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丫头,欠你的我会还,祝你幸福

丫头,欠你的我会还,祝你幸福

顾沅沅江庭宵 著

其他类型连载

丫头,欠你的我会还,祝你幸福顾沅沅江庭宵因为乔娜,她的爷爷死了.....因为乔娜,她的弟弟死了.....因为乔娜,她的孩子也死了因为乔娜,她的家没了,她的一切都消失了,甚至成了一个疯女人。这一切皆因江庭宵的偏袒,将乔娜错认成了四年前在黑巷中救他的女人

主角:顾沅沅江庭宵   更新:2022-09-10 22:3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沅沅江庭宵的其他类型小说《丫头,欠你的我会还,祝你幸福》,由网络作家“顾沅沅江庭宵”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丫头,欠你的我会还,祝你幸福顾沅沅江庭宵因为乔娜,她的爷爷死了.....因为乔娜,她的弟弟死了.....因为乔娜,她的孩子也死了因为乔娜,她的家没了,她的一切都消失了,甚至成了一个疯女人。这一切皆因江庭宵的偏袒,将乔娜错认成了四年前在黑巷中救他的女人

《丫头,欠你的我会还,祝你幸福》精彩片段

因为乔娜,她的爷爷死了.....

因为乔娜,她的弟弟死了.....

因为乔娜,她的孩子也死了....

因为乔娜,她的家没了,她的一切都消失了,甚至成了一个疯女人。

这一切皆因江庭宵的偏袒,将乔娜错认成了四年前在黑巷中救他的女人。可明明不是这样的.....

“太太病了,把人带回房间休息!”

无论顾沅沅怎么砸门,都没有任何人理她。

夜色降临,窗外开始淅淅沥沥的下起雨来。

顾沅沅双目无神地看着窗外,心里却已经只剩一片狼藉。

“咔哒——”门被人推开。

她没有回头,也没有任何动作。

江庭宵看着她的背影,心里升起一阵莫名的情绪。

他淡淡开口:“那些证据我已经处理干净了。”

顾沅沅身形一僵,整个人如遇雷击,她愕然转身,两步上前抓住了他的西装:“江庭宵,你到底有没有心!”

江庭宵的语气冷的吓人,挥开了她的手:“顾知明他是自己冲出来的,乔娜还有大好人生,不能让一个意外就毁了她。”

谁的大好人生?

她弟弟是高考状元,北大学子,他的人生就不美好吗?

顾沅沅看着眼前的男人,只觉好像从来没有认识过这个人。

明明曾经朝夕相处,此刻却陌生的令她害怕。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胸腔里的愤怒全部化作泣血的一句话:

“我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有本事你就护她一辈子,否则我一定要她血债血偿!”

江庭宵眼眸幽深,说出的话:“明天我会让人送你出国,这辈子都不会再让你回来。”

说完,他便转身往外走。

心头的滚滚浪潮戛然而止,顾沅沅呆愣在原地,看着他的背影,忽然说:“江庭宵,我恨你。”

江庭宵的脚步一顿,最终又坚定的往前走。

“嘭——”他的回答便是狠狠关上了房门。

顾沅沅颓然地坐在地上,突然有些脱力。

骤然的安静下,所有的哀痛愤怒都被压在了心口,整个屋子就像个巨大的牢笼,囚禁了她所有的生机。

她张了张嘴,连痛哭和呐喊都喊不出来,原是已然被逼到了绝境。

书房里。

江庭宵站在窗台,那就“我恨你”一遍遍的回响在他的脑海中,如同自虐一般。

忽然,别墅里的火灾报警器响起!

“滴滴——”的声音响彻老宅。

江庭宵跑出书房,却看见二楼主卧冒起了烟。

“顾沅沅!”他眼神一紧,向那里跑去。

“轰——”

下一刻,那房间一声震响,火光窜天而起。

北城,城市灯火斑斑点点。

顾沅沅下了夜班,从酒店后门走小路回家。

这附近的巷子她从小走到大,故而并不担心什么。

但今晚的巷子不知为何静得吓人,连狗叫声都没了,顾沅沅不觉脚步放轻,寒毛直竖。

但并没出什么事,眼见出了巷口前面就到老旧的居民楼,她这才松了一口气。

突然,巷口堆放的垃圾堆一动,顾沅沅几乎夺路而逃,一个男人却从里面摔了出来,随即便一动不动了。

她小心翼翼的靠近男人,发现那脏得看不清脸的人,周围竟蔓出了一滩猩红!

顾沅沅吓了一跳,急忙拿出手机叫救护车。

“医院吗?这里有个人受了伤,在南街七号巷,你们快过来!”

躺在地上的江庭宵恍惚间睁眼,他迷蒙看见头顶昏黄的路灯,灯下女人的脸只能看见一片阴影。

被抬进救护车之前,江庭宵突然强撑着一把拉住了顾沅沅的手。



顾沅沅抬头一看,就被那女人那红色的头发,夸张的妆容吓了一跳。

要出口的责问也随之一噎,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附近的小太妹她还是不要惹的好。

那太妹见她不说话,啐了一口便嚣张的走了。

顾沅沅郁闷又无奈的回了家。

不知道她身后的小太妹乔娜掂了掂刚刚从她身上偷去的手链,轻蔑一笑:“没想到啊,看起来一副穷酸样,手里还有点好货。”

这条手链着实漂亮,乔娜得意,将手链戴在手上,向酒吧走去。

而经历了这一晚上奇特事情的顾沅沅好不容易才回到家。

打开门,红烧肉的香味迎面扑来。

弟弟顾知明听见声音从厨房门口探出头来:“姐,今天怎么晚了这么多?”

顾沅沅心神这才一松,她随口道:“酒店临时有点事。”

姐弟两饱餐一顿,顾沅沅正摊在沙发上,顾知明拿出一只小盒子放在顾沅沅跟前,帅气的脸神秘兮兮地:“姐,送你的!”

顾沅沅打开盒子,里面是一条银杏吊坠的项链。

正是她之前和顾知明逛商场时,看中却舍不得买的那条。

顾沅沅心中暖暖的,鼻尖有点发酸。

父母去世后,她和顾知明相依为命,不得不省吃俭用,寻常女孩的打扮她好久没有过了。

不过现在好了,顾知明已经考上北大,之后的日子就会好过了。

“谢谢我可爱的弟弟。”

她眨了眨眼,掩饰漫上眼眶的雾气,想要吧吊坠收起来。

忽然,她想起什么,摸了摸自己的口袋。

空空如也,手链居然不见了!

她一下愣住了,一瞬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救过一个男人。

“姐,怎么了?”

顾沅沅摇了摇头,微微一笑:“没事,只是之后别买了,你打工赚的钱自己留着。”

顾知明拿起项链,边帮她戴上边道:“姐,以后我养你,这才开始呢……”

头顶的风扇沉闷作响,夜色寂静又热闹。

一个月后,城东的豪华别墅。

“是你救了我?”

江庭宵剑眉微蹙,眼底如深潭般幽冷的看着眼前的女人。

他之前被后母蒋依枝买通身边的保镖,九死一生,幸好被人救了一命。

而他身前的女人竟是那偷了手链的太妹乔娜!

乔娜那低俗的红发已经染黑,穿上一身白裙,竟也看起来楚楚可怜。

她看着眼前俊美凛然的男人,想着这些天被他的助理带着见识到的泼天富贵,怎么也没想到一根偷来的手链竟然是这么大的好运。

她好似胆怯般点了点头。

江庭宵淡漠扫了一眼乔娜,目光落在她手上的手链上。

冷冷问:“你想要什么?”

乔娜一副可怜模样:“江先生,我从小家里穷,没读什么书,吃过不少苦头,救你的时候,我也没想得到什么……”

江庭宵向来厌恶女人,但想到濒死前那道温柔的光影,心里没来由的一软。

他声音虽冷,说的却是:“你既然救了我,那我就会护着你。”

第二章 再次见面

黎波酒店。

顾沅沅刚换上工作制服,走出换衣间,面前忽然出现两个黑西装男人,声音冷硬。

“请问,您是顾沅沅顾小姐吗?”

顾沅沅一脸警惕:“是我,有什么事情吗?”

其中一个男人对她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我们江老先生要见你,这边请。”

江老先生是谁?

顾沅沅绞尽脑汁也没想起自己认识这么一个人。

可眼前两人,分明是不给自己任何拒绝的机会的样子。



暑假最后两天,姐弟俩在家吃饭,明天顾知明就要去学校报到了。

顾知明啃着鸡腿感慨:“姐,江爷爷真是守诺,爷爷救他一命,他就找了我们几十年,只是为了把爷爷的遗物交给奶奶。”

顾沅沅叹了口气:“谁能想到奶奶为了找爷爷当年会带着爸爸一路北上,最后在北城等了爷爷一辈子呢。”

姐弟两都有些伤感,顾知明想了想故意转移话题:“姐,听说江爷爷明天要你去跟他孙子相亲?”

顾沅沅夹了菜放到顾知明碗里,无奈的一眼瞪了过去:“怎么有的吃还堵不住你的嘴!”

第二天,晚上7点。

顾沅沅下了班便赶去定下的餐厅。

她没有刻意打扮,对于相亲这件事,她不过是不好推辞才答应下来的。

路上有些堵车,她一路小跑,有些仓促的走到位置,对早就坐在了位置上的男人低声说:“抱歉,久等,我应该没有迟到……”

那男人听见她的声音,才抬起头来。

这一瞬,顾沅沅有些失去言语。

她一眼望进男人漆黑深邃的眸子,那如冰气质,在周围浪漫灯光下被融得化作令人心悸的魅力。

顾沅沅胸腔像燃起了一团小火苗,有些烫还闪着乱。

“顾沅沅?”江庭宵却只是抬起眉看了她一眼,带着上位者的漫不经心。

这声音不知为何有些耳熟,但顾沅沅此刻却无暇去想,她有些局促的坐了下来:“你好。”

江庭宵点了点头,却是冷淡而不容置否的说:“顾小姐,为了不造成彼此困扰,我先说明,这顿饭只是为了安抚我爷爷。”

胸腔的小火苗还未燃起便被迎头泼了一盆凉水。

江庭宵明明态度礼貌,顾沅沅却有些莫名的窘迫:“我……知道的。”

她知道,自己跟眼前这个男人实在是云泥有别。

如果不是江爷爷,可能自己这一生永远都不可能和他说上一句话。

江庭宵没再说话,只是又抬眼看了看顾沅沅,可能是没想到这次的相亲对象会如此识趣。

两人沉默相坐,可菜才上了两道,“嗡嗡……”江庭宵手边的手机就响了。

看见乔娜的名字,江庭宵接通电话淡淡问:“怎么了?”

乔娜带着委屈的哭泣从电话里传来:“庭宵,我害怕一个人住大房子,这里的佣人都看不上我,欺负我,你能不能来陪陪我?”

说完这句话,电话便被挂断,不知是出了什么事。

江庭宵皱着眉头起身:“抱歉,我今天有点事先走了,账已经结了。”

看着江庭宵远去的背影,顾沅沅倒说不上难过,只是心里有点闷闷的。

她拿起桌上的红酒一饮而尽,涩涩的,还有点苦。

另一边,乔娜颇有些焦急的等待着江庭宵。

这些日子,她得到了以往连想都想不到的富贵,别墅,豪车,珠宝,只要她想要,江庭宵就会给她。

但那串偷来的手链,藤却逐渐变成她心里的刺,万一被拆穿了……

不,她不能失去这些东西,只要能成为江家的女主人……

黎波酒店。

顾沅沅戴好新名牌,今天是她升职第一天,今后便只负责顶层的客人们。

总统套房的灯亮了,她走过去敲了敲门:“您好,请问……”

话还没有说完,门就忽然开了。

她忽然就愣住,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踉跄开门的江庭宵。

只是,没来得及多想,下一秒,她就眼前的人拉住。

第三章 非死不可

第二天。

顾沅沅睁开眼,她挣扎着坐起身,被站在一旁的江庭宵吓了一跳。

江庭宵一身西装整整齐齐,扣子扣到最上面那一颗,整个人散发着凛然的气息。

和昨天的他判若两人。

江庭宵定定看了她两秒,便移开视线,漫不经心的问:“你想要多少?”

羞涩一瞬褪去,顾沅沅的脸变得苍白,心底凉得吓人。

她死死的抓着被子,对于这个荒诞的对白竟只觉得心痛:“我……我不要……”

没等她说完,江庭宵的电话响起,打断了她。

江庭宵接起电话,说了两句便皱起眉头,挂断电话之后,他随手从口袋拿出一张银行卡,扔了过去。

“没有密码。”说完这句,他便径直离开。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