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附灵师

附灵师

Zenaide2f9f2d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场意外,高三女生魏小苒在开学前发生车祸。陷入昏迷后,她以为自己做了一个离奇的梦。事实是,她曾经失忆过。有了这段重新找回的记忆后,她结识了两位身份特殊的少年。其中,程澈来自神秘族群,萧硕会驱鬼。随着他们仨走到一起,渐渐发现诡异恐怖的事件开始不断上演。一切线索直指四十年前,为寻真相,他们踏上了附灵驱邪之路!

主角:魏小苒   更新:2022-07-15 21:1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魏小苒 的女频言情小说《附灵师》,由网络作家“Zenaide2f9f2d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场意外,高三女生魏小苒在开学前发生车祸。陷入昏迷后,她以为自己做了一个离奇的梦。事实是,她曾经失忆过。有了这段重新找回的记忆后,她结识了两位身份特殊的少年。其中,程澈来自神秘族群,萧硕会驱鬼。随着他们仨走到一起,渐渐发现诡异恐怖的事件开始不断上演。一切线索直指四十年前,为寻真相,他们踏上了附灵驱邪之路!

《附灵师》精彩片段

站在班级门口,我有些迷茫和不安。身边陆陆续续有进门的同学,他们有人和我打招呼,而我只能局促地点点头。

身后突然有人拍我的肩膀,“发什么呆呀,小苒?”

看到乔玲熟悉的脸,我才有了些真实感,“好久不见,乔玲。”

乔玲一怔,用一种奇怪的眼神打量我,突然伸手摸了摸我的额头。

“你没事吧?”

“我……我没事啊。”

“没事你跟我说‘好久不见’,逗我呢?”

乔玲好笑地看着我,也没等我回答,就揽着我一起进了教室。

我有些犹豫,不知道该不该和她说。

下一秒我意识到一件更尴尬的事,我的座位是哪个啊?

此时上课铃声响起,大家纷纷回到自己的座位,我扫了眼教室,发现只有两个位子是空着的,一个在乔玲的左前方,另一个在教室角落,二选一,运气总不会这么差吧。

我佯装边在书包里翻找东西,一边慢慢接近其中一个位置。我刚把书包放下,扭头就对上乔玲诧异的眼神,以及周围一片好奇的目光。

不会吧,这运气真够背的,于是我一个眼疾手快,赶紧捂住肚子“哎哟!”,顺势蹲在了地上。

此时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大叔抱着教案走了进来,看到教室里闹哄哄的,“干什么呢你们,上课了不知道吗?”

他应该就是班主任刘老师了。

“刘老师,小苒身体好像不太舒服。”乔玲举手示意。

老刘向我投来询问的眼神,我乖乖点头。

“那赶紧去医务室吧。”

于是乔玲搀起我,向教室外走去。

医务室的值班医生正巧不在,我正寻思着怎么和乔玲解释,没想到她走进里面的单人休息室,拉开帘子,示意我躺下。

“我好多了,不用了吧?”我有些尴尬。

“行了,演戏演全套。等会医生来了怎么办?”乔玲摆摆手,催促道。

我只好乖乖躺下,有些郁闷,“你怎么知道我装病?”

“你演技太差了。”乔玲白了我一眼,“说吧,刚才是怎么回事?”

“刚才?”

“我眼睛没瞎,你刚才明明就是不知道自己的座位是哪个,怕露馅所以装肚子疼吧?”

呃……乔玲居然这么聪明,看来我的演技真的很差。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其实到现在我都没缓过来。简单说就是我失忆了。”

“嗯?”乔玲瞪圆眼睛,来了兴致。

这件事实在太诡异了,于是我将三天前发生的事告诉了乔玲。

三天前,我从医院的急诊室里苏醒,脑子一片空白,医生询问车祸时的情景,我却什么都不记得。父母担心我脑震荡,做了CT检查,并没有发现什么问题。

之后出院回家,我都在努力回忆之前发生的事情,令我震惊的是,不只是车祸当天的记忆,就连之前半个月的记忆都没了。

“等等。”说到这儿,乔玲打断了我“半个月?我记得半个月前差不多是开学的时间。”

“对,我最后的记忆就是高三开学前和你去Z市玩了一趟回来准备开学,什么时候出的车祸我真的想不起来。如果只是这样也就算了,我可能会认为这是车祸后遗症之类,但最奇怪的是我发现自己做了好多不可思议的事情。”

“不可思议的事情?”乔玲重复着我的话。

“对。比如我所有的新书课本,居然都包了书皮,你知道我最讨厌做这种花里胡哨的事情。然后笔记本里还夹着一封情书,字迹明显不是我的,瞟了眼内容,鸡皮疙瘩掉了一地。再比如家里贴了一堆明星的海报,一堆零食,我的房间……”

一想到那个满眼都是粉色装饰的房间,我就一阵头皮发麻。

“房间怎么了?”

“等下放学你去看看就知道了,总之就是见了鬼了,我都怀疑这半个月身体借给别人用了。”

乔玲呆呆地看着我,突然瞪圆了眼睛,显然想到了什么。

“怎……怎么了?”我被她吓了一跳。

“怪不得了,你之前行为这么奇怪……”乔玲托腮喃喃自语,“原来问题出在这里。”

“你在说什么呀?”我一头雾水。

乔玲抓住我的肩膀,晃了晃,严肃道“魏小苒,如果你说的都是真的,有一件事你可能还不知道。”

她正要开口,房间的帘子突然被人拉开,医务室的秦医生回来了,见我俩在这愣了一下。

我赶紧从床上弹起来,看了看乔玲,她立马会意。

“她那个来了,肚子有点不舒服。”她朝我使了个眼色。

我一手扶着腰,一手捂着小腹,又开始装病。

“实在很难受的话还是去医院吧,我这里也没有缓解的药。”秦医生边说边从门后的衣架上取下白大褂披在身上。

还是赶紧溜吧,我用口型示意乔玲,却见秦医生认真打量了我几眼,眼中闪过疑惑。

“原来是你啊,同学,这回头不痛了?”

我和乔玲对望一眼,看见彼此眼中的诧异。

“秦医生,我之前来找你看过病吗?”我好奇道。

秦医生露出好笑的表情,“当然,我记得你,上次你险些晕倒在操场上,我就把你扶到医务室了。本来还想给你开点治头痛的药,结果一转身你就不见了。你该不是忘记了吧?”

居然有这种事?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乔玲紧接着问。

秦医生见我俩表情严肃起来,于是收起笑意,想了想道“应该是开学那天。”


我俩找了个借口从医务室出来了,回教室的路上,我不禁担心起来。

“糟了,我失去记忆半个月,也就是说这半个月里发生的所有事我都不知道,应该还有很多和秦医生一样不明情况的人,要是再出现刚才的情况怎么办?”

没有得到回应,我停下脚步看乔玲,见她整个人也不太好的样子。

“你有在听我说话吗?乔玲?”

“小苒,我觉得你这事有点麻烦了。”

见她忧虑忡忡,我不由得心下一慌。

“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对了,你刚在医务室好像要告诉我什么事?”

“我……”

她开始吞吞吐吐,搞得我更着急了。

“你倒是说呀。”

乔玲犹豫了一会儿,还是一咬牙把我拉进一楼的偏僻角落,张望了下周,确定没有人才开口,“小苒,你之前有没有听说过有关我们学校的传闻?”

传闻?我仔细回忆了下,“好像没有。我只知道学校好像每年都有人退学。”

“对,就是那个。其实不是退学,是……”乔玲小声在我耳边说。

“什么,失踪?”我惊叫出声。

“嘘,你小点声”乔玲赶紧捂上我的嘴,“这事我也是听已经毕业的学长说的。还不知道是真是假。”

“我们学校是四十年前建成的,据说从建成之初起,每年都会发生学生失踪的事,学校为了压下负面影响,对外只说是退学,要么就是转学。”

“可是失踪是很严重的事情,而且如果每年都有这样的事,不可能没有人报警,也没有听说有家长来学校闹,这不科学。”我立马反驳。

“所以还只是传闻,知道这事的没有几个,也没有人去证实。”

我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我说乔玲,我都火烧眉毛了,你不至于这时候拿传言来吓唬我吧,而且这和我失忆有什么关系?”

“你先别急,重点在后面。刚才我不是说传闻说的是每年都有人失踪吗?远的我们不去管,从我们高一入校到现在也过去两年了,你可知道这两年就有两个学生莫名失踪了吗?”

我倒吸一口凉气。

乔玲见我表情终于认真起来,继续说道“一个是和我们同届的女生,叫林依依,我记得高一上学期我还和她一起参加过十佳歌手的比赛,然后下学期念到一半就突然不念了,她们班班主任对外说她转学去了国外。另一个是小我们一届的学弟,名字我不知道,他是在班级野外活动时不见的。当时班上的同学和老师找了好几圈,始终没有找到人。第二天,就在大家以为学校已经报警的时候,学校却说他家里人打来电话说他已经回家了,但是因为摔伤了腿要修养一段时间不能上学,结果没多久就直接辍学了。”

“居然有这种事,学校的保密工作做得真好。这样一来,到底是不是真的失踪就说不好了。”

“是啊,一个还能说是巧合,两个就是未必。”乔玲顿了顿,又说“要是还有下一个,就绝对没有这么简单了。”

我听出她话里有话,催促她说重点。

“这两个人失踪之初的一段时间,他们班里谣言不断,其中就有人说……说他们在失踪前都怪怪的,举止行为都和平常不一样,就像变了一个人。”

我一怔,终于明白乔玲担忧的原因了。

“你的意思是我现在的情况就和那两个失踪者很像,对不对?”

“额,小苒,我真的不是故意想吓你的,但是……”乔玲又开始吞吞吐吐起来。

我自然明白她的意思,换作是我,也忍不住把这一切联系起来。

“你放心。传闻毕竟是传闻,真真假假都没有被证实,我是不会自己吓自己的”

见我意志坚定,没有受影响,乔玲松了口气。

我们继续往教室走去,这一次乔玲给我提前打了预防针。虽然对我来说,班主任和班上的同学都是第一次见,但毕竟开学已经半个月,他们对我多少有了了解,不管是不是出自我“意识”的行为,他们见到的都是“我”,所以要是不想引发骚动和大家的怀疑,就尽量少说话。若是遇到什么特殊的情况,最好先保持默认,不要急着去反驳,万一被人抓住话柄就麻烦了。

我想了想也是,本来今天就是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大不了就是被人当成神经病。毕竟除了乔玲这个自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其他人对我也没有太深的了解,只要平安度过一段时间,大家应该也就慢慢淡忘了我一开始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来到教室,第一节课已经结束,我寻到自己正确的位置,放下书包刚一落座,周围就传来几个女同学的窃窃私语。

“你们说,早上魏小苒连自己座位在哪儿都不记得,会不会是因为失恋搞得精神恍惚啊?”

“有可能哦,听说她三天前出了车祸。”

“天呐,不会是为情自杀吧!”

“嘘,小声点,别刺激到她了。”

我失恋?自杀?这什么跟什么,也太离谱了吧。不对,这根本不是我会做的事情。

我忍不住想辩解几句,却听乔玲提高音量,朝着八卦聚集地吼道,“吵什么吵,没听到上课铃响了吗?”她转过脸朝我的方向看了一眼。

我也给了她一个“放心”的眼神。

之后,一个穿着职业套装,带着框架眼镜的中年女人进来上课,她应该是语文老师,并且一看就是不好惹。

她严厉的眼神扫射一圈后,最后将目光定在我身上,面无表情地开口,“你们现在已经是高三阶段了,这意味着什么应该不用我再多说了吧。高考前的冲刺阶段,都把乱七八糟的心思给我收起来,特别是某些同学,不要觉得自己成绩还可以,就可以肆无忌惮做一些叛逆的事,你们现在还不到这种时候,都听明白了吗?”

底下一片静默,周围的余光齐刷刷射向我。虽然鉴于语文老师的威慑力,他们没敢明目张胆地看向我,但傻子都听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这种赤裸裸的警告,天呐,魏小苒,你到底做过什么啊?

好不容易等到放学,我趁着和乔玲一起回家的机会,赶紧问她,“班里说我失恋是怎么回事?我什么时候谈的恋爱我怎么不知道?还有怎么连语文老师都知道?”

面对我的连环追问,乔玲只是叹了口气,“我现在确定你是真的失忆了。”

“废话!你先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听完乔玲的叙述,我整个人都不好了。

“你说我倒追那个臭名昭著、处分记录累得比试卷还高的萧硕?”

“嗯,没错,而且你从一开学就绕着他转,大家可都看到了。什么送饭、送水、送礼物啦,帮他抄笔记啦,帮他做值日啦……所有恋爱脑会干的事,你全干了。”

“这么说,我课本里夹着的情书是写给他的?”我艰难得咽了口口水。

“估计是吧。”

乔玲见我一脸吃了苍蝇的表情,反倒是幸灾乐祸起来,拿手肘杵我,“诶,你真得一点印象都没有啊?”

“没有啊!”我都要抓狂了,“我怎么可能会做这种事,我又不是第一天认识这个人,躲他都来不及怎么可能还贴上去。”

“那现在怎么办?他上次已经当众拒绝你了,这事儿全校都知道。”乔玲见我真火大了,也收起了玩笑。

我想了想,打定主意道:“我得去找他问清楚。”

“什么?你还要去找他?”乔玲吓了一跳,“难道你要告诉他你什么都不记得了。”

“这个我当然不会说,但是这事情实在太诡异了,我和萧硕原本没有交集,我想这半个月里一定发生了什么。”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