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舞伴的欲望

舞伴的欲望

张小莲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我来了这里之后,最大的理想就是搞一个极品女友。可惜这些学芭蕾舞的女人都很高贵,看不上我这个穷屌丝。突然,一只手轻轻拍在了我的肩头。不好,被发现了!

主角:张小莲马良   更新:2023-01-29 15:4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张小莲马良的其他类型小说《舞伴的欲望》,由网络作家“张小莲”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我来了这里之后,最大的理想就是搞一个极品女友。可惜这些学芭蕾舞的女人都很高贵,看不上我这个穷屌丝。突然,一只手轻轻拍在了我的肩头。不好,被发现了!

《舞伴的欲望》精彩片段

我家庭条件不好,早早辍学,来了芭蕾舞

学校做清洁工。


今天早上在院子里打扫卫生的时候,谁知

道偷看到了这么刺激的东西,是个男人都忍不

了。

我认识那个男人,是白甜的固定舞伴,经

常跟她独自在一起练习,芭蕾舞学校里面,男

人比三条腿的蛤蟆还少。

就算是个屌丝学员,在这里都能天天换女

友,还美名曰是什么灵魂伴侣。


我来了这里之后,最大的理想就是搞一个

极品女友。


可惜这些学芭蕾舞的女人都很高贵,看不

上我这个穷屌丝。

突然,一只手轻轻拍在了我的肩头。



不好,被发现了!


我全身一阵哆嗦,差点直接吓软了,回头


一看,拍我的那个女人是张小莲,“马良,你看

的那么过瘾,里面在干什么?”


她是白甜的师姐,相貌也美丽大方,妥妥

极品御姐。腿上没有半分多余的赘肉,相反又

直又长。


她们学习芭蕾舞的,都有一个特点,爱穿

丝袜、腿特别长,张小莲就属于其中的佼佼者。


今天她穿了带着破洞的条牛仔裤,里面还

依稀可以看见镂空的黑色渔网袜。


“莲姐,我可什么都没干啊!"我紧张的说

不出话来,生怕张小莲把我给举报了,说我亵

渎女神。


“瞧你这副猴急的样子,色狼啊你!"张小

莲漂亮的脸蛋上,露出一副要审问我的样子。


我慌了神,拼死狡辩。


“别装大尾巴狼了,我站你背后都看挺长时

间了。大家都有正常需求嘛,你看白甜,就不

许我看那个男的啦?”



“我去,莲姐,同道中人啊,你咋不早说?”


张小莲得意洋洋的,“你不懂,这是圈内的

秘密,我们学芭蕾舞的在表演前,有需求,就


要舒压。后天白甜有表演,解压也是常事。”

“舒压?”


张小莲神秘的一笑,勾起我无限幻想,“其

实就是上台前怕起反应,男女舞伴只好提前放

松一下,放空欲望。”


我心头火热,忍不住从头到脚的打量着眼

前的张小莲,没想到她这么色,要是我也能跟

她舒压一下就好了!

她的外貌可不比白甜差多少,长腿细腰的。是个极品尤物。


这样的女人谁不喜欢,男人不就喜欢癞蛤

蟆吃天鹅肉吗?


“莲姐,你啥时候上台表演啊,你看我有没

有这个福气帮帮你?"



我嘴上没门,先占个大便宜再说!

张小莲一指头戳在了我的脑门上,“想啥呢

你这癞蛤蟆也想吃我这美人鲍?咋不美死你算

了,一天天的净想美事!"


听了这话,我就火了,“谁说不行,兴许癞

蛤蟆比芭蕾舞男学员强多了,你让我帮你一回,

说不好你整天都得回味呢!"


说这话的时候,我雄赳赳气昂昂的,一挺腰板。

张小莲使劲瞪了我一眼,却发现我资本雄厚,直接看呆了,“马良,没看出来啊,你小子

挺厉害的嘛!”


“那有机会就便宜你一次,别叫我失望!”

说完话,张小莲就走了。

真是太放得开了。

这样的野妞我真太他妈喜欢了。


老子见多识广,一眼就瞧出这张小莲才是

人间极品,玩的花!

可想归想,但不知道她是不是骗我的,一

相创这此就口业



想到这些,就扫兴。



整个白天,我在学校里打扫卫生的时候,

脑子里忍不住都在想着张小莲,偶尔也会回放

出偷看到舞蹈室里的一幕,浑身难耐啊。


晚上,我回了职工宿舍,精疲力尽的躺在

了床上。

滴滴滴….…

放在枕头旁边的手机,一直响个不停,吵

的我都没办法闭上眼睛。

“谁这么烦?”


我不耐烦的拿过手机一看,竟然是张小莲

加我微信好友!


她的头像就是张小莲在表演时候的艺术照。

那柔美的姿态,妩媚的脸颊,丝丝扣动着我的

心弦。


在加好友的留言上,张小莲发来:小色狼。

你的机会来了,快点加我一下!



我双手颤抖的把张小莲加上了。


“怎么办啊,后天我有表演,可是那个男舞

伴我特别有感觉,他一碰我,我就不能正常发

挥了,急死我了!”


我还以为她叫我去帮她解压,没想到她跟

我说的都是那个男舞伴。


我发火了,“谁啊,你找他不就完了?”


估计张小莲也没听出我的弦外之音,反而

跟我解释起男舞伴。


“就是白甜的固定舞伴,他可是我们学校的

芭蕾王子,哪个女演员不喜欢他,这样的男人

抱我,大掌托举着我,我就心乱如麻了。”


芭蕾舞里面,做托举动作可是个高难度的

活,不仅需要男舞伴力量足够大,还要女舞伴

能够克服的了心理关。


舞伴的大手在神秘部位一托,要是没有点

定性,那直接就瘫了。

这也是为什么,他们在上台之前,必须把

欲望释放的一干二净,才能够专心做动作的原

因。



张小莲絮叨着跟我聊起这个事情。

“本来后天的表演是白甜和他,可是今天白

甜韧带拉伤了,所以只好换我去。天呐,他们

今天玩了什么,怎么还会韧带拉伤,这可叫我

怎么办啊?”


“我去!"我本来是想表达一下自己的震惊

的,直接打出了我去两个字。

结果张小莲很快就答应了我,“行,你来吧,

后天晚上去天台上。拜托你了马良,让我精疲

力尽,好好的把自己解压到一点欲望也没有。"


张小莲万分恳求我帮她这个忙。


我心头一震,张小莲要我帮她舒压到那种

程度?那不得把我吸干?

可怜我还是个处男,第一次竟然被要求这样!

“莲姐,要不要这么变态啊?"

“你来不来?”


“来,我来!"我可不想放过这么香艳的机

会,不争气的表达自己想要帮忙的意思。



“哈哈哈,你真逗,笑死我了,那明天见。”

张小莲给我发了个再见的表情,就休息去了。


我却激动坏了,忙跟同宿舍的头哥说了起

来,“头哥,你知道舒压吗?张小莲后天有表演,

叫我帮忙去给她舒压!"


头哥来这里工作好几年了,芭蕾舞学校的

事情他啥都门清,听了我的话,竟然被震惊的面露惊讶。

“不可能吧马良,这种好事会落在你头上?

我怎么遇不到,根本不可能!"


“你知道那些学芭蕾舞的娘们,绝对不会找

其他人帮忙的,因为找舞伴解压,那是为艺术

献身,没有心理压力。可找别的男人,她们就

觉得恶心。”


“这事你可千万别当真,张小莲说不好是耍



你的,她们那些爱玩的最喜欢捉弄人了。’


头哥偷偷的在我耳边说了一些事情.....


他告诉我之前有个新来的男职工想跟芭蕾

舞女学生约炮,结果那些女学生故意将计就计。

让他去宿舍里打炮。


结果去了之后,裤子脱了一半,发现女生

宿舍的妹子都冲进来给他拍照,还把这事儿发

到了网上。


搞的那个男职工没脸待下去,收拾东西滚

蛋了。


像我这种没啥经验的处男,被人家弄个仙

女跳,还不是被玩死?


被他这么一说,我直接就跟个泄了气的皮

球似的,不会吧,张小莲真的耍我?


因为我是清洁工,能跟张小莲这种极品芭

蕾舞演员发生点什么,还是有些梦幻。


不过,我心里还是存了一丝妄念,忍不住

的期待。


第二天上午,我在院子里打扫卫生,学校

里的芭蕾舞女孩们,身着连体丝袜,叽叽喳喳

的从我眼前经过。


舞蹈服里面全是美丽动人的雪自身体。


正在这个时候,我看见张小莲匆匆忙忙的

向教室走了过去,她的身材很完美,火辣辣的。


我看着她那两条细长的腿,就想把双腿打

在肩头。



我跟叶雅雅关系有多好呢?

好到哪怕我卖瓶子攒钱,也要送她一对心心念念了许久的珍珠发夹。

因为,她是我唯一的好朋友,小时候也是唯一愿意分享我辣条的女生。

小时候的友情,多么纯粹,

一根辣条就能奠基了十几年的闺蜜情。

可随着逐渐长大,对物质的要求不同、对金钱的概念不同,三观逐渐不同,再好的闺蜜也会渐渐生了隔阂。

…… 

叶雅雅来我家做客,在察觉到她一直盯着我脖子上的项链看时,我毫不犹豫摘了下来:

[你喜欢这个?]

她的眼底浮动欢喜,立马点头:[小芜,这可是香奈儿,我只在杂志上看过!这也是那家人……你们家人,送给你的吗?]

我不太懂牌子,这些首饰也是那些婶婶姑姑们拽着我去买的。

可能因为我是这一代里唯一的闺女,所以大家都对我特别宠。

就像这些给我买的首饰,几乎快塞满一个行李箱了,跟批发一样。

我见叶雅雅喜欢,便把手上这个送给她。

她迫不及待戴上后,问我好看吗。

叶雅雅是我们县城里有名的小美女,她一向爱美,这项链戴上后自然更增魅力。

她很开心,捧着我送她的礼物心满意足离去,

却从头到尾没跟我说一声「谢谢」。

我因为没妈的缘故,性子养得比较自卑懦弱,

也没什么人愿意跟木纳的我做朋友。

大学开学后,我跟宿舍的朋友融不进去。

有个温柔的婶婶问我,我如实说了。

她立马心疼道:[咱家在学院附近有套大平层,你一个人住那去,清净!]

我一听这话,也没拒绝,决定搬外头去。

叶雅雅得知后,非要跟着我一块走。

她因为性格开朗人漂亮,在学校里交了不少朋友,我不明白她为何也要搬出去。

直到后来,我无意在厕所里听到了叶雅雅跟其他女生的对话。

[雅雅,你干嘛对林芜那个土妞这么好啊,还带她去住大平层?]

叶雅雅补着从我这拿走的名牌化妆品,笑了笑:[虽然她又土又穷,看着的确讨厌,但我们毕竟是同县城出来的,能照顾一点是一点吧。

而且她死乞白赖地要跟着我,我也不好拒绝,是吧?]

「你呀,就是太善良,才会被她吸血鬼似的吸得死死的!」

我在洗手间里,沉默了好一会。



[小芜,你看咱们也要走了,今晚咱请宿舍的姐妹吃个饭吧?]

搬离宿舍前,叶雅雅苦口婆心跟我说了一堆人际交往关系的重要性。

我看着她化着精致妆容的脸蛋,以及身上的名牌裙子。

认祖归宗后,大家给我买了很多漂亮的裙子。

可我一年到头都是穿 T 恤长裤的,并不喜欢穿裙子,然后叶雅雅就借走穿了。

这一借,就再也没有还过。

我上下扫了她一眼,半晌,温吞出声:[可我跟她们不熟。]

叶雅雅便笑眯眯道:[哎呀,就是不熟,才要出来一起吃个饭。我已经订好位置啦,就是咱俩常去的那家餐厅,晚上你记得来噢。]

先斩后奏,连餐厅都订好了。

我有些好笑,我去干嘛,结账吗?

叶雅雅经常会跟同学们互请,当然,别人请客的时候不会叫上我这个土妞。

但叶雅雅会。

同乡互助的情谊,在她身上展现得淋漓尽致。

所有人都觉得,叶雅雅对我真好,什么事都带上我一份。

可她们并不知,叶雅雅的每次结单都是我付的钱。

我跟她那样好,宛若亲姐妹,所以从未计较这些。

却没想到,她一直占着从我这得去的好处不说,还在背后编排我。

可笑!

晚上的聚会,我还是去了。

叶雅雅在餐桌上,端着富家千金姿态:[今晚我跟小芜就搬走啦,大家放开吃,我请客!]

[雅雅,你家也太有钱了吧,还特意给你买了个大平层!]

有同学羡慕出声,觉得叶雅雅真是典型的白富美。

叶雅雅闻言却面色大变,慌乱朝我看来。

而我状似没听到她们的言谈,低头点餐,一贯陷入自我世界里的孤僻做派。

她松了口气的同时,也立刻转移了话题。

[喂,你点好没有,一个菜单要看多久,真是乡巴佬没见过世面!]

这时,有个女生对我发起不满攻势。

有些人就是很奇怪,明明没有任何交集,就是看不顺眼你,

就好比眼前的女生。

又或者说,今晚这一桌的女生。

我慢吞吞看了她一眼,又勾了一道贵菜,便把菜单转给了她。

她冷哼一声,跟身边小姐妹围着一起讨论吃什么了。

点好所有菜后,陆续上桌。

女生们眼睛都直了,看着一道又一道,瞧着就价值不菲的佳肴。

是的,这些都是我点的,专挑贵的点。

菜单轮流点的好处就是,没人知道这些菜是谁点的。

大家下意识都觉得,是白富美叶雅雅挑的。

毕竟,我们当中,也只有她看起来是最有钱的人。

一时之间,大家对她的恭维更盛了。

而叶雅雅也在吹捧中飘飘然,忘了自己是谁。

[雅雅,这一顿要吃掉 2 万吧!]

有女生估算了下,吓得嘴巴都合不拢了。

周围也是一片抽气声。



怎么办啊,后天我有表演,可是那个男舞

伴我特别有感觉,他一碰我,我就不能正常发

挥了,急死我了!”

我还以为她叫我去帮她解压,没想到她跟

我说的都是那个男舞伴。

我发火了,“谁啊,你找他不就完了?”

估计张小莲也没听出我的弦外之音,反而

跟我解释起男舞伴。

“就是白甜的固定舞伴,他可是我们学校的

芭蕾王子,哪个女演员不喜欢他,这样的男人

抱我,大掌托举着我,我就心乱如麻了。”

芭蕾舞里面,做托举动作可是个高难度的

活,不仅需要男舞伴力量足够大,还要女舞伴

能够克服的了心理关。

舞伴的大手在神秘部位一托,要是没有点

定性,那直接就瘫了。

这也是为什么,他们在上台之前,必须把

欲望释放的一干二净,才能够专心做动作的原

因。

张小莲絮叨着跟我聊起这个事情。

“本来后天的表演是白甜和他,可是今天白

甜韧带拉伤了,所以只好换我去。天呐,他们

今天玩了什么,怎么还会韧带拉伤,这可叫我

怎么办啊?”

“我去!"我本来是想表达一下自己的震惊

的,直接打出了我去两个字。

结果张小莲很快就答应了我,“行,你来吧,

后天晚上去天台上。拜托你了马良,让我精疲

力尽,好好的把自己解压到一点欲望也没有。"

张小莲万分恳求我帮她这个忙。

我心头一震,张小莲要我帮她舒压到那种

程度?那不得把我吸干?

可怜我还是个处男,第一次竟然被要求这样!

“莲姐,要不要这么变态啊?"

“你来不来?”

“来,我来!"我可不想放过这么香艳的机

会,不争气的表达自己想要帮忙的意思。

得到我准确的答案,张小莲才发了个微笑

的表情,“要不你准备点药?我怕你半途而废!"

“那我还是不是男人了,放心吧莲姐,我肯

定能让你满意,有我马良的神笔,你还想什么

别的男人?”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