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夏晚晚封沉

夏晚晚封沉

夏晚晚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夏晚晚想着,面色有些泛白,连妆都盖不住。终于,随着导演的一声‘过’,夏晚晚在这部剧的戏份彻底结束。她缓缓站起身,看着迎上来的助理想要说什么,眼前却是一阵晕眩。

主角:夏晚晚封沉   更新:2022-09-11 00:1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夏晚晚封沉的其他类型小说《夏晚晚封沉》,由网络作家“夏晚晚”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夏晚晚想着,面色有些泛白,连妆都盖不住。终于,随着导演的一声‘过’,夏晚晚在这部剧的戏份彻底结束。她缓缓站起身,看着迎上来的助理想要说什么,眼前却是一阵晕眩。

《夏晚晚封沉》精彩片段

“你一会儿还有事?”夏晚晚看着没有下车意思的封沉问道。

“嗯,还有个采访。”封沉回着,没看她一眼。

夏晚晚捏着包的手微微收紧:“阿沉……”

她唤着,声音轻微带着点点哑意。

封沉寻声看来,眉心微皱:“还有事?”

“没……路上小心。”夏晚晚压着心里翻涌的情绪,弯起一抹笑。

封沉点了点头,然后关上了车门。

引擎声在静谧的雪中显得轰鸣。

夏晚晚目送着保姆车离去,转身上了楼。

这天后,两人又都忙了起来,也很少有时间见面。

转眼一个月。

今天,是夏晚晚杀青的日子。

她躺在雪地之中,肚子一阵阵犯疼。

从今天早上起来,她就觉得不舒服,但今天是最后一场戏,想着能忍就忍。

可一整天下来,肚子却是越来越疼。

夏晚晚想着,面色有些泛白,连妆都盖不住。

终于,随着导演的一声‘过’,夏晚晚在这部剧的戏份彻底结束。

她缓缓站起身,看着迎上来的助理想要说什么,眼前却是一阵晕眩。

紧接着,整个人朝着地上栽倒而去——

再醒来,人已经在医院。

夏晚晚看着坐在一旁,神色严肃的谢嘉珩,哑声问:“我怎么了?”

谢嘉珩脸色有些难看,却还是压抑着情绪:“你怀孕了。”




第五章 爱过我吗


谢嘉珩的话太过不可置信。

夏晚晚愣在当场,一时间竟反应不过来。

好久,她手才抚上小腹:“我真的怀孕了?”

夏晚晚话中满是惊讶,还带着欣喜。

谢嘉珩听着,眼里却满是暗色:“医生说刚一个月,是封沉的吧。”

夏晚晚点了点头,算了算日子刚好是那天在宾馆的事。

她摸着还没有任何征兆的肚子,脸上是按捺不住的笑意。

“我手机呢?”夏晚晚问着。

谢嘉珩将手机递了过来,踌躇了会儿,还是将心里的话说了出来:“晚晚,我知道你很喜欢这个孩子,但你有没有想过,封沉他也会想要这个孩子吗?”

闻言,夏晚晚愣了下:“你什么意思?”

她脸上的笑容淡了淡,谢嘉珩不想再说,但又不得不说。

“他连你们的恋情都不敢公开,你觉得他会承认这个孩子吗?”

“他会!”

夏晚晚肯定着,可声音却在发颤。

一开始的欣喜褪去,她心里也充斥着不安和忐忑。

那天在办公室听到的话成了她心里的一个结,怎么都跨不过去。

而谢嘉珩看着沉默的她,缓和了语气:“你不要冲动,先好好想想。”

夏晚晚沉默了很久,还是伸出手:“把手机给我吧。”

见状,谢嘉珩只迟疑了瞬,就将手机给她,转身走出病房。

而夏晚晚握着手机,看着封沉的电话号,很久才发了条短信过去:“我在魔都第一医院1108病房,你过来一趟。”

看着发送成功的提示,她转头望向窗外,手无意识的盖在小腹上。

天色暗的很快。

夏晚晚看着墙上钟表慢慢挪动着的指针,垂眸看着毫无动静的手机。

距离那条短信已经过去四个小时了,晚上九点,她还是没等来封沉。

夏晚晚眸色微黯,白日里谢嘉珩的问话像石头压在心头,让她喘不过气。

就在这时,病房门被推开,封沉走了进来。

看到他,夏晚晚眼神一亮:“阿沉!”



封沉却是冷着张脸:“你怀孕了?”

夏晚晚愣了下,封沉的神色和她想的不一样。

她迟疑着点了点头:“嗯。”

“这个孩子不能要。”

封沉的声音冷沉却坚定,没有丝毫的犹豫。

夏晚晚心缓缓下沉,不敢相信的再次问:“你说什么?”

“你我都在上升期,这个孩子来的不是时候。”

“可这是我们第一个孩子。”夏晚晚声音沙哑,字字艰涩。

但换来的,只是封沉冷漠的一句:“打了吧。”

病房内寂静了下来。

夏晚晚心里一片酸苦,连带着眼眶发热:“如果我不同意呢?!”

封沉面若冰霜:“我不会承认。”

夏晚晚僵直着坐在那儿,像是一座石雕。

很久很久,她缓缓闭上眼,一滴泪砸在了被子上……

“封沉,你真的有想过要娶我吗?”夏晚晚哑声问着。

封沉没回答。

夏晚晚睁眼看他,这个自己爱了几年的男人再度发问:“或者说你真的有爱过我吗?”




第六章 对戏


夏晚晚问着,一颗心像是悬在崖边,摇摇欲坠。

她不知道,如果封沉真的爱自己,为什么不想要这个孩子!

而封沉只是说:“我爱你,但孩子不能留。”

可夏晚晚却不能从他的话里听到半分爱意。

这一刻,她看着男人只觉得有些陌生。

五年了,自己好像从来没有真正了解过他!

“我……”夏晚晚还想再说什么,可刚开口,就被打断。

“这件事我会让人安排,届时派人去接你,我还有事,先走。”

封沉说完,转身往外走。

夏晚晚看着他背影,想开口将人叫住,但最后也只是默默的看着他离去。

就这样,她望着窗外整整一夜。

直到第二天的太阳慢慢爬上来,朝阳透过窗照在人身上,微微暖。

夏晚晚深吸了口气,落在小腹的掌心一片温热,她也做下了决定——留下这个孩子!

至于封沉……

想到昨天他的态度,夏晚晚攥紧了手。

这之后,她没再联系过封沉,只是听谢嘉珩说他接下了那个电影。

半个月后,电影开拍,拍摄地在国内。

刚到片场,夏晚晚就看到了从另一方向走来的封沉。

四目相对,封沉神色晦暗不明。

想起上次见面时他的话,夏晚晚率先一步转身往休息室走。



这时,却听冯雨琦的声音从背后响起:“阿沉,你怎么还在这儿?到我们两的对手戏了!”

她话中是不常见的亲昵。

夏晚晚下意识的转头去看,就见到她拉着封沉往另一边走去。

而封沉也没有避开。

夏晚晚看着这一幕,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感觉,既可笑,也讽刺。

冯雨琦是新一代小花,出道走的就是模仿自己的路子。

两人虽然没见过面,但是一直是竞品,也经常放在一起比较。

这两年,她已经撬走了自己很多代言和剧本。

而这些,封沉都是知道的。

想到这儿,夏晚晚眼神黯了下来。

入夜。

夏晚晚拿着点好的汤羹去找封沉,想再去和他谈谈孩子的事。

却没想到,刚到他房间前,就看到冯雨琦穿着睡衣从中走出来。

四目相对,沉默的擦肩而过。

夏晚晚进了房间。

她没看见,背后本来离开的冯雨琦却是转过了身,一双眼中满是嫉妒与恶意。

房间内。

夏晚晚看着也穿着睡衣坐在沙发上看剧本的封沉,嗓子也有发堵。

而封沉看到她,下意识的皱起眉:“你来干什么?”

“冯雨琦能来,我不能餅餅付費獨家?”她反问着,话语间是怒气。

“她来对戏而已。”封沉回着。

“真的只是对戏吗?”夏晚晚反问。

封沉却不答了:“明天还要拍戏,你回去吧。”

他说着,站起身,大有夏晚晚不走,他就将人推出去的意思。

夏晚晚攥紧了手,末了还是将汤羹留下,转身离去。

一整夜,她满脑子都是冯雨琦穿着睡衣从封沉房间里走出的那一幕。

转眼,这部影片已经拍了一周了。

今天,夏晚晚的戏是在阳台拍摄,需要吊威亚。

这场戏过得很慢,来来回回折腾了好多遍,导演才满意。

在导演喊过的那一刻,夏晚晚也松了口气。

可就在工作人员准备将夏晚晚从威亚上放下来时。

她腰间的安全绳却突然脱落,整个人从阳台滑落下来—— 

刹那间,彻骨的痛袭来,夏晚晚眼前一黑!

消毒水的味道刺鼻。

夏晚晚是被小腹的疼痛醒的。

意识恢复的那一瞬间,她下意识的伸手去摸小腹,满心不安恐慌。

这时,一道男声响起:“孩子没保住。”

夏晚晚闻声愣愣转头,就看到谢嘉珩一脸的担忧。

好像反射弧都慢了半拍,她好久才反应过来:“你说什么?”

谢嘉珩沉声又重复了一遍。

听清楚了他的话,夏晚晚眼眶唰就红了。

这时,一声门响,封沉走了进来。

谢嘉珩视线在两人间转了转,最终还是沉默的转身离开,带上了门。

封沉走到床边,伸手将人抱在怀里,无声安慰着。

他怀抱微暖,也让夏晚晚本就不堪一击的伪装霎时碎裂。

她回抱着封沉,刚压抑下的情绪倏然崩溃。

“我们的孩子没了!”



封沉看着怀中的人,很久才说:“这是好事。”

夏晚晚只觉得周身寒凉。

连带着封沉的怀抱都显的像冰窟。

她一把将人推开,一字一字提醒着:“他是我们的孩子!”

可封沉只是说:“他不该这时候来。”

说这话的时候,他眼里瞧不见半分难过,好像此时失去的不是两人的骨肉!

夏晚晚背后发冷:“你不想要的究竟是这个孩子,还是我?”

封沉沉默相对。

看着这样的他,夏晚晚手指尖都冻到发颤。

她有些怀疑自己的记忆,封沉一直都这么冷冰冰的吗?

夏晚晚不知道,也想不起。

“封沉……”

她刚要开口,却被他的手机铃声打断。

封沉接起电话,不知道那头说了什么,只见他皱了下眉,然后挂断了电话。

“有个影视签约出了问题,我过去看一眼,你好好休息。”

说完,他不等夏晚晚说话就快步离去。

背后,夏晚晚看着他的背影,眼里的光一黯再黯。

走进来的谢嘉珩看着,不由心疼。

他不知道能说什么安慰,只能上前一步,手抚上她头。

谢嘉珩手心温暖,夏晚晚感受着,心里的悲伤与酸楚像是被无限扩大。

眼泪成颗砸落,印在被子上,一块块泪痕。

“哭吧。”谢嘉珩一下一下抚着她头发,话语声温柔,没有责怪,只有安抚。

夏晚晚听着,心里像被注入了股暖流。

谢嘉珩自从她成为演员就一直陪着她,两个人一同成长,现在她是影后,谢嘉珩也成了金牌经纪人。

和封沉的事,他明知不对,但还是顺着自己。

想到封沉,夏晚晚呼吸一窒,心里又漫上不能言说的痛。

“你说是我错了吗?”夏晚晚闷声问着,话语间满满都是不确定。

谢嘉珩心疼不已:“你没错。”只是爱错了人。

后半句,他没有说出口。

但夏晚晚心里明白,她喉间泛苦,像吞了黄连一般。

“威亚的事查出来是谁了吗?”

“冯雨琦,但是没有证据,不过我会查。”谢嘉珩回着,眼神中有些些的狠意。

但没想到,麻烦接踵而至。

当晚十二点。

‘夏晚晚——未婚先孕’的词条爬上了热搜,刹那间席卷了整个娱乐圈!

病房内。

夏晚晚看着手机里满屏的栽赃言论,心里忍不住难过。

从一开始进到这个圈子就知道可能会有这样一天,但是没想到会这么声势浩大。

那些不堪入目的词像针刺进心里。

她不敢再看,发颤的手指按灭了屏幕,看向谢嘉珩:“还是压不下去吗?”

谢嘉珩刚挂断电话,闻言摇了摇头,脸色难看。

“不行,之前熟悉的那些媒体都不敢下水。”

他说着,捏了捏眉心,有些迟疑,“还有一个办法。”

闻言,夏晚晚忙看向他发问:“什么办法?”



云都的冬夜华灯璀璨。

颁奖结束后,休息室内。

影后夏晚晚换掉了礼服,一身普通长裙,脸上的妆却依旧精致。

她在等,等封沉的求婚。

她是娱乐圈风光无限的影后,他是娱乐圈新晋小生。

明面上,他们是前辈和后辈的关系,实际上,他们已经在一起五年了。

他曾说,等成为影帝,就娶她,而今天,就是他成为影帝的日子。

想到这,她还是不可避免的溢出微末的期待。

时间一点点过去,休息室的门终于再次被推开。

封沉走进来,看到站在其中的夏晚晚,下意识的皱了下眉,然后将门关上。

“你怎么在这儿?”

他话中浓浓的不悦,夏晚晚听的出来。

她抿了抿唇,好脾气说:“我在等你。”

封沉自顾在沙发上坐下,低头看手机:“有事?”

夏晚晚愣了下,再问:“你没有什么要和我说的吗?”

她想也夏封沉是在逗自己,就等她生气然后再给她惊喜,求婚。

可封沉只是皱眉:“是你来找的我。”

四目相对,他眼中只有一片冷漠。

夏晚晚意识到了什么,心里的期待退却成灰。

她比他大五岁,这场爱情从一开始她就有负罪感。

而为了弥补这份亏欠,她动用了所有关系,将所有好剧本塞给封沉,让他成为炙手可热的演员。

到现在,两人在一起五年……

而见夏晚晚一直不说话,封沉起身:“没别的事我先走了。”

说完,就往外走。

夏晚晚闻声回神。

眼看着男人要走出房间,她再也忍不住发问:“你打算什么时候娶我?”

封沉脚步未停:“不急。”

夏晚晚怔在原地,她不知道封沉的不急是什么意思。

真的只是不急吗?

但她已经再没机会问,封沉的身影已经消失。

夏晚晚一个人在休息室站了很久,开车回了家。

刚进家门,电话响起,是她的经纪人谢嘉珩。

接起就听到他说:“网上爆出了你和封沉的恋情新闻,公关部在做澄清处理,你这两天注意一下,别说错话。”

闻言,夏晚晚握着手机的手紧了下:“等一下,我……我先问下阿沉。”



电话那头沉默了。

夏晚晚心里明白,一开始就澄清无疑是最好的办法。

可那人是封沉,她……

就在她出神之际,谢嘉珩的声音再度响起:“不用问了,你自己看吧。”

夏晚晚不解他的意思,下一秒,就看到谢嘉珩发来的一张截图。

她点开看,是封沉刚发的微博,上面只有一句话。

“夏晚晚老师是我很敬重的前辈,没故事,没交往——”

夏晚晚看着,心里一阵阵钝痛。

封沉就这么急切的澄清两人的关系,他真的有想过娶自己吗?

她不由得问自己。

电话里,谢嘉珩见她一直不出声,开口劝:“晚晚,你在圈里这么多年看的也不少,怎么就拎不清呢?”

夏晚晚不知道能回什么,只能说:“我有些累了,先睡了。”

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她点开那张截图,看了又看,似乎想要从中找到什么。

又找到这条原微博,看着下面评论区网友的话,终还是给封沉打去了电话。

机械音响了很久,才被接通。

没有人说话,只有男人轻微的呼吸声。

夏晚晚紧攥着手机,指骨泛白,率先开口问:“那条澄清的微博……”

说到这儿,她有些说不下去。

而电话那头,封沉却给出了回答:“是我的意思。”

那一番话,敲碎了夏晚晚心底的希冀。

她无法自欺欺人了。

夏晚晚心里忍不住发苦:“趁现在公布我们的恋情不是刚刚好吗?”

可封沉只是说:“再等等。”

“等什么?”夏晚晚有些没能压住情绪。

封沉却只是沉默,好久才说:“今天很累,别闹了。”

而后,毫不犹豫地挂断了电话。

夏晚晚握着滚烫的手机,一颗心却冰凉的如坠寒潭。

窗外,夜色漆黑,瞧不见半点光亮。

她就这么看了很久,才给谢嘉珩发了条微信:“澄清吧。”

然后将手机扔到一旁,开了瓶酒一个人喝。

酒液灌进胃里,一阵阵泛凉刺痛。

可夏晚晚却觉得,此刻只有这种冷,才能压下眼眶的热意。

一夜醉酒。



第二天一早,夏晚晚敛好自己的脆弱情绪,洗漱好去了片场。

微博上的事大家都知道,片场气氛有些尴尬。

夏晚晚看着进到化妆间的封沉,脚步迟疑,转身进了休息室。

拍戏的一天过的很快。

在导演一声“收工”之后,夏晚晚看着封沉,想了想还是觉得两个人该再聊聊。

她上前:“晚上一起吃饭吧,地址我发给你助理。”

闻言,封沉皱了下眉,但最后还是点了头。

他的神情,夏晚晚看在眼里,莫名觉得像在犹豫着拒绝。

她不敢再想下去,压下心中的涩意,收回视线快步离去。

封沉看着她背影,眼里情绪不清不明。

钟鼎楼。

直到菜上齐,包厢内也没人说话。

夏晚晚看着封沉,眼底情绪翻涌:“公开的事,你是怎么想的?”

封沉将筷子放下,神情叫人看不清楚:“公司不会同意。”

他们两个同是颍川娱乐公司,封沉刚拿了影帝,正是大火的时候。

如果这时候爆出恋情,对公司来说是比较亏损。

夏晚晚知道,但现在她只想知道封沉自己是怎么想的。

“如果公司同意呢?”她再问。

封沉却沉默了。

夏晚晚看着他,心里说不出什么感觉,连饭菜都觉得味如嚼蜡。

她一向明白,沉默就是最好的拒绝。

可她却不想看清楚。

一顿饭,就在这种压抑沉闷的氛围结束了。

外面已是深夜。

夏晚晚看着要上车离开的封沉,开口:“今天……留下来吧。”

天黑着,只有远处路灯亮着。

封沉的神色看不清,夏晚晚心里打着鼓。

然后就见他朝自己走过来。

夏晚晚看着眼前的封沉。

然后伸手环住他脖颈,吻了上去——

夜色染染。

一切结束在微醺的橙黄中。

夏晚晚揽背靠在床上,看着要走的封沉,哑声问:“阿沉,你真的会娶我吗?”

封沉动作一顿,转头看向她。

他没说话,夏晚晚一颗心像被挂在树梢,随风摇晃。

可末了,封沉只是说:“你觉得呢?”

这个反问像针管戳进肺里,呛得喉间发痒。

夏晚晚那一瞬间只觉得浑身冰凉,就算盖着被子也无济于事。

望着封沉离去的背影,她攥着被角的手慢慢收紧。

整夜,夏晚晚再也睡不着。

第二天的戏份很轻,她在A组,封沉在B组,同时拍摄,两人也没有见面的机会。

转眼,一天又过去。

天幕渐渐黑了下来。

夏晚晚换回自己的衣服,出来时,封沉的车已经不在了。

她看着那车位停顿了很久,直到助理过来。

“封沉去哪儿了?”

“听说是他经纪人找他有事,回公司了。”助理回道。

闻言,夏晚晚点了点头,没再问什么,上了保姆车。

却没想到,刚拉开车门,就看到坐在其中的谢嘉珩。

夏晚晚愣了下,坐上车:“你怎么来了?”

谢嘉珩手里还有其他艺人,这些日子一直在各处跑。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