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十遍老婆守则

十遍老婆守则

梁溪 著

其他类型连载

签协议时候的我信誓旦旦以为,哪怕结了婚我也能过独美率性的伪单身生活。没想到,先越界谈感情的反而是我自己,真是啪啪打脸。颜控害人呐——!意识到我对周叙那点心思后,我和他相处起来挺别扭。我会忍不住想看他。之前我俩在家相处都是各干各的,彼此相安无事,他浏览他的公司账,我研究我的美容妆。但我现在有点儿静不下心。知道他就在书房,我会忍不住送上一盘水果,或者递上一杯咖啡。周叙摘掉金丝框眼镜,摁了摁太阳穴,抬眼看我:「有事求我?」

主角:梁溪周叙   更新:2022-09-10 17:5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梁溪周叙的其他类型小说《十遍老婆守则》,由网络作家“梁溪”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签协议时候的我信誓旦旦以为,哪怕结了婚我也能过独美率性的伪单身生活。没想到,先越界谈感情的反而是我自己,真是啪啪打脸。颜控害人呐——!意识到我对周叙那点心思后,我和他相处起来挺别扭。我会忍不住想看他。之前我俩在家相处都是各干各的,彼此相安无事,他浏览他的公司账,我研究我的美容妆。但我现在有点儿静不下心。知道他就在书房,我会忍不住送上一盘水果,或者递上一杯咖啡。周叙摘掉金丝框眼镜,摁了摁太阳穴,抬眼看我:「有事求我?」

《十遍老婆守则》精彩片段

周一晨会。

领导口误,四下俱寂,我一人嘎嘎乐。

领导黑脸:「梁溪把刚才的话重复十遍。」

我:「……」 

晚上到家。

领导跪着,我站着。

我双手叉腰:「周叙把老婆守则抄写十遍。」

领导:「……」

我和周叙属于商业联姻。

他家有钱,我家也有钱,为了彼此更有钱,我俩走到了一起。

结婚到现在已经三个月,我产生了一点小苦恼。

我好像喜欢上周叙了。

这该是十分正常的一件事,毕竟他那张脸号称「多看一眼就要投降」的顶级杀器,我三个月才投降,算得上铮铮铁骨了。

这也该是值得庆幸的一件事,毕竟他已经成为我的老公,有感情的婚姻生活,总比没感情的婚姻生活要长久一些。

但……

我和他之间有一份婚前协议!

我和他的婚前协议其实有很多,毕竟各自家庭都不是省油的灯,各种财产划分的文件数都数不过来,签字签到手发软。

我介意的那份婚前协议,是我和他两人私下拟订的。

关于婚后生活的约定。

周叙对我的要求很简单,做一个合格的妻子。

我对他的要求也就三点。

一、私生活简单。

二、生活作风健康。

三、只谈钱,不谈感情。

签协议时候的我信誓旦旦以为,哪怕结了婚我也能过独美率性的伪单身生活。

没想到,先越界谈感情的反而是我自己,真是啪啪打脸。

颜控害人呐——!

意识到我对周叙那点心思后,我和他相处起来挺别扭。

我会忍不住想看他。

之前我俩在家相处都是各干各的,彼此相安无事,他浏览他的公司账,我研究我的美容妆。

但我现在有点儿静不下心。

知道他就在书房,我会忍不住送上一盘水果,或者递上一杯咖啡。

周叙摘掉金丝框眼镜,摁了摁太阳穴,抬眼看我:「有事求我?」

「没有,」我当即否认,很快又想到什么,怂唧唧地说:「……有。」

「说吧。」他后靠椅背,手一伸,端起了我递的那杯咖啡,抿了一口,浅皱眉头。

「不合口味?」我问。

「太甜。」他说。

我纳闷,明明没放多少糖啊。

在他催促的目光中,我开始说正事:「我要去你公司工作,你随便找个职位给我。」



她们在讲八卦时终于能带上我了!

午后休息时间。

我搅着杯中的红茶,听有人打趣我:「梁溪,采访一下,第一次见到周总那张脸是什么感觉?」

我淡笑道:「还挺心动的。」

这是实话。

第一次见到周叙是在我父亲的生日宴上。

他姗姗来迟,手里拎着西装外套,仅着衬衫马甲,襟前的银色细链闪动,发丝微乱。

突然的一阵风,吹开他的额发,露出那精巧的眉骨弧度,他一抬眼,眉目间的神采仿佛让整场宴会都为之失色。

那张脸就是镇场子神器,谁也忘了他是迟到的,徒留他矜贵又不失风度地和众人寒暄。

「可不敢心动,」一同事自来熟地揽过我肩膀,「周总有老婆的!」

「啊?」我适时地疑惑。

我和周叙的婚姻虽然是公开的,但众人只知周叙和世佳集团的千金成了婚,并不知道那千金是我。

这得益于父母对我的保护,他们想让我健康快乐地成长。

「结婚这三个月来,周总可一天班都没加过,他以前是出了名的工作狂,一天恨不得掰成四十八小时来使的。」

我眨眨眼,想辩驳,周叙他虽然不在公司加班,但他在家里加班啊。

「这不是典型的要美人不要江山嘛。」有同事附和。

另一同事冲我八卦挑眉:「我们都觉得周总肯定爱惨他老婆了,不然他这种工作狂怎么会舍得每天准时下班,肯定是为了回家陪老婆嘛。」

「……」真是想多了。

真实情况明明是他老婆每天准时上班打卡到公司泡老公。



为了更快泡到周叙,我在穿衣打扮方面颇费心思。

各大品牌送来的职业装逐渐占据我衣帽间的一角,我一天换一套,变着花样儿在周叙面前晃悠。

可这男人不知道怎么回事,竟一点要动心的迹象都没有。

还是那张扑克脸、还是那副工作狂的模样。

连一眼都不多瞧。

实在是郁闷,我约闺蜜出门喝酒。

闺蜜一看我那打扮,啧啧称奇道:「不是我说,周叙这人定力可够强的啊,你这么一娇滴滴的大美人整天在他眼皮子底下晃悠,他不动心?他这都不动心?!」

她骂道:「他是不是不行啊,换我直接就扑倒!」

我被她逗笑,媚眼嗔她一声「讨厌」,正经道:「你说他该不会喜欢男人吧?」

「没听说啊,」颜可分析,「要真喜欢男人,圈子里总该有点风声吧?」

我颇认可,郁闷地噘起嘴。

闺蜜揽着我的肩宽慰:「要不咱换个策略,真喜欢,那就去追。管他谁追谁呢,最后在一起了就行。」

「不行。」我义正词严地拒绝。

「正所谓,床上的衣服没有自己脱的,我梁溪的男人也没有自己先追的。」

颜可笑开:「你这什么歪理。」

我也笑:「其实就是要面子。」

婚前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不谈感情只谈钱,这才三个月我就眼巴巴地去追人,那以后我还怎么在周叙面前混?

所以必须是周叙追的我!

颜可晃着手里的酒杯,提议道:「不然咱装醉试探一下?」

我瞬间会意,点头应允:「可。」

我撑着下巴,看颜可给周叙打电话,大意是我喝醉了,正发酒疯,让周叙赶紧来聚夜酒吧接人。

电话那端应了一声「好」。

等周叙的间隙,我开始担忧:「他不会让司机来接人吧?」

颜可道:「那这男人咱们不要也罢。」



结婚这几个月来,我从未喊过周叙老公,多数时候直呼其名,其他时候直接省略称呼。

第一声老公,对周叙的冲击好像有些大。

他半天都没缓过劲儿来。

他还在迎客,面色已然僵硬,点头微笑全凭本能,碰杯也是机械动作,时不时地,总要侧头看一眼我。

我藏起颊边狡黠的笑,歪头冲他一眨眼睛。

他仓皇别开视线,慌张无措的小眼神好似要疯。

太好玩了,我想。

待一拨客人退去,他将我拉至角落,压低了嗓音质问:「……刚才,你干嘛?」

「恩爱啊。」我满脸无辜地说。

「爷爷看到我们小两口恩恩爱爱的,不就会特别开心吗?」我抬眼看他,「还是说,你不喜欢?」

他清清嗓子:「我只是没准备好。」

「习惯就好啦。」我娴熟地挽上他的手臂,余光瞥着他的表情,试探着又喊了一声,「——老公?」

「嗯。」他板着一张脸应我。

我悻悻地耸鼻,这家伙,别以为我没看见,你分明在暗爽!

得知周叙一直暗恋我后,我才后知后觉那张扑克脸原来是他的保护色。

隐在扑克脸之下的,是他藏了又藏的爱意。

还是像往常一样送咖啡到他办公室,看他故作冷峻的模样,忍不住要逗他。

「老公,你的咖啡。」

他指尖的笔一滑,在纸上落下一道显眼的痕迹。

他隐忍着看我:「在公司,别叫这个。」

「唔。」我乖巧应答,催促他,「快尝尝我泡的咖啡。」

他端起咖啡开始尝,我不着急走,倚在宽大的办公桌旁双手撑着下巴专注地看他。

一秒、两秒……五秒,他支撑不住了:「……怎、怎么了?」

我暗自好笑,才五秒而已。

我缓慢摇摇头,状似新奇般提起:「眼镜呢?今天怎么没见你戴眼镜?」

「有点扎睫毛,」他说:「而且现在眼睛还不累。」

我换上迷妹语气:「可是你戴眼镜好帅哦。」

「噢。」他淡淡应声,仿佛不当回事,又浅抿一口咖啡。

等我晚些时候再进去送文件,他挺直的鼻梁已经架上那副金丝眼镜,低头正签文件,严谨斯文中透着些许禽兽禁欲的气息。

可恶,明知道他在钓我,我还是狠狠被钓到了!

我默念清心寡欲,将文件递到他手边,道:「今晚徐少禹请客,我不回家吃饭了。」

他扭头看过来,上下扫我一眼,问:「要不要回家换身衣服再去?」

白衬衫,灰色一步裙,裸色高跟鞋,好像是不怎么适合朋友聚会,我点头,他再道:「一起回吧,小张今天家里有事,我让他提早下班了。」

小张是他的司机。

我颇犹豫:「可是你在公司上我的车,会很显眼。」

他很好说话:「我可以走到公司附近的路口上车。」

我还是犹豫。

他停顿两秒,突然冲我眨了眨眼睛,放软声调说:「老婆大人带带我~」

「……」靠!竟然使美男计!

我没出息地答应下来。

事情的最后,演变成他载我回家,送我去聚会,被徐少禹等人热情挽留,万般推辞过后无奈一同聚餐。

看完全程的我,只想说:呵,男人。

你的名字叫影帝。

聚会地点在徐少禹家的酒店。

一行人挑了张圆桌,先吃饭,周叙坐在我右侧。

在他第不知道多少次将视线落在我的腰侧时,这饭我有点吃不下去了。

主要是想笑。

朋友聚会的穿着我一般追求舒适,今天穿得也很简单,白 T,阔腿长裤。

那上衣其实不短,只是夹菜时,肘带肩,衣摆总要往上扯几分。

一提一落,总是露腰。

我见他看得起劲儿,索性揪着衣摆在左侧挽了个花,又显瘦又露腰,一举两得。

不久,周叙贴耳过来:「你冷不冷?」

我忍笑摇头:「不冷。」

我心想,就准你故意有意蓄意在我面前露腹肌,就不准我随心随意随性露点腰啦?

这就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他还是说:「车上我带了件外套,你要是冷我去给你拿过来。」

我忍笑看他,还没来得及出声,耳边响起调笑的声音:「小两口说什么呢,凑那么近?能不能说给大家听听啊?」

我循声望去。

说话的是林诚,花花公子,以前追过我,不过我没看上,换女朋友比换衣服还勤快的类型。

我臊白他:「夫妻闺房话你也要听啊,你臊不臊?」

「不臊,这桌谁不想听啊。」

他笑了笑,似是意难平地提起:「好好一个大美人,怎么就被你周叙搞到手了?来,周总,谈谈经验呗。」

我颇难忍受他轻浮的语调,刚要发作,被徐少禹抢了先。

「去,林诚,就你那狗样儿,能和周叙比?先把你自己手里那堆烂账搅和清楚吧。」

徐少禹估计喝得有点多,他平时讲话颇收敛,不会像这般刻薄直白,今天这完全是不留情面了。

「我不能比,那这桌总有能比的吧?」林诚倦懒道。

徐少禹继续输出:「这桌谁都比不上周叙!」

他大概在兴头上,声音激昂:「人喜欢小溪多少年,那是实打实的真感情,就你们那小打小闹似的恋爱,说出来都怕让人笑话……」

他嘚啵嘚儿地还在输出,我满脑子却只剩一个念头。

……暴露了!

我悄悄看了眼周叙,发现他也在看我,神色有几分慌张,亦有紧张。

我咽咽口水,还没想好要说什么,徐少禹把话头转向我,问:「小溪,你说是吧?」

「……啊?」我根本就没听啊。

可一桌人都在看我,只好胡乱点点头。

「看吧,我说什么!」徐少禹是骄傲的语气。

周叙的手突然攥上我的手腕,很烫,亦握得很紧,他一语不发,直接将我牵离包厢。

我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

还有些蒙,徐少禹没说啥不该说的吧?

包厢与包厢之间有休息室,周叙拧开其中一扇门,拥我进去,落锁,将我困在他的臂膀之间。



我有点生气,什么嘛,我都撒娇了,他还这态度,他根本就不喜欢我。

我闹着要下来,他不放,大步将我抱离酒吧,闹来闹去,闹到门口已是半拖半抱的姿态。

他许是也恼了,将我抵在墙上,手掐在我腰侧,吐气很凶,目光如炬地盯着我。

我不想看他,别开脑袋。

他扳着下巴扭过我,一字一顿认真道:「以、后、不、准、在、外、面、喝、酒!」

我不出声,只是看他。

目光扫过他精致的眉眼、高挺的鼻梁,还有一看就很好亲的嘴唇。

怎么会那么红呀。

倏忽间,他喉结轻轻往下一滑,目光逐渐变得危险。

我恍然间明白过来——

这男人,还是行的嘛。

酒吧那晚后,我和周叙还是没什么进展。

但我信心满满。

毕竟这男人额头上如今写着「可攻略」三个字。

只是不等我攻略下周叙,倒先把总经办的同事给攻略了。

周叙有两名男特助,是他出差外派的首选,一名已婚一名未婚,未婚的那位不知怎的看上我了。

我很笃定我没做什么,甚至话都没和他说过两句,但他近来总是找我套近乎,送一些精美的小礼物,一和我对视还要脸红。

真是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

我实在不想惹不必要的麻烦,第二天麻溜地套上结婚戒指去上班,隐晦表明我也已婚的事实。

在忙碌且充实的日子中,迎来了周叙爷爷的八十大寿。

寿宴在周家老宅的主厅举行。

我和周叙早早来到宴会现场,挽手扮演一对恩爱的新婚夫妇,与每位前来贺寿的客人寒暄。

酒过三巡,周叙悄悄凑到我耳边:「还好吗?」

其实还好,但我想撒娇,嘟嘟囔囔:「有一点点累啦。」

「你去休息会儿。」

他接过我手里那杯看似是酒其实是水的东西,道:「差不多了,我一个人可以应付。」

我看向他:「合格的妻子这时候可不能缺席哦。」

他蓦地笑了:「你今晚是优秀。」

算他识相,我心满意足地离开,躲在休息室的沙发上揉酸疼的小腿。

十二公分的高跟鞋,真不是人该穿的。

小憩片刻,又重新补了个妆,我踩着高跷从休息室出来,撞上儿时的发小——徐少禹。

我假装没看见,擦肩而过。

他几步追上我,脸上是讨好的笑:「怎么?几年没见不认识了?装看不见是不是?」

我抱胸看他:「我们熟吗?」

他笑:「一起玩到大算不算熟?」

「那我结婚你都不来?这算什么好朋友?」

他解释:「那我不是在国外嘛,当时真有事,姑奶奶,我给您赔礼,赔礼行吧?您就说我做什么您才能消气?」

「哼。」我悻悻地看他。

确实有些生气,但也不是不能原谅,不过徐少禹诚意这么足,我自然得配合着多生点气。

几句话下来,破开隔阂。

他和我并肩往宴会厅走,一边走一边道:「周叙娶了你,很得意吧?」

「什么意思?」

「娶了意中人,他还不得意啊?」

「嗯?」

他愣了几秒:「……你不知道这事?」

他脸上呈现出「说了不该说的话」的惊恐表情。

我瞬间明白过来:「你的意思是,周叙一直喜欢我?」

「我什么都没说!」他立刻捂嘴。

「嗯?」我盯住他,故作凶很。

对峙几秒过后,他松了劲儿:「是这样没错,但你可千万不能告诉周叙这是我说的!」

在他的讲述中,我听到了一个全新版本的故事。

原来周叙一直暗恋我,就连我们两家的联姻也是他一手促成的。

这狗男人!

我说他洗完澡衣服不好好穿、隐隐露着腹肌是要给谁看,原来就是要给我看!

他一直都在钓我!

我蠢兮兮上了他的当,不仅喜欢上他,还一门心思想着泡他!

……真是马失前蹄!



我深吸一口气,平复激动的心情,待身心皆冷静下来后,重新返回宴会厅。

厅内觥筹交错。

周叙陪在寿星公周爷爷的旁边,背对着我,端着一杯酒正与前来祝寿的客人寒暄。

那背影高大挺拔,帅得掉渣。

我冲他娇滴滴喊了一声:「老公~~~」

他身影显见地一抖,连杯中酒也跟着洒出少许。

我忍住笑快步迎上前,恨恨地想,不是钓我吗?

那接下来就看谁钓得过谁!

结婚这几个月来,我从未喊过周叙老公,多数时候直呼其名,其他时候直接省略称呼。

第一声老公,对周叙的冲击好像有些大。

他半天都没缓过劲儿来。

他还在迎客,面色已然僵硬,点头微笑全凭本能,碰杯也是机械动作,时不时地,总要侧头看一眼我。

我藏起颊边狡黠的笑,歪头冲他一眨眼睛。

他仓皇别开视线,慌张无措的小眼神好似要疯。

太好玩了,我想。

待一拨客人退去,他将我拉至角落,压低了嗓音质问:「……刚才,你干嘛?」

「恩爱啊。」我满脸无辜地说。

「爷爷看到我们小两口恩恩爱爱的,不就会特别开心吗?」我抬眼看他,「还是说,你不喜欢?」

他清清嗓子:「我只是没准备好。」

「习惯就好啦。」我娴熟地挽上他的手臂,余光瞥着他的表情,试探着又喊了一声,「——老公?」

「嗯。」他板着一张脸应我。

我悻悻地耸鼻,这家伙,别以为我没看见,你分明在暗爽!

得知周叙一直暗恋我后,我才后知后觉那张扑克脸原来是他的保护色。

隐在扑克脸之下的,是他藏了又藏的爱意。

还是像往常一样送咖啡到他办公室,看他故作冷峻的模样,忍不住要逗他。

「老公,你的咖啡。」

他指尖的笔一滑,在纸上落下一道显眼的痕迹。

他隐忍着看我:「在公司,别叫这个。」

「唔。」我乖巧应答,催促他,「快尝尝我泡的咖啡。」

他端起咖啡开始尝,我不着急走,倚在宽大的办公桌旁双手撑着下巴专注地看他。

一秒、两秒……五秒,他支撑不住了:「……怎、怎么了?」

我暗自好笑,才五秒而已。

我缓慢摇摇头,状似新奇般提起:「眼镜呢?今天怎么没见你戴眼镜?」

「有点扎睫毛,」他说:「而且现在眼睛还不累。」

我换上迷妹语气:「可是你戴眼镜好帅哦。」

「噢。」他淡淡应声,仿佛不当回事,又浅抿一口咖啡。

等我晚些时候再进去送文件,他挺直的鼻梁已经架上那副金丝眼镜,低头正签文件,严谨斯文中透着些许禽兽禁欲的气息。

可恶,明知道他在钓我,我还是狠狠被钓到了!

我默念清心寡欲,将文件递到他手边,道:「今晚徐少禹请客,我不回家吃饭了。」

他扭头看过来,上下扫我一眼,问:「要不要回家换身衣服再去?」

白衬衫,灰色一步裙,裸色高跟鞋,好像是不怎么适合朋友聚会,我点头,他再道:「一起回吧,小张今天家里有事,我让他提早下班了。」

小张是他的司机。

我颇犹豫:「可是你在公司上我的车,会很显眼。」

他很好说话:「我可以走到公司附近的路口上车。」

我还是犹豫。

他停顿两秒,突然冲我眨了眨眼睛,放软声调说:「老婆大人带带我~」

「……」靠!竟然使美男计!

我没出息地答应下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