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李梓夜冯卿卿小说

李梓夜冯卿卿小说

李梓夜冯卿卿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孩子大了,终究是我们李家的血脉,总归要认祖归宗的。」「梓夜跟大家都不熟悉,这不是怕他回来住不自在嘛。」大家讨论得很激烈。「你怎么想?跟着爷爷还是……」他爷爷看了我一眼,「跟着你阿姨。」我看着李梓夜,他没看我,我却如坐针毡。当然是跟着爷爷啊!

主角:李梓夜冯卿卿   更新:2023-01-06 13:4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李梓夜冯卿卿的现代都市小说《李梓夜冯卿卿小说》,由网络作家“李梓夜冯卿卿”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孩子大了,终究是我们李家的血脉,总归要认祖归宗的。」「梓夜跟大家都不熟悉,这不是怕他回来住不自在嘛。」大家讨论得很激烈。「你怎么想?跟着爷爷还是……」他爷爷看了我一眼,「跟着你阿姨。」我看着李梓夜,他没看我,我却如坐针毡。当然是跟着爷爷啊!

《李梓夜冯卿卿小说》精彩片段

「李梓夜。」我压低声音叫他。


「又怎么了?」他看起来分分钟想把我扔湖里的样子。


「我突然觉得,来你爷爷家应该背那个爱马仕的包,不应该拿香奈儿的,我不敢进去了。」后悔死了。


全身上下加起来十多万,根本不配站在这里。


「我觉得你不该来。」他冷冷地看着我。


我:……


我觉得他说得对,「要不,你就说你一个人来的吧,我突然想起今天超市打折……」


「冯卿卿。」他看着我,没了耐性,「是你非要来的。」


我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他叹了一口气,换了语气,「跟着我。」


然后转身带我进了院子。


院子里坐满了人,这些人我都见过,是他家里的亲戚,葬礼上见过,但我都记不清了。


「看,他来了。」


一群人正在喝茶,看着我们走过去,都齐刷刷地看着我们,脸上带着微笑,但皮笑肉不笑。


「一个野种,现在又带个后妈,笑死了。」


「我大哥也是昏了头,怎么会看上她的啊,一个穿淘宝货的土包子,也敢跟大嫂你争。」


那个所谓的大嫂,是那个老头,也就是李梓夜爸的原配。


她轻蔑地看了我一眼,「现在的小姑娘啊,整天不努力,就想着靠身体上位。」


「就她那张脸,网上能找到一百张,有什么好看的。」立马就有人附和。


听到这,我的脸火辣辣的疼。


「怕了?」李梓夜低头笑我。


「我怕什么。」我攥紧了拳头,「我比她年轻 30 岁,况且,是你爷爷让我来的,我就坐在那儿。」


说着,我拉着李梓夜往爷爷那边走。


「来了啊。」老爷子看到我脸色一般,看到旁边的李梓夜的时候,却眼里都开始放光。


「梓夜,到爷爷这里来坐。」


「不了。」李梓夜这臭小子,完全不给好脸色,在很远的一个藤椅上坐下。


我尴尬地打完招呼,就过去陪他坐着。


晚饭时,大家最主要就是讨论李梓夜是留在爷爷身边,还是回自己家。


听他们聊了半天我才知道,李梓夜是他爸的秘书生的,因此原配还和他爸闹了离婚。


秘书生了李梓夜后就出国了,李梓夜被他爸在外面养着,几乎没回过老宅。


当然这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怕他回来争家产,被全家人排挤。


「孩子大了,终究是我们李家的血脉,总归要认祖归宗的。」


「梓夜跟大家都不熟悉,这不是怕他回来住不自在嘛。」


大家讨论得很激烈。


「你怎么想?跟着爷爷还是……」他爷爷看了我一眼,「跟着你阿姨。」


我看着李梓夜,他没看我,我却如坐针毡。


当然是跟着爷爷啊!



我一个外人,当然是听安排。


「我谁也不跟。」李梓夜轻飘飘地说了一句。


在场的人都傻眼了。


「你还没成年。」爷爷一脸担忧。


「有的人,成了年也不一定脑子好使。」他突然看我一眼。


看我干吗?!


「那不行,你还小,必须有人照顾,这样,爷爷给你做主,你明天就搬回来。」


「我跟着她。」他看着我,「老头不是花了大价钱给我找后妈吗,不能便宜了她。」


我……


这小子肯定跟我有仇。


现在全部的人都看着我了。


「那个,梓夜爷爷,我发誓,一定好好照顾李梓夜。」我只好站起来表忠心。


这个结果让爷爷很失望,但是其他人却很高兴。


「你爸给你留了一个分公司,等你大学毕业,再把股份给你。」爷爷叹了一口气。


「那个公司效益那么好,老头子糊涂,爷爷你也糊涂啊,给一个孩子,他能撑得住吗?」


其他人很是忧心。


「我不要。」李梓夜直接撂挑子。


这孩子能处,一个大公司,他不说不要就不要。


便宜了那些亲戚,他们直接笑成了耐克嘴。


「要!怎么不要!」我站起来。


李梓夜抬头,不解地看着我。


「爷爷,当时他爸爸说了,让我照顾到他考上大学,他未成年,他做的决定应该不算,再怎么都要等到他大学毕业再决定吧。」


「冯卿卿。」李梓夜警告地看着我。


那群亲戚脸都气绿了。


「你未成年。」我笑着提醒他,让他闭嘴。


「还真是什么人都敢插嘴。」原配跳出来了。


我被堵得气郁。




「我不是什么人,我有名字,我叫冯卿卿。」我微笑着看她,不甘示弱。


「谁认识你啊,你在这儿跳什么?」有一个亲戚发声了。


我……


欺负我人少是吧?


「我认识。」坐在旁边的李梓夜冷冷来了一句。


那边气得没话说了。


「爷爷,死者为大,我觉得我们应该遵照遗嘱,您觉得呢?」


这关乎李梓夜的钱,我绝不退让。


气氛一度非常尴尬。


「你说得对,那就等梓夜大学毕业后,再自己做决定吧。」爷爷最终拍板。


后来的晚餐我吃得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毕竟,现在我可是他们家的头号敌人了。


回去的路上,李梓夜还在生我的气。


「你凭什么替我做主。」


「我说了你未成年。」


「那也不关你的事。」


他怎么这么固执?


「李梓夜,你现在还小,你不懂工作有多难找,钱有多难挣,你知道一个公司意味着什么吗?」我试图劝他。


「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你的后半生不用工作,那些钱你吃喝玩乐三辈子也用不完,这些东西是多少人做梦都求不来的。」


真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小少爷,不懂人间疾苦。


「冯卿卿,你跟我妈一样。」他突然冒出来一句,心情看起来很不爽。


「啊?我长得很像你妈妈?不会吧,你妈妈叫什么,说不定往上数三代,咱们真是亲戚。」


他平静地看着我,「眼里只有钱,什么人都啃得下去,只图自己一时爽,不顾道德,不顾别人的人生。」


我一下噎住了。


原来他生气的点在这里。


我缓了一口气,不知道如何安慰这个少年。



我一下噎住了。


原来他生气的点在这里。


我缓了一口气,不知道如何安慰这个少年。


「话不能这么说。」我顿了一下,「你的人生是在你自己手上的啊。」


「你没听她们说我是野种吗?你讨好我有什么用?」


「你管他们怎么说,你想要什么,就去争取,争取不到……不是还有我吗?」


「我肯定是站在你这边的。」我递给他一个坚定的眼神。


他哪里是不想要那个公司,他只是受不了被人骂野种还去争财产。


「有你?」他冷笑一声,「怎么,你还打算养我一辈子?」


一辈子?


我算了算我为数不多的银行卡数字。


「怎么……不可以呢?」我嘴角抽搐。


他看了我一眼,「有病。」


拜托,我在煽情诶。


「你再骂我,我真生气了。」我举起拳头要打他。


「呵……」他冷哼一声,不惧我的威胁,「你看那边是什么?」


「哪里?」我好气探过头去看。


「有一个小孩。」他说得很平静,「湖那边以前死了一个小孩,现在每晚都来找妈妈。」


「啊!」


我第一反应就是扑到他怀里。


过了半晌,我才睁开眼,怎么都不敢往那边看,颤抖着问:「那小孩走了吗?」


「胆子这么小?」他冷着声音嘲笑我。


「我才不怕!」我尝试撤开身子,但身体很诚实,下一秒又抓紧了他。


「不是要打我吗?阿姨现在是要干什么?」他笑着看我。


「不急这一会儿!」


后来的一路上,我都是抓着他胳膊回的家。


这臭小子,捏住了我的弱点,一路上都在讲那个鬼故事。


气死了。


回到家,我的魂没了大半。


他来了一句,「忘了告诉你,那个孩子是我。」


我:?


他没理我,回了自己房间。


经此一役,我和李梓夜关系缓和了一指甲盖那么多。


他不认我,不服我管教,我行我素。


但他没有再扔我的行李,没有再把我做的早餐倒给金毛……姑且算作进步吧。


秉着作为他的监护人的职责,他平时做什么我都可以不管,但是他晚上去酒吧我必须得跟着去,我得保证他的安全。


他从最开始的厌恶,到最后变得无所谓。


一般都是,他和小女生在一起无聊地坐着喝喝酒,抽抽烟。


而我就跟他班上的男同学斗斗地主,打打游戏,直接混成了兄弟。


晚上我正在斗地主,看到他又在点酒。


「要不,把酒换了?」我试探着问。


「换什么?」他一双眼睛觑着我。


「牛奶什么的。」


觉得他们看我的眼神有些怪异,我解释:「你们都还小,别喝太多酒,喝喝奶,还能再长长。」


「李梓夜,你妈让你来酒吧喝奶。」


嗤……


有人起哄,笑得前俯后仰。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