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九爷的落跑娇妻

九爷的落跑娇妻

布丁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五年前的今天,唐锦初失去了宝贵的第一次,被设计成未婚先孕的浪荡女。几个月之后,她因祸得福,获得了三个天才宝宝。他们各有特色,却都十分爱自己的妈咪。如今带着三个孩子回归,唐锦初本想着努力赚钱给孩子营造更好的生活环境,没想到三个小崽崽居然主动找亲爹去了。

主角:唐锦初,傅九阙   更新:2022-07-15 21:1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唐锦初,傅九阙 的女频言情小说《九爷的落跑娇妻》,由网络作家“布丁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五年前的今天,唐锦初失去了宝贵的第一次,被设计成未婚先孕的浪荡女。几个月之后,她因祸得福,获得了三个天才宝宝。他们各有特色,却都十分爱自己的妈咪。如今带着三个孩子回归,唐锦初本想着努力赚钱给孩子营造更好的生活环境,没想到三个小崽崽居然主动找亲爹去了。

《九爷的落跑娇妻》精彩片段

 

是夜,昏暗的房间铺散开层层滚烫的浪花。

男人炙热的身子犹如烈火,一点点吞噬唐锦初所有理智。他大掌扣住她的下巴,低磁的嗓音带着情欲的沙哑,格外迷人。

“你到底是谁。”

冰凉的气息缠绕在唐锦初耳廓,下一秒,她蓦然惊醒,已经满头热汗。

是梦!

她居然又做梦了!

五年前那个夜晚,就像梦魇一样一直缠绕着她挥之不去。她看不清男人的脸,只觉得淡薄月色下他的轮廓过分立体俊美。

车窗外飞瞬即逝的风景映衬她过分绯红的脸颊,内心早已五味具杂。

唐锦初立刻看向旁边三个依旧熟睡的孩子,肉乎乎的小脸儿上,粉雕玉琢的可爱极了。

这时,一声冷嗤从前方传出。

副驾驶的唐墨不屑睨向唐锦初身旁的两个小娃娃,哼道:“姐姐,你五年前离家出走,就是生这三个野种去了?幸好浩楠哥没有娶你,你根本配不上他!”

傅浩楠,她的前男友,现在是唐墨的未婚夫。

唐锦初面色冷清,眼底深寒的凉光直打向前方副驾驶的女人。

“闭嘴。”

她嗓音冷漠,顷刻间释放的冷气压霎时逼低车内的温度。唐墨蓦然对上她的眸,到嘴边的侮辱话语卡停。

她的眼神……好可怕!

旋即,她一咬牙,不过是唐家扔到乡下的土包子,她怕她做什么?

车身吱嘎一声,停下了。

她解开安全带,不耐道:“到了,下车!”

唐锦初视线转向一旁的三个奶娃娃,嗓音轻如羽毛。“宝贝,醒醒。”

大宝率先睁眸,肉嘟嘟的小手揉着惺忪的睡眼,奶萌奶萌的童音悠悠传出。

“妈咪,我们到了?”

“嗯。”

唐锦初唇角勾起一抹慈爱的笑,正欲再叫其余的小家伙。这时,下了车的唐墨眼底闪过一抹愤恨,用力关上车门。只听砰得一声,整个车身似乎都颤三颤。

唐墨烦躁道:“快点,慢死了!”

车内,三宝猛地被惊醒。

“妈咪!”

她瞬间扑进唐锦初怀里,小小的身体轻轻颤抖,黑溜溜的眸子满是惊恐。

唐锦初一颗心猛地揪住,赶忙抱紧小家伙。

“我在,别怕。”

她余光瞄向唐墨,眼底杀意猛然升腾。

大宝彻底清醒,包子般的小脸沉到发黑,乌墨色的瞳仁染上一层冷怒。

他很快下车,仰着小脑袋冷声命令唐墨:“你吓到我妹妹了,道歉!”

唐墨凝望面前这个没她一半高的小东西,忍不住笑出了声。

“道歉?做梦!”

大宝攥着小拳头,一副小大人的成熟模样,狠道:“你连小孩子都欺负,小心走路摔倒卡掉门牙!”

唐墨根本没将大宝的话放在耳中,冷呵一声,转身就走。下一秒,她不知拌到了什么东西,整个人站不稳,噗通一声,脸朝地摔个实。

“啊!”她一声惊叫,感觉唇瓣有血,手掌一摸,掌心处两颗完整的门牙。

她瞳孔一缩,震惊溢于言表。

她的牙!

唐墨的大门牙被卡掉了!

她的尖叫声引得唐家人通通从别墅内走了出来:“怎么回事?”

为首的人便是唐父。

他的身后则跟随着唐锦初的继母,也正是唐墨的母亲,刘媛香。

看到唐墨正满脸是血,手中还拿着自己的门牙,唐夫人当即骇然的吩咐唐家的佣人道:“你们还愣着干嘛,还不快去看看二小姐!”

原本被这一幕给弄的有点惊呆了的唐家佣人一个个的这才回神,连忙走上前去。

唐锦初这才从愕然中回神。

目光有些复杂的看向身边的大宝。

她的大宝从出生就有个技能,生气的时候,只要开口说谁,谁就能倒霉!

看到唐家人全都因为唐墨一个人齐聚在别墅的门口迎接她,她的嘴角不由自主的向上弯曲。

小时候,这些人就没给她一天好日子过。

她妈妈才刚刚去世,唐家就迫不及待的接刘媛香进门,把她送去乡下。

这次让她回来参加妹妹和前男友的婚礼。

她不做点什么,岂不是太对不起自己受的苦了?

“妈!”

“捂得呀,我的牙!!”

唐墨紧紧的捂着说话漏风的嘴,满脸泪痕狼狈不堪,嗷嗷哭泣。

她愤怒的冲向唐锦初,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

继母刘媛香看见她被摔得不轻,站起来的时候人都摇摇晃晃的,连忙心惊胆战的冲到了唐墨的身边扶住她。

这么近距离一看,她才看到女儿的嘴已经血肉模糊,被摔得实在是惨。

想到有这么多长辈在场,她按耐住即将发飙的唐墨,直接冲着唐锦初恨恨道:“你这心思歹毒的贱丫头,是故意的吧!”

她看着唐锦初,狠狠的瞪着眼睛,就像在看着一个不祥之物。

唐锦初怀里面抱着三宝,手中领着大宝,身后还跟着一个刚刚从车上下来,后知后觉的二宝。

听到唐夫人这么不要脸的甩锅给她,唐锦初不屑的冷哼。丝毫没有留情面:“小妈,你是眼瞎了吗?”

“刚才也不知道是哪个不长眼的偏要自己摔过去,现在门牙卡掉了还怪我,难道不是她自作自受?”

冷淡的眸光不动声色的扫了眼唐家别墅大门的瓷砖。

说实话,那瓷砖名贵整洁,还做了防滑处理。

按理说,是绝对不会出现这么个意外的,唐墨的牙还好巧不巧的磕在碎石子上了!

可偏偏这事情就这么诡异的发生了,唐墨还被啄的很惨!

思及此,唐锦初的目光不由得有点担忧的看了眼站在她左边的大宝。

这个事情,尽量还是不要让人发现的好,免得被有心人利用……

“逆女,不许顶嘴,她是你长辈!”

唐父看到唐锦初如此桀骜不驯,几年不见,竟然依旧还是那副老样子,当即出声呵斥。

“老爷,你看啊,这丫头消失几年不见,现在我们好心的把她接回家,她居然还反过来骂我?这是要造反啊!”

“是呀,爸爸,你看看我的牙,我过几日就要结婚了,这可怎么办啊呜呜!”

 


 

唐墨最会见风使舵,当即哭唧唧的对着唐父撒娇。

“啧,恶人先告状呢?”

唐锦初似笑非笑的讽刺。

害怕大宝会再次开口引人瞩目,她只好给二宝递了个眼神,让他快点捂住大宝的嘴巴。

“你……”

唐父没想到唐锦初连他的话都不放在眼里,顿时恼羞成怒。

他想也没想就拿起了客厅茶几上的桃木剑朝着唐锦初身上敲!

“看我今天不教训你这个逆女!”

唐锦初面容一冷,清冷的眉眼瞬间变得犀利。

她徒手伸出去,竟然硬生生的就把唐父朝着她跟三宝这边戳来的桃木剑用单手握住!

紧接着便传来“咔嚓”一声响!

剑,断了!

“嘶!”

唐家的庭院内顿时整个都安静下来,落针可闻。

“你……你这不孝女,你看看你都干了些什么?这剑等下可是要送给傅家的见面礼,你这孽女!”

“当初我真应该掐死你,我怎么想的居然把你留到了今天!”

唐父心疼不已的看着地面上的那把断剑。

这剑是从几百年前某处太庙中的古树上取中心部位,被鬼谷一脉的高人所祭炼而成。

如今的价值不能用金钱衡量。

以往这剑他们唐家都是收在书房镇宅的。

今天之所以拿出来,又把唐锦初叫回来。

就是要把她跟傅家的长子傅浩楠的娃娃亲给退了,顺便用这柄剑去讨好傅家,让傅浩楠跟唐墨订婚。

只是,唐父做梦都没想到,这么坚硬的剑,到了唐锦初的手中就如同不堪一击的冰片一样的脆弱,咔嚓一声就断了。“你……”

唐父顿时气的脸色涨红,指着唐锦初破口大骂:“简直是反了天了!”

“你给我听好了,等会儿傅家的人来了,你必须马上在九爷的面前磕头认错,就算是跪上十天十夜,也必须给我求傅家原谅。”

“否则,你跟你身边的三个小野种以后就别想再踏进我唐家大门。”

“坏蛋,不进就不进,有什么了不起。”

一直跟在唐锦初身边没有出声的大宝终于忍不住迈开小短腿上前:“我妈咪有没有犯错凭什么任你们指责?你们都是大坏蛋。”

唐锦初听到,内心中顿时倒抽了一口凉气。

她真的很怕大宝的秘密会被人发现,立刻捂住了他的嘴巴,小声的对他警告:“宝宝,大人说话小孩子不可以插嘴,你不听话了?”

“可是妈咪,他骂你,他还想打……唔唔!”

大宝噘着嘴,后面的话没等到说出来,已经被唐锦初用手掌心彻底傅死。

三宝有点不情愿的被放下来,躲在二宝身后,用她那双毛嘟嘟的大眼睛不断的扫视着唐家院子里的所有人。

二宝正想要劝说大宝别惹怒妈咪,否则妈咪发火很恐怖。谁知,就在这种时候,唐家庭院的大门处却匆匆的跑来一个人:“老爷,夫人,九……傅九阙来了!”

“什么?”

唐父与唐夫人的脸色瞬间沉下来。

与其说是阴沉,更准确的说是恐惧,渗入骨髓的恐惧!此刻,唐家的别墅门外,两个墨色西装的男人正从车上下来。

为首男人一身黑衣长裤,槐树下枝繁叶茂的树影打在他的身上,影影绰绰,五官精琢,容貌昳丽。

他就站在那里,仿佛天地都失去了颜色。

而站在他身后的另外一个男人,虽然五官眉眼和他有些类似,但长相和气质明显差了不止一倍。

傅九阙微微蹙眉,深眸如冷夜寒星,斜睨一眼身后眼神飘忽的傅浩楠。

“说,你要退婚的是哪个女人?”

“九……九叔,是那个手上牵着小孩的。”

傅浩楠是傅家第三代长子。

而眼下正单手插兜站在树下面无表情望着院子内争执的男人正是傅家的当家人,傅九阙。

敏锐的注意到傅九阙面上表情愈发冷凝,傅浩楠吓了一跳,连忙补充:“五年前,就是她突然间杳无音信,最近唐家找到人,听说连野种都有了!”

“可恶,连我的绿帽子也敢戴……”

傅浩楠不敢造次,可脸上明显有点不舒服。

原本那背身站在树下的男人这才稍微侧过来。

目光仿佛破碎了星河的夜空,既漆黑,又深沉,让人莫名的觉得有点发寒。

“唐家特意叫她回来退婚?”

傅浩楠小心翼翼的点点头。

“带路。”

傅九阙孤冷的眸这才转回去,自顾的向前走着。

傅浩楠赶紧大跨了几步上前先行进入了唐家的庭院。

“哎呀,贤侄,你怎么也跟着来了,这件事原本就是一点小事……”

唐父见到傅九阙,顿时极为尴尬的看了眼已经断开的木剑,速速的上前来迎人。

唐锦初也跟着回身,连带着三个小宝全部都朝着大门的方向看去。

这一眼望去,却让她忍不住的倒吸了一口气,目光不受控的停留在男人的脸上动弹不得。

怎么形容呢?

那是一张不论用任何的语言去形容,都显得苍白无力的俊美脸庞。

虽然照比傅浩楠的那张纨绔公子哥的脸庞要成熟一些,但是仔细看去,却俨然惊艳了时光,每一个表情动作都让人为他悸动。

“九爷。”

唐父陪着笑脸走上前,第一时间就将矛头指向唐锦初,恨恨道,“说来惭愧,我们唐家居然出了这么一个不孝女!在结婚前就跟别的男人怀了野种。”

“是我们唐家教子无方!九爷,您跟小少爷千万别生气,今天我特别约了小少爷过来,就是为了要彻底的解决这件事,给小少爷一个交代!”

然而,唐父擦着额头冷汗控诉唐锦初的时候,傅九阙的目光却是看向了唐锦初那边。

三个小宝似有所感知,钻到了妈咪的身后躲着。

暗中用他们充满了好奇心的大眼睛定定的观望着那边。傅浩楠看清楚了三个小家伙的长相以后,不由自主的皱起眉心来,总觉得有些熟悉。

“这样吧,九爷,咱们里面谈,您看如何?”

断剑还在那没人敢捡起,唐父也只能豁出去老脸,要找机会说情。

 


 

傅九阙的目光却一瞬间犀利冷漠的盯来。

唐家人吓得再也不敢出声。

大宝趁着唐锦初不注意,盯了傅九阙好半晌之后,居然蹬蹬蹬地跑过来。

二话不说便直言道:“叔叔,你跟我长得有点像。你是我爸爸对吗?”

“嘶!”

傅家人几乎都被大宝这句话给震惊了,脸色瞬间变幻不定。

天,叫九爷爸爸,胆子怎么这么大!

小孩子童言无忌,可惹恼了九爷,九爷可是不管这个的!一时间,众人看向唐锦初的视线不禁都带上了怨怼,要是九爷怪罪下来,他们可管不了那么多了。

可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九爷一定会大发雷霆,傅九阙却破天荒的当着所有人的面,忽然笑了。

笑容如沐春风,夺人心魄。

更是在下一秒,直接将大宝从地上抱起来。

“你说我是你爸爸?”

傅九阙那张扑克脸上什么都显。

大宝也很淡定,两人似乎上辈子就认识一样。

“对呀,你跟我长得像,妈咪说遗传基因都会这样。”

大宝的小肉手甚至朝着傅九阙伸出去。

唐墨这个以后已经被家庭医生处理好了被磕坏的牙,因为没有安装上假牙,只能先带口罩出来。

而脸上本来画的精致妆容也被清理干净,素面朝天,很是掉价。

此时,她看到大宝竟然主动喊傅九阙爸爸,还朝着有洁癖的傅九阙伸手,心里面当时便偷着笑,觉得这野种肯要被修理了。

哪知,大宝的小手“啪”地打在傅九阙左脸颊,傅九阙纹丝不动,一大一小依旧盯盯的相互对视,恍然两人早已经超然物外。

唐墨不禁惊愕的张大嘴巴。

嫉妒与憎恨的心情像流水一样瞬间哗啦啦的沾满了她的思绪。

只可惜,她现在这模样,根本不敢上前跟傅九阙搭话。不得已之下,她只好求助的看向傅浩楠。

傅浩楠原本就害怕傅九阙,这会根本就不敢靠近。

可是他了解他九叔。

傅九阙一向都不喜欢小孩子,甚至有很严重的洁癖,不喜欢别人靠近他,更别说这么抱着了。

唐锦初生的野种却偏偏这几样全都占了。

“等着瞧吧,她当初背叛我,给我戴绿帽子,我九叔不会放过他的!”

傅浩楠凑近唐墨的耳边低低安抚了一句,示意她看好戏。唐锦初这会儿与唐家人也都已经醒过神。

看到大宝竟然敢朝着傅九阙的脸上呼巴掌,顿时,不光是唐家人惊了,唐锦初也深深后怕。

“大宝,回来!”

心惊肉跳的,唐锦初几步上去要把大宝召回来。

趁她没注意,大宝没回来不说,这会儿,居然连二宝跟三宝竟然也朝着那边像勾魂一样的走过去,围绕在傅九阙腿边。

二宝很深沉。

三宝眼神发亮,含着手指却直接将沾了口水的小手扒在了傅九阙裤腿上说道:“叔叔你好帅,要不你娶我妈咪好不好?这样我就可以叫你爸爸啦。”

三宝肉乎乎的小脸儿特别的水嫩。

起来时候,颊边溜出了小酒窝。

她仰头看着傅九阙的时候,睫毛就像一对小扇子似的,又卷又翘的弯着像一对蝴蝶在展翅。

傅九阙怔愣了一瞬间过后,居然当着所有人的面笑了。唐家人不禁都瞪大双眼,心情很不淡定的“砰砰”直跳。唐锦初也屏住呼吸。

传言,傅九阙只要一笑就会见血。

这可是他每一次发火之前的征兆。

唐夫人立马不淡定的将唐墨护在身后,恶狠狠的瞪向唐锦初。

“老爷,你看看现在,这丫头没有给傅家赔罪,竟然还放任她生的几个野种去叫傅九阙爸爸!这不摆明了想要作死我们家?”

傅浩楠也没想到,曾经跟他订婚的那个女人不但生了野种,居然还敢让她生的野种染指他九叔!

“唐锦初,管管你生的野种!”

傅浩楠生气的走上前,愤怒的对唐锦初叫嚣:“你连我都配不上,你难道还想让我九叔收了你?我警告你,你别做梦……”

然而,还没等他说完他的嗓音却像是哑了似的,干嘎巴嘴儿,却怎么都说不出来一句话。

大宝的目光正黝黑沉的瞪着张口就说他是野种的傅浩楠。

唐锦初与傅九阙在意的却是大宝刚刚微微张开的小嘴儿似乎是说了什么,很快又闭合。

唐锦初的心脏一下子提起来,在心中祈祷别人都没有注意。

傅九阙却深深的凝了大宝一眼。

“呃……啊啊啊!”

傅浩楠欲哭无泪,完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是说不出话来。

唐锦初目光深沉,这会儿更是因为担忧大宝的诡异之处会被人发现而烦躁起来。

不行,她要尽快找个办法脱身,而且也绝对不能让唐家的人好过了!

思及此,她目光不由看向抱着她家宝宝的傅九阙——

“闭嘴。”

傅九阙被傅浩楠在他耳边“啊啊啊”的叫个不停,冷眸一扫,当即冷冷警告。

唐锦初趁着这个空档,却是心一横,眼神来回在大宝与傅九阙之间看了下,忽然走过来对傅九阙说道:“九爷是吧!”

唐家人顿时震惊。

唐锦初却是笑眯眯的张口就来句,“你看我怎么样?”

听到这句话,原本就已经提心吊胆的唐家人,这会儿已经石化了。

“唐锦初!”

唐父是第一个从惊吓中回神的,上去就要扇唐锦初一巴掌教育。

傅九阙的目光却森寒的撇过来。

唐父被震慑的动弹不得。

原本以为接下来是这女人要承受九爷的无尽怒火,没想到,傅九阙却让众人跌破眼镜的看向唐锦初,说了句:“可惜,你有婚约。”

唐锦初也不由得吃了一惊。

她原本只是试试,没想到这就成了?

很快她阖上眼睫,抿着菱唇道:“这么说,没有就行了?”

原本看着唐父以及傅浩楠都很是生气的唐墨见到这一幕作死情形,私下底再次认定唐锦初要完了。

不需要唐家出手收拾,她自己就会被自己给作死。

然而,任由谁都没能像得到,傅九阙居然会不生气,还好整以暇的回答了唐锦初的问题。

这一幕不仅是看的在场的所有人都迷惑不解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