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傅大佬的心尖小丫头

傅大佬的心尖小丫头

洛燕燕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果然是他……眼泪,顺着眼角滑下,混入战场上的泥土。“来不及了……”一阵轰鸣,炸弹声响起,受难区,正是洛燕燕这边。夜,黑的令人窒息,房间中昔日灯壁辉煌的装饰,如今却暗沉的,宛若地狱。

主角:洛燕燕傅北川   更新:2022-09-10 20:0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洛燕燕傅北川的其他类型小说《傅大佬的心尖小丫头》,由网络作家“洛燕燕”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果然是他……眼泪,顺着眼角滑下,混入战场上的泥土。“来不及了……”一阵轰鸣,炸弹声响起,受难区,正是洛燕燕这边。夜,黑的令人窒息,房间中昔日灯壁辉煌的装饰,如今却暗沉的,宛若地狱。

《傅大佬的心尖小丫头》精彩片段

老公,你的嘴巴真好看,我可以亲一下吗?”洛燕燕深情凝视。傅北川:“嗯!”“老公,你的身材好棒,我可.以....”洛燕燕娇羞低头,然而没说完就被打断。

傅北川:“身材这么好,当然要试试!”燕洛燕:“..???!!!”“那个.....我只是想让你教我健身方法!”洛燕燕见情况不对,落荒而逃。

第1章:

“老公,你的嘴巴真好看,我可以亲一下吗?”洛燕燕深情凝视。

傅北川:“嗯!”

“老公,你的身材好棒,我可.以....”洛燕燕娇羞低头,然而没说完就被打断。

傅北川:“身材这么好,当然要试试!”

洛燕燕:“..???!!!”

“那个.....我只是想让你教我健身方法!”洛燕燕见情况不对,落荒而逃。

傅北川见状,将她拉入怀中:“跑什么?不是说,要当我一辈子的耳朵吗?”

洛燕燕面色一愁,这是两码事啊。

传言,傅家大少傅北川,双耳失聪,冷漠薄凉,手段狠辣,得罪他的人没一个有好下场。

可当遇到某个古灵精怪的小女人时,就像是一头狮子,忽然被顺了毛,像个小媳妇儿似的。

洛燕燕重生之后,本想弥补那个被她抛弃的未婚夫,谁知再次遇见,仍旧被他宠上天。

————————

“燕燕,活下去...求你....”

“活下去!洛燕燕……你要活下去!”男人眼睛里面布满血丝,鲜血顺着额头流下,声音沙哑压抑,将洛燕燕护在身下,一双颠倒众生的眸子中,尽带不舍。

洛燕燕虚弱的望着眼前这个男人,奋力伸手,轻轻抚上了他的脸。

果然是他……

眼泪,顺着眼角滑下,混入战场上的泥土。

“来不及了……”

一阵轰鸣,炸弹声响起,受难区,正是洛燕燕这边。

夜,黑的令人窒息,房间中昔日灯壁辉煌的装饰,如今却暗沉的,宛若地狱。



“傅老爷,不如你派人问一下傅少爷,问问他到底,把燕燕怎么了。”说完这话,洛擎宇也是叹息了一声。

傅老爷是傅北川的爷爷,如今将近八十,但是精神却很爽朗,可饶是精神再爽朗的人,听到这些话,还是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跟着,他缓缓起身,拄着拐杖,语气尽量平和的说:“洛亲家,不是我们不问,而是从昨天晚上到现在,我们也没联系上北川,他的保镖,也是被他关在了门外,根本就进不去啊。”

“这……”洛擎宇欲言又止,确实,傅北川的性子众人都知道,他不想做的事情,任何人都无法强迫。

如今,自己那个女儿,怕是凶多吉少啊,只希望,傅少爷手下留情。

“门外?这么说,傅少爷还在酒店房间里?”洛依依似乎抓住了着重点,说完,便走过去拉住洛擎宇的手臂,撒娇说:“爸,实在不行,我们去酒店找吧,姐姐现在下落不明,我们真的太担心了。”

秦霜雪听到之后,也觉得有理,立刻点头附和:“对啊擎宇,不如我们去酒店吧,如果燕燕在那里,我们就把她接回来,到时候就算是傅少爷发怒,我们也认了,否则,我们该怎么和燕燕逝去的妈妈交代啊。”

一句话,似乎触碰到了洛擎宇心中最柔软处,想了想,便立刻起身,对着傅老爷说:“傅老爷,我妻子说的有道理,燕燕不能出事,既然傅少爷不放人,我们也只能冲撞了。”

说完之后,洛擎宇便带着一家老小都出去了。

临走的时候,洛依依与秦霜雪二人的嘴角,挂着一抹淡笑。

尤其是洛依依,整个人得意无比。

那个洛燕燕不是喜欢许墨学长吗?这次,一定要让她翻不了身。

许墨学长她怕是得不到了,倒是那个杀伐果断的聋子,就给她好好享用吧,让她知道什么叫作天高地厚。

酒店豪华房间。

洛燕燕洗完澡,换上了干净的衣服,如今正在擦头发。

傅北川坐在一边,看着洛燕燕有些出神,他到现在都不敢相信,眼前这个人,真的是洛燕燕。

之前她对自己的主动以及媚眼如丝,都是真的吗?

“傅北川,过来帮我吹头发。”洛燕燕对着傅北川,十分自然的说了句,随后整个人坐在梳妆镜前面,看着自己十年前这张满满胶原蛋白的脸蛋,缓缓弯起了嘴角,真是个迷人的小妖精。

傅北川回神,走过去之后,接过吹风机,站在了洛燕燕身后。

她的秀发很软很顺滑,没有分叉打卷,宛若新生的海藻,令人碰了爱不释手。

碰着她的秀发,傅北川情不自禁的低头,细细闻了闻。



见洛依依着急,秦霜雪也要护犊子,洛燕燕见好就收,拍了拍洛依依的肩膀,笑着说:“妹妹,姐姐是开玩笑的呢,你不要当真,对了,既然你们都来接我了,我们就回去吧。”

洛擎宇听到这句话,十分赞同,走过去对着洛燕燕说:“对,既然人没事,就先走吧。”

如今他们闯到了傅北川的房间门口要人,得趁着傅北川没有发作,离开才好。

说完,洛擎宇又朝着房间里面看了眼,见到傅北川,整个人恭敬无比的说:“傅少,这次的事情,是我们唐突了,既然燕燕已经找到,我就先带她回去了。”

傅北川站在不远处,一双眸子灰暗着,双手插入口袋,缓缓点头。

洛燕燕也看了眼,不知为何,她总觉得,傅北川如今看上去,戾气很重,明明之前还是好好的。

“再见,感谢傅少爷对燕燕的照顾。”说完之后,洛燕燕便也离开了。

傅北川一个人站在房间里,全身散发出一种生人勿近的气场,果然是他多想,洛燕燕根本就没想过,要承认跟他的关系。

所有的一切,都是她的缓兵之计,包括,她深情之时对自己的侬言细语,都是骗人的。

就说,她怎么一下子,就对自己态度转变这么快了。

门外的保镖,如今已经见到傅北川,慢慢的走上前,因为下午还有训练,如今都快中午了,再下去,就得耽误了。

“少爷,用完午膳,就去南山吗?”保镖恭敬且谨慎的问了句。

傅北川看着他说完之后,略微皱起了眉头。

“滚!”他的话语极其冷淡,宛若可以把人生生结冰。

保镖此刻,自然不敢多说,立刻就退下了。

回到洛家,洛燕燕径直上楼,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事情太多,她需要消化。

而且一个人的时候,思维也冷静一些。

她实在是不敢相信,自己真的重生了,还是重生到自己二十岁的时候。

看到自己胸口处的印记,洛燕燕心中更加紧张,她又和傅北川有了肌肤之亲。

前世,她恨透了傅北川,可如今,洛燕燕亏欠他。

他原来一直都爱着自己,既然如此,洛燕燕这一世,也不打算客气了。

刚打算给手机充电,洛燕燕便发现自己忽略已久的手机上面,发来了几条消息,还有十多个未接电话,署名显示许墨。



“昨晚,是你求我的。”

过了许久,傅北川才说出这句话,好看的剑眉,紧紧的蹙在一起。

洛燕燕虽是他未婚妻,可却从来不爱他,因为二人之间,不过是政治联姻而已。

洛燕燕平和的心情,在听到这句话后,缓缓低沉了起来,脸也红红的,这事,有必要说那么清楚吗?

想了想,洛燕燕的一只手,渐渐从脸颊,落到了傅北川的胸膛,再然后……

“你……”傅北川抓住了洛燕燕作乱的小手,整个人一副猜不透的神情。

“我怎么了?”洛燕燕勾唇反问,一双如水的眸子,带着几分不甘,“听你这话里面的意思,是不打算负责?”

傅北川抿唇,全身健硕宛若雕刻的身材,如今在洛燕燕面前,一览无余。

他从未打算要不负责,只是……他以为洛燕燕会很抗拒这件事,所以,才主动和她撇清关系。

因为,他不想惹洛燕燕生气。

“我可是第一次!”洛燕燕语气故作愤怒,整个人离傅北川更加近。

傅北川缓缓皱起了眉心,察觉到香体离自己越来越近,他一只手,下意识的阻拦了一下。

“我会负责!”傅北川语气坚定,如果洛燕燕不讨厌他,他会负责到底!

洛燕燕听到这话,停止了手里的动作。

负责就好,前世自己因为跟傅北川睡了一晚,第二天哭着闹着要找许墨,导致傅北川对她失望至极,最后,两个人之间,像是陌生人般。

洛燕燕松了口气,之后微微躺平,整张脸魅惑的盯着傅北川,他的脸十分的俊美,且带着几分男人该有的刚毅。

似乎是觉得亏欠这个男人,洛燕燕的唇瓣,朝着他的嘴唇渐渐靠近,直到相碰。

傅北川紧皱着眉头,对于洛燕燕如今所做的一切,十分不解,可是,洛燕燕越来越主动,傅北川根本,无以抗拒……

前世,洛燕燕只有一次这种经历,还是被人下药后和傅北川迷迷糊糊进行,根本没有感觉,如今,她身体里面昨晚的药物,似乎还没有完全散去,经过这么一碰,彻底燃烧了起来。

“傅北川,我还要……”洛燕燕的声音略带祈求,紧紧的抱住了傅北川的脖子,眼眶氤氲。

要说之前,傅北川还有些迟钝,但是如今,一下子明白过来。

房间外边,傅北川许久没有出来,令站在外面守护的保镖们,有些不安。

前几天,少爷破坏了洛小姐和他那个小情夫的约会,导致如今洛小姐对他们少爷恨到了极点,两个人在里面这么久不出来,难道出事了?

少爷是傅家三代单传的长孙,年纪轻轻,便掌握了整个国家的经济命脉,手底下的公司,更是数不胜数,除此之外,他还是国家特聘的S级训练长官,身手厉害,手段狠辣至极,这些年,根本无人超越。

而洛小姐,医科大学大一新生,家中三代从医,曾祖父还当过兵,性格刚韧,从小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女孩子防身的武功黑段什么的都会,去年跆拳道比赛上,还获得了全国冠军,如今年纪轻轻,便可以独当一面,就是脾气暴躁了一点。

这两个人碰撞在一起,万一对彼此有点不爽,出点什么事情,就不是三言两语就可以解决的了。



“傅北川,他们敲门!”洛燕燕强忍着不适,说了句。

傅北川因为耳朵听不到,所以并未察觉到敲门声,但是,看到洛燕燕的说话时的唇语,他顿时就明白了过来。

“滚!”傅北川想都没想,抓起手边的一个烟灰缸,便朝着门口砸过去,声音沙哑且愤怒。

门外面的人听到这么大动静,顿时吓的话都不敢说了。

这么大火气?难道,没打赢?

洛燕燕将傅北川的行为尽收眼底,没想到,他对自己行为温柔,对外面的人,却始终像个杀伐果断的帝王。

随后,洛燕燕瞥了眼不远处的钟表,时间快到了,要不赶紧收拾,等会儿被抓奸在床,一切又和前世一样了。

“亲爱的,得抓紧时间,我快不行了。”洛燕燕说着,环住了傅北川的腰身。傅家。

洛燕燕的父亲和继母,以及异父异母的妹妹,坐在了傅家的特制真皮软沙发上,面前摆放着新煮的茶水,却不见他们碰一口。

“傅老爷,我们家燕燕昨天晚上就不见了,听人说,是去了傅少爷的房间,这……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你们看着办吧!”说话的,是洛燕燕的继母,秦霜雪,她着急的用纸巾擦着眼角的泪水,生怕洛燕燕出事一般。

身边的洛依依,听到自己的母亲这么说,立刻附和了句:“对,傅老爷,傅少爷的威名在外,前几次就有几个得罪他的人,被他直接折断了腿脚,你们让我姐姐和他共处一室,这让我们怎么安心!而且一男一女,传出去也不好听啊!”

说完,洛依依也哭了起来。

旁边的洛擎宇,是洛燕燕的父亲,听到这些话,缓缓皱起了眉头。

“傅老爷,不如你派人问一下傅少爷,问问他到底,把燕燕怎么了。”说完这话,洛擎宇也是叹息了一声。

傅老爷是傅北川的爷爷,如今将近八十,但是精神却很爽朗,可饶是精神再爽朗的人,听到这些话,还是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跟着,他缓缓起身,拄着拐杖,语气尽量平和的说:“洛亲家,不是我们不问,而是从昨天晚上到现在,我们也没联系上北川,他的保镖,也是被他关在了门外,根本就进不去啊。”

“这……”洛擎宇欲言又止,确实,傅北川的性子众人都知道,他不想做的事情,任何人都无法强迫。

如今,自己那个女儿,怕是凶多吉少啊,只希望,傅少爷手下留情。

“门外?这么说,傅少爷还在酒店房间里?”洛依依似乎抓住了着重点,说完,便走过去拉住洛擎宇的手臂,撒娇说:“爸,实在不行,我们去酒店找吧,姐姐现在下落不明,我们真的太担心了。”

秦霜雪听到之后,也觉得有理,立刻点头附和:“对啊擎宇,不如我们去酒店吧,如果燕燕在那里,我们就把她接回来,到时候就算是傅少爷发怒,我们也认了,否则,我们该怎么和燕燕逝去的妈妈交代啊。”

一句话,似乎触碰到了洛擎宇心中最柔软处,想了想,便立刻起身,对着傅老爷说:“傅老爷,我妻子说的有道理,燕燕不能出事,既然傅少爷不放人,我们也只能冲撞了。”

说完之后,洛擎宇便带着一家老小都出去了。

临走的时候,洛依依与秦霜雪二人的嘴角,挂着一抹淡笑。

尤其是洛依依,整个人得意无比。

那个洛燕燕不是喜欢许墨学长吗?这次,一定要让她翻不了身。

许墨学长她怕是得不到了,倒是那个杀伐果断的聋子,就给她好好享用吧,让她知道什么叫作天高地厚。

酒店豪华房间。

洛燕燕洗完澡,换上了干净的衣服,如今正在擦头发。

傅北川坐在一边,看着洛燕燕有些出神,他到现在都不敢相信,眼前这个人,真的是洛燕燕。



傅北川回神,走过去之后,接过吹风机,站在了洛燕燕身后。

她的秀发很软很顺滑,没有分叉打卷,宛若新生的海藻,令人碰了爱不释手。

碰着她的秀发,傅北川情不自禁的低头,细细闻了闻。

好香。

察觉到傅北川的行为,洛燕燕弯起了嘴角,这家伙。

正打算叫他好好吹头发,不要分心,谁知门口处,一阵剧烈的响声,再次传来。

洛燕燕微微皱眉,这力道,不像是之前的保镖,倒像是……

前世的种种,浮现在了洛燕燕脑海。

她前世被苏偲嘉和洛依依设计,进入了傅北川的房间,后来事成,便是他们一群人抓奸在床。

从那以后,洛依依便到处说自己和傅北川早已经生米煮成熟饭的事情,回到学校后,她因为愧疚,不敢面对许墨,导致许墨,被苏偲嘉勾引走。

这一世,居然又来?

洛燕燕不免撇嘴,他们以为奸计还能得逞吗?

许墨自己倒是不想要了,就是清白这事,洛燕燕还是得在意一下的。

因为,她还有大事没办!

“我爸妈来了。”洛燕燕知道傅北川听不到声音,便对着他说了句,走过去开门。

门刚打开,洛燕燕便听到一阵哀嚎。

秦霜雪整个人抱住她,宛若失而复得一般,哭泣着说:“燕燕,你没事就好,你知不知道,你急死妈妈了。”

洛燕燕被她的手掌,差点拍的吐血,这演技,未免也太浮夸了点吧?

平时父亲不在,她对自己,哪次不是横眉竖眼,这一次,倒是这么关心自己。

旁边的洛依依,此刻也是一脸担忧,对着洛燕燕说:“姐姐,你受苦了。”

洛燕燕瞥了二人一眼,推开秦霜雪后,整个人冷静无比。

随即,她又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洛擎宇,他眉头紧锁着,似乎在担忧着什么。

“爸妈,妹妹,你们怎么来了?”洛燕燕问了句,靠着门边,一点惊讶的神情都没有,反而平和至极。

秦霜雪听到她这么一问,更为激动:“燕燕,你昨天晚上失踪,有人说你进了傅少的房间,我们都担心死了,所以一大早,便急着过来,如今,我们也不怕得罪傅少爷了,你马上跟我们回家吧。”

说完,秦霜雪便拉住了洛燕燕。

洛燕燕听到这句话,略微笑了一声,没有作出回答。

旁边的洛依依,此刻正上下打量着洛燕燕,跟着,便指着洛燕燕说:“姐姐,你脖子上……你和傅少爷昨天晚上难道……”

后面的话,洛依依没有再说了,甚至还有些害羞的低下头。

洛燕燕见了,冷笑一声,在她面前装纯?

“爸妈,妹妹,你们想的太多了,昨天晚上,我和傅少爷,什么都没有发生,我在隔壁房间,你说脖子上这个吗?这是蚊子咬的,就只有一个,都怪我,昨天窗户没关好,蚊子飞进来了。”洛燕燕说完,便略微扯开了自己的衣领,顺手用钥匙把隔壁房间的门打开,“早上我睡醒之后,知道傅少在这里,所以过来打了个招呼,没想到刚打算出来,你们就来了。”

她其实早就有所准备,在他们没来之前,就把自己脖子上的痕迹,用遮瑕液遮住了,特意留下一个,迷惑住对方,钥匙也是她在傅北川洗澡的时候,花钱找服务生要的。

秦霜雪和洛擎宇见了,确实只有一个,他们都是过来人,如果洛燕燕和傅北川真的发生了那种事情,不可能只有一个。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