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权臣枭宠世子妃炸翻京城

权臣枭宠世子妃炸翻京城

一捧相思雪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她生来高贵,外祖父是忠义侯,父亲是备受宠爱的镇国公府嫡子。云汐柠既是侯府的唯一继承人,更是镇国公府的嫡长孙女;这本该富贵荣华的一生,却被一场意外牵扯其中,被狗男女算计害死。重生之后,云汐柠才知道意外实际上是刻意设计,渣男与渣妹早已谋算已久,就等着她一死,霸占她的所有功劳和身份地位。

主角:云汐柠,君逸璃   更新:2022-07-15 21:2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云汐柠,君逸璃 的女频言情小说《权臣枭宠世子妃炸翻京城》,由网络作家“一捧相思雪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她生来高贵,外祖父是忠义侯,父亲是备受宠爱的镇国公府嫡子。云汐柠既是侯府的唯一继承人,更是镇国公府的嫡长孙女;这本该富贵荣华的一生,却被一场意外牵扯其中,被狗男女算计害死。重生之后,云汐柠才知道意外实际上是刻意设计,渣男与渣妹早已谋算已久,就等着她一死,霸占她的所有功劳和身份地位。

《权臣枭宠世子妃炸翻京城》精彩片段

废后云汐柠的尸体被偷了!

整个京城被掘地三尺,却找不到半点踪迹。

定国公府后院。

君逸璃跪在棺材旁,用帕子轻柔的擦净她脸上的血污,小心翼翼像是对待易碎的珍品。

许是觉得她好看了很多,他轻笑,“看看我给你带来了什么,你祖母的九珠连凤钗,还有我母妃的彩凤金簪,都给你。”

轻轻将她的发拢在一边,将两支象征着最富贵的饰品戴在她的头上。

这辈子就想亲手将这支金簪插到她的鬓间,如今如愿以偿,他却红了眼睛。

“阿柠......”

一句阿柠似乎将他的所有伪装打破,心头翻滚着嗜血的疼痛,嗓子一甜,一口鲜血喷到她的脸上。

那抹艳红越发刺痛了他的凤眸。

“阿柠,你最是爱美了,我不该弄脏你,我给你擦擦,你切莫生气。”

男人语无伦次,慌忙用手去擦掉她脸上的血迹。

此时,本是死物的两个凤钗跟金簪,沾上血迹竟然发出耀眼的强光......

九珠连凤钗的九珠更是转动了起来,连带着凤簪竟然将他吐的鲜血吞噬的一干二净。

君逸璃震惊地瞪大了眼睛,“原来传说是真的!”

他心头狂喜,毫不犹豫拔出身上的匕首,朝着自己的心口捅去。

他似乎没有了痛感,嘴角噙着最满足的笑意,“阿柠,我愿献祭一生,换你归来!”

鲜血四溢,两个死物再次发出耀眼的强光,强光愈演愈烈,最后将一人一尸席卷,四周慢慢恢复黑暗......

热......

身上被一波一波的热量侵袭,冷汗顺着鬓角缓缓滴落。

脑子混沌间,云汐柠感觉有人慢慢靠到她的床前。

“云汐柠,谁让你是忠义候府唯一的继承人!今天过后,除了嫁给本皇子,你别无选择!”

那声音宛如惊雷般在脑中轰然炸开,云汐柠猛然睁开了眼睛,抬腿用力朝他的肚子踹了过去。

“想娶我?你也配!”

在燕亦洵震惊的眼眸中,云汐柠一把拔出鬓间的发簪,锐利的尖端朝着自己的大腿刺去。

尖锐的痛楚传遍了全身,压制住了体内翻滚的药力,也完全换回了她的理智。

她重生了!

她重生了,重生在外祖母生辰这日。

前世,她在席间被自己的好姐妹云雪灵灌了几杯酒,人迷迷糊糊被推进了厢房。

然后跟三殿下燕亦洵有了关系。

为了保住忠义侯府的名声,她被迫嫁给燕亦洵。

后来他借着忠义侯府的支持登上皇位,却将她一杯毒酒赐死。

她竟然回到了前世的这个场景!

她一步一步朝着被踹倒在地的燕亦洵逼近,宛如地狱勾魂般的使者。

燕亦洵的脑子还处于极度震惊中,身上突然又挨了两脚。

“云汐柠!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本皇子是在帮你,你......”

燕亦洵被她踢的狼狈不堪,一边叫一边有种见了鬼的感觉。

很快,门口传来嘈杂的脚步声,拉回了云汐柠的理智,她的手猛然攥紧,心里道:坏了!

只要这间房门打开,命运的齿轮依旧将延续上一世的运转。

浑身宛如浸在冷汗中,她似乎看到满眼乌青的渣男嘴角露出得逞的笑意。

哪怕她想将此人碎尸万段,也不得不赶紧想办法离开此地。

目光看向房梁,她一把扯过床上的床单撕开,几下结成绳索,用力向房梁甩去。

双手扯着床单努力往上攀,终于让她爬到了房梁上。

揭开房顶瓦片,拼劲最后一丝力气翻出了屋子。

身体受不住重力开始朝房檐翻滚,她眼一闭任由自己的身体下坠......

预期的疼痛却没有来,身体掉落一温暖的怀里,暗香扑鼻,甚是好闻,她猛然睁开了眼睛。

四目相碰,云汐柠感觉自己瞬间闯进了一片风华中......

怎么是他?

定国公的孙子君逸璃。

男子沉静凛冽的眸子冷冷地扫了一眼怀抱中的女子,剑眉微蹙。

她是极其美丽的。

精致的五官,细眉如蚕蛾飞扬,美目如琉璃,肌肤白里透红,仿佛吹弹可破。

只是她的妆容过于艳丽,头饰过于繁重,给人的感觉有些艳俗。

“世子爷。”

云汐柠三个字喊的娇媚入骨,心头战栗,那药似乎又要有燎原之势。

男子身体一僵,口鼻充斥着好闻到沉溺的幽香还夹杂着淡淡的血腥味,胸口一疼,脸色骤变。

云汐柠的脸涨红,呼吸变沉。

她暗叫不好,刚要开口让他放下她,身体骤然一轻,整个身体腾空,人宛如断了线的风筝般下坠。

“噗通”一声,冷冰刺骨的池水将她淹没。

一阵阵挤压感和窒息感传来,连带着池水没有温度的彻骨寒冷,却让云汐柠屏住呼吸一动不动,自残地心满意足。

她回来了,真的回来了,这次,她定要那些伤害她的人死无葬身之地!

“有人落水了!”

“是云家大小姐!”

“救命......救命......”

耳边充斥着嘈杂的声音。

牙齿开始打颤,云汐柠正要钻出水面,身体却被人大力扯出了水面。

身体瞬间陷入一温暖怀里。

浸湿的白袍,冷峻焦虑的面容,还有将她护在他怀里的温柔动作。

泪水再也忍不住滴落,一声轻喃饱含着道不尽的深情,“大哥!”

“别说话!”温柔的低斥,让云汐柠泪水糊了一脸,真好!

“小姐......小姐......”

丫头青栀的声音,真好!

“柠丫头,柠丫头,太医,快叫太医......”

“阿柠,别吓娘,别吓娘......”

外祖母,娘,都活着真好!

心头完全松懈,云汐柠眼睛一闭,任由无边无际的黑暗将她吞噬。

“主子!”

那边的君逸璃脸色惨白,脚底踉跄,猛然摁住了自己的心口。

这毛病从他出生时就有了。

太医也诊不出个所以然。

倒是曾经有个云游的道士说了句:心病,找到药引就能痊愈。

“主子,您隐疾犯了?”

冥影急忙上前去扶,却被君逸璃一把推开,目光死死盯着那抹娇小。

她淹没在水中的那一刻,他竟然感觉自己的心被一只大手攥紧,疼得窒息。

被她兄长救出来的她,明明脸躲在她兄长的怀里,为何他能看到她赤红的眸子,沾满了泪珠。

心似乎漏了一个大洞,呼呼灌着冷风。

胸口更是疼的痉挛,却在感受她身上那抹溺毙人的香气时,舒缓了不少。

他盯着被众人簇拥着的她,离开的身影,喃喃自语:“她就是药引么?


这边,韩府一片混乱。

“快拿大氅!”

“火盆......”

“云轩,你小心点,你妹妹腿流血了......”

“娘,小妹皮外伤不怕,不哭,不哭。”

“这好好的人怎么就掉莲花池里呢?”

韩老夫人,也就是云汐柠的外祖母戳着拐杖怒声喝道。

众人战战兢兢不敢说话。

“娘,别说了,快找客房。”云夫人哭泣道。

“快,去海棠院。”

一群人拥着云汐柠迅速离开。

“像是被君世子扔进莲花池的?”

“云家大小姐还真不要脸,君世子都想勾引,笑死人,扔莲花池都是轻的。”

“有什么事情是她云汐柠不敢做的呢?你们嫉妒也没用,谁有人家的家世?”

“家世好,长的好又能怎么样?还不是踢到君世子这块硬板上,活该!”

四周几位贵女低低的议论声传开......

云汐柠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三天后了。

这三天,她高烧不退,胡话连篇,吓坏了云夫人、韩老夫人还有她大哥。

还好她现在已经醒过来,太医说已经没事了。

但是她娘将她接回云家就把她关在海棠院,说只有人彻底好了才能出去。

云汐柠待字闺中的时候,一向我行我素。

这不,实在是躺的腰酸背疼,这天刚蒙蒙亮,她便起床了。

没有惊动屋内的任何丫鬟,她穿好衣服出了自己的屋子。

三月天,春寒料峭,乍暖还寒。

云汐柠踩在云府青石板路上,看着府里熟悉的景象,心头各种滋味滋生。

那棵枣树是祖母种下的,那棵杏树、桃树是祖父种下的。

祖父常说的话就是我家柠丫头想吃的东西,必须有。

眸子有些发热,想起前世祖父临终前的话,心头越发酸自责,“傻丫头,祖父从来没怪过你,只要你幸福。”

幸福?她嘴角勾起嘲讽的弧度,却突然听到有说话的声音传来。

“三殿下,怎么办?”

哪怕是她现在心如磐石,听到这个声音她还是忍不住浑身发抖。

被生生打断的双腿痛彻心扉,临死前的悲愤绝望,都是她所谓的妹妹,云雪灵一手促成的!

手指捏的泛白,她躲在桃树后,透过桃花枝向那边望了过去去。

燕亦洵脸上的表情十分不耐,“你不是说那酒万无一失吗?是不是你搞的鬼?害的本殿下还被她揍了一顿。”

想起浑身的伤他就恼怒,问题是他是一句不能往外说,要不他温润与世无争的形象就会被揭穿,现在只能吃哑巴亏。

云雪灵一脸的委屈,“真不是臣女故意的,谁知道她能逃脱呢?三殿下,您想想办法,臣女不能等了!”

云汐柠的眸子闪了闪,脑子划出疑问,“不能等了是什么意思呢?”

她慢慢退到大树后,想着云雪灵刚才的话。

“本殿下会想办法的,你不许轻举妄动知道吗?三天后是兰贵妃举行的桃花宴,这是本殿下最后的机会。”

云雪灵几乎将手中的锦帕扯碎,眸子里溢出愤恨跟不甘,却只能低声,“臣女知道了。”

可能是觉得自己的态度有些恶劣,燕亦洵柔声,“本殿下都是为了我们的将来知道吗?乖乖等着。”

云雪灵垂首,努力将眸子中的怨恨隐藏起来,乖巧道:“都听殿下的,就是别让臣女久等了。”

燕亦洵点头,“本殿下得赶紧走了,让人瞧了去不好,你这几天别找本殿下,有事本殿下会派人找你。”

云雪灵点头。

很快燕亦洵消失在国公府。

云雪灵独自在莲花池边站了一会儿,眸中全是恶毒,半天恨声道:“云汐柠,你个可恶的贱人!都是你,如不是你本小姐就是云家的嫡长女,不是你,本小姐就是三殿下的三皇子妃,你真是多余,就不该存在!”

云汐柠的明眸闪了闪,嘴角勾起嘲讽的冷笑,云雪灵,你等着!

她的确是分析出来了云雪灵为何如此着急说等不了了。

上一世她算是跟燕亦洵新婚燕尔,但是云雪灵哭着给她说,她非燕亦洵不嫁。

又说了不会抢燕亦洵的,就想守着他。

她这个傻子,就是因为没有爱,也觉得燕亦洵作为皇子肯定会有侧妃的,与其跟别的女人争,不如自家姐妹和平相处。

那个时候,她有多护着云雪灵只有她自己知道。

现在她才知道,上一世她就是彻头彻尾的一个大笑话。

其实云雪灵早就跟燕亦洵暗通款曲,早就有了身孕,要不嫁给他七个月就生产了?

她真的傻,只觉得自家夫君跟自家亲妹妹怎么可能骗她?

云雪灵,你不是已经怀孕了吗?好,好得很!

云汐柠在心里咬牙切齿道。

她盯着暗自恼怒的云雪灵一眼,慢慢转身溜达回自己的屋子。

“小姐您去哪里了?吓死奴婢了!”青栀一向大惊小怪。

“小姐,现在是三月天,春寒料峭,露水也重,您穿的太少了,赶紧坐下暖暖手。”夏桃柔声道。

云汐柠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嘴角忍不住上翘,眸子闪过晶莹。

这就是她的两个大丫头,前世都被云雪灵害死,一个生性活泼,一个性子沉稳。

再次看到她俩,让她心头泛酸。

“小姐,您怎么了?哪里不舒服?”青栀紧张问道。

云汐柠摇头,“没事,等下洗漱完给祖母去请安。”

今天云汐柠挑了一件鹅黄色的衣服,让夏桃的巧手上了妆,随便插了两支玉簪,清理脱俗。

不仅两个丫头一脸惊艳,似乎说这才是自家小姐,她也满意。

之前,她就是太信任云雪灵,说富贵才代表身份。

于是她妆容艳丽,头饰繁琐,似乎要用富贵砸死她们,跟台上唱大戏的一般,艳俗的很。

今天她就让云雪灵看看,什么是真正的倾国倾城!

主仆三人收拾妥当前往福来院。

还未走近,就听到屋内传来父亲沉闷的声音。

“母亲,雪灵她怎么可能陷害汐柠,您不能如此偏心吧!是汐柠,是她这个丫头不知廉耻勾引君世子,外面全都传开了,雪灵是无辜的呀!”


云汐柠顿住脚步,眸子一冷,她的爹,永远都是眼瞎心盲。

云老夫人似乎气乐了,“云霁,柠儿喝酒吗?亲家母生辰是谁灌柠丫头酒喝的,母亲我眼没瞎,她为何昏迷三天,太医怎么说的?是酒里加了害人的东西。

是柠丫头差点没回来,你这个做爹的,铁石心肠吗?谁会给自己下药?雪灵不该给本诰命一个解释吗?你还护着她!”

跪在地上的云雪灵声泪俱下,“祖母,孙女怎么会害大姐呢?是大姐觉得果酒好喝多喝了几杯,孙女看大姐快醉了才让下人搀扶她到客房,祖母,孙女冤枉呀!”

“母亲,您不能没有证据就冤枉雪灵。”眼看云雪跪在地上哭的梨花带雨,云霁心疼的厉害。

云老夫人冷笑,“是不是冤枉雪灵现在下定论为时过早,后院的腌臜事情本诰命会不清楚?我就不信查不出水落石出!”

云霁着急道:“母亲明鉴,雪灵善良温和,她们两姐妹的关系最是要好,母亲,您不要有失公允。”

“老爷,是不是冤枉雪灵一查就好?这件事自有母亲做主,你偏袒的太过明显了吧!”

是母亲的声音,自己昏睡三天,娘陪了三天,爹不知道去哪里了?

明明是自己差点没命,他想的永远是林氏她们母女,错的只有自己。

“韩静珊,你唯恐天下不乱吗?汐柠不是没事了吗?你作为本将的大夫人,一点肚量没有,别忘了雪灵也是你的女儿,你一天不闹腾就过不下去了是不是?”

云汐柠嘴角嘲讽的一勾。

韩氏气的脸色惨白。

她是忠义侯的女儿,性情直来直去,哪里有云霁的弯弯肠子,被他一句话堵的她无言以对。

“大小姐来了?老夫人正在叨念着,您怎么站在门外呢?快进屋。”

是老夫人屋内的侯嬷嬷出来了,见到云汐柠问道。

云汐柠道了一声,“有劳嬷嬷。”

房门一推,云汐柠缓缓走进。

“孙女给祖母请安。”云汐柠福身。

老夫人看到自己的眼珠子来了,缓了脸,“柠儿不用多礼。”

“女儿拜见爹爹,拜见母亲,拜见二娘。”

云汐柠一一给父亲,母亲,二夫人林氏见礼。

“汐柠不用多礼,你给你祖母说说,那天究竟是怎么回事?”

云霁放下了心,她来了就好,毕竟她们姐妹关系好,她自会帮自家妹妹说话的。

云雪灵跪在地上,满心不甘,但在看到跟之前不一样装扮的云汐柠,错愕。

林氏,也就是云雪灵的亲娘,似乎也愣住了,这是云汐柠吗?

这丫头怎么突然知道如何打扮自己了呢!这样的清丽绝伦,倾国倾城这不是要把自己的闺女比成渣渣吗?

韩氏欣慰女儿的改变。

之前她也劝过,她长的好,不用如此打扮。

但是这丫头就是喜欢浓妆艳抹,满头头饰。

全家人除了云霁都宠她,也都随她去了,现在终于看顺眼了。

说白了,她韩静珊的女儿,容貌会输给别人?

只是这丫头刚刚落水才醒没两天,她怎么能不担心?

“柠儿,你身子刚有了起色,不宜走动,还是早些回你的海棠院吧!”

“娘,女儿已经没事了,刚才你们的话,我都听到了,这件事的确跟雪灵没有关系,我就是贪杯了,此事到此为止。”

云霁完全放下了心,他就知道是这个结果,抬头冲韩静珊投去挑衅的目光。

韩静珊似乎被自家女儿打了脸,怒道:“你胡说什么?难道药是你自己下的,真想......”

勾引君世子这几个字,韩氏实在是无法说出口。

她恨恨看了一眼扶不起墙的女儿,恨铁不成钢,她怎么就被林氏母女糊弄住了呢!

“娘,家和万事兴,女儿已经没事了,闹什么?”

云汐柠脸上含笑,心里却在发狠。

这件事,谁提都是杀敌一千,自伤八百的局面,不能让它发酵。

她暂时吞下一口气,这个账得慢慢算。

“你也说娘再闹?”韩氏气的眸子溢出湿气。

云汐柠撒娇,“娘,女儿求您了,别追究了,女儿不是没事了吗?您看看,今天俊不俊?”

韩氏被她一句话逗的哭笑不得,真是吹不得打不得,只能点了点她的额头,“俊,只是......”

“没有只是了,祖母,柠儿要吃榛子糕。”云汐柠转移话题。

“你呀!你个馋丫头,侯嬷嬷,还不赶紧让人端过来。”老夫人宠溺道。

云雪灵先是一阵欣喜,这个蠢货,永远护着自己,有她一切都好办。

但是,祖父跟祖母的对她们姐妹的态度天差地别。

云雪灵心头暗恨,但不动声色将目光变的落寞。

云霁心头一疼,他搞不懂都是自己的闺女,父亲母亲都疼汐柠,不待见雪灵。

明明是雪灵更听话,更乖巧,更善良。

云家大小姐的跋扈嚣张,无法无天,谁人不知,今天他得要好好说她。

亲自将云雪灵扶起,听着她委屈地叫爹,云霁越发心头疼的不行。

“跟你娘先回自己的屋子,爹还有点事情处理。”

云雪灵乖巧道了一声是。

她跟林氏给云老夫人还有韩氏见了礼,退了出去。

一出了福来院,云雪灵咬牙,“娘......”

林氏脸上染上恼怒,“没事,有你爹,咱不怕,不是还有那个蠢货吗?依旧拿捏在我们手里。”

“可是,女儿不甘心,连殿下都让女儿等,女儿真的好恨......”云雪灵恨的脸上的表情扭曲。

林氏柔声低劝,“娘虽然跟她是平妻,毕竟比她矮一分,连带着你这个嫡次女都名不正言不顺。

更何况她有老夫人跟国公爷宠,还有韩家。

你要相信三殿下,娶了她才有机会的,为了你的将来,你必须等。”

云雪灵闻言沉默,半天低声道:“娘,您看她跟君世子这次?”

“嘘......”

二夫人用手指比了一个嘘的手势,四周看了看,没发现别人这才压低声音道:“她被君世子扔莲花池都成了京城的笑柄,不用担心。”

云雪灵的眼珠子转了转,也压低声音道:“娘,爹虽然不待见云汐柠,但是她毕竟是爹的女儿。

这次失手了,三殿下那边似乎还有打算,爹那边若是真要追究起来,总是对我们不利。”

“我们算计她这件事必须烂在肚子里,放心,她也不会提,不用担心?”

云雪灵突然压低了声音,“娘,三殿下说这次兰贵妃的桃花宴是他最后的机会,女儿总是有些担心。”

二夫人的脸上换上凝重,“三殿下太心急了,这次不能听他的,兰贵妃的桃花宴,不能让她去。”

云雪灵心头一喜,“娘,您有什么打算?”

二夫人的脸上闪过恶毒,似乎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中,“你放心,一切都有娘。”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