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783545南晚烟顾墨寒

783545南晚烟顾墨寒

南晚烟顾墨寒 著

其他类型连载

783545南晚烟顾墨寒她似乎,失去了两年的记忆!回过神来,她匆忙拿过休书展开。只见上书:自聘娶南晚烟为妻后,此女无才无德,善妒无子,多有过失,并无妄言,休书是实。南晚烟闻言,红着眼眶得寸进尺:“你是不是喜欢我?”“是。”顾墨寒说完,扣住了南晚烟的手,十指相扣。二人对视许久,才见南晚烟小声开口。“我也喜欢你。”

主角:南晚烟顾墨寒   更新:2022-09-10 21:1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南晚烟顾墨寒的其他类型小说《783545南晚烟顾墨寒》,由网络作家“南晚烟顾墨寒”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783545南晚烟顾墨寒她似乎,失去了两年的记忆!回过神来,她匆忙拿过休书展开。只见上书:自聘娶南晚烟为妻后,此女无才无德,善妒无子,多有过失,并无妄言,休书是实。南晚烟闻言,红着眼眶得寸进尺:“你是不是喜欢我?”“是。”顾墨寒说完,扣住了南晚烟的手,十指相扣。二人对视许久,才见南晚烟小声开口。“我也喜欢你。”

《783545南晚烟顾墨寒》精彩片段

“郡主,就算首辅大人要休了你,你也不该自尽啊!”


凄凄哀哀的哭声,吵的南晚烟耳朵嗡鸣。


别哭了……


她奋力想出声。


床榻上,南晚烟猛然睁开眼。


“郡主!你终于醒了!”


贴身丫鬟翠果扑到她床边,哭声终于停下。


南晚烟刚想开口,脖颈处却传来了一阵灼痛。


“水……”


她被自己干哑的声音吓了一跳。


放眼望去,眼前厢房也十分陌生,并不是自己的闺房!


南晚烟只觉一阵头疼欲裂。


她分明记得清楚,自己在游园会中被人推下了湖!


翠果所说,首辅大人,自尽,又什么意思?


翠果红着眼递上水,南晚烟刚喝一口。


突然,“嘭”的一声。


厢房门被人一脚踹开!


南晚烟刚咽下的水全呛了出来。


“咳……咳咳!”


一个吊梢眼,衣着华贵,莫名有几分眼熟的少女闯进了南晚烟的视线。


“真是可笑!”


还没等南晚烟反应,她神情鄙夷的开了口:“你以为闹这一出,哥哥便会来看你?”


南晚烟止住咳,满眼疑惑,声音嘶哑:“你是谁?”


顾思思一怔,随即勾起一个讥讽的笑。


“哼,扮失忆?你这次玩的把戏倒是新鲜。”


南晚烟皱紧眉。


她堂堂永安郡主,从小到大还没人敢用这种口气和她说话!


顾思思看着面色苍白的南晚烟,只当她被自己说中。


凉凉一笑,她从袖口中抽出纸张,甩在了南晚烟的面前。



“这是哥哥写好的休书,劝你有些自知之明,拿了休书便快些滚出府里!”


纸张飘落在了南晚烟的眼前。


上面铁画银钩的“休书”二字格外醒目。


南晚烟呼吸一窒。


她只是去了次游园会,何时就成了婚?还被休了?


顾思思抱臂看着南晚烟目光呆愣的模样,冷哼一声:“一根绳吊半时辰也没死,作秀!”


说完,她转身便走出厢房。


门“嘭”的一声被关上,翠果含着泪捡起休书。


“郡主,我们该怎么办啊?”


南晚烟一阵头疼。


瞧着哭得撕心裂肺的翠果,她稳了稳心神:“翠果,我爹娘呢?”


翠果一愣,哭得更加伤心。


“郡主,你这是怎么了?”


“亲王前几日入了狱,夫人旧疾发作,无法起身……”


如晴空霹雳,南晚烟彻底愣住。


“我不过是在游园会里被人推下了水,爹娘便这样了?”


见状,翠果以为是南晚烟不愿接受事实,吸了吸鼻子:“游园会落水一事已是两年前,首辅大人救了你,你们已成婚两年了……”


“一日夫妻百日恩,郡主,你好生的同首辅大人说说,他一定会心软收回休书的!”


南晚烟完全懵了。


好半天,她才终于想明白。


她似乎,失去了两年的记忆!


回过神来,她匆忙拿过休书展开。


只见上书:自聘娶南晚烟为妻后,此女无才无德,善妒无子,多有过失,并无妄言,休书是实。


她瞧着右上角的“顾墨寒”,心下一惊。


谁人不知顾墨寒?



翠果自幼忠心,就算自己杀人,她估计也不会觉得有错。


最终下定决心道:“带我去找顾墨寒。”


翠果一愣,以往郡主从来是称呼首辅大人作夫君的……


以为南晚烟想通,她连忙上前引路。


不多时,二人来到荷花池前。


正要过桥,身后传来一道熟悉的女声:“站住!”


南晚烟转身一看,便瞧见顾思思同另一位看上去十分娇弱的女子。


只片刻,顾思思便冲到了自己眼前。


“你要去找我哥哥?”顾思思冷笑一声,横在了桥中央。


见状,南晚烟蹙了蹙眉。


她堂堂郡主,就算真做错什么,自有宗人府惩处。


这个顾思思对自己是什么态度!


想到这里,南晚烟冷下了脸:“与你无关。”


顾思思见状,眸底惊讶不已,以往南晚烟对自己百般讨好万般顺从,何时敢这样同自己说话?!


顾思思越发生气的开口。


“休书都已给你了,还不快滚?少白日做梦,哥哥不会见你的。”


二人说话间,先前南晚烟瞧见的那位女子也已缓步上前。


她一身洁白广袖流仙裙,体态娇弱,楚楚可怜:“思思,不要扰了郡主。”


顾思思挽起了女子的手,得意的望着南晚烟:“看见没,这才是我嫂嫂,哥哥心悦的女子。”


南晚烟一愣,前因后果似乎已在脑海之中串联起来。



  4


即使没有了两年记忆,她也已明白了大概。


京城早有传闻,顾墨寒和太傅之女安若羽青梅竹马情投意合,谁知却半路杀出个自己来阴差阳错的同顾墨寒成了亲。


而后自己因爱生妒以死相逼……


这么说来,自己好像的确不是什么好角色。


可是成亲一事本就是你情我愿,顾墨寒娶了自己该要负责。


更何况,自己都要死了也没见他来看自己一眼,甚至已准备另娶他人。


想到这里,南晚烟怒火直冲。


她堂堂郡主,离便离,难不成自己离了他还会死吗?!


南晚烟冷笑一声:“你放心,就算全天下男人死绝了,我也定不纠缠你哥。”


说完,南晚烟转身便走。


顾思思自然不信她这番话,伸手拽住了她的手臂:“站住!”


南晚烟眉宇间染上一丝不耐。


挣扎之下,南晚烟身子失去重心,眼瞧着就要坠入池塘——


又要坠水!


南晚烟心中更怒,自己明明才醒来不久!


一阵天旋地转,南晚烟认命的阖上了眼。


下一秒,却是一只有力的手拉住了她!


南晚烟一愣,抬眸便对上了一位陌生男子的目光。


男子端正俊美,贵气不凡。



顾墨寒发现了一件事。


他近日热衷于逗弄南晚烟,其中规律也已经被他拿捏。


只要顾墨寒开口提起这两年内南晚烟做的荒唐事,南晚烟便会急得面红耳赤。


他却莫名觉得南晚烟这般模样十分可爱。


于是顾思思被解了禁足那日,从厢房出来时看见的场景便是顾墨寒和南晚烟坐在庭院之中。


“今日非同往日,你当初还说你是真心爱我,说你是不奢求别的,只希望我能多看你几眼。”


顾墨寒一边接过了丫鬟手中的果碟,一边说着。


南晚烟强压下了心中的怒意:“哦,那你看了吗?”


顾墨寒十分诚恳的摇了摇头:“没有。”


“我身为当朝首辅,政务繁忙。”


南晚烟抿了抿唇,专心致志的磕着瓜子:“所以这段时日你是准备辞去首辅一职,专程在顾府里同我追忆往昔?”


言下之意便是:你是不是闲得慌,来找不痛快?


顾墨寒被堵了半晌,又道:“你还记不记得以往,那时只因府中丫鬟多看了我一眼,你便闹着去投河……”


“你记错了,没这回事!”


南晚烟怒道:“和离书已写好了,你什么时候签!”


顾墨寒闻言,放下了手中的果碟:“再议。”


这些天里她已经听过无数次这些事情,投河上吊喝毒酒,两年里死法每次都不同。


难怪那日觐见皇后,皇后对自己是那般脸色!


一旁才走出厢房的顾思思不解,不过十天,哥哥怎么和南晚烟走的这么近了。


可是碍于自己也是才放出来,不好多说什么。


南晚烟被气得不轻,也不想再听下去。


两年时间实在是太长,她不知道的事情实在太多,她都不知道为何顾墨寒能细细数出来,难不成他还编成册子每日看了一遍,就为了笑话自己?


南晚烟起身,直接回到了厢房。



  32


她刚坐下,窗棂却又被叩响。


“有完没完!”


说着,南晚烟便要直接上床榻。


可是窗棂那处依旧响个不停,她一时气急,转身用力打开窗,这才瞧见是那只白鸽。


南晚烟先是一愣,随后迅速的反应了过来,将鸽子抱了进来。


她小心翼翼的取下了鸽子身上的信,拆开来看,确认是风君的字迹无疑后便读起了内容。


“今夜午时,满月桥畔相见。”


短短一行字,南晚烟心下一沉。


距离上次自己寄信已是三天之前,现在可算是答应了自己见面。


南晚烟将信纸叠好,收进了书桌后的暗格里。


……


入夜。


南晚烟轻手轻脚的走出了厢房。


不得不说风君选的这个时间段十分隐蔽,午时已没几个清醒的,就连守夜的丫鬟也靠着走道上睡着了。



翠果的话里信息量很大。


她敏锐的捕捉到了那句“最喜欢的那只”,随后故作深沉的点了点头,伸手接过了那只瓷碗。


南晚烟用汤匙拨弄了一点蟹肉出来,望着满院子的鸽子又犯了愁。


她怎么知道到底是哪只?


良久,南晚烟灵机一动,将蟹肉拨弄在了地上,想着这样能不能吸引出那只白鸽。


殊不知身边的翠果看她就像看傻子一般。


“咳,郡主,是那只。”


翠果似乎是看不下去,指了指之后便直接上前弯腰将那只白鸽抱了过来。


这只白鸽看上去与其余的白鸽并无两样,无非就是要更胖一些,炖汤可能会要更鲜美一些。


“郡主,你往日里可宝贝这只鸽子了,今日定是睡迷糊了,才没瞧出来。”


南晚烟点了点头,伸手接过了翠果手上抱着的那只白鸽。


她放下手中的瓷碗,抱着鸽子快步回到了厢房,嘱咐翠果不许有人进来之后,便在书桌前坐了下来。


南晚烟翻出了纸墨笔砚,却咬着笔头冥思苦想半天也不知该写些什么。


不知过了多久,南晚烟终于在纸上写下了一行字。


“盼与君相见。”


写完之后,南晚烟表示十分满意。


这五个字并没有暴露自己什么都不知道的事情,且还非常详细的表达了出了自己的诉求。


她将信件折叠好之后,交给了那只鸽子。


做完这一切,南晚烟沉重的心情好了不少。


至少现在并不是一头雾水,找到了鸽子,就能找到风君。


南晚烟起身将鸽子放了出去,随后起身走出了厢房。


谁知她刚刚走出厢房,便看见了顾墨寒坐在了庭院里。


她缓步上前,顾墨寒却只当做没有看见她。


南晚烟松了一口气,自己刚刚才给不清不楚的风君带了信,现在就碰上顾墨寒难免心虚,见顾墨寒不搭理自己,反而心中舒坦。



  24


她拿起了自己剩余的那些个瓜子,浑然不知顾墨寒正看着她。


南晚烟刚转身要走,顾墨寒的声音便在身后响了起来。


“你去哪儿?”


南晚烟一愣,心下有些慌张,转过身来面色却十分平静:“我去和翠果嗑瓜子。”


“我不能和你嗑?”


顾墨寒笑了笑,言语依旧冰冷:“过来。”


南晚烟在短短一秒之内分辨出了自己现在还是寄人篱下的状态,于是乖乖的走了过去。


她在顾墨寒的身边坐了下来,却也只是呆呆坐着。


南晚烟本来并不怕顾墨寒,只是在发现有风君这么一号人存在之后便开始觉得自己有些对不起顾墨寒。


虽说二人之间本无情意,可是南晚烟一直只求无愧于心。


顾墨寒怎么对她无所谓,但是自己出了问题,这可不对劲。


于是现下,南晚烟总归还是有些心虚。


“方才若羽来找了你?”


原来是为了这件事。


南晚烟心中涌上的那一点惭愧几乎是在一瞬间便消失殆尽。


“是。”她沉声回答。


“她年纪比较小,有时做事并没那么成熟,你多担待一些。”


闻言,南晚烟眸色变得更冷。


就算二人之间没有情意,那当初顾墨寒又是为何要娶自己,现在又是用什么样的立场去帮另一个女子说话?


“我为何要担待她。”


南晚烟的声音冰冷,说完这句便直接起身离开。


顾墨寒望着她的背影,心中莫名有些发闷。


“你难道就不想知道你爹的事情?”


他话音刚落,南晚烟便停下了脚步。



 南晚烟思绪千回百转。

    翠果自幼忠心,就算自己杀人,她估计也不会觉得有错。

    最终下定决心道:“带我去找顾墨寒。”

    翠果一愣,以往郡主从来是称呼首辅大人作夫君的……

    以为南晚烟想通,她连忙上前引路。

    不多时,二人来到荷花池前。

    正要过桥,身后传来一道熟悉的女声:“站住!”

    南晚烟转身一看,便瞧见顾思思同另一位看上去十分娇弱的女子。

    只片刻,顾思思便冲到了自己眼前。

    “你要去找我哥哥?”顾思思冷笑一声,横在了桥中央。

    见状,南晚烟蹙了蹙眉。

    她堂堂郡主,就算真做错什么,自有宗人府惩处。

    这个顾思思对自己是什么态度!

    想到这里,南晚烟冷下了脸:“与你无关。”

    顾思思见状,眸底惊讶不已,以往南晚烟对自己百般讨好万般顺从,何时敢这样同自己说话?!

    顾思思越发生气的开口。

    “休书都已给你了,还不快滚?少白日做梦,哥哥不会见你的。”

    二人说话间,先前南晚烟瞧见的那位女子也已缓步上前。

    她一身洁白广袖流仙裙,体态娇弱,楚楚可怜:“思思,不要扰了郡主。”

    顾思思挽起了女子的手,得意的望着南晚烟:“看见没,这才是我嫂嫂,哥哥心悦的女子。”

    南晚烟一愣,前因后果似乎已在脑海之中串联起来。

    即使没有了两年记忆,她也已明白了大概。

    京城早有传闻,顾墨寒和太傅之女安若羽青梅竹马情投意合,谁知却半路杀出个自己来阴差阳错的同顾墨寒成了亲。

    而后自己因爱生妒以死相逼……

    这么说来,自己好像的确不是什么好角色。

    可是成亲一事本就是你情我愿,顾墨寒娶了自己该要负责。

    更何况,自己都要死了也没见他来看自己一眼,甚至已准备另娶他人。

    想到这里,南晚烟怒火直冲。

    她堂堂郡主,离便离,难不成自己离了他还会死吗?!

    南晚烟冷笑一声:“你放心,就算全天下男人死绝了,我也定不纠缠你哥。”

    说完,南晚烟转身便走。

    顾思思自然不信她这番话,伸手拽住了她的手臂:“站住!”

    南晚烟眉宇间染上一丝不耐。

    挣扎之下,南晚烟身子失去重心,眼瞧着就要坠入池塘——

    又要坠水!

    南晚烟心中更怒,自己明明才醒来不久!

    一阵天旋地转,南晚烟认命的阖上了眼。

    下一秒,却是一只有力的手拉住了她!

    南晚烟一愣,抬眸便对上了一位陌生男子的目光。

    男子端正俊美,贵气不凡。

    可那望向自己的双眸里,却是十分的冷漠厌恶!

    南晚烟一怔,正要开口道谢,却听男人低沉的声音响起:“两年前的把戏,还没玩够?”

    一旁的顾思思喊了句:“哥!”

    原来,他便是顾墨寒!

    南晚烟心中怒火被点燃,什么叫做两年前的把戏还没玩够?!

    她从袖口拿出那份休书,用力的甩到了他的眼前。

    “我堂堂郡主,要休我,你也配!”



 安若羽忙开口打断了顾思思的话,声音温婉。

    南晚烟见状,这才明白过来。

    原来这休书是顾思思偷来的。

    她顿时冷笑了一声:“偷东西?家教真严。”

    顾墨寒这才冷望南晚烟一眼。

    随即对顾思思下令:“这件事到此为止,以后没有我的准许,你不许踏出厢房半步。”

    顾墨寒说完,转身就要离开。

    南晚烟忙追上前,总算在廊桥中拽住了顾墨寒的手臂。

    “你不对我解释一下吗?这休书不是你给的,总归是你写的!”

    这件事定不可能便这样过去,南晚烟愤然的望着他。

    顾墨寒一愣。

    眼前女子面色苍白,可是双眸里却像是燃着一团火一般,哪有往日扭捏之态?

    可是下一秒,顾墨寒用力甩开了南晚烟的手,声线低沉:“闹够了吗?下次别再搞上吊这种把戏。”

    南晚烟闻言,心中莫名升起疑惑。

    自己怎么爱上他的?!

    “是,下次定不会碍你的眼,明日我们便和离!”南晚烟声音十分淡漠。

    和这样的男人在一起,她一天都过不下去。

    顾墨寒眸色暗了暗:“你爹现在已入狱,局势并不好,你不要再添乱。”

    南晚烟一愣。

    见她终于安静了下来,顾墨寒又道:“今晚是皇后的生辰宴,去准备一下,一同进宫。”

    话落,顾墨寒转身便走。

    傍晚,马车颠簸。

    南晚烟与顾墨寒相对无言,马车内十分寂静。

    她透过窗棂看着沿途风景。

    沿街店铺和记忆中变了太多,南晚烟心中陡升一份迷茫。

    路过晋王府,她更是清清楚楚的瞧见自家王府门口被重兵看守着。

    见状,南晚烟心中一揪,收回了目光。

    她看向一旁的顾墨寒,依旧是那副面若冰霜的模样。

    想要开口问问父亲究竟是怎么回事,可是话到嘴边却又吞了下去。

    她不想要自讨没趣。

    南晚烟没有注意到,顾墨寒望向她的眸色沉了沉。

    皇宫承天门,马车禁行处。

    参加宫宴的官员家眷纷纷下车步行。

    顾墨寒先行一步前往官员聚集处,南晚烟则跟着女眷们去往长春殿。

    怀着心事,她在殿内四处打量。

    突然,她瞧见了一个众星拱月的熟悉身影。

    是勇恩侯府的大小姐苏娇娇。

    南晚烟心中立马升起些许雀跃,那是她最好的朋友,一定会把一切都告诉自己!

    南晚烟快步走了过去。

    “娇娇!”

    南晚烟喊了一声,伸手就要握住苏娇娇的手,可却被她一把推开!

    不止是苏娇娇,其余姐妹看向自己的目光之中也都是嫌恶!

    “苏娇娇一介武夫之女,担不起郡主如此亲昵。”

    苏娇娇神情鄙夷,敷衍朝着南晚烟行过一礼后便和众人转身离开。

    南晚烟怔在了原地。

    短短两年,自己最亲密的好友带着其余好友孤立了自己。

    这两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南晚烟转过身来,认真的看着顾墨寒。

    “你知道什么?”

    南晚烟声音冰冷的问道。

    顾墨寒却没说话,挑了挑眉:“你问我话总该有个问我话的态度。”

    闻言,南晚烟上前几步,重新回到了顾墨寒的身边。

    “我爹爹的事,究竟是怎么回事?”

    果不其然,她什么都不记得了。

    顾墨寒看着南晚烟,心中忽然闪过那日大师说的话,忘了某些事,想起了某些事。

    “这件事是你做的,晋王不过是替你顶罪。”

    南晚烟心下一惊,为何顾墨寒会知道这件事?!

    回想起佛禅寺里那本账本,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顾墨寒与那间寺庙的亲密关系。

    南晚烟下意识的警惕了起来,脑海中思绪万千。

    她微阖双眸,试探着开口:“我做的?那这批军粮最后去了哪里?”

    倘若是自己做的,为何这批军粮最后从佛禅寺走了出去,还是低价售卖?

    谁知顾墨寒却毫不避讳,他瞧着南晚烟,好整似暇的笑了笑。

    “你不是都已去了佛禅寺,又怎么会不知道这批军粮最后去了哪里。”

    南晚烟知道这件事瞒不过他,只是没想到他会直接放在台面上来说。

    “所以的确是你低价转手了那些军粮。”

    顾墨寒点了点头。

    南晚烟从未想过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一时之间都不知该问些什么,二人之间一瞬沉默了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顾墨寒又开了口:“你当真什么都不记得了?”

    南晚烟一愣,她不愿暴露自己失忆了的事:“你胡诌什么?”

    “那我们成亲的日子是多久?”

    “我的生辰是多久?”

    ……

    她一个都答不上来。

    南晚烟哽在原地,顾墨寒却笑了出来。

    “我从不相信怪力鬼神之说,但是看你如今这模样,也的确蹊跷。”

    “你若是想要知道事情的真相,需得对我坦诚。你还记得什么事?”

    顾墨寒问道。

    他想知道南晚烟还记得什么,这样说不定还能继续查下去。

    下一秒,南晚烟道:“我只记得游园会坠湖。”

    得,没法儿查。

    这哪儿是失忆,这两年就没一件事是记得的。

    想到这里,顾墨寒强咽下心口那阵无奈:“那你接下来若是想要查明真相,便听我的。”

    南晚烟蹙了蹙眉:“我为何要听你的?”

    她自己也可以查明真相,只要找到了爹爹口中的那个人,只要找到了风君,一定会有线索。

    顾墨寒看着她这副模样,莫名有些胸闷。

    他知道的事总归是要比她多,可是她却不愿听他说。

    “你听我的总能知道更多你想知道的,这对你来说没有坏处。”

    顾墨寒放软了语调,试图和南晚烟讲道理。

    可是南晚烟心中另有担心。

    她知道顾墨寒并不爱自己,可是这并不代表他能够接受自己的妻子和别的男子有如此密切的书信往来。

    若是顾墨寒等会儿知道了这件事一个不开心给她赶出去,那自己还能从何查起?

    想到这里,南晚烟还是摇了摇头。

    “我自己可以查清楚。”

    顾墨寒闻言,嘴角却依旧噙着笑。

    “你在担心你的风君?”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