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易行简夏峤一小说

易行简夏峤一小说

易行简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峤一,你说什么呢。」桌子那边响起我爸的轻声斥责,「你这孩子,越大越没个正形。」我这才注意到我刚才骂易行简的声音太大,已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大家都纳闷地看着我,并不理解我为什么骂人。而易行简则挺直身板端坐着,一脸无辜还有些委屈地说:「没事儿,峤一她不是故意的。」

主角:易行简夏峤一   更新:2022-09-10 12:3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易行简夏峤一的其他类型小说《易行简夏峤一小说》,由网络作家“易行简”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峤一,你说什么呢。」桌子那边响起我爸的轻声斥责,「你这孩子,越大越没个正形。」我这才注意到我刚才骂易行简的声音太大,已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大家都纳闷地看着我,并不理解我为什么骂人。而易行简则挺直身板端坐着,一脸无辜还有些委屈地说:「没事儿,峤一她不是故意的。」

《易行简夏峤一小说》精彩片段

竹马在一起后,我不想公开。 

我有一个很烦他,不禁抱怨:「我真该上你家坐坐。」

狗竹马笑得一脸荡漾,「挺好,我爸妈那么喜欢你,你敢上我家告状,他们就敢立刻到你家提亲。」

我呵呵冷笑:「厚颜无耻。」

狗竹马不以为耻,还愈发肆无忌惮。

元旦这天我被叫回家吃团圆饭。

晚上到家时,家里已热热闹闹摆了两桌。

大人一桌,小孩一桌。

一眼望去,气氛热烈,直到我的视线远远对上了那个人清冷的墨眸,瞬间便觉得格外晦气。

新年第一天就见扫把星,不幸。

家人看到我,出声招呼,「峤一回来了,快来坐,准备吃饭了。」

我妈走过来轻轻拍打我一下,嗔怪:「就你最晚,害大家等你。」

「我都说明天回。」我搂着我妈撒娇,「学校离家就几个地铁站,你们之前不是还嫌我天天往家跑。」

我妈暗搓搓掐我,「今天不一样,苏姨一家要来拜年啊。」

「苏姨是你姐们,又不是我姐们,我在不在不重要啦。」

我边说,心中边阴恻恻地想,可不正因为苏姨一家要来,我才有家不想回。

这心思似乎有歧义,事实上我很喜欢苏姨。

只是可惜了。

这么温柔善良、可亲又可爱的苏姨,怎么生出了易行简这玩意,直接影响了我和苏姨的亲近程度。

「贫嘴,快去坐。」

我妈笑着捏了捏我,去了厨房。

我被众人招呼过去,找到仅剩的位置,表面笑眯眯,心里骂骂咧咧。

怎么就偏偏剩下易行简身边的位置?

救命啊,我这年不过也罢。

我正纠结,耳边便响起一道不冷不热的男声,「还要大家请你?」

这话里调侃掺杂着挑衅,我听着冒火,垂眸看向了说话的易行简,也不客气。

「数你话多。」

易行简低笑了一下,仰头对着我比嘴型。

「你要是不行,就去小孩那桌。」

「闭嘴啦。」我咬牙切齿拉开凳子坐下,「你才不行。」

输什么都不能输场子。

易行简笑意邪肆,压低声音对我说:「你这也没长进啊,都沦落到要诽谤性的人身攻击了。」

「谁诽谤你了?」我急急反驳,后才反应过来,「你真无耻。」

我明明只是字面上的意思,他非要把我往沟里带。

谁在乎他行不行了?!

「峤一,你说什么呢。」桌子那边响起我爸的轻声斥责,「你这孩子,越大越没个正形。」

我这才注意到我刚才骂易行简的声音太大,已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大家都纳闷地看着我,并不理解我为什么骂人。

而易行简则挺直身板端坐着,一脸无辜还有些委屈地说:「没事儿,峤一她不是故意的。」



我听着差点一口气没上来,人差点气没。

偏偏还有苦说不出。

「小丫头毛毛躁躁的,阿简你别在意啊。」我爸忙笑声爽朗打圆场,「对了,阿简你最近怎么样啊?听说你在考研,选好学校了吗?」

易行简不再搭理我,「选好了,应该没问题。」

「阿简肯定没问题,你这孩子打小就拔尖,当初高考成绩还是省前十,不像我们峤一。」

我爷爷也忍不住插话,说着还瞥了我一眼。

恨铁不成钢的心思都快藏不住了。

我试图找补一下,「爷爷,我也不差好吧。」

奈何我爷爷一生好强,显然不接受我的说辞,「是不差,在读的也是国内顶级学府之一,要不是你那吊车尾的成绩单太真实,我能操心?」

被当场揭短,我顿时一噎,还没来得及伤心,便听到身边有压抑的低笑声。

我转头看,瞧见易行简正躲着众人的视线半掩着嘴轻笑。

气得我小声骂他。

「王八蛋,乐死你算了。」

反正每次聚会他都是万众瞩目的天之骄子,我时不时被拉出来扫射一下,算是聚会的保留节目了。

我一直都本着习惯就好的态度,可一看易行简得意,我还是不爽。

接下来,饭局仿佛成了易行简的表彰大会。

散场后我躲在房间里清静,我妈却打发我下楼跑腿。

她给我一个礼盒,「给苏姨送去。」

我抱着礼盒下楼,缩瑟着身子等在停车场出口。

不多时,一辆银色的轿车开出停在我面前,车窗缓缓摇下,我看到了男人那张精雕细琢般比例完美的侧脸,气质斐然。

我有瞬间的愣神,随后紧紧皱眉。

易行简转头,眉眼笼在车内的阴影里看向我,冷调的声音如玉石轻撞的脆响。

「东西呢?」

我察觉到他过分冷淡,心里莫名有气,「礼貌的含义你是不是不懂?」

什么嘛,我寒冬腊月下来送礼,你还一副老子欠你五百万的不近人情,谁给你惯得?

要是我一开始知道是给他,肯定不下来。

「自家人讲什么礼貌。」

易行简暗笑一下,还是解开安全带开门下车了。

我更气了,「谁跟你是自家人?」

「阿姨刚刚拉着我的手说的,还让我以后常回家坐坐。」

易行简边说还边伸出修长宽瘦的手在我面前展示了一下,唇边勾起,笑得像只狐狸。

「客气话你听不出来?」

我重重把手中的礼盒怼到他身上,转身就走。

这个人,我一秒都不想和他多呆。

「夏峤一。」

易行简开口叫住了我。

我烦躁回头,「干嘛?」

「没什么。」

易行简把东西放进车后座,然后上车,看着我笑意深沉,「只是觉得以你这不太聪明的脑子,我留你,你肯定会乖乖等我说话,果然如此。」

「那我就勉为其难让你依依不舍的目送我一下好了。」

易行简得意地踩下油门。

直到车子开走,我才不可置信得朝他的车尾怒骂,「易行简,你不得好死。」

天寒地冻的,这混球给我玩这一套。



晚上,我洗漱完窝在床上打开游戏。

一上线,就有一个很可爱的头像给我发来了组队邀请。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进去。

可爱头像是我之前带过的瑶妹,那局游戏因为一些原因她被队友加敌方七个人不断调侃谩骂,我看不下去就帮了她,游戏赢了后她就主动加我游戏好友了。

从那开始她总是主动找我打游戏,说话又甜又贴心的辅助小跟班儿,还是个女生。

谁不想要!

组队一个多月,我们也就熟了。

匹配时,甜妹发来消息:小姐姐,新年快乐。

我回:新年快乐。

甜妹:今天开心吗?

我有些郁闷:不开心,新年第一天就见到扫把星了,晦气。

甜妹:扫把星?

我:不说了,我进去杀几个人出出气。

我并不想说太多我的现实情况。

几局游戏下来,连胜,我心情好转,完全把见到易行简产生的不愉快抛诸脑后。

甜妹这时发来消息,有事下线了。

我刚想单排玩一会,微信突然跳出一条消息,吓得我差点把手机都丢了。

居然是易行简。

短短的一句,『明天我去找你。』

没头没尾,他一贯的风格。

『找我干嘛?』

我回,顺便回了一个嫌弃的表情包。

易行简:『让你带我去你学校逛逛。』

『你旅游观光找别人好吗?』

瞧瞧这自以为是的语气,真让人心里憋火,我甚至想把他当场拉黑。

可下一秒,易行简的话让我觉得晴天霹雳。

『我打算考你学校的研究生。』

我瞪大眼睛看着屏幕上的字,如临大敌。

扫把星这是想不开吗?他大学都是在外地念的,研究生反而想回来了?

而且照他那资本,研究生应该有保送名额,还要考?应该是找个世界闻名的名校出国进修也不是不可以才对吧?!

我不理解,『你脑子指定有什么大病。』

易行简话露威胁,『你再说一遍。』

『你有病,有大病,说了怎么样,你咬我。』

我一下来劲了。

『真乖。』易行简却不按套路出牌,『明天也要这么乖哦,我明早过来接你。』

我赶紧拒绝:『我不要,你找别人。』

可易行简没再回我。

聊天窗口归于平静,我手贱往上拉,发现我们上一次联系,还是在一年前的新年,那条很像是群发的新年祝福消息。

再往上,联系虽不频繁,但断断续续还是会聊一些事。

我翻看着,蓦然很是心烦,默默把给他的备注『扫把星』改成了『易行简』。

明天,我得找个理由蒙混过关。



放下手机后,我辗转反侧很久才睡着,夜里还做了噩梦。

这直接导致我睡眠质量不佳,早上好不容易爬起来,一到客厅就看到了让我精神衰弱的罪魁祸首。

易行简正气定神闲的坐在沙发上和我爸聊天,百忙之中抽空轻瞥我一眼,唇边笑意隐晦。

我的眉心则越皱越紧。

「夏峤一,几点了都?」我爸一声狮子吼,「阿简都等你老半天了。」

我闷闷抱怨:「老夏,你讲不讲理啊,我又没让他等我。」

造孽,我还没想好怎么拒绝他。

而他好像也没给我拒绝的机会。

「你这,就小孩子脾气。」我爸又好气又好笑,「等下你带阿简去你学校逛逛吧,你妈被苏姨叫去早茶了,出去前吩咐的任务。」

得了,家里地位最高的人发话,我没得选了。

直到站在易行简的车子前,我还有些不情愿。

易行简拉开车门,笑的那叫一个明媚,「开心一点,说不定我们很快就是校友了。」

「哦,我瞬间更无语了。」

我不屑回怼,伸手想拉后座的车门。

易行简阻止了我,「后面我放了东西,坐前面。

我弯腰透过车窗看了下,看到后座确实放了东西,只好坐进副驾驶。

车子开动。

易行简打着方向盘跟我搭话,「听叔叔说你最近在考驾照,怎么样?」

「一切顺利,不劳您老费心。」我闭目养神,并不想闲聊。

「要是想练车,可以找我教你。」

「我相信我的教练。」

「真题有在刷吗?」

「好得很,您老就别过问了。」

易行简有些无奈,「夏峤一,你有意思吗?」

「你有意思?搁这跟我装知心哥哥?」

我有些烦了。

他暗讽我句句带刺,我便说他没资格来过问我的生活。

总之,我不想在他面前处于下风。

易行简陡然轻笑,不要脸地说:「长大叛逆了?你小时候可不少跟在我屁股后面叫哥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