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错付终无情小说

错付终无情小说

褚晔明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我浑身颤抖,满眼惊骇。他却「呵呵」地笑出了声来,继而又如高尚的神明般,用最温柔的语气蛊惑着我:「不要与我为敌,到我身边来可好?」我做了一整夜的噩梦。梦里,有只兔子的腿受了伤,我追着它跑了很久都没追上。

主角:褚晔明昭玥   更新:2022-09-10 18:0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褚晔明昭玥的其他类型小说《错付终无情小说》,由网络作家“褚晔明”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我浑身颤抖,满眼惊骇。他却「呵呵」地笑出了声来,继而又如高尚的神明般,用最温柔的语气蛊惑着我:「不要与我为敌,到我身边来可好?」我做了一整夜的噩梦。梦里,有只兔子的腿受了伤,我追着它跑了很久都没追上。

《错付终无情小说》精彩片段

当年我看见他将那只兔子剥了皮后,便生了一场大病,高热了好几日都不曾退下。


后来我烧的迷糊时,赵洵来到了我的床边,明明那么好看的一个人,说出来的话,却那样的令人惊惧。


他明明眼睛里含着笑,嗓音却不急不缓道:「你若再不好起来,就和我院里的兔子一个下场。」


被他一吓,我的病奇迹般的好了。


等我醒来时,他已经进了宫,成了宁王,不久后又去了封地陈州。


此后,我再未见过他。


赵洵同我说话时,我一直垂着头,不敢看他,额头上溢满了冷汗。


耳边忽然传来了一串脚步声,旋即赵洵又一次捂住了我的嘴。


「什么人?」


淡漠且又低沉的嗓音传来,我不由得瞪大了双眼,是褚晔。


我被赵洵狠狠地抱在怀中,此前,我从未与男子有过这般亲密。


「世子,皇上已在御书房等您多时了。」


很快,褚晔便被一个小太监喊走了。


然而赵洵却靠在我的耳边,唇角边噙着一抹邪肆偏执地笑,他低沉的嗓音,如同黑暗之中的恶魔在我的耳边恐吓着我:「还记得我院里的那只被活剥了皮的兔子吗?」


我浑身颤抖,满眼惊骇。


他却「呵呵」地笑出了声来,继而又如高尚的神明般,用最温柔的语气蛊惑着我:


「不要与我为敌,到我身边来可好?」


我做了一整夜的噩梦。


梦里,有只兔子的腿受了伤,我追着它跑了很久都没追上。


忽然那兔子跑到一个男子面前停了下来。



他蹲下身子,唇角边噙着一抹温和的笑意,将受伤的兔子抱在了怀里。


我庆幸道:「它受伤了,你把它给我,我得给它包扎伤口。」


他脸上的温和骤然敛尽,冰冷的目光略过兔子腿上的伤口,随后抬头朝我看了过来。


他唇角轻扬,眉眼间尽是阴鸷的笑:


「刚好饿了,这只不长眼的兔子就撞进了我手里呢!」


「是做个干锅兔肉,还是直接烤兔肉好吃呢?」


他边说边开始剥起了兔皮,没一会儿,他手里的兔子便只剩下一团血红的肉团子。


看着那只血团子,我大叫了一声,噩梦醒了,我的里衣被冷汗浸的湿透了。


继而我一整日都惶惶不安,无精打采。


午后,桑落从门口捡到了一封信,一脸疑惑地走了进来。


「小姐,这怎么有封信啊?」


桑落把信给了我,我神色怏怏地接过信,骤然「三姐姐亲启」五个笔锋刚劲的字体落入了我的眼中。


我瞪大了双眼,挺直了腰杆,脑袋像是被醍醐给灌了顶。


桑落在一旁莫名地看着我:「小姐,您这一整日都无精打采的,怎么这会儿忽然就好了?」


我:「……」


能不好吗?吓都被赵洵给吓醒了。


而信上,赵洵约我三日后在聚贤酒楼见面。


我能回了当今太子殿下的邀约吗?


不敢……


我还不想跟那只兔子有着同样的下场。


三日后,我到底还是来了聚贤酒楼。


赵洵比我早来了些时辰,桌上的菜都上好了,放眼看去,全是荤腥的佳肴。


赵洵笑道:「我记得,三姐姐小时候最爱吃肉,什么东西越油越腻,你越是爱吃。」


我心下暗叹,他倒记得清楚。


只是后来,褚晔极爱食素,我在褚晔面前从不吃肉,生怕被他瞧见了我吃肉时,粗鄙不堪的样子。


赵洵夹了块肉放进了我碗里:「尝尝看。」


我讪讪地用余光偷看了他一眼,他倒是神色愉悦地夹了块肉放进口中,咀嚼了起来。


一桌子的菜,先不论赵洵要说什么了,我还是先解了肚里的馋虫才好。



我吃起了碗里的肉,香鲜软嫩,十分可口。


见我很快吃完一块肉,赵洵又接二连三地往我碗里夹肉,待我吃了七成饱时,酒楼的小二忽然端了一道硬菜过来。


我看着那盘子里,似脑袋一般,还有牙齿的东西,忍不住问了句:「这道菜是什么?」


赵洵夹了块边吃边道:「麻辣兔头,爽辣味美,尝尝?」


我:「……」


傻了半晌,我瘪了瘪嘴巴,弱声道:「臣女不爱吃兔肉。」


赵洵诧异道:「是嘛?可孤方才瞧你吃兔肉吃的十分陶醉啊!」


我顿时瞪圆了眼睛,瞅了一眼桌上的各式菜肴,清蒸的、红烧的、煎炸的、爆炒的……


「这……这些……都是兔……兔肉?」我僵硬地掉转头看向赵洵吞吞吐吐地问道。


赵洵轻挑剑眉,事不关己地擦了擦嘴角边的油渍:「三姐姐以为呢?」


他说话的语气拉了好长。


我重重的闭上了双眼,深吸了一口气。


兔兔那么可爱……我真是罪孽深重啊!


赵洵拿起筷子,又夹了块兔头放进一旁干净的盘子里,随后净了手,又不急不慢地将兔头上的肉一片片撕了下来。


没一会儿,他将盘子递到了我眼前:「这样可敢尝了?」


我看着盘子里的肉,一动也不动。


赵洵冷下脸来,沉声道:「三姐姐,这可是孤亲手为你撕的肉。」


我心头一跳,讪讪地拿筷子夹了一块放入了口中。


唔……果然爽辣味美,吃完还想吃……


这一顿我吃了个酒足饭饱,赵洵慢慢悠悠地喝了口清茶,随后问道:「这三日,三姐姐考虑的如何了?」


我还想偷摸再吃一块肉,此番伸筷子夹肉的动作骤然一僵,筷子也落在了桌上的盘子里,叮当响。


厢房内,静谧的怕是银针落地都能听得见声响。


良久后,我方才小心翼翼地问道:「殿下想要臣女做太子妃,可是心悦臣女?」


来之前,我便将对应之词想好了。


赵洵怎会心悦于我?


此番他必定会有一番为何要迎娶我的说辞,届时我再同他说:


「抱歉,太子殿下,臣女先前方同显平侯府的褚世子退了婚,如今只想找个真正心悦于我,爱护于我的郎君。」


却不料,赵洵毫不犹豫地接话道:「三姐姐是对我是有何误解吗?」



我不解地看向他。


他似幽静深海般的眸子,就这般沉沉地看着我,而后不屑地冷哼了声:「孤在陈州待了多年,已是忍了太久了,如今怎么会委屈自己,去娶一个我不喜的女子为妻?」


我愣住了。


细细品来,他言下之意,不就是……


赵洵方道:「三姐姐,孤心悦你已久,你可知晓?」


我心下琢磨着该如何逃跑。


身子刚悄悄挪动几寸,骤然一个不稳,摔在了地上。


赵洵下意识起身来扶我,他一伸手,袖口不慎打翻了茶水,在他的衣袍上落了茶渍。


顿时赵洵眉头紧蹙,眼中尽显嫌恶,旋即沉声道:「来人,更衣。」


厢房外,两名宫人匆忙进来,赵洵起身去了屏风后面,当然他还不忘吩咐道:「看好明三姑娘,她若不见了,你们也可以跟着她一起消失了。」


待赵洵换好衣袍过来,看向我的眼神要多诚恳有多诚恳。


我面颊如同火烧一般,热腾的厉害。


「嗝……」


我一把捂住了自己的嘴,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赵洵一手拨开我捂着嘴的手,一手拿了只白净的帕子帮我擦了擦唇边的油渍,轻笑了声:「看来三姐姐很满意今日这一桌子的兔肉宴。」


厢房的门大敞着,赵洵好似就想让所有人都看到,明府的三姑娘同当今的太子殿下在聚贤楼一道用膳一般。


忽然一阵阵零碎的脚步声,夹杂着众人的谈笑声传了过来。


「没成想,明三姑娘虽行为上有些粗鄙,但好生打扮起来竟美如天仙!」


「褚兄,你老实交代,这般女子都入不了你的眼,你是不是早就有心上人了?」


「褚兄,你既与明三姑娘退了婚,那我改日去明府提亲,你不介意的吧?」


不消片刻,褚晔那淡漠的声音倒是一字一句清晰地传进了我的耳里。


「不介意。」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