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小兰花东方青苍

小兰花东方青苍

东方青苍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小兰花坐在牢里,看着牢外面的女子双腿盘坐,闭目凝神,静得连呼吸的声音都听不到。这都多少天了,小兰花支着下巴,表示很忧虑。外面那家伙……到底有没有好好在喘气啊,要是他就这样悄无声息的憋死了去,那她得多亏!

主角:小兰花东方青苍   更新:2022-09-10 14:5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小兰花东方青苍的其他类型小说《小兰花东方青苍》,由网络作家“东方青苍”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小兰花坐在牢里,看着牢外面的女子双腿盘坐,闭目凝神,静得连呼吸的声音都听不到。这都多少天了,小兰花支着下巴,表示很忧虑。外面那家伙……到底有没有好好在喘气啊,要是他就这样悄无声息的憋死了去,那她得多亏!

《小兰花东方青苍》精彩片段

小兰花坐在牢里,看着牢外面的女子双腿盘坐,闭目凝神,静得连呼吸的声音都听不到。

 这都多少天了,小兰花支着下巴,表示很忧虑。外面那家伙……到底有没有好好在喘气啊,要是他就这样悄无声息的憋死了去,那她得多亏!

 毕竟,那具身体才是她正儿八经的身体啊!

 而现在她用的这个……

 小兰花抓了抓自己垂到腰间的银发,又拿自己的大手第一百次『摸』了『摸』自己平坦的胸膛,然后一声叹息:“好|硬。”

 男人的磁『性』低音吐出这两个音节,在昊天塔里回响了好几圈才慢慢消匿。

 但这两个音节却打破了维持已久的寂静,牢笼外的女人终于缓缓的呼出了一口气,闭着眼睛道:“小花妖,你胆敢再对本座的身体上下其手,便休怪本座也对你的身体不客气。”

 “斤斤计较,我就『摸』『摸』你胸又怎么了,你一个大男人还怕『摸』吗……”小兰花顿了顿,倏尔羞红了整张脸,“哎哟喂……大魔头,你以为我『摸』哪儿了?龌龊!你真龌龊!”

 女子杏圆的眼睛睁开,带着几许与面容不相符的妖异,他讥讽一笑:“一个女子能说出此等话来,也不见得你纯洁到哪里去。”

 小兰花哼了一声,换了话题:“你不是上古魔尊么?传说中你偷鸡『摸』狗的那么厉害……”东方青苍眉梢一挑,小兰花情不自禁的咽了口唾沫,“你……你那么厉害,倒是给想个出去的办法呀……”

 东方青苍又闭上了眼:“想出去,你就别给我添『乱』。”

 小兰花眼一瞪,怒了:“现在被关在笼子里的是我啊!我怎么给你添『乱』,要说添『乱』,你才是给别人人生添『乱』的高高高手吧!”

 如果不是他,自己怎么会被关进昊天塔里!又怎么会从一个娇滴滴的兰花大闺女变成野『性』真糙汉……虽然这大魔头的身体,看起来是挺细皮嫩肉的,身材挺好,发质挺好,五官也挺好,手指挺修长……

 小兰花甩了甩脑袋:“……要不是你这个倒霉妖怪,我也不会落到如此境地!”

 “倒霉?”东方青苍眯了眼:“如此称呼本座,你胆量着实不小。”

 对面那双眼睛明明是她的眼睛,但小兰花愣是被东方青苍这个眼神儿吓得胆寒胃疼,甚至还略有点肾虚……

 但小兰花眼前竖着的几根栅栏帮她壮了壮胆,她鼓着腮帮子,一声冷哼:“有本事,你打我呀!”

 听得这句话,东方青苍倏尔咧嘴一笑,然后一把抓了自己披在身后的头发,在小兰花瞠目结舌还没反应过来之际,东方青苍指间气息一动,但见那及腰长发“唰”的一下,被尽数截断。

 小兰花整个人都僵硬了。

 头……头发,她的头发……

 东方青苍将她的断发拿在手里把玩了一下:“脑子不聪明,『毛』长得倒挺好。”言罢,将一手长发随意一扔,柔亮的黑『色』发丝像孔雀的尾巴一样漂亮的铺了一地,东方青苍坐着,扯了扯已变成齐耳短的黑发,他翘起了二郎腿,嘴角的笑放肆又恶劣:“怎么,你忘了,你现在,可是在我手里。”

 恶魔!丧心病狂的恶魔!

 小兰花几乎是要跪下去了,她看着自己铺了一地的断发,心疼的看了好一会儿,才想起要向凶手报仇!她一抬头恶狠狠的盯向东方青苍,大喝一声:“我跟你没完!”

 小兰花手往自己身后一抓,拉了那一头银『色』长发,学着东方青苍的姿势,手指间气息一动……

 然后她就更想哭了。

 东方青苍这个身体里面,不知是她不会调用气息还是根本没有气息,她完全没法使上法术啊……

 东方青苍像是料定了这个结果一样,嘴角的弧度更张扬了几分:“想截断本座的头发,你还得修炼个万把年。”

 小兰花咬了咬牙:“我偏不信!”她说着,卷了两三根发丝,狠狠一拉,径直将头发连根拔出,疼得她浑身一哆嗦,看得东方青苍身形一僵,笑容微收。小兰花忍着痛,学着他的模样,也阴险狠毒的咧嘴一笑,“今日姑娘我就让你秃顶。”

 东方青苍沉了脸『色』:“给我住手。”

 话音落地,小兰花又接连拔了四五根下来。

 东方青苍眯起了眼睛:“你胆敢再如此放肆,我便卸了你的胳膊。”

 小兰花闻言怒极:“你敢卸我胳膊我就敢割你脖子!”

 “若再多言,本座便断了你舌头!”

 “你要敢断!我就给你挥刀自宫!”

 狠话放到如此境地,两人都沉默下来,盯着对方好半晌,到最后是小兰花自己眼睛盯得酸了,垂下眼睛眨巴了两下,然后便看见了自己一地的断发。

 她心里难过委屈得不行,就第一坐,将膝盖一抱,红着眼睛啪嗒啪嗒的开始掉眼泪。

 没了。

 她再也不能编漂亮的辫子,不能扎美丽的头花了,拜这个大魔头所赐,她下半辈子就只能在这个牢房里度过了,什么都没了……

 东方青苍在栅栏外面看着里面自己的身体抱着膝盖蜷成一团,用沙哑磁『性』的嗓音发出吚吚呜呜的哭声,真是要多伤心有多伤心。

 他看得简直是形容不出的心塞。

 “不许哭。”他生硬的要求。

 小兰花伤心极了,听得他这句话,只呜呜的哭得更加用力。

 东方青苍只觉用自己喉咙发出的哭声像鬼爪子一样挠进他的脑袋里,比当年赤地女子扎进他浑身经络里的玄冰针更让人难以忍受。

 “起来!”

 小兰花抬起了头,一脸鼻涕眼泪的看他:“你把我头发还给我!”

 看见自己的脸如此狼藉,东方青苍按捺住心塞:“你先起来!”

 “先把头发还给我!”

 “好!”东方青苍手心一转,地上的断发尽数飞起,一根一根精准无误的接了回去。不过片刻时间,如瀑长发落下,完好如初,“起来!”

 小兰花呆呆的望着自己重新接好的头发,惊讶得都忘了该记东方青苍的仇了:“我身体……什么时候会这种法术的?”

 东方青苍只嫌弃的瞥了小兰花一眼:“把你这一脸,给本座收拾干净。”

 头发已经接好,小兰花倒也不再伤心了,专心的拿袖子去擦脸上的鼻涕眼泪。

 东方青苍坐了回去,望着她道:“使本座屈于威胁,你倒是古今第一人。”

 “让我哭出了男人的声音,你也是古今第一人。”小兰花擦干净了脸,气呼呼的转头看他,“我一刻钟的都不想和你呆在一起了!说!你到底有没有出塔的方法!”

 “当然有。”

 “什么办法?”

 “炸了此塔。”

 东方青苍说得如此轻描淡写,活像他说得只是要去拍死一只蚊子一样简单。

 小兰花闻言愣了愣,然后凄凄惨惨的垂下脑袋,可怜巴巴的嘀咕:“完了,我这辈子是再也见不到主子了。”

 无怪小兰花会如此想,昊天塔乃上古神物,要炸了它谈何容易,更遑论他们现在身体互换,小兰花是半点也探不到东方青苍身体里的力量,即便探到了,她也不知道魔界的力量要怎么使用。

 而东方青苍……

 小兰花就只有呵呵一笑了。她那身体里面有几斤几两她是清楚得很,就算东方青苍能将她的头发全部接上,那也改变不了她身体里只有几百年微末仙力的事实。那些力量拍死几个小妖小怪是没什么问题,至于炸昊天塔这活儿,等她再修个十来万年,或许也是可以试试的。

 小兰花鼻头有点酸涩,回想当初遇到东方青苍的那一刻,她觉得自己这一生,算是赔给了那瞬间的好奇心了。

 “你当时怎么就那么笨呢,你既然抢了我的身体,就该用我的身体好好呆在外面啊。”小兰花戚戚然道,“然后和我里应外合,逃出去的可能也比现在大呀。”

 东方青苍讥讽一笑:“天界之前不是从来自诩清高,愿舍身为人么?你却为了自己逃出,甚至不惜想与本座‘里应外合’?就不怕本座出去危害苍生,使生灵涂炭?”他瞥着小兰花的坐姿,“气节呢?”

 小兰花撅了撅嘴:“我把这些事情都考虑完了,要那些天兵天将还有天帝仙君们做什么。我主子说过,抢人饭碗犹如杀人老母,不能干。”

 东方默了片刻,『摸』着下巴道:“小花妖,随我入魔吧,你倒有几分资质。”

 “不要,主子会拿我去喂猪的。”顿了顿,小兰花伤感的叹了声气,“呆在这里面,主子要拿我去喂猪,也没办法了……当初你要是在外面,好歹还能找到一些魔界的坏蛋来帮衬帮衬,现在你在这塔里面,咱们孤男寡女孤苦无依的,再也没法出去了……”

 “谁告诉你这里面没人来帮衬。”东方青苍静静的看小兰花。

 小兰花愣了愣:“不然呢,这里还有谁?”她上下左右的望了一圈。

 昊天塔内的阶梯贴墙而上,中间中空,一眼能看到塔顶中悬的宝珠。塔内景象一览无余。若还有其他人在,那肯定是一眼就能瞧见的。

 东方青苍笑笑,不过随意勾了勾唇角,便也让人感觉放肆。自己的身体里住进了别的人,原来是真的会在举手投足间就勾勒不不同的感觉啊。

 小兰花正在感慨着,忽听东方青苍淡淡呢喃了一句:“差不多也是时候了。”



小兰花忽听东方这一声呢喃,还在愣神,便见东方青苍忽然迈腿便往塔一边的楼梯上走去。

 “你去哪儿啊?”小兰花盯着他,“别『乱』跑啊,塔里面禁咒很多的……你用的是我的身体啊!喂!”

 任由小兰花的声音越来越大,也没有唤回东方青苍回头一瞥。

 “哎!东方……”还没等小兰花将他名字唤完,迈上一步阶梯的东方青苍脑袋忽然就不见了。

 小兰花吓得倒抽一口冷气,但见东方的脚还在接着往上走,消失的地方从脖子到了腰,然后到了腿,最后整个人消失不见!

 小兰花不敢置信的『揉』了『揉』眼睛,然后仔细一看,这才发现东方消失的地方正巧是第一层和第二层的交界处。

 难道这个塔里还别有洞天?想想也对,上古神物怎么也得给人点悬念不是。小兰花『摸』着下巴琢磨了半晌,估『摸』着这塔里或许只是看似能一眼望到顶,但其实在第一层下面是看不见第二三四五层的。

 若是如此,那这里可能就不止关了她和东方青苍。

 在小兰花的记忆里,她一次也没听自己的主子提过有关昊天塔开启,封印妖魔的事件,直到这次,她亲自体验了一回。所以,如果说这塔里面还封印有别的妖魔,那定是在很久之前就被关在这里了的。而被关在这里的妖怪,想想也不会很弱小到哪里去。

 昊天塔统共九层,搞不好,被关的人物还不止一个两个。如果东方青苍能管用点,把那些妖怪都放出来,那炸了这座塔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嘛。

 小兰花搓了搓手,感觉有点小激动。

 至于炸了这个塔放出那些妖魔鬼怪之后,天下苍生要怎么办……

 小兰花还是保守的觉得,自己不能抢了天帝的饭碗。

 她满怀期冀的盼着东方青苍领着一大堆妖魔鬼怪威风凛凛霸气侧漏的走下来,但等了好久,也没见的东方青苍出现。

 他好像是真的消失在了这个塔里一样。音信全无。

 小兰花很担心自己的身体再也回不来了。

 在一日胜过一日的忧愁中,小兰花精神有些绷不住了,她开始『迷』『迷』糊糊的做一些梦,一会儿梦到主子温柔的给她浇水,一会儿梦到东方青苍拔秃了她的脑袋。还梦到那日……

 那日仙魔大战,小兰花仓皇逃到下界,无意间撞上了刚复活便被打成重伤坠落下界的东方青苍。他抓了她,毫不客气的拿森白的牙齿咬在了她脖子上,小兰花那么明显的感觉到,随着血『液』流出她身体的,还有她的魂魄。

 在昏『迷』之前,她隐隐约约听见东方青苍用她的身体对追杀而来的天兵天将说:“我甘愿入昊天塔中看守此妖魔,无愧千年修行成仙之德。”

 她想骂他,无愧你祖宗,我统共还没活到一千年呢……

 等她醒来,她就和大魔头一个牢里一个牢外的坐着了。

 这是现实里的事,但在小兰花的梦里,她却和大魔头一起被关进了牢里,他们的身体还没有交换,大魔头每天就抓着她的肚兜带子对她狞笑:“你从是不从?你若不从,我就一撮一撮的拔掉你头发!”

 她哭得嗓子都哑了,大魔头也无动于衷。最后她无可奈何,只好从了大魔头,但在她脱衣服的时候,她主子却忽然拿着镰刀出现了,黑着脸说肥水不能流外人田,情愿把她割了拿去喂猪,也不能让她被大魔头吃干抹净。

 小兰花吓得一脸苍白。惊惶之间,但听一声冷喝:

 “起来。”

 小兰花一个激灵,带着一头冷汗蹭起身来。牢外女子正冷冷的看着她。

 “大……”小兰花一句话刚开了个头,忽见还有一道目光注视着自己。她偏头一看,在东方青苍身后,还跟了一个黑发赤衣的男子。

 救兵!

 小兰花脑海里划过闪亮亮的两个字。大魔头果然找到救兵放了出来了!

 但将这人仔细一看,小兰花忽然觉得自己有点笑不出来了,就算再没见识,她也是认识这人眉心上的火焰印记——堕仙。

 被关在昊天塔里面的堕仙。

 小兰花听主子说过,不是有大怨恨的人成不了堕仙,这样的家伙多半心理扭曲,三观不正,行为喜怒比一般邪魔更难预测,招惹不得。

 小兰花默默退了一步,那方赤衣男子的目光却已落到她身上:“哦,这儿还有个美男子啊?”他言语轻佻,惹得小兰花蹙了眉头。

 可还没等小兰花更细一步观察下他,他便身形一转,一爪子搭上了东方青苍的肩头,『摸』了『摸』,爪子往下一滑,就势将东方青苍揽进怀里:“小美人。”他一双桃花眼媚得几乎快滴出春|『药』来,“你放我出来,原来是为了救他吗?这可甚伤人心。”

 什!这……这家伙简直轻浮!

 “你给我撒手!”小兰花怒叱,“爪子拿开!”她的身子可是清清白白的兰花大闺女,怎容得他人随意调戏!

 她雄浑的声音吸引了牢外两人的目光,东方青苍斜眼看她,对于赤衣男子的触碰是显得毫不在意。

 赤衣男子却挑了眉头,笑道:“小美人儿和这位是什么关系呀,惹得我可是嫉妒极了。”

 “我和她没关系。”东方一脸冷淡,衬得小兰花鼻子里吭哧吭哧的怒气更是莫名其妙。

 赤衣男子望着小兰花,嘻嘻笑着:“那这位是自作多情的想做护花使者咯?”他眯眼将小兰花上上下下一打量,然后微微蹙了眉头,“看起来还有点眼熟……”

 “你好像不太想离开这里?”东方青苍打断了赤衣男子的言语,他神『色』冰冷,“若不想走,我关你回去便是。”

 “小美人儿怎生怒了。”赤衣男子收了手,“好好好,咱们谈正事。你说的那昊天塔的要害,在哪儿?”

 东方青苍前行了几步,走到昊天塔中心,抬手比划出了四个方位:“今日午时,四方正位皆会有所偏移,尤以正东方为最,宝珠阴影会偏向这里。”东方青苍抬手指着小兰花正面面对的那面墙,“彼时,此处将会成为昊天塔要害所在,炸掉此处,昊天塔定然分崩离析。”

 赤衣男子『摸』着下巴琢磨了许久:“小美人,我看你乃是仙灵之身,恐怕是不知道昊天塔里面的浩淼正气对我这样的堕仙邪魔有多大的力量压制吧。力量越强而压制越大,我能使出一成力气便是已经拼命,你确信我能在那一时半会儿的破绽里,炸掉这个上古神器?”

 他这话问到了点子上,小兰花也表示不相信。

 要昊天塔这么简单的就被攻破了,那这上古神器的称谓,未免也拿的太水了一点。

 东方青苍咧嘴一笑:“当然不信。”他道,“我会在此地布下阵法,彼时,你只管用你那点微末法力炸墙便可。”

 赤衣男子似被东方青苍的气势唬住,愣愣的看了他许久:“真是奇怪,你并非堕仙邪魔,道行也极其浅短,为何如此熟知昊天塔的弱点,又为何胆敢出此狂言,你到底是什么人?”

 “你只用知道,你与我现在目的一致即可。”

 赤衣男子『舔』了『舔』嘴唇,黝黑的眼睛似有精光掠过:“姑娘如此神秘难测,实在是让人……难掩心动啊。我此生阅女无数,还从未见过姑娘这般气质的女子……”他说着,迈步像东方青苍走去,却在离东方两步远时,故意一崴脚,高呼一声,“哎呀,脚崴了。”手往前一抓,恰恰探在东方青苍的胸上,绣着娟丽兰花的抹胸被他的手微微抓了一点下来,『露』出了些许隐秘的弧度。

 赤衣男子偷得了腥,邪魅一笑,一抬头,正打算用眼神再调戏调戏这小姑娘,哪想……却对上了一双平静无波冷淡无情的双眼。

 哎?

 这个被他袭了胸的女子,正拿着看死鱼的眼神静静看着他。

 不该这样吧……

 羞恼呢?气愤呢?被调戏之后的歇斯底里几欲抓狂呢?让他听了连心都会融化的小女人娇叱呢?

 “啊啊啊啊啊!”

 便在这方沉默如死水一般毫无声响的时候,那边的牢笼里爆发出了一阵雄狮般的狂暴怒吼:“啊啊啊啊啊!你给我撒手啊啊啊!”

 赤衣男子被吼得惊诧非常,骇然转头,牢里的美男子跟要杀了他一样,瞪着那双似血的眼睛对他嘶吼:“放开放开放开!撒手!混账东西!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粗狂的怒吼吼得赤衣男子眨巴了两下眼睛,转头问东方青苍:“这是……怎么的?”

 东方青苍面无表情的拉了拉被抓下去了几分的抹胸:“站稳了?”

 “啊……嗯……等等!你不生气?”

 东方青苍一弯唇,笑得只比他刚才偷了腥时还邪魅狂狷……

 “我为何要生气?”他推开已经傻傻的僵住了的赤衣男子,“闪开,我要准备布阵了。”

 赤衣男子被推了一把,呆呆的站到一边,嘶哑的男子斥骂声却不绝于耳:“我要剁烂你的手!总有一天要剁烂你的手!”他往旁边一望,牢里的美男子已经恨得毫不顾忌形象的开始踹墙。

 再一转头,被袭了胸的当事者只是在塔内的边角里转悠,忽而还脱了鞋往牢笼上砸:“吵死了安静点。”然后自己光了脚继续坦然的走。

 赤衣男子眨巴了一下眼睛,忽然觉得,是不是因为他被关太久,所以都无法理解这个世界了呢……



正午将近。

 东方青苍咬破食指,以指为笔,以血为墨,在塔内四方正位上画下了咒符。每个符咒落定,昊天塔内都会更暗几分,到四方正位符咒都已经画完,整个塔里就只余头顶宝珠尚有余光。

 东方青苍站在中心,写下最后一个大符。

 小兰花在牢里看着自己的手指心疼得唉声叹气。

 赤衣男子却倚着牢笼坐着,目光静静的落在东方青苍身上:“她一直都这样沉默干练行事果断吗?”

 小兰花心里还膈应着他,没好气的回答:“我怎么知道!关你什么事!”

 赤衣男子歪着脑袋笑:“她很像我认识的一个女子,半点也没有其他女人的矫『揉』造作。她沉稳、冷静、勇敢而无畏,像是对任何事都胸有成竹,比男子还帅气……”

 “你才认识他多久啊!”

 小兰花的话显然没被人听进耳朵里:“……这样的女人,真是让人敬慕又倾心。”

 可重要的是,那个身体里面不是女人啊!小兰花都要扶额了,那个身体里原来的她就是一个矫『揉』造作,胆小、怕死、爱哭而娇弱的女子啊!所以……不要再拿这种目光看着她的身躯了好吗……

 “喂,银发男。”赤衣男子转头盯着小兰花,然后挑衅的咧嘴一笑,“不管你是何方妖魔,你着紧的这个女人,我抢定了。”

 小兰花翻着死鱼眼,简直要无语问苍天:“你确定?”

 “好了。”东方青苍唤道,“过来,站这里。”

 赤衣男子拍拍屁股走了过去:“美人儿说的每句话都这样简洁干练直击内心啊。”

 小兰花闻言只觉一阵心累。

 待得赤衣男子站到符咒之上,东方青苍二话没说在抓了他的手臂在他手腕上“唰”的划出了一道口子。赤衣男子一怔,等腕上鲜血落在符咒之上,一直无风无波的昊天塔内竟起了几丝微风。

 三人发丝皆有所动,赤衣男子最是愕然的看着东方青苍:“这法阵……”

 东方青苍一笑,眉目猖狂:“区区昊天塔能奈我何,单凭此阵之力,三界封印,我也能给它撕开。”

 赤衣男子一阵沉默。小兰花听得东方青苍此言亦是心惊胆战。上古神器在他面前,不过是摆个法阵就能说炸就炸的小玩意儿……她顿觉,这世间好似没有什么能束缚东方青苍的胡作非为,即便没有这具魔尊的身体,他也依旧随『性』放肆得让人害怕。

 赤衣男子似对东方青苍也起了些许顾忌。他默默的盯着他,不言不语。

 适时,昊天塔外的天光流动,四方正位的阴影忽然往小兰花对面那堵墙上微微一倾,诚如东方青苍所说,昊天塔的破绽出现了。

 赤衣男子尚还盯着东方青苍失神,东方青苍微微挑眉:“不想出去了?”

 好似被这句话打醒了一样,赤衣男子眨了眨眼,手上术法凝聚。一击赤焰打在对面的墙上,但闻“轰”的一声,昊天塔剧烈一颤,小兰花脚一滑,她连忙抓住面前的牢笼,等稳住了身子,抬头一看,竟惊异的发现在四方正位上,方才东方青苍所画的咒符泛出了道道血光,随着昊天塔震颤的越发剧烈,血光颜『色』更加鲜艳,几乎把塔内尽数染红。

 赤衣男子转头一看,表情随之变得极为惊骇,他收了手上术法,转头看东方青苍:“这是魔阵!”

 东方青苍咧嘴一笑,微微『露』出虎牙,看起来『奸』诈又恶毒:“怎么,才发现吗?赤鳞。”

 赤鳞大惊:“你为何会知晓我……你到底是谁!”

 言语之间,昊天塔顶部的宝珠好似已经难以支撑,发出嘎吱嘎吱的断裂摇晃之声,紧接着,整座塔往下一沉,小兰花只见自己面前的栏杆尽数弯折。

 东方青苍并不回答赤鳞的问题,只催促道:“再给此塔一击。”看起来是在这里已经呆得极不耐烦了。

 赤鳞这时哪里还肯听东方青苍的话,当即往后一退,站到了符咒外面,是打算不出去也不要被东方青苍摆布了。东方青苍眼睛微微一眯,这时忽听另一边传来一声惊呼:“大魔头大魔头!救命啊!”

 赤鳞闻言继续大惊:“你是魔界中人!”

 东方青苍并不答他的话,只转头看小兰花,这才发现那方牢笼的精钢栅栏尽数被压弯,沉下来的木头将小兰花挤到了一个角落里去,几乎快要将她压扁了。

 “救救救救我呀!”她应该是吓得够呛,说话都结巴了。

 东方青苍咬了咬牙,似恨铁不成钢极了:“昊天塔正气已泄,没有法力也该有点气力,你还推不开这些废材!”

 他一喊,小兰花才想起自己现在用的是魔尊的身体,就算没有力大无穷,但好歹也是不死之躯,昊天塔再沉现在也压不死她呀。小兰花稳住心神,伸手抵住沉下来的巨大实木,她一使力,忽然惊讶的发现,她的指甲竟然能轻而易举的将面前这块木头挖出一道深深的口子。小兰花大着胆子五指向前,狠狠一挖,已经被挤到她面前的木头瞬间被截成几段。

 这是神器里面的柱子啊。

 小兰花还在感叹,昊天塔又是一沉,外面的玄铁栅栏被挤压得往牢里一戳,小兰花只见一根黑乎乎的影子飞了过来,径直『插』在了她的胸膛上。

 然后,手臂粗的玄铁在她胸膛打了个弯。

 竟然把玄铁给撞弯了……

 魔尊身体简直比上古神器还要神气!还没等小兰花感慨更多,忽又是声巨响,塔顶的宝珠轰然坍落,昊天塔内震颤不断。小兰花现在是什么都不怕了,挺着胸膛站在一片尘埃飞腾之中,眼睁睁的看着昊天塔分崩离析。

 外面是小兰花熟悉的天界气息,她忍不住扬起了微笑,天界的阳光照在脸上的感觉真好。

 然而待尘埃落定,小兰花突然思考起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现在出了昊天塔,大魔头得拿回他的身体了吧。想想他们在塔里,她对大魔头说的那些话做的那些事,小兰花陡然意识到,她现在可能已经命不久矣。

 废墟之中窸窸窣窣一阵响动。大魔头从里面爬了出来。一身的灰,满脸狼狈。

 想来也是,她的那具身体有多不顶用,她自己是清楚的,能好好的从这坍塌的塔里爬出来,已经是要极大的本事了。东方青苍一转头,与小兰花四目相接:“剪个头发便嚎啕大哭而不止,方才怎未见得你来护我一把?”

 小兰花咽了一口唾沫。

 适时,一道红影自废墟之中飞快的蹿出,瞬间逃入天际,不见了踪影。东方青苍望着他远去的方向冷冷一笑:“跑得倒快。”他也不急着去追,拍了拍身上的灰,随即向小兰花走来,“小花妖,身体还回来吧。”

 小兰花又咽了一口唾沫:“有件事……”

 “说。”

 “身体换回来了……不许杀我。”

 东方青苍默了会儿,随即又笑了出来,一如既往的邪恶至极:“好啊,本座不杀你。”

 但他脸上“说谎”两个字明显得让小兰花都能一眼看出。小兰花想哭:“那不换了!咱们就这样吧!一辈子都别换回来了!”

 东方青苍冷哼:“这可由不得你。”

 他伸手便去抓小兰花。小兰花心中害怕,哪肯让他抓,连连往后退。东方青苍皱了眉头:“给我站好了。”

 小兰花哆哆嗦嗦的看他:“主子说魔族的人发誓是顶用的,不履行誓言会受到惩罚,你发誓,你发誓你不杀我,我就乖乖和你换身体。”

 东方青苍冷冷一声嗤笑:“你主子可有告诉你,魔族的人都是对着魔尊发誓的?”

 小兰花脸『色』一白,这……这个主子还真没说。那这下完了,没什么能钳制东方青苍的行为了,让他自己对自己发誓,顶个蛋用!

 见小兰花已经被吓得一双眼睛瞪得老大,浑身哆嗦,泫然欲泣。东方青苍看着摆出这样表情的自己的脸,好一会儿,终于败下阵来,好似头痛极了的『揉』了『揉』额头:“好了,过来,随后我留你一命便是。”

 小兰花像拨浪鼓一样摇头:“不不不不……你得给我个保障。”

 东方青苍眯起眼,『逼』上前去:“我说了不杀你,便不会杀你。”

 “光说谁不会!你别靠近我!”小兰花连连后退,但忽然之间,她脑子里划过一个念头——她现在才是东方青苍啊!魔尊的身体在她手里,她才是强势的一方,只要不让东方青苍碰到她的身子……

 还没等小兰花想完,东方青苍一把抓住了她的手,将他一拉,小兰花就看见自己的脸在面前飞快放大,还有那口雪白的牙齿……

 不能让他咬到她!

 小兰花猛力向后一挣,力道太大,但听“咔”的一声,东方青苍一声闷哼,抓住小兰花的那只手无力的垂了下来,竟是直接被小兰花这一下将他手臂拉脱臼了。

 小兰花此时骇得根本忘了自己的身体经不住折腾,只不管不顾的照着东方青苍面门挥了一巴掌出去:“说了不要随随便便靠近我混蛋!”

 啪的一声,东方青苍被打飞了出去,身子跟断了线的风筝一样摔落在昊天塔的废墟之上。

 然后没了气息。

 小兰花打了这巴掌,然后将胸抱住,蹲在地上,害怕的颤抖:“我还想见到主子呢嘤,我还不想死。”

 抖了半晌,四周是死一样的寂静。

 小兰花这才睁开眼,往斜里一看,自己的那具身体如同被遗弃的破布娃娃一般躺在一片尘土之上。披头散发,满脸鲜血,身体四肢扭出了个不可思议的动作。

 小兰花咽了口唾沫,又转头来看了看自己的大手,然后突然之间,恍悟过来自己做了什么。

 她……她好像把自己拍死了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