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45845697小说免费阅读

45845697小说免费阅读

薄云深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江宁孤零零的站在黑夜中,望着那猩红的车尾灯,却不知道该往哪儿回。那里还是她的家吗?时间跳到零点,手机也突然响起。接起,就听男人声音传来:“怎么还没回来?”江宁迎着冷风,不答反问:“你今天为什么要带她来?”

主角:薄云深江宁   更新:2022-09-11 00:5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薄云深江宁的其他类型小说《45845697小说免费阅读》,由网络作家“薄云深”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江宁孤零零的站在黑夜中,望着那猩红的车尾灯,却不知道该往哪儿回。那里还是她的家吗?时间跳到零点,手机也突然响起。接起,就听男人声音传来:“怎么还没回来?”江宁迎着冷风,不答反问:“你今天为什么要带她来?”

《45845697小说免费阅读》精彩片段

江宁心狠狠刺痛一下,她的主动服软,人家并不领情。

她抿了抿唇,声音越发轻缓:“刚才是我钻牛角尖了,抱歉。”

电话那头傲慢的语气一顿,似乎也没想到她会道歉。

沉默半秒,薄云深一副施舍的语气回了句“晚上再说。”就挂了电话。

听筒显示盲音,江宁握着手机的手不断收紧,而另一只手上的文件已经被攥变了形。

呆坐很久后,她拿起茶几上一本挂式计分簿。

一页页翻过去,上面一片鲜红满满的“-1”。

江宁看的心里发苦,末了,还是拿起笔默默添上一笔——“减*T  一分”。

看着计算下来最后的只剩“50”的分数,江宁蓦然心里一酸。

记得最开始把本子放在这里的时候,薄云深还好奇问过“这是什么?”

她当时很认真的回答:“这是给你专设的计分板,满分一百,你让我失望难受一次,我就扣一分。”

“等到分扣光了,我就会离开,让你再也找不到我!”

薄云深为此还放下豪言:“这辈子,我都不会让你有机会在上面扣掉一分!”

可什么时候开始,他变得越来越不在意,越来越漠然了?

呆怔了很久,江宁才敛起情绪工作。

直到夜幕降临,电话响起。

看着屏幕上的“老公”两字,江宁立刻拿起手机接听。

还没开口,就听到薄云深冷硬的话:“我还有个案子没忙完,你自己先过去吧。”

话落,通话戛然而止。

江宁连一个“好”字,都没来得及说出口。

她看着屏幕上短到不过5秒的通话记录,将满腔的苦涩生生咽下……

正五星级空中花园酒店。

江宁坐在角落的沙发上,看着眼前热闹的宴场,目光却一直流连在包厢门上。

同学聚会已经开始半个小时了,薄云深还是没有来。

出神间,薄云深的好友吴巩走过来:“小师妹,怎么没跟阿余一起来?”

边上站在一起的同届校友跟着起哄:“就是,以前每次聚会都要被秀一脸的恩爱,今天你们夫妻居然分开行动了!”

江宁放在包包下的手微微攥紧,强撑着笑:“阿余还有个案子没结束,我就先过来了……”

然而话音刚落,包厢门就被推开。

薄云深从外走进,声音低沉:“抱歉,我们来晚了。”

江宁下意识抬头,本来欣喜的表情却在看到他身旁站着的人,冷却了下去。

无视了江宁,薄云深转身对好友们介绍身边的人。

“这是我们律所的实习律师夏穗,也是我们的同校学妹。”

薄云深的几个好友互相对视一眼,客气的跟学妹打起了招呼。

后面的聚会上,薄云深一直带着夏穗和在场的人寒暄,互动,完全把江宁忘在了脑后。

在场的人没有不知道他们两人是夫妻的,以至于看向三人的目光中都带着复杂。

江宁掌心攥紧,面上却依旧保持镇定。

一直撑到晚宴结束。

送走了其他同学,薄云深终于看向江宁:“你自己打车回去吧,我先送夏穗回家,她住得远,一个女孩子不安全。”

然后便带着人上了车,疾驰而去。

江宁孤零零的站在黑夜中,望着那猩红的车尾灯,却不知道该往哪儿回。

那里还是她的家吗?

时间跳到零点,手机也突然响起。

接起,就听男人声音传来:“怎么还没回来?”

江宁迎着冷风,不答反问:“你今天为什么要带她来?”

“都是一个学校的,怎么了?”



“那你有*T  没有想过同学会怎么想?他们会怎么看我?你知不知道我今晚是怎么熬过来的……”

一句一句,压在心里的质问在这一刻像是开闸的洪水,再也收不住!

电话那头,薄云深脸色也越来越沉:“江宁,大晚上的你非要吵架吗,烦不烦?!”

烦!

一个字,像是锋利的针刺穿了心。

江宁所有的翻涌情绪在这刻,像是泄了气的气球,倏然消散。

寂静在两人间持续蔓延。

薄云深烦躁的深吸一口气:“这段时间我住外面,彼此冷静一下吧。”

江宁脑子一嗡。

还没来得及开口,薄云深那边已经无情挂断了电话。

呆呆望着泛着冷光的屏幕,她心里发凉。

他明知道自己在外面深夜未归,却一句担忧关心都没有。

“轰!”

惊雷乍响,瓢泼大雨倾盆而落,瞬间浇透了江宁。

冷意顺着冰凉的雨水侵入全身,却抵不过心底涌上的寒……

浑浑噩噩的飘荡回家。

开门的瞬间,属于薄云深独特气息的味道扑鼻而来。

江宁顿了瞬,就发现了家里的异样!

鞋柜,卧室,卫生间,衣帽间……

她一间间看过去,其中原本属于薄云深的东西,全部消失不见!

“洛桑,不管以后发生什么我们都不要分开,不论再怎么生气,也不许离开我们共同的家!”

结婚之初薄云深的话言犹在耳,可现在,最先食言的……也是他!

身上最后一丝力量被抽走,江宁这一刻终于彻底崩溃。

她伸手拿起茶几上孤独立着的计分簿,翻到最新页,然后落笔!

“-1”

“-1”

……

一连写了五个,她终是再写不下去,一把将笔砸了出去。

与此同时,一滴泪,落在纸上,浸湿,晕染……

这天之后,就像薄云深说的一样,他再没有回来过,也没有联系过江宁。

一晃一个星期过去。

这天,江宁正在工作,手机突然进来一条短信:

【今天你爸生日,晚上别忘了跟阿余回来吃饭。】

江宁拿着手机的手微紧。

这段时间太忙,差点忘了爸爸的生日。

可……想到薄云深,她眼神黯了黯,末了还是选择拨去了电话。

冰冷的嘟声后,响起男人冷淡的问询:“有事?”

江宁握着手机的手一僵:“今天我爸生日,妈叫我们回去吃饭。”

电话那头,薄云深沉默了会儿:“我知道了。”

随即挂断了电话。

时隔一周的联系,最后以不到30秒落幕。

到现在,江宁都想不明白,她和薄云深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

深吸一口气,按灭屏幕,她强行收敛思绪,继续工作。

直到晚上,江家。

见江宁一个人回来,江母有些惊讶:“怎么就你一个人?”



“你为什么要把我们分居的事情告诉爸妈?”

“我只是在阐述事实。”

薄云深的态度,点燃了江宁一直压抑的怒气:“可这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情,你有没有想过他们现在知道了该有多担心?”

“既然你怕他们担心,为什么还非要跟我吵架?”

说到这儿,薄云深也有些恼火:“你看看你现在都变成什么样了,只会无理取闹!”

无理取闹。

江宁心中一阵刺痛,声音沙哑:“薄云深,我们俩究竟是谁变了?”

像是被这话刺到,薄云深彻底冷下了脸:“你还有完没完了江宁?!这日子能过你就过,不能过,那就离!”

离婚这话一出口,薄云深跟江宁两人都愣住了。

江宁茫然抬眼看着薄云深,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她攥着手,强压下喉咙里的颤抖,哑声问:“你刚刚……说什么?”

男人却没回,直接转身上了黑色保时捷。

只听引擎轰鸣,车子从身旁无情的飞驰而去……

江宁站在原地,只觉得吹来的风都是冷的。

寒冷中,她也不得不接受刚刚发生的一切。

不得不清楚的告诉自己,就在刚才,薄云深亲口说出了——离婚!

这一刻,江宁只觉得心像被人紧攥着般,喘不过气。

身后的院灯突然亮起。

江宁身子一僵,明明身后就是自己的家,却不敢回头,生怕被父母看穿!

最后,她只能僵硬着背脊,一步一步往前走,直至没入黑暗……

回到家。

江宁深深凝视着客厅里墙壁上最醒目的婚纱照挂画,目光哀恸。

末了,她沉默地爬上梯子,将其取下,小心翼翼的卷起,锁进抽屉里。

一夜无眠。

第二天,世科公司派了代表律师团来佳行签订最后合约。

作为佳行首席法顾,江宁强打起精神画了个淡妆来到会议现场。

一进门,江宁霎时一僵。

只见一身西装革履的薄云深背对她而坐。

这个案子不是他负责,她也没想到他会出现在这里。

视线落到男人身旁的夏穗,江宁喉咙里溢上几分苦涩。

他对那个小实习律师,还真是“关照有加”啊……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紧紧抿了抿唇,江宁藏匿住心绪,冷静走到薄云深对面坐下。

男人闻言只淡淡朝她瞥了一眼过来,就收回视线。

“江小姐客气,是我们来早了。”

夏穗身着干练的紧身西装,娇丽的脸上挂着谦逊的笑容。

江宁*T  没有说话,接过助手递来的资料,恰巧看到夏穗与薄云深两人相视一笑的画面。

她倏地仓惶低下头,一页页的去翻阅检查文件,脸色却渐渐泛了白。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