么。」

他像是没听到我刚才说的话似的:

「叫什么霍先生,刚才我听你叫我『蕴和』,挺好听。」

我对他这始终如一的滚刀肉性子,恨得牙根痒痒,微笑:

「都说了孩子不是你的。」

霍蕴和不听,冲着小侄女打了个响指,逗得她咯咯乐。

「她刚才叫我爸爸。」

女大不中留,看着这不成器的小花痴,我深深呼了一口气:

「童言无忌。」

那头霍蕴和站起来簌簌地穿衣,云淡风轻地冲着我一笑:

「半个小时后到。」

挂了电话我愣了一秒,而后慌忙捞起小侄女穿衣服。

我爸从卧室拿着遥控器窜出来:

「你干什么去?」

「逃命。」

我说。

老头子大惊失色。

「惹什么人了?」

「疯狗。」

我爹胆小,吓得哆哆嗦嗦。

「他知道咱家啊?我是不是也得跑?」

「嗯?」

昏了头了,我和霍蕴和处对象的时候野得很,他可不知道我家在哪。

小侄女拽我衣角:「抱……」



我把衣服给她扒下来,喜笑颜开:

「乖,小姑带你吃臭豆腐。」

床上躺了两分钟,我翻出来以前的手机,呦呵,一充电还能开。

微信里,我看着和霍蕴和的聊天记录,莫名陷入了沉思。

【宝儿,在么?】

【宝儿,我错了。】

【宝儿,我受伤了,心脏有点问题,不过宝儿别担心,想你想的。】

【宝儿,臭豆腐很好吃,但是没有你香。】

【宝儿,我真的错了。】

【宝儿?】

霍蕴和一句没回,一堆红色感叹号。救命。

我的脚趾……

刚要做运动就被一阵敲门声打断了。

我妈在门外边拍边喊:

「江雾,小兔崽子,还不快来给老娘开门!」

Giao!我飞快地窜下床,光顾着看聊天记录都忘记了去楼下接我妈。

「来了!」

小侄女跟在我后面,咿呀咿呀的。

「指望你,老娘非得累死。」

我心虚地接过东西,脱口而出一个百试百灵的理由:

「刚才和我相亲对象打电话来着。」

背后一道略显沉的脚步声戛然而止。

我妈追问:

「你哪个相亲对象?」

「上个月那个,一米八八,宽肩窄臀,英年丧妻。」

把东西放下,小侄女拽着我的裤腿子:

「爸……啊……爸……」

我正奇怪呢,这小丫片子怎么回事,结果应声抬头,就看见一张绝世的大帅脸出现在我视野里。

——霍蕴和。

我心咯噔一声。

小侄女龇着小牙跌跌撞撞跑过去拽住了霍蕴和的裤腿子:

「爸……啊爸,爸爸……」

男人放下手里的东西,笑着半蹲下抱起小丫头。

好一出父慈女孝(不是)。

剩下我蓬头垢面光着脚丫子目瞪口呆。

「哎呀江雾,你怎么看的孩子。」

江女士从厨房里跑出来去捞小侄女,

「人小霍还没结婚呢,不能瞎叫。」

霍蕴和温和一笑:

「无妨,孩子大概和我有缘,亲。」

我:???

见了鬼了。

霍·阴阳怪气·蕴和,果然是来找我报仇的。

见我邋邋遢遢像块木头,我妈嫌弃地催我:「还不快去换件衣服,给人家小霍倒杯水,我刚才在小区门口摔倒了,多亏人家小霍送我回来。」

我僵硬开口:

「小、霍?」

小霍本人看着我点点头,一派斯文:

「江小姐好,我姓霍,今年二十七,应该比你大,你叫我霍哥就行。」

好一个霍哥。

神特么霍哥。

我瞪了他一眼,转身。

霍蕴和略带笑意的声音自背后传来:

「江小姐,穿拖鞋。」

回屋换了件衣服的空儿,再出来,小侄女这个没良心的早就扒着人家的脖子不撒手了。

我不太高兴。



小没良心的,这才见了一面就被迷住了?

我妈在一旁笑得像朵花:

「小霍啊,让你见笑了,平时这孩子都是江雾她自己带,孩子也是想爸爸了。」

小霍闻言,眸子狠狠地颤了一下。

不光小霍,我的脊柱也跟着僵硬了。

我妈,好好的一个人,就是长了张会说话的嘴,太会——挑重点了。

「她……一个人……带?」

霍蕴和一字一顿。

「哎……」

关于我哥那段失败的婚姻,我妈突然是不太想往下说,

「不说了不说了,孩子那个爸呀,唉,指望不上,算了,我给你切西瓜去,让江雾陪陪你。」

客厅里再次归于寂静。

口干舌燥,我伸手去够茶几上的水。

霍蕴和伸手挡在前面,语调隐忍:

「我来。」

喝着水,我后知后觉。

转过头,看着目光深沉落在我身上的男人,无语凝噎:

「不是吧,你在想什么?」

霍蕴和无声无息地抱紧了孩子:

「孩子,真是我的?」

我欲哭无泪 ,瞪大狗眼:

「拜托,这孩子是我哥的,我是她小姑。」

某人:陷入了沉思。

我猜他在算我们分开之前在一起的次数,还有小芒果的岁数。

过了一会儿,他突然看着我郑重地道:

「江雾,其实我——」

话被我妈打断了:

「来来,小霍,吃西瓜。」

小芒果不愿意从霍蕴和身上下来,就坐在霍蕴和腿上,后者看着我欲言又止了一会儿,随后他小心翼翼地给小芒果喂着西瓜。

这么一看,就凭这黏乎劲儿,确实挺像他亲生女儿。 

我妈乐得合不拢嘴,突然扭头:

「小霍啊,二十七了,结婚了没有呀。」

我没出息地紧张了一下,就听到男人沉凉如水的声音:

「没有,不过上午相亲了一个。」

「啊……这样。」

不知道我妈不死心个什么劲儿,

「那……咋样?相中没?」

霍蕴和意料之中的对上我的眼,唇角上扬:

「被前女友搅黄了。」

我亲妈一拍大腿:

「哎呀,这姑娘怎么这么不懂事儿。」

听起来很惋惜,但我明明看见她的脸上洋溢着压抑不住的笑容。

「要是我家孩子做这样的事情哦,我一定要好好说说她,这是干什么呢。」

看着我亲妈,我嘴角抽了抽,后背一阵发毛。

「臭……臭……豆腐还没吃完,要凉了,我先回房间了。」

留下三人,我一溜烟儿跑回房间。

我妈愣了一下,在后面给我打圆场:

「我家这丫头野惯了,不懂礼貌,你别介意。」

关门前,听见霍蕴和笑着说:「无妨,她一直这样。」

坐在床上,我还在心惊肉跳。



一岁半的小侄女玩我手机,不小心给前男友打了个视频,对着视频里正在相亲的男人,她奶声奶气地来了一句:爸爸!

「孩子,谁的?」

霍蕴和异常冷静。

我也脸不红心不跳:

「自然……是你的。」 

那头笑了:

「远程射击?延迟发芽?」

不多时,他跟了一句:

「今日外面的草地挺绿。」

救命。

人家的汤臣一品是买的,是挣的,我的是脚趾抠的。

我哥让我看孩子,我让孩子玩手机。

然后小侄女解开了锁,纤细的小手好指巧不巧地按下了前男友的视频通话键。

有时候我在想,人间的烦恼啊,其实没脸可以解决大部分。

譬如现在。

分手一年半的前男友和我在视频电话里面面相觑。

他衣冠楚楚,人模狗样,更帅一层楼。

我胖了十斤,蓬头垢面,嘴角还沾着刚才吃臭豆腐掉的辣椒面子。

如果谈多年之后你我相见,怎么也得觥筹交错吧,我没想过是电话拨错。

霍蕴和显得异常冷静,他淡淡开口:

「孩子,谁的?」

我的脚趾蓄势待发。

这还用问吗?我和他分手一年半,怎么算,这孩子也不是他的啊。

「霍先生,今天的相亲我对你……」

对面传来温柔的女声。

霍蕴和扬起手指,比了个噤声的动作。

我一愣,收起脚趾,正襟危坐,脸不红心不跳:

「孩子,自然是你的。」

扯过和我有七分像的小侄女,夹着她的胳肢窝,我热泪盈眶:

「宝贝,叫……爸……爸。」

霍蕴和笑了,慢条斯理道:

「我是她第几个爸爸?」

看见对面视频里一角的女士外套,我心虚地清了清嗓子:

「这真是你的亲生女儿,你别不认。」

霍蕴和在视频里松了松领口:

「远程射击?延迟发芽?」

没等我回答,他玩味似的跟了一句:

「今日外面草地挺绿。」

我:**……

果然霍蕴和还是霍蕴和啊,别看面子上一表人才,里子仍旧是个下流胚。

我干巴巴地望着屏幕,说不出来话。

过了一会儿,对面弱弱地传来了女声:

「霍先生,冒昧问一下,这是谁的……孩子?」

霍蕴和淡淡一笑,敛了敛其他的神色:

「无妨,邻居家的阿姨拨错电话了。」

他还举着手机,并没有挂电话。

「你是不是想喝果汁,这家店里没有,一会儿我带你去五楼喝。」

对面带着笑意点点头:

「霍先生是个细心的人。」

身为一个前女友,我觉得我挺有品的,霍蕴和不爱我,甚至分手都是冷暴力,那走的时候我也没哭没闹,给足了他体面。

可是……阿姨?

阿姨?

呵呵,成啊。

谁和阿姨在床上滚来滚去啊。

霍蕴和,真是越来越没品了。

我想起来以前我姨妈痛让霍蕴和帮忙去给我买个果汁,他爱搭不理说果汁喝了对身体不好就推辞了。

还五楼有果汁?还带她去喝?合着就玩儿我是吧。

正好,今儿就把以前的仇报了!

霍蕴和在电话里说:

「没什么其他的事,电话先挂了,如你所见,我现在……」

「蕴和。」

我清了清嗓子打断他。

视频页面上我和霍蕴和四目相对。

「我知道你不爱女儿,只想要个儿子,但是你毕竟……不太行,女儿都是我们做试管好不容易才有的,你就这么抛弃我和闺女……」

说着我的哭声越来越大,小侄女见我哭,一道开始嚎,一时间,我们俩弄得像真事儿似的。

哭了半天,霍蕴和也没动静,就这么看着我,眼尾带着两分捉摸不透的笑。

倒是那头先坐不住了:

「霍……霍先生,我还有点事,先走了。」

霍蕴和愣了一下。没解释也没挽留,一派礼貌:

「今天让你见笑了,改天我登门给你和叔叔赔不是。」

人走了以后,

我擦了擦眼泪,满意地瘫在我的靠枕上。

拿起我没吃完的臭豆腐,继续。

小侄女还拿着手机,对着霍蕴和爸爸爸爸地叫。

我心说我哥养了个没良心的,见着好看的就被拐走了,连亲爹不认识。

不多时,霍蕴和问我:

「好吃吗?」

我点点头:

「不赖。」

他说:

「那多吃点。」

这话挺温存,甚至语气很好。

不,是太好了。

我后背发凉,刚准备挂电话就听见霍蕴和的声音四平八稳传了过来:

「吃完我去接你和闺女回家。」

我含住的臭豆腐吧嗒掉在了碗里。

视频那边的人温声含笑:

「一盒够吗?再来一盒?什么口味,还是加辣?」

他看起来十分有耐心,追问了一句:

「闺女想吃什么?」

我:………

小侄女抱着手机,哈喇子淌得老长。

「啊……爸……」

我飞快地捂住她的嘴。

这爸爸可不兴再叫了啊。

一口一个,这都是你小姑不值钱的脸啊。



视频里霍蕴和还在看我,目光带笑。

后背一阵发凉,我怎么就是不长记性,早知道霍蕴和不是什么正人君子,而是条招惹不起的狗,吃了两块臭豆腐就香迷糊了?

「那个……霍先生。」

我用手背擦了擦嘴上的油,看起来有点儿正式的意思,

「对不住,孩子不是你的,我刚才是骗你的,谁让你……」

话说到一半,陡然对上霍蕴和沉凉的目光,心一惊。

「总之。那个。」

正面杠我反倒有点怂了,

「就当扯平了,你不是也破坏过我一次相亲么。」

他像是没听到我刚才说的话似的:

「叫什么霍先生,刚才我听你叫我『蕴和』,挺好听。」

我对他这始终如一的滚刀肉性子,恨得牙根痒痒,微笑:

「都说了孩子不是你的。」

霍蕴和不听,冲着小侄女打了个响指,逗得她咯咯乐。

「她刚才叫我爸爸。」

女大不中留,看着这不成器的小花痴,我深深呼了一口气:

「童言无忌。」

那头霍蕴和站起来簌簌地穿衣,云淡风轻地冲着我一笑:

「半个小时后到。」

挂了电话我愣了一秒,而后慌忙捞起小侄女穿衣服。

我爸从卧室拿着遥控器窜出来:

「你干什么去?」

「逃命。」

我说。

老头子大惊失色。

「惹什么人了?」

「疯狗。」

我爹胆小,吓得哆哆嗦嗦。

「他知道咱家啊?我是不是也得跑?」

「嗯?」

昏了头了,我和霍蕴和处对象的时候野得很,他可不知道我家在哪。

小侄女拽我衣角:「抱……」

我把衣服给她扒下来,喜笑颜开:

「乖,小姑带你吃臭豆腐。」

床上躺了两分钟,我翻出来以前的手机,呦呵,一充电还能开。

微信里,我看着和霍蕴和的聊天记录,莫名陷入了沉思。

【宝儿,在么?】

【宝儿,我错了。】

【宝儿,我受伤了,心脏有点问题,不过宝儿别担心,想你想的。】

【宝儿,臭豆腐很好吃,但是没有你香。】

【宝儿,我真的错了。】

【宝儿?】

霍蕴和一句没回,一堆红色感叹号。

救命。

我的脚趾……

刚要做运动就被一阵敲门声打断了。

我妈在门外边拍边喊:

「江雾,小兔崽子,还不快来给老娘开门!」

Giao!我飞快地窜下床,光顾着看聊天记录都忘记了去楼下接我妈。

「来了!」

小侄女跟在我后面,咿呀咿呀的。

「指望你,老娘非得累死。」

我心虚地接过东西,脱口而出一个百试百灵的理由:

「刚才和我相亲对象打电话来着。」

背后一道略显沉的脚步声戛然而止。

我妈追问:

「你哪个相亲对象?」

「上个月那个,一米八八,宽肩窄臀,英年丧妻。」

把东西放下,小侄女拽着我的裤腿子:

「爸……啊……爸……」

我正奇怪呢,这小丫片子怎么回事,结果应声抬头,就看见一张绝世的大帅脸出现在我视野里。

——霍蕴和。

我心咯噔一声。

小侄女龇着小牙跌跌撞撞跑过去拽住了霍蕴和的裤腿子:

「爸……啊爸,爸爸……」

男人放下手里的东西,笑着半蹲下抱起小丫头。

好一出父慈女孝(不是)。

剩下我蓬头垢面光着脚丫子目瞪口呆。

「哎呀江雾,你怎么看的孩子。」

江女士从厨房里跑出来去捞小侄女,

「人小霍还没结婚呢,不能瞎叫。」

霍蕴和温和一笑:

「无妨,孩子大概和我有缘,亲。」

我:???

见了鬼了。

霍·阴阳怪气·蕴和,果然是来找我报仇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