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恐怖命运

恐怖命运

邢二狗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陈阳被卷进一场以生命作为赌注的游戏中;赢了是命中有幸,输了是命中不幸。在这场游戏的规则中,无所谓是非,无所谓对错和正义,若想要活下去,良知、道德统统都要抛诸一边,利用所有触手可及的一切,为了胜利,陈阳别无选择。

主角:陈阳,周丽雅   更新:2022-07-15 21:2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陈阳,周丽雅 的女频言情小说《恐怖命运》,由网络作家“邢二狗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陈阳被卷进一场以生命作为赌注的游戏中;赢了是命中有幸,输了是命中不幸。在这场游戏的规则中,无所谓是非,无所谓对错和正义,若想要活下去,良知、道德统统都要抛诸一边,利用所有触手可及的一切,为了胜利,陈阳别无选择。

《恐怖命运》精彩片段

 

咯吱,咯吱。

雨鞋踩在厚厚的雪层上,手机微弱的亮光照出前方一排排细密的脚印。

忽的,光亮忽然暗了下来。

陈阳皱了皱眉头,早在远离市区三个小时后手机就已经发出了电量不足的提示,没想到坚持了许久的山寨机还是在抵达目的地的前一刻宣布阵亡。

索性,不远处的废弃大楼已经遥遥在望。

明亮的灯火像是两个小点一般依稀勾勒出大楼的形状,如同是矗立在黑夜中蛰伏的猛兽,静静等待着猎物的上门。

“应该......没有迟到吧。”

陈阳一手撑着伞,一手揣进怀里,快要冻僵的手掌总算感受到了一丝温度。他吐出一口呵气,遇冷形成的白雾模糊了鼻梁上的眼镜。

有点不舒服。

但没关系,失去了光亮,陈阳的眼睛本来就失去了视物的能力。他只是凭借着那栋废弃大楼的光亮引导在雪地中艰难前行。

不管怎样,在接近凌晨三点的时间抵达院里市区超过七十公里的郊外,怎么看都有些荒诞和诡异。

但陈阳却没得选择。

哪怕对方那个面无表情的面试官要求自己这些面试者们一定在深夜徒步七十公里,来到这个远离市区,早已被废弃了十多年的医院大楼。

任何乘坐交通工具的常规行为都被划定成了投机取巧,从而失去正式入职的资格。

兴许只是有钱人的怪癖?

一路上陈阳不止一次的腹诽,天知道这个名为诡秘生存的公司到底藏着什么猫腻,竟然选择了自己的学校作为合作对象。

高达万元的月薪,丰厚的待遇,光是憧憬就让人有点流口水。

这消息一出来就得到了全校的追捧,早已谢顶的地中海校长头一次被人捧到了云端上,大赞其英明神武。

尽管择人标准模糊,录取方式随性,面试方法诡异。

但是三流大学,三流专业出身的学生们能够在即将毕业的档口得到一份工资过万的工作机会实属幸运之神的眷顾。

他们没资格挑剔更多。

“丫的,就知道你小子能行,这下好了,咱们风云二少总算聚齐了,也该轮得到咱们两个大展拳脚。”陈阳深一脚浅一脚的刚刚来到废弃大楼的下方,一个怪叫的声音响起,紧接着陈阳的肩膀上就被擂了一拳。

“那感情好,进了公司有个伴。不过你倒是够快的,我还以为你早就举手投降了呢。”陈阳咧了咧嘴,目光落在死党于汉东的脸上赞叹道。

这小子家境优越,是彻头彻尾的富二代。

陈阳真没想到这丫竟然也坚持下来,他还以为早在对方面试官宣布面试地点的时候就已经放弃了呢。

想到这,陈阳还忍不住吐槽。

明明家里有亿万财产等着去他继承,跟我们这些苦哈哈抢什么工作机会。

“哪能啊,哥们是那么容易放弃的人嘛?何况,我可是跟我家老头子打了赌,一定能进入这公司的。到时候月薪过万,生活滋润,还不惊掉我家老子的大牙?”

“不止是我,孙静,刘岩他们也早都到了。”

于汉东挤了挤眼睛,陈阳朝着他视线投递的方向望过去,果然见到一楼的大厅里聚集了不少人,三五相熟的凑在一起,正在低声讨论着什么。

“这么多?”

陈阳愣了一下,他实在没想到七十公里的深夜徒步竟然还能有这么多人能够在面试官规定的时间截止之前抵达。

如果陈阳记得没错,当初获得了面试机会的也不过是二十人而已。

除开那些投机取巧而失去资格的小机灵鬼,在场至少有超过十五人。

其中不乏一些自己在学校的熟人,更让陈阳感到在意的是女生的数量竟然超过了一半。

这真是自己学校那些破了点皮都要发个朋友圈求安慰的绿茶女们?

陈阳有点不可思议。

不过他没多话,因为站在门口的西装女已经走了出来。

这人姓端,叫端语,很少见的姓氏,不过陈阳还是对她印象深刻,不为别的,因为她的气质和身份。

作为本次面试的面试官。

端语不苟言笑,初次见面时候就给陈阳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很好,比我预计的要好,获得面试资格的共有二十人,实际到场的人共计十五人。我代表诡秘公司欢迎大家,为感谢大家的支持,所有成功抵达这里的面试者将会获得两万元的奖励。你们现在可以查看一下自己的手机余额。”

端语举了举手中的电话,果不其然,在她声音落下的片刻。

此起彼伏的短信提示音响了起来,陈阳的电话已经先人一步阵亡,但这并不妨碍一旁的死党于汉东抱着手机怪叫。

显然,两万块到账的提示让一众人欣喜若狂。

两万别说对于寻常的学生党,就算是于汉东这个富二代来说也算的上一笔小钱了,这个公司的财大气粗让人忍不住咋舌。

“安静!”

“公司的诚意想必大家已经看到了,不过我们公司此次录入的人员有限,能够正式加入公司的机会不可能照顾到所有人。我们公司此次的名额只有八个,所以公司决定通过这一次的面试来筛选掉足够的人数。”

“有谁对这里熟悉?”

端语的声调很高,也很冷。

“我知道。”

坐在不远处一个同样带着眼镜的男生举手道,他起身扫了一眼众人,才开口道。“十年前,这里本来是市里规划的医院,却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意外关闭。”

“本来这栋大厦就是当时的医院所在地,周围有不少的配套设施,是作为疗养机构存在的。当时还报道过,说是医院里接二连三的死人,说这里有鬼存在。”

“事情闹得很大,市里头本来决定拆除这栋大楼,可每一次拆迁队来都疯的疯,傻的傻,后来这栋大楼就留在这里,被选择性遗忘了。”

戴眼镜的男生侃侃而谈,显然提前做了不少功课。

“就显得他能耐,好像谁不知道是的。”

死党于汉东不屑的撇撇嘴,鼻子都要翘到了天上。

陈阳摇了摇头,示意于汉东听下去。


 

开口这男生叫张佳宇,跟陈阳是同班同学,原来还在一个宿舍。

不过关系很差就是了,作为学校里数得上号的尖子生,张佳宇自然不会和陈阳于汉东两个学渣为伍,几次不欢而散过后,几人的关系闹得很僵。

“不错,看来你们来之前都了解过。”

端语点点头,尽管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但陈阳依旧在她的话中听到了满意的情绪。“的确,这里就是那家十年前闹鬼的医院,后来被我们老板买了下来。”

“而此次的面试地点选择在这里也是这个原因,你们可以把此次的面试看成一次试炼,只要通过试炼就能够加入我们公司,成为公司内的正式员工,享受高达数万元的薪资。”

端语顿了一下,确定没人有疑问产生,这才继续道。

“一会,我将给你们每人发放一个智能手环,用于检测你们每一个人的生命体征和位置,你们的任务也很直白,只要带着手环,在这里坚持二十四小时就算为过关。”

“这么简单?”

一个女生惊呼道。

“当然没那么简单,每一个手环留有的电量不同,最高不超过百分之五十。你们想要成功的撑过二十四小时,必须探索这栋医院,找到含有电量的电池。”

“电量很重要,是保证你们生命的前提。”

“一旦手环失去电量自动关机,那么也意味着你本人失去了此次的资格。需要接受惩罚游戏,如果完成度高将会再次获得5%的电量支持,以此循环。当然,如果无法完成,将受到被剥夺所有资格的惩罚。”

“需要注意的是,一旦试炼开始,不容退出。”

端语指了指地上的封箱。

有人撕开封条,果不其然,里头放着的是各式各样款式的手环,还是少有的名牌产品。单是这手环的价值就不少于几千块。

每一个手环上都写了一个人的名字。

看着手环,周围顿时引起了一阵议论。

深夜徒步七十公里参加面试,而面试的内容竟然是在这个广为人知的闹鬼医院里生存二十四小时,在任何一个正常人看来都是无比荒谬的事情。

什么样的公司会用这样的面试作为筛选员工的面试题?

但没人打算退缩。

早在来之前,很多人都曾百度过诡秘公司的简历,虽然在互联网上名声不显,其主营的业务内容也是含糊其辞的猎奇娱乐公司。

但注册资本竟然高达惊人两个亿。

这也是众人愿意选择深夜徒步到这里的原因,何况,先前诡秘公司的财大气粗的打了两万块到每一个人的账户上,那可是实打实的真金白银。

“我反对!”

张佳宇走了出来。

“我反对贵公司的面试内容,我觉得作为一家有丰厚资本的公司来说,人才的选拔标准不能这么草率,这简直如同儿戏。”

“公司的发展需要人才,并不需要陈阳他们这样滥竽充数的吊车尾,免得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我觉得应当给予我们这些优等生优待。”

张佳宇的声音很高,他不屑的瞥了陈阳一眼,开口道。

“张佳宇,你放屁!”

于汉东一下子就怒了,扑上去就要和张佳宇厮打在一起。却在这时候,端语做了个手势,拦住了两人的冲突。

“安静,这里是面试的场地,不是你们撒泼打滚的地方。你们无论在校的表现如何,但想要入职我们公司,就要遵循我们诡秘指定的规则。”

“如果有异议,你可以选择现在离开,你们得到的收益将不会追回。如果没有异议,那么,我将宣布试炼开始。再次需要重申的是,一旦选择参加,那中途不允许退出。”

端语冷着脸再次重复了一次。

“傻子才走。”

周围响起了嘟囔的舆论声。

没有一个人选择退出。

无论是已经到手的两万元巨款,还是一旦入职成功后优越的工资待遇都让人心心念念,没有人会放过这样的机会。

“很好!”

端语点了点头,开始按手环上的名字开始发放。陈阳心中闪过瞬间的退缩,可一旁的死党已经伸手结果手环开始摆弄起来。

陈阳怔了一下,下意识的伸手。

手指碰在一起的时候,他的心里莫名其妙的打了一个突突。

端语的手,很凉。

好像没有温度。

......

“真他娘的晦气,如果不是端经理拦着,看我揍不揍张佳宇个满脸桃花开。还品学兼优,还要优待,我这有沙包大的拳头他要不要?”

走在医院的走廊里,于汉东举了举自己的拳头愤愤不平道。

“行了,人都走远了,你说这话给谁听?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刚刚接那手环干什么?如果不是你,我都想直接回去了。”

陈阳吐了口气,没好气儿的看了死党一眼,埋怨道。

“嘿,好玩嘛。”

于汉东哈哈一笑,摊手道。“你又不是不知道,现在那些招聘的公司,一个个好像是选美是的。妈的老子要是真十项全能还能去招聘?早就有猎头盯上老子了,如今难得碰到这么好玩的公司,当然要掺和一把,再不济过过瘾也是好的。”

“你说咱们这像不像是灵异探险?我昨天查的时候可是看到了不少邪门的报道,你说这医院里不会真的有鬼吧。”

闻声,陈阳翻了个白眼,实在无法理解死党的脑回路。

“鬼?谁知道呢,不过咱们还是最好小心一点,都说无风不起浪,我看这医院的确有点子邪门。”陈阳仔细的回忆着昨天在电脑上查到的资料,凝重道。

一间十多年前就被废弃掉的医院,还充斥着闹鬼的传闻。

这让陈阳不得不打起一百二十分精神。

“紧张个屁,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老子这辈子还没见到过鬼长什么样子呢。真能让老子见识见识,那死了也值了,最好再来个女鬼,看老子不把她嘿嘿嘿了。”

“与其关心这个,还不如关心一下手环的电量才是真的。”

于汉东打了一个哈切,探头到陈阳的跟前,忙问道。

“你的多少?我的还剩47%了。”

于汉东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似乎完全没把这间传闻闹鬼的医院放在眼里。

的确,富二代出身的死党完全是抱着玩闹的心来到这儿的。

早年间玩腻了剧本杀的于汉东觉得闹鬼的医院完全是小场面,压根没放在心上。

“运气还行,还剩31%。”

陈阳指了指手环上的电量,回口道。

“那咱哥俩运气不错,你不知道,张佳宇的手环电量就只有4%了,估摸着最多一个小时就要GG,如果那小子被淘汰了,那老子可就太开心了。”

“希望他别找到电池,这样的话,省得以后看着闹心。只是不知道那惩罚游戏够不够刺激,这点我倒是可以给点建议。”

于汉东嘀咕了一句。


 

闻声,陈阳没说话,借着手环上的手电筒的光芒投射,他小心翼翼的走在医院的走廊上就好像是游荡在医院中的孤魂野鬼。

十五个面试者看起来很多,但是当这些人数平均分配在空无一人的医院大楼里,那就显得有些空旷了。

离开的时候陈阳曾经计算过十五个面试者中除了个别几人选择了单独行动之外,其他人都是两三好友在一起统一行动。

十年的时间,医院的设施早就老旧的不像话了。

原本的地砖年久失修,踩在上头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这在空无一人的环境下显得分外刺耳。

气氛沉闷到窒息,陈阳甚至能够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陈阳不信鬼怪之说。

但陈阳不得不打起一百二十分精神。

因为他清楚,31%的电量最多也就坚持三到四个小时,再加上手环的手电筒功能一直处于开启状态,哪怕调整到了节能模式,但实际能够坚持的时间还要更少。

天知道那藏在隐秘角落里的电池是否像端语描述的那般简单易找。

“那里是什么?”

忽然,于汉东发出一声惊叫。

陈阳打了一个哆嗦明显被吓了一跳,他顺着于汉东指着的方向望去,却见手环昏暗的灯光照耀下,一个类似于金属片泛光映在了视野中。

药片电池?

陈阳连忙快走了两步,直接将手环的光亮调整到最大他这才勉强看清那东西的全貌。的确,这就是端语所说能够补充电量的药片电池。

似乎它被人很小心的放在了取药的弧形窗口中,

如果不是于汉东眼尖,很容易让人忽略过去。

不过......

似乎太容易了一些。

陈阳有些发愣。

“赶紧的,愣着干什么?”

于汉东推了陈阳一把,后者犹豫了瞬间,还是顺着窗口把手掌伸了进去。

可就在陈阳的手指刚刚碰触到电池的瞬间。

他感觉到自己的手指被握住了。

那是什么?

蓦的,陈阳只感觉的一股电流从脚底升起直接窜向了脊梁骨,本就悬着的心没来由的一阵突突,直接提到了嗓子眼。

他飞快的想要收回手掌,可没想到直接被握住了。那个东西力量很大,似乎想要把他的手拽进去是的。

谁在那里?

陈阳几乎是用尽了全力才将伸进去的手收回来,他慌乱的调整角度用手环的光亮照过去,但可惜那里黑漆漆的什么都不存在,可方才的一刻,让陈阳记忆犹新,他清晰的感受到了一双无比冰凉的手掌捏住了自己的手腕。

那触感冰凉,松弛,不似活人的手掌。

究竟是什么?

“怎么样?拿到了没有,喂喂,陈阳,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于汉东挤过来,见到陈阳发青的脸色忍不住开口道。

“没,没事,就是碰到了什么东西。”

陈阳吐出一口气,他几乎是喘了好几口气才勉强压下心中惊恐的情绪。

“靠,你什么胆儿啊,我看你脸都白了,别告诉我你真怕鬼吧,别自己吓自己。放心,有哥罩着你天王老子来了也不怕。等这事儿了解了,哥请你吃大餐。”

于汉东诧异的瞧了陈阳一眼,开口道。

闻声,陈阳没开口。

怕鬼?

陈阳忍了半晌仍是没有把方才的事情告诉死党,说实话,陈阳不怕鬼,虽然不算是正儿八经的无神论者,但他到底受过高等教育的大学生。

对他而言鬼神的说法不过是脑电波碰触后迸发的奇妙电弧,或者说让人细思极恐的心理暗示罢了。

陈阳唯一能够想象的就是诡秘公司在这栋大楼里安排了其他的人装神弄鬼。

只是那只手......

陈阳不由自主的想到了方才那触之既离的冰凉触感,让他下意识的联想到了面试官端语手掌冰凉的温度。

下意识的,陈阳走的更小心了。

陈阳测试过电量,得到的那块电池里都有超过40%的电量存在,这让陈阳的心稍稍放回了肚子里。

可惜的是,两人一路寻找,接下来却一无所获。

‘试炼者张佳宇手环电量耗尽,接受失败惩罚。’

‘试炼者张佳宇同学需找到陈阳同学,并从他的胯下钻过,见证者不得少于五人,限时半小时内完成,游戏开始......’

忽的,手环发出端语冰冷的声音。

陈阳前行的脚步顿了一下,差点和于汉东撞在了一起,他们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人的手环电量耗尽了,而失败者竟然还是和自己不对付的张佳宇。

“这游戏可以啊,让张佳宇钻你的裤裆,这不是扎他的心窝子嘛。陈阳,你觉得张佳宇会不会这么干?”

于汉东笑的上气不接下气,都快直不起腰了。

张佳宇本来就和他们两个不对付,要不然当初也不会从宿舍里头搬出去,然后在试炼开始的时候针对他们两人了。

没想到因果循环,张佳宇第一个遭到了报应。

从陈阳的胯下钻过去,真亏主办方想的出来。

对此,陈阳也是哑然失笑,心中的惊恐情绪也是稍稍消减了一些。“我觉得不可能,张佳宇恨不得把咱们踩进泥里,让他钻我的裤裆,恐怕比杀了他还难受。”

“不过我觉得这惩罚游戏有点过线了吧,玩的也有点太大了。”

张佳宇的自尊心有多强,陈阳可知道的一清二楚。

果不其然。

两人缓缓行走,根本就没见到张佳宇的影子。偶尔有擦肩而过的熟人,还笑着说他们要当见证,直到半个小时都快走完了,张佳宇依旧没有选择和两人联系。

‘游戏结束,试炼者张佳宇未完成惩罚游戏,资格剥夺,将接受惩罚......’

‘大辟!’

手环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大辟是什么鬼?”于汉东愣了一下,剥夺资格很好理解,可惩罚是大辟是什么,他想半天也没弄明白。

谁知,陈阳的眉头顿时拧紧了。

大辟,古代五刑之一。

是一种砍头的惩罚,在周,商,春秋,战国等时代,是死刑的统称。但一个游戏失败惩罚而已,怎么会用这个命名?

他刚想开口解释。

突然。

一声高亢到变形的尖叫声在大楼内响了起来。

陈阳面色一变,拉着于汉东就朝着声音响起的方向快速的奔跑。

等他们两人到了地方,却见到那里已经挤了不少闻声而来的同学。他们个个面露惊恐,仿佛见到了什么耸人听闻的事情,脸都吓的煞白。

陈阳探头瞅了一眼。

就是这一眼,却让陈阳瞳孔骤然收缩。

在手环灯光能够照到的地方,正有一个无头的尸体躺在那里,断裂的脖颈处鲜红的血液流淌一地。

而在尸体的旁边,一颗滚动的头颅在微光下分外可怖。

是张佳宇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