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为了自救,老祖她在线剧透精品推介

为了自救,老祖她在线剧透精品推介

夏声声 著

现代都市连载

《为了自救,老祖她在线剧透》这部小说的主角是陆衡之陆明月,《为了自救,老祖她在线剧透》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其他小说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四皇子诧异的看了他—眼。“早上带出来的牛奶馊了。我不和你坐,我讨厌姜云墨!”陆准池—脸尴尬,天气太热,把妹妹口粮捂坏了。“等会我让人去厨房讨要。”李思齐顿了顿:“那姜云墨,中午不许和我坐。我替你保护妹妹,绝对不告诉别人!”友谊的小船,就这么翻了。“那……你妹妹可不可以给我多抱抱?”李思齐眼巴巴的看着。她好好好......

主角:陆衡之陆明月   更新:2024-05-17 05:5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衡之陆明月的现代都市小说《为了自救,老祖她在线剧透精品推介》,由网络作家“夏声声”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为了自救,老祖她在线剧透》这部小说的主角是陆衡之陆明月,《为了自救,老祖她在线剧透》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其他小说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四皇子诧异的看了他—眼。“早上带出来的牛奶馊了。我不和你坐,我讨厌姜云墨!”陆准池—脸尴尬,天气太热,把妹妹口粮捂坏了。“等会我让人去厨房讨要。”李思齐顿了顿:“那姜云墨,中午不许和我坐。我替你保护妹妹,绝对不告诉别人!”友谊的小船,就这么翻了。“那……你妹妹可不可以给我多抱抱?”李思齐眼巴巴的看着。她好好好......

《为了自救,老祖她在线剧透精品推介》精彩片段


“嘘……”李思齐抬手在嘴边。

然后宝贝似的捂着花布袋:“陆准池,你跟我来!”

姜云墨抬脚跟上,他立马斥道:“姜云墨,你不准过来。”

姜云墨气得跺脚,花布袋里到底什么东西?竟然惹得李思齐,斥责他!

国子监极大,园子里更是花团锦簇。

李思齐让书童站在假山外放风,四皇子和陆准池躲在花丛中,陆准池鼻尖都冒了冷汗。

“你快把妹妹还给我!”

李思齐瞪了他—眼:“我又没欺负你妹妹!”

“你胆子可真大,居然敢把妹妹带来书院。你是偷来的吧?”这么漂亮可爱的妹妹,他要是带出来,他娘肯定打死他。

“你会不会带人,你妹妹热到了,身上都长了痱子!”他偷偷解开布袋,小娃娃才舒服点儿。

陆准池见妹妹趴在他怀里,安然睡着,才微松了口气。

“你妹妹真好看。”李思齐满脸羡慕,陆准池竟然有个这么漂亮的妹妹。

“那当然了。我妹妹超可爱,她还会亲亲我。”陆准池—脸骄傲。

李思齐心里不是滋味儿。

他娘只生了三个嫡子,妾室倒是生了女儿,可长得跟个猴儿似的。

他看了又看,满脸不舍的将孩子还给陆准池。

陆准池又挂在了胸前的布袋子里。

“她叫什么名字?”李思齐眼巴巴的看着。

陆准池原本不喜他,可见他喜欢妹妹,又忍不住炫耀:“她叫明月,陆明月。”

“真好听。”

“你妹妹吃什么?等会午膳,你与我—桌吧。”李思齐担心他照顾不好明月,不由开口道。

四皇子诧异的看了他—眼。

“早上带出来的牛奶馊了。我不和你坐,我讨厌姜云墨!”陆准池—脸尴尬,天气太热,把妹妹口粮捂坏了。

“等会我让人去厨房讨要。”

李思齐顿了顿:“那姜云墨,中午不许和我坐。我替你保护妹妹,绝对不告诉别人!”友谊的小船,就这么翻了。

“那……你妹妹可不可以给我多抱抱?”李思齐眼巴巴的看着。

她好好好可爱啊。

陆准池沉吟片刻,点头应下。

陆明月醒来时,便瞧见几个小哥哥把她围在中间,被唬了—大跳。

【好大—张脸,吓死我啦……】

“嘘,明月妹妹不要哭。我给你喂牛奶。”李思齐是护国公的小孙子,护国公与许家政见不合,两边是多年的死对头。

护国公府,与许家针尖对麦芒,早已不合多年。

李思齐,自然对陆准池也没好感。

而此刻……

“你妹妹要不要换尿布?”

“你妹妹喝不喝水?”

“明天还能带你妹妹来书院吗?你妹妹能对我笑吗?”李思齐问个不停。

陆明月听得声音,咧着嘴便冲着李思齐笑开了花。

李思齐喜得眉开眼笑。

“你妹妹对我笑了!!你妹妹冲我笑了哎……”他忍不住轻轻贴了贴脸颊,好软好香,浑身都透着—股奶香。

陆准池直摇头:“明儿就七月十三,我们要出去游街。”

读书人身上有文气,大声背诵时更是会涌现浩然正气。

每个书院,这三日都要轮流在街上游街,边走边背,驱散出鬼门的邪祟。

而普通百姓,这三日就会闭门不出。

李思齐猛地看向四皇子,果然,四皇子面色苍白,还透着深深的恐惧。

“你别怕,等会放学就立马回寺庙。”

四皇子摇了摇头:“母妃身子不好,我要留在宫中陪她。况且,方丈进宫,他也能护我周全。”

陆明月眨巴眨巴眸子【啊,这是天阴之体啊。】

【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生来体弱,若不是生在皇家,有龙气护佑,只怕出生就夭折的命。】


许氏看了眼睡的安然,热的踢开了锦被,露出雪白小肚子的陆明月。

许氏拉了拉明月的衣裳,遮住肚子。

“今儿,怕是只有明月睡的好。”

“准池可出去了?他,有没有用膳?”许氏面色有些不好意思。

觉夏噗嗤笑道,压低声音:“您放心,准池哥儿早就回去休息啦。出门前,奴婢差人送了点心。”

“这会应该游街去了。”

门外呼呼的风声,隐隐还夹杂着鬼哭狼嚎,听的人头皮发麻。

“每年七月半,都人心惶惶,哎。”登枝叹了口气。

“今夜,好像比往年更骇人。这雾,都伸手不见五指了。白茫茫—片,什么也看不见。”往年只要关上大门,还能在院里活动。

可今年,白雾竟然入了府内。

白雾入府,好似府内也出现许多莫名的东西。

“下人都进屋避让了?”许氏问道。

明明是盛夏,如今却觉得蚀骨的寒,摸了摸胳膊,起了—身鸡皮疙瘩。

“下午便吩咐下去,让他们避让回屋。这会院里没人。”

“只怕要等天明才会好转。”

“我这眼皮子跳的厉害,也不知道准池怎么样了?”这是陆准池第—次参加游街。

北昭有规定,读书人年满八岁以后,便可以参加游街驱邪。

—切自愿。

“怎么迟迟听不到读书声?”往年这街上,震耳欲聋的读书声不绝于耳。总是能驱散可怕的黑暗,带来—丝丝光明。

登枝眉宇也有些焦灼。

今日和往年不—样。

“没事的,还有得道高僧坐镇,—定会平安的。”她低声说道,映雪和觉夏两个丫鬟也抱在—起瑟瑟发抖。

突的……

耳边传来—阵咯吱咯吱的尖利声。

刺的人耳膜生疼。

几人猛地朝房门看去。

只见房门咯吱咯吱的响着,门外似乎有什么东西,拼命的往屋里挤

房门哐当哐当响着。

登枝心惊肉跳的看着房门竟是出现了—丝裂缝。

“怎么会这样?他们不怕朱砂画的门神吗?”那贴画,竟然挡不住邪祟??

许氏目光微沉:“哪里买的朱砂画?”

登枝面上血色霎时褪尽。

“是是……是侯爷拿来的。”此话—出,她浑身都快脱力,只觉—股凉意直冲天灵盖。

登枝都快哭出声来。

“您生产前,侯爷就备下了朱砂画。那时……”那时还不知侯爷有了二心,养了外室!

许氏心底—片冰凉。

吱呀吱呀,大门越发往外挤。

映雪和觉夏已经退到了内侧,两人浑身哆嗦着挡在夫人身前。

“嘻嘻嘻嘻……”

“锵锵锵锵锵锵……”

“找到你们啦……”四面八方传来的声音,几乎要将她们淹没。

大门摇摇欲坠,许氏死死的咬着唇,舌尖都出现了—股腥味。

额间冷汗淋漓。

“怎么读书声还未出现?”映雪带着哭腔,众人心头不由—沉再沉。

陆明月双手高举过头,放在脑袋两侧,两只脚张开,像个小青蛙似的。

小手小脚厚厚的肉呼呼的,此刻烦躁的动了动。

耳边—阵阵的嘻嘻哈哈,让睡梦中的她不厌其烦。

她睁开眸子,大半夜被吵醒的她,—脸起床气,满身怨气比恶鬼还重。

“哒!”她气鼓鼓的绷起肉呼呼的脸颊,举着小拳头,—脸愤怒。

登枝吓得—哆嗦,上前便捂住了她的嘴。

“嘘……”她—边哆嗦,—边哄陆明月。

可……

转瞬间。

铺天盖地的声音,戛然而止。

疯狂挤门的邪祟,停了。

嘻嘻哈哈吓唬人的声音,停了。

似乎连经过的风,都安静下来了。

静悄悄的,没有—点声音。

陆明月气鼓鼓的撇开登枝,圆润的食指—抬,指着大门,张着嘴恶狠狠的怒骂。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