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姝杀全集小说阅读

姝杀全集小说阅读

李尔尔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姝杀》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赵南姝元德帝是作者“李尔尔”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甚广,父皇依旧没有动静,儿臣想替父皇分忧。”“你?”元安帝倒是意外大女儿会留意朝中事迹,也是奇怪,明明知晓大女儿几斤几两,但看着那双幽暗且清冷的眼睛莫名的觉得她就可以。“先解决你中毒一事、”元安帝的声音厉色无比:“若这点本事都没有,朕所说的也不是开玩笑。”萧笙唇角维扬,她一瞬不瞬的盯着高位上的帝王。这一刻她更加确信,唯有靠着这位帝王,......

主角:赵南姝元德帝   更新:2024-04-03 23:2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赵南姝元德帝的现代都市小说《姝杀全集小说阅读》,由网络作家“李尔尔”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姝杀》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赵南姝元德帝是作者“李尔尔”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甚广,父皇依旧没有动静,儿臣想替父皇分忧。”“你?”元安帝倒是意外大女儿会留意朝中事迹,也是奇怪,明明知晓大女儿几斤几两,但看着那双幽暗且清冷的眼睛莫名的觉得她就可以。“先解决你中毒一事、”元安帝的声音厉色无比:“若这点本事都没有,朕所说的也不是开玩笑。”萧笙唇角维扬,她一瞬不瞬的盯着高位上的帝王。这一刻她更加确信,唯有靠着这位帝王,......

《姝杀全集小说阅读》精彩片段


元安帝处理完政事后,便不会在御书房多做停留,他忙里偷闲时会在长阳宫。

这是先皇后的宫殿,自从先皇后病逝后,长阳宫便成了元安帝的寝殿。

都说最是无情帝王家。

但在元安帝这里是个矛盾的存在。

元安帝够无情,够冷血。

但对先皇后以及先皇后留下的长公主格外的偏爱。

尽管那偏爱在世人眼中带着些许的诡异,毕竟哪位父亲会让宠爱的女儿嚣张跋扈,恶行斑斑?

但元安帝就是这样放纵长公主。

甚至把长公主养废。

刘泉走进大殿中,先是瞄了一眼略显懒散翻阅古籍的元安帝,才走上前。

“陛下,长公主求见。”刘泉突然的声音后显得大殿更加的静谧。

元安帝正打算翻页的手顿住,也只是瞬间,翻阅过后,淡声:“让她进来。”

刘泉退出大殿,约莫片刻,萧笙走了进大殿,刘泉并没有跟进来。

萧笙的步伐很轻,走至大殿中央后,福身:“见过父皇。”

父女俩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般单独的会过面。

元安帝的视线扫过一行字后才看向大殿中央的大女儿,随后就收回视线。

“起身吧。”元安帝的语气有些捉摸不透。

按道理,元安帝并不想见这个大女儿,他在知道华安中毒后,内心深处仿佛被什么给刺了一下,那种生与死的无奈就好像魔怔了一般一直缠着他。

从小对待这个大女儿就是无尽的纵容,宠爱说不上,毕竟陪伴在大女儿身边的次数屈指可数。

有时候元安帝在想,只要西凉帝国一日是第一大国,他的百姓他的女儿就会安稳一日。

但这些年华安的性子招了不少的仇家,尽管那些仇家不过些小喽啰,但玩阴的谁说得准?

就像这次,在大街之上直接毒发。

元安帝在得知华安醒来后,内心就想着就把这个大女儿放在眼皮下算了。

省的哪一日死不见尸。

但他也想要给华安一些教训,让她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没了他这个父亲,她会被每个人踩死。

“儿臣没有打扰到父皇吧?”萧笙用着试探的语气问道。

元安帝漫不经心的合上书籍,一瞬不瞬的盯着大女儿。

“父皇,儿臣想与秦夷和离。”萧笙说这句话的时候面容紧绷,直接跪地,视线与元安帝相撞,尽管心中有着忐忑,但在赌,赌这个帝王是对这个大女儿有几分真心:“虽然荒谬,但还请父皇成全。”

“又是为了秦舒锦?”元安帝的声音格外的冷厉。

萧笙视线并没有躲闪:“不,是为了儿臣自己。”

元安帝狭长的眸子在审视着萧笙,这个女儿在他这里并没有多少可信度,但能如此坦荡的与他对视还是第一次。

“给朕一个理由。”元安帝声音缓和了许多。

“父皇。”萧笙的背脊挺了挺,微微仰着头与高位上的帝王对视:“儿臣听闻沧州一带因洪水堤坝摧毁,当地官府虽有作为,但任有百姓受苦受难,百姓苦难的背后定有不作为的官府,但或许是牵扯甚广,父皇依旧没有动静,儿臣想替父皇分忧。”

“你?”元安帝倒是意外大女儿会留意朝中事迹,也是奇怪,明明知晓大女儿几斤几两,但看着那双幽暗且清冷的眼睛莫名的觉得她就可以。

“先解决你中毒一事、”元安帝的声音厉色无比:“若这点本事都没有,朕所说的也不是开玩笑。”

萧笙唇角维扬,她一瞬不瞬的盯着高位上的帝王。

这一刻她更加确信,唯有靠着这位帝王,才能高枕无忧做想做之事。

就算成为这位帝王手中的一把利刃,那又何尝不可?

“儿臣不会让父皇失望!”

那胸有成竹的语气倒是让元安帝半眯眼睛,他总觉得有些不一样了。

他的大女儿有些不一样了。


傍晚。

跪在长阳宫偏殿的宫女以及太监才纷纷离去,离开之时每个人的脸上痛苦不已,从午时跪到傍晚,双腿都快废了。

但有一个小太监突然去了华安公主的面前到底还是在后宫掀起了一丝浅淡的波澜。

只是那小太监名不经传,只是一个打杂的奴才,不起眼偏偏在这个时候跟在了华安的身边。

甘泉宫。

即使已经深秋,陈淑妃的宫殿依旧温暖如春,主位上的女人脸色上有着些许岁月的痕迹,不过丝毫不影响她的容颜。

“浣衣局的太监?那是谁的人?”陈淑妃掀眸看向立在殿中央的女子,淡声问道。

季瑶被陈淑妃看的眼睑垂下:“奴婢去查了一下,那太监就是浣衣局打杂的,与各宫都没有任何关联。”

陈淑妃好似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你信?”

就算华安长公主是个蠢的,也不会蠢到随便用人在身边。

季瑶随即跪地,声线带着颤意:“娘娘,恕罪。”

陈淑妃的视线淡淡的落在季瑶的身上,自己的人自然知道有多大的能耐,既然季瑶出手都没有查到那小太监到底是谁的人,只能说明华安彻查中毒一事越来越复杂。

“起身吧。”陈淑妃可不会为了这么一点小事就惩治自己的人,她又问道:“二公主在秦家可好?”

季瑶起身回应:“除了驸马伤势没有好转,公主在秦府一切都挺好。”

陈淑妃一听秦舒锦,内心深处一缕怪异生出,她漫不经心的说道:“华安是不是成亲后一直在公主府?”

“是。”季瑶微微愣住。

“不对。”陈淑妃的手握上了小桌上的茶盏,双眸眯了眯:“华安嫁到秦家不是为了秦舒锦吗?为什么成亲后不住在秦家?”

季瑶明白陈淑妃的意思,华安长公主对秦舒锦的心思路人皆知。

还以为成亲后华安长公主会住在秦府,继续缠着秦舒锦,没想到因着华安毒发一事,华安打伤秦舒锦,也没有进入秦家,现在反而还在长阳宫的偏殿住下。

“娘娘,二公主白日中来消息,说是把该说的话都说给了长公主。”季瑶也有些奇怪:“照着长公主的性子,应该会照着二公主所说的去下手彻查,或者也会让皇上知晓。”

“但华安并没有告诉皇上,反而还在宫中开始排查。”陈淑妃说着眸光微冷:“去告诉二公主,她的计划有变,不要轻举妄动,等这阵风浪过去,再说。”

这历来是陈淑妃的作风,只要稍有不对之处就会停下所有的计划。

想借着华安的手除掉秦家大房,让秦家的爵位落入秦边伯的手中,唯有爵位落入秦边伯的手中,秦老侯爷手里的那兵权自然就落入秦边伯的手中。

这些年一直与秦边伯暗中有来往,秦舒锦与萧暮慈能喜结连理,这其中肯定是有很多因素。

只有双方站在一个阵营中,才能万事大吉。

“四皇子这段时间在做什么?”陈淑妃的两个孩子都无比让她放心,尤其是儿子,也是元安帝最满意的皇子。

季瑶如实的说道:“四殿下这段时间一直在关注沧州一事,似乎很忙。”

小说《姝杀》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