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欲望的家教

欲望的家教

颜金秋 著

其他类型连载

私教的两年里,我前前后后教过上百个学生,也见过很多,有趣、猎奇,夸张的事情。比如,有一些心理扭曲的人,会在我面前不远处不穿衣服,故意暴露自己。更有甚者,还会随地大小便等等。总之,他们喜欢把平时内心肮脏,丑陋见不得的一面,统统展现给我。

主角:颜金秋   更新:2023-01-29 17:0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颜金秋的其他类型小说《欲望的家教》,由网络作家“颜金秋”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私教的两年里,我前前后后教过上百个学生,也见过很多,有趣、猎奇,夸张的事情。比如,有一些心理扭曲的人,会在我面前不远处不穿衣服,故意暴露自己。更有甚者,还会随地大小便等等。总之,他们喜欢把平时内心肮脏,丑陋见不得的一面,统统展现给我。

《欲望的家教》精彩片段

颜金秋是我的一个女学生,今年刚刚成年。

虽然只有十八岁,但却十个十足的大美女,画着浓妆显得非常成熟。

长长的头发,大大的眼睛,高高的鼻梁,无论如何都看不出是个还不到二十的女人。

要命的是,每次我去她家给上私教课的时候,她总喜欢穿一件肥大的衬衫。

我现在是小颜的钢琴老师,在此之前已经装瞎给别人上了两年课。

之所以装瞎,最开始的原因无非就两种。

一是出于现在人对残疾人怜悯。同样的价格,给普通人,还不如去救助一名伤残的艺术人士。

二是出于对音乐实力的肯定,至少故事里都是这么讲的,上帝为你关闭了一扇门就会开启另一面窗户。大家都觉得,眼睛瞎了,那耳朵的自然就更敏锐了。

也是因为瞎子这个得天独厚的条件,我的学生源源不断。

不过,后来,我选择继续装瞎的原因,又多了一条。

我的客户,不会对瞎子设防!

私教的两年里,我前前后后教过上百个学生,也见过很多,有趣、猎奇,夸张的事情。

比如,有一些心理扭曲的人,会在我面前不远处不穿衣服,故意暴露自己。

更有甚者,还会随地大小便等等。

总之,他们喜欢把平时内心肮脏,丑陋见不得的一面,统统展现给我。

人的心理,就是这么扭曲。

原本以为,我之前经历的一些男男女女已经够猎奇古怪的了,不曾想,这次我带的学生,让我这辈子都忘不了。

这是五月的一天,我照常拿着导盲杖来到小颜家。

小颜是大一的艺术生,今年要考钢琴证书,找我这个瞎子给她上门辅导。

结果,我刚进小区没多久,就被通知因为疫情的原因,小区风控,我和小颜家无奈被迫居家十四天。

听到这个消息后,小颜异常的高兴,看她眉飞色舞,又蹦又跳的样子,我觉得,若不是我在旁边,她甚至都能喊出来。

这是我来她家上的第三节课,之前也听她说过,小颜的父母经常在外地出差,也是因为疫情原因,最近一直都回不来,所以最近都是一个人住。

我想,可能是因为有人陪她了,所以才这么高兴吧。

然而,后来的一些表现我才知道,我想错了,现在的孩子,完全没我们那时候那么天真了。

小颜今天只穿了一件纯白色的蕾丝睡袍,半透明,一副好身材在我面前展露的淋漓尽致。

上课的时候,她坐在我旁边,我只要稍稍一低头,她胸前的波澜起伏便尽收眼底。

和大部分教过的学生一个想法,觉得老师是个瞎子,所以,无论穿什么,都无所谓,反正我看不到。

之前还遇见过不穿衣服直接上课的,这些事,习以为常。

不过,她却经常画着浓妆。

粉粉嫩嫩的脸蛋,涂着大红色的口红,透着异常的妩媚风情,完全不符合他这个年纪的化妆。

我不懂,她不出门,经常懒得换衣服,但为什么总是化妆呢?

下午的课程很快结束,明显感觉小颜有些心不在焉,也不知道在胡思乱想什么。

大概晚上六点,我留在她家吃饭。

平时她都是点外卖,但是小区被封,这几天外卖都送不进来,她又不会做饭,索性,今晚直接泡面。

饭桌上,小颜问了我好多问题。

比如,我的眼睛为什么瞎了。

我撒个谎,说脑袋碰了一下,有个血块压到了神经,导致失明。

以后还有恢复的机会,这是给留下的后路。

又问我,这都三十的人了,为什么还没结婚。

我打个哈哈,说哪有人喜欢瞎子,等啥时候眼睛复明了再说。

吃过饭,我们一起坐在沙发的客厅上,她怕我无聊,索性打开电视,让我听听声音,自己则趴在一边刷起手机。

她穿的衣服又短又薄,稍微扭下头,我就能看到她胸衣的带子和小内内的轮廓。

翘起两条白皙的小腿,两只涂着红色指甲油的小脚丫在我面前晃呀晃得,绕的我心神不安。

她小脚特别美,脚趾刚洗过,红嘟嘟的特别好看,脚弓上还有淡淡的青筋,我不由吞了吞口水。

甚至看的有些入迷。

突然,小颜翻个身,贴着身子凑近我。

吓我一跳,我以为我看她被发现了。

应该不能,为了怕被发现,我到现在都没摘掉墨镜。

小颜在我身上嗅了嗅,眉头一皱,奶声奶气说了句:“老师,你出这么多汗,去洗个澡呗。”

我一愣,尴尬的挠挠头,说:“嗯,这不太方便吧?”

“没有什么不方便的,你要在这里住十几天的,难道要十几天都不洗澡吗?”她反问。

一想也是,这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索性点点头。

小颜蹦蹦跳跳地去去浴室调试水温,稍倾,调试好了,过来搀着我去浴室。

拿出一套换洗的衣服放在一边:“这是我爸的衣服,你先穿这个。你换下的等会我帮你丢洗衣机里。”

“好,麻烦你了。”我连忙道谢。

一些都向着好的方向发展,小颜帮我确定了开关方向、洗漱用品的位置等等。

随后,她出门,我脱衣服洗澡。

而,就在这时!

让我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小颜穿着鞋子走到门口,故意多了两下脚,随后开门原地踏步,关门,转身,一气呵成。

她假装自己出门,想要偷窥我洗澡!

为了让自己不发出声音,偷偷脱下鞋子,光着脚,赤着足,蹑手蹑手迈着小步子上前两步,为了看的更清楚。

这个小女人,竟如此大胆!



顿时,我有点头皮发麻。

我如果这时候停下手上的作动,必然会引起小颜的怀疑。

我瞎子的身份一暴露,之前两年接待过的学生和家长,这还不给我打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甚至不敢放慢手中的动作。

外衣,长裤。

停顿一下,扭了扭淋浴的开关,借着调试温度的机会,想想该怎么办。

然而,目光所及之处,扫射一眼小颜。

这女人,眯着眼睛,嘴角上扬,看的我聚精会神。

没办法了,这一劫,是逃不过去了。

这恐怕是我这一辈子洗的最难受的澡了。

在小颜的目光下,我摘了墨镜,还要装作一副瞎子的模样,脱光衣服,哼着歌,搓来搓去。

水冲到一半,我转身去拿毛巾。

只见。

小颜面色红润,滑润润的小手一只按在胸口,一只紧紧捏着衣角,贝齿轻咬,努力让自己不发出任何声音。

我洗的非常快,感觉不到十分钟就结束了战斗。

随便擦了几下身子,赶紧套上他老爸的旧衣服。

是一套宽松的睡衣,我穿起来有点肥大,不过还算舒适。

没戴墨镜,穿着拖鞋出门,和小颜擦肩而过,这女人,喘着粗气,轻微颤抖。

我前脚开门出去,她后脚拎着拖着光着小脚尾随其后。

出了门,我清了清嗓子,喊了声:“小颜,我好了,麻烦你了。”

身后小颜赶紧跑远两步,随后:“来了,来了。”穿上鞋子,跑到我面前,扶我去了卧室。

小颜家很大,四室两厅的结构,我今晚睡在客卧。

“老师,今晚就委屈你在这将就一晚上吧。”小颜最少话说的客气,但总觉得她眼神总往我身上瞟。

我连忙客气两句,随后,打开手机音乐,准备听会歌就睡觉了。

时间一晃而过。

我闭目养神,想着接下来几天可怎么过。

这女人今天的表现真是让我大吃一惊,天天洗澡被偷看总不是个办法。

虽然有句老话说的好,你一个大老爷们还怕人家看了,但,我心里发毛。

大概晚上十一点左右,突然听到有人敲门。

门外传来小颜的声音:“老师,你睡了吗,我有点怕黑,睡不着,我能不能来你屋子坐一会啊。”

我赶紧起身,喊了句:“小颜吗?没呢。”

随后,房门被轻飘飘的推开了,身材火辣的小颜,赤着身子,缓缓走来!

我一时惊呆了。

这个女人也太大胆了。

她赤着身子坐在床边,面露潮红,眼神迷离:“老师,打扰你了吗。我有点睡不着,在你旁边坐会就好了。”

言罢,含情脉脉看向我。

我有点不明所以。

这十八九岁的年纪,青春荷尔蒙最旺盛的时候,是要把老师当成自己的发泄对象吗?

我深吸一口气,有些不知所措,随口问道:“做噩梦了吗?”

“扭到脚了。”

言罢,翘起一条光滑的大长腿,一只白嫩小脚低到我的面前:“老师,你能帮我揉揉吗?”

这姿势,小颜的一切尽收眼底。

我没出息的吞了吞口水。

不等我拒绝,小颜直接一只脚搭载我手腕上,瞬间,我整个身子一酥,头皮都在发麻,竟然感觉还有点爽。

她没穿丝袜,触感特别好,还有淡淡的体香。

我也是上头,没考虑太多,直接两只手捧着她小脚丫开始揉捏。

我帮她揉脚的过程,这女人也没闲着,一手按在胸口,一手捂住嘴,尽量不让自己哼哼的声音发出的太大。

我假装问她疼不疼,怎么老哼哼。

她喘着粗气告诉我,就是这个力道,还让我不要停。

妈的,好像我在搞黄色。

不知过了多久,我都感觉我的手有点酸,小颜一阵颤抖后,缓缓靠在我床边睡了过去。

我长舒一口气,看着面前这个美妙的女人,轻抚一下她小脸。

叹口气。

最终还是忍住了犯罪的冲动,内心燥热中,缓缓睡下了。

第二天一早,我被一股子沉重感压醒。



抬头一看,小颜正四仰八叉的趴在我胸口,屋外明阳的阳光照在她洁白光滑的背上,让我忍不住动手拍了拍她。

手感还不错。

“啊~!”小颜起身,晃晃脑袋。

我必然要装傻。

“小颜,你昨晚一直睡在这吗?”明知故问,说着话,手还四处晃了晃,好在有意避开她的身子,这才没正面接触。

这女人,肆无忌惮,毫不避讳,打个哈欠,伸个懒腰,挠挠头:“应该是。”

随后,看看表,念叨一声:“才七点。”

接着,倒头继续睡。

我一阵无语。

就算我是个瞎子,就这么不避讳吗?

一直腻歪到十点多,中午我好几次想拿起手机玩一会,但是怕这女人突然醒来发现我在看手机,秘密泄露。

没办法闭目养神。

小颜十点多起床,回了自己的房间,随便套了个宽大的外套,吃的是家里屯的自热饭,下午练琴。

一天时间转眼而过。

这日子,过得一点不轻松,我甚至觉得,很难受。

毕竟,现在的人,离开手机电脑等网络,真的很无聊。

一转眼,又到了晚上。

老样子,我靠在沙发上假装看电视,小颜从洗手间出来,拿着毛巾正擦头发。

走到客厅,毛巾搭在我腿上,随口头一歪,枕在了上面。

浑身上下就披着一块浴巾,纤细的脖颈,大片雪白的皮肤就暴露在我的眼前,再加上她转身躺下的动作,浴巾又下滑了几分,隐隐约约,我感觉我鼻血都要冒出来了。

靠。

顿时有点热血沸腾。

一个三十岁的人了,被一个小姑娘扰乱了神志。

“张老师?”小颜一边摆弄头发一边问:“你觉得我长得漂亮吗?”

“虽然我看不见,但是我能感觉出来,你一定非常漂亮。”我打个哈哈。

“那你猜,我现在穿的什么衣服?”突然问。

我一愣,大脑飞速旋转:“睡衣!大概是那种粉红色的,印着小猪佩奇的吧,可能...”

“我现在光着身子,没穿衣服。”猛然,小颜一句话将我打断。

“什么?”我突然一愣,完全不知道这句话怎么接。

紧接着,她的下一句话,把我打入万劫不复。

“张老师,其实,你什么都看得见,对吧!”严金秋眯着眼睛,邪魅一笑。

“哈哈哈!小颜,我要是能看见,那就太好了。你说你没穿衣服,我要是能看见,现在鼻血不直冒吗?”

小颜没说话,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看。

这一刻,我感觉被看的有点毛骨悚然,甚至觉得,这并不是一个刚刚成年的女孩子应该有的眼神!

短暂的停歇。

小颜还是先开了ロ:“水烧好了,我扶你去洗澡吧。”

起身,紧了紧身上的浴巾,赤着足,拦着我胳膊,去了浴室。

这次更过分了,演都不带演的,直接走到门口,砰的一声关好门,转生,回头,看向我。

靠!

这是偷窥成瘾吗?

我第一次见女人天天偷看男人洗澡的。没办法,继续硬着头皮脱光衣服洗澡。我寻思着,反正昨天也看过了。

并且,我也看过你了。

谁也不吃亏,接下来几天这种情况估计还会遇到很多次,想开了。

一边打沐浴露,嘴里一边哼哼着搓澡,结果,身上泡沫还没冲干净,就见小颜悄咪咪的蹑手蹑手一步一步向我这边缓缓走来。

眼看越走越近,我心里还在想,这女人不会疯狂到来我面前,和我搞点什么事情吧。

就在我思考的一瞬间,只听“啊!”的一声尖叫。

小颜脚下一滑,身子一仰。随后便是“砰”的一声。这女人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人仰马翻,浴巾四散开来,顿时春光乍现。

“小颜!”我急忙喊了一声。

小颜躺在地上,双眼紧闭,一动不动,昏死过去。

靠!

地面有水,这么滑,她还光着脚,后脑着地,不晕才怪!

我连忙跑过去,拍拍她的脸,一动不动:“我靠,小颜,小颜,你别吓唬我啊!”

摸了摸鼻息,随后耳朵贴在她胸口上,停了停,心脏还在跳。

妈的。

后脑着地,心脏在跳,这是典型的脑溢血,

没什么人工急救措施,只能打120。

我去一边拿衣服兜里摸出手机,拨了号码,打了120。

“小颜啊小颜,你可别吓唬我啊。”我心里一直嘟囔:“这么好的孩子,要是醒不来,这老天爷也太不是东西了!”

拨号确定键马上就要按出去。就在此时!

“张老师,你看,我这一身打扮,好看吗?”一席话从耳边悠悠传来。

“好看,好看。”我哪还顾得上回答这沙雕问题,现在救人才是最关键的。

等等?

忽然回头。

小颜披着浴巾,歪着头,笑眯眯的正看着我。

猛然间,大脑一片苍白,心里只有两个可以形容:完了!

秘密被发现了!

装了两年的瞎子,今天竟然被一个刚成年的孩子发现了。

“老师,你怎么不说话了?”颜踮着小脚上前走了一步,而我,不禁后退一步。

“老师,你再猜猜看,我现在,穿的什么衣服?”

我被逼到死角,无路可退。

面前的小颜还在一步步逼近。

我竟然被一个半大的孩子逼得无路可退。“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我问。

“发现什么?”她反问。

我摇头苦笑一声:“还能发现什么,发现我看的见。”

我现在甚至怀疑,昨天晚上她就是故意过来看我洗澡的,那个时候她就知道我是在装瞎!

“哦?老师,你看得见啊!我还以为你看不见呢?啧啧!”一改之前有些乖宝宝的性格,无论是眼神,还是语气,都显得过分成熟。

兼职就像是换了个人。

我拉一块浴巾盖住自己,不然显得太尴尬了。

我问她想干啥。

她笑着摆摆手示意我继续洗澡就行了,不用管她,就当自己是个瞎子,没看到就好了。

这不就是变态吗!年纪轻轻就有这癖好!



首先。

我要确定给的一点就是。

小颜对我没有强烈的敌意。

我甚至觉得,以她现在的态度,完全不会揭发我装瞎的秘密。

但是,不可否认,我现在心里有点慌张。

想了想,我揺摇头。

她拿出平板电脑,摆弄几下给我看了下画面。

靠。

我吓了一大跳。

画面上显得的是整个屋子的监控录像!

一个小小的屏幕被分成了十几块区域,每个区域就代表一个摄像头监视的方位。

从客厅到走廊,从卧室到厨房。

甚至连卫生间,浴室这些地方都安装着针孔摄像头!

大致看了一眼,可以说整个屋子,连个死角都没有!

“老师,你知道吗,从你第一天来我家,我就知道,我们是同一类人了!你看,你是不是也喜这些!老师,你如果喜欢,这样!你拿着平板,我现在就去浴室洗澡,好吗?”小颜越说越兴奋,脸蛋泛起潮红:“或者!我现在去卧室,去拿玩具,你就在屏幕上偷窥我!”

“打住!”我顺手把平板丢到一边,按住她因为兴奋而颤抖的身子,使劲晃了晃这个女人:“你给我清醒一点!

我算知道这女人怎么发现卧室装瞎了。

很多小细节,平时不注意,但是稍不留神就会表现出来。

比如,我记得第一天的时候。

因为家里只有我和小妍两个人。

中间休息的时候,我去了趟卫生间,一边上厕所一边拿出手机回复了几个朋友的信息。

可谁会想到,这厕所里面会装摄像头呢?

“老师,我们真的是同一种人!是同类!我好高兴,没想到,还能遇到,和我一样的人!”

“和你一样?一样喜欢偷窥?”我面露不悦。“对啊!只不过,老师,你真的是老师!你除了教我钢琴,还教我怎么去偷窥!”

“停!”我赶紧让她打住。

她喋喋不休,眼睛里甚是狂热。

说我智商真的太高了,她怎么就没想到我装瞎这招。

她误以为,我装瞎就是为了可以正大光明的偷窥,毕竟,没人会去防备一个瞎子!

她还解释,之所以每次都穿这么少,穿的这么清凉,还时常故意展露春光,就是为了满足我偷窥的癖好!

简直离谱!

这女人,绝对有偷窥癖,这是一种病!之前大学的时候就听有人说过这么一种病,这并发症多常见于男性群体当中,女性占少数,尤其是刚刚成年的孩子。

这些人,如果对自己的性欲望不加以控制与约束,那么就可能会出现偷窥的行为,也就是人们所谓的偷窥癖。

我敢断定,小颜一定是患有严重的偷窥癖。有这种病的人,为了自己自尊心,绝对是不会轻易暴露自己的,所以,就像蟑螂一样,只能生活在自己内心阴暗的角落里。

直到!

有一天,小颜在偷窥我的时候,发现了我的秘密。

就误以为,她和我是一类人!

不过,既然这样的话,我觉得我可以顺着她的话往下说。

她这种病属于心理疾病,不是一时半刻可以治好的。

我想问问她之前是不是受到过什么刺激,才患的这个病,不然一个正常人咋会这样,尤其是个小姑娘。

但是小颜不给我这个反问的机会。

“老师,老师!我会永远帮你保守的这个秘密的,但是,你要和我玩一个小游戏!”小颜一把抓起我的手,毫不避讳,捧在胸口。

她只披了件浴巾,很薄的那种,顿时一股热热的,软软的,香香的感觉,就从的手心,传达到了我的脑子里。

我问她什么游戏。

“你把这个摄像头装到你的家里,让我看看你好吗?只要一个月!不周也行!”她指了指衣橱。

我顺着她指着的方向,打开衣橱,里面放这几个针孔摄像头。

我皱着眉头看向她。

她说,她可以把平板给我,让我以偷窥她的一举一动。

我直接拒绝,向来没有这种特殊癖好。

她晃着身子哀求我,告诉我,只要让她偷窥一周,什么条件都可以答应!

“什么条件都可以答应?”我盯着半遮半掩的身子,不怀好意的问道。

“可以!”

“可以?”

“对!可以!你想做是吗!没问题。但是,只有今天和明天可以。”

这女人真是疯了,连这种要求都可以答应。不过,为什么只有今天和明天可以呢?

“因为,后天,我爸妈就要回来了!”她抿了抿嘴:“所以,你现在要做吗?”

“你爸妈要回来了?”我惊恐的问道。

“对啊!”

我问了一嘴,小颜说她这个小区,现在是只许进不让出,她父母后天回来,到家直接隔离。

她告诉我,要把握住机会。我觉得这就是赤裸裸的威胁了。

这个把握机会,明显就有两层含义,一是说,我问要不要做这件事,第二就是让我这一天半的时间里考虑清楚,答不答应他的要求,不然他家长回来了,她可就要把我的秘密说出去了。

我望了望不远处的针孔摄像头:“我明天给你回复吧。”

这东西,有缓存记录,我不想留着这种录像。

稍有停顿。

小颜还是坐在床边一动不动,歪着头看着我。

我寻思,我这都下了逐客令了,你咋还不走呢?

我试探性问了一嘴:“要不,你先回?”

她问:“回哪?”

我说:“你先回你卧室休息吧。我明天考虑好了,就告诉你。”

她说:“没关系的,老师你慢慢想。”言罢,向后一仰,舒舒服服斜躺在了床上,

双手托着脑袋,眯着眼睛,准备入睡。

这姿势,春光乍现,一男一女,毫不避讳。我在想这事情到底如何解决。

反正还要封控十几天,要不就明天先答应她,后面再想办法。

她父母要回来,也是件麻烦事,我更要谨慎一点,装瞎的时候不能有任何破绽了。

或者…恰在此刻。

忽然,门外传来一阵门铃声。

我一愣,这个时候,怎么会有人按门铃!



画面上显得的是整个屋子的监控录像!


一个小小的屏慕被分成了一几块区域,每个区域就代表一个摄像头监视的方位。


从客厅到走廊,从卧室到厨房。


甚至连卫生间,浴室这些地方都安装着针

孔摄像头!


大致看了一眼,可以说整个屋子,连个死

角都没有!

“老师,你知道吗,从你第一天来我家,我

就知道,我们是同一类人了!你看,你是不是

也喜这些!老师,你如果喜欢,这样!你拿着

平板,我现在就去浴室洗澡,好吗?”小颜越说

越兴奋,脸蛋泛起者!我现在去卧室,

去拿玩具,你就在屏幕上偷窥我!"


“打住!”我顺手把平板丢到一边,按住她

因为兴奋而颤抖的身子,使劲晃了晃这个女人:

“你给我清醒一点!”

我算知道这女人怎么发现卧室装瞎了。

很多小细节,平时不注意,但是稍不留神就会表现出来。

比如,我记得第一天的时候。

因为家里只有我和小妍两个人。中间休息的时候,我去了趟卫生间,一边

上厕所一边拿出手机回复了几个朋友的信息。


可谁会想到,这厕所里面会装摄像头呢?


“老师,我们真的是同一种人!是同类!我

好高兴,没想到,还能遇到,和我一样的人!"


“和你一样?一样喜欢偷窥?”我面露不悦。


“对啊!只不过,老师,你真的是老师!你

除了教我钢琴,还教我怎么去偷窥!”


“停!”我赶紧让她打住。

她喋喋不休,眼睛里甚是狂热。


说我智商真的太高了,她怎么就没想到我

装瞎这招。


她误以为,我装瞎就是为了可以正大光明

的偷窥,毕竟,没人会去防备一个瞎子!

她还解释,之所以每次都穿这么少,穿的

这么清凉,还时常故意展露春光,就是为了满

足我偷窥的癖好!

简直离谱!

这女人,绝对有偷窥癖,这是一种病!之前大学的时候就听有人说过这么一种病,

这并发症多常见于男性群体当中,女性占少数。

尤其是刚刚成年的孩子。


这些人,如果对自己的性欲望不加以控制

与约束,那么就可能会出现偷窥的行为,也就

是人们所谓的偷窥癖。


我敢断定,小颜一定是患有严重的偷窥癖。

有这种病的人,为了自己自尊心,绝对是不会轻易暴露自己的,所以,就像蟑螂一样,

只能生活在自己内心阴暗的角落里。



有一天,小颜在偷窥我的时候,发现了我

的秘密。


就误以为,她和我是一类人!


不过,既然这样的话,我觉得我可以顺着

她的话往下说。


她这种病属于心理疾病,不是一时半刻可

以治好的。

我想问问她之前是不是受到过什么刺激,

才患的这个病,不然一个正常人咋会这样,尤其是个小姑娘。

但是小颜不给我这个反问的机会。


“老师,老师!我会永远帮你保守的这个秘

密的,但是,你要和我玩一个小游戏!"小颜一

把抓起我的手,毫不避讳,捧在胸口。


她只披了件浴巾,很薄的那种,顿时一股

热热的,软软的,香香的感觉,就从的手心,传达到了我的脑子里。

我问她什么游戏。


“你把这个摄像头撞到你的家里,让我看看

你好吗?只要一个月!不,半个月!一周,一

周也行!”她指了指衣橱。


我顺着她指着的方向,打开衣橱,里面放

这几个针孔摄像头。

我皱着眉头看向她。

她说,她可以把平板给我,让我以偷窥她的一举一动。

我直接拒绝,向来没有这种特殊癖好。

她晃着身子哀求我,告诉我,只要让她偷窥一周,什么条件都可以答应!


“什么条件都可以答应?"我盯着半遮半掩

的身子,不怀好意的问道。

“可以!”

“可以?”

“对!可以!你想做是吗!没问题。但是,只有今天和明天可以。”


这女人真是疯了,连这种要求都可以答应。

不过,为什么只有今天和明天可以呢?

“因为,后天,我爸妈就要回来了!"她抿

了以,你现在要做吗?"


“你爸妈要回来了?”我惊恐的问道。


“对啊!”

我问了一嘴,小颜说她这个小区,现在是

只许进不让出,她父母后天回来,到家直接隔

离。

她告诉我,要把握住机会。

我觉得这就是赤裸裸的威胁了。这个把握机会,明显就有两层含义,一是

说,我问要不要做这件事,第二就是让我这一

天半的时间里考虑清楚,答不答应他的要求,

不然他家长回来了,她可就要把我的秘密说出

去了。

我望了望不远处的针孔摄明天给

你回复吧。”


这东西,有缓存记录,我不想留着这种录

像。


稍有停顿。


小颜还是坐在床边一动不动,歪着头看着

我。

我寻思,我这都下了逐客令了,你咋还不

走呢?

我试探性问了不,你先回?”

哪?”



拿出一套换洗的衣服放在是我爸

的衣服,你先穿这个。你换下的等会我帮你丢

洗衣机里。”

“好,麻烦你了。”我连忙道谢。

一些都向着好的方向发展,小颜帮我确定

了开关方向、洗漱用品的位置等等。

随后,她出门,我脱衣服洗澡。

而,就在这时!

让我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小颜穿着鞋子走到门口,故意多了两下脚

随后开门原地踏步,关门,转身,一气呵成。

她假装自己出门,想要偷窥我洗澡!

为了让自己不发出声音,偷偷脱下鞋子,

光着脚,赤着足,蹑手蹑手迈着小步子上前两

步,为了看的更清楚。

这个小女人,竟如此大胆!

顿时,我有点头皮发麻。

我如果这时候停下手上的作动,必然会引

起小颜的怀疑。

我瞎子的身份一暴露,之前两年接待过的

学生和家长,这还不给我打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甚至不敢放慢手中的动作。

外衣,长裤。

停顿一下,扭了扭淋浴的开关,借着调试

温度的机会,想想该怎么办。然而,目光所及之处,扫射一眼小颜。

这女人,眯着眼睛,嘴角上扬,看的我聚

精会神。

没办法了,这一劫,是逃不过去了。

这恐怕是我这一辈子洗的最难受的澡了。

在小颜的目光下,我摘了墨镜,还要装作

一副瞎子的模样,脱光衣服,哼着歌,搓来搓

去。

水冲到一半,我转身去拿毛巾。

只见。

小颜面色红润,滑润润的小手一只按在脑

口,一只紧紧捏着衣角,贝齿轻咬,努力让自

己不发出任何声音。

我洗的非常快,感觉不到十分钟就结束了战斗。

随便擦了几下身子,赶紧套上他老爸的旧

衣服。

是一套宽松的睡衣,我穿起来有点肥大。

不过还算舒适。没戴墨镜,穿着拖鞋出门,和小颜擦肩而

过,这女人,喘着粗气,轻微颤抖。

我前脚开门出去,她后脚拎着拖着光着小脚尾随其后。

出了门,我清了清嗓子,喊颜,我好了,麻烦你了。”

身后小颜赶紧跑远两步,了,来

了。”穿上鞋子,跑到我面前,扶我去了卧室。

小颜家很大,四室两厅的结构,我今晚睡

在客卧。

“老师,今晚就委屈你在这将就一晚上吧。”



“老师,今晚就委屈你在这将就一晚上吧。”

小颜最少话说的客气,但总觉得她眼神总往我

身上瞟。

我连忙客气两句,随后,打开手机音乐、

准备听会歌就睡觉了。

时间一晃而过。

我闭目养神,想着接下来几天可怎么过。

这女人今天的表现真是让我大吃一惊,天

天洗澡被偷看总不是个办法。虽然有句老话说的好,你一个大老爷们还怕人家看了,但,我心里发毛。

大概晚上十一点左右,突然听到有人敲门。

门外传来小颜的师,你睡了吗,

我有点怕黑,睡不着,我能不能来你屋子坐一

会啊。”

我赶紧起身,喊颜吗?没呢。”

随后,房门被轻飘飘的推开了,身材火辣

的小颜,赤着身子,缓缓走来!

我一时惊呆了。

这个女人也太大胆了。

她赤着身子坐在床边,面露潮红,眼神迷

离:“老师,打扰你了吗。我有点睡不着,在你

旁边坐会就好了。”

言罢,含情脉脉看向我。

我有点不明所以。

这十八九岁的年纪,青春荷尔蒙最旺盛的

时候,是要把老师当成自己的发泄对象吗?

我深吸一口气,有些不知所措,随口问道:“做噩梦了吗?”

“扭到脚了。”

言罢,翘起一条光滑的大长腿,一只白嫩

小脚低到我的师,你能帮我揉揉吗?”

这姿势,小颜的一切尽收眼底。

我没出息的吞了吞口水。

不等我拒绝,小颜直接一只脚搭载我手腕

上,瞬间,我整个身子一酥,头皮都在发麻,竟然感觉还有点爽。

她没穿丝袜,触感特别好,还有淡淡的体

香。

我也是上头,没考虑太多,直接两只手捧

着她小脚丫开始揉捏。

我帮她揉脚的过程,这女人也没闲着,一

手按在胸口,一手捂住嘴,尽量不让自己哼哼

的声音发出的太大。

我假装问她疼不疼,怎么老哼哼。

她喘着粗气告诉我,就是这个力道,还让

我不要停。妈的,好像我在搞黄色。



不知过了多久,我都感觉我的手有点酸。

小颜一阵颤抖后,缓缓靠在我床边睡了过去。

我长舒一口气,看着面前这个美妙的女人,轻抚一下她小脸。

叹口气。

最终还是忍住了犯罪的冲动,内心燥热中。

缓缓睡下了。

第二天一早,我被一股子沉重感压醒。

抬头一看,小颜正四仰八叉的趴在我胸口,

屋外明阳的阳光照在她洁白光滑的背上,让我忍不住动手拍了拍她。

手感还不错。

“啊~!”小颜起身,晃晃脑袋。

我必然要装傻。

“小颜,你昨晚一直睡在这吗?"明知故问,

说着话,手还四处晃了晃,好在有意避开她的

身子,这才没正面接触。

这女人,肆无忌惮,毫不避讳,打个哈欠。伸个懒腰,挠该是。”

随后,看看表,念叨七点。”

接着,倒头继续睡。

我一阵无语。

就算我是个瞎子,就这么不避讳吗?

一直腻歪到十点多,中午我好几次想拿起

手机玩一会,但是怕这女人突然醒来发现我在

看手机,秘密泄露。

没办法闭目养神。

小颜十点多起床,回了自己的房间,随便

套了个宽大的外套,吃的是家里屯的自热饭。

下午练琴。

一天时间转眼而过。

这日子,过得一点不轻松,我甚至觉得,很难受。

毕竟,现在的人,离开手机电脑等网络。

真的很无聊。

一转眼,又到了晚上。老样子,我靠在沙发上假装看电视,小颜

从洗手间出来,拿着毛巾正擦头发。

走到客厅,毛巾搭在我腿上,随口头一歪,

枕在了上面。

浑身上下就披着一块浴巾,纤细的脖颈,

大片雪白的皮肤就暴露在我的眼前,再加上她

转身躺下的动作,浴巾又下滑了几分,隐隐约

约,我感觉我鼻血都要冒出来了。

靠。

顿时有点热血沸腾。

一个三十岁的人了,被一个小姑娘扰乱了

神志。

“张老师?”小颜一边摆弄头发一

觉得我长得漂亮吗?"

“虽然我看不见,但是我能感觉出来,你一

定非常漂亮。”我打个哈哈。

“那你猜,我现在穿的什么衣服?”突然问。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