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尽头的微光小说免费阅读

尽头的微光小说免费阅读

沈珠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我希望沈珠能多搭理一下梁寄,梁寄看起来越来越阴郁了。曾经那个校服松垮,露出半个肩头吊儿郎当的少年,似乎都消失不见了。只是,后来,沈珠再也没有给他发过消息了。我找过沈珠,我说再不发消息,梁寄就起疑了。

主角:沈珠梁寄   更新:2023-01-06 15:3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珠梁寄的其他类型小说《尽头的微光小说免费阅读》,由网络作家“沈珠”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我希望沈珠能多搭理一下梁寄,梁寄看起来越来越阴郁了。曾经那个校服松垮,露出半个肩头吊儿郎当的少年,似乎都消失不见了。只是,后来,沈珠再也没有给他发过消息了。我找过沈珠,我说再不发消息,梁寄就起疑了。

《尽头的微光小说免费阅读》精彩片段


我记得很清楚。


沈珠过生日,梁寄托我给沈珠送钻石项链。他随手丢给我二百块钱跑腿费。


我知道,在梁寄心中,我就配那二百块钱。


我呢,从未有人记过我的生日,我十八岁的时候,是高三。


梁寄带着沈珠出去吃日料,我给他们两个写第二天的作业,高三的作业真多啊,我独自坐在教室里写到深夜。


清澈的月光透过纱窗照在了窗台上的绿萝上。


我双手合十对着绿萝祝我生日快乐。


梁寄是好人,因为他,我再也没受过别人欺负。


沈珠是好人,没有她,我就没办法上国高,接受良好的教育。


我感恩她们每个人。所以,嫉妒和羡慕都会让人变得丑恶,我不能接纳丑恶的自己,所以在无数次被忽略被无视的时候,我再也不会感到委屈了。


月亮是在天上的,我从未想过把月亮摘下。


即使月亮在某个瞬间照在了我的身上,可是我知道,那不是我的月亮。


我希望沈珠能多搭理一下梁寄,梁寄看起来越来越阴郁了。


曾经那个校服松垮,露出半个肩头吊儿郎当的少年,似乎都消失不见了。


只是,后来,沈珠再也没有给他发过消息了。


我找过沈珠,我说再不发消息,梁寄就起疑了。


沈珠却回了我消息:「梁寄的事情不用给我说了,他已经瞎了,将来能干什么,我现在追的可是英国贵族。」


我有些难过。


我小心翼翼地把和沈珠的聊天记录全部删除。


梁寄瞎眼后的第二个月,沈珠放弃了梁寄。


梁寄似乎也明白了什么,他不再问我沈珠的事情了。他把那个手机砸得粉碎。


他问我:「沈珠不会回来吧,本来她就不喜欢我,我瞎了她不会来的。」



「骗子。」


「我哥已经看到了她的 ins,她已经发了和别的男人的合照了。」梁寄声音冷淡。


「我哥和我都被她放弃了。」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脸上混杂着复杂的情绪,有愤怒有仇恨还有茫然和难过。


他看起来像是受伤的野兽,在宽大的床上蜷缩着,他抱着枕头把脸埋进了枕头里。


我又撒了一些谎,我说那个男生只是沈珠的朋友,沈珠说了别多想,我撒了很多谎,我用自己老实巴交的语气,坚定地骗着梁寄。


可是梁寄始终没有回复我的话,当我说累后,他只回了我两个字。


「出去。」


我走出门,把门小心地掩上。刚下木质楼梯就见梁疏正在看书,他看到我抬起头问:


「他的心情很不好吧?」


我点了点头,梁疏却完全没有心疼弟弟的意思,反而露出了一抹笑意。


「我早知道会有这一天,不过还好他陷得还不算太深,沈珠那种玩咖,他竟然也喜欢。」


谈到沈珠的时候,梁疏的语气有些不好。


我赶紧维护沈珠:「她不是玩咖,她是真的有事情,她在忙。」我再三强调,但是梁疏却耸了耸肩。


他指了指自己的双腿:「本来打算追求沈珠,让沈珠向我告白的。这样梁寄也可以醒悟了。」


「但是没想到沈珠胃口这么大,竟然让我们兄弟去竞争,她只想要最后的赢家。结果还赔了我的一双腿和他的眼睛,真是一个亏本的买卖啊。」


梁疏勾起唇角,明明是在笑,但是语气却透露着冷淡和不易察觉的愤怒。


看起来是打算让回国后的沈珠付出代价一样。


我想了想,打算暗自提醒沈珠,小心梁疏。


梁疏说完沈珠后,他靠在了轮椅上,歪着头看我,藏在细框眼镜后的双眸微微眯着,挡着奇怪的光芒。


「君君不会做坏女人吧,我那个笨蛋弟弟,可是受不了任何打击了。」他声音温柔又低沉,慵懒地把书放在腿上,只是那双黑漆漆的眸子却一动不动地直视我。



像是被蛇盯上一样,我瞬间后背发凉。本来就嘴笨的我更不知道怎么回复他。


我摇了摇头。


夏天的阵雨来得又急又猛。梁疏讨厌下雨,所以雨天他会早睡,一般在九点左右,我就会抱他上床。


因为他的腿还没有力气,不能做到自己上床。刚开始的时候,我会连拖带拽地抱他上去。


虽然因为从小勤劳做家务,我的力气比较大。但是抱一个一米八的成年男子也是需要技巧的。


我让梁疏把下巴放在我的肩膀上,他下巴尖细,硌得我肩膀有些疼,我环抱住他,身体嵌合严密,然后一咬牙,把身上所有的力气都使出来,尽量把他轻柔地扔在床上。


梁疏一开始不喜欢这样,但是只有这样我才能把他抱回去。


第一次的时候,他靠在床上,眼神平静无波,常挂着的温柔笑意也维持不住了。


我道歉:「对不起啊,我知道你也不喜欢这样,可是没有办法,要不找个男人抱你吧。」


他淡淡道:「不用了。」


只是那天晚上,他生气,惩罚我洗地上的毛毯,洗了一个晚上。


后来我就学乖了,我会抱完他后,让他尽量开心点。


比如他睡前喜欢看会书,我就适时地递上枕头放在他的腰下。偶尔他咳嗽一声,我就立刻端水给他,他也就会稍微高兴一点。


有一次,他眉头紧皱,抿着薄唇不说话。


其实梁疏是个很要面子的人,我瞬间明白了他的意图,连忙从厕所拿了个小壶递给他,轻声道。


「我立刻就会倒掉的。」


他却突然恼怒,偏过头去,面色红一阵白一阵,语气相当不善。


「你在说什么话,抱我去卫生间。」


我还有些迷茫,我以为他不喜欢我抱,所以能少抱一次就算一次呢。但是金主的话,我还是会听,只好把壶又放回原处,抱着他去了卫生间,他在卫生间解决了,我再把壶里的东西倒进智能马桶里。


我本来还以为我这么体贴,他能别生气,结果梁疏回到床上后更不开心了。



我带着一把黑伞,披上雨衣,走的时候还小心翼翼地关上了别墅的大门。


此时天色黑暗,梁家的别墅是处在郊区的,周围没有其他的建筑,只有杂乱的树林。但是还好,通往别墅的路上都修了路灯,这么大的雨,路灯也依旧明亮。


顺着路灯走,我找到了站在路边的梁寄。


他没有走多远,因为他看不见,只是凭借着光感和记忆在走。


他也许并没有想逃出去,他只是心情不好。


尤其是在他瞎后,听觉尤其敏感,窗外哗啦啦的大雨,让他心情烦躁。


他就那样站在路灯下,橘黄色的光晕打在他的身上,雨水浸湿了他的全身,他看起来沮丧又痛苦。


我走到他的旁边,踮起脚尖高举手为他撑起伞,抬起头看向这个丧气得和狗狗一样的少年。


刘海柔软地贴在他白皙的额头上,眼睫毛也沾着雨珠,他勾着唇角,雨珠顺着他绷紧的下巴又滑了下去,看起来像是哭了一样。


「你不是沈珠,她永远不会来找我了,因为我是个瞎子。」他声音沙哑。


「我不死心,我给沈珠打了电话,我听到了她那边有男人的喘息声。」


「我一直以为,我们是互相喜欢的。就连和哥哥赛车,我也以为她只是故意闹我。」他的声音越来越小,似乎都被这大雨吞没了一样。


「沈珠这个点,应该在晨练,毕竟国外和咱们时差不一样。」我安慰道。


梁寄发出了笑声,但是嘴角的弧度却压得很低,他像是听到什么笑话一样,脸上带了冷峭的讽意。


「你怎么比我还傻。」


我劝他回去,不然他哥哥肯定会骂我,没准扣我工资。


我把伞递给他,让他给自己打伞,我带他回去。


我小心翼翼地拉住了他衣角,牵引他回去。


我嘱咐他:「回去后,你冲个热水澡,坐好了我给你吹干净头发,你再睡觉,这样头不会痛。」


他沉默了一会儿说:「你知道我想起什么了吗?」


「我想起来高三的时候运动会,我参加长跑摔了一跤,你和沈珠都向我走过来,沈珠问我这还怎么赢啊,你问我痛不痛。」


我记得,我慌慌张张地想问他要不要去医务室。


梁寄却站起来咬着牙冲沈珠笑:「哥就算摔了,也给你跑个第一。」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