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百花仙宫

百花仙宫

白云汐 著

其他类型连载

百花仙宫。冰玉台上,一朵白如雪的牡丹慢慢幻化回仙身,脸色苍白骇人。“白云汐!!”一道凌厉的声音响起,下一刻神力直扑她袭来。白云汐躲闪不及重重摔倒在地,刚稳固的血脉再次破裂,一口鲜血喷出。她仰头不敢置信地望向殿外九爪龙袍的封熠帝君。“熠哥哥……”

主角:白云汐封熠   更新:2023-01-31 17:0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白云汐封熠的其他类型小说《百花仙宫》,由网络作家“白云汐”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百花仙宫。冰玉台上,一朵白如雪的牡丹慢慢幻化回仙身,脸色苍白骇人。“白云汐!!”一道凌厉的声音响起,下一刻神力直扑她袭来。白云汐躲闪不及重重摔倒在地,刚稳固的血脉再次破裂,一口鲜血喷出。她仰头不敢置信地望向殿外九爪龙袍的封熠帝君。“熠哥哥……”

《百花仙宫》精彩片段

百花仙宫。


冰玉台上,一朵白如雪的牡丹慢慢幻化回仙身,脸色苍白骇人。


“白云汐!!”


一道凌厉的声音响起,下一刻神力直扑她袭来。


白云汐躲闪不及重重摔倒在地,刚稳固的血脉再次破裂,一口鲜血喷出。


她仰头不敢置信地望向殿外九爪龙袍的封熠帝君。


“熠哥哥……”


封熠帝君踩着云纹毡靴一步步来到了她面前,俯身掐住了她的下颚,嗓音冷冽:“不要叫本神哥哥,我恨不得让你飞灰湮灭!!”


白云汐瞳孔骤缩,还没反应过来,男人用力提起了她的衣领往宫殿外拖。


殿外跪满了花仙,一个个颤抖着不敢求情。


白云汐本就受了重伤,此刻刚恢复仙身,根本禁受不住他的摧残,血液上涌又是一口鲜血喷出。


她含着满口血腥,终于等封熠停下,颤抖着攥住了他的衣袂。


“熠哥哥,发生何事了?”


封熠听闻此话,身形一晃,眼尾发红,看向白云汐的眼中迸发着浓烈的恨意。


“你还在装?!为了嫁给本帝,你不惜杀害自己的同宗姐妹,还将她的仙身丢入无尽海,让她永不超生!”


白云汐眸色一怔,封熠心仪之人兰薇死了?


怎么可能?


她总算明白为何情绪不外露的他会这般生气,憎恨自己。


“我没有害兰薇,熠哥哥,你信我!”


她直直地看着封熠,下一刻却被仙力直接带到了半空,而后无数道红色的血网将她禁锢。


封熠冷冷地看着她,“你还在撒谎,来人!!”


接着,两个弱柳扶风的仙娥上前,她们是白云汐的侍婢。


两人纷纷跪下来,泪眼婆娑地看着半空中白云汐。


“牡丹仙主,您认罪吧,昨日我们亲眼所见你杀害了兰薇二仙主,而后又将其丢入了无尽海。”


“牡丹仙主,您一直教我们爱护众生,您自己怎么能做这种恶事。”


“……”


白云汐听到这些话,眼眶顿红,她挣扎着要挣破血网。


而这血网越是挣扎越紧,她雪白的肌肤上很快布满了猩红。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要撒谎!本宫待你们不薄啊!!”


她不顾疼痛强运仙力就要到两个仙娥面前,可还没等她发问,封熠伸出手无数道销魂钉朝她而来。


“啊——!”


凄厉的惨叫声响彻了整个百花仙宫殿。


白云汐本是一朵通体白色的牡丹,可销魂钉落下的那一瞬,她通体被染成了血红色。


眼看就要变成原型,封熠又收了手。


“白云汐,本帝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认罪还是不认?!”


认罪?


她没有罪怎么认?


白云汐从死寂中慢慢抬起头,脸上都是血红。


“熠哥哥,我没有害兰薇。”


话音刚落,封熠随身携带的斩龙剑就朝着白云汐劈了过来!



霎时间天地变色。


白云汐颤抖地闭上了眼睛。


斩龙剑从她的额头划过,鲜血低落,她一张脸恐怖至极。


“直接杀你,太便宜你,本神要你生不如死!”


封熠一瞬来到了白云汐的面前,挥手之间剑重重地落在了地上。


“从现在开始你不再是百花之首!!”


白云汐睁开眼,不敢置信地看着他:“那我是什么?”


“本神贬你为妖!白牡丹妖,听懂了吗?”封熠一字一句。


白牡丹妖……


白云汐眼眶顿红,眼泪险些落下。


牡丹向来是花中魁首,而她从小就被天帝安排为百花仙子之首。


可现在她成了最卑微的妖……


果然随着封熠的声音落下,她身上的仙力以极快的速度流逝,取而代之的是妖气。


“不……不……熠哥哥,我真的没有杀兰薇,你信我……”


封熠冷漠地看着她被妖气吞噬,而后居高临下的对着地上跪在一起的花仙们道。


“从今以后,已故兰薇是百花之首,你们需日日参拜。”


“是。”


花仙们磕头。


从古至今根本没有故去的百花之首。


白云汐不明白为什么封熠可以为了兰薇不顾天条。


她眼看自己就要被妖气吞噬,眼泪落下,这还是那个曾经说要保护自己的熠哥哥吗?


“求帝君饶了我姐姐……”


一个声音从远处响起,正是从南海归来的芙蓉仙子青荷。


她一身绿衣罗裙,飞奔过来看着白云汐此刻满身是血的模样,差点就摔在了地上。


“姐姐……帝君饶了我姐姐吧……”


白云汐听到青荷的声音,眼中多了一分清明,仙力慢慢压住了妖气。


“青荷……”


她话音还没落下,封熠挥手之间一道寒光朝着青荷刺去。


青荷躲闪不及,一口鲜血喷出。


“为白云汐求情者,与她同罪!”


青荷身形一晃,重重地跪了下来:“求帝君,饶了我姐姐……我相信长姐绝不会害兰薇……”


一根由天莽制成的长鞭被一个侍卫拿在手中,高高扬起直接甩在了青荷的后背上。


“啪……”


“不要!快住手,熠哥哥你快叫他住手!!青荷会死的!”


白云汐看着三妹青荷一口又一口的吐着鲜血,血色全失,赶忙唤封熠。


封熠却冷笑看她:“你也懂珍惜之人受伤之痛吗?!”


“给本神继续打!!”


天莽制成的长鞭常人只用一鞭就会魂飞魄散,而神仙也接不住最多十鞭。


白云汐看着青荷连话都说不出,大口的吐着鲜血,周身的妖气瞬间压盖了她所有的仙气。


“轰隆!”


闪电划过天空,而白云汐也彻底成了妖,眉间白色的牡丹变成了血红色。


她挣脱开血网的束缚,奔向青荷。


可随着又一鞭落下,青荷重重倒地,身体越渐透明。


“姐……”


她抬手想要去擦白云汐脸上的鲜血,可很快就变成了点点星光,最后徒留一朵芙蓉落在了白云汐的怀里。


白云汐小心翼翼地捧起那朵芙蓉,望向不远处一脸冷漠的男人。


“封熠!我们完了!!”



爱一个人太苦。


白云汐踉跄起身,刚走一步身体就支撑不住轰然倒地。


药神殿。


当白云汐被送来时浑身是伤,周身都散发着死气。


而药神玥西看到成妖后的她,不由得倒吸了口凉气,他忐忑地看着封熠。


“帝君,牡丹仙子这是怎么回事啊?”


封熠冷冷看了他一眼:“记住往后她是牡丹妖,你只管救醒她便是。”


她害兰薇坠入无尽海,永无轮回,怎么能轻易死去?!


“是。”


药神玥西不敢多言,把脉施针诊治。


殿外,外面狂风呼啸。


白云汐头上扎满了银针,额头上布满了密密匝匝的细汗。


她喉咙像是被烈火焚烧一般,疼的眉心紧锁,但依旧小心翼翼地捧着那朵芙蓉,嘴里呢喃。


封熠站在一旁,见她好似堕入了梦魇,走上前去,隐约听着她说。


“熠哥哥……不怕,牡丹会保护你,牡丹的花瓣可以救你……”


保护……


封熠眸色一怔,甩开施针的药神玥西,强行用神力把白云汐从梦魇之中拉回现实。


白云汐缓缓抬起重如巨石的眼皮,目光所及是封熠冰冷的一张脸。


“白云汐,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


白云汐感觉浑身都犹如车裂一般,妖气向自己的四肢蔓延。


她没有死,是真的成了人人唾弃的妖!


封熠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说,你到底是谁?”


是谁?


白云汐忽然笑了,眼泪却不觉落下:“封熠帝君,我是牡丹花妖啊,你亲封的!”


泪水从她的脸颊滑落,落在了封熠指骨分明的的手上,他只觉滚烫,下意识松开了手。


而后一把推开了她,像是沾染了什么污秽一般起身。


“真脏!怎么死的不是你?!”


真脏!


怎么死的不是你?


白云汐喉咙一涩,一口鲜血被她强行压下。


“是呀,怎么死的不是我……”


如果死的是我,我也不会被人冤枉。


封熠看着她疯魔的样子,心口不知为何猛地一窒。


他收回不安的感觉,对门外吩咐。


“来人,将她压去雷刑司!”


“是。”


几个侍卫上前。


“记住,她不能死,也不能疯,本神要她清醒的受永世折磨,祭奠兰薇!”


白云汐是被拖走的,她将怀里的芙蓉花小心翼翼的放在枕头上,临走前祈求地看了一眼药神玥西。


希望玥西能够救三妹一命,只要她再修炼,还可成仙。


雷刑司靠近无尽海。


白云汐被一路拖拽,鲜血也落了一路。


她奄奄一息地看着近如咫尺的无尽海,忽然不知从哪儿来的力气,挣脱开侍卫,赤脚飞奔过去。


波涛汹涌的无尽海中有无数因为背离天规死去的仙家,海水都是黑色的。


别说她现在是妖,就算是大罗神仙下去,也再无生还可能!


“白云汐,你敢!”


封熠看着她直接跳下无尽海,瞳孔骤缩。



无尽海波涛汹涌。


坠入的那一瞬,白云汐浑身犹如被万蚁噬咬一般,痛苦的连声音也发不出。


她以为自己会这么消散世间,但封熠双目发红不顾一切将她捞了出来。


封熠修长的手被无尽海的水烧得皲裂,满是鲜血。


“熠哥哥……”


看到这一幕,白云汐不由想起了曾经。


她扯着嗓子好不容易吐出三字,脸颊突然一疼,封熠打了她,下一刻双眼赤红掐住了她的脖子。


“你还没洗清罪孽,怎么敢死!!”


白云汐眼中唯一的一束光,在这一刻没了。


她想哭,可痛苦到极致是哭不出来的。


她只能眼睁睁看着封熠满眼恨意的掐着自己,呼吸慢慢艰难起来。


“白云汐,你放心,在你没有洗清罪孽以前,我一定不杀你。”


封熠慢慢移开了手,攥紧了拳头。


不多时,白云汐就被带到了雷刑司关押了起来。


只不过因为她受到了无尽海的水所伤,此刻根本不能抗下天雷。


玥西又被请了过来,等诊治完,他叹息。


“帝君,牡丹仙……牡丹妖的神形不稳,若再有差池可能会……”


“会死?”封熠打断他,目光如刀。


“臣也不敢断言,只不过照她如今情形,肯定会现出原形。”玥西躬身答。


封熠不以为意:“只要不死便可!”


话落,他跨步到了刑司之中。


白云汐的四肢都被捆妖锁链给绑住了,奄奄一息,牡丹花瓣若隐若现。


不知为何,当看到那血色花瓣时,一阵痛意撅住了封熠的心。


他瞬时收回了视线,消失原地。


雷刑司暗无天日。


白云汐不知道自己被关了多久,因最近她越来越难支撑起仙身,封熠就让人将捆妖锁链收了。


她靠在漆黑阴暗的角落,没有光和仙药身上的伤根本不可能愈合。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


白云汐又被拉入了梦魇之中。


在梦里也是一片漆黑,小小的她和封熠被人关进了魔窟,一直跑一直逃,可怎么也逃不出去。


“墨哥哥……不怕,不怕牡丹在……”


她眼角都是泪光,嘴里一直呢喃着。


“墨哥哥……你快跑,魔族来了……不要管我……”


忽然她的衣领被人一把提起,下一刻她被人从梦魇中唤醒。


“墨哥哥是谁?”封熠凝视着她。


白云汐被强行从梦魇中唤醒,一口鲜血落了出来,周身也泛起了白光,原型牡丹花落入了封熠的眼中。


他心又是一痛,甩开了白云汐:“说!墨哥哥是谁,你又是何时去的魔界!”


白云汐听到他的问话,想起了一千年前,封熠还只是天界太子,被魔族抓入了魔窟,深受重伤和剧毒。


当时他化名墨危,被自己在魔界采彼岸花的时偶然遇见,之后自己用花瓣为药,心头血为药引才将其救回来。


那时候他说:“若我们能回到天界,我定好好保护你,不让你受一丝一毫伤害。”


可现在,白云汐看着自己越渐透明的身体,满嘴苦涩。


“墨哥哥他死了……”


原来的墨危已经不在了,现在的他是封熠六界至尊,就算道出一切又有何用,都不重要了。


白云汐看着封熠,一字一句。


“他死在了一千年前!”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