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前妻攻略傅先生偏要宠我

前妻攻略傅先生偏要宠我

二桥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五年前的今天,盛眠被自己的堂姐设计陷害,不仅失去了第一次,还丢掉了重要的信物。这样还不放过她,最终逼得她拼死逃离,生下“死胎”!五年之后,盛眠为了全了母亲的意,答应回国联姻,只是她意外将江城最尊贵的男人,当做了相亲对象,甚至还擦出了火花。

主角:盛眠,傅燕城   更新:2022-07-15 21:1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盛眠,傅燕城 的女频言情小说《前妻攻略傅先生偏要宠我》,由网络作家“二桥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五年前的今天,盛眠被自己的堂姐设计陷害,不仅失去了第一次,还丢掉了重要的信物。这样还不放过她,最终逼得她拼死逃离,生下“死胎”!五年之后,盛眠为了全了母亲的意,答应回国联姻,只是她意外将江城最尊贵的男人,当做了相亲对象,甚至还擦出了火花。

《前妻攻略傅先生偏要宠我》精彩片段

“我会对你负责。”

“求你,别……”

所有的求饶都被吞没,黑暗中谁都看不清谁的脸,只有浓重的呼吸交缠。

凌晨三点,漫长的痛苦终于结束……

盛眠跌跌撞撞爬起来捡起散乱的衣服套上,不敢开灯去看男人的长相,更没心思注意到他手里握着什么,便狼狈地跑了出去。

看到等候在外面的堂姐盛梦,她猛然停下了脚步。

公司破产,父亲被逼跳楼,送到医院抢救需要巨额费用。

盛眠求遍了认识的所有人,都躲着不见。

平日里没少受过她恩惠的堂姐说可以帮忙,但有个客户要见抽不开身,让她过来拿一笔钱去救急。

家里的变故已让她彻底走投无路。

没想到这一切都是个圈套!

盛梦满脸讥诮从包里拿出一张写好的支票,轻飘飘扔了过去。

“感谢你帮了我一个大忙,这是给你的酬劳。”

盛眠低头捡起,发丝遮掩了大半的神情,哑声道,“你说好的是一百万。”

失去清白已经成为定局,和爸爸的命比起来,这些屈辱都不算什么。

盛梦双手抱在胸前,嗤笑她。

“以你现在的身份,连狗都不如,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条件?”

攥在身侧的手指都在颤,盛眠紧紧咬着唇,“当初爸爸好心收留你们一家,你爸却故意在财务上做假账,让他负债破产跳楼,也不怕……”

“啪!”

盛梦气急败坏,一巴掌甩了过去打断她。

“他要去死可赖不了别人!你还不赶紧滚!去晚了没准儿见不到最后一面。”

说完拎着限量款的包包,头也不回进了里面。

想起还在抢救的爸爸,盛眠强忍着身上的痛楚和愤怒,带着这十万匆匆赶回医院。

还未踏进病房,就看到几个医生走了出来。

宣布病人已无生命体征。

她看着白布盖着的人影,瞳孔紧缩,眼泪彻底崩了出来。

手足无措地拉住一旁的医生,“求您救救他!能不能再抢救一下,或许还有其他办法……”

“请盛小姐节哀振作,你的母亲更需要你。”

盛眠骤然抬头,母亲去了哪里?

“陆女士受不了这个打击,当场晕厥过去,极有可能是脑溢血,刚被推进了抢救室,你在这张病危通知书上签个字吧。”

怎么会……

盛眠如遭雷击,眼前一阵阵发黑。

手指用力到嵌进了掌心,她告诉自己不能晕。

浑浑噩噩的抓着笔,刚想签字,就看到盛梦带着保镖急急忙忙的从外面闯进来。

“盛眠,这是欠你的九十万!另外我会给你的母亲办理转院手续,你们俩赶紧离开江城!”

盛梦心脏都在发抖,嫉妒的快疯了。

盛眠昨晚睡的不是什么糟老头子,而是第一财阀的继承人傅燕城!

现在傅燕城拿着那条项链在找人。

这个贱人怎么就这么好命!!

盛眠不知道盛梦为何突然这么大方,但直觉告诉她,现在提出什么条件对方都愿意。母亲的情况并不乐观,之前那十万根本不够。

“我要一千万。”

“你再贪得无厌!信不信我一分钱都不给!”

“给我一千万,我会带着我妈马上出国。”

盛梦咬牙,一千万对她来说不是小数目,但只要盛眠离开,她就可以去找傅燕城。

承认那条项链是她的。

嫁入傅家,那就是泼天富贵,何必在意一千万。

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

盛眠这个傻女人根本就不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

“好,一千万就一千万,我给你们办理一切手续,今晚就出发!”

五年后。

江城,岚庭私人会所。

“林少爷已经到了,里面派头最大的那个绝对是他。你把人哄服帖了,嫁给他还不容易,你妈的事就交给舅舅……”

盛眠推门走了进去,一身红色吊带短裙,窄肩细腰,衬得曲线勾勒如拂柳,露出的小腿白皙修长,比例惊人。

这样美而不妖,艳而不俗,活脱脱的尤物,引来不少侧目。

她抬眸,美目在全场扫了一圈,一眼就锁定了角落里坐着的身影。

 


盛眠随手拿过一旁的酒,走了过去。

五年前狼狈出国,好不容易稳定了母亲病情,又请了专业心理医生,不久前却查出突发尿毒症,急需换肾。

钱她可以尽量筹措,但要找到匹配的肾源,却十分不易。

当初对他们一家见死不救的舅舅找了上来。

为了搭上江城第一财阀傅家,他费尽心思,一听到傅家大小姐有意为儿子“选妃”,自己独女却又出嫁,瞬间想到了还有个外甥女。

盛眠对嫁入豪门没什么执念,当务之急是先救母亲。

近看,这男人长得真是出色。

黑色的发映着漆黑的眸,仿若晶莹的黑曜石。

深色衬衫严丝合缝的穿在他身上,腕上是精致的百达翡丽简约机械表,除此之外再无其他配饰。

漫不经心掸了掸烟灰的动作,随意又撩拨。

“林少爷,让你久等了。”盛眠眉眼弯弯,笑容甜美。

清润的声线,引得傅燕城抬眸。

这个声音……

有那么一瞬,让他觉得在哪里听过。

一双异常俊美的眼眸睨向她,掠过一道诧异后,变得讳莫如深。

盛眠不经意抚上男人的肩膀,呵气如兰。

“有时间赏脸喝一杯吗?”

心里已经把这莫名其妙的女人当成了上来搭讪的拜金女。

傅燕城皱眉,薄唇微动,吐出的话极为刻薄。

“出来卖,连金主是谁都没打听清楚?”

没料到他是这种冰冷的反应,盛眠眨了眨眼,有些不可思议。

谁说这是个十足十的纨绔?

还骚话连篇,看到美女就忍不住……怎么这么难搞定。

她深吸一口气,索性放下了脸面,手臂攀住他脖颈,整个人彻底跌进他怀里。

隐约间似乎听到了旁边倒吸凉气的声音。

软玉温香在怀,男人动都没动。

“起来,你很重。”

“……”

盛眠脸色一僵,气的心口痛,笑容快兜不住了。

她一米七四,不到一百斤的体重。

居然说她重?

第一次知道,原来做海王的不止身体会被掏空,还会选择性眼瞎。

这个男人,真是白瞎了一副好长相!

咬牙,本想再接再厉,包里的手机响起了特殊铃声。

她脸色一沉,精致美丽的五官变得清冷,如同被按了开关,头也不回就朝外走。

“傅先生……”一旁的人早看得胆颤心惊,刚想问要不要拦住。

傅燕城也接到了电话。

挂断后,他皱眉,看到外甥正搂着一个美女从露台进来,嘴里还说着不正经的话。

“宝贝,郁金香哪里有你的浴巾香~”

“林少你好坏~”

傅燕城已经见怪不怪,起身抓过一旁的外套。

林景放开怀里的女人,难得恭敬,“舅舅,你要走了?”

“嗯,孩子不见了。”

“小祖宗又玩离家出走了啊?这次不知道被讹上的是谁。”

盛眠打了个车,母亲的精神问题一旦发作,医院就会给她打电话。

严重的话,还有可能伤人,只有自己才能阻止。

至于这个可能不行了的林少爷,改天还有机会。

等赶到医院,已经过了半个小时。

她喘着气,看到医生等在门口。

“情况稳定了,但不能再受刺激,而且手术必须尽快。”

“我知道了,谢谢医生。”

推开病房的门。

坐在病床上的女人看到她进去,苍白的脸色骤变。

“你这副打扮做什么去了!当年的事还没长教训?!如果不是你不自爱,怎么会被人……”

“眠眠,你这样怎么对得起你死去的爸爸!”

盛眠心头漫过刺痛,拿过湿纸巾擦拭脸上的妆容。

“妈,我只是去帮一个朋友的忙,没做其他的。”

“什么朋友让你穿成这样,是不是去找你舅舅了?!”

“舅舅现在的公司越做越大,怎么有空搭理我们。”

“没空搭理更好,离他远点儿。”

“我知道,你别生气,好好休息,我明天还有工作,先回去了。”

关上病房的门,盛眠眼神黯淡,只觉得身心疲倦,眨了眨酸涩的眼睛,真累。

再累也得坚持下去。

坐在医院大门口的公交椅上,正想叹气,一旁率先传来一声叹息,奶声奶气的。

“哎……”

盛眠扭头,椅子上坐着个小人儿,看起来不过四岁左右。

精雕玉琢的小脸,秀美的鼻子和唇色极淡的嘴唇。

在头顶灯光的照耀下,映着一圈儿亮光。

漂亮的就像童话里的小王子。

小男孩抬头,看到她后,递过来一只小短手。

盛眠笑了一下,托起圆乎乎的指尖,印了一个吻。

“是这样吗?”

哪知小家伙光速抽了回去,小脸涨红,如同被她轻薄了一般!

两人大眼瞪小眼。

“我是想让你扶我一把,腿短,下不去了。”

“……”

 


“你爸妈呢?”

“我爸总和狐狸精打架,没空管我,还说我要是考得不好,就不认我这个儿子,美女姐姐也不用管我,我不饿的,也不冷。”

话虽这么说,圆圆的大眼睛却直直的看向马路对面的肯德基挪不动了。

“......”

盛眠叹了口气,拿过小书包拎着,“走吧,请你吃肯德基,然后去找你爸爸,你不见了,他会着急。”

“他才不会着急呢。”

要了个儿童套餐,又额外要了个冰激凌,小家伙两眼都在放光。

盛眠忍不住揉了把他的小脑袋。

“你长这么可爱,他怎么可能不急。”

“因为他的心思都在狐狸精身上啊!”小不点年纪不大,懂得倒挺多。

“爸爸被狐狸精迷惑的不要不要的,什么都听她的,而我每天被打被骂,做什么都不可以,整天叫我背书,写作业,电话手表不让买,冰激凌也不让吃......”

越说怨念越大,显然最后那句,才是重点。

狐狸精?

盛眠满头黑线,说的该不会是后妈吧?

小家伙轻哼着,“爸爸还总是逼我,说只要努力学习,肯定就有人头落地的一天,他只关心我的成绩。”

“额,应该是出人头地......”

“这不重要,下次我要是被赶出来,还能再找漂亮姐姐玩吗?”

“......”

还有下次?

有那么一秒,盛眠觉得自己就是个冤大头。

麓园别墅。

“这次又是为什么离家出走?”

傅燕城抬手揉着眉心,整个人阴郁而沉抑,透着一股隐隐的暗色气息。

助理陈时推了推眼镜,恭敬回答:“刚刚询问了一下班主任,小少爷这次的成绩很不理想。”

“已经派人去找了,暂时还没消息,要通知警局么?”

男人眉头深锁,刚要发话。

手机响了一下。

扫了眼提示,是小祖宗发来的短信。

傅燕城,你说这次考不好,就不认我这个儿子了,所以我现在宣布,咱们断绝父子关系,我已经为自己找到了长期饭票,长得比你好看,又没我聪明,总之挥挥

傅燕城黑着脸,眼里掠过一道危险。

找到了冤大头?

行,你小子有本事就一辈子别回来。

陈时一旁看着,总担心那手机下一秒就要被丢出去。

沉默半响,才听到男人低沉的声音。

“让他们不用找了。”

傅知然放下手机,舔了口平时都吃不到的冰淇淋,冰得吐了吐小舌头,却心满意足得露出了甜甜的笑容,看向盛眠,越看越喜欢。

“冤......咳,美女姐姐,你家在哪里呀?”

还真不客气!

打开家门的瞬间,盛眠还在反省,为什么要把人领回来。

“这就是你的家?”

小家伙探进一颗脑袋,看到八十平左右的两室一厅,惊诧的跟在她的身后。

盛眠刚回国不久,才安顿好。

听到他嘴里吐出一句,“好像还没我家游泳池大。”

“......”

换鞋的身子陡然僵住,八十平的游泳池,家里有矿可能还不够,这住的是城堡吧?

傅知然怕露馅,低下脑袋,“可惜现在都是那个狐狸精的,我被我爸赶了出来,断粮断水,多亏姐姐你人美心善。”

“不然我今晚只能睡大街了。”

盛眠有些感慨,挺可爱的孩子,怎么就遇上了一个渣爹呢。

好不容易把小家伙哄睡着。

她弯身掖了掖被子,再看那稚嫩的眉眼,莫名觉得有几分亲切,心口却闷了一下。

如果当年那个孩子还活着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