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美女总裁未婚妻

美女总裁未婚妻

小楼春雨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五年的时间一满,秦川出狱归来,得知自己的美女总裁未婚妻,竟被刁难沦落到扫厕所的地步。当初他被董事长和秘书设计陷害,成了猥亵妇女的罪犯,被送进监狱,待了整整五年的时间;他还记得临行前,是自己那态度冷漠的总裁未婚妻,四处活动,搜集证据,意图替他洗清罪名,奈何对方势力太大,又一心想整自己,这才未果。

主角:秦川,楚莹   更新:2022-08-08 14:0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川,楚莹 的女频言情小说《美女总裁未婚妻》,由网络作家“小楼春雨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五年的时间一满,秦川出狱归来,得知自己的美女总裁未婚妻,竟被刁难沦落到扫厕所的地步。当初他被董事长和秘书设计陷害,成了猥亵妇女的罪犯,被送进监狱,待了整整五年的时间;他还记得临行前,是自己那态度冷漠的总裁未婚妻,四处活动,搜集证据,意图替他洗清罪名,奈何对方势力太大,又一心想整自己,这才未果。

《美女总裁未婚妻》精彩片段

“秦川,你这个混蛋,枉我那么信任你!”

“我原以为你是个正人君子,没想到你......你简直猪狗不如!”

被歇斯底里的声音惊醒,秦川睁开眼睛,就看到房间门口,站着的楚莹。

因为愤怒,一向优雅的她,脸色铁青,连五官都变了形。

“啊!”

正当秦川一头雾水的时候,突兀的叫声在身旁响起。

他吓了一跳,急忙扭头看去,一片春景耀眼。

“董事长,你听我说!”

“是秦川他强迫我!”

“我知道你们今天结婚,昨天晚上,我跟公司的同事给他庆祝,没想到......秦川,你这个小保安,这个畜生!”

“你还我清白!”

秦川彻底懵了。赤条条跟他睡在一张床上的女人,竟然是楚莹的秘书,宋青青。

......

“秦川,五年期满。出狱!”

老狱警沙哑的声音,打破了五年来时常萦绕在脑海的画面。

秦川走出监狱的大门。同样的太阳,外面的光线似乎比里面的要明媚。他微微仰头看去,忍不住眯了眯眼睛。

现在,他当然知道,五年前的那一幕,是被人设计的。

想到幕后黑手让自己背负了五年的冤名,他狭长的凤眼之中,闪过一抹刀锋般的寒芒。

路对面,一辆劳斯劳斯车旁,一个穿着唐装、花白头发的老者,身躯笔直,不怒而威。似乎已经站了很久。

看到秦川,他精神一振,双手捧着一个盒子,快步而来。

“见过帝尊!”

帝尊?

这个在国外被喊了三年的称呼,在国内第一次听到,竟然觉得有些陌生。

这五年,在外人看来,他一直在狱中服刑。却不知,入狱第三天,就被一个秘密部门抽调走。

前往海外接受训练之后,加入寻找龙组老掌柜的行列。

龙组,乃是海外龙裔自发成立的一个民间组织,替龙裔发声,伸张正义。

因为遭受不明势力攻击,老掌柜身负重伤,下落不明。

而老掌柜手中所掌握的一些东方传承,尤为重要。一旦被西方居心叵测之人得到,将造成重大损失。

关键时刻,秦川不仅仅找到了重伤的老掌柜,还经过考验,接过了老掌柜的传承。安置龙组旧部,创立帝王殿,即帝王集团。

现在的帝王集团,不仅仅是海外龙裔第一大组织,其综合实力,在全世界各种私人势力之中,也可以稳稳的排进前十。

如今他以出狱的方式回归,就是要,从哪里跌倒,从哪里爬起。

看着面前老者,秦川含笑道:“我来的时候,聂刚告诉我,准备了礼物,就是你吗?”

老者身子弯的更低,恭敬的道:“老朽万福。一直做一些玉石生意。”

“三年前,我前往缅国帕岗地区采购一批原石,被当地一伙匪人劫持。”

“恰好帝王集团负责东南亚事务的聂天王去办事,把我救了出来。”

“此后,我跟缅国原石方的交易,一直受到帝王集团的庇护,目前也算是小有成绩。”

“我知道,这都是帝王集团给的。”

他打开盒子,里面放着一张黑色的银行卡,一把劳斯劳斯车钥匙,一个大红的房本。以及,一张烫金的名片。

名片上写着翡城玉石协会会长、云翡玉石集团董事长,万福。

另外还有一张邀请函,写着翡城原石博览大会。

看到秦川的眼光落在邀请函上,万福急忙解释:“这个原石博览大会,每年一次。除了把同行聚到一起进行交流以外,也是最盛大的原石拍卖会。”

“后天,如果能请帝尊到场,那将是整个翡城玉石界的无上荣耀!”

秦川想起以前做为司机兼保安,陪同楚莹参加博览会的时光,随手拿起邀请函放进兜里,含笑道:“把你最好的一块原石给我留着,到时候,我要送给翡城最美的女人。”

“就当是......求婚吧。”

“求婚?”

万福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秦川点头:“原石的钱,会有人打给你。我身份诸多不便,你知道该怎么做。”

万福小心翼翼道:“您看,我就说是一位神秘的帝先生预订的,怎么样?”

秦川点头,摆手让万福离去。

想到楚莹,他归心似箭。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跳了上去。

很快,出租车在一栋大厦前停下,秦川抬头望去,明珠集团四个大字,熠熠生辉。

不愧是楚莹啊,看来自己不在的这几年,她把公司发展的更好了。

一别五年,物是人非。秦天发现,能看到的工作人员,全都换了。

不知道这个高高在上的女王,还认不认自己这个刚刚“刑满释放的流氓犯”。

他深吁一口气,来到前台,含笑道:“你好,我找你们董事长。”

“找董事长?”前台接待的妖艳女子,见秦川布鞋旧衣,一身风尘,她翻了个白眼,看着自己刚刚做的美甲,满是高傲的道:“你是什么人,有预约吗?”

“没有预约,我们宋董是不见的。”

“宋董?”秦川楞了一下,“不是楚董吗?”

“什么楚董,你是不是走错地方了。”

秦川还想说什么,远处传来叫骂声,“臭扫地的,有没有长眼?”

“弄脏了老子的新衣服!”

“新款的阿玛尼,赔得起吗?!”

这个声音,依稀有些熟悉。秦川忍不住扭头看去。

看到肥胖男子的侧脸,他楞了一下。这不是伍凯吗?

这家伙不学无术,五年前,因为赌局上出千被一群人追杀,走投无路,找到宋青青这个表姐。

宋青青恳求楚莹帮忙。楚莹看在宋青青的面子上,破例让伍凯加入公司。在秦川的手下,做一个小保安。

伍凯这家伙油嘴滑舌,一口一个“川哥”的巴结秦川这个保安队长。

没想到,一别五年,这家伙竟然发福成这个样子。而且看起来混的很不错。

“对不起,对不起!”

“伍队长,我可以给你洗衣服。”

“请你千万原谅我一次!”

被骂的人,惶恐的祈求着。

这个声音,宛如一发子弹,击中秦川的心房。

他看到了缩在墙角的女人。

虽然穿着清洁工衣服,点头哈腰,但是难掩优美的形体。

头发随意的挽着,一张憔悴的容颜,依稀可见昔日风华绝代模样。

那双原本高傲的美眸,此刻充满了惶恐。像是一个可怜的乞食者。

秦川瞳孔收缩。

这个女人,竟然是......楚莹!


“楚董……真的是你!”

“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秦川激动的走了过去。

“你是……秦川?”

“你出来了?”看到秦川的一刻,楚莹明显有些陌生。不过反应过来,一双灰暗的眸子里,还是掠过一抹本能的喜色。

秦川点了点头,脸色有些阴沉。

这明珠集团,原本是楚莹的啊。当初他离家出走,一个人来到这南方小城,正是人生最灰暗的时刻。

一个偶然的机会,遇到楚莹。

楚莹觉得他虽然不善言辞,但是人品可靠,恻隐之下,收留他在身边。

当时的明珠集团,还只是一个小小的工作室。

短短三年,秦川从一个小保安做到保安队长,再到她的御用司机。

他也一路见证了最初的工作室,一路蜕变为公司,乃至多元化经营的集团。

楚莹才貌双绝,惊艳翡城,也惊艳了秦川的心。

他知道,这个女人外表冷漠,看上去是不近人情的霸道总裁。其实心地善良,而且还有着外人看不到的,小女孩天真的一面。

或许也是这个原因吧,当楚莹找到他,说要嫁给他的时候,秦川幸福的晕了头。

一向不怎么喝酒的他,在新婚前夜,喝得酩酊大醉……

他做梦也想不到,一别五年,楚莹会变成这个样子。

看着这憔悴的女人,秦川心如刀绞,又怒火中烧。

“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

他咬牙说道。

楚莹被他的样子吓到了。面前的秦川,跟她印象中那个温和淳厚、有君子之风的保安,差别太大了。

“不管你的事……”她支吾的说了一句,低着头,就要快速离开。

“想走?”

一个肥胖的身躯挡在面前。

伍凯狞笑道:“知道老子这套定制的西服多少钱吗?”

“今天要么赔钱,要么……让老子爽一把。否则,这件事情,没完。”

楚莹惊恐后退,红着脸咬牙道:“对不起。我可以给你洗……”

伍凯哈哈大笑。

他把目光转向秦川,戏谑道:“川哥?秦队长?”

“放出来了啊?”

“只不过,时代已经变了。”

“看到了吗?你曾经巴结的女神,现在,她只配在老子面前低三下四。”

“你这种有前科的流氓犯,应该没公司愿意要吧?要不你跪下给我磕个头,我跟我表姐说一声,收留你做个看门的怎么样?”

“原来他刚从监牢出来啊。”

“凯哥,这种人怎么能随便收留呢。我猜宋董一定不会同意的。”

前台那个妖艳女子,摇曳着走过来,公然依偎在伍凯身边,看着美甲,一脸风骚。

伍凯点上一根烟,一把搂着妖艳前台的腰,对秦川咧嘴笑道:“收不收你,我一句话的事。”

“底薪八百。现在你给我磕一个头,我给你涨两百。”

“磕十个,就是两千。”

“也别说多,你就磕二十个吧。这样你的底薪就是四千八。”

“怎么样,我大方吧?”

妖艳女子翻了个白眼,哼道:“小混混,真是便宜你了。”

“还不快给凯哥磕头!”

秦川沉默了一下,对楚莹道:“她说的宋董,就是宋青青吗?”

楚莹点了点头,低声道:“不管你的事,你快走吧。”

秦川眼中有火焰燃起。

原本他以为,五年前的那一夜,宋青青应该也是受害者。是别有用心之人,把酒醉之后的他们送到了一张床上。

现在看来……

“叫宋青青来见我!”盯着伍凯,他咬牙说道。

不知为何,看到秦川野兽一般的眼神,伍凯的心头颤了一下,竟然有些惶恐。

不过下一秒,他反应过来,勃然大怒。

“狗东西,你以为你是谁?”

“一个刚从监牢出来的小混混罢了,竟然直呼董事长的名字,还敢大言不惭的让她来见你!”

“来人——”

远处传来呼喝之声,四个保安提着橡胶棒和电棍,冲了过来。

“伍队,怎么回事?”

“是不是这家伙闹事,您一声令下,我们把他的屎打出来!”

几个家伙面目狰狞,耀武扬威的将秦川包围。

这些人说是保安,但是看上去跟秦川在的时候,带的那些保安完全不一样。

一个个明显就是披着保安外皮的混混。

楚莹慌了,不停的说,“不要冲动!”

“大家千万不要冲动!”

“秦川,你快走啊!”

如果是以前,秦川对楚莹几乎是言听计从。

但是现在,他纹丝不动。脸色阴沉,咬牙道:“我再说一遍,叫宋青青来见我。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你特么找死吗!”

伍凯勃然大怒。

他扔掉烟,从腰间,抽出了一根橡胶棒。

“你们让开,今天老子让他知道知道,马王爷三只眼!”

那个妖艳的前台女子,立刻开始鼓掌。

“凯哥威武!”

“这个瘦不拉几的家伙,怎么可能是凯哥的对手。”

“凯哥,给他点颜色瞧瞧,让他知道知道,什么才是威猛的男人!”

那几个手下也笑着退开,把机会让给了伍凯。

“快跑!”

“秦川,你快跑啊!”楚莹焦急的提醒着。

虽然曾经是她的保安队长,但是在楚莹的眼中,秦川从来跟暴力不沾边的。

他曾经管理手下的保安队员,也都是以德服人。

更何况,一别几年,秦川看上去更加瘦削。应该是在狱中吃了不少的苦。

面前的伍凯人高马大,性情残暴。楚莹曾经亲眼见他一脚把一个新来的小弟踹飞,直接断了三根肋骨。

现在秦川彻底惹恼了伍凯,怕不是要被打死!

“有我在,没事的。”秦川含笑说道。

楚莹怔住。这温暖的笑容,坚定的话语,无处不散发着强大的自信。

这,还是曾经那个小保安吗?

“给老子躺下!”

伍凯爆喝一声,手中的橡胶棒,无比凶狠的朝秦川的头上砸来。

秦川眼中闪过一抹杀机。在橡胶棒要砸倒头上的千钧一发之间,忽然出手,抓住了伍凯的手腕。

伍凯的手,和手中的橡胶棒,在距离秦川头顶三公分不到的地方停住。

就仿佛被焊住了一样,再难寸进。

他咬牙用力,纹丝不动,忍不住涨红了脸。

“狗东西,你——”张口想要咒骂。

秦川手上轻轻用力,空气中发出清晰的骨折的声音。

“啊!”

伍凯手腕被生生掰断,他的人也忍不住跪了下去。


“我的手!”

“疼死我了!”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快上啊!”

“给我弄死他!”伍凯疼的呲牙咧嘴,狰狞大叫。

旁边那几个混混保安反应过来,挥舞着橡胶棒,一齐朝秦川打来。

秦川随意抬脚,嘭嘭嘭嘭!

几乎同时,把几个家伙踢飞了出去。

这强悍的一幕,震惊了所有人。

楚莹捂着嘴,满脸的不可思议。这还是那个她曾经挺欣赏的,有谦谦君子之风的温和保安吗?

不知为何,她感觉此刻的秦川,就是一匹带着暴戾气息的狼。

不对,是狼王!

“现在,可以叫宋青青来见我了?”秦川看着伍凯,抬脚,踩住了他。

感受到秦川脚上的力量,伍凯亡魂皆冒,急忙大声道:“我叫!”

“你先放开我,我马上给我表姐打电话。”

秦川哼了一声,松开了脚。

伍凯慢慢把手伸向腰间,掏出来的不是手机,竟然是一根电棍。

猛地杵在秦川的身上,滋滋散发着电流。

“哈哈哈哈,中计了吧!”

“电死你!”

“老子电死你!”

伍凯大叫着,疯狂的电着秦川。

怎么回事?好像不对劲?

终于发现异常,他怔怔的抬头,看到秦川面不改色,冷笑的看着他。

没感觉?

难道,是电棍失效了?

伍凯楞了一下,为了验证,本能的把电棍在自己身上试了一下。

滋的一声,他整个人四肢抽搐,口吐白沫,瞬间像犯了羊癫疯一样。

“狗东西,还是那么不中用。”

秦川气笑了,骂了一句,对楚莹说道:“走,我们去找宋青青!”

他握住楚莹的手,进了电梯,按下了顶楼的按键。

楚莹原本惊心动魄,如怒海轻舟。

不知为何,被秦川握住手的一刹那,仿佛轻舟驶进了港湾,内心的惊涛骇浪,竟然都离奇的平稳下来。

她像是做梦一样,被秦川握着手,来到了顶楼。看到了那间熟悉的董事长办公室。

这里,曾经是她的领地。

“你们找谁?”

“董事长不在,你们不能进去。”

办公室门口,还有两个保安。看到秦川和楚莹,立刻走过来,满脸煞气的想要阻拦。

“滚!”

秦川一个眼神,竟然让两个保安心生凛然,不敢上前。

嘭!

秦川一脚踹开了面前结实的大门,握着楚莹的手,大步走了进去。

“宋青青,给我滚出来!”

“你说,五年前是不是你设计我?”

“你不但设计了我,还抢走了楚莹的公司,今天老子要把帐跟你算清楚!”

声音在豪华的办公室内回荡。

空荡荡的办公室内,并没有人。

“没关系,我们在这里等。”

“楚董,你放心。你所失去的一切,我都会帮你拿回来。”

秦川打定主意,要弄个水落石出。

楚莹满脸陌生的看着面前的男子,在秦川的搀扶下,慢慢在那张熟悉的椅子上坐下。

环视这个房间里陌生又熟悉的一切,她闭上眼睛,两行清泪流下。

她控制着不让自己哭出声音。但是这五年所遭受的一切苦难和屈辱,又岂是眼泪能够洗刷干净的。

她太累了!

太苦了!

然而,大千世界,没有人可以依靠。

茫茫人海,也找不到一个人去倾诉。

她想不到有朝一日,自己还能坐上这把椅子。

仿佛时光倒流,她又成了那个万人敬仰,风光无限的董事长。

这是在做梦吗?

如果是梦,那就让它尽量长一点吧。

……

门外,巨大的嘈杂声传来。不知道多少人朝这边涌来。

“楚莹,你想造反吗?”

“还不快给我滚!”

一个肥头大耳的中年男子冲进来,抬起他戴着大金手表的胳膊,用戴着翡翠戒指的手指,指着楚莹,愤怒的大骂。

“王经理!”

楚莹的美梦被打断,看到肥胖男子,她急忙从董事长椅子上站起来,满脸的惶恐。

“王总,就是这个家伙!”

“就是他打伤了伍队长,擅闯公司,今天一定不要放过他!”

旁边,妖艳女前台指着秦川,嚣张大叫。

王经理看向秦川,脸色也阴沉了下去。

“秦川,真的是你。”

“我告诉你,闹是没用的。公司现在已经是宋董的了。”

“你一个刚刚刑满释放的小混混,不想死,就赶紧给我滚!”

秦川冷笑道:“王胖子,你也出息了。”

王胖子,名王大翔。他是除了伍凯之外,秦川今天看到的第二个,之前的老同事。

五年前,王胖子还没有这么胖,当时也还只是公司原石仓库的一个保管员。

没想到一别五年,竟然摇身一变,成了总经理。

曾经巴结秦川,见了楚莹更是点头哈腰的小角色,如今也敢以这样的姿态,呵斥楚莹和秦川了。

看到秦川的眼神,王胖子本能有些心虚,不过很快,他就反应了过来。

如今楚莹成了阶下囚,秦川不过是个刚刚刑满释放的小混混,而他王大翔,可是高高在上的总经理!

在明珠集团,除了宋青青,他就是老大。

“想不到吧?这就叫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秦川,如今公司都已经换了主人,你还指望靠着楚莹,作威作福吗?”

“告诉你,小白脸,老子早就看不惯你了!”

“我再说一遍,立马给我滚!”

“不然的话,信不信我一个电话,让你从哪里出来的,还回到哪里去?”

这意思,要让秦川还去坐牢。

楚莹慌了,急忙道:“王总,毕竟大家同事一场,请你高抬贵手。”

“秦川,我们快走吧!”

梦幻破碎,展现在她面前的,还是冰冷的现实。

众目睽睽之下,她感觉狼狈不堪,只想尽快的逃离这里。

秦川知道,从楚莹嘴里问不出什么,突然跨前一步,一把抓住了王胖子的衣领子,像拖死猪一样把他拖到窗户边,冷笑道:“马上给宋青青打电话,叫她来见我。”

“否则,我就让你变成飞猪!”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