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满分偏爱

满分偏爱

妖妖逃之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许呦呦是借口送到乡下养病的真千金,如今接回来不过是让她完成与林家的婚约。可婚礼当天,许呦呦被逃婚,新郎放鸽子去找他白月光了……那场婚礼真可谓是“轰动一时”,多少人等着看许家的笑话,没想到这乡下来的没见识胆量却大,被未婚夫抛弃后,竟搭上了墨深白这商业巨擘。

主角:许呦呦,墨深白   更新:2022-07-15 21:2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许呦呦,墨深白 的女频言情小说《满分偏爱》,由网络作家“妖妖逃之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许呦呦是借口送到乡下养病的真千金,如今接回来不过是让她完成与林家的婚约。可婚礼当天,许呦呦被逃婚,新郎放鸽子去找他白月光了……那场婚礼真可谓是“轰动一时”,多少人等着看许家的笑话,没想到这乡下来的没见识胆量却大,被未婚夫抛弃后,竟搭上了墨深白这商业巨擘。

《满分偏爱》精彩片段

“呦呦,我现在有急事要离开,婚礼……延迟再办吧。”

当林殷接完电话,走过来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许呦呦人傻了。

身后是伽蓝酒店最大的宴会厅,再过十分钟,他们就要携手走进去举行他们的婚礼了,而此刻林殷却说要延迟再办。

顷刻,许呦呦反应过来,脸上原本的喜悦消失殆尽,漫上几分苍白,故作镇定的开口,“林殷哥,等下婚礼就要开始了,不管有什么重要的事都等婚礼结束再去处理吧。”

林殷望了一眼她身后的婚宴厅,黑眸看向她的时候有些急迫,“呦呦,我现在真的有很重要的事,婚礼过两天再办也一样。”

说完,他转身就要走,似乎很着急。

一样?

怎么能一样!

许呦呦本能的抓住他的衣袖,不想让他走。

他要就这样走了,许家颜面何存?

自己又该怎么办?

“有什么事比我们的婚礼还重要?”她睁大一双清澈明亮的星眸望着他,“就算你想要取消婚礼也该给我一个理由!”

林殷面露难色,沉默几秒,薄唇轻启挤出一句话:“白晴语出事了。”

白晴语!

听到这个名字的瞬间,许呦呦的心底涌上一股刺骨的寒意,瞬间蔓延四肢百骸。

连攥住他衣袖的手都失去了力量。

白晴语,这个名字许呦呦并不陌生,早在乡下的时候,她就听说了。

林殷在大学的时候谈了一个女朋友,为了跟女朋友一起出国,林殷求林家父母解除婚约,为此还进了医院。

后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段轰轰烈烈的爱情以白晴语出国,林殷留在墨城结束了。

许呦呦以为这个名字只会永远存在林殷的过去,没想会在自己结婚当天再听到。

更没想到他会为了这个前女友毁了许林两家的婚约,在婚礼当天丢下自己。

林殷见她不说话,拂开她的手,转身走向电梯的方向,步伐急促的没有一丝犹豫。

许呦呦眼眶瞬间红了起来,只觉得咽喉被什么堵住了,难受得紧。

原来他的心里还没有放下白晴语,那为什么又要答应跟自己结婚?

只是为了履行两家的婚约,在他心里就没有对自己一点点的喜欢?

一直以来都是自己的一厢情愿吗?

“林殷哥……”在他快要走到电梯的时候,许呦呦忽然开口。

低垂的眼帘掠起看向他的时候已经红成了一只小兔子,却极力在克制眼底的潮湿,精心描绘过唇彩的红唇轻启,“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你可以等婚礼结束……”

“呦呦,今天的婚礼取消。”林殷不耐烦的打断她的话,“晴语出事了,她现在一个人在国外,我必须过去。”

漆黑的眸子盯着她,仿佛在说:你今天只是不能办婚礼,晴语可是出事了!

许呦呦心尖狠狠一颤,剩下的话卡在咽喉怎么都说不出来了。

看着他迫不及待的想要去找白晴语的样子,眼底最后那抹光也暗下去了,浓密的睫毛颤抖不止。

自己已经委屈求全,卑微至此也换不来他的一丝怜悯和眷念。

几秒的沉默,在他要进电梯的时候,清澈的嗓音响起,“我们分手吧。”

 


林殷身影一震,回头看向她的时候眼底多了几分深意和不耐烦,像是在看一个任性胡闹的小孩子。

“呦呦,别闹了。等我处理完晴语的事很快就回来,到时候我会再给你办一个更盛大……”

这一次是许呦呦没有等他说完打断,“如果你现在去找她,那我们就分手。”

略带几分鼻音的声音笃定且决绝。

虽然自己喜欢他,能够跟他结婚是满心欢喜,可不代表他就能这样贱踏自己的喜欢。

没有一种爱情是可以凌驾于尊严之上。

“一切等我回来再说。”

话毕,他毫不犹豫的走进电梯里,摁下关门键,看着银色的门缓缓合上,光亮的墙壁上倒映出男人嘴角扬起不屑的弧度。

分手?

她怎么可能舍得跟自己分手,毕竟她是那般喜欢自己!

许呦呦眼睁睁看着他离开,一颗炙热的心如置冰窟。眼底的雾气终究没忍住凝聚成珠,缓缓滚落下来,挂在白皙的肌肤上,晶莹剔透又破碎。

在他心里自己终究比不上藏在心底的白月光!

婚宴厅的门被人拉开,穿着暗红色旗袍烫着卷发的女人走出来,脸上的褶皱厚厚的一层粉底都遮不住,眼底在扫向许呦呦时多了几分不屑,“阿殷呢?”

若不是当年林许两家老太太定下的婚约,非要让儿子娶许呦呦,她才看不上这个乡下来的野丫头。

许呦呦垂着眼帘,低低的说了一句,“他走了。”

林母一怔,没反应过来就听到她喃喃道:“他去找白晴语了。”

听到这个名字,女人眼神闪了下,没有半点心虚愧疚,高高在上的语气指责道:“你怎么当女朋友的,结婚当天都没留住自己的男人,让他去找别的女人,真是没用!”

陪在林母身边的女孩穿着粉色的裙子,听到许呦呦的话,轻嗤道:“要学历没学历,要姿色没姿色,连白晴语的一星半点都比不上,我哥当然看不上她。”

说话的是林殷的妹妹,林栀欢。

许呦呦没有回墨城之前,她是林家的小公主,是奶奶的最疼的小孙女,自从许呦呦回来后奶奶就老拿自己和许呦呦比,说自己处处不如许呦呦,因此她看许呦呦不顺眼很久了。

许呦呦低垂的眼帘忽然掠起,眼底的雾气淡去不少,因为皮肤白皙衬得她的眸子格外的黑深,红唇轻启,“我不是他的女朋友!”

“什么?”

“我们分手了。”许呦呦直射她的眼眸,一字一句说道:“结婚当天,他去找前女友,所以我跟他分手了,我们的婚约也解除了!”

曾经她无数次给自己做心里建设,自己嫁给的是林殷,不是他母亲,反正以后也不住在一起,他母亲是什么样的人不重要,忍一下就好。

现在,她不用再忍了。

林母脸色瞬间阴沉下来,阴阳怪气的语调道:“你一个乡下来的野丫头,我们家阿殷愿意娶你是你八辈子的福气,你倒是猪头鼻子插葱,装上了!果真是乡下老太太养大的,一点家教都没有!”

“明明是死老太太仗着自己快死了,道德绑架逼着我哥娶你,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

话没有说完,许呦呦脸色倏地一变,声音冰冷,“你嘴巴放干净一点,说我就说我,别扯上我奶奶。”

她从小跟在奶奶身边,是奶奶养大她的,所以奶奶是她的逆鳞,谁也不能碰。

林母和林栀欢被她突如其来的气势吓了一跳,转念一想不过是个小丫头片子,自己怕她做什么。

挺了挺腰板,傲慢道:“你想干嘛?还想对我动手不成?我就知道乡下来的野蛮丫头,一点教养都没有……难怪阿殷看不上你!你敢对我动手?敢吗?你敢动手试试,看阿殷回来怎么收拾你……”

说着,突然伸手推了下许呦呦的肩膀。

她今天穿着一件白色鱼尾婚纱,脚下的高跟鞋有十公分高,猝不及防的被她推这一下,整个人失去重心的往后倒……

 


许呦呦神色一慌,双手本能的想要抓住林母的手臂,可林母看到她要跌倒,不但没有上前扶住,看到许呦呦想要抓住自己的时候,反而往后退了一步……

许呦呦烟眸涌上一丝诧异的看向她,就在要摔在地上的时候,突如其来一道力量将她接住,利落的扶起站稳。

她还没有反应过来时,耳边响起的就是许嘉鹿嚣张又愤怒的声音,“cnm!你居然对我妹妹动手!”

许呦呦抬头看到许嘉鹿眼眶更红了,一时间委屈,难过,屈辱各种情绪涌上心头。

林母看着穿着粉色西装的许嘉鹿,气的脸色涨红,理直气壮道:“我不就是轻轻推了下,是她自己没站稳!而且你竟然敢骂我,你爸妈是怎么教你的?”

“就是。”林栀欢帮腔道:“明明是她自己没站稳跌倒,关我妈什么事!”

“我爸妈怎么教我关你屁事!”许嘉鹿轻抿着薄唇,一双勾人的丹凤眼满载着愤怒瞪着她,“我家呦呦愿意嫁给林殷那王八蛋是他八辈子修来的福气,居然敢他妈的逃婚,真他妈的以为我们许家没男人好欺负了?”

刚刚她们的对话许嘉鹿都听到了,此刻满胸腔的怒火无处发泄!

“还有林栀欢你他妈的算个什么东西!大象腿水桶腰,大饼脸,连我家呦呦的一根头发丝都比不上!你是嫉妒我家呦呦嫉妒的脑子装满水,快晃一晃听都是大海的声音!”

林栀欢被他指着鼻子骂,眼眶一下子红起来,眼泪吧嗒吧嗒掉,揪着林母的胳膊,哽咽,“妈,他……”

他每一句都不离“他妈的”三个字,听得林母血压飙升,连说了三个字“你”愣是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你什么你!”许嘉鹿脸色阴沉,咬牙切齿道:“滚回去转告你的好儿子,以后别出现在我眼前,否则我见一次揍一次,揍得他妈都不认识!”

许嘉鹿在墨城是出了名的纨绔,飙车打架,不务正业,林母丝毫不怀疑他说得出做得到,啐了一句,“真是小门小户,上不了台面!除了我家阿殷谁会看得上这个粗鄙的野丫头……”

说完,拽着林栀欢的手转身离开。

“我操……”

许嘉鹿提步就要上前收拾她,还他妈的敢嘴欠说他的宝贝妹妹!

林母回头迎上许嘉鹿满是的猩红的眸子,吓得三步并两步赶紧跑……

“哥……”许呦呦抱住他的胳膊,平静的语调里夹杂着无法忽视的失魂落魄,“算了。”

要是哥今天动了手,回头又该被人骂纨绔子弟,暴力分子……

这几年许嘉鹿跟人动手,全是为了她。

许嘉鹿低咒一声,侧头看向自己的妹妹,深呼吸一口气,平复下心情后道,“呦呦,你别难过!是林殷那个王八蛋龟孙子配不上你,以后哥哥给你找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男人!”

许呦呦抿了下唇,想到林殷毫不犹豫离开的背影,说不难过是假的,毕竟那是自己心头的光……

是自己努力活下来的信念,是自己想要变得越来越好的动力。

如今——

“我没事,只是奶奶……”

半年前奶奶被诊断出癌症晚期,医生说最多只有一年的时间,所以爸爸和妈妈才去林家提婚约的事,把婚期提前了。

因为奶奶最不放心不下她,唯一的心愿就是看到她结婚成家,过的幸福美满。

要是奶奶知道自己和林殷分手,婚约也解除了,不知道能不能撑得住?

许嘉鹿想到老太太的情况,脸色也沉重起来,忽然间想到什么,手掌搭在她的肩膀上,“没事,我有办法。”

许呦呦抬头看他,只听到他信誓旦旦的声音道:“你在这里等着,我一定让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男人来娶你!”

说完,不给许呦呦说话的机会,一边走向电梯一边拿出手机打电话……

“哥、哥……”许呦呦连叫了好几声都没有叫住他,也不知道他去做什么。

今天的婚礼办不成了,她要去找爸妈说一声。

提着裙摆刚转身,脚踝一歪,痛的她低呼一声,整个人要摔倒的时候,忽然从旁边伸来一只修长又白皙的手指,牢牢的扣住了她的手臂。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