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余晚陆野余云清小说

余晚陆野余云清小说

余晚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哐当——”,水杯掉落在地。余晚不敢去捡,也不敢抬头。她太熟悉此刻陆野的目光了,上辈子他在床上往死里折腾她的时候,就是这种侵略的视线。大约是不喜欢她,所以他从不怜惜她,无论她怎么哭怎么说痛,他不满足就不会停下……屋子的尴尬在蔓延。就在余晚脸不知所措的时候,下一秒头就被罩住了,鼻息间充斥着陆野身上的薄荷味。只听耳边传来陆野不甚清晰的话:“披着吧”。余晚愣了片刻,然后将头上的东西拽了下来,原来是他的外套。再看,却见陆野已经捡起来杯子。奇怪的是,有洁癖的他竟然用脏杯子直接灌冷水喝。

主角:余晚余云清陆野   更新:2022-09-10 12:1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余晚余云清陆野的其他类型小说《余晚陆野余云清小说》,由网络作家“余晚”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哐当——”,水杯掉落在地。余晚不敢去捡,也不敢抬头。她太熟悉此刻陆野的目光了,上辈子他在床上往死里折腾她的时候,就是这种侵略的视线。大约是不喜欢她,所以他从不怜惜她,无论她怎么哭怎么说痛,他不满足就不会停下……屋子的尴尬在蔓延。就在余晚脸不知所措的时候,下一秒头就被罩住了,鼻息间充斥着陆野身上的薄荷味。只听耳边传来陆野不甚清晰的话:“披着吧”。余晚愣了片刻,然后将头上的东西拽了下来,原来是他的外套。再看,却见陆野已经捡起来杯子。奇怪的是,有洁癖的他竟然用脏杯子直接灌冷水喝。

《余晚陆野余云清小说》精彩片段

此话一出,苏云清整个人僵住。

余晚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既然如此,余晚,你绝不能待在北城!

……

而余晚撂下话后,转头来到了北城最大的图书馆,找了个位置看书。

这一看,就到了晚上七点。

余晚收拾着东西回家,临近家门却见妈妈一脸惊慌的跑过来:“兮兮,你快跑!你爸爸把你举报了,说你没有知青返城同意书,现在民政部门来人说要抓你回下乡点!”

来不及反应,苏母便推着余晚往前跑。

余晚回头朝着家门口看去,只见围在家门口的那群人在看到自己后,立马指向了这边。

眼见人就要追过来了,苏母着急的大叫:“快走啊,去找个地方去躲着!”

余晚来不及多想,两辈子的求生欲汇集在脚下,她不要命往前奔。

她返城的程序合法正规,但返城同意书确实还没有到。

没想到,苏学军竟然钻这样的空子!天底下怎么有他这种卑劣的父亲?!

追逐中,余晚却跑到一个死胡同。

就在这时,胡同左侧的小门忽然被人打开,接着一双大手伸出,一把将她拽了进去!

余晚刚要大喊,这时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跟我走!”

是陆野!

余晚忽然放松下来,随后一路被带出胡同,俩人牵着手一前一后的跑着。

微风轻拂在脸上,余晚看着陆野背影,思绪翻涌。

此刻手腕上属于他的温度这么炙热,她想不通,他为什么会救自己?

俩人一路跑到陆野的租房处。

这里是他为了准备高考,特地租下来的,只有他一个人住。

余晚靠着墙面色红润,上气不接下气,而陆野却个没事人一样。

这时,忽然一杯水递到了自己面前。

她意外的双手接过:“谢谢。”

一杯水喝完后,瞬间缓过来很多,余晚感激的看向陆野,而他的视线却有些奇怪。

余晚顺着他的视线,低头望去,却见自己的衣服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勾破了!

此刻,左肩膀到心口处的肌肤都露出来,白皙的一片!

余晚吓得一颤,迅速后退一步,捂住自己的左胸。

“哐当——”,水杯掉落在地。

余晚不敢去捡,也不敢抬头。

她太熟悉此刻陆野的目光了,上辈子他在床上往死里折腾她的时候,就是这种侵略的视线。

大约是不喜欢她,所以他从不怜惜她,无论她怎么哭怎么说痛,他不满足就不会停下……

屋子的尴尬在蔓延。

就在余晚脸不知所措的时候,下一秒头就被罩住了,鼻息间充斥着陆野身上的薄荷味。

只听耳边传来陆野不甚清晰的话:“披着吧”。

余晚愣了片刻,然后将头上的东西拽了下来,原来是他的外套。

再看,却见陆野已经捡起来杯子。

奇怪的是,有洁癖的他竟然用脏杯子直接灌冷水喝。



家里瞬间陷入死寂,像是掉入了黑暗深渊。

听外面渐行渐远的脚步声,余晚情绪紊乱,上前费力的开门,始终纹丝不动。

这个房子的窗户偏偏装了防盗网,也根本出不去。

余晚的眼泪不争气的流出来,这种听天由命的滋味很不好受,心里就像刀子转一样疼。

她倦缩在沙发上,哭累了便就睡着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余晚被身体的晃动摇醒,一入眼帘,就是满脸泪痕的苏母。

“妈……”

余晚沙哑一声,泪水夺目而出的将母亲抱住。

苏母心疼的回抱女儿,静静的哭了很久,俩人才平复心情。

她安慰的道:“别担心,你爸就是一时糊涂,我把你的书和换洗的衣服带来了,你先在这里住下,暂时别回去。”

余晚抽泣着点头。

可她心里清楚,这根本不是什么一时糊涂。

苏学军的心里永远只有苏云清和她的母亲,这种人渣,巴不得自己在乡里一辈子。

苏云清其实是他的亲女儿,而苏云清在卢阳的那个舞蹈老师,就是他的情人。

他们上辈子,就是为了妈妈的嫁妆,害死了妈妈。

可惜,她一直没有找到证据……

正想着,苏母突然抽身准备离开。

她嘱咐道:“我得走了,出来太久容易被怀疑,你好好住在这里,别乱跑,知道了吗?”

“你安心住在御风这里,反正你跟他小时候也定了娃娃亲,等这事过了之后你们就结婚,不会有人说闲话。”

闻言,余晚惊得抬头,却正好和门口的陆野对上视线。

不好,陆野喜欢的是苏云清,他一定很反感和自己的娃娃亲,这个节骨眼上,可不能让他厌恶了她!

“妈,你以后真的别这么说了,我从来没想过要嫁给陆野!”

但也不知道是不是余晚的错觉,她总觉得表态之后,陆野的脸色好像更难看了。

还不等她看清,陆野已经转身离开了门口。

不久,余晚起身不舍的送走了妈妈。

门关上的一刻,心都跟着刺疼了一下。

转身看见沙发上妈妈带来的行李,才反应过来,陆野出门是为了帮自己叫妈妈过来。

余晚轻声走到陆野房门口。



余晚顿时心惊,思绪乱飞。

难道是返城申请真的出了意外,现在连老天也不帮自己了吗?

她尽力稳住情绪,对上陆野那深幽的眸子,坚定的说:“我要写信回去问一问。”

陆野凝视她片刻,最终点点头。

邮局门外。

余晚刚从里面出来,心底一阵发虚和担心。

眼下都已经11月初了,月底报名就会截止,要是没有申请同意书,这次高考就完了。

正想着,余晚突然被一旁的陆野藏到了邮桶后面。

还来不及做出什么反应,熟悉的声音就让她全身直接僵硬。

只见不远处,苏云清正笑着跑过来,嘴里还喊着:“御风哥。”

余晚立马捂住将自己藏好,唯恐被发现。

而苏云清一来便问:“御风哥,你怎么在这里?刚刚是在和谁说话吗?”

陆野闻言,淡淡回应:“过来办点事。”

苏云清娇嗔的“哦”了一声,不动声色的往陆野身边挪了点:“最近我家里挺闹腾的,我那不懂事的妹妹闯下大祸,全家都被闹的不安生。”

她说完,空气都变沉默了,陆野似乎对这件事并不关心。

苏云清尴尬的笑了笑,又问道:“这次高考志愿你填哪所大学,我想考华清大学。”

她满眼欢喜,陆野也说:“挺不错的。”

而躲在一旁的余晚在听到全部后,忽然恍然大悟。

自己果然没有猜错,陆野早在这个时候就对苏云清有意思了,所以才会跟着她一起选择华清。

上辈子自己和陆野的婚姻,从头到尾就是错误。

不知过了多久,余晚腿都蹲麻了,总算被陆野提溜了出来。

她有些站不稳,被陆野一手扶住:“还能走吗?”

余晚心头一乱,回想刚刚的事情又渐渐压下思绪,甩开他的手:“我自己能走。”

只是还没做出几步,整个人就被陆野横空抱起。

余晚紧张的抓住他的衣角,声音都变得不自然:“你做什么……”

“别逞强。”

他磁性的声音带着不容抗拒。

余晚也真的不再动弹,只是捏着他的衣服越来越用力。

……

转眼,又过了五天。

余晚收到了来自小溪村的回信。

在陆野的注视下,她紧张的打开信,读完全部内容后又惊又喜。

原来是因为最近回来的知青太多了,很多申请都被卡在半路,但好在余晚已经的申请已经寄来北城了,算算时间过几天就到。

这一瞬间,余晚激动的眼含热泪。

她终于有机会参加高考了,不用在担惊受怕,东躲西藏了。

想到两世的不公,余晚心里就一阵刺疼,这一次她定要咬住机会,绝不放松。

余晚想把这个消息告诉妈妈,却被陆野握住手腕。



此话一出,余云清整个人僵住。

余晚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既然如此,余晚,你绝不能待在北城!

……

而余晚撂下话后,转头来到了北城最大的图书馆,找了个位置看书。

这一看,就到了晚上七点。

余晚收拾着东西回家,临近家门却见妈妈一脸惊慌的跑过来:“晚晚,你快跑!你爸爸把你举报了,说你没有知青返城同意书,现在民政部门来人说要抓你回下乡点!”

来不及反应,余母便推着余晚往前跑。

余晚回头朝着家门口看去,只见围在家门口的那群人在看到自己后,立马指向了这边。

眼见人就要追过来了,余母着急的大叫:“快走啊,去找个地方去躲着!”

余晚来不及多想,两辈子的求生欲汇集在脚下,她不要命往前奔。

她返城的程序合法正规,但返城同意书确实还没有到。

没想到,余学军竟然钻这样的空子!天底下怎么有他这种卑劣的父亲?!

追逐中,余晚却跑到一个死胡同。

就在这时,胡同左侧的小门忽然被人打开,接着一双大手伸出,一把将她拽了进去!

余晚刚要大喊,这时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跟我走!”

是陆野!

余晚忽然放松下来,随后一路被带出胡同,俩人牵着手一前一后的跑着。

微风轻拂在脸上,余晚看着陆野背影,思绪翻涌。

此刻手腕上属于他的温度这么炙热,她想不通,他为什么会救自己?

俩人一路跑到陆野的租房处。

这里是他为了准备高考,特地租下来的,只有他一个人住。

余晚靠着墙面色红润,上气不接下气,而陆野却个没事人一样。

这时,忽然一杯水递到了自己面前。

她意外的双手接过:“谢谢。”

一杯水喝完后,瞬间缓过来很多,余晚感激的看向陆野,而他的视线却有些奇怪。

余晚顺着他的视线,低头望去,却见自己的衣服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勾破了!

此刻,左肩膀到心口处的肌肤都露出来,白皙的一片!

余晚吓得一颤,迅速后退一步,捂住自己的左胸。

“哐当——”,水杯掉落在地。

余晚不敢去捡,也不敢抬头。

她太熟悉此刻陆野的目光了,上辈子他在床上往死里折腾她的时候,就是这种侵略的视线。

大约是不喜欢她,所以他从不怜惜她,无论她怎么哭怎么说痛,他不满足就不会停下……

屋子的尴尬在蔓延。

就在余晚脸不知所措的时候,下一秒头就被罩住了,鼻息间充斥着陆野身上的薄荷味。

只听耳边传来陆野不甚清晰的话:“披着吧”。

余晚愣了片刻,然后将头上的东西拽了下来,原来是他的外套。

再看,却见陆野已经捡起来杯子。

奇怪的是,有洁癖的他竟然用脏杯子直接灌冷水喝。

他很渴?

不过,跑了这么久,口渴也正常。

想着,余晚默默穿好外套,把自己遮得严严实实。

而陆野放下杯子,就问:“那群人追你做什么?你不是说你回城是正规的吗?还是说你又撒谎?”

“我没撒谎!我回来经过了队长和村民一致同意,但返城同意书寄上来大概还需要几天。”

“那群人太凶了,我很害怕,你能不能别把我交出去?”

余晚解释着,额头上都急出了虚汗。

而陆野那双黑不见底的眸子里,却没有任何波动。

她心里忽的一揪,失落从心底蔓延。

果然,他还是不信自己。

就在这时,头顶上方传来陆野清冷磁性的一声:“你有没有撒谎我自己会查。”

话落,他拿着钥匙便开门出去了。

余晚还没回过神,就听见门‘咔’的一声,陆野居然把门从外面反锁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