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205449颜姝傅烨晟

205449颜姝傅烨晟

颜姝傅烨晟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太子府内。傅烨晟风尘仆仆赶了回来,将枯残蛊交给大夫查验。大夫看了两眼,便立马肯定,这定是枯残蛊无疑。傅烨晟连忙让季琼羽将枯残蛊服下。可那季琼羽服下枯残蛊后不过一炷香的时间,便开始口涌鲜血,脸色黑灰昏死过去。

主角:颜姝傅烨晟   更新:2022-09-10 18:3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颜姝傅烨晟的其他类型小说《205449颜姝傅烨晟》,由网络作家“颜姝傅烨晟”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太子府内。傅烨晟风尘仆仆赶了回来,将枯残蛊交给大夫查验。大夫看了两眼,便立马肯定,这定是枯残蛊无疑。傅烨晟连忙让季琼羽将枯残蛊服下。可那季琼羽服下枯残蛊后不过一炷香的时间,便开始口涌鲜血,脸色黑灰昏死过去。

《205449颜姝傅烨晟》精彩片段

太子府内。

傅烨晟风尘仆仆赶了回来,将枯残蛊交给大夫查验。

大夫看了两眼,便立马肯定,这定是枯残蛊无疑。

傅烨晟连忙让季琼羽将枯残蛊服下。

可那季琼羽服下枯残蛊后不过一炷香的时间,便开始口涌鲜血,脸色黑灰昏死过去。

大夫连忙上前把脉,却惊慌说道:“这……这季姑娘毒入心肺,心脉损断了啊!”

傅烨晟变了脸色,当即想到了毒医当时说的那句——

【这枯残蛊可以给你,至于怎么用,你自己慢慢想……】

她摆明了是故意不告诉自己正确的用法!

只是毒医为何如此针对太子府?

想着,傅烨晟吩咐:“去查查毒医最近和谁有往来?”

侍卫领命刚走,大夫就跪下求饶:“太子,恕老夫无能为力,如今也只有皇宫珍藏的圣药才能救季姑娘一命,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季琼羽身边的小丫鬟跪倒在地:“殿下,小姐这三年嫁去北地为你守身如玉,饱受委屈,如今好不容易苦尽甘来,你可一定要救救她啊……”

傅烨晟姝着床上几乎没有进气的季琼羽,终是心疼低头。

出府入宫,傅烨晟将来意说明,又对颜皇承诺接下来二十年会对颜皇唯命是从,绝不提禅位之事,这才求得圣药。

他拿了圣药匆忙出宫,却宫门口遇到了同为大皇子。

那皇子看着傅烨晟手里的圣药,眼里闪过一丝讥笑,开口说道。

“三弟,父皇当真是宠爱你,这圣药可是当初楼兰求和进贡的宝物,可使人起死回生,皇弟也真是对季琼羽一往情深。”

傅烨晟冷眼扫过去,自己刚入宫求药,大皇子已经得知,消息怎么如此灵通?

但因挂念府中的季琼羽,他并无心思多言,只转身便甩袖离去。

……

季琼羽服下圣药后,身体果然好了起来。

不过三日便可以下地走动了,身体也比往昔好了许多。

傅烨晟和季琼羽的大婚,也提上日程。

太子府内张灯结彩,就连整个京都城内都热闹非凡。

另一边,日月山庄内。

线人跪在大殿下回禀:“最新消息,楼兰王洛桑求见尊主,想要蜀山的灵药支持。”

“此外,傅烨晟向颜皇求得圣药医好了季琼羽,他们二人十日后便大婚。”

“还有呢?”颜姝朱唇轻启,声音清冷。

她把玩着一串价值千金的护心黑玉珠串,看起来并没有受影响。

“属下还得知,那季琼羽竟与颜朝大皇子私通,已有三年之久,他们还育有一个两岁的孩子!”

颜姝闻声,终于睁开眼。

三年?那岂不是在季琼羽嫁去北地前,两人就又染了?

可当初,京都不是传着季琼羽和傅烨晟郎才女貌?

“啧,季丞相可真是养了一个左右逢源的好女儿。”颜姝颇感兴趣吩咐:“十天后,我们可要送傅烨晟一份‘隆重’的新婚贺礼!”

五天后,京都点翠坊。

颜姝拿起一支金环珊瑚珠钗放在手里细细打量着。

一旁站着以为戴着幕离的挺拔男子,正抱着胳膊看向颜姝。

“你们中原女子挑起东西来还真是麻烦,喜欢什么直接买不就好了?”

此人正是楼兰王洛桑。

颜姝看了眼洛桑:“不愿意就滚回你楼兰去,我又没逼你陪着我。”

洛桑被骂了也不恼,反而轻笑一声靠近颜姝:“你可是我的活祖宗,我怎么会不愿意陪你。”

店门外。

季琼羽带着丫鬟一同出门挑选大婚之日所用的配饰,一眼便看到了里面的颜姝。

她看了一眼几乎要贴到颜姝身上的男人,讽笑着夸进了殿门。

“掌柜,她手里拿的珊瑚钗,我出双倍的价钱要了。”

颜姝回过头,正看到季琼羽端着手走来,两人一对视,季琼羽便故作惊讶的样子看着颜姝说道。

“我当这是谁呢?原来是太子府赶出来的弃妇。”

颜姝上下横扫了季琼羽一眼,不再傅烨晟面前,这人倒是暴露了跋扈的本性。

“刚被休就立马与一个藏头露尾的男人勾勾搭搭,如此急切,难不成是从前便私通有染?”

说罢,季琼羽装模作样地捂唇嫌弃。



“乞丐就是乞丐,就算做了颜家小姐也改不了不知廉耻的本性,颜老将军的脸可真是让你丢尽了。”

店铺里人本就不少,闻言都看了过来。

颜姝淡淡看向季琼羽,不咸不淡怼回:“论不要脸,谁比得过你季琼羽?”

“死了夫君,你放着娘家不回,却去有妇之夫的府邸久住,若是你夫君泉下有知,恐怕气得棺材板都压不住。”

季琼羽马上变了脸色,怒瞪着颜姝。

“你放肆!若非你蛮横插足,太子妃的位置本就是我的!”

说罢便要挥手一巴掌打向颜姝。

颜姝也不慌,抬手便反扣住季琼羽的手腕,还未等她反应过来,已是一掌打在了季琼羽的脸上。

“那废物男人我让给你也就算了,你还真好意思跟我蹬鼻子上脸?”

季琼羽被打了一巴掌,脸上瞬间红肿起来。

她捂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颜姝:“你敢打我?!”

颜姝甩了甩手,一旁的洛桑将自己的帕子递上,颜姝接过后,嫌恶地擦了擦手,看着季琼羽说道。

“我有什么不敢?今日就算傅烨晟站在我面前,我照样打。”

说罢,颜姝便带着人离开。

季琼羽咬着牙看着他们离去,风一吹,那男子的幕离被吹开,露出一双碧眼。

只有楼兰的蛮夷才是碧眼,好啊,颜姝竟然通敌卖国!

她眼中闪过一丝恶毒,这一次,她要颜姝死!

……

太子府内,书房内。

“殿下,蜀山不知为何忽然断掉了跟太子府的合作。药材,粮草,军需……这些无一不是牵一发动全身的大事!”

“而且属下查到,蜀山还有意和楼兰合作!”

沈烨晟听得皱眉。

三年前,蜀山门徒主动早上门来合作,他以为自己就是蜀山尊主选定的天下之主。

毕竟,全天下都知道七年前的那个预言——

得蜀山尊主,得天下。

可没想到,蜀山竟然会中途变卦!

正烦躁间,书房的门忽然被人推开。

季琼羽哭着跑了进来。

屋内的几位谋士瞬间变了脸色。

傅烨晟皱着眉头看着季琼羽,第一次对她冷脸:“书房重地,你连门都不叩就闯进来,成何体统?”

说着,他不由想到颜姝,成亲三年,她就从来没有闯过书房一次。

季琼羽根本没注意到傅烨晟难看的脸色,添油加醋把遇见颜姝和洛桑的事情说了出来。

傅烨晟闻言,果然发怒:“又是楼兰!”

从颜姝离开太子府的那一刻起,他似乎就事事不顺。

查人查不到,事事出乱子。

“烨晟,颜姝刚与你和离,就和楼兰人搅在一起,我好心提醒她别毁了颜老将军的名声,她却还打我……”

傅烨晟见着落泪的季琼羽,不知道为什么却想到了颜姝的脸。

即便是已经和离,可颜姝也是他曾经的妻子,如今这么快身边就有了别人,还是个楼兰人!

他只觉十分心烦。

“楼兰二十年前虽然臣服我颜朝,但新任的楼兰王洛桑野心勃勃,颜姝若真的和楼兰人混在一起,其心可诛!”

“来人,即刻将颜姝押回府!

然而,侍卫从白天搜到夜里,搜遍了京都,都没找到颜姝的影子。

夜深人静。

傅烨晟躺在榻上,却辗转反侧。

屋内阵阵飘来檀香味,让傅烨晟觉得极为不舒适,这香与他平时焚的,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傅烨晟脑海内又回想起了那日,下人说平日里的熏香都是颜姝所制……

难不成从前,自己能睡得安稳,都是那颜姝的功劳?

傅烨晟干脆熄了檀香,出了房门。

循着月色,他不知不觉走进了颜姝制香的屋子。

满屋的器具繁杂,却摆放着整整有条,可以看得出来主人制香过程的艰难。

这样一心为他的颜姝,会在短短几天爱上别的男人?

楼兰人一向狡诈,她莫不是被骗了?

这样想着,傅烨晟一直闷堵的心口忽然松缓了些。



翌日。

傅烨晟打算再去一趟日月山庄,挽回蜀山的药材供给,还带着季琼羽同行。

日月山庄,山脚下。

颜姝正与洛桑前往药田。

两人行至岔路口,不远处忽然传来一道怒喝——

“颜姝!你果然在与外邦男子勾结!”

她抬眼望去,只见傅烨晟骑着马冲来。

他沉着脸下马质问:“你跟这个楼兰男人是什么关系?”

一旁的洛桑看了看傅烨晟,又瞧了瞧身旁的颜姝,便已猜到了两人之间的关系。

随后大手一伸,搭在颜姝的肩上,将人揽到了自己怀里,对着傅烨晟挑衅一笑。

“无可奉告。”

颜姝只冷冷看着傅烨晟,表情还带上了嫌恶。

傅烨晟顿觉怒火上涌:“通敌叛国,你可知这是诛灭九族的大罪?!”

颜姝却只觉得可笑。

成亲三年,傅烨晟别的没给她,这强安罪名一事倒是做的很溜。

可惜,她现在已经不是那个为他低头的太子妃了!

颜姝敲了敲手中的骨扇,扫了一眼后面从马车里出来的季琼羽。

“你有这个时间找我麻烦,不如好好管管季琼羽,免得后院起火,烧死你。”

傅烨晟一怔:“你吃醋了?”

颜姝低头讽笑,仿佛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

瞥了一眼傅烨晟,随后玛⃠丽⃠招来雪雕,带着洛桑离开。

洛桑回过头看着傅烨晟,挑了挑眉头,做了个古怪的表情。

傅烨晟看着两人远去的背影,手握成拳,青筋微微凸起。

季琼羽终于走到了傅烨晟面前:“烨晟,你也看到了,颜姝胆大妄为,是心甘情愿跟楼兰蛮夷搅合在一起。”

“只是这楼兰人似乎有些来头,他竟然能控制蜀山特有的雪雕,难怪我们翻遍了京城,都找不到颜姝,人一定被他藏起来了……”

傅烨晟回过神,冷道:“此事,我会知会颜老将军!”

两人一致忽略了,那雪雕本是颜姝招来的事实。

他们打心底认为,颜姝一个乞丐,不可能御得了雪雕。

而此次日月山庄一行,傅烨晟注定无功而返。

……

四日后,太子府大婚。

宫内不少朝臣皆来贺喜,颜姝身着一身丫鬟服饰,随着官臣宾客后面,悄悄跟进了太子府。

喜堂之上。

傅烨晟和季琼羽身着喜服,正欲拜高堂天地。

一旁的大皇子抱着手臂看着两人,眼里充满了讥笑。

颜姝正站在他身后,身子倚靠在柱子上,将自己藏匿于人群中,慵懒地看着喜堂上准备拜天地的二人。

她方才在大皇子的酒盏中下了真心蛊,此时只需用银针一催,便能让这大皇子有如失了心智一般,口吐真言。

颜姝静静等待着两人走完仪式,听到喜婆高声喊时,便轻轻一抬手,将银针刺入大皇子的后颈之中。

大皇子当即脸色一变。

这时,司仪正喊:“一拜天地!”

话落,大皇子大皇子忽然疯了似的大笑——

“傅烨晟,没想到你也有捡别人吃剩下的东西的一天,哈哈哈,你这新婚媳妇儿,我早就替你尝过滋味了!”

大皇子此时一副疯癫模样,指着季琼羽大笑着。

傅烨晟当即脸色一沉,季琼羽猛地摘下了盖头。

所有人目光向此处投来,那大皇子又说道。

“不仅如此,她还为我生了个儿子,就养在京郊之外,甚至她现在肚子里都还怀着我的种!”

“你不如猜一猜,她那短命鬼的丈夫是如何死的?”

傅烨晟看向季琼羽,脸色阴沉,季琼羽此时也慌了起来,连声否认。

“我没有……他瞎说!他疯了!”

“来人,将大皇子带走!”

几个侍卫上前带走大皇子,彼时的他还在疯癫大笑着。

颜姝饶有兴致看着此刻的混乱。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