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医妃重生战神的白月光狠嚣张

医妃重生战神的白月光狠嚣张

袭尔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上一世,陆晚舟和穆停素不相识。但在她死后,那个传闻中的杀神,开始为她报仇,甚至为她殉葬,要在黄泉路上为她扫除障碍。此时,陆晚舟意外重生,竟然回到了足以挽救前世悲剧的时候。这一次,她势必要让渣男恶女血债血偿。于是,她以控蛊之术搅动江湖风云,又以神医之名解救权贵,蛊惑人心。这时,前世暗恋她的穆停,再次把她宠到心尖上!

主角:陆晚舟,穆停   更新:2022-12-08 14:4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晚舟,穆停 的女频言情小说《医妃重生战神的白月光狠嚣张》,由网络作家“袭尔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上一世,陆晚舟和穆停素不相识。但在她死后,那个传闻中的杀神,开始为她报仇,甚至为她殉葬,要在黄泉路上为她扫除障碍。此时,陆晚舟意外重生,竟然回到了足以挽救前世悲剧的时候。这一次,她势必要让渣男恶女血债血偿。于是,她以控蛊之术搅动江湖风云,又以神医之名解救权贵,蛊惑人心。这时,前世暗恋她的穆停,再次把她宠到心尖上!

《医妃重生战神的白月光狠嚣张》精彩片段

这日,乌云满天,电闪雷鸣,一眨眼天地失色,完全陷入黑暗中。

陆晚舟深处白雾之中,如傀儡般僵硬行走。

突然间,一阵仓促的马蹄声,有一人从白雾中走出,那吞吐天地的庞然大气令雾气消散,就连陆晚舟都被吓得一哆嗦,下意识抬头看去。

不远处,那骑着高头大马的是位满身带着煞气的将军,手里提着两个血渍还未干涸的脑袋冲了过来。

血渍滴滴答答,洒满了他来时的路。

看到那两颗刚被斩下的头颅,她整个人都轻轻一颤,猛地想起了自己的经历。

她死了,死在自己新婚之夜,死的还无比草率。

堂堂相府嫡女,却在成婚之日撞破新郎和庶妹于新房内苟合,她不堪受辱欲将这等丑事昭告。

可却被渣男贱女推入水池活活淹死。

死后她才得知,原来自己一见倾心,深爱着的男人只是将自己视为棋子,他早就和庶妹打的火热了。

而她愚蠢的为了他,害的相府满门抄斩,众叛亲离,就连自己那早就不问世事的鬼医师傅,也被终身囚禁。

为了他,她避其锋芒,什么江湖‘尸祖’,‘鬼医亲传弟子’,什么医术无双,她统统放弃,只想做个相府乖乖女,大方得体的齐王妃。

可到头来呢?不但什么都没得到,最后还被害死。

更可笑的是,最后给她报仇的居然还是个还不算认识的男人。

一品军侯穆停,大周朝人人惧怕的杀神将军,他是天神,也是阎罗,是拯救大周朝的战神,可也是草芥人命的恶鬼。

人人怕他,可又需要他。

为何?

她正想问,为什么你要管我的闲事?

突然那男人噗通一下跪地,画面一转,她居然看到了自己的坟墓。

“晚晚,害死你之人都已被我就地正法,你安息吧。”

那一跪,雷电交加,仿佛要将她的坟墓给劈开,好像老天爷都觉得她不配。

他如恶鬼般的气势,可语气却温柔到了灵魂深处,那双眼被绝望爬满,好像灵魂都被人抽空了般,眼神空洞的看着。

下一秒,只听他嘶吼一声,像是久埋在心底的情绪突然迸发,嘶哑难听。

而后他徒手就去刨她的坟,男人力大如牛,三两下掘了坟墓。

看的陆晚舟一哆嗦。

我与他素不相识,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他竟是要掘我坟墓,让我暴尸荒野?

可下一秒,更是不可思议,那棺材板被掀开,一抹白衣在她眼前一闪而过,却不等她细看,男人突然扑了进去。

棺材板再合上,不过是一息之间,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晚晚,阴曹地府,我为你开路,不要怕。”

就那么活生生的人,他抱着她的尸体,居然露出了一抹前所未有的温柔。

陆晚舟灵魂一个打颤,这人是疯子,一定是疯子,否则怎会将自己活埋了呢?

只是......若黄泉路上真有人作伴,她倒也不怕了。

随后意识模糊。

恍惚间只感觉落水窒息的感觉越来越清晰,好像她还活着在剧烈挣扎一般。

“救命......”

“大小姐,大小姐别怕,香茗在这儿呢,香茗保护您,大小姐,没事了,呜呜呜......”

突然的哭声是那么熟悉。


不是在自己十五岁那年刚回相府时的丫鬟香茗吗?她不是死了吗?

等陆晚舟十分狼狈睁开眼时,只瞧见那张陌生又熟悉的脸,此刻早已经哭成了泪人。

可怜的香茗,就死在自己及笄之礼当日,也是被淹死的。

她还记得当时是庶妹,不,那勾引渣男的贱女陆婷婷发现的尸体,说是失足落水。

可现在想来,并不那么简单。

“大小姐,那些劫匪只是要银子,只要大公子拿了银子回来,咱们就不会有事,您不要怕,我会保护你的。”

可怜的香茗自己手都还在颤抖着,却又不断安慰她。

此刻陆晚舟清醒过来,这才发现她们深处一破屋中。

记忆将她带回了很久很久之前。

陆晚舟记得因自己身体不好,自幼就养在深山中,跟着自己师傅生活,直到快成年才被爹娘接回府上。

可因常年不与人打交道,在人际关系复杂的相府她寸步难行,所以不爱说话,性子有些沉闷。

眼看快要行及笄之礼,父母因担心,便让相府大公子陆鸣带她到寺庙上香祈福。

可不想,回去的途中遭遇山匪。

而后是齐王殿下带兵赶到,救她于水火。

自此以后她便满心满眼都是那个男人,爱着他,为他不惜一切,放弃所有,就连整个相府都因她而亡。

想到这里,她的心冷硬了几分。

而此次山匪打劫,分明也是齐王设计好的,为的就是要自己对他死心塌地,让他如愿成为相府的乘龙快婿,得到相府的支持。

可笑,当初的她竟是如此单纯。

而就在担惊受怕的这会儿,忽然听到外边传来打斗声。

香茗本能性的缩了缩。

陆晚舟却想起了在前世被自己忽略的细节。

当时也听到打斗了,但因为害怕没敢外出,一直等到齐王带人赶来推开门。

算着时辰,距离齐王来还有一段时间,那为何有打斗声?难道内乱?

她想找机会自己逃出去,今生,她不要再承齐王的情了。

下意识的往身上一摸,她无奈了。

原先在深山与师傅一起时,自保的东西随身携带,她自己调制的毒药,碧落蛇,还有蛊......

如今做了大小姐,生怕家里人知道她玩那些小把戏,讨厌她,所以进相府之前,就都给藏起来了。

如今遇到这场面,要逃出去,还有些难。

小心翼翼的趴在门缝,猛然看到一黑影徒手掐住守卫的脖子,碰的一声,那血喷溅而出,溅了一地,一窗户。

可是当那黑影暴露出来时,看到那张脸,那煞气十足的身躯时,她呆住了。

怎会是他?

穆将军?

光明与黑暗并存,无人敢靠近的天神和阎王?

此时的他还年轻了几岁,但身上的戾气和黑暗一样的浓重,总之一看就不敢靠近。

他怎会在此处?

看着外边一地倒下的人,满地的鲜血。

难道......前世救了自己的,并非齐王吗?

只见他突然朝着这边看了一眼,转身便要走。

陆晚舟想起他前世毅然决然跳进自己坟墓的样子,下意识打开门冲了出去。

“等等。”

转身要走的男人突然顿住。

可却冷酷决绝的并未转身。


“大将军,你......你是来救我的吗?”

她有些怕他身上的气息。

前世身为灵魂,都不太敢靠近这男人,难以想象,这一身的煞气,到底是怎么炼成的?

但想到他为自己报仇,愿意陪她走黄泉路,忽然就没那么怕了。

一个不熟却愿意给她殉葬的男人,又能坏到哪儿去呢?

“顺路而已。”

他颀长的身影垂落在月光下,背对着她,看不清真实表情,但声音沙哑,淡薄,好似没什么感情。

顺路吗?这荒山野岭的,大将军在都城待着好好的,来此处做什么?

“那大将军能不能顺路带我下山?我......我害怕,不认识路。”

为了能躲开齐王,陆晚舟乞求的看着穆停,假装害怕的发抖,希望他带自己下山。

他沉默了一阵。

“会有人上山来救你,姑且等等。”

说完便要走。

可那女子不知何时到了他身后,走时忽然抓住他袖口。

少女的手白白的又修长,只捏着一块布料,力气分明小的跟小猫一样,他却挣脱不开。

“我......怕......真的害怕,这里好多尸体,好多血。”

即便是刻意装出来的哽咽,可让人听了还是觉得她很可怜。

“小姐,你没穿鞋子,快回来......”

恰在这时,香茗冲了出来,吼一声。

下一秒,光着脚丫子的陆晚舟就被人拦腰抱起,大步跨国那些血腥残忍的尸体,往屋里走去。

那一身煞气,在抱起她的瞬间,仿佛消散了许多。

尸体吗?

陆晚舟垂着眼眸,隐下了眼底的冷漠。

她自幼便和无数尸体打交道,师傅教她炼药,驭蛊,她又怎会怕呢?

只是前世的她将一切都隐藏,只想做个安安分分大小姐罢了。

可惜啊,大小姐眼睛瞎,不到二十就被人弄死了。

一身的寒气让穆停微怔,他只以为是自己吓到了她。

烦闷,还有对自己深深的厌恶。

他将人放在干净的杂草上,只见那双白白的脚早已被鲜血染红,是那么刺眼,看着圣洁的她被污染,眉头轻蹙。

好似生气一般,大步向外走去。

陆晚舟都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见他急急的跑了。

这人有病呢,还嫌我脚脏?那前世是谁抱着我尸体去死的啊?

可只是一会儿的功夫,他好像会瞬移一般,居然打了一盆水进来,还冒着热气。

那十分害怕眼前黑衣男子的香茗本想当个小透明。

可看到这场景,都忍不住张大嘴巴,呆呆看着。

那么凶的男人,居然还体贴?

“谢谢。”

陆晚舟立刻意识到是自己误会了他,还有前世......

所以非常郑重的说了一句。

而他,盯着晚舟放进盆里的脚丫子,长得圆圆的,白白的,像是珍珠,在水底显得更加白,而且......脚踝往上的地方,似乎也......

他跟个痴迷于某种东西的变态,盯着一双脚,出了神。

“啊,你不能看......”

陆晚舟后知后觉,见他紧盯不放,突然红了脸。

刚说完,这男人就弹射而出,一瞬间离开了房门,还顺道的把门关上了。

“大将军,你要等我,我马上就好。”

她赶忙穿鞋子。

看的香茗莫名。

这么可怕的男人,京都避之不及的杀神,大小姐这怎的忽然缠上人家了呢?

不过,刚才端洗脚水的样子,好帅啊。

屋外没听到动静。

陆晚舟打开门要寻找他时,却见他跟没事人一样站在外边,背对她,月光刚好打在他身上,高大伟岸的背影,她竟觉得他有些孤单。

而且一眼扫过去,方才的尸体和血渍都不见了。

是他做的吗?

一眼扫去,这寂静的土匪窝,大概也只有他一人吧。

她微微一笑,只觉得杀气十足的他,竟有些温暖。

“大将军,我们走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