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收养的姐

收养的姐

苏果苏星陆凌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我姐说她晚上脚凉,我妈理所当然地让我每天伺候我姐泡脚,帮她揉腿按摩。最主要的是,这个姐姐并不是我妈亲生的,她是被收养的。童年的时光里,我亲妈的偏心,让我觉得,我才是我爸妈的养女。

主角:苏果苏星陆凌   更新:2022-09-11 00:1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果苏星陆凌的其他类型小说《收养的姐》,由网络作家“苏果苏星陆凌”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我姐说她晚上脚凉,我妈理所当然地让我每天伺候我姐泡脚,帮她揉腿按摩。最主要的是,这个姐姐并不是我妈亲生的,她是被收养的。童年的时光里,我亲妈的偏心,让我觉得,我才是我爸妈的养女。

《收养的姐》精彩片段

我姐说她晚上脚凉,我妈理所当然地让我每天伺候我姐泡脚,帮她揉腿按摩。

最主要的是,这个姐姐并不是我妈亲生的,她是被收养的。

童年的时光里,我亲妈的偏心,让我觉得,我才是我爸妈的养女。

直到有一天,我知道了真相。

我五岁那年,才知道我姐不是我妈亲生的。

我舅舅英年早逝,留下一个遗孤,也就是我姐姐。

那时候我妈便将还是婴儿的姐姐抱回家,视如己出。

我妈年轻的时候生不出孩子,亲戚说收养了我姐,说不定能带来孩子缘。

果不其然,在收养我姐姐的第二年,我出生了。我妈一直在我面前耳提面命,夸大其词地说我姐是我家的大福星,我也是因为有我姐才能招来的孩子。

从小到大,这些话,听得我耳朵都起茧子了。

而我姐也因着我妈的娇惯,变得性格乖张古怪。

我家的户型是八十九平的小户型,我爸妈睡主卧,我和我姐一直在次卧睡上下铺,还有一间没有窗户的储物间。

等到我姐上初一了,她黑着脸找我妈告状,说我晚上会打呼噜,严重打扰她睡觉,进而影响她的学习。

她这几次考试全班垫底,全是因为我,结果我妈二话不说直接把宽敞的主卧,让出来给我姐睡,还补偿的为她新添置了一套昂贵的学习专用桌椅。

她和我爸住到了次卧。

而我被迫搬进了拥挤又没有窗户的储物间。

储物间正对着家里的卫生间,冬冷夏热,堆满了家里的杂物,废纸盒,旧课本什么的,甚至连一张床都放不下。

我那时候才上五年级,还只是个半大的孩子,当场委屈地哭了,「妈,我不要睡储物间!」

我妈没好气地驳斥了我的请求,冷着脸道,「你都这么大了,能不能懂点事!还不是你晚上打呼噜,害得你姐没法好好学习!储物间或者睡客厅,你自己选。」

在我妈这边碰壁以后,我偷偷拿家里的座机,给我爸打电话求助。

我爸工作性质特殊,每天早出晚归,周末经常无休,大多的时间,除非我一直等到深夜,才能看到他一眼,要么早起,能和他一起匆匆吃个早饭,经常我是见不到他的。

但是在这个家里,只有我爸最疼我。每次受委屈了,我也只能找我爸解围。

我爸听说了这事,也气得不行,直言我妈偏心,「你放心,我会找你妈谈谈!」

原本我以为在我爸的帮助下,我可以成功逃脱住储物间的命运。

没想到,到了晚上,我妈就在储物间,支了一张小型的单人折叠床。「苏果,从今晚起,你就睡这里。白天记得把折叠床收起来,别占地方。」

我欲哭无泪,打心底怀疑,我妈以前是不是对我说谎了,我才是那个领养回来的孩子吧?或者,我只是他们充话费,附赠的?

那天晚上,我倔强地坐在折叠床上不肯睡,一直迷迷糊糊地等到十点,听到钥匙声,我激动地跑到门口。

是我爸下班回来了。

一见到他,我没说话,两只眼睛红肿的跟桃子似的,却将眼泪含在眼底,像是在无声地控诉着我妈的偏心。

我爸知道我受委屈了,连忙道,「闺女,我都知道,我现在就去和你妈说!你还在长身体呢,怎么能睡储物间,真是岂有此理。」

我爸直接进了次卧,我就躲在门外,紧闭的房门内,很快传出我爸妈激烈的争吵声。

听到我爸妈在为我吵架,我心里也不好受,一直忍住的眼泪,终于控制不住地往下砸。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爸从房间里出来,安抚地摸了摸我的头,「乖女儿,爸爸也是没有办法啊,你妈妈太蛮不讲理了。你再忍一忍,等爸爸赚够了钱,咱们家就换大房子,爸一定让你拥有一个单独的房间。」

我猜到了结果,也不打算再抗议了。但是小孩子的心理,终究还是忍受不了憋屈和不公,我抽泣了一下,「爸爸,你别骗我,你认真地告诉我,我是不是根本不是你们亲生的,我才是养女吧?」



我爸脸色一变,连忙解释,「不许胡说,你是我和妈妈亲生的孩子,千真万确。只是,正因为你姐姐是养女,你妈不想别人戳我们家脊梁骨,说我们有了亲生女儿,就刻薄养女,才要对你姐姐加倍的好。你妈妈其实也很爱你,你要理解你妈妈的苦心。」

不能刻薄养女,就一定要刻薄亲生女儿吗?我垂下头,把脸上的委屈全部隐藏,认命地回到储藏室睡觉。

当时正值夏天,储藏间没有窗户,也没有电扇。哪怕我把房门全部打开,整个小房间,还是像一个炙热的烤炉一般,热的我翻来覆去睡不着。

好不容易挨到凌晨五六点,天气凉快了点,刚睡着,半梦半醒间,就听见从卫生间传来我姐冲马桶和洗漱时哗啦啦的水流声。

「姐,你能不能小点声?」一晚上睡不好,我困得眼睛都睁不开,朝着卫生间喊。

哪知我姐丝毫没有半点自觉,反而在卫生间乒乒乓乓地制造出更大的噪音,不忘得意地回道,「难道我在自己家,还要像做小偷似的蹑手蹑脚吗?苏果,你都五年级了,你没学过一句话,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多吃点苦,对你没坏处!」

不等我说话,我妈正在做早饭,从厨房探出头来,「苏果,闭嘴!你姐都早早起床要去上课了,就你还在睡懒觉,你还有理了!」

我躺在折叠床上,又是一肚子委屈。

后来,那间没有窗户的房间,白天是储藏间,晚上就成了我的房间,贯穿了我的整个童年。

不仅我们家最好的东西要无条件供给我姐,更过分的还在后面。

家里的饭桌上如果出现两个鸡腿,从来没有什么一人一个的说法,两个鸡腿都必须都是我姐的。因为我妈说,我姐从小身体虚弱,必须要好好补一补。

童年里,如果不是我爸偶尔会带我出去吃一顿,我甚至不知道鸡腿肉是什么滋味。

我姐穿旧的衣服,用旧的书包,课本,都让我像垃圾桶一样回收,这些种种辛酸就不必细说了。

我高二,我姐高三那年,寒冬,我姐的房间既装了暖气,又有电热毯,但我姐还是嚷嚷着,晚上睡觉的时候,她脚冷的一个晚上都睡不着。

我妈一听,急了,束手无策时,我姐幽幽的来了一句,「要是苏果能每天晚上端水给我泡泡脚,捏捏脚,可能我就不能冷了。」

她都这样说了,我妈哪有不满足的,连忙朝我使唤道,「苏果,从今天晚上起,你每晚伺候你姐泡脚,帮她按摩按摩。」

我白眼都快翻到天上去了。这已经是 21 世纪了,我姐这是把我当奴婢了吧?「我不干,妈,难道你把我生出来,就是让我给她当丫鬟,当垃圾回收站的吗?」

闻言,我姐眼眶里就团了晶莹的泪珠,委屈巴巴,「妈,如果苏果不愿意,那就算了,当我没说过,让我冷死算了。她现在也长大了,怕是也不会听您管教的了。」

这一通茶里茶气的激将法下来,我妈脸色不好看了,拿起鸡毛掸子就毫不客气地往我身上招呼,「苏果,你真是没有良心。当初要是没有你姐,哪里来的你?你都是你姐招来的,让你对你姐好点,你能少块肉啊!」

我不是受气包,见我妈来真的,我连忙往旁边躲,但还是不小心被抽到了几下,后背、胳膊一阵火辣辣的疼痛感。

而我姐,就坐在沙发上,优哉游哉地吃着葡萄,看好戏似的看着我家上演的这场因为她而引发的闹剧。

躲闪间,我看见我姐这副没心没肺的样子,我甚至觉得,她可能才是这个家,最没有良心的那一个吧。

当晚,我妈亲自押着我,端了一盆热水到我姐的房间,我撸起袖子,把手伸进我姐的洗脚水里,替她捏脚。



我姐坐在床上,享受我替她按摩,脸上别提多得意了,嘴里还时不时的点评几句。

「轻一点,嗯,这样才舒服。」

「脚踝那里捏得用力一点,平时走路,酸死了。」

「哎呀,再用点力,苏果,你晚上没吃饱饭啊!」

我咬着唇,很想抽她两耳刮子,但我妈就站在后面盯着,我只能暂且忍下,等待时机。

正在这时,我爸今天提前下班回来了,一进门,就看见我正卑微地蹲在地上,给我姐洗脚。

看到我爸时,我眼眶瞬时一热,多少委屈涌上心头。

这一次,我爸没吱声,大概他知道就算他和我妈吵一架也是无济于事,转身,他拿了钥匙又重新出门了。

半夜,天还是灰蒙蒙的。

我睡得迷迷糊糊的,听见房间有敲门声,睁开眼,是我爸站在储藏间门口。

我迷茫地喊了一句,「爸?」

我爸应了声,缓步走进这间狭小、阴冷的房间。

他别过头,甚至有点不敢和我的眼睛对视,「果果,是爸爸对不起你,从小对你疏于照顾,难为你了。」

「爸,我没事啊,我早就被我妈练就的一身皮糙肉厚,铜皮铁骨的,我挺好的,真的。」我有点想哭,但是被我强忍住,我怕我爸看见我哭,会替我难受。

我爸叹了口气,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递到我手里,「你不是一直想要一个新款手表吗?这是爸特意买来送你的。爸改变不了你妈的偏心,只能偷偷地补偿你一点点。不过,你千万别让你姐发现了,不然家里又要多生事端了。嗯?」

「哇,太棒了,谢谢爸,爸,我太爱你了。」我惊喜的不得了,迫不及待地把手表取出来。

手表外壳是一个笑脸的米奇,我欣喜地在手腕上试戴了一番。

这款卡通手表最近在我们高二年级很流行,几乎人手一个,我求我妈很久了,她却以家里拮据为由,一直不肯给我买。

我不能让我姐看到手表,所以只能睡觉的时候戴一戴,白天的时候,又小心翼翼地把手表藏在枕头里,以免被发现。

但我没想到的是,晚上放学回来,我枕头里的米奇手表已经不见了。

我急死了,大冷天的,我的汗都冒出来了,翻遍了储藏间的每一个角落,根本找不到那只手表。

从房间冲出来,我姐正支着脑袋,懒在沙发上看电视,露出的一截手腕上,戴着的可不就是我爸送我的那款米奇笑脸手表。

「苏星,你怎么能不经过我允许,拿走我的手表!你这跟小偷,有什么分别?」我怒了,第一次没有叫姐,而是直呼她的名字,苏星。

我姐从沙发上坐起来,没有半点做小偷被人发现时的惊慌,而是朝着厨房的方向,娇滴滴的喊,「妈!」

不等我妈出现,我像是初生的小牛犊一般,朝着苏星扑了过去,压在她身上,拼尽力气去抢她手腕上的手表。

那是我的,是爸爸买给我的礼物!

「妈,你快来啊,苏果要吃人了,妈你快来管管她,她越来越没大没小了。」我姐一边护着手表,一边扯着嗓子朝厨房喊。

她手腕上防得严严实实,我就朝着她脸上,头发上又抓又挠,她吃痛的大喊大叫。

「苏果,你在干什么呢!」我妈从厨房出来,见状,也慌了神,等反应过来后,才跑过来,从后面想拉开我。

我这次是用了十成的力气,我妈一时也拉不开我,只能劝我,「苏果,是我把手表给你姐的,你爸也太偏心了,竟然只给你买手表,不给你姐买。我们家是绝对不允许这种偏心,不公允的事情发生的!」

听到这话,我差点被我妈气笑了。

从小到大,她偏心我姐的事情,还少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