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谢芷烟萧宁铎完本小说

谢芷烟萧宁铎完本小说

萧宁铎 著

其他类型连载

“谢芷烟,念在这是朕的骨血份上,饶你一命,等你生下孩子,便移居冷宫,废去后位,终生不得踏出半步!”萧宁铎的声音比寒得像冰,说罢,拂袖而去。谢芷烟看着他的背影,骤然发现,不知何时,早已物是人非。在他踏出殿门的那一刻,谢芷烟忽然开口叫住了他。她的语气极轻,如一片飘落的羽毛,她说:“萧宁铎,我不想爱你了,你放过我吧。”萧宁铎的脚步一顿,转头回望她,眼里分不清是愤怒还是惊讶。“这皇后之位,我不要了。”

主角:萧宁铎谢芷烟   更新:2022-09-10 18:2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萧宁铎谢芷烟的其他类型小说《谢芷烟萧宁铎完本小说》,由网络作家“萧宁铎”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谢芷烟,念在这是朕的骨血份上,饶你一命,等你生下孩子,便移居冷宫,废去后位,终生不得踏出半步!”萧宁铎的声音比寒得像冰,说罢,拂袖而去。谢芷烟看着他的背影,骤然发现,不知何时,早已物是人非。在他踏出殿门的那一刻,谢芷烟忽然开口叫住了他。她的语气极轻,如一片飘落的羽毛,她说:“萧宁铎,我不想爱你了,你放过我吧。”萧宁铎的脚步一顿,转头回望她,眼里分不清是愤怒还是惊讶。“这皇后之位,我不要了。”

《谢芷烟萧宁铎完本小说》精彩片段

黄昏似血,一片残阳。

谢芷烟闭上眼没,感受着萧宁铎掐住她脖子的手,连挣扎都没有。

小如在一旁连连磕着响头,已然泣不成声:“陛下,娘娘冤枉啊,她让奴婢去国库取人参救贵妃娘娘,是那群奴才狗眼看人低不听娘娘命令!”

“娘娘命奴婢送些徐老将军上回送的小人参去,可陛下又吩咐过,坤宁宫的东西不得踏进永乐宫一步!”

“这当真怪不得娘娘啊!小如求求陛下了,娘娘是陛下的结发妻子,您不能这样对她啊!”

是啊……

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

连外人都知道,可是她的夫君何曾将她当作他的结发妻子。

谢芷烟有一刹那想哭,却一滴眼泪都掉不下来。

她从未想过,原来爱一个人,会这样苦。

萧宁铎忽然松开手,谢芷烟跌倒在地,本能的大口呼吸。

“谢芷烟,念在这是朕的骨血份上,饶你一命,等你生下孩子,便移居冷宫,废去后位,终生不得踏出半步!”

萧宁铎的声音比寒得像冰,说罢,拂袖而去。

谢芷烟看着他的背影,骤然发现,不知何时,早已物是人非。

在他踏出殿门的那一刻,谢芷烟忽然开口叫住了他。

她的语气极轻,如一片飘落的羽毛,她说:“萧宁铎,我不想爱你了,你放过我吧。”

萧宁铎的脚步一顿,转头回望她,眼里分不清是愤怒还是惊讶。

“这皇后之位,我不要了。”

谢芷烟声音平静而喑哑:“求你,放我回家好不好?”

萧宁铎头一回这样认真的看她,试图在她眼中找到一点说谎的痕迹。

可她没有,她眼神执拗又倔强,一字一句,无比认真。

萧宁铎怒极反笑:“妄想!进了宫,你就是死了化成鬼,也只能留在皇宫,尸骨都要葬在朕的皇陵!”

说罢,他决然离去,脚步匆匆,好似身后有人在追赶。

他忽然,不敢再留,甚至不敢再看一眼她的眼睛。

那双眼睛,让他觉得窒息。

谢芷烟坐在冰凉的地板上,小如上前要将她扶起来:“娘娘,您快起来,地上凉,您还怀着身子!”

谢芷烟却只是满脸怜惜的抚摸过小如磕破的头,轻轻擦拭。

“我年少时,一心想入宫嫁他为妻,到如今,我已经八年没有见过娘亲与兄长……”

她望向殿门,似乎能望出宫门。

喃喃自语:“不知我出嫁时栽下的桃树今年开了花没有……”

娘亲,你的月儿好想回家……

一晃三日,那日后,谢芷烟再未见过萧宁铎。

她找陆太医要了一碗落胎药。



褐色的汤药充斥着苦臭的味道。

谢芷烟看了一眼慌张跪倒在地的小如,心中明了。

她没有辩驳的必要,只极为轻淡的开口:“落胎药。”

萧宁铎双拳紧握,额角青筋暴起:“谢芷烟,你口口声声说爱朕,却连生下朕的孩子都不愿,你这些谎言究竟要编到几时?”

谢芷烟听着,如今心里荒芜一片,只剩了疲惫与厌倦。

她痴痴一笑,听着极为心酸:“是啊,陛下也知道,是臣妾爱了陛下这数年……”

“陛下不爱臣妾,现在更厌恶臣妾,臣妾也是人,是会累的,自欺欺人这些年,还不够吗?”

“啪——!”

话音刚落,桌上的药碗被萧宁铎砸了个粉碎!

黑苦的药汁洒在谢芷烟裙边,泅湿一片。

“谢芷烟,朕告诉你!你既要骗朕,就乖乖骗朕一辈子,少一日朕都不许!”萧宁铎脸色铁青,明明来时积压的怒意,在这一刻突然化为惶恐。

谢芷烟明明就站在这儿,这一刻却像要消失一般。

她明明就被他锁在这深宫之中,却怎么感觉她下一刻就会离他而去?

萧宁铎深吸了一口气,对身后宫人令道:“自即日起,你们留在坤宁宫,直到皇后诞下龙嗣,若有闪失,一律杖毙!”

宫人全部跪下,战战兢兢应喏。

身后常磊若有所感,却也是一字也不敢多言。

萧宁铎深深看了一眼谢芷烟,她着实消瘦了不少,眉宇间再寻不到年少时的张扬与高傲。

她像一只木偶,安静的坐在那里,不说一句话,也不看他。



他心里闷得发慌,张了张嘴,语气终于放软了几分:“朕要去南巡,需得费几个月时间,孩子出生之前,朕会回来。”

谢芷烟依旧静静坐在那里,静如木雕,视他如无物。

黄昏最后一丝残阳洒在她的裙摆。

萧宁铎忽然觉得气氛压抑得让他几乎难以喘息,冷哼一声沉着脸离开坤宁宫。

小如这才哭着扑过去,跪在谢芷烟面前:“娘娘,小如实在不忍看娘娘如此自苦,好不容易怀上龙子,娘娘的好日子还在后头呢,可千万别想岔了!”

谢芷烟轻轻摇了摇头,她不怪小如给萧宁铎告密,这丫头根本不知道她如今的身子如何。

也许,这便是命。

是这孩子不肯认命,想见见这人世。

也罢,她便尽力一搏。

从春到夏,又生生熬到秋。

谢芷烟的肚子一天天大起来,萧宁铎南巡半年,终于传来回朝的消息。

这日是十月十五。

谢芷烟躺在榻上,从窗户看了一眼天上南飞的鸟儿,端起催产药喝了下去。

她乌黑的长发中已经夹杂了好些银白的发丝,明明方才二十出头,却好像已经老去。

不多时,她腹中开始剧痛。

现在孩子尚不足月,可她已经撑不下去了。

要让孩子活,只能将孩子早产下来,这是唯一的生路。

她强忍着痛,吩咐小如:“快!你亲自去请陆太医!”

小如慌忙点头,赶紧跑出去叫人。

几个宫人将她扶回床上,着急忙慌的去烧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