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末世的梦想

末世的梦想

佚名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末世来临,我成了丧尸。其他丧尸们忙着吸收日月精华。我抱着一本数学大全,高声呐喊:「我要考清华!」「你傻了,末世来了,清华大学早就被丧尸们踏平了。」说话的是几天前被别的丧尸咬了的清华教授陈教授。此时他的脸色发青,眼睛发白。

主角:秦北域林洛洛   更新:2022-09-10 19:2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北域林洛洛的其他类型小说《末世的梦想》,由网络作家“佚名”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末世来临,我成了丧尸。其他丧尸们忙着吸收日月精华。我抱着一本数学大全,高声呐喊:「我要考清华!」「你傻了,末世来了,清华大学早就被丧尸们踏平了。」说话的是几天前被别的丧尸咬了的清华教授陈教授。此时他的脸色发青,眼睛发白。

《末世的梦想》精彩片段

末世来临,我成了丧尸。

其他丧尸们忙着吸收日月精华。

我抱着一本数学大全,高声呐喊:「我要考清华!」

「你傻了,末世来了,清华大学早就被丧尸们踏平了。」

说话的是几天前被别的丧尸咬了的清华教授陈教授。

此时他的脸色发青,眼睛发白。

扛过去就会激发出异能,扛不过去,就会变成丧尸。

我做数学题的手没停:「十年以后,清华会重建的。」

之所以这么笃定,是因为,我是从十年后穿回来的。

十年以后,人类从被丧尸打压的情况下站了起来。

不仅组建了很多大型基地,还重建了清华。

只要考入清华,就能优先获得实验室的研究成果。

比如能让普通人生出异能的药剂。

那是末世十年都没能生出异能的我最想要的东西。

可我连活着都费力,更不要说考清华了。

好在老天爷还是眷顾我的。

被丧尸咬脖子嗝屁的我眼一闭,一睁,重生回到了十年前。

就是回来的时机不太好。

我正在打丧尸的时候,重生回来。

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丧尸挠了,然后我变成了丧尸。



好在我趁着自己还没完全失去理智的时候,吞了一颗丧尸王的晶核。

然后我就变成了半人半丧尸的怪物。

我的身体已经腐烂,大脑却异常清明。

丧尸们会把我当成同类,人类也很难发现不同。

我到底是人,不想永远以丧尸的身份活下去。

而我穿越回来之前,清华刚研究出了能让丧尸变成人的药剂。

所以我必须考清华。

十年后的清华身为唯一一所大学,比末世前还要难考,我必须提前做准备。

我第一次拿着数学题请教陈教授的时候,他吓了一跳。

而现在,面对我,他已经适应良好。

「可惜我看不到十年以后的光景了……」陈教授叹了口气。

「自信点,教授,等第二只丧尸王出来,我就帮你取晶核。」说着,我挠了挠头,「不过在此之前,陈教授,你还是先帮我看看,这道数学题怎么解,我都解了三天了。」

说着,我把书递给陈教授看。

然而抬眼的瞬间,看到他的状态,我浑身一个激灵。

他脸上的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腐烂,眼中的瞳孔也完全被眼白吞噬。

这是要变成丧尸的前兆!

「陈教授,你再坚持一下!你要是死了,我找谁请教数学题啊!」我晃动着陈教授的肩膀。

他在异变前,用仅剩的一点理智告诉我:「你的数学进步很大,就算我活着也帮不了你了。不过我的学生秦北域可以,他是个数学天才,要是见到了他,你可以跟他请教。」

说完这句话,陈教授的理智彻底被吞噬。

他晃晃悠悠地走向其他丧尸。

很快就混入丧尸群,不见踪影。

我擦了擦脸上的蓝眼泪,无比难过。

这茫茫人海,我到哪儿找秦北域啊!



深深叹了口气,我继续埋头苦读。

午夜十二点,原本原地休息的丧尸们就像是受到了什么召唤,直线向前。

收起数学书揣进兜里,我混在丧尸群中前行。

末世爆发不过半个月。

现在的丧尸们还都是最低级的丧尸。

它们不会认路,不管经过高山还是平底,亦或者小河,都不会拐弯。

还没有知觉和痛觉。

我也是丧尸,身体上也没有感觉,但是心理上有。

途经小河的时候,我爬在另外一只丧尸的背上,避免湿身。

经过一个公路的时候,我远远地就看到了几个人影。

看到丧尸群,他们连忙跑开。

幸运地躲过了一劫。

不过别的地方的人就没这么幸运了。

没多久,浩浩荡荡的丧尸群就径直走到一个废弃仓库。

闻到了人肉的味道,丧尸们默契地将仓库包围,开始撞击仓库。

废弃仓库在成千的丧尸面前,显得不堪一击。

砰——

不过十几分钟,仓库门就被撞开。

丧尸们一窝蜂地涌入。

离地面大概两米的仓库窗户从里面被打开。

几个男人率先从窗户跳下,然后接住一对中年夫妻和一个少女,看样子这三人是一家人。

将一家三口掩护上车后。

男人们便在车前一字排开,施展着异能,对丧尸进行攻击。

水系、冰系,还有土系。

都是刚觉醒的异能,杀伤力不大,却也能一下爆一个丧尸头。

这几个男人实力都很强,不过属为首的冰系异能的男人最厉害,也最帅。

他的五官精致,轮廓分明。

砍丧尸的动作干净利落,丧尸的血洒在他的脸上,有一种战损的美。

看着这一幕,我站在丧尸群中暗道可惜。

可惜,这么多丧尸,这些人注定要折损一部分在这里了。

毕竟,他们砍丧尸的速度再快,也快不过密密麻麻包围过来的丧尸。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