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认栽

认栽

谢必行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他们一个是斯文败类,一个是阴郁美人,当利益婚姻给他们束缚到一起,分开之后,陆祁安开始了追妻火葬场。起初男人自视清高,对宋瑶大言不惭的说出只是玩玩而已,后来女人真的离开了,还消失的干干净净,那个时候男人才知道自己失去了什么……一开始的寻找只是因为不甘心,后来费尽心思的想要得到手却是因为爱。

主角:宋瑶,陆祁安   更新:2022-07-15 21:1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宋瑶,陆祁安 的女频言情小说《认栽》,由网络作家“谢必行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他们一个是斯文败类,一个是阴郁美人,当利益婚姻给他们束缚到一起,分开之后,陆祁安开始了追妻火葬场。起初男人自视清高,对宋瑶大言不惭的说出只是玩玩而已,后来女人真的离开了,还消失的干干净净,那个时候男人才知道自己失去了什么……一开始的寻找只是因为不甘心,后来费尽心思的想要得到手却是因为爱。

《认栽》精彩片段

入夜的京城,璀璨的灯火霓虹亮过满天星辰。

某酒店内,宋瑶用房卡开门的时候,随手把头上的发卡取下,“滴”的一声门开,里面的人正好见着她那如墨般长卷的发落在消瘦的肩背上,宋瑶手还没收回去,就被那人火急火燎的拉了进去。

玄关处的灯光昏黄暧昧,宋瑶难以抑制的仰起头,轻喘说:“我…我需要八千万。”

埋在她脖颈里吮咬的男人,嗓音底哑含糊道:“好。”

……

翌日,京城最大的艺术品拍卖场内人来人往,听说请了好几位京圈大佬,平日都不太见得到的那种,让许多中下游圈子混的人都慕名而来。

宋瑶压了压帽子,遮挡住自己大半张脸,递了邀请函给门口的迎宾,迎宾接过,看了一眼,拿起一张数字牌给她,这牌子一会儿拍东西叫价用的,代表她的身份。

宋瑶刚要接过,就被一只手提前截胡了,“哟宋瑶,有钱啦,都敢来拍卖行了。”

宋瑶听声音就知道,是陆家大少爷,陆沂渊,此人风流成性,行事乖张,因为在她父亲的葬礼上见过她一面,就一直纠缠她不停。

宋瑶得罪不起他,默默后退一步,冷冰冰的脸上挂起假笑,客气说:“凑热闹而已。”

陆沂渊看了她的数字牌,丢还给她,说:“是吗,我记住你的数字牌了,你最好不要骗我。”他轻佻的笑着,还想伸手碰宋瑶的脸,“你说你,跟了我,想要什么一句话的事,多简单。”

宋瑶躲开,依旧客气疏离:“您自重。”她料到这混蛋今天也会来,特地踩着拍卖会快开始的点到,却还是没避开。

陆沂渊威胁说:“宋瑶,你别不识好歹,别逼我用强的。”

宋瑶垂眸,咬着嘴唇,她长相本就清冷,不说话,那股拒绝人的冷漠态度扑面而来,陆沂渊看了就恼火。

气氛变得凝固,压的人喘不上气,直到有道温润带着慵懒的声音闯入:“大哥不进去,在外面堵着女人欺负?”

宋瑶浑身一震,看向来人,是陆沂渊同父异母的弟弟,陆祁安,他穿着黑西装,打着深红的领带,从头到脚都透着精致贵气,陆沂渊在他面前仿佛被一眼打入尘埃里。

他没看宋瑶,一手插兜,接过迎宾给的数字牌,眼神上下扫了陆沂渊一眼,淡淡说:“继续这样,我很难把家族生意分给你。”

陆沂渊一直很厌恶这个笑容虚伪的弟弟,再加上整个陆家生意目前都在陆祁安手上,陆沂渊在外花天酒地还得找他要钱,登时脸色难看,不甘心的瞪了宋瑶一眼,进去了。

他一走,入场口就安静下来,陆祁安转眸看着宋瑶。

他漆黑的目光像是能吞噬人的深渊,沉沉的带着股冷意,给人无形的压迫感。

宋瑶感觉自己竖起来的所有伪装和防备在那样的目光里全部都无处遁形,心脏不由自主加速,她犹豫了一下,嗓音轻的跟蚊子似的道:“谢谢。”

陆祁安指尖转着数字牌,忽然问:“他一直这样对你?”

宋瑶没反应过来,抬眸看他:“啊?”

陆祁安“啧”了声,默声进入拍卖行,头也没回的对她竖了两指勾了勾,意思是进去吧。

宋瑶并没有如释重负,她今天奔着一副画来的,她需要买下那副画当做礼品,送给她的老师赔罪,刚刚看陆沂渊那个模样,此行是不会顺利了。

今天拍品不多,但个个都稀世罕见,宋瑶翻着拍卖行给的拍品册子,看到那副画摆在第一位拍。

一般后面的才是重头,这个放第一位不会有什么人跟宋瑶抢。

随着一声摇铃,拍卖会正式开始,第一件拍品,已故大师的油画“银杏湖”,在外行眼里只是一副贵重的,有收藏价值的油画,在内行眼里,笔触,光影和色彩都是值得学习,宋瑶的老师陈清是国内水墨油画领域佼佼者,他眼光高,平凡的作品入不了眼。

宋瑶怕陆沂渊捣乱,没敢一开始就跟价。

这幅作品起拍是两千五百万,陆续有两个人叫价,一下子涨到六千万。

宋瑶卡已经被宋家给停掉了,在京美院当老师,工资待遇不错,但根本比不过这些权贵。

叫价停在六千七百万的时候,宋瑶跟了价。

“365号,六千八百万。”

这家拍卖场够大,身份重的人位置全被安排在前排,宋瑶在最后面,她一眼看得见第三排的陆沂渊,以及…陆祁安。

她一直盯着陆沂渊的身影,果不其然,这人听到宋瑶的数字,转头往后扫了眼,恶劣的朝她一笑。

“121号,七千万。”

宋瑶抿嘴,眼神暗了下去,她只有八千万,这幅画去年拍价才六千万,这下子她是不够了。

宋瑶忍痛加价。

“365号,七千五百万。”

“121号,八千万。”

陆祁安抬手比了个手势,台上的拍卖师愣了一下:“您确定?二少,重头在后面呢。”

陆祁安目光清冷的看着拍卖师,拍卖师打了个寒颤,说:“122号,一亿。”

全场哗然,目光看向122号的陆祁安。

一幅画而已,这才第一场,陆祁安这也太阔绰了吧。

陆沂渊愤恨的看着陆祁安。

整个陆家在这小子手上,若非如此,今天可就是他陆沂渊的专场了。

只有宋瑶脸色发白的看着拍卖行的人拿着合同给陆祁安,看着陆祁安签字把东西领了。

这八千万来之不易,宋瑶有豁出去的成分在里面,结果到头来,计划落空。

她失魂落魄的起身,被座椅磕到膝盖也不自知,踉踉跄跄的离开拍卖场。

到拍卖行门口,呼吸外面的新鲜空气,宋瑶才感觉到鲜活,她弯腰擦了一下流血的膝盖,眼眶不受控的红了。

她之前在陈清那,得了他的庇护,倒是没有太被宋家人为难,结果画室的人看老师对她太好,嫉妒眼红,联合起来偷了陈清的画卖掉,并把钱打给宋瑶,让宋瑶背锅。

陈清一身清骨,一画难求,这无疑触碰到他的底线,宋瑶本来就日子过的艰难,简直百口莫辩。

只能在想别的方法了,宋瑶深吸一口气,拿出手机准备打车走,看到微信置顶的一条消息【去休息室等我】


宋瑶微微一顿,指尖发抖,她心情很差不想去,但是不敢拒绝对面。

这一等,并没有太久,休息室的电视放着拍卖行的直播画面,才到第三件,陆祁安就过来了。

他脚步轻,宋瑶又在走神,人到她跟前了,她才猛的回神要站起身,结果肩膀被陆祁安摁住。

男人在她对面的位置坐下,长腿交叠,目光沉沉的看向她的膝盖,嗓音听不出喜怒:“膝盖怎么回事?”

宋瑶这才发现,膝盖上磕到的伤口有点深,血顺着她的小腿没入袜子里,她皮肤白,这样的鲜红格外刺眼。

宋瑶有点怕他,小声说:“不小心磕到了。”

陆祁安打电话让人带药箱进来给她处理,宋瑶不想在这里多待,连忙说:“不用,已经不流血了,我用纸巾把血迹擦掉就好,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陆祁安看出了她的抗拒和紧张,凝着她,微微挑眉说:“亲密事都做过不下一次,宋瑶,你在这跟我装什么单纯小白花?”

宋瑶眼尾还有一点红,听到他这话,一时间有点发懵,压抑的不甘和屈辱一下涌了出来,她嗓子哑的难受,张了张嘴想辩解什么,却脑子空白,一句话也说不出。

陆祁安低头点烟,白色雾气在休息室散开,模糊了他好看的眉眼,明明他没看着宋瑶,但是宋瑶莫名的感受到一股胆寒的压迫感。

她深吸一口气,想打破这样的氛围:“我…”

陆祁安抬眸,冷冷的看着她说:“你现在是我的所有物,如果想要那副画,就乖乖听话,明白没?”

宋瑶仿佛被人掐住了喉咙,眸光闪动着,好像无数复杂情绪从里面走过一圈,她最终沉默的低下头。

那天葬礼一撇,盯上她的不止陆沂渊,和陆沂渊的逼迫不同,陆祁安叼着烟,递给了宋瑶一张名片,上面写着他的私人联系方式,说:“宋家视你为眼中钉,你迟早有求人的时候,想好了联系我。”

………

宋瑶起了个大早,膝盖的痛感袭来,她低头给自己擦了药,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房间架子上的画。

陆祁安画一亿买下来给她的,但不是免费,宋瑶逃不出这个人的掌控,从联系上陆祁安的那一刻开始,她就彻底沦落成为了这个人的玩物。

回不了头了。

宋瑶起身,拿上画出门。

陈清的画室在京郊区,这位老先生不喜欢闹市浮尘。

宋瑶把画放在陈清的书桌上,陈清有点意外,看看画,又看看她,皱眉问:“你哪来的钱?”

宋瑶脸色难看,但很快就调整好了说:“我…这些年攒的。”

“你的名声早就臭了,已经来不及了。”陈清怜悯的看着她说,“瑶瑶,你翻不了身了。”

宋瑶错愕,不相信,说:“您帮我解释一下就好了,老师,求您了,我,我还没办过自己的画展,我…”

“好孩子,因为这件事,你这辈子也办不了属于自己的画展了。”陈清面容露出一抹和他相貌不符的怪异笑容,他上前,摸着宋瑶的发,像一个和蔼的长辈,说,“你不想被宋家人弄死,靠着我活,想我替你解释,可以啊,你会乖乖听话的对吧?”

宋瑶有点反感这句话,她察觉不对劲,仰脸看着陈清,忽感他变得很陌生。

“老师?”

“你天赋很高,什么都学了,做假画对于你来说,不难。”

宋瑶瞳孔微缩。

她没想过会是这种进展。

京郊的画室很大,学生不多,陈清办公室的后面还藏着一间画室,很隐秘,里面什么工具颜料都有。

“第一张画。”陈清扶着她的肩膀按进椅子里,含笑说:“你把这幅银杏湖的赝品弄出来。”

宋瑶神色复杂的看着那张价值一亿的画,原来,这一切都是陈清故意的手笔,他摧毁宋瑶在业内的名声,好逼迫宋瑶替他做假画。

哪有什么真正清高的人,谁能跟钱过不去啊。

如果第一张假画真的做出来了,那么,宋瑶这辈子就没有翻身的可能,这将是她职业生涯永远擦不掉的痕迹,还会被陈清永远拿捏。

宋瑶收敛心思,看了陈清一眼,眼眸漆黑,嘴角挂着笑,乖顺说:“好,我做了,老师就会帮我澄清吗?”

陈清说:“没问题。”

宋瑶眼眸微眯。

还好,她从进门开始,就录音了。

一直到天黑,宋瑶才回市区,快入秋了,京城炙热的温度逐渐降了下去,长街上是斑斓的霓虹灯,宋瑶垂眸,出神的看着手机上的录音,电话在这个时候响起,是陆沂渊打来的,宋瑶不敢拉黑他,就现在这种举步维艰的处境,怕逼急了陆沂渊,这无法无天的人真的会对她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宋瑶手指发紧,摁了接通,电话那头的声音有些吵闹,似乎是在酒吧里,陆沂渊的声音听上去喝多了,含糊不清命令她:“宋瑶,来夜宴陪我。”

宋瑶厌恶的皱眉,嘴上礼貌道:“抱歉,我这边有些事情,您找其他人吧。”

陆沂渊一听她这话,声音拔高,怒道:“有事也给老子放下,让你过来你就过来,拒绝习惯了,真当我脾气好是吧,最后一遍,过来!不要让我亲自去抓你。”

他威胁完就挂掉了电话,宋瑶脸色难看,握着手机有些不知所措,车窗外飞速而过的夜色里荡着摇晃的树影,像张牙舞爪的手勒着她的喉咙。

宋瑶感觉自己的世界黑白又冰冷,毫无色彩生机,她沉思了很久,跟司机说:“去夜宴吧。”

司机是陈清的人,怕她攀上陆沂渊翻脸,说:“宋瑶,陆沂渊花心你应该清楚,新鲜感一过,你就什么也不是了。”

“我知道的。”宋瑶苦笑,“只有老师才是唯一能帮我的人,但是,老师目前也没法为了我轻易得罪陆家对吧。”

司机尴尬的笑了一下。

确实,整个京城都没人敢得罪陆沂渊,哪怕他无权无势是个草包,除了…那位陆二少。

陆二少常年在国外,极少回国不说,行事也很低调,想来宋瑶估计也没机会见陆祁安,于是司机放下心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