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穿书被读心,炮灰家族因我改命完整篇章

穿书被读心,炮灰家族因我改命完整篇章

夏声声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穿书被读心,炮灰家族因我改命》内容精彩,“夏声声”写作功底很厉害,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陆朝朝陆远泽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穿书被读心,炮灰家族因我改命》内容概括:然毫无知觉。......

主角:陆朝朝陆远泽   更新:2024-06-29 21:2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朝朝陆远泽的现代都市小说《穿书被读心,炮灰家族因我改命完整篇章》,由网络作家“夏声声”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穿书被读心,炮灰家族因我改命》内容精彩,“夏声声”写作功底很厉害,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陆朝朝陆远泽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穿书被读心,炮灰家族因我改命》内容概括:然毫无知觉。......

《穿书被读心,炮灰家族因我改命完整篇章》精彩片段

穿书被读心,炮灰家族因我改命这书写得真是超精彩超喜欢,作者夏声声把人物、场景写活了,给人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小说主人公是佚名,《穿书被读心,炮灰家族因我改命》这本穿书被读心,炮灰家族因我改命古代言情、穿越、团宠、佚名古代言情、穿越、团宠、 的标签为古代言情、穿越、团宠、并且是古代言情、穿越、团宠、类型连载中,最新章节第259章 我要去上门,写了538565字!

书友评价

怎么就上当了,平常只爱看完结小说,怎么就手欠进了这个等更小说了,出不去了……上头

不是说一天更新2到3章吗?为什么今天就一张

超级好看,不多说了。作者有才哟!

热门章节

第4章 改舅舅命运

第5章 同年同月同日生

第6章 抢女主满月宴

第7章 又来冤种

第8章 退婚

作品试读


没多时,凉亭中便多了个小炉子。

今儿正好有些凉风,倒也不算燥热。

亭子里放着个小炉子,炉子上架着干净的铁盘。石桌上放着不少切成薄片的肉,还有些酱料。

肉粥也温在铁网上,咕咚咕咚冒着泡。

陆元宵折腾大半天,早已饿的前胸贴后背,瞧见满桌肉菜,眼珠子都在发绿。

元宝装了一碗肉粥。

他要给大公子喂饭。

陆元宵便自己夹着薄如蝉翼的肉片,放在铁盘上。转瞬之间,铁网上便迸发出滋滋的油香,撒上调料,空气中全都是孜然味儿。

“哇,这肉又嫩又香。嘶嘶嘶……”陆元宵吃了一口,烫的他张牙舞爪,却又不肯吐出来。

陆朝朝狠狠的吸了口空气。

馋的口水哗啦啦直掉。

“朝朝,喝牛奶。”陆元宵出门时,给她带了牛奶。

陆朝朝愤怒的瞪大眼睛,指了指桌上的肉,再指了指自己的牛奶。一脸的控诉。

将两个哥哥看得直乐。

虽然不会说话,可所有人都明白了她的控诉和委屈!

“你没长牙,才五个多月,吃不了肉啊。但你可以闻!哥哥对你好吧?我吃肉,给你闻味儿。”陆元宵贼不要脸。

小家伙眼睛都气红了。

陆砚书瞧见他俩闹腾,心头郁气都散了几分。

“元宝,去拿个甘蕉来。”

许氏每日都让人送新鲜好克化的水果来,元宝很快便取了一个。

“你用勺子刮成泥,给妹妹吃一些吧。五个多月,可以吃果泥。”他当年还未瘫痪时,给弟弟们喂过。

陆元宵试探着刮了一勺,陆朝朝吃的眉开眼笑。

【呜呜呜呜,终于活过来了】

【好甜好甜,好好次,大哥我爱你,我最爱大哥了。】

【唔,三哥笨了点,但也好爱好爱呀。】

陆元宵喂着她吃了七八勺才停下:“明儿又吃,吃太多不消化,怕你拉肚子。咱们慢慢添加啊。”

说完,从石桌上烤了个鸡腿,把肉扒拉下来。

把骨头给了陆朝朝。

陆朝朝这下,直接爬起来亲@了他一口。

坐在大哥怀里,吧唧吧唧的啃骨头。

心里满#@足的吁叹一声【哎,这辈子值了……】

两个哥哥面上差点绷不住笑。

陆砚书寻常只吃几口清粥,吊着这条命。

今儿却将这碗肉粥,吃的干干净净,眼中的光芒,好似重新活了过来。

一直待到下午,陆砚书精力不济,陆元宵才准备离开。

“大哥,需要给你请个大夫吗?”

“我不告诉别人。偷偷的,好吗?”陆元宵始终惦记着,他手腕那道恐惧的伤口。

陆砚书摩挲着手指,他手指比以往更灵活了。

这一切,都源于朝朝。

“大哥无事,不用请大夫,也不要告诉母亲。”他看了眼三弟。

“从明日开始,你每日下学,便来我院中吧。我给你补课。”自从瘫痪后,他让人将屋中所有书都搬出去烧了。

元宝将两人送走后。

陆砚书坐在轮椅上,手指掀开手腕上的纱布。

手腕,不知何时,已经光洁一新。

鲜血淋漓的伤口,已经愈合。

他花了八年,才勉强能动的手指,如今已极其灵活。

手臂,可以抬起一寸。

八年了!

他的手,重新感觉到了力量!

溺水陆砚书没哭,未婚妻躲在假山后,导致他瘫痪也没哭,被退婚没哭,被家人放弃他也没哭。

可这一次,他哭了。

元宝回来时,他低声道:“你拿金针来刺我的双腿。”

元宝嘴唇动了动,刚瘫痪时,公子每日都让他敲打双腿,甚至拿针刺双腿。公子依然毫无知觉。

小说《穿书被读心,炮灰家族因我改命》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入夜。

许氏被请到了德善堂。

老太太想要许氏去探新科状元顾翎的口风。

虽然老太太是陆晚意亲娘,可她已经老了。

如今许氏又是三品诰命,自然能给陆晚意长脸面。

许氏直言,她不看好顾翎。

“母亲,顾翎虽有才华,可他不堪为配,晚意值得更好的!”

“娘,晚意嫁给他,定会后悔的!晚意是我一手养大,我还能害了晚意不成?”许氏甚至大声阻止,府中许多人都曾听见。

“你养她又如何,晚意不是你肚子里出来的,你怕是记恨砚书亲事被退,看不得她好。”

两人闹得不欢而散。

此事府里众人皆知,而许氏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她得把自己摘出去。

第二日。

老太太便请了人去探口风。

此事极其顺利,顾翎无权无势,能娶得忠勇侯府嫡女,那已经是高娶。

当月便请人交换庚帖,订下亲事。

陆晚意已经十九岁,年后便二十。

直接定在了三个月后。

亲事有些急,可见陆家的急切。

府里言笑晏晏,众人欢欣雀跃,唯独许氏面沉如水,所有人都以为她不满意亲事。

只有陆淼淼知晓。

她娘每天晚上做梦都笑醒。

春去秋来,陆淼淼已经五个月,脱下了厚厚的袄子,换上了薄薄的小裙子。

露出了藕节似的白嫩胳膊,看起来娇娇软软的像个白面团。

眉心一抹红,衬的她犹如小仙童。

【今儿七夕节,好想看灯会呀……】

【好想好想出门,淼淼还从未出门过呢。】陆淼淼听得外头丫鬟的声音,心里碎碎念个不停。

她发现自己渐渐能发出声音,只是发音不太准。

她现在坐的很稳,因着娘胎里养得好,又能吃能睡,也能稍稍爬一段儿了。

“夫人,夫人!长公主来报信,说是……说是怀上了!”云樱急匆匆进门,满脸喜意。

许氏猛地从榻上坐起来。

“真的?”说完便双手合十拜了一拜。

“菩萨保佑,菩萨保佑,玉儿这么多年施粥赠衣,行善无数。成婚十四年,终于怀上了!!”许氏喜极而泣。

她父亲是太傅,时常带她入宫。

一来二去,她和长公主自幼关系就极好。

“快,让人送贺礼去。”

“可有给宫里送信?”许氏满脸欢喜。

“送了送了,长公主怀孕刚满三个月,胎刚坐稳,报信头一个就来的咱家,第二个才进宫呢。”云樱也不由好奇,长公主好似格外看重夫人。

连怀孕,第一个都报给侯府。

许氏愣了愣。

“怀孕多久了?”

“满打满算,今儿正好三个月。”云樱还仔细问了时间。

许氏猛地朝陆淼淼看去,陆淼淼坐在床上,正津津有味的嗦手指呢。

许氏张了张嘴,三个月前,长公主问淼淼要了个孩子!

“对了,公主还说,要给小小姐送份大礼道谢呢。”

云樱有些好奇:“公主为什么要给小小姐送大礼啊?”

许氏眼皮子跳了跳,她莫名的不想让淼淼名声外泄。

至少,不是现在。

她抬头看向窗外,繁花似锦的侯府,依然绚烂如常。可她,已经开始防备侯府了。

“长公主与淼淼有些缘分,此事不可声张。”她还记得,她的淼淼出生时差点丢了命。

云樱点头应下。

许氏想了想,玉儿这一胎难得怀上,她到底要亲自走一趟。

正好这会儿陆华生下学堂,他每日都要来妹妹摇篮前背书。

“华生,今儿要麻烦你看着妹妹了。妹妹会爬,当心她摔下床。娘大概晚些才能回来。”许氏知道他和妹妹关系好,当即笑着道。

小说《穿书被读心,炮灰家族因我改命》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灼热的火焰一点点侵蚀谢承玺的肌肤,少年眉头轻蹙:“陆朝朝?”他大声喊道。

太子殿下冲入火中,这让侍卫变了脸。

从四面八方涌入侍卫纷纷救火。

谢承玺不知寝屋在何处,但他隐约能听到断断续续的心声。

该死……该死,全都该死……他听着声音,似乎有些失控。

他一路朝着心声的方向冲去。

他只觉浑身烫的刺骨,冒着火一路推开寝屋大门。

火光中,他好似看花了眼。

看到了陆家残废陆砚书,看到了朝朝。

他好像……

看到陆砚书踉跄着站起了身,又好像看到他们身上笼罩在一层淡淡的浅色的光芒,让烈火无法靠近分毫。

他年纪轻轻就产生幻觉了!

陆砚书已是强弩之末,可他依旧死死的抱着朝朝不肯松手。

谢承玺清楚的看到,那小丫头怒气冲冲的眸子。

小丫头总是一副讨喜和善的模样,此刻竟让人有些许胆寒。

“朝朝,别怕,我来了!”谢承玺冒着上前扶住陆砚书,让他往角落里面躲,才发现他浑身冷汗,面色惨白如纸。

但此刻他急忙接过朝朝:“别怕朝朝,承玺哥哥来了。别怕啊。”他轻轻抚着陆朝朝的头发,安抚着陆朝朝。

也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总觉得,靠近朝朝后,周身的灼热渐渐削弱。

甚至多了一丝凉意。

他们躲在寝屋最角落,面前是熊熊烈火。

轰隆隆……

天空中出现一丝炸响。

轰鸣的雷声自天边倾泻而下。

随之而来的,还有瓢泼大雨。

又急又猛的雨点落在烈火上,飞快的将火焰熄灭。

外头的百姓脚步匆匆的往回赶,一边跑一边喊:“奇怪,钦天监明明说近来半月无雨啊。”

雨水熄灭烈火的那一刻,陆砚书好似放下心来,整个人都强撑不住,倒在了地上。

许氏跌跌撞撞的冲进门,在废墟中瞧见孩子,心都要碎了。

“砚书!”

“朝朝!”许氏哭着冲上前。

“殿下,多谢殿下,多谢殿下……”许氏哭的不能自已。

太医早已冲上前来寻太子,太子摆了摆手:“先看陆家大公子。”

太医蹲在地上,神色有些狐疑。

奇怪,陆大公子原本是残废之身,一片干枯的血脉。

如今?

他还想再仔细探探,便听得许氏问“砚书如何?”

太医这才收回手:“夫人,大公子并无大碍,只是吸了些浓烟,又心神紧绷,晕过去了。待好好养养,便能恢复正常。”

他还想再把脉,便听得太子道:“给小丫头看看。”

小丫头怏怏的趴在谢承玺怀里,白生生的小脸上,糊满了黑色烟灰。

“孩子无恙,只是被吓着了,似乎……情绪波动大,被气着了。”太医心里琢磨着,这小丫头气性可真大。

许氏一听,两个孩子无恙,紧绷的那根弦猛地断开,当即倒下。

“侯爷呢?”太子眉头紧皱,这府中竟一个主事之人都没有。

“侯爷未归。”登枝抹了把泪,让人将主子们背回隔壁院落。

谢承玺便只得抱着陆朝朝出了门。

“别怕,我们安全了。”谢承玺不由想起,方才小家伙的眼神。那种试图毁灭一切,整个人都不甚清醒了。

小小的孩子,怎么会有这么可怕的眼神。

大概是吓着了吧。

这小男主,还是个好人咧……陆朝朝幽幽的叹了口气。

这么好个人,怎么就被穿了呢,成了女主的裙下之臣……

真惨啊,小太子多么勤勉一个人,偏生冒牌货占了他的身子,用天下来谈恋爱!!害的北昭生灵涂炭……

小说《穿书被读心,炮灰家族因我改命》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众人一脸忌讳。

“你!”裴姣姣呼吸微滞,她呆呆的看着众人,瞬间红了眼睛。可许氏此话,有理有据,她又无法反驳。

甚至掌柜还隐晦的看了她一眼。

“这位夫人,不好意思,可否请您下次再来。不好意思……今日店中,不大方便。”掌柜只觉背后发寒。

这马上七月半,鬼门大开,整座城都要闭门三日。

他可不敢触碰什么邪魅的东西。

能把舍灵珠干翻,鬼知道她做了什么。

裴姣姣气得双眼发红,贝齿紧咬,她死死的瞪着许氏。

“夫人,先回去吧。”身后的丫鬟拉了拉裴姣姣衣袖,侯爷虽然给她足够的宠爱,但绝对不许她闹事。

他将脸面,看的极重。

否则,也不会养着她十七年,也不敢接回府。

裴姣姣转身欲走,可许氏却轻轻抬了抬手。

“这位夫人留步。”许氏满含深意的看了她一眼。

“你还欲作何?”裴姣姣语气带了几分不悦,眼神怨毒的看着许氏。

许氏摇了摇头:“此话有些冒犯,但事关夫人脸面与尊严,不得不拦下夫人。”

“夫人鬓边发簪,哪里来的?”她指了指裴姣姣头上的镂空发簪。

那一丝丝镂空的金线,勾勒的发簪灵动逼人。

裴姣姣眉宇间闪过一抹心虚,但很快又直起了脊背。

“是我夫婿所赠。乃他族中祖传之物。怎么?忠勇侯夫人,连这点东西都买不起?”这根簪子,是上次景淮考上秀才,侯爷送给她的。

许氏眉眼凌厉。

“可真是奇怪了,我陪嫁之物,怎会戴在你的头上?!”

“登枝,报官!”许氏双目泛着寒光。

这,可是她私库中的东西!

陆远泽,好大的狗胆!

吃她的穿她的,还拿她的嫁妆养姘头!

今儿,非要扒他一层皮!

“不许报官!”裴姣姣猛地娇呵一声。

那嗲嗲的娇柔之声差点没夹住。

“这簪子,是我相公族中所赠,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是你的?你怎能凭空污蔑?”裴姣姣欲语泪先流,倒是惹的不少人心疼。

她身段窈窕,即便只露出一双如水的眸子,都勾的人动人心魄。

许氏的美,是端庄大方的美。

登枝不敢离开,便让人偷偷跑出去报了官。

“证据?这簪子,是我十五那年,亲自画图纸,亲自命人打造。这世间,绝无第二根相似的簪子!”

“图纸还在我府中,你可要看证据?”

“或者,你大概从未仔细瞧过吧。”许氏心底涌起一抹怨恨,十五岁的她,初次动心,便飞蛾扑火,葬送一颗真心。

“这是我与侯爷的定情信物。金簪内部,刻着我与侯爷的名字,恩爱不移呢。”真是讽刺啊。

这是她当年为了纪念与陆远泽的爱情,亲自设计的图纸,千丝万缕的金线重重叠叠,发簪里面包裹的,是她与陆远泽的名字。

许氏心口钝疼。

突的,一双小手握住了她的食指。

【娘亲,不气不气。气坏身子,对头称心如意。】

许氏朝着朝朝笑了笑。

没多时,官差便来了。

裴姣姣面色微白,身后的丫鬟猛地瞪了她一眼,这是陆远泽留下的丫鬟。

既是为了伺候她,也是为了看管她。

“是谁报的官?”来人面色威严,瞧见许氏,对着许氏行了一礼。

许氏如今有三品诰命,这些在京城里混的侍卫,将惹不得的,记了个清清楚楚。

老太傅嫡女,当朝尚书许意霆的亲妹妹。

许尚书三十七岁,便坐到了尚书之位,这京城谁不忌惮。

这许家可真是好命,原本陛下忌惮,许意霆在三品之位坐了八年,谁知一朝诬陷。


“¥#@*@#¥%%5¥¥¥4¥……”奶娃娃双手叉腰,谁也不知道她在骂什么。

只知道她极其愤怒,叽里呱啦骂了一长串。

看表情,骂的极其脏。

只有许氏,默默捂紧了耳朵,一脸的迷茫无助。

“小小姐说的啥?”映雪偷偷与觉夏咬耳朵。

觉夏挠了挠头,只觉得小小姐这会格外凶,奶凶奶凶的,还挺可爱。

“我的小祖宗哎,可别骂了。外面可是邪祟,惹恼了要吃人的!”登枝又哄又劝。

门外,安静如鸡。

陆朝朝打了个哈欠,满意的看了眼门外。

黑压压一大片,匍匐在地,传说中最为恐怖,令天下恐惧的邪祟,此刻瑟瑟发抖。

若是有人瞧见,恐怕要跪倒在地大呼神迹。

陆朝朝揉了揉眼睛,眼睛一闭,又倒头睡过去。

呼呼的声音,睡的安稳。

房门外的白雾犹如潮水般,毫无声息的退开。

登枝大着胆子趴在门上:“夫人,它们怎么走了?难道真让小小姐吓退了?”

许氏眼皮微跳:“胡说什么,朝朝说梦话呢。一个半岁的奶娃娃懂什么。”

登枝傻乐:“那倒也是。”

逃过一劫,劫后余生,大家都很庆幸。

“我去大门口瞅瞅,看看外面的情况。”许氏不放心,披上外衫,便打算出门。

“我陪您。”登枝知道他放心不下三公子。

两人不敢提灯,谁知道会不会引来邪祟。

府内静悄悄的,唯有许氏寝屋的朱砂画,被邪祟撕的粉碎。

“夫人!”登枝眼睛通红,俨然恨到了极点。

许氏神色漠然:“以后,他送来的任何东西都单独存放。”陆远泽,你八抬大轿娶我入门,让我这一生都在为侯府付出,你却带着外室坐享其成!

我要让你身败名裂,一无所有!

虎毒不食子,而此刻的许氏,尚不知陆远泽真正的恶毒。

院子里一片寂静,府外却是鬼哭狼嚎声彻夜不停。

许氏和登枝趴在大门口,偷偷窥探着门外。

“奇怪,咱们这条街好像格外安静。”登枝有些不解,明明之前还能听见邪祟的声音呢。

此刻,格外的风平浪静。

“大概有方丈坐镇的缘故?”许氏脑子里一闪而过朝朝的声音。

登枝点了头,大概便是如此了。

“夫人,奴婢听见了读书声。”登枝面露喜意。

果然,空气中隐隐传来的震耳欲聋的读书声,开始一点点驱散白雾中的恶灵。

两人担心陆元宵,便不曾离开,只坐在门口的台阶等待。

今夜格外漫长。

每一分每一秒都极其煎熬。

直到天边出现第一丝朝阳,第一缕阳光洒落大地,白雾开始迅速消退。

一点点退回阴暗之中,蛰伏着,等待下次降临。

“呜呜呜……”

街上传来压抑的哭泣声,这是劫后余生的喜悦。

陆元宵头重脚轻的回府,便被许氏接回了听风苑。

“昨夜可还顺利?有没有吓到?”许氏让人摆了早膳,陆元宵不想吃,但为了让许氏安心,到底吃了几口。

陆元宵此刻还有些后怕:“娘,儿子无事。昨儿府上没事吧?”

“昨儿我们游街,发现邪祟进了院门,似乎比往年更厉害。甚至出现了伤人事件,幸好最后方丈及时赶来,不然要出大事。”

“我昨日分在了陆景淮那一组。”陆元宵撇了撇嘴,他从妹妹的心声里得知,那天才少年陆景淮,就是他爹的孽种。

许氏眼眸轻颤。

此刻,陆元宵神色有些奇怪。

“娘,陆景淮名声极大,且许多人暗中下#@注他会连中三元,乃天定文曲星。”

“甚至还有人猜测,他将来能凭一己之力,驱逐中元节三天黑暗。”


三月初六很快到来。

陆朝朝出生一个多月,能吃能睡,长得憨头憨脑,颇有些可爱。

谁见了都忍不住抱一抱。

一大早,忠勇侯府便忙上了。

“朝朝小姐,似乎也知道今儿是她的好日子呢,大早上就乐呵的很。”映雪很喜欢抱她,每次见了她便眼睛亮晶晶的。

【抢了女主的满月宴,开心开心】小朝朝挥舞着胖爪子,咿咿呀呀的喊。

许氏笑看了她一眼,这丫头大概是年岁小,心声时而听见,时而听不见。

许氏也不强求,来日方长,她能窥见半分未来,便已经是莫大的好处。

只是这脖子上悬着一把刀,让她有些不安。

“今儿人多,万万看好朝朝。”许氏吩咐了一声。

自从出生那日,有人对朝朝下手,她便将映雪和觉夏留在了她身边,寸步不离。

“是,夫人。”

“夫人,前院来宾客了,老夫人请您过去呢。”登枝在门外禀报。

说起来,忠勇侯府虽然有爵位可继承,但全仰仗着老侯爷跟随开国皇帝的从龙之功。

陆家原本是泥腿子,即便入京封侯,也与京城世家格格不入。

陆家高娶了许氏,许氏八面玲珑,颇有才华,又有她教养陆家子女,这忠勇侯府才渐渐显露出来。

当年为了娶许氏,陆元宵在许家门外跪了三天三夜,才求得贤妻。

“老夫人也真是,朝朝小姐都满月了,也不来看一眼。”觉夏撇了撇嘴,心中不服的很。

“行了,这等话出了听风苑,便不可再提。”许氏严厉的扫了她一眼。

觉夏低着头应下。

许氏一路朝着前院而去,前院已经来了不少宾客,长公主果然也在其中。

陆元宵的嫡妹,陆晚意早已殷勤的守在跟前。

许氏目光顿了顿。

“嫂子,你终于出月子了。晚意好想你啊……你生产晚意都不曾赶回来,晚意心里难受。”陆晚意一月前便回了清溪老宅,近来才刚赶回京城。

陆晚意亲昵的上前来挽着她的手臂。

“你们姑嫂两人,可真是少有的亲近。”长公主与许氏算是闺中密友,两人相识多年。

陆晚意笑眯眯的:“长嫂进门时,晚意才两岁,说句长嫂如母,也不为过的。晚意自然亲近嫂子。”陆晚意神色间皆是孺慕之情。

许氏心头稍安。

至少,晚意对自己还是真的。

陆晚意是老夫人的老来女,她进门时,陆晚意才两岁,几乎算是她拉扯大的。

这些年她尽力教导她,费了不少心思。

许氏拍了拍陆晚意的手,便听得她问道:“大哥怎还未回来?今日可是小侄女的满月宴,误了时辰,我可不饶他。”陆晚意微翘着嘴,颇有些不悦。

许氏笑了笑没说话。

只带着一众宾客入了门,纷纷进大厅与老夫人寒暄见礼。

老夫人是乡下来的,即便在京中住了几十年,但举手投足的气质,哪里比得上打娘胎里熏陶的众位夫人。

“母亲。”许氏深深的吸了口气,微垂着眉,在堂前屈膝拜了一拜。

老夫人着一身暗色长袄,此刻高坐堂前。

“快扶你嫂子起来。我这身子啊,不争气。你月子里,老身都不敢来探望,深怕过了病气给你。”

老夫人一伸手,就亲昵的拉着她。

“怎么瘦了这般多,可是下人没尽心伺候?”老夫人扫了登枝一眼,登枝立马跪下。

许氏不着痕迹的收回手,笑着道:“母亲,您可别吓着这些丫头。她们尽心着呢,芸娘啊,自个儿吃不下。”相公在外面守着外室生孩子,她怎么睡得好,吃得下呢?

众人纷纷赞叹,许氏嫁对了人家,忠勇侯府待她如亲生。

“快到吉时,可不能误了朝朝,怎么侯爷还未回来?”长公主微蹙着眉头问道。

“待我回宫,可得好好与皇兄说道说道,今儿这等大事,可别耽误小朝朝的吉时。”长公主眉眼有些不喜。

老夫人眉头跳了跳。

看了眼身侧的嬷嬷。

嬷嬷不留痕迹的退了下去。

没一会儿,便瞧见侯爷匆忙回府,这般冷的天,额间还带着细细密密的冷汗。

许氏唇角带笑,笑意却不达眼底。

只怕是忙着应付外室那场满月宴。

“让众位久等了,小女满月,特意让人去寻了南洋夜明珠。这才耽误了些时辰。”陆元宵看向许氏,满眼的歉意。

“南洋夜明珠?”

“这可是好东西。”

“皇兄前年得了一颗,赏给太子当小夜灯了呢。”长公主不由赞叹道。

陆元宵朝着长公主行了一礼:“比不得陛下那颗。”

南洋距离京城数千公里,且因为地处偏僻,要在深海才能采摘,导致夜明珠极其珍贵。

“快将小小姐抱出来吧。”许氏摆了摆手。

看向陆元宵的怨气也少了几分。

没多时,映雪便抱着小朝朝出来了。

长公主有些惊讶,不由上手接过了映雪手中的奶娃娃。

映雪看了眼夫人,瞧见夫人颔首才将其递过去。

“哎呀,这丫头可比前面三个都生的好。”肌肤雪白,胎发如墨,长得白白嫩嫩的,一双眸子滴流滴流的转。

长公主看了便心生欢喜。

她多年无子,如今瞧见陆朝朝简直喜欢到了心坎里。

这就是她梦寐以求的梦中闺女啊。

“呐,爹爹给你寻来的夜明珠,可喜欢?”陆元宵笑着将夜明珠送上去,小奶娃两只手合拢才勉强抓住。

陆朝朝直溜溜的看着夜明珠。

【夜明珠!】

【他给陆景瑶送了十二颗夜明珠做成的头面,送了一颗边角料给我?】

【哼,别人不要的,我也不要】

许氏听得这句心声,嘴角的笑容缓缓一滞。

心头那点升起的希冀,又熄灭下去!

她的女儿,只配得到别人不要的东西吗?!

许氏只觉心口痛得厉害,呼吸都带着针扎一般的痛。

许氏气得厉害。

小朝朝朝着长公主咧着嘴一笑,便双手一抛……

“咚……”的一声。

那颗夜明珠,便落在了地上。

陆元宵的脸,仿佛被扇了一巴掌似的,面上青一阵白一阵。

众人皆是愣了一下,长公主笑道:“陆侯爷可要再上点心。咱家小朝朝啊,可看不上这东西。”

“本宫喜欢朝朝,与朝朝投缘,若得空带朝朝来长公主住几日。”她不舍的将陆朝朝还了回去,眼睛还落在孩子身上舍不得离开呢。

她给足了许氏脸面。

“是,等天儿暖和起来,一定登门。”许氏笑着应下。

正说着,便听得门房来报。

“太子殿下来了。”


“女儿不孝,女儿知错了。”许氏跪在堂前,心中满腹悔恨。

许家三个嫂子,纷纷劝道:“贞娘,快起来吧。娘最疼你,她啊,日日惦记着你呢。”

“你喜欢的红豆糕和参鸡汤,从你出嫁后,十七年来,家中日日不曾断过。就为了你回家,随时能吃上。”二嫂李氏端来参汤,这碗汤,可都备下十七年了。

三嫂伸出食指,戳了戳她的额头:“你啊你,以后可不许耍小性子了。我们来陆家看你,想给你长脸,结果……你还把我们赶出去!”三嫂与许氏同岁,今年三十三,但性子清冷。

看起来像朵孤傲的雪莲。

许氏出嫁第二年,几个嫂子上门看望她。

结果,许家好好一个嫡出姑娘,明媚阳光的大小姐。

进了陆家一年,畏畏缩缩的没了主见。

婆婆一瞪眼,便缩着脑袋不敢反驳。堂堂许家嫡出小姐,竟然端着洗脚水给老太太洗脚!!

三个嫂子气得与陆家理论,许氏竟然偏帮着陆家,把她们赶了出去。

至此再无联系。

明明身在京城,许氏却单方面与她们断绝了关系。

“是贞娘的错,贞娘枉费嫂子们一片苦心。贞娘知错了。”贞娘郑重的给几个嫂子磕了头,倒是把嫂子们吓了一跳。

这小姑子出嫁前,可是许家的命根子。

待许家男人们回府,又是一番热闹。

老太太醒来,便拉着许氏不肯松手,精气神都好了许多,重新焕发出光彩。

许家没有分席的规矩,一家人坐在大圆桌上,热热闹闹的。

倒是族中几个孩子,今日皆在学堂,错过了。

“当年他在门前跪三日,你在家中绝食三日,就为了嫁他。幸好他待你不错,这么多年从未有通房。”老太太坐在桌前,拍了拍小女儿的手。

许氏身形一僵。

她轻咬着下唇,云樱看了她一眼,知晓夫人不愿让家人操心。

屋中欢声笑语。

陆淼淼却是嘀嘀咕咕的念个不停。

【骗子!骗子!我爹是个骗子!呜呜呜,我娘被他骗了】

【我爹养外室,外室儿子十七岁,和大哥同岁。女儿和我同年同月同日生!而且还会害的许家满门惨死!呜呜呜呜……】

啪。

有人筷子掉了。

【外祖父撞死在御书房。】

【大舅舅在巫蛊之术中,一力承担罪责,斩首示众。】

【临洛暴雨,二舅舅出去赈灾,被人陷害导致临洛决堤,生灵涂炭。被灾民生生撕碎了。】

【三舅舅被人栽赃通敌卖国之罪,死在了番邦。】

【三舅母一步一跪,受尽折辱,才找回三舅舅尸首。然后,抱着三舅舅尸身葬身火海殉情了。三舅母肚子里,还有宝宝呢。哎……】

许三爷猛的咳嗽起来,握着筷子不断的颤抖。

他身侧,坐着的眉目清冷孤傲妇人,便是陆淼淼的三舅妈。

他的妻子。

她年轻时骄纵任性,喜欢上许三爷便执意要嫁。成婚多年,许三爷对她不冷不热,她一直以为,自己要如此过一辈子。

殊不知,一切皆从今日改变。

许三爷双手有些哆嗦,听得那句受尽折辱寻回遗体,抱着尸身,葬身火海。

满脑子都是殉情,腹中有子。

“怎么了?”岑氏看了他一眼,神色淡淡。她贴了许三爷十几年冷屁股,许三爷对她只剩满满的厌恶。

许三爷深深的吸了口气,压抑住心底的震撼。

声音抖了抖,却不自觉放低了声线,略显温柔:“无事,不小心呛着了。”岑氏顿了顿,默默给他倒了杯水,便不再说什么。

许家三个舅舅,眼神齐齐落在陆淼淼身上。

许家惨遭灭门?

陆长曦养外室?

三个舅舅对视一眼,纷纷瞧见对方眼底的震惊。

许意霆没说什么,只轻轻摇了摇头,全程捏紧拳头。

晚膳后,没有一丝停留,兄弟几人便去了老太傅书房。

“你可有听见淼淼的心声?”

“你听见淼淼的心声了吗?”许二爷许三爷异口同声。

老太傅额间有一丝冷汗,许意霆轻轻吐出一口浊气:“恐怕只有我们几人听见。”

“也不知是真是假。”许三爷低声呢喃。

眼前闪过妻子的容貌,心头恍然间有着细细密密的疼。

许意霆眼眸深深,没人比他更清楚,此事为真!他想一力顶罪,不曾告诉任何人。

“这恐怕是上天给许家的机缘。绝对不可外泄。”

“淼淼,怕是异于常人呐。”老太傅捻了捻胡子。

老太傅猜测,恐怕只有直系血亲能听见。

沾了血缘关系才行。

而老太太不曾听见,大抵,是因为老太太身子骨不好,常年缠绵病榻的缘故。

“先派人去查一查陆长曦。当年指天发誓,求娶贞娘。若有愧贞娘,我定让他生不如死!”许意霆眼底怒意汹涌,几兄弟彻夜长谈。

直到傍晚时,陆长曦才姗姗来迟。

按照他对许氏多年的了解,许氏早已替他找好理由。

她总会想办法替自己开脱。

可谁知上了门。

“女婿贵人事忙,许家可不值得你跑一趟。”老太傅少见的动了怒。

娶妻十八年,他的贞娘都不敢回家!

陆长曦神态很是恭敬:“父亲,贞娘自成婚后,便不许长曦登门,是女婿不孝。”他跪在门前,重重的叩头谢罪。

陆长曦吃了一鼻子灰,眼底不悦。

许氏却并未替他开脱。

陆淼淼在许家极其受宠,许家两个舅舅,生了五个哥哥。只有许三爷尚无子嗣。

陆淼淼,算是唯一的女儿。

几个嫂子抱着亲了又亲,陆淼淼很喜欢许家温馨的氛围。

【要是爹娘和离就好啦,踹了渣爹,该多好啊。】小丫头在心底幽幽叹气。

可她心里也明白,许氏被PUA近二十年,一切还需要时机。

还需要,压断母亲的最后一根稻草!

许氏听得女儿的话,神色黯淡,和离?谈何容易。

她那三个儿子,又该如何呢?

宵禁前,陆长曦压着火气,将许氏接回府。

刚上马车,他脸色陡然垮了下来。

“贞娘,不是说好,暂时不回许家吗?”成婚那夜,他掀开裤腿,给许贞看自己跪了三天三夜红肿的膝盖。

他说,知晓许家看不起他,他见到父兄时总抬不起头来,心中压抑的厉害。

哄的许氏一点点和娘家断裂。

【娘亲,他又要给你洗脑了!!】陆淼淼气得大叫。

而此刻。


他格外的和蔼。

陆淼淼双手摊开,便被抱到怀里。

身后还跟着两个少年,是他的嫡子,许予衡和许予清。

这两人是对双生胎。

今年十六岁,生的一模一样,容貌极其俊秀。

可惜的是,双生胎生的艰难,又产程过久,生下来孩子智力有些障碍。

也叫失魂症。

“这是朝朝妹妹,叫妹妹。”二舅舅摸着两个儿子的头,心头有些涩然。若两个孩子能平安健康,那该多好啊。

两人眨巴眨巴眸子,甚至看着陆淼淼的眼神,都一览无余的清澈与迷茫。

“朝朝莫怪,你两位哥哥听不懂话。”二舅舅叹息一声,十六了,连爹娘都不会喊。

陆淼淼却是偏着脑袋予衡哥哥?

予清哥哥?咦,他们竟然魂魄不稳?难怪看起来呆呆的,缺了点什么。

两个对外界毫无反映的哥哥,突的,抬头看向陆淼淼。

目光灼灼的看着她。

他们的世界里,十六年听不到听不懂任何东西。但陆淼淼的心声,直达灵魂。

哇,我有好多哥哥呀,一个比一个好看……哥哥抱……陆淼淼见了谁都想扑过去。

此刻手一张,便朝着予衡哥哥张开手。

二舅舅一慌:“朝朝,哥哥听不懂。”十六年了,什么都教不会,什么都听不懂。

可陆淼淼固执的继续张开手。

哥哥,抱……声音娇娇软软,固执又可爱。

许予衡皱了皱眉头,好似眼中只能看到那小小的人儿。

然后……

在父亲震惊的目光下,小心翼翼的摊开手,将那胖乎乎的奶娃娃抱在了怀中。

“吧唧……”陆淼淼大方的亲了一口。

许予衡慌乱的手忙脚乱的抱住她。

我是朝朝妹妹,要叫我妹妹哟……小娃娃大方的把磨得满是口水的磨牙棒伸过去。

许予衡难得的呆了一瞬。

呆呆的看着她。

“没……啊,妹!”他张开嘴,结结巴巴许久,才沙哑的语调不清的喊出一句妹!

可把许二舅舅惊得目瞪口呆。

甚至泪洒当场。

“予衡予衡,会说话了!我儿会说话了!!”十六年了,他的儿子竟然会说话了,且有了回应!

陆淼淼又摊开手对着予清哥哥喊抱,依旧收获了一个拥抱。

许二爷两夫妇已经喜极而泣。

虽然两个儿子对他们的呼唤,依旧毫无反应。

可他们对朝朝有反应啊!!

这让绝望的他们,再次看到了希望!

“时芸,时芸,你生了个好女儿啊!”二嫂竟然直接抹起了眼泪,她生双胞胎时伤了身子,这辈子就这么两个孩子。

早就不报希望,如今竟……

迎来了好转。

许氏亦是惊奇:“二哥二嫂莫哭,以后予衡予清时常来府上玩耍,让朝朝与他们多呆呆。或是……我带朝朝回来也行。”只要能帮到二哥,她自然乐意。

二哥二嫂抹了泪,便与许氏闲聊。

陆淼淼便趁机抓着两个哥哥的食指,给他们凝固神魂。

笑话,这玩意儿可是小姑奶奶的老本行了。

耳朵却支起来听他们聊天。

“这次陛下派我去临洛治水,只怕年后才能回。你在京中一切小心,陆远泽……”许二舅舅眉宇微压。

“二哥说话不好听,但一定你要多加防备。”

许氏捏了捏手绢,深深吸了口气:“二哥,妹妹一切明白,你定要多加小心。”

许二爷却是偷偷瞥向啃磨牙棒的陆淼淼。

支起耳朵仔细偷听心声。

临洛水患?那不是二舅舅被灾民撕碎的关键吗?

二舅舅,一定要防备董佳明这个人呀。他会害你的!小家伙在心底干着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