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童话里的爱情

童话里的爱情

喜花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穆欢和沈凉琛本是天生一对,两人非常的般配,性格又十分契合,怎奈脾气秉性相差太多,磨砺了几次之后,穆欢遍体鳞伤……终于决心对这个男人放手,甚至于再也爱不动了。感情这件事,除了不爱便是深爱,这一点穆欢算是深有体会了,可她万万没有想到,沈凉琛竟还会回头寻找自己。

主角:穆欢,沈凉琛   更新:2022-07-15 21:2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穆欢,沈凉琛 的女频言情小说《童话里的爱情》,由网络作家“喜花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穆欢和沈凉琛本是天生一对,两人非常的般配,性格又十分契合,怎奈脾气秉性相差太多,磨砺了几次之后,穆欢遍体鳞伤……终于决心对这个男人放手,甚至于再也爱不动了。感情这件事,除了不爱便是深爱,这一点穆欢算是深有体会了,可她万万没有想到,沈凉琛竟还会回头寻找自己。

《童话里的爱情》精彩片段

豪门穆家出了一件荒唐事。

穆家大小姐穆欢并非穆夫人亲生的。

真正的穆家大小姐苏如珠则是在一个穷困家庭里生活了十二年。

苏如珠回到穆家的那一天,正式改名为穆如珠。

穆欢知道自己豪门大小姐的地位不保,所以找上了应该属于苏如珠的未婚夫沈凉琛,企图嫁入豪门。

那天,城内所有媒体,都在报道这一丑事。

为了保住自己孙子的名誉,沈奶奶逼迫沈凉琛娶了穆欢。

与沈凉琛两情相悦的穆如珠就此一病不起,经过检查,竟是急性尿毒症,需要马上换肾才能活命。

医院找到了唯一配型来源……则是穆欢。

养母和养父跪在穆欢的面前不断磕头,求着她救救穆如珠。

穆欢丝毫不顾往日恩情,拒绝了养父母的请求。

穆如珠,危在旦夕。

……

“穆欢就是个狼心狗肺的东西,沈家娶她真是倒了八辈子霉。”

“可不是,穆家是真的惨,女儿才找回来,就要面临生离死别。”

“哎,这么一个白眼狼,一颗肾脏都不愿意捐。”

“……”

穆欢听着这些指责,都有些麻木了。

但只有她知道,自己的身体根本不允许她捐肾。

她抚着微凸的小腹,这里孕育了一个生命。

是她和沈凉琛的孩子。

为了孩子,谁都别想让她捐肾,谁都别想!

大年三十,是穆欢和沈凉琛大婚的日子,大雪覆盖了整座城市。

穿着劣质婚纱的穆欢,被送到了沈家大门前,薄衫冻得她嘴唇发紫,全身哆嗦。

但屋内橙色的灯光,给了她无尽的暖意。

不管外面的人如何骂她误会她,结果终究是好的,她嫁给了自己心爱的男人。

那个天神一般存在的男人,她心头的白月光——沈凉琛。

她伸手敲门,却是听到了来自屋内女人娇媚的声音。

是穆如珠。

“凉琛哥哥,姐姐不想捐肾给我,我快死掉了,可是我还没有成为你的新娘,我舍不得……”

哀痛的声音,让男人眉头一紧,伸手便是将柔弱无骨的女人揽在了怀中。

“你放心,我有的是办法让她同意捐肾给你,医院那边我已经联系好了,明日我会将她绑到医院手术台上,你只管等着手术,一切都会好的。”

低沉浑厚的声音,让穆欢心尖一颤。

如此狠毒的话,竟是从她暗恋了多年的男人口中说出的。

穆如珠窝在沈凉琛的颈项之中,泪如雨下:“凉琛哥哥,我不明白,姐姐为什么会不愿意帮我,只是一颗肾而已,爸妈那样跪在了她面前了,她都无动于衷……”

“当然是因为她够歹毒,别难过了,她不值得!”

“凉琛哥哥,都是为了我,你才答应娶她,你很难受吧,对不起……”

“别说对不起,是我没有保护好你才让你离开穆家这么多年,你身体不好常年需要输血,将穆欢捆绑在我身边,日后也算是为你多一个保障。”

穆欢眼中的希冀,在那一瞬全部破碎了。

原来,沈凉琛答应娶自己,是为了穆如珠。

怪不得,怪不得从来对自己没有一句好言语的沈凉琛会在那天应下和自己的婚事。

他一早就盯上了自己的肾。

甚至,还盯上了自己体内的血。

她和穆如珠都是阴性F型血,世间少有,这也正是为什么当初穆夫人将她错认为女儿的原因。

她当初以为是穆如珠设计沈凉琛,自己只是误打误撞和沈凉琛发生了关系。

现在,好似并非如此。

所有的一切,根本就是沈凉琛的安排。

这一刻,穆欢发现沈家大门的背后……是一个根本跳不出来的陷阱!

 


大年初一。

穆欢失踪了。

沈家和穆家的人全城寻找,无果。

无可奈何之下,报警求助,依旧没有线索。

月1日,中小学生开学的日子。

挺着大肚子的穆欢,慢步走进教室,准备给小学一年级的学生讲课。

开学第一课,是《春天来了》。

“盼望着,盼望着,东风来了,春天的脚步近了。一切都像是刚睡醒的样子,欣欣然张开了眼……”

郎朗的阅读声,悦耳有动听。

穆欢在这所小学任教两个多月以来,靠着微薄的工资收入终于存下了两千块钱。

她听说这里的卫生院接生,只需要两千块。

为了这两千块,她挺着大肚子,每天至少上八节课。

小腿浮肿成了两根圆柱子,也不觉得难受。

她只希望肚子里的孩子,能够在生产的那一刻得到最好的照顾。

有了这两千块,她的心终于安定了。

她决定下课后,给自己买一罐奶粉,好好补充下营养,也让肚子里的孩子歇一歇。

只是课程才上到一半,一群黑衣人突然闯了进来。

所有的学生的吓了一跳。

就连穆欢也慌张了。

她呵斥着:“你们是谁,这里是课堂,请你们出去!”

在她还在为班级里学生的安全问题担忧时,一个黑沉的身影从人群里走了出来。

他一身白色西装,在其中尤为的显眼,锃亮的皮鞋之上,是修长挺立的身躯。

阳光照耀下,那张俊脸逐渐变得清晰起来。

穆欢看清楚的那一瞬间,脚步都虚浮了,若不是讲台在前撑着,她恐要坠落到地上去。

沈凉琛还是找到了她!

“不、不要过来……”

穆欢的一双眼布满了恐惧,全身颤抖不已。

噩梦里发生的场景,竟还是演变成为了事实。

他来了,他终于来了……

沈凉琛的眼凝视着穆欢高耸的小腹,面无表情的男人随即一声冷哼:“这就是你为什么不愿意捐肾的原因?”

穆欢的脚步,退却着。

她根本不敢去看男人的眼睛。

“孩子,是你的,你不能伤害他,不能……”

她抓着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她希望沈凉琛能看在自己是孩子父亲的份上,别让她现在捐。

“等我两个月,两个月后,孩子满七个月就可以存活下来,到时候我再给穆如珠捐肾,就两个月,我求求你……”

可是男人的眸光冷如冰凌,分分钟可以将她刺穿。

“这个孩子现在五个月了?”

“是,是五个月了……”

沈凉琛双眸微微眯起,修长的手指捏在了穆欢的下巴上,力道之大,疼的她几近脱臼。

他确切记得四个月前,他才和她发生关系。

如今,竟是怀了五个月的孩子。

穆欢,你真是好样的!

男人周身笼罩起了一层寒栗,让穆欢不禁一颤。

她以为沈凉琛会看在这是他孩子的份上,缓她两个月的时间,但耳边听到的却是来自地狱的噩耗。

“带走!去医院!通知医生,准备取肾手术!”

“沈凉琛,缓两个月不可以吗?就两个月……他能活下来……”

“珠珠可等不了两个月!”

 


“珠珠可等不了两个月!”

手术室门口。

披头散发的女人发疯似的抱住了门栏。

“我不同意,我不同意捐肾,我不同意签字,沈凉琛,你不能强迫我。”

可已经怀孕五个月的她,如何能够抵抗得过护士的强拉硬拽。

不远处西装笔挺的男人冷眼看着那个女人,清亮如墨的眸子里除了厌恶还有憎恨。

“穆欢,服从安排的话,我还能留你一命,别挑战我的忍耐限度。”

那声音低沉、冷漠,犹从地狱传来的一般,刺痛了她的心脏。

“不要,不要,沈凉琛……”穆欢哭得肝肠寸断,可那个男人没有丝毫的动容,“这是你的孩子,你的孩子啊……”

“我的孩子,呵……”她到现在还在骗自己!

“你是孩子的父亲,你怎么舍得杀了他!”

穆欢全身颤抖着,全身是如坠冰窖般的冷凌,她歇斯底里的吼叫着。

沈凉琛下敛着嘴角,其中似淬了毒一般,“一个野种,有什么舍不得!”

野种?

他竟然称自己肚中的孩子为野种。

穆欢僵住,一双眼睛布满了血丝,眼角挂着的泪已然断了线,穆欢只看着他,冷冷的看着他。

“拖进去,救珠珠。”沈凉琛背转过身,不愿再看穆欢这副嘴脸。

穆欢咧开嘴笑了。

她突然觉得自己是个笑话。

天大的笑话!

她为了儿时的一份承诺,坚信这个男人一定爱上自己。

可就是她的自信,竟是害的自己落得如此下场。

她笑的潋滟,飞舞的发丝粘黏在她苍白的脸颊上,形同枯槁的女鬼。

曾经,他厌恶她卑微讨好自己的姿态,现如今,他更厌恶她抗拒自己的模样。

明明她才是最恶毒的那个,他何必为此心慌,“穆欢,一块肾而已,你死不了,别那么自私。”

自私!

到底谁自私啊?

……

穆欢被拖进手术室后,被迫打了麻醉。

她四肢僵硬不能动弹,但意识却还是清醒的。

耳边,穆欢听到护士仔细询问:“现在取肾,孩子肯定保不住,要不要再问问家属,是否强行手术?”

躺在手术床上的女人睁着眼,想开口说话,但喉间似是被堵住了,一点儿声音也发不出来。

医生却冷漠回答:“出事了也没人会管,动手吧。”

“嘶啦”的一声,穆欢感觉自己的肚子被划开,承载了五个月的重量突然消失。

她撇过眼,看到了放在一旁团血肉模糊的东西,鲜血顺着那东西啪嗒啪嗒的滴在了地面上。

她确切知道,那是自己的孩子,孕育了五个月大的孩子!

那一瞬间,她觉得自己心痛的快要窒息了,耳边是器械的蜂鸣声,她什么都看不清楚,什么也想不清楚,只记得儿时沈凉琛向自己求婚的情景……

“你叫什么名字,长大后我娶你好不好?”

那时她才九岁。

第一次遇见沈凉琛,她就将他从冰库里救了出来。

他说他会报恩,甚至愿意以身相许。

也因为那一句话,她苦等了十几载。

等来的,却是沈凉琛亲手杀了他们的孩子……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