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逆风前行小说

逆风前行小说

安羽 著

其他类型连载

高三的第一次摸底考试,我超常发挥考了全班第一名。放学后薛静把我堵在厕所里,揪着我的头发掌攉:「考第一名真了不起啊!你是学霸吗?」她的小跟班在旁边助威:「要不打断她的手指头吧,看她还怎么写字。」薛静转头狠狠的盯着小跟班:「放屁!她手指头坏了,我怎么办?」我抱着头蹲在地上,任由她们发泄。

主角:薛静安羽   更新:2022-09-11 01:0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薛静安羽的其他类型小说《逆风前行小说》,由网络作家“安羽”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高三的第一次摸底考试,我超常发挥考了全班第一名。放学后薛静把我堵在厕所里,揪着我的头发掌攉:「考第一名真了不起啊!你是学霸吗?」她的小跟班在旁边助威:「要不打断她的手指头吧,看她还怎么写字。」薛静转头狠狠的盯着小跟班:「放屁!她手指头坏了,我怎么办?」我抱着头蹲在地上,任由她们发泄。

《逆风前行小说》精彩片段

高三的第一次摸底考试,我超常发挥考了全班第一名。


放学后薛静把我堵在厕所里,揪着我的头发掌攉:「考第一名真了不起啊!你是学霸吗?」


她的小跟班在旁边助威:「要不打断她的手指头吧,看她还怎么写字。」


薛静转头狠狠的盯着小跟班:「放屁!她手指头坏了,我怎么办?」


我抱着头蹲在地上,任由她们发泄。


我之前也不是没有还手过,后果就是我被打的更厉害,然后回到家我妈还会再打我一顿。


就因为薛静是金贵的小公主,我是卑贱的私生女。


可是,我并没有求着她把我生下来,凭什么要这么对我呢?


我拖着疼痛的身体回到家,刚进门就挨了一巴掌,我妈手里拿着一把痒痒挠在等我。


这个痒痒挠是竹子做的,是专门用来惩罚我的戒尺。


我抬头,看到薛静捧着一碗双皮奶,站在我妈身后幸灾乐祸的看着我。


「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你要帮助你妹妹!你考第一名,妹妹考了三十二名,妹妹心里多难过!」我妈挥动着戒尺,在我背上打了一下。


我原本就受伤的背,立刻火辣辣疼了一片。


其实,我都习惯了。


从小学开始,薛静就一定要比我学习好,她家里有钱,父母都很疼爱她,她要全方位的碾压我。


她什么都要比我强,我和我妈寄人篱下,靠着薛静才能混上一口饭吃,我得让着她。


到了高中,她的课业跟不上了,每次考试都比我差,于是我就每次都要挨打。


我一个私生女,凭什么比金尊玉贵的公主学习好呢?


这是我妈的原话。


我也曾试着去唤醒我妈的人性,你替我大姨照顾薛静,她们给你工资,这是应该的,为什么连我也要卑微的去跪舔薛静?!


我妈一巴掌打我脸上:「你没良心!要不是你大姨,要不是有薛静,你能有今天的好日子?你连薛静脚底板的一块泥都不如,你也配和薛静比?」


暑假里,我在奶茶店打工,还给同学补课,赚了三千块钱,我妈拿到钱转身买了两条裙子,一条给薛静,一条给她自己,母女装。


我妈还说她一直想要一个薛静那样的女儿,聪明、大方、会弹钢琴会画画、还嘴甜。


可是她从来没有想过要送我去上课外班,就连买学习辅导书,她都会骂骂咧咧好几天才给我钱。


我妈打累了,坐在凳子上喘气,跟我说:「去把厨房里的碗洗了!别在这里杵着,看的我心烦。」


我把书包放下,走进厨房,灶台上横七竖八的摆着几副碗筷,我知道我妈把中午用过的碗也给我留着呢。


这时,薛静走了进来,故意展示她刚吃完双皮奶的碗:「二姨做的双皮奶真好吃!就是有人不配吃。」


说完,她把碗扔进水槽,溅了我一脸水。


我转过头,看见我妈正望着薛静笑的一脸慈爱,那一瞬间,我感觉薛静的脸和我妈的脸重叠了,这两个人竟然长的一模一样。



我全身的伤口都在疼,我只好拿着零花钱去小区的药房买药。


进门就看见二班的班长陆嘉宁,我低下头,转身就走。


「安羽!你这是怎么了?」他喊住我,看来我脸上的伤真的是戴口罩也遮盖不住。


我只好走到柜台:「你怎么在这里?」


「这是我舅舅开的药房,他今天有事,让我过来看着。」陆嘉宁是我们学校的校草,人长的好看,又十项全能,这次摸底考试,他全校第一,我第三。


「你怎么了?需要什么药?我给你找。」他热情的询问。


我低着头,不想让他看到伤口:「就云南白药就行。」


他没有再询问,弯腰从柜台下拿出一盒云南白药,一盒消炎药,一瓶消毒酒精,还有一罐膏药。


这些药并排躺在玻璃柜台上,我看着他,他指了指我的脸:「先用酒精擦一下,然后再敷药。家里有冰袋的话,最好冷敷一下。」


我没敢再说什么,低着头赶紧付钱,然后逃一样的跑回家。


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我过的这么惨,尤其不想让陆嘉宁知道。


因为在我心里是他我想超越的人,只要我再努力一点,我也能全校第一。


家里,我妈和薛静正躲在主卧里说话,不时传来一阵笑声。


我给自己涂好药,打开课本开始复习,我想要考上一个好大学,然后远远的离开这个家。


离开我妈,离开薛静。


我学习的时候,我妈和薛静都不会打扰我,因为她们要求我给薛静补课,考试的时候给她打小抄。


这次摸底考,我和薛静不在一个考场,我才考好了,才惹来一顿打。


薛静最近都住在我家,跟我妈睡在一起,她亲妈我大姨去外地开会了。


从小到大都是这样,只要我大姨不在家,我妈就会把薛静接到我家来,给她买东西,给她做饭,像伺候公主一样的照顾她。



早上 6 点,我起床晨读,我抱着书本出门去。


小区楼下的花园里没有人,我可以大声的背诵语文和英语,背了一会,就听见有人喊我的名字。


是我大姨,她开会回来了。


我大姨和我妈长的很像,但是性格完全不一样,我大姨严肃,固执,做事情非常认真,所以她考上了大学,成为了一家公司的总监,虽然后来离婚了,但是她有钱有地位。


我妈懒散,暴躁,喜欢占小便宜,年轻时被别人骗,未婚生子,然后借着给我大姨带孩子才得以在这个城市生存。


我跟我大姨也没有什么话好说,我其实很恨她,如果不是她天天忙自己没时间照顾薛静,薛静也不会天天在我家生活。


我大姨跟我打了个招呼便走了,但是我晨读的好心情被破坏的一干二净。


提前结束晨读,我走回家。


坐在书桌前根本看不下去书,我抱着笔发呆。


「她是不是出去了?」是薛静的声音。


「是,你再睡会吧,多睡才能长个。你看你比她都快高出一个头了,就是你睡眠好。」我妈温柔的哄薛静。


「我想吃巷子口的那家小馄饨,你让安羽去给我买。」


「知道了。我这就给她发信息。再给你来两只生煎包配馄饨好不好。」


「好。妈妈最好啦!」


我猛地站起身,走到她们卧室门口,她们两个都吓了一跳。


「你是死人吗?怎么没有声音的?」


我盯着薛静:「你为什么管我妈叫妈妈?」


薛静张了张嘴,然后看向我妈。


我妈愣了一下,伸手打我:「姨妈也是妈!她妈妈不在家,我就是她亲妈!快给我滚去买早饭,小静要是上课迟到,看我不打死你!」



我不是个傻子,正常人谁会管小姨叫妈?


这些年的我因为薛静挨打的事情一幕幕展现在我脑海里,我突然觉得,我妈可能就是薛静的亲妈。


那我的亲妈是谁呢?


要想证明一件事很简单,只需要有证据就好了。


我悄悄的在厕所里找到了我妈的头发,薛静的头发,还有我自己的头发,并且都做了编号。


现在只需要一个 DNA 检测了。


但我不知道未成年人是否可以去申请,或者申请的步骤是什么。


正当我一筹莫展的时候,第二次模拟考来了。


这一次我和薛静被安排在同一个考场,她坐在我的后桌。


考试前,薛静给我买了一个棒棒糖,她笑嘻嘻的跟我说:「别忘记。」


到了考试的时候,我把卷子故意倾斜,放在桌面的左下角,薛静就可以抄下上面的答案。


这是我们约定的暗号。


我只有这么做,才能换来一时半刻的平静。


考试结束,陆嘉宁找到我:「安羽,数学的最后一道大题,你的答案是多少?」


我说出了答案,陆嘉宁拉着我问解题步骤,我突然想到,上次遇见他是在药店。


他舅舅是开药店的!


我赶紧低下头十分认真的给他写下了我的解题步骤。


他认真看题的时候,我问他:「就是你知道怎么去做亲子鉴定吗?」


他猛然抬起头:「你?」


「嘘~」我小声说:「帮我个忙。」


我把那个样本装进一个纸袋交给他,需要多少钱告诉我就行。


等待鉴定结果的日子,有点难熬,我只好用拼命学习来缓解。


我大姨回家来了,给我带了一份礼物,一盒包装精美的巧克力。


巧克力很好吃,可不是我想要的。


其实,我也曾经向她求助过,那是初中的时候,她出差回来给我买了一条连衣裙。


我哭着跟她说,我妈不喜欢我,总是打我,总是骂我。


我多么希望她能把我抱进怀里,像我妈抱着薛静那样,安慰我,哄哄我。


或者她去劝劝我妈,让她对我好点。


但是她没有,她只是冷漠的说,你妈做的事情都是为你好!


从那天开始,我就恨她了。


她送给我的连衣裙,巧克力,虽然都很贵,但是有什么用呢?



「她是不是出去了?」是薛静的声音。

「是,你再睡会吧,多睡才能长个。你看你比她都快高出一个头了,就是你睡眠好。」我妈温柔的哄薛静。

「我想吃巷子口的那家小馄饨,你让安羽去给我买。」

「知道了。我这就给她发信息。再给你来两只生煎包配馄饨好不好。」

「好。妈妈最好啦!」

我猛地站起身,走到她们卧室门口,她们两个都吓了一跳。

「你是死人吗?怎么没有声音的?」

我盯着薛静:「你为什么管我妈叫妈妈?」

薛静张了张嘴,然后看向我妈。

我妈愣了一下,伸手打我:「姨妈也是妈!她妈妈不在家,我就是她亲妈!快给我滚去买早饭,小静要是上课迟到,看我不打死你!」

我不是个傻子,正常人谁会管小姨叫妈?

这些年的我因为薛静挨打的事情一幕幕展现在我脑海里,我突然觉得,我妈可能就是薛静的亲妈。

那我的亲妈是谁呢?

要想证明一件事很简单,只需要有证据就好了。

我悄悄的在厕所里找到了我妈的头发,薛静的头发,还有我自己的头发,并且都做了编号。

现在只需要一个 DAN 检测了。

但我不知道未成年人是否可以去申请,或者申请的步骤是什么。

正当我一筹莫展的时候,第二次模拟考来了。

这一次我和薛静被安排在同一个考场,她坐在我的后桌。

考试前,薛静给我买了一个棒棒糖,她笑嘻嘻的跟我说:「别忘记。」

到了考试的时候,我把卷子故意倾斜,放在桌面的左下角,薛静就可以抄下上面的答案。

这是我们约定的暗号。



我只有这么做,才能换来一时半刻的平静。

考试结束,陆嘉宁找到我:「安羽,数学的最后一道大题,你的答案是多少?」

我说出了答案,陆嘉宁拉着我问解题步骤,我突然想到,上次遇见他是在药店。

他舅舅是开药店的!

我赶紧低下头十分认真的给他写下了我的解题步骤。

他认真看题的时候,我问他:「就是你知道怎么去做亲子鉴定吗?」

他猛然抬起头:「你?」

「嘘~」我小声说:「帮我个忙。」

我把那个样本装进一个纸袋交给他,需要多少钱告诉我就行。

等待鉴定结果的日子,有点难熬,我只好用拼命学习来缓解。

我大姨回家来了,给我带了一份礼物,一盒包装精美的巧克力。

巧克力很好吃,可不是我想要的。

其实,我也曾经向她求助过,那是初中的时候,她出差回来给我买了一条连衣裙。

我哭着跟她说,我妈不喜欢我,总是打我,总是骂我。

我多么希望她能把我抱进怀里,像我妈抱着薛静那样,安慰我,哄哄我。

或者她去劝劝我妈,让她对我好点。

但是她没有,她只是冷漠的说,你妈做的事情都是为你好!

从那天开始,我就恨她了。

她送给我的连衣裙,巧克力,虽然都很贵,但是有什么用呢?

亲子鉴定的结果出来那天,我们刚举办完运动会。

同学们都去操场上玩,我在教室刷题。

陆嘉宁走进来,递给我一个牛皮纸的袋子。



说不紧张肯定是假的,但是我还是故作镇定的接过纸袋,放在了一边,继续刷题。

陆嘉宁想说什么,但是最终也没有说。

鉴定证书,就在我手边,但是我没有打开,就像我有时候自虐一样,越是想要的东西,我越是要故意压制,故意拖延。

放学后,我拿着纸袋来到小区的公园。

头发的标准本我是装在保鲜袋里的,每一个保鲜袋我标记了记号,1 号是我妈,2 号是薛静,3 号是我。

那个盖着红章的鉴定证书上明明白白的显示着:1 号和 2 号亲子关系 %,为父母关系,1 号和 2 号存在母系亲缘关系。

猜测变成了现实,薛静是我妈的亲生女儿。

而我的亲妈应该是我大姨。

我咧开嘴大笑,真有意思,真他妈太有意思了!

收拾好情绪,我把鉴定证书撕得粉碎,然后分批次扔进了 6 个垃圾桶。

我的妈妈,也是我的二姨,李金凤女士,应该早就知道我不是她的亲生女儿了,再往深里想,更可能是她偷偷调换了两个孩子吧!

毕竟李金凤只是一个未婚生女的社会底层,她的亲姐,李金梅可是大公司的总监,有钱有能力。

想让亲生女儿过的好,那必须有个好的家庭环境,这跟争抢买学区房一个道理。

然后,她再以自己没工作,想照顾孩子为由,租住在亲姐的楼下,一手抚养着两个孩子,亲生的还能在身边。

她们是亲姐妹,长相,血型都有相似,我和薛静长的也相似,根本不会有人发现,两个孩子被调换了。

只是,她为什么要虐待我呢?

如果不虐待我,这件事还真有可能永远不被发现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