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闪婚成宠,老公竟是千亿

闪婚成宠,老公竟是千亿

海彤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海彤去了姐姐的家里。开了门,进屋去,发现姐姐已经起来了,正在厨房里忙着呢。“姐。”“彤彤,你过来了。”海灵从厨房里出来,看到妹妹很开心,“你吃过了吗?姐在下面条,也给你下一碗?”

主角:海彤战胤   更新:2022-12-04 23:3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海彤战胤的其他类型小说《闪婚成宠,老公竟是千亿》,由网络作家“海彤”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海彤去了姐姐的家里。开了门,进屋去,发现姐姐已经起来了,正在厨房里忙着呢。“姐。”“彤彤,你过来了。”海灵从厨房里出来,看到妹妹很开心,“你吃过了吗?姐在下面条,也给你下一碗?”

《闪婚成宠,老公竟是千亿》精彩片段

海彤去了姐姐的家里。

开了门,进屋去,发现姐姐已经起来了,正在厨房里忙着呢。

“姐。”

“彤彤,你过来了。”

海灵从厨房里出来,看到妹妹很开心,“你吃过了吗?姐在下面条,也给你下一碗?”

“不用,我吃过了,姐,你面条煮了吗?没有话别煮了,我给你和阳阳打包了早餐上来。”

“还没有呢,阳阳昨天发烧了,我一个晚上都没怎么睡!早上起来得晚了,你姐夫都是去外面吃的早餐,还把我骂了一顿,说我整天在家什么事都不干,就是带带孩子,也不知道早起给他做早餐。”

海灵颇有点委屈。

海彤听得一肚子的火气,“阳阳怎么会发烧的?就算退烧了,姐,你等会也要带她去看看医生,预防反复。姐夫也真是的,孩子生病,他不帮忙,还要骂你。”

“姐,我搬出去了,姐夫还坚持要跟你AA制吗?”

海灵在沙发上坐下来,打开了妹妹给她打包的汤河粉,一边吃着一边说道:“我等会儿就带阳阳去看看。还是坚持要跟我AA制,说我天天只知道花钱,不知道赚钱,不知道他承受着多大的压力,既然是一家子,我也要承担家庭的开支。”

“这肯定是他姐教他的,我那个大姑姐嫁了人,还老是管着娘家的事,以前你姐夫对我可好了的,就是被他大姐教坏了。”

其实海灵在辞职之前,在公司里已经混到了财务总监这个职位,收入是很可观的,为了爱情,为了婚姻,她牺牲了那么多,换来的却是婆家人的辱骂。

她花钱,也只是花在这个小家里,她自己买衣服,花的都是妹妹给的钱,衣服,她都很久不买新的,化妆品什么的就更不用说了。

但每次她买了新衣服,化妆品,婆婆和大姑姐都骂她乱花钱,哪怕她解释说是妹妹给她的钱,婆婆和大姑姐又会说既然是给了她的,就是这个家里的共同财产,她也不能乱花。

“姐,要不,就送阳阳上幼儿园,你重回职场,赚到的钱不会比姐夫少。”

海彤是很心疼姐姐的。

以往她住在这里,姐姐家里的家务事,她几乎全包了,就是免的姐姐那么累,现在她搬走了,姐姐要做的事情反而多了起来。

“你姐夫说要等阳阳三四岁再送幼儿园。”海灵也想去上班,不说其他,就说家里面现在的房贷车贷,还有养老人的费用,加在一起,家中负担实在是太大。

海彤皱了皱眉,总觉得姐夫现在对姐姐的态度越来越差,忍不住问了一句:“姐,你说我姐夫会不会在外头有人了?”

海灵吓了一跳,说道:“应该不会吧,他的收入我很清楚的,根本没有多余的钱去养小情人。”

“可是姐夫对姐的态度越来越不好,姐,你还是得为自己的以后打算,不能再在家里当个没有收入却不被理解体谅的全职妈妈了。”

海灵沉默了片刻后,说道:“再说吧。彤彤,你别担心姐,姐能过好自己的小日子的。你怎么样?我妹夫出差什么时候回来?”

“要一段时间,他是在大集团上班的,工作非常忙。”

海灵又细细地问了一遍妹妹在新家的生活,确定妹妹过得挺好的,她才放下心来。

看过外甥后,在姐姐的催促下,海彤只得先回店里。

她骑着电瓶车往书店而去,却还在想着姐姐一地鸡毛的生活,一分心,就没有留意路况,差点被一辆车撞到,惊得她急速地往旁边拐去,险险地避开了那辆车,同时她也停了车。

那辆车也紧急地刹车,停车。

海彤看向那辆车,竟然是劳斯莱斯,豪车呀!

劳斯莱斯后面还跟着好几辆清一色的轿车,估计车上的人都是豪车主人的保镖吧。

在莞城这个大都市,能看到豪车并不奇怪。

海彤朝司机做了个对不起的动作,就赶紧重新开动电瓶车,溜了。

怕被骂。

司机扭头对车后座的黑衣男子说道:“大少爷,刚刚那个是大少奶奶。”

战胤脸色阴沉,他看得清清楚楚的,是海彤差点撞上他们的车,她明显在分心,骑着车行走在车来车往的路上,她居然分心,想死是吧?



“走吧。”

战胤是在心里把海彤骂了一顿,但他并没有说什么,更不会做什么。

海彤名义上是他的妻子,但他们俩其实和陌生人没什么区别。

司机不敢再说一句,重新把车开动。

海彤不知道自己刚才差点撞上她家男人的豪车了,她骑着电瓶车一路飙跑,很快便回到了店里,沈晓君家就在附近,她总是比海彤先一步到店。

“彤彤。”

晓君忙完后,给自己叫了一份早餐,此刻正在吃着,见好友来了,笑着问她:“你吃过了吗?”

“吃过了。”

晓君哦了一声,便自顾自地吃她的早餐了。

“我给你带了两盒点心,很好吃的,你尝尝。”

晓君拎起一只袋子放到了收银台上,对好友说道。

海彤把电瓶车的车钥匙放在了收银台上,随即坐下,不客气地拉过了装着两盒点心的袋子,“只要是甜品,我都觉得好吃,晓君,我来上班的路上,看到了一辆劳斯莱斯。”

沈晓君哦了一声,“在莞城能看到劳斯莱斯很正常,不过也不常见,你看到车上的人了吗?是不是小说里写的那样,是个大总裁,大帅哥,还未婚的?”

海彤看着她不说话。

沈晓君嘻嘻地笑:“就是好奇小说里怎么遍地都是年轻帅气多金的大总裁,咱们怎么就遇不到呢。”

“小说都是编的,是为了迎合市场,要是写个普通的打工一族,有人追文吗?就算不是大总裁,也都是各行各业的精英。”

沈晓君又是笑。

“对了,彤彤,你晚上有空吗?”

“我每天就是两点一线,店里和家里,有事?”

她的生活很简单,除了打理店里的生意,就是帮着姐姐照顾孩子。

“晚上有场宴会,就是上流社会的宴会,有名额,你要不要一起去见见世面,开开眼界。”

海彤本能地拒绝:“那不是我该混的圈子,不想去。”

她月收入是不低,但离上流社会那个圈子太远了,她不想挤进去,也挤不进去。

说句不好听的,她这样身份的人去参加那种高级的宴会,只会被人当成是佣人。

“其实我也不想去,还不是我妈拜托我姑妈给我弄到了一张邀请函,每张邀请函都可以多带一个人,我就想到了你,彤彤,好彤彤,你就陪我去见见世面吧,不,是陪我去应付一下,免得被我妈念叨到耳朵都起茧。”

沈家是莞城土著,也是土豪,家里有好几栋房子以及半条街的商铺收租,资产少说也有好几千万,当然距离那些名门贵族还是差远了。

沈妈妈最满意自己女儿的外貌,便想着让女儿嫁入真正的豪门当少奶奶,恰好沈晓君的姑姑是嫁入了豪门当太太的,熬了几十年,已经熬出头了,在上流社会混得很开。

沈姑妈也疼爱晓君这个侄女,觉得侄女的条件嫁入豪门也勉强合格,娘家嫂子一提及,她便乐意帮着侄女制造机会。

“阿姨又催婚了?”

“天底下的妈妈都是一个样的,女儿养大了,就天天催婚,好像我在家里吃了她很多米似的,我自己也能赚钱,经济独立,日子过得潇潇洒洒的,干嘛要找个男人呀?自己过得不香吗?”

“就算嫁也嫁同层次的,我才不想嫁豪门呢,虽说我姑姑现在在那个圈子里混得很开,那也是熬了几十年的,她刚嫁入我姑父家里时,不知道受了多少委屈呢,以前她回娘家时,总是私底下跟我妈哭,个中滋味她最清楚。”

沈晓君崇尚自由,不想被豪门的规矩束缚着。

“彤彤,好不好,就今晚,我们去应付一下,也算是开开眼界,我姑姑说今晚这场宴会,会有很多很多的青年才俊参加,都是莞城数得上的商界大佬,富二代,富三代的,咱们不是去钓金龟婿,去见识见识也好呀,我告诉你,宴会上有很多很多好吃的。”

海彤是个吃货。

沈晓君也是。

两个人能成为好闺蜜,那是臭味相投。

海彤被好友软硬兼施磨了一个小时,最后无奈地答应了好友的请求,晚上早点关上店门,陪好友去参加宴会。

她打电话给姐姐,问过外甥没有大事,就是有点感冒了,才会低烧,已经看过了医生。

海彤放下心来。

同时也把晚上要陪晓君参加宴会的事告诉了姐姐。

“去见见世面也好,当然,能结交到那个层次的朋友也不错。”

海灵倒是很赞成妹妹去参加宴会。

不用带着其他目的,就纯粹见见世面,开开眼界。

为了晚上的宴会,中午吃过饭后,便关上了店门,沈晓君拖着好友回家去,得换换衣服,化化妆。

沈家人都很喜欢海彤,对于沈晓君要带着海彤一起参加宴会,没有人有意见,反正海彤已婚,他们也不用担心海彤抢了晓君的风头。

傍晚,六点刚过,沈家姑姑安排过来的豪车便停在了沈家门口。

“玩得开心点。”

沈妈妈送着两个女孩子出门,还对海彤说道:“彤彤,你帮阿姨看好了晓君,别让她只顾着吃吃吃的,要多和年轻的青年才俊打交道。”

又说女儿:“晓君,你可别辜负你姑姑的一番苦心哈。”

海彤笑道:“阿姨,你放心,我会帮你盯着晓君,不会让她只顾着吃的。”

她们俩一起吃。

“有你在,阿姨放心。”

沈妈妈很喜欢海彤是因为这个女孩子特别懂事,又是个自强自立的人,要不是自己的儿子比海彤还小好几岁,她都想撮合海彤和儿子一起呢。

知道海彤闪婚后,沈妈妈还遗撼不已,她们沈氏家族多的是年轻人,海彤想嫁人,随时可以从沈氏家族挑一个的呀。

事已至此,沈妈妈再遗撼,也不会再提那些事。

在沈妈妈的催促下,穿着一袭白色晚礼服,化了精致妆容,戴满了珠宝的沈晓君赶紧拉着好友上了姑姑安排过来的那辆豪车。

海彤由于已婚,又是陪着好友参加宴会的,她连衣服都不换,坚持穿着她的日常衣服,不过略化了个淡妆,她的打扮朴素,也遮掩不了她的天生丽质。



他在众人众星捧月之下走进来,并没有留意到角落里有他的新婚妻子,海彤的视线也无法穿过层层的人群落在她家男人的脸上。

她踮着脚看了好一会儿都没有看到正主儿,便失去了兴趣,重新坐下来,还扯了好友一把,说道:“不用看了,那么多人,咱们也看不到,吃吧。”

对她来说,今晚之行,吃,才是最重要的

“彤彤,你在这里等我,我去找我姑姑问问,刚才是谁来了,这么大阵仗,简直像帝皇驾临。”

沈晓君好奇心重。

海彤随意地嗯了一声。

沈晓君独自走开了。

海彤拿的美食都吃完了,她端着自己的空盘子起身,趁大家都去围观大人物,她可以轻轻松松地拿食物,不用承受着别人异样的盯视及打量。

战胤进来后,首先就是和今晚办宴会的那位老总寒喧,他身边的贴身保镖个个都神情严肃,耳听八方的,留意着周围的动向,他们家大少爷是不喜欢女性靠得太近的。

他们每次跟着大少爷参加宴会的主要任务就是替大少爷防着那些居心不良的人。

有名保镖可能是长得最高吧,视线看得也远,他本能地巡视现场时,似乎看到了他家大少奶奶的身影。

战胤是隐瞒了自己真实的身份与海彤领结婚证,不过身为战胤贴身保镖的他们,却不敢不识大少奶奶,故而,对海彤最熟悉的除了老太太,便是战胤身边的保镖了。

那名保镖还以为自己看花眼了,定神细看,还真是他们家大少奶奶呢。

大少奶奶完全不受大少爷驾临的影响,拿着两只盘子,自主挑选着她喜欢吃的美食,不久后,两只盘子都摆得满满当当的,大少奶奶便端着两盘子的美食走了,最后在角落里的一张桌子前坐下。

若无其事地享受美食。

保镖:......

等战胤和几位熟识的老总都说过话后,那名保镖揪着个机会凑到了他身边,小声说道:“大少爷,我看到大少奶奶了。”

闻言,战胤蹙了一下眉,便恢复了常态,低冷地道:“她怎么在这里”

“不知道。”

“盯着她,别让她看到我。

还有,她和谁一起来的,都与些什么人接触,偷偷地拍下来。”

在战胤的心里,海彤还没有脱离心机女的嫌疑,他猜测海彤出现在这里,是想攀高枝,爬得更高。

因为他隐瞒了身份嘛,说不定海彤嫌他只是个打工一族呢。

保镖恭敬地应着。

战胤若无其事地继续和老总们谈笑风生,他们这些大老总往往就是在谈笑风生中谈成一笔笔的生意。

海彤不知道自己被丈夫的保镖看到了,更被盯上。

等沈晓君打听清楚回来后,她随口问道:“怎么样问到了吗”

“问到了,是战家的大少爷来了,就是战氏集团的当家人,不过我没见到战大少爷,人太多了,他身边又跟着一班保镖,我姑姑很可惜地告诉我,说战大少爷不喜欢异性接近他,每次参加宴会,保镖们都围在他的身边,挡住一切想与他搭讪的单身女性。”

海彤哦了一声,不在意。

“彤彤,你闪婚的对象也是姓战的,你说真的没有关系吗这姓战的人并不多吧,首富家又是姓战的。”



 沈晓君端起一杯红酒,喝了一口。

“你看得太多,天底下同名同姓的人都多了去,更不要说同姓的,你看某港首富姓李的呢,难道所有姓李的都是他家里的人”

沈晓君笑笑,“也是。”

“我家那位就是纯粹的打工人,他开的车是东风商务车,也就十二三万的,你说战家少爷会开这种车吗你呀,别老是乱猜测。”

海彤从来不会幻想自己飞上枝头变凤凰的,她觉得做梦可以,但不要做那种脱离现实的白日梦。

“话说,战大少爷那样抗拒年轻女性靠近,他是不是个弯的呀他结婚了吗”

海彤对战家大少爷长什么样没有兴趣,倒是觉得战大少爷那样防着年轻女性的靠近,要么清高,要么就是有问题,可能是个弯的。

“没听说他结婚的消息,虽说咱们是底层人,但战大少爷是战家的当家人,他要是结婚,婚礼肯定会轰动整个莞城的,网上,报纸上,都会有他大婚的消息,咱们都没有吃过他的瓜,想来还是未婚吧。”

沈晓君放下了酒杯,“你这样说,我也觉得他有可能是有点问题,那么优秀的男人,连个女朋友都没有,很不正常。”

“有钱人的想法,咱们猜不透,吃吧,咱们吃饱喝足了就溜了。”

沈晓君嗯了一声,两个女孩子旁若无人地吃吃喝喝。

不少人看到她们俩,有些人也就是看一眼便别开了视线,有些人则是眼露嫌弃,嘲讽,不知道哪家千金带着个年轻佣人来参加宴会,还像八百年没有吃过好东西似的,整晚都是躲在角落里吃吃喝喝。

话说这两个姑娘也真是能吃呀

“君姐。”

沈姑姑的儿子章念生走过来,他比沈晓君小了三岁,表姐弟俩打小关系就好。

他跟着父母应酬了一圈,母亲忽然想起了表姐,就让他到处找找。

“念生,来,坐。”

沈晓君拉了张椅子给表弟坐下。

海彤朝章念生笑笑,章念生俊脸似是红了红,朝海彤举了举酒杯,含笑问道:“海彤姐,你不喝酒吗”

“我很少喝酒。”

海彤主要是酒量不好,不敢随便喝酒。

一瓶啤酒下肚都能睡上一下午的人,哪敢乱喝酒呀,要是醉倒在这里,丢脸的不仅仅是她,还有好友和沈姑姑一家子。

“那喝杯牛奶或者果汁,我帮海彤姐拿一杯过来”

章念生起身就要走。

海彤本能地拉住了他,说道:“念生,不用去了,我已经吃饱喝足,再也喝不下去了。”

章念生只得坐下来。

“君姐,你和海彤姐就在这里坐了一个晚上吗”

章念生颇为头疼地道:“我妈的意思是介绍你认识几位不错的男人的,结果每次转身想找君姐的时候都发现君姐不在身边,我妈又和那些太太们一起,不好走开,便让我来找找君姐。”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