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宋疏言叶蓁小说

宋疏言叶蓁小说

佚名 著

其他类型连载

不看我也知道,是卡地亚的手镯。封晴很喜欢卡地亚,而宋疏言向来是不会记得我喜欢什么,或者说他懒得记得,干脆就直接把封晴喜欢的买两份,再分我一份。

主角:宋疏言叶蓁   更新:2022-09-10 14:3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宋疏言叶蓁的其他类型小说《宋疏言叶蓁小说》,由网络作家“佚名”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不看我也知道,是卡地亚的手镯。封晴很喜欢卡地亚,而宋疏言向来是不会记得我喜欢什么,或者说他懒得记得,干脆就直接把封晴喜欢的买两份,再分我一份。

《宋疏言叶蓁小说》精彩片段

他似乎真的累狠了,听说今天他带封晴去开游艇派对了,玩到深夜应该确实很消耗精力了。

毕竟他向来是不熬夜的。

“蓁蓁,你懂事点儿,我是特意回来陪你的。”

看着我没回应,宋疏言语气放软,把下巴搁在我肩窝里。

很快,他的呼吸就平稳起来。

过了一会儿,我慢慢在黑暗里睁开了眼,摸到了手机。

手机的屏幕在黑夜里突兀的亮了起来。

今天是八月十五,零点四十七分。

情人节已经是昨天了。

而我准备的一桌菜早就放凉凝结,没法吃了,被我全都倒进了垃圾桶。

宋疏言塞给我的小盒子还放在枕头的角落,我没有拿起来看。

不看我也知道,是卡地亚的手镯。

封晴很喜欢卡地亚,而宋疏言向来是不会记得我喜欢什么,或者说他懒得记得,干脆就直接把封晴喜欢的买两份,再分我一份。

就如同他这个人一样。



宋疏言看起来是真的很在意这个孩子。

家里本来只有一个阿姨,现在他又招了一个专门给我做孕妇餐,各种补品更是流水一样不要钱地往家里送。

往常他陪封晴的时候更多,但现在他一下班就回家,几乎不怎么出去了。

新来的阿姨笑着跟我说:“老公对你这么好,姑娘,你好福气呀?”

我还没说话,宋疏言就端着一杯燕窝递到我手里笑道:

“照顾自己老婆不是应该的。”

我侧脸看向宋疏言。

他的表情幸福又理所应当,似乎真的是一个沉浸在要当爸爸喜悦中的男人。

我们的感情逐渐修复,破碎的镜子慢慢向彼此靠拢,而他跟封晴之间的矛盾不可避免的越来越多。

有几次我甚至听到封晴在电话里跟他吵架。

我摸着宋疏言的黑发,他正伏在我的腿上,闭着眼睛靠在我的小腹上。

“不要紧吗?”我用手指勾勒着他的眉眼。

“最近总是听到你们吵架。”

“没事儿。”宋疏言握住我的手,眉头拧起一丝不耐。

“她就是这么任性,什么事情都要依着她,不然就闹。”

他轻叹道,“蓁蓁,还是你好。”

我没说话。

任性是因为有资本,可我有什么资格任性呢?

如果可以,我也不愿意跟别人分享一个男人,还是背地里偷偷地,好似阴沟里的老师。

我又想起我爸妈给我取的名字。

叶蓁。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桃之夭夭,其叶蓁蓁。

我爸妈希望我能像桃叶那样灼灼茂盛,可我却活成了阴暗处的苔藓。

……

时间一点点过去,我跟宋疏言谁都没有再提起封晴。

我守着心底隐秘的期望。

或许我还有机会,现在我们有了孩子,宋疏言如果真的爱我,他会为我做出取舍。

如我所料,他果然做出取舍了。

只不过不是我希望的那样。

九月的天气炎热里多了一分秋日的疏朗,晚上的夜风凉了一些,吹散了天上的云。

又高又远的夜空里,繁星滚落了一地。

不远处的海面上炸开了一朵又一朵巨大的烟花,映衬着海面黑暗里泛起波光粼粼。

那烟花很美,天女散花般的坠进海里,然后许许多多的无人机排好队形在一个心形里变成了一只的手和圆形的戒指。

是有人在求婚了。



宋疏言大概还是在飞机上,给我发的最后一条信息还停留在“等我回来”那一句。

我看了一会儿,把他删除拉黑。

很奇怪,我没有感觉心痛得难以忍受,反而有种说不出来的解脱感。

当了三年见不得人的小三,在这一刻,我终于不用再夜不能寐、辗转反侧了。

我自由了。

我沉重的脚步逐渐欢快起来,一溜小跑打车去了机场。

宋疏言从来不陪我出去玩,他怕被媒体拍到,所以这三年我就像一只金丝雀一样被困在笼子里。

但是之前我不是这样的。

曾经我最喜欢的就是旅游,我在雪上金顶上眺望天际,在草原上纵马狂奔,在意大利马泰拉小镇的酒馆里喝酒,在菲律宾的海里潜水……

是什么把我变成了现在这副样子,行尸走肉的活死人一般。

我没有犹豫,买了最近飞三亚的机票。

我要用热带的阳光和海水带走这北方吹来的湿冷。

……

在飞机上睡了一觉,等我再睁眼的时候,飞机已经落地了。

海南的阳光炙热又耀眼,我拿着行李箱打了车,直奔了之前订好的酒店。

我这次没省钱,给自己定了五星酒店最好的房间,八千多一晚。

我想玩个痛快,然后彻底跟过去告别。

坐了好几个小时的飞机,我早就累得筋疲力尽,办好手续刷卡推门就想先睡一觉。

可我万万没想到,我的床上居然躺了一个男人。

一个精壮的、赤着上身的男人。

我惊呆了,看着这个穿着灰色运动裤的男人正面色赤红,额头青筋暴起,痛苦痛苦地抓挠自己的喉咙。

一瞬间我的脑子里闪过了无数画面,卧槽!

是不是被下药了,这是什么霸道总裁带球跑的情节!

我慌了神,还以为自己进错门了,慌忙道歉就要出去,男人却从喉咙里呜噜呜噜地发出声音,焦急地看着我,眼角甚至溢出了泪花!

男人的脸色已经开始发紫了,疯狂地指着自己的喉咙又指向一边床头放着的一袋儿坚果,我这才反应过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