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夏暖暖傅司寒

夏暖暖傅司寒

夏暖暖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傅司寒自然知道牢狱里的人都是称呼编号,却没想到夏暖暖竟然会用这个来反驳自己。他眼神沉了下来,本要往外走的脚尖一转,走向夏暖暖。“你是在向我宣战?”“夏暖暖,你还以为你是夏家大小姐?”

主角:夏暖暖傅司寒   更新:2023-01-30 16:1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夏暖暖傅司寒的其他类型小说《夏暖暖傅司寒》,由网络作家“夏暖暖”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傅司寒自然知道牢狱里的人都是称呼编号,却没想到夏暖暖竟然会用这个来反驳自己。他眼神沉了下来,本要往外走的脚尖一转,走向夏暖暖。“你是在向我宣战?”“夏暖暖,你还以为你是夏家大小姐?”

《夏暖暖傅司寒》精彩片段

“这五年,过得怎么样?”


眼前沙发上,京都傅家太子爷傅司寒,她的前夫,也是举报她坐牢的人。


男人声音低沉,带着嘲讽与厌恶。


夏暖暖被压着跪在地上,甚至不敢抬头对视:“傅总,放了我吧。”


五年牢狱,她早就不是那个骄傲的夏家大小姐,也没了那身傲骨。


闻言,傅司寒脸色陡然阴沉。


他抬手钳着夏暖暖下颚,逼她抬头看自己:“凭什么?”


灯光下,夏暖暖脸上的疤触目惊心。


傅司寒眼神一沉:“当然,你要是能让思若活过来,我就放了你。”


人死如何复生?


傅司寒根本就没想过放过她。


夏暖暖心里清楚,自从五年前,傅司寒的初恋叶思若,也是她的师妹惨死在演唱会上后。


傅司寒就认定了是她动的手。


所以在物证人证都没有的情况下,他力破众难,让她进了监狱!


牢里的五年,在傅司寒的示意下,夏暖暖被毁了容,毁了嗓子……


现在,他却还是不愿放过。


夏暖暖不知道,当年自己是怎么喜欢上这个心狠手辣的男人的。


或夏喜欢的,就是他那份给了叶思若的痴情。


夏暖暖眼中闪过抹自嘲。


傅司寒看在眼里,却以为她是在嘲讽自己。


他钳着她下颚的手猛然用力:“你以为五年牢狱,就够你赎罪吗?”


“我要让京都所有人都知道,你不叫夏暖暖,而是——杀人犯!”


话落,傅司寒松开手,直接将夏暖暖甩了出去。


头磕在茶几角上,一阵刺痛。


夏暖暖耳朵里一片轰鸣,却早已习惯了这疼。


她只晕了一瞬,就清醒了过来。


抬头望着站起身的傅司寒,夏暖暖沙哑着声音:“傅总说错了。”


傅司寒一顿,俯视看来:“什么?”


夏暖暖晃晃荡荡的站起身,单薄的身体好像风一吹就会倒。


她一字一字说:“我没有名字,我是287号。”


傅司寒自然知道牢狱里的人都是称呼编号,却没想到夏暖暖竟然会用这个来反驳自己。


他眼神沉了下来,本要往外走的脚尖一转,走向夏暖暖。


“你是在向我宣战?”


“夏暖暖,你还以为你是夏家大小姐?”


夏暖暖眼中是抹不去的苦涩。


她哪敢啊?


入狱那天,她妈为了救她,生生磕死在了傅司寒面前。



傅司寒看着夏暖暖,脸色沉了几分。


四目相对,夏暖暖的眼中没有害怕,一片死寂。


傅司寒不知道,她在五年前就已经死了。


在她妈死掉的那一天,如今行尸走肉的活着,不过是为了她妈的临终遗愿。


她说:“囡囡,妈妈这辈子不求什么,只想你快乐的活着。”


可是妈妈,活着真的好累啊……


出神之际,傅司寒冰冷的声音砸在耳边:“你这条命,也配和思若相比?”


“夏暖暖,你不会死,我要你活着赎罪!”


扔下这句话,傅司寒摔门扬长而去。


夏暖暖站在包厢里,周围傅家的保镖看着,她依旧逃不掉。


可是赎罪,她犯了什么罪?又要向谁赎?


不知道过了多久,包厢门再次被推开。


走进来的,是蓝城会所的经理——张姐。


“你就是傅总说的人?”


问着,她扔来一件裙子,砸在夏暖暖身上:“换上,跟我去接待客人。”


手中裙子触感柔滑,比夏暖暖身上的衣服不知柔软多少。


布料却也少的可怜,穿在身上,什么都遮不住。


这就是傅司寒说的赎罪吗?


夏暖暖有些想笑,五年不见,她竟觉得傅司寒有些天真的可怜。


他以为自己会挣扎,会拒绝吗?


但在牢里熬了五年的人,哪还有什么羞耻之心。


夏暖暖沉默的走进包厢内的卫生间,换上了这条裙子。


出来时,她手臂环抱在胸前,一双死气沉沉的眼看着张姐:“走吧。”


张姐在这种纸醉金迷的地方浮浮沉沉多年,见过了太多人。


但夏暖暖这种什么都不问的,却是第一个。


她忍不住抬头看向角落处的摄像头,有些迟疑。


而此时,蓝城会所监控室。


傅司寒坐在椅子上,看着黑白监控器里只能瞧见头顶发旋的夏暖暖,手中把玩的银色打火机被他生生捏碎。


傅司寒猛地站起身:“把人送去403包厢,就说我说的,只要人不死,随他们怎么样!”


闻言,保镖忙退了出去,不一会就出现在监控器里。


包厢内。


张姐听着保镖传的话,看着夏暖暖的眼里闪过抹同情。



只一瞬,就压下:“跟我来吧。”


说着,她转身往包厢外走。


夏暖暖跟在她身后,从头到尾,没有半分犹豫。


十分钟后。


403包厢门被推开,夏暖暖被张姐推了进去。


原本重金属音乐躁响的包厢霎时安静。


没有人说话。


而此刻,夏暖暖也终于明白傅司寒的意思。


整个包厢里的人,她都认识,其中还有一两个,曾经还是她的追求者。


“呦,这不是夏暖暖夏大歌星吗?这么快就出来了?”


陈家二少爷陈思凡挑了挑眉,语气戏谑还带着嘲讽。


夏暖暖置若罔闻。


陈思凡最讨厌她这副趾高气昂的样子,五年前她是夏家大小姐,是京都炙手可热的歌星。


她看不上自己,他认了。


如今五年过去,她夏暖暖失去了一切,凭什么还敢看不上自己?!


怒气翻涌,陈思凡直接扯过她胳膊,将人摔在了沙发上。


“夏暖暖,你最好能一直这么傲气!”


说着,他拿过一旁茶几上开了的酒瓶,直接往夏暖暖嘴里灌去!


冰冷的酒液划过喉咙,一阵火辣的疼。


也提醒着夏暖暖,五年前入狱的第一天,她最为珍视的嗓子就被毁了!


这一切,都是拜傅司寒所赐!


夏暖暖如破败娃娃般靠在沙发上,任凭那酒液在胃里翻腾。


眼睛却直直的望着门上的摄像头。


不知为何,夏暖暖就是知道那后面的人是傅司寒。


她嘴唇嗡动,无声,却让傅司寒看得分明。


夏暖暖在问:“傅司寒,你满意吗?”


“砰!”


傅司寒手中的打火机直接甩出去,砸碎了监控屏。


在场所有人都不敢大口喘气。


除了五年前叶思若死时,他们就没再见过傅司寒有这么大的情绪波动。


傅司寒死死盯着那碎裂成蛛网的屏幕,起身出了门。


403包厢。


陈思凡看着不挣扎不反抗的夏暖暖,心里无端有些闷的厉害。


他松开手,居高临下俯视着狼狈的夏暖暖:“比起五年前,现在的你真无趣。”


夏暖暖说不出话,只是捂着心口咳嗽着,像是要将肺都咳出来。


一旁那些看不上夏暖暖的人见这一幕,忍不住开口。


“陈少,你这是心软了?我可是听说当初咱们这圈子里,属你追她追的最猛。”


“不过就她现在这个丑样子,你还能下得去手?”


说话人的话里满满都是讥讽和不屑。


陈思凡脸色一阵青白。


夏暖暖也终于从猛烈的咳嗽中缓了过来。


五年没碰过酒,冷不丁被灌了将尽一瓶的威士忌,她有些头昏眼花。


却还是强撑着清明站起身,像什么都没听见般看向陈思凡。


“陈少,您还有别的吩咐吗?”


夏暖暖的声音沙哑,像是石头在砂纸上打磨,刺耳又抓心。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