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路淮林悦曾澈然的小说免费阅读

路淮林悦曾澈然的小说免费阅读

林悦 著

其他类型连载

路淮是我的初恋,我们谈了四年。我这个人喜欢一个人的点是很奇怪的。比如说有天路淮在路边简简单单买了个山竹味汽水冰棍递给我,我的心跳就过了我国电网标准的五十赫兹。

主角:路淮林悦曾澈然   更新:2022-09-10 18:2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路淮林悦曾澈然的其他类型小说《路淮林悦曾澈然的小说免费阅读》,由网络作家“林悦”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路淮是我的初恋,我们谈了四年。我这个人喜欢一个人的点是很奇怪的。比如说有天路淮在路边简简单单买了个山竹味汽水冰棍递给我,我的心跳就过了我国电网标准的五十赫兹。

《路淮林悦曾澈然的小说免费阅读》精彩片段

男朋友和我分手的第二天,就又找了个女朋友。

他是真的无缝衔接。

学校的毕业晩会上,我把路淮堵在了楼梯口阴暗的角落里。

他有点烦躁地扯了扯领子,居高临下地看我。

「刚那个蹭着你,恨不得整个人贴你身上的女人是谁?」

我问他。

「我对象。」他回答得坦坦荡荡。

「路淮,我们昨天才分手。」

「那又怎样?」

面前的人一点点扯开我拽着他领带的手,轻嗤一声。

「早就跟你说过了,叫你别后悔。」


2

路淮是我的初恋,我们谈了四年。

我这个人喜欢一个人的点是很奇怪的。

比如说有天路淮在路边简简单单买了个山竹味汽水冰棍递给我,我的心跳就过了我国电网标准的五十赫兹。

穿着白色衬衫的少年坐在栏杆上,划拉着冰棒乳白色的包装袋。

「新品,你先试。」

没尝出来山竹或是冰棍的甜,倒是他嘴角的一抹笑把我魂都勾走了。

后来才知道,是他和他朋友玩的大冒险。

那个口味的冰淇淋特别难吃,他们想整我来着。

没想到我嗦完了一整冰棍,路淮这人还被搭了进去。

因为我自这天开始天天追着路淮跑。

大有拆之入腹,啊不,不撞南墙不回头之势。

路淮终于有天被我骚扰烦了,把我堵在体育器材室里,懒懒散散的人搭在储物架上,挑着眉问我。

「我哪好?」

「嘶,哪都好。」

我盯着昏暗的灯光下他清晰分明的颔角,含含糊糊地答。

他就轻笑了下。

我发誓,我林悦这十九年里大脑从没如这一刻般当机过。

因为他俯身亲了下我的嘴角。

那会温热的触感还没有消逝,他的声音就在耳边不急不慢地响起。

「初吻?你怎么有胆子追我的。」




有句话叫在一起的时候有多轰轰烈烈,分手的时候就有多撕心裂肺。

身边的人都知道,路淮有多喜欢我不一定,但我一定喜欢惨了路淮。

但大概谁都没想到,是我跟路淮提的分手。

那天我喝了特别多的酒,泪眼朦胧地跟他说了分手,结果呢,他清清淡淡的。

他说好啊,分得那么自然。

他说,林悦,跟我分手了就不要后悔,我是不会回头的。

他说到做到。

毕业晚会的灯光绚丽堂皇,而我一眼就能望见那个穿着笔挺西装的人。

明明昨天才说的分手,他今天就有新欢了。

那个女人的手自然而然地搭在他肩上,他依旧是一副凉薄而事不关己的样。

室友凑到我身边,跟我一起看着那两个人。

「诶,你说他是不是早就等着你提分手了?」

「也许?」

我晃荡着高脚杯,将杯中的果粒橙一饮而尽。


4

明明都是大学毕业的晚会,学校的主办方不知抽哪门子的风,晚会的饮料里不能算酒。

于是八点多晚会收场,一群人又说要去校旁边的烧烤摊撸串,当是散伙饭。

你能想象吗,一群穿着西服礼裙的人,坐在烧烤摊的矮脚凳上吆喝。

我不能接受,回去换衣服了,然后就在返程的路上遇见了路淮。

他早就把西装脱掉了,松松垮垮的 t 恤套在身上。

我喜欢他身上总是莫名让人舒服的劲,又随意又散漫。

他手里还拎着瓶没喝完的矿泉水。

我吸了吸鼻子,走上前问他。

「在等你的新女友吗?」

他没回我的话,把矿泉水瓶递给我,我下意识接住了,不知道他想干什么。

然后他就摘下手腕上的皮筋,给了我。

那是我给他编的,大二的时候课多得要死,又掀起了拿皮筋宣誓主权的说法。

我挤了那点点七零八碎的时间编了送他,他总共也没带过多少次。

这会,又还我了。

「给你吧,你要是不喜欢就扔掉。」我捏着矿泉水瓶,装作不在意。

他没多言,皮筋又缩回他手里。

我盯着他骨节分明的手指,觉得不多一刻,皮筋就会出现在拐角的垃圾桶里。

他轻轻巧巧地将我手中的矿泉水瓶拎走,我没忍住,叫住了他。

「那鲨哥,你还要吗?」

鲨哥是只巨形的鲨鱼玩偶,他送我的生日礼物。

本身没有什么特别的,我只是喜欢在他不在的时候,把它当作他。

有次我过生日,他参加学校的交流活动,到了地球另一半边的冰岛。

我跟他说,他不在,我好想他。

他笑得细密,半捱不捱的。

「那你就把那只鲨鱼当成我。」

「那不行,你不在,就不怕我一枝红杏出墙来啊?」

我抓着听筒听他的声音,想要和他一起呼吸冰岛同一片的空气。

「你也有人要?」

「……」

我揉着鲨鱼的鳍,恶狠狠地朝他说话。

「等着,有一天我结婚了新郎不是你,看你怎么办。」

他那时候是怎么说的来着?

他好像有片刻的沉默,然后正儿八经。

「那我就和鲨哥一人一把 ak47,把你从新婚的轿车里给劫走。」

鲨哥不可能有 ak47,就像你不可能会知道,我以前搂着那只大鲨鱼哭过多少次。

只是这次,我和鲨鱼一起被你给丢掉了。



回想起来,路淮也算不上一个多称职的男朋友。

他偶尔会忘记我的生日,偶尔会朝我发脾气,偶尔……也对着别人笑。

我跟路淮分手的原因,就是那天瞧见他和一个女生走在院系的走道上。

两个人的距离特别近,路淮歪着头看她,浅薄地勾起一抹笑。

而我作为他的女朋友,多久没见他这样笑过了?

我知道我不理智,我冲动。

也许路淮和那个女生就没有什么关系,也许一切都是我想多了,我想多了。

可那天晚上我还是喝了酒,跟他提了分手。

还真是我想多了。

我只是想看到他对我说不想离开我,我只是想让他哄哄我。

可他没有,他把分手同意得那么淡然,就像在等着这一天一样。

别的女孩有了男朋友可以撒娇,可以胡闹。

我呢,他就是在告诉我别跟他吵,吵了他就不要我了。

他跟我讲不要后悔,就是笃定了我会后悔。

路淮皱着眉站在我面前,问我那只破鲨鱼还没扔掉吗。

我一时语塞,更没办法跟他说,他口中的破鲨鱼对我来说有多重要。

只能看着他一步步走远,在拐角的路灯下,将那根皮筋扔进垃圾桶里。


6

临近毕业,我坐在空荡荡的床板上,翻出微信,点到了他的名字。

好像才恍然发现,原来我们的聊天方式是这样的。

我从来都没意识到我对着他有那么多话,那一大段一大段的绿色方块,全都是我发给他的消息。

而白色的方框呢,少得可怜,大概是无奈的应付,简洁而敷衍。

都谈了四年,我还是会因为他发来的一句话而猛地从床上弹起。

都谈了四年,我还是会每天晚上跟他说晚安,尽管他时回不回。

这次,我把手指定在了删除好友的摁键上。

才发现,原来都到了这一刻,我还是不想删。

可是,我总得学着忘了他。

路淮走得那么干脆,他不会回头的,我要是再回头,到底还算什么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