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我是亿万富翁摊牌了

我是亿万富翁摊牌了

皮皮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周清的人生本来好好的,事业顺利,和女友的关系也进展良好;谁想到意外比明天来得快,公司濒临破产,罪魁祸首正是他深爱的女友……人生一下子坠入深谷,机缘巧合之下,周清绑定了神级扮演系统,柳暗花明又一村,他又有了新的希望。

主角:周清,方甜甜   更新:2022-07-15 21:1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周清,方甜甜 的女频言情小说《我是亿万富翁摊牌了》,由网络作家“皮皮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周清的人生本来好好的,事业顺利,和女友的关系也进展良好;谁想到意外比明天来得快,公司濒临破产,罪魁祸首正是他深爱的女友……人生一下子坠入深谷,机缘巧合之下,周清绑定了神级扮演系统,柳暗花明又一村,他又有了新的希望。

《我是亿万富翁摊牌了》精彩片段

“周清,看着自己的女朋友和别人接吻是什么感受?”

“你别觉得憋屈,反正你也配不上甜甜。”

“是啊,人家甜甜从大学时就跟着你吃苦,你总不能让人家跟你吃一辈子苦吧?”

听着同学们议论的声音,周清沉默的低下头,暗暗攥紧双拳。

自己出身农村,父母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

凭借出色的头脑和过人的勤奋,一路逆袭考上江南大学。

当了四年班长,三年学生会老大。

年年都拿奖学金,各种奖项拿到手软。

还追到了系花学姐方甜甜,那个时候无疑是周清的高光时刻。

毕业以后,周清创业失败陷入人生低谷。

曾经的天才,沦为老师同学眼中的笑柄。

周清本不想参加此次同学聚会,因为他很清楚自己会遭到昔日同学的嘲笑。

是方甜甜不断劝说,让周清尝试着借助同学资源二次创业。

可到了以后才发现,方甜甜只是利用周清参加同学聚会,从而勾搭上富二代张晨。

“周清,不得不说你女朋友真不错,只是不知道床上怎么样。”

张晨抱着方甜甜坐在自己腿上,言语间充满了挑衅。

他虽然是富二代,但成绩也是名列前茅。

只可惜大学四年一直被周清压着,竞选班长失败,竞选学生会老大失败......

张晨嫉妒了整整四年,为了报复,他还动用家里的关系搞垮了周清的创业公司。

此次同学聚会,方甜甜上赶着投怀送抱,张晨更没有理由拒绝。

他就要是当着周清的面,彻底击垮周清的自信和尊严。

“张少,你怎么那么讨厌。”方甜甜二十多岁,颜值能到八十分,化妆后能达到九十分。

她穿着修身的碎花短裙,身体外露,吸引了无数男同学的目光。

芊芊细腰盈盈一握,裙内的黑色安全裤若隐若现。

大长腿细腻白皙,脚上穿着高跟凉鞋。

“周清,你女朋友都这样了,难道你不介意吗?”

“咱们认识这么多年,没想到你是这么窝囊的男人。”

“你该不会看着自己的女朋友坐在别的男人腿上,心里反而一阵激动吧?”

包厢内众多同学不断拱火,等着看周清出丑。

“他介意又能怎么样,像他这种穷小子,一辈子也就这样了,连张少的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

方甜甜言语谄媚,明眼人都能听得出来是什么意思,“可惜当初没有早点遇见张少,否则也不会白白浪费这么多年的青春了。”

“现在遇见我也不晚啊。”张晨猛的一巴掌拍在方甜甜身体上。

啪!

巴掌声清脆响亮,所有人都清清楚楚看见。

然而,方甜甜满脸羞,嗔怒道:“张少,你好过分,居然当众拍人家的后面。”

张晨得意大笑,一双手恣无忌惮的在方甜甜身上探索,“周清,你应该到现在都没想明白,为什么花旗银行的赵经理明明都已经答应放款,最后又拒绝了吧?”

“是你搞鬼?”周清强忍着怒气质问。

“的确是我,而且我还可以明确告诉你,未来网络的倒闭也是我一手促成。”

看着周清这副模样,凌驾于别人之上的优越感爆发,张晨前所未有的畅快满足。

啪!

周清目眦欲裂,终于忍受不了这股憋屈,猛的一拍桌子,咆哮道:“方甜甜,从这一刻开始,你被我甩了!”

“还有你们,嫌我穷嫌我是农村来的,从来没有拿正眼瞧过我。”

“我告诉你们,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老子总会有崛起的一天!”

撂下狠话,是周清作为男人最后的倔强,随后离开胜利大酒店。

公司倒闭,女友当面背叛。

此刻的周清一无所有,但也不足以让他对生活失去信心。

那些击不垮他的,只会让他更加强大。

“叮!神级扮演系统正在激活......”

“已激活......请宿主抽取扮演角色。”

忽然,周清的脑海中响起冰冷的机械声。

紧接着,眼前出现一副只有他才能看见的系统画面。

画面内有无数个人物头像,几秒钟后开始滚动。

“叮!扮演角色已产生——王多鱼!”

“当前扮演进度:0100(点)。”

“当前财富解锁进度:0300(亿)。”

画面停止滚动,蹦出一张王多鱼的照片和系统提示。

王多鱼是《西红柿首富》内的人物,最终完成挑战继承了三百亿财富。

而周清只要扮演的够像,当扮演进度达到一百点时,就可以解锁王多鱼的三百亿财富。

周清理解了神级扮演系统后,兴奋的连嘴都合不拢。

人一生的喜悦大概可以分为三万六千种,但是没有哪种喜悦能比得上一夜暴富。

“扮演人物,不就是学习他的言行举止吗?”周清喃喃自语。

自己大学时期学过一点点表演,模仿人物可谓是手到擒来。

周清闭上眼睛,仔细在脑海中回忆了一遍《西红柿首富》。

当他再次睁开眼时,整个人的精气神都不一样了。

从步伐到眼神,连说话时的细微动作都在模仿王多鱼。

半个多小时后,系统的声音再次响起。

“叮!扮演进度提升一点。”

“当前扮演进度:1100(点)。”

“当前财富解锁进度:3300(亿)。”

叮咚!

系统话音刚落,周清就收到了银行到账短信。

看着银行卡内九位数的余额,周清使劲揉了揉眼睛,难以置信的喃喃自语,“就这么一会儿功夫,我赚了三个亿?”

周清狠狠掐了自己一下,疼的龇牙咧嘴。

随后又前往附近的ATM机查询卡内余额,确确实实有三个亿。

张家在江南市开了几家工厂,每年的净利润都有大几百万。

可张家几十年经营工厂赚的钱,还抵不上周清半个小时。

“你搞垮我的公司,那我就搞垮你的工厂。”

周清的行为准则很简单,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就把你往死里整。

至于方甜甜,周清本来有过结婚的打算,幸好借着这次同学聚会看清了她的真面目。

她若是知道周清此时拥有三亿身家,肯定会后悔的肠子都青了。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金钱办不到的事情。

如果有,那只能说明给的钱还不够多。

周清立即联系背调公司,调查张家工厂全部细节,务必要做到一击即溃。

安排完一切后,才重新返回胜利大酒店。

进包厢之前,还专门点了两瓶罗曼尼康帝干红。

和离开时的落魄不同,周清此次要找回失去的尊严和面子。

咯吱。

包厢门开,里面气氛热闹,欢声笑语,所有人都以张晨为中心。

方甜甜更是有意无意的让张晨占一点便宜,脸上还要露出娇羞的表情。

表这个字,真是让她演绎的淋漓尽致。

看见周清出现,包厢内瞬间安静,所有人都用怪异的目光看着他。

“哎哟喂,看看谁回来了?”

“是不是在外面走投无路了,想回来让张少给你介绍个工作啊?”

方甜甜阴阳怪气的嘲讽,丝毫不顾恋旧情。

张晨接过话茬,“他要是肯跪下来给我磕三个响头,我可以考虑让他去我家工厂扫个厕所啥的。”

其余同学哈哈大笑,纷纷附和道:“张少,人家可是做大事的人,扫厕所多屈才啊,让他专门给甜甜洗内衣,不好吗?”

“专门往人家伤口撒盐,不过我喜欢,哈哈哈哈。”

“周清,你耳朵聋了吗?还不赶紧过来磕几个响头!”

面对他们的敌意,周清镇定自若的找了个位置坐下,将手机放在桌上。

他在等,等背调公司出结果。

结果一出,张晨此时笑的有多开心,待会儿哭的就有多难过。

咚咚!

就在这时,敲门声响起。

服务员推着餐车进来,将两瓶罗曼尼康帝干红放在桌上。

刹那间,全场寂静,所有人错愕的目光都落在了张晨身上。

胜利大酒店是江南市顶尖的酒店,包厢消费最低六千八,一顿饭上万很正常。

但,罗曼尼康帝是世界知名红酒,每瓶售价四万八,两瓶接近十万。

在场的这些同学里面,只有张晨能消费得起。

“那个......我好像没有点这两瓶酒吧?”张晨满脸疑惑。

自己是富二代没错,自家工厂一年赚大几百万也没错,但也没有豪横到同学聚会请喝十万块的酒啊。

“具体的我也不清楚,反正是经理让我送过来的。”服务员一本正经的回答道。

“嗯,我知道了。”张晨挥挥手,示意服务员离开,脸上却露出得意的笑容。

父母长辈一般都约客户在胜利大酒店吃饭,自己请朋友同学吃饭,也是定在这里。

毫不夸张的说,自家每年在胜利大酒店消费大几十万。

酒店经理为了笼络大客户,下血本也是可以理解的。

想到这里,张晨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

方甜甜挽着张晨的手臂,疯狂用胸摩擦,谄媚说道:“张少不愧是张少,连胜利大酒店的经理都要送好酒巴结。”

“嗐,谈不上巴结,但酒店经理想要和我搞好关系,这点是毋庸置疑的。”

张晨洋洋得意的说道:“毕竟我家每年都在胜利大酒店消费大几十万,送我十万块的酒也在情理之中。”

“张少牛逼,这可是四万八的顶级红酒。”

“我从来没喝过这么贵的红酒,味道肯定不错。”

“甜甜,你的选择真是太明智了,跟着张少才能吃香喝辣,跟着周清这种穷吊丝只能一辈子吃苦遭罪。”

面对众多同学的讥讽,周清一笑置之。

自己点两瓶红酒,本来只是想装个逼。

没想到张晨这么不要脸,抢在前面装,于是说道:“其实这两瓶酒是我点的。”

方甜甜急不可耐的反驳道:“我跟你在一起那么长时间,你破产后身无分文,连房租都拖着没交,怎么可能有钱点十万块的酒?”

“你这样并不会让我们高看你一眼,只会让我们觉得你恶心愚蠢。”

周清翘着二郎腿,笑吟吟的看着众人,“我没必要解释太多,把经理喊过来,一问就清楚了。”

“通知经理过来。”张晨冲着一名同学说道。

那名同学立即起身离开包厢。

过了会儿,他领着一名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走进来,正是胜利大酒店的经理徐涛。

张晨指着桌上的两瓶罗曼尼康帝干红,“徐经理,这两瓶酒是你让人送的吧?”

“是的,张少。”徐涛微微颔首。

“那这酒是你自己送的,还是有人出钱让你送的?”张晨又问道。

“是这位周先生送的。”徐涛扭头看向周清。

嘶!

话音落下,在场众人全部倒吸了一口凉气,眼底流露出浓浓的震撼。

别说是公司破产后的周清,就算是创业时期的周清,也没能力消费十万块的红酒啊!

张晨羞怒交加,方才吹过的牛逼像一道道响亮的巴掌,狠狠打在自己脸上。

其实这两瓶酒是谁送的都可以,唯独不能是周清送的!

方甜甜不愿意相信,又追问道:“徐经理,你再好好看看,确定是他吗?”

“是!”徐涛斩钉截铁的回答,随后说道:“要是没其它事情,我就不打扰各位用餐了。”

众人面面相觑,目光异样的看着张晨,越来越让张晨感到压力山大。

堂堂阔少的脸面,无疑是被当众摁在地上摩擦。

哪怕听到肯定的回答,方甜甜也久久不愿意相信。

周清的生活越糟糕,她才会越加坚定自己抛弃周清是正确的选择。

只有周清流落街头,才是她最愿意看到的结局。

“我本来想以普通人的身份和大家相处,没想到换来的却是疏远。”

“既然如此,我摊牌了,我是亿万富翁我不装了。”

周清双手一摊,很是无奈的说道。

“叮!恭喜宿主扮演度提升十点!”

“当前扮演进度:11(点)。”

“当前财富解锁进度:33(亿)。”

随着系统的声音落下,周清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

果然只要模仿王多鱼的经典语录和动作,就能快速提升扮演进度。

这可是三十三亿净资产,放眼整个江南市,周清也是能排上号的富豪。


包厢内的气氛像是凝固了一样,安静的落针可闻。

张晨为了挽回面子,冷冷质疑道:“姓周的,你该不会是从哪儿借了十万块钱,故意买两瓶好酒,来我们面前拿回你那点可怜的自尊吧?”

“张少,你真是火眼金睛,一眼就看穿了他那点小心思。”

“你们都是周清的同学,知道他的爸妈都是泥腿子,家境非常贫困。”

“而我跟他在一起这么多年,创业失败后不仅一无所有,还欠了一堆外债,买酒的钱肯定是借来的。”

方甜甜不假思索的附和,恨不得将周清贬低的一无是处。

其余人听完以后,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张晨装成傻子没错,但他是实打实的富二代,家里一年能赚大几百万。

反观周清,依旧是个创业失败的穷吊丝。

“死要面子活受罪,在张少面前装阔,你配吗?”方甜甜冷冷嘲讽,随后依偎在张晨的肩头,满脸甜蜜。

张晨对她的分析深信不疑,内心顿时有了自信,“人嘛,越是缺什么,就越想显摆什么,你今天就是买一百万的酒,也改变不了你穷吊丝的身份。”

“不像我,普普通通富二代,家里也就几千万净资产、在江南市十套房、家族名下二十几辆豪车罢了。”

众多同学闻言哈哈大笑,纷纷对着周清冷嘲热讽。

叮咚!

就在这时,周清收到背调公司发来的短信。

里面是一份在线文件,涵盖了张家工厂的全部信息。

周清看完以后,淡淡的说道:“和我比起来,你确实挺普通。”

“据我所知,张家最近签了个两千万的大单,约定于本月月底出货,到期不能出货则赔付十倍违约金。”

“而张家在江南市城郊的地皮租赁期间马上就到了,要是无法续约,肯定会超出约定出货时间。”

“十倍违约金也就是两个亿,张家倾家荡产也拿不出这么多钱。”

周清嘴角上扬,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众人闻言一愣,没想到周清竟然了解的这么清楚。

而他从他的语气来看,应该是有办法让张家无法续约。

一旦赔付十倍违约金,张家几十年积累的家业瞬间消失。

“姓周的,虽然我不知道你从哪儿打听到的消息,但我爸和王叔有几十年的交情,续签无非是几句话的事情。”

“你要是真有本事搞黄我们两家的合作,我跪下来喊你一声爸爸都没问题。”

“关键是,你有那个本事吗?”

张晨不以为然的说道。

其实交情倒是其次,主要是张家家底厚,纵然对方涨价,张家也能以高于市场价的价格拿下来。

况且那块地皮位于市郊,政府规划用于工业生产,竞争对手并不多。

“我以前也许没有,但现在有了。”

周清嘴角上扬,信心笃定,随后拨通王才的号码。

他是江南市有名的地产商人,资产过亿,光是靠地皮租赁一年就能赚上千万。

根本不需要用什么阴谋诡计,直接拿钱砸就行了。

张家每年给三百万,周清直接开出五倍十倍的价格,他哪有不答应的道理?

很快,电话通了。

“是王总吗?我看上了江南市城郊的那块地皮,你开个价吧。”

“已经有人租了。”

“我出六百万。”

“没用的,我跟张家几十年的交情,你开再高的价格,我也不可能租给你。”

“我出三千万,你确定不再考虑下吗?”

周清字字铿锵,掷地有声。

一开口,电话那头的王才愣住了,在场的每个人都愣住了。

那块地皮每年的租金大概在三百万左右,溢价顶破天四百万。

三千万都快能买下来了,没有必要租赁啊。

紧接着,周清打开手机银行,直接向王才的公司账户转账一千万。

电话那头的王才正准备开口骂人,结果收到了公司财务的电话,竟有个人账户汇了一千万过来。

顿时,王才抖擞精神,将满肚子的脏话咽了回去,“这位先生,不对不对,这位老总该如何称呼?”

“我姓周,字清。”

“周总,刚刚那一千万是您汇的吗?”

“嗯,这一千万只是意向金,等正式签完合同,我再付给你两千万尾款。”

“周总,您确定是租赁吗?”

“嗯,不差钱儿了。”

“好嘞,周总,我这就派人准备合同。”

周清拥有三十三亿身家,三千万对他们来说是天文数字,对他而言只是九牛一毛,于是笑了笑调侃道:“刚才不是说,开再高的价格也不租吗?”

“周总,不瞒您说,张家占着这块地皮几十年,我老早就想赶他们走,可惜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正好遇见您了。”

“嗯,去安排吧。”

周清挂断电话,笑吟吟的看着张晨。

刹那间,包厢再次陷入死一样的寂静。

包括方甜甜在内,所有大眼瞪小眼。

单单是打听到张家的合作秘密和王才的私人号码,就不是件简单的事情。

最重要的是当场付了一千万的意向金,相当于张家几分之一的财富。

这事儿和红酒一样,没法儿作假,只要打个电话就能问的清清楚楚。

看着周清笃定的笑容,他们突然有点相信了。

“一个农村来的泥腿子,全家种地五百年,也赚不到三千万啊。”

“这么拙劣的演技,你们该不会都相信了吧?”

张晨哈哈大笑,随后拿出手机,准备拨通王才的号码,当面向他确认这件事情。

方甜甜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打趣道:“张少,我才没有相信呢,她要是能拿出三千万来,那我方甜甜活了二十几年就还是处。”

很快,电话通了。

张晨坐直身子,礼貌的问候道:“王叔,最近还好吗?”

“小张啊,我正好有件事情要跟你说。”

“王叔,您有什么事情直接吩咐就行了。”

“好,城郊那块地皮月底到期,你通知张家的人尽快搬走吧,要是到期不搬,我可就派人帮你们搬了,到时候手底下的人没轻没重弄坏了的东西,你们只能自己担责。”

“王叔......您这话什么意思?”

“我实话告诉你吧,有位周姓大老板看上了这块地皮,出价三千万,要是你们能拿出更高的价格,看在几十年交情的份上,也不是不可以租给你们。”

咯噔!

张晨内心一凛,整个人如坠冰窖,万万没想到周清说的是真的。

张家不是拿不出三千万,而是花三千万租赁地皮,就没钱维持工厂生产运转了!

要是搬到其它地方生产,时间上根本来不及。

这是死局!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