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低调的倩倩小说

低调的倩倩小说

彭茜 著

其他类型连载

他们笑我是很正常的,毕竟我的成绩一直是倒数,倒数第一都考过。但我倒数第一是有缘由的,我高一考过年级第一,结果被人堵在厕所打断了手,对方说我一个贫困生,凭什么考第一!我自此知道人心险恶,一直不敢考太好了,每次考试就做做样子,直到高考我火力全开,来了一次畅快淋漓的发泄。,728分,志在必得!我也不想跟这帮同学解释什么,他们都不知道嘲笑了我多少次了。

主角:彭茜周子槿   更新:2022-09-10 23:1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彭茜周子槿的其他类型小说《低调的倩倩小说》,由网络作家“彭茜”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他们笑我是很正常的,毕竟我的成绩一直是倒数,倒数第一都考过。但我倒数第一是有缘由的,我高一考过年级第一,结果被人堵在厕所打断了手,对方说我一个贫困生,凭什么考第一!我自此知道人心险恶,一直不敢考太好了,每次考试就做做样子,直到高考我火力全开,来了一次畅快淋漓的发泄。,728分,志在必得!我也不想跟这帮同学解释什么,他们都不知道嘲笑了我多少次了。

《低调的倩倩小说》精彩片段

高考后我去送外卖,意外送到了校花家里,还撞见男神跟她告白。校花让我别难过,大专里有更优秀的男生等着我。


不是,我728分,上什么大专?


高考后我送外卖赚生活费,意外送到了校花的别墅里。


里面都是人,班上的同学几乎来齐了。


大厅里洒满了花瓣,一支支蜡烛摆成一个巨大的心形,我的男神周子槿单膝跪地,手捧钻戒,含情脉脉地注视着校花余伊。


余伊巧笑盼兮,脸颊红润,笑个不停。


不过我的到来,打断了浪漫的仪式。


全班同学都看过来,懵了。


我也有点懵,这一班都是我的同学,周子槿还是我曾经爱慕过的人。


余伊眨眨眼,嘴角勾起了一丝笑:「外卖到了啊,不过这外卖员怎么有点眼熟呢?」


「彭茜!」很多同学叫出声,表情变得微妙,忍不住笑了。


周子槿眉头紧皱,不悦地看我一眼,没有说话。


余伊朝我招手:「是茜茜啊,快进来吧,我们还订了蛋糕和烤肉,你留下一起吃。」


她很温柔热情,但我分明看见她嘴角掩饰不住的得意。


我说不用了,今天单子多,我去多接几单。


同学们爆笑。


余伊过来拉我:「哎呀,少接几单啦,大家聚在一起正好估个分,老师已经把答案发在群里了,你看见了吗?」


我早就看见了,也估了分。


我大概是728分,如果语文的作文能得高分,分数可能还会高几分。


「我已经估了。」我回答,放下了外卖,不打扰他们浪漫了。


「你估了多少分?能上个好点的大专吗?」有同学怪笑,引发了更大的哄笑。


周子槿严肃的脸颊也松动了,被逗乐了。 


余伊回头啐一口:「别笑了,你们真讨厌,茜茜那么努力,说不定一鸣惊人考上清华北大呢。再说了,大专咋啦?大专也有优秀的男生,茜茜应该不会怨我抢走子槿吧?」


「哈哈哈!」


这下,全员绷不住了,屎都要笑出来了。


我很无语,能不能让我安安静静地送个外卖?


他们笑我是很正常的,毕竟我的成绩一直是倒数,倒数第一都考过。但我倒数第一是有缘由的,我高一考过年级第一,结果被人堵在厕所打断了手,对方说我一个贫困生,凭什么考第一!


我自此知道人心险恶,一直不敢考太好了,每次考试就做做样子,直到高考我火力全开,来了一次畅快淋漓的发泄。


,728分,志在必得!


我也不想跟这帮同学解释什么,他们都不知道嘲笑了我多少次了。


我说赚钱要紧,我要走了。


我转身就走,余伊一把拉住我:「别啊,还没吃蛋糕呢,这次我跟周子槿的估分都在690以上,我俩打算一起上清华,你也来庆祝庆祝嘛,周子槿可是你喜欢的男生,你不为他高兴吗?」


余伊这话太恶心人了。


我确实喜欢周子槿,高一的时候看见他在马路上救了一只猫,一下子被阳光下少年的侧脸迷住了。


加上我们又是同班同学,我自然对他亲近,久而久之,外界就传言我是周子槿的舔狗。


周子槿便跟我分道扬镳,再也没说过话。


那时候我就不喜欢他了,他不过如此。


「祝你们长长久久,务必锁死。」我衷心祝福。


余伊乐得合不拢嘴,终于放开了我。


我走了出去,骑上摩托车走人,不料周子槿沉着脸出来送我。


我疑惑看他,他淡漠开口:「你复读吧,你曾经也是尖子生,有底子在的,不复读就是一辈子送外卖的命。」


「谢谢。」我波澜不惊。


周子槿补充:「我要去清华了,看在以前是朋友的份上好心劝你而已,你别以为我对你有意思,我跟你是不可能的。」


哈?


他还怕我误会?


我笑了,摇摇头道:「我早就不喜欢你了,别自作多情了拜托。」


周子槿脸黑了。


余伊跑出来挥手:「慢走啊茜茜,明天就出成绩了,记得回学校,大家要拍毕业照,然后去开派对。」



我离开了,又去送了十几单,揉着发痛的肩膀回我的租房。


我老家在村里,我趁着暑假来租个房子,想着干两个月外卖赚点生活费。


很累,不过值得。


正要上楼,嘀嘀两声,一辆霸气十足的大奔怼了过来,把我吓了一跳。


我还以为谁要撞我,结果下来的是我爹。


我爹衣着朴素,皮鞋上都是灰,开大奔怎么看怎么违和。


「闺女,爹这新车咋样?酷不酷?」我爹炫耀大奔。


我惊了个呆:「爸,你不是去隔壁市养猪了吗?怎么突然开大奔……」


我真傻眼了。


我爸常年不回来,他在隔壁城市跟人合作养猪,养了五年了,偶尔听我奶奶说亏死了,所以我一直以为他穷得叮当响。


「卖了一万头猪,搞了大几千万,还去北京买了个房子,北京的房子可真不好买,幸好我有朋友在北京……」我爹夸夸其谈。


我更懵圈:「一万头猪?北京买房?」


「是啊,咱家现代化猪场终于步入正轨了,年生猪出栏量突破十万头了,你爹我可算是光宗耀祖了。」


我爹也激动,继续道:「之前听你奶说,你估分能上清华北大,爹就立刻去北京给你买房了,亏待你这么多年,是爹对不住你!」


我惊了个呆,啊?


我不是送外卖的穷学生了?我特么是有钱的小公主了?


「闺女,来来来,爸还给你买了很多礼物,你看看喜不喜欢。」我爹想起后备箱的礼物了,赶紧打开给我看。


我一看傻眼,这琳琅满目的礼物也太多了。


什么香奈儿、纪梵希、古驰……从口红到衣服,从鞋子到香水,应有尽有,堆得跟猪大肠似的。


我作为一个女生自然是爱美的,不由乐开了花。


我二话不说就去试穿,结果捣鼓了一小时,我穿得四不像。


我身材还是很好的,但从来不会打扮和化妆,对这些大牌子无从下手,怎么搭怎么不好看。


我爹也看得头大,说我还是穿校服好看。


我郁闷了,这么多礼物,没一样适合我的?


「对了,还有一块手表来着,我找找给你。」我爹想起还有礼物,赶紧找出来给我了。


礼盒打开,一枚乳光黛粉色的腕表映入眼帘,一下子抓住了我的心。


我从来不喜欢戴手表,因为感觉戴着不舒服。


但看见这枚腕表,迫不及待地抓过,戴在了手上。


太好看了我的妈呀,刻度盘、指针、表带,就没有一样不好看的!


「这叫什么江什么丹顿,我也不太懂,随便就买了。」我爹见我喜欢也开心。


我问他多少钱,他说不贵,十五万。


妈耶。


有了腕表,我心花怒放,别的礼物就不在乎了。


我一晚上都在乐,第二天起床,我收到了余伊的微信:「茜茜,快来学校哦,今天出成绩、拍毕业照,不能缺席哦。」


她迫不及待想看我出丑呢。


理论上来说,我肯定只考了两三百分,去了就是笑柄。


我呵呵两声,不装了,姐摊牌了。


姐不仅728分,姐还有钱!


我想让我爸开大奔送我去学校,结果他睡得呼噜响,看来去北京买房也是累坏了。


我就不折腾他了,扫了个电动单车,骑着去学校。


我今天穿了校服,没办法,那些奢侈品我实在不会搭配,而我的校服是最干净的。


腕表我也戴着,根本不舍得摘下来,实在太漂亮了!


到了校门口,豪车云集。


今天是拍毕业照的日子,家长们都送孩子来学校了,豪车自然多。


像我这样自己骑着电单车过来的很少见。


我才把电单车停好,一辆帕拉梅拉停在我旁边,余伊开窗看出来,嘴边是掩不住的笑:「这么巧,茜茜也来啦。」


我点头,不想跟她多说,我急着去尿个尿呢。


上了厕所,我回教室,班上同学基本到齐了。


余伊坐在前排,跟周子槿正在说笑,而附近的同学都簇拥着他们,谈天论地。


我一进来,道道目光看过来,不少人笑出声。


我正疑惑,一个女生阴阳怪气道:「有些人真是不孝啊,宁愿自己骑电单车过来,也不肯让家人开拖拉机送,怕丢脸吗?」


我立刻明白了,肯定是余伊把我骑电单车的事说出去了。


而所谓的拖拉机其实是我爸的二手车,每次一开就轰隆隆响,还会冒黑烟。


我爸以前送过我一次,搞得全校都在笑。


「我爸睡觉呢,不用他送。」我无语地回了一句。


「女儿出高考成绩了,爹妈还睡得着?笑死。」又有人出声。


我也是服了,这帮人怎么跟狗皮膏药一样。


我索性不理,回了自己的座位。


余伊这时故意高声问周子槿:「子槿,昨晚清华北大招生办给你打电话了吧?」


这话很重磅,一下子引起了全班同学的关注。


周子槿轻笑一声:「打了,两家都打了,还告诉我考了693分。」


「哇!」全班沸腾了。


余伊嘟嘴道:「我考了691分,清华昨晚半夜给我打的,都把我吵醒了,一晚上没睡好。」


这个逼装得好!


班上更加沸腾了,周子槿和余伊无疑成了焦点中的焦点。


我琢磨了一下,清北怎么不给我打电话?难道我考差了?


不可能吧。



全班沸腾,余伊还在装委屈,话风一转伸出手腕道:「好在我爸高兴,一大早就去给我买了礼物,这块卡地亚手表就是他送给我的。」

「哇,好漂亮!」同学们纷纷惊叹。

周子槿好奇:「余伊,这手表多少钱?」

「不贵,跟我这一身衣服差不多,三万块。」余伊谦虚道。

全班再次沸腾,余伊这一身加起来竟然价值六万块!

太有钱了。

「今天要拍毕业照嘛,所以我穿得正式一点,总不能穿校服来吧?」余伊笑盈盈。

她这话一出,很多人就看向我了。

因为我是唯一一个穿校服的。

我平时也穿校服,所以大家司空见怪了,但现在余伊一提醒,大家意识到我不该穿校服。

「彭茜,拍毕业照你还穿校服?家里那么穷吗?」有男生怼我。

「就是,我真是看你不顺眼!」

诶不是,我穿校服怎么了?

校服挺适合我啊!

「我爱怎么穿就怎么穿,不行吗?」我哼了一声,撩了一下头发,真烦!

不少同学被我气到了,有个眼尖的女生突然道:「彭茜也戴着手表,跟余伊的好像!」

余伊的卡地亚跟我的江诗丹顿确实有点像,颜色大差不差,形状也有点类似。

但细节差远了。

我挡住了手表,不想让他们瞧见,免得又烦我。

但余伊一挑眉,走过来道:「茜茜,给我看看呗,你不会是送外卖顺走了别人的手表吧?」

「哈哈!」同学们笑死。

「我爸送我的。」我不情不愿地回应。

余伊直接上手,拉开我袖子看了一眼:「还挺新啊,看起来不错,可能要几百块吧。」

这话乐死人。

余伊的三万,我的几百,属实是天鹅跟癞蛤蟆了。

「这是江诗丹顿,十五万。」我可不能忍了,你余伊装什么?

余伊一怔,接着忍俊不禁,同学们又要笑死了。

周子槿很冷漠地看我,眼神中说不出的厌烦,他讨厌我这种满嘴火车炮的女生。

我才不鸟他,十五万就是十五万!

「给我鉴别一下,我家开表行的,刚才我一看余伊的表就知道是正品。」一个男生凑了过来。

他是班里的差生,但家里有钱,还是很受欢迎的。

大伙都起哄,让他鉴别。

余伊含笑站着。

我无所谓,伸出了手。

男生凑近看了几眼,原本嬉皮笑脸的表情不见了。

他皱眉拍了几张照片,说发给他店里的工匠看看。

也就一会,工匠回话了。

「江诗丹顿伊灵女神,中国限量女式腕表……」男生念出了工匠的回复,表情很不自然。

全班都安静了,余伊脸色一阵青白:「不可能吧?真是江诗丹顿啊?」

「是的……」男生挠挠头,悻悻地走了。

周子槿脸也僵了一下,索性低头刷手机。

余伊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我就瞅她:「咋地?搁我这儿站岗呢?」

余伊脸一黑,甩手回座位了。

班里气氛莫名安静了。

不过很快,班主任来了,兴奋叫道:「成绩出来了,快查查!」

余伊立刻有了笑容,回头扫我一眼,那表情分明在说:江诗丹顿算个屁,考上清华才是本事!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