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江月吟陆星寒江灵儿

江月吟陆星寒江灵儿

江月吟陆星寒江灵儿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江月吟陆星寒江灵儿》的主角是江月吟陆星寒江灵儿,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作者文笔极佳,题材新颖,推荐阅读。精彩章节节选:江月吟看不见,但她很明显的能感受到,陆星寒的情绪因为这个电话,有了很大的动荡。而当他接通,她几乎能感觉到他的声音都在颤抖。而电话那边的声音一出,却几乎让她如置冰窖。江灵儿!居然是江灵儿!!!

主角:江月吟陆星寒江灵儿   更新:2022-09-10 14:3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江月吟陆星寒江灵儿的其他类型小说《江月吟陆星寒江灵儿》,由网络作家“江月吟陆星寒江灵儿”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江月吟陆星寒江灵儿》的主角是江月吟陆星寒江灵儿,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作者文笔极佳,题材新颖,推荐阅读。精彩章节节选:江月吟看不见,但她很明显的能感受到,陆星寒的情绪因为这个电话,有了很大的动荡。而当他接通,她几乎能感觉到他的声音都在颤抖。而电话那边的声音一出,却几乎让她如置冰窖。江灵儿!居然是江灵儿!!!

《江月吟陆星寒江灵儿》精彩片段

“求你,求你送我去医院……”

“江灵儿跳海真的不是我逼的,你就算再恨我,也求你顾念一下我肚子里的孩子,孩子不能有事……”

潮汐别墅内,江月吟挺着个大肚子,痛得躺在地上,死死的拉住陆星寒的裤腿,声嘶力竭的哀求着。

自从她嫁进路家,她便知道陆星寒厌恶他,但她没想到,他会无情到这种地步,连她怀着孩子摔倒下楼,送她去医院也不愿。

“星寒,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但这是你的孩子啊,求你不要这么残忍,我求求你,送我去医院吧……”

“算我求求你了……啊!”

江月吟字字哽咽,夹杂着强忍不住的疼痛声和呜咽声,那声音就像一双无形的大手,死死的扼住了人的心脏,凄惨得连别墅里的下人都听不过去。

陆星寒猛地抽回裤脚,唇角含着一抹讥讽般的笑意:“你确定这是我的孩子?”

江月吟一时不明白他的意思,下意识道:“当……”

“想好再说。”陆星寒字字清晰而又无比残忍,“早在半年前灵儿跳海,我又被爷爷逼着和你结婚时,我就去医院做了绝育。所以,你又怎么可能怀上和我的孩子。”

轰!

这一句话犹如一道惊雷,震得江月吟五脏六腑都在颤栗。

“绝育手术?!”

他竟然在和她结婚之前就做了绝育手术?!

为什么?!他可是路氏集团继承人。

难道,就因为在他心中,只有江灵儿才配给他生孩子,而她不配,所以,他采用这么决绝的方式斩断她和他之间的联系吗?

他竟这么憎恨她!

可从头到尾,她就只有过他一个男人,连手都没让别的男人碰过,如果她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他的,那会是谁的?

想清这一点,江月吟立马解释:“星寒,不可能,不可能的,我肚子里的孩子真的是你的,我从没……”

话还没说完,一份资料便重重的砸到她脸上,尖锐的边角在她脸上划出一道刺目的血痕,江月吟甚至都还来不及呼痛,就被陆星寒冰冷入骨的话彻底打入地狱。

“这是我的绝育报告,上面白纸黑字写得很清楚,睁开你的眼睛看看,你还有什么可狡辩的!”

话落,江月吟便又听到一声冷笑,随后感觉自己的下巴被狠狠抬起。

“我差点忘了,你是个瞎子,什么都看不到,爷爷竟然会逼我舍弃善良温柔的灵儿,让我娶一个心狠手辣的瞎子当女人,江月吟,你可真是好手段啊!”

陆星寒显然对她没有丝毫怜香惜玉的想法,一字一句都像是咬着牙说出来,江月吟只觉得下巴痛得不行,一时之间竟像是要被活生生掐断。

“星寒,星寒……”江月吟只好强忍着下巴处的疼痛,声音哽咽的哀求着,“不是这样!我可以证明的,求求你,你先送我去医院好不好,你先帮我保住这个孩子,然后我们再去做亲子……”

鉴定两个字还没说完,一阵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江月吟看不见,但她很明显的能感受到,陆星寒的情绪因为这个电话,有了很大的动荡。

而当他接通,她几乎能感觉到他的声音都在颤抖。

而电话那边的声音一出,却几乎让她如置冰窖。

江灵儿!

居然是江灵儿!!!



她没死!

她居然没死!

她又回来了!

如果是以前,江月吟一定会非常开心,因为江灵儿的出现,终于能洗刷之前这些年她一直顶着的推她入海的罪名,可她此刻出现,在她生死关头之际出现,她只觉得无比的恐慌。

“灵儿,你还活着……”陆星寒开口,温柔的声音中竟还带着点害怕再次失去的颤抖,仿佛不敢相信此刻正在发生的一切。

“星寒,是我,我回来了。”

“我在我们定情的地方等你,我好想你,你来见我好不好。”

这意味着什么江月吟不会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残忍,她哀切的抓住他的裤腿,失声大叫。

“星寒,别去。”

江月吟肚子很痛,可再痛也比不过她亲眼看着陆星寒立马要离开的心痛,痛感越来越强烈,她泪流满面的求他。

“不要过去,我求你,先救我,先救我肚子里的孩子啊!我发誓,这真的是你的孩子!”

“这个孩子是我的命,我求求你救救他,救救我的命吧!”

她哭着喊着哀求着,却还是阻挡不了陆星寒抽走裤腿,急切的抽走茶几上的车钥匙,他要去确认,那是不是消失了三年的江灵儿。

“既然你想生下来,那你就自己去!”

他扔下如此冰冷的一句话,随后转身,快步离开别墅大门。

再也没看地上挺着肚子,痛得撕心裂肺的江月吟一眼。

“星寒!星寒!!!”

他明明知道她眼睛是看不见的,又怎么自己去医院!

她痛到极致,差点就要强撑着追上去问他知不知道她的眼睛究竟是怎么瞎的。

他怎么能用这个理由来欺负她啊!

江月吟趴在地上哭得眼泪流干了,最后实在忍受不住痛意,闭上眼睛昏了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她闻到一阵浓浓的消毒水味道。

“我的孩子!”

她猛地坐立起来,刚要用手摸自己的肚子,突然有一双温热的手抓住了她。

“大小姐,别紧张,孩子好好的,已经抢救回来了。”

江月吟立马就认出这是谁,“陈妈?”

得知孩子还在她肚子里,她几乎要喜极而泣,“陈妈,是你把我送进医院的吗?”

陈妈是她从顾家就带过来的人,自然是会向着她的。

陈妈忧心忡忡,叹了口气道:“是啊大小姐,我买菜回来,就看见你……那样躺在地上,幸亏我救护车叫得及时……”

“我没记错的话,先生当时不是在家的……”

话说到一半戛然而止,陈妈担忧的声音突然改为惊愕,“二、二小姐!”

陈妈这句话一出,病床上的江月吟忍不住身子微微一抖。

能让陈妈这样子称呼的人,就只有一个。

江灵儿!

那个电话不是假的,她竟然真的还活着。

江月吟还没来得及做出什么反应,就听到江灵儿熟悉的柔弱声音传来,“陈妈,我有些事要和姐姐说,你先出去吧。”

随着病房门的带关,江灵儿也一改刚才的娇柔,声音恢复成了以往对她的样子。

“江月吟,我的好姐姐,好久不见啊。”

“你真的还活着。”江月吟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又是震惊又是惊恐,一瞬间突然像是想明白了什么,“半年前,是你故意跳海陷害我!”

“是又怎么样?谁让你不知道给路老爷子吃了什么药,让他这么喜欢你,指明让你嫁进路家,我路家少奶奶的位置被你抢了,我怎能不设计点东西,好让你吃点苦头。”

“姐姐,星寒以为你害死了我,一定很恨你吧,这半年,你一定过得生不如死吧。”

“你……”江月吟没想到江灵儿能歹毒到这种地步,“你就不怕被戳穿吗!”

“戳穿?”江灵儿笑得愉悦,“我有什么好被戳穿的,就算你把真相说出来,你以为有谁会信你!”

“要不,妹妹帮你试试,让你彻底死了戳穿我的这条心?”

江月吟还没反应过来她这句话代表的意思,忽然就听得“砰”的一声,江灵儿先是摔碎一个花瓶,然后尖叫着摔倒在地上,额头重重撞在门角,血流如注。

“姐姐,你怎么可以推我……”

什么推她?

江月吟一脸愕然,刚要开口,下一秒,就听到陆星寒一声怒吼,“江月吟,你干什么!”



“不是我,刚刚是江灵儿自己……”

“够了!”陆星寒语气中满是狠意,哪怕江月吟看不见,也能很清楚的感受到,此刻他看着她的眼神一定像是淬了寒冰,“灵儿不计较你半年前对她造成的伤害,好心要来看你,结果却又被你害成这个样子!江月吟,如果这次她再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一定要你陪葬!”

说罢,便抱着江灵儿焦灼的往急诊室狂奔而去。

“灵儿,别害怕,我在。”

江月吟眼眶含泪,只觉得疼得快要窒息过去。

她这下才明白方才江灵儿的话是什么意思。

从头到尾,他既不愿听她解释,更不愿相信她。

江灵儿身体本就虚弱,这次又撞得严重, 顾父顾母得知消息也匆匆赶过来,先是看望了一下江灵儿的情况,而后又冲到江月吟的病房,抬手就是一巴掌甩了过去。

那力道又狠又猛,江月吟猝不及防,险些一个踉跄就摔倒在地。

“孽障!你是不是不弄出点事就不安稳,你已经害过你妹妹一次了,现在又要害她!你是不是不把她害死不罢休啊!”

江月吟被打得半边脸都红肿起来,但她此刻无暇顾及疼痛,她捂着脸,声音里满是绝望的哽咽,“爸,我没有……”

“你还给我狡辩!我怎么就生出了你这么一个女儿,没有你妹妹半分善良的基因!”顾父气急败坏,“从今往后,你就不再是我们顾家的女儿,我们顾家从此跟你断绝关系,永不相干!”

江月吟浑身一震,像是完全没想到顾父竟然会说出这种话,明明她和江灵儿都是他们的亲生女儿,可从小,父母把所有的疼爱都给了妹妹江灵儿,好吃的第一时间给她,好玩的第一时间给她,就连去游乐场,也要瞒着她,偷偷带江灵儿出去,只有偶尔才会施舍般的分给她一点。

所以他们永远不会知道,哪怕是他们心血来潮叫出的一声阿雪,都足以让她高兴好久。

可为什么!

明明她也是他们的女儿啊!

“爸,你别生气……”江月吟惊慌失措,连忙拉住顾父的手,语气卑微到了极致,“是我不好,我错了,你不要……不要和我断绝关系。”

与此同时,陆星寒站在不远处,心头微震的将这一切尽收眼底。

此刻的江月吟,和灵儿口中所说的那个总是背地里欺负她,对她很差劲的姐姐好像很不一样。

看着眼前像是明明自己难受得要命,却还要卑微的讨好自己父母的江月吟,陆星寒心头闪过一丝异样,但还没等他分辨出来那是什么,突然就有个护士急匆匆的从病房里冲了出来!

”路先生!不好了,顾小姐说是没想到自己的姐姐那么容不得她,留下一封遗书便割腕自杀了!”



陆星寒瞳孔陡缩,“你说什么?!”

“路先生,我们现在已经把顾小姐推进手术室了,但现在顾小姐的出血量太大,急需用血,她是特殊血型,我们医院又血库告急……”

陆星寒还没来得及说话,顾父顾母就已经听到了这边的动静,弄清情况后,顾母连忙拉住江月吟就往护士那边推。

“这儿有血!这儿有血!”

“输我们大女儿的血,快用她的血,她和灵儿是一个血型!”

护士看了眼虚弱的江月吟,有些犹疑,“顾太太,这次顾小姐所需血量很大,这位小姐……”

“没关系的,柒柒很健康,抽多少血都没关系,你们一定要救我女儿,我已经失去过她一次了,千万不能再失去她。”顾母说罢,着急的看向陆星寒,“星寒,你快说句话啊,灵儿身子那么弱,可千万不能有事,赶紧让他们先抽柒柒的血吧!”

江月吟浑身冰凉,什么叫做她很健康,抽多少血都没关系!

她刚刚被抢救回来,肚子里还有孩子,如果让她去抽,无疑是要她一条命。

她也是他们的亲生女儿啊!

江月吟心中涌上无穷无尽的绝望,只能寄希望于陆星寒,希望他能看在她肚子里孩子的份上,能够让她献血这个恐怖的想法。

“陆星寒,我不能献血。”江月吟跌跌撞撞的凭着声音判断着方位,如同拉住一颗救命稻草似的拉住了他,“我肚子里还有孩子!半年前你被人设计,这个孩子就是我为你解药的那一晚怀上的,没人能够比我更清楚,这个孩子就是你……”

不提孩子还好,一提孩子,陆星寒攥紧拳头,骨节攥得青白。

“够了!”陆星寒怒吼一声,猛地将她甩开,“半年前为我解药的明明是灵儿,怎么会变成你?江月吟,这种做作的戏码你究竟还要玩到什么时候!“

闻言,江月吟彻底崩溃了,怎样的惊涛骇浪都无法形容她的心如死灰。

“怎么会是江灵儿,把第一次献给你的明明是我,怎么会是江灵儿!”

可这一句话陆星寒已经完全听不到了,江月吟已经被顾母拼命推搡进手术室。

“妈,我不要抽血!”

“妈……”

江月吟最后的语气已经可以称得上是哭着哀求,那惨烈的声音,连护士都有些动容起来。

“顾大小姐,这位小姐身体太虚弱了,肚子里还有孩子,抽不了那么多血的,会死人的。”

可顾母却置若罔闻,依旧一把将她按在抽血台上,急道:“抽点血怎么了,还死人!你别恐吓我,我小女儿现在危在旦夕,你们要多少血就从她身上抽!要是救不回我的小女儿,我和你们没完!”

“顾大小姐,这……”护士还是很迟疑。

顾母不再跟她周旋,知道这个医院归陆星寒管,于是立马看向陆星寒。

“星寒,你说句话啊,灵儿从小就身体弱,这次流了这么多血,说不定真的凶多吉少,柒柒的身体我知道的,可以抽的,一定不会有事的。”

江月吟的世界好像沉寂了几秒,好半会,耳边才清晰的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抽!”

那一刻,只说是天崩地裂也不为过。

陆星寒用一个字,彻底判了她的死刑。

护士听命,针头也在这时,狠狠的扎进她的静脉。

江月吟只觉得自己的鲜血在一点一点从体内流走,意识也随之一点一点的消逝。

她想,她可能,真的要死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