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4654156温然陆锦年

4654156温然陆锦年

温然 著

其他类型连载

不知过了多久,温然只觉意识快要模糊时,耳畔响起男人低沉的声音。“知道女仆冒充公主的下场吗?”温然半睁着眼望着头顶吊灯,干涩的喉咙一字也说不出。只听陆锦年又一字字道:“王子把女仆赶走了,但换做我,我会让女仆生不如死。”

主角:温然陆锦年   更新:2022-09-10 15:4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温然陆锦年的其他类型小说《4654156温然陆锦年》,由网络作家“温然”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不知过了多久,温然只觉意识快要模糊时,耳畔响起男人低沉的声音。“知道女仆冒充公主的下场吗?”温然半睁着眼望着头顶吊灯,干涩的喉咙一字也说不出。只听陆锦年又一字字道:“王子把女仆赶走了,但换做我,我会让女仆生不如死。”

《4654156温然陆锦年》精彩片段

深夜,南市。

瓢泼大雨,昏暗的街道上,一个单薄的身影在雨中跌跌撞撞地奔逃。

突然,那不稳的身子似是踩进了泥坑,猛地向前一扑,重重地摔到在地,溅起一地的泥水。

她的身后,车子的远光灯紧跟着出现,惊恐顿时爬上了温然满是雨水的脸。

她猛地转过头,颤抖地看着停在面前的宾利车。

不断挣扎向后退着的模样像是在躲避来地狱的厉鬼。

司机率先下了车,撑起伞拉开后车座的车门。

一身笔挺西装的陆锦年跨下车,冷睨着地上的狼狈女人:“陆夫人,你还想逃到哪儿去?”

温然仓皇的看着他,摇着头,苍白的唇嚅动着:“我只想回家……”

“温家还要你吗?”陆锦年嗤笑道。

温然心头一窒。

她想要回的家从来就不是温家,而是孤儿院。

那才是她的家!

不等温然反应,两个保镖忽然上前将她强行架了起来。

陆锦年漠然道:“把她带回去。”

保镖应了声,便拖着温然向另一辆黑色轿车走去。

温然看着陆锦年,心尖猛颤:“你为什么就是不信我?”

陆锦年已经听腻了她千篇一律的反驳,眼神骤冷:“等明茹什么时候醒了,你再问,看我能不能施舍你一个答案。”

一字字如同针刺进了温然的心里。

她红了眼,强忍着泪任由保镖将她塞进车子里。

琴湾别墅。

“嘭”的一声,温然被狠狠摔在光洁的大理石地板上。

雨水顺着她的发梢和衣角落下,湿了一片。

她浑身颤抖,无力地抬起头,望着陆锦年。

他高高在上,她卑微入骨,任谁看了都不会相信他们是已经结婚三年的夫妻。

陆锦年嫌恶地瞥了她一眼:“再有下次,可别怪我心狠。”

他的心究竟要到什么程度才算狠?!

温然攥紧了手,如同一只干涸的鱼,几乎窒息。

那强压着泪光的眼让陆锦年面色一沉。

他倏然蹲下,扼住她的下颚:“别急着哭,往后以泪洗面的日子多着呢,现在就把眼泪流干了,以后怎么办?”

“折磨了我……三年,还不够吗?”温然艰难地扯着嘴角。

陆锦年目光狠厉:“远远不够,比起被你推下楼害得昏迷至今的明茹,这些完全不算什么。”

三年前,温明茹倒在血泊里的场景仍历历在目,叫他如何能放过这个罪魁祸首?!

“我没有推过她!”

而对温然的反驳,陆锦年充耳不闻。

他放开她,面上带着难言的讥讽,开始解领带:“你费尽心思,不就是想嫁给我吗?”

温然呼吸一滞:“你要干什么?”

话音刚落,不等她反应,她整个人便被打横抱起。

温然惊惧地尖叫一声,一只大手忽然捂上了她的嘴,阻隔了痛苦的呜咽声。

她只觉自己好像沉进了几千米的深海中。

眼泪顺着眼角慢慢滑进黑发间,混着雨水又砸在了地板上。

不知过了多久,温然只觉意识快要模糊时,耳畔响起男人低沉的声音。

“知道女仆冒充公主的下场吗?”

温然半睁着眼望着头顶吊灯,干涩的喉咙一字也说不出。

只听陆锦年又一字字道:“王子把女仆赶走了,但换做我,我会让女仆生不如死。”



陆锦年起身,从茶几下拿出一瓶药。

看着她吞下,有了吞咽进去后,便头也不回地上了楼。

死寂中,温然躺在沙发上,如同一个被丢弃在一旁的破布娃娃。

她死死咬着下唇,连一丝痛苦的呜咽都不肯泄露,只有无神的眼里遍布悲寂。

三年里,每一次的折磨都如同今日。

哪怕她解释了千百遍,自己从来没有伤害过温明茹,而她才是陆锦年口中的“公主”,是温明茹冒充了自己。

可他从来都不信。

纤细的手抚上锁骨处,空空荡荡如同她的心。

小时候,她和父母走失,被孤儿院的院长从坏人手中救下,院长给她取名叫“小茹”。

和陆锦年便在那时相识了,两人两小无猜。

后来陆锦年被生父领走,自己将一直留在身上的碎心项链中的一半给了他做信物,而后,她也被父母找回了家。

再见到陆锦年时,他已是陆氏总裁,可他却没认出她。

相认的碎心项链也被温明茹偷了去,在陆锦年眼里,她便成了鸠占鹊巢的“女仆”……

忽然,胃里翻涌起一阵恶心。

温然踉跄着冲进卫生间干呕起来。

一颗白色药丸被吐了出来,滑进了水槽。

呕到几乎脱力,她才艰难的扶住洗手台,用水冲洗着脸。

她抬起头,眼神突然凝滞,镜子里的女子苍白削瘦,狼狈的好似一缕幽魂。

温然泛白的唇颤了颤,嘴里的苦涩蔓延进了心底。

她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有什么意义,更不知道往后还有多少羞辱等待着她……

第二天。

陆锦年下了楼,见温然蜷缩在沙发上一动不动,宽大的沙发,她堪堪只占了小小一个角,看起来无比可怜。

他眉头不自觉皱了皱,一下打开头顶巨大的吊灯,刺眼的光芒让温然一下惊醒。

她仓皇的坐起,便见陆锦年将一件裙子仍在她身上,不耐的说:“穿上,跟我走。”

温然嘴唇动了动,想问要去做什么。

但最终她什么也没说出口,只是默默的拿起衣服去换上了。

红裙贴身性感,温然不适的走了出来。

陆锦年眉头皱得更紧,却说;“你最好不要再想着逃,不然你知道后果。”

温然垂眸道:“我知道。”

她被陆锦年带着出了门。

君悦酒店华盛顿厅,一场酒会正在举办。

不同行业的大小老板们说笑着,温然跟着陆锦年周旋在不同人中,替他挡了一杯又一杯的酒。

什么都没吃的胃早就隐隐泛疼,苍白的脸上也没了血色,下一个敬酒的人便又到了。

她带着一分哀求的看着陆锦年,但男人不为所动。

温然心中泛起酸苦,她接过酒,仰头一口喝下。

那人立刻赞道:“总裁夫人海量。”

一杯又一杯,温然不知喝了多少,但胃部的钻疼却强行让她维持着一丝清醒。

“够了!”

忽然,一个带着愠怒的声音响起。

冯羽将温然手中的杯子夺过:“然然,你不能再喝了。”

听到这亲昵的称呼,陆锦年眸光一沉,他认出了冯羽。

冯氏的继承人,也是——温然的同学。

陆锦年眼神冷凝,嘴角勾起一个危险的笑,对着温然轻声说:“你不能再喝了,怎么不说?”

那声音如冷霜般,冻得温然心底一颤,急忙将杯子拿了回来:“我没事……”

但已经迟了,陆锦年笑容一收,抓住温然的手腕,直接将她拖了出去。

温然无力挣扎,踉跄着跟了上去。

身后一群人面面相觑,冯羽想跟上,却在酒店门口被陆家的保镖阻拦。

医院,VIP病房。

病床上,温明茹闭着眼一动不动,温然被甩在病床旁。

“跪下。”陆锦年语气森冷。

温然强撑着身子,即便被迫跪着也不肯弯下脊柱。

这三年,她不知道在这里跪了多少次来“赎罪”。

——赎那些她从来没有做过的“罪行”。

沉甸甸的胃好似纠成了一团,肚子痉挛的疼,温然支撑不住的捂住胃,神情痛苦。

陆锦年冷冷地站在一旁,讽刺道:“装什么?有意义吗?”

如同刀尖的话扎进温然的耳膜,穿进她的心里。

一股咸腥涌上喉头,她死死咬住泛白的下唇,却还是从唇边溢出一丝鲜红。

陆锦年心中一诧,正要查看。

这时,温明茹的头忽然动了。



“小茹!”

陆锦年眼神一震,立刻顾不上温然,急切的去查看温明茹的状态。

温然再也支撑不住,陡然倒地,一口鲜血从她嘴里吐了出来。

洁白的地板顷刻被染红的一大片……

抢救室外。

医生摘下口罩走了出来,温然随后也被推了出来。

陆锦年看着那苍白的脸,眼里浮现一抹他自己也无法察觉的急切:“她怎么样了?”

“急性胃穿孔,休息一段时间就好。”医生回道。

闻言,陆锦年眼底的寒冰又凝,他冷漠开口:“没死就行。”

“不过……”医生面色为难,“夫人她怀孕了,已经快两个月了。”

陆锦年眼眸一怔。

迟疑的怒火烧上双眸,烧掉了最后一丝诧异。

病房。

温然躺在病床上,紧闭着眼,干裂泛白的唇一张一合地呢喃着。

陆锦年冷眼看着,目光落在她平坦的小腹上。

“小沉哥哥……”

几声低语让他蹙起了眉。

陆锦年犹豫了几秒,最后鬼使神差地俯下身。

“妈……不要扔下我……”

陆锦年一顿,凝了神。

温然怎么会这么说,因为温夫人的疏忽而流落到孤儿院的分明是温明茹。

正思考时,她话一转,挣扎着:“我的,那是我的,东西……”

思绪一瞬被打断!

陆锦年神色一沉,眼底划过一丝厌恶。

哪怕是在梦里,这个女人还是想抢温明茹的东西吗?!

刷——!

陆锦年伸出手扣住温然的双肩,粗暴地将她拉了起来。

巨大的动作让陷入噩梦痛苦中的温然猛然睁开眼,却正好双上一双极尽嘲讽的眸子。

“温然,你的心还能有多脏?”

一阵迷茫过后,温然才明白过来他在说什么。

她颓然抬起头,嘴角艰难地弯起一抹嘲讽的弧度:“我这么脏,你为什么还要娶我?”

她声音发颤,每一个字都带着刻骨的痛楚。

“娶你不过是为了折磨你。”陆锦年面色一凛,心中无端烦闷。

“你以为用尽心机怀了孕就可以让我心软吗?”他一把推开她,看着她重重跌在病床上:“与你沾边的东西,我都不要。”

他说完,便转身离去。

闻言,温然眸光一滞。

所有的痛苦在一刹那好像全部都停滞了。

她无意识的抚上小腹,泛红的眼中带着几分诧异。

她……怀孕了?

温然望着那决绝的背影,脑海一片空白,接着巨大的悲痛才渐渐扼住了她的心脏。

这是他们的孩子,是她的骨肉,他竟然……

细雨如针,随着夜深愈发冰冷。

温然捂着小腹,踉跄着跑出了医院。

可站在空荡荡的大街上,她却迷茫了……

她能去哪儿?

温家自从把她交给陆锦年就对她不闻不问;而孤儿院的院长妈妈,早在几年前便去世了;她的朋友们,收留过她的都会被陆锦年一一打压……

这天地之大,她几乎无处可去。

温然像个迷途的孩子,无力地蹲下身,倚靠着身后的路灯柱。

致命的窒息感让她紧紧抱住自己,冰冷的细雨淋得她打了个寒战。

不知过了多久,一辆黑色轿车突然停在她旁边。

冯羽从车上跨了下来,见到温然的样子,心一惊,快步跑了过去。

他蹲下身,焦急地叫了几声:“然然!”

温然紧闭着眼没有回应,苍白的脸上带着不自然的红晕。

见此,他再顾不得许多,忙将温然抱了起来。

但还没等他将人放进车里,身后一个冷漠的声音忽然响起。

“你想带我妻子去哪儿?”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