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龙汉初劫穿越西游

龙汉初劫穿越西游

山神庙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场穿越,将敖璋带到了龙汉初劫时期,如今的他是一条孽龙,却只想着过简单平淡的生活。本不想参与那天地劫难,然而系统将灵山变作敖璋的道场,还把鸿钧送过来与他做了邻居,昊天竟然喊他老爷,就连女娲路过都要找他帮忙,这……还挺爽的!

主角:敖璋,准提   更新:2022-07-15 21:2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敖璋,准提 的女频言情小说《龙汉初劫穿越西游》,由网络作家“山神庙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场穿越,将敖璋带到了龙汉初劫时期,如今的他是一条孽龙,却只想着过简单平淡的生活。本不想参与那天地劫难,然而系统将灵山变作敖璋的道场,还把鸿钧送过来与他做了邻居,昊天竟然喊他老爷,就连女娲路过都要找他帮忙,这……还挺爽的!

《龙汉初劫穿越西游》精彩片段

“这片天地,只有我麒麟一族才能镇守!”

“混账!当我凤族不存在吗?”

“吾之龙嗣,随吾征战!洪荒天下,唯我龙尊!”

吼!

祖龙腾空,万龙立刻飞舞前往四方,鸾鸟凤鸣,麒麟也化作凶戾。

苍天之上,群山之间,万海之巅,随处可见强悍的生命陨落,敖璋刚刚把蛋壳啄碎。

就看到一头苍龙被一只凤给撕碎,两者身上滴落了不少鲜血,引起地上无数生灵的咆哮。

就连敖璋身边的老母亲,也嗷嗷的冲上去。

“这是……”还在蒙圈的敖璋喃喃。

【洪荒·龙汉初劫】

“什么声音?”敖璋有点震惊的左顾右盼,是谁在说话?

【系统】

【检测宿主……】

【种族:上古孽龙兽。】

“什么!”敖璋大惊,“我怎么是孽龙?”

孽龙者,龙族罪孽的承受者。

也就是所谓的业龙。

盘古开天以来,龙凤麒麟成为天地主角,因为过于强大,洪荒天道为了平衡天地,于是降下罪业,让每个强族身上都背负罪业。

于是,龙凤麒麟等族的祖级别的存在,想到了一个办法,那就是转嫁罪业。

选择一部分在族群里犯罪的生灵,将罪业转嫁在他们身上,进而形成新的种族。

龙族的罪孽承担着便是孽龙一族。

凤凰则是朱雀一族。

麒麟则是黑麒麟一脉。

孽龙,天性残暴。

敖璋发愣的时候,灵魂深处,像是有什么东西激发了血脉,让他瞬间撞碎蛋壳,进而发出怒吼,双目赤色,一看就不是什么好惹的存在。

慢慢的走出巢穴,水潭边光芒照下。

漆黑的身躯,像条小蛇,无角,宛如螭龙。

“这……不可能!”敖璋傻眼,“我还不是真正的孽龙,居然是一条龙兽?不对,我怎么穿越到这个莫名其妙的世界了?”

说完,他就感觉一股暴虐要冲上大脑,让他想要动手,毁灭一切!

【叮!检测劫力波动,龙族罪业转嫁。】

【叮!恭喜宿主,突破地仙一阶。】

铃音刚落,敖璋就感觉身体充满了力量,以及一股几乎无法压制的破坏欲。

眼前的一切,都是些什么垃圾!

毁灭!毁灭吧!

【检测到宿主正在遭遇龙汉初劫,是否入劫?】

【是:入劫,获得盘古筋,可以强身壮骨。】

【否:闭关,获得避难道场,可以截断业力影响。】

敖璋张了张嘴,本想说来吧!来战罢!

但,记忆里熟悉而又陌生的老母亲,被一头路过的鸾鸟一爪子拍成肉泥,强大的灵魂理智,瞬间压过了暴虐。

“否!”

【叮!获得避难道场,正在传送。】

“诶?”敖璋一愣,下一秒只觉得眼前一黑,然后砰的一声,就落在了一处山上。

“哪里?”

【灵山】

“诶?诶——”

敖璋猛地立起来,山上一树菩提,翠绿盎然。

山下,琉璃金沙,宝器珊瑚,点点玛瑙,只要拿上一块放到自己那个时代,都能瞬间成为百万富翁!

而这里,是自己的避难道场?

灵山做道场可还行?

“那回头准提何处布道?”敖璋小爪子搔了搔脸问。

系统没有回答,只是继续他的工作。

【检测你已积存业力至地仙巅峰,是否承受?】

【是:入劫,为祖龙而战,获得祖龙恩赏精血一滴。】

【否:获得《放下屠刀真经》,可转化业力为功德。】

“卧槽!卧槽!卧槽!”

敖璋已经没有多余的言语了,文化不高的他,好歹是经受过各种小说狂轰滥炸的,自然清楚功德的作用。

业力转化为功德?

这简直逆天啊!

“傻子才选择是!我选择否!那些该死的业力,不要也罢!”

敖璋叉腰,立了起来,又粗又硬,嗷嗷直叫:“果真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虽然转世投胎成为了孽龙,但《放下屠刀》,就能转化无数劫力!爽!”

【叮,获得《放下屠刀真经》】

敖璋瞬间在大脑里掠过了整本真经的内容。

“原来如此……放下屠刀真经需要灵根协助,我上哪里去找……”

看完真经,敖璋再看了一眼面前的灵山道场,以及身边的菩提树,不由得无奈的摇了摇头:“不是哥不想要这座道场,实在是功德诱人。”

说完,敖璋转头对菩提树作揖:“委屈阁下了。”

叮!

只听得天地一声脆响,一道黑色的劫雷无声无息砸入大地。

瞬间,灵山五彩宝气消散,万千华光浸没劫力,苍翠菩提瞬间化作青黑,劫力散发,邪气凛然。

居于树下,敖璋却觉得一阵舒坦:“放下屠刀。”

言出,灵落,树结果,一半血色菩提果,一半金色菩提果。

敖璋立刻盘上树,然后大嘴一张,就把金色菩提果全部吞进肚子。

【功德+1】

【功德+1】

【……+1】

敖璋就这么有事没事喊一句“放下屠刀”,然后业力就化作功德,至于血色菩提果,成熟之后滚落在地,在敖璋吃得饱饱去睡觉的时候,不知不觉滚下灵山,随后被河水冲走。

更年不知岁月,眨眼千年,龙汉初劫正在进入高潮。

有两个人一路西来:“准提,你说的那个先天灵根真在下昆仑之地?”

“接引,我骗你做什么?眼下龙凤麒麟三族血战不休,麒麟一族都离开了下昆仑。

我上次打算去西昆仑寻仙,结果路过了下昆仑地,发现了一处宝地。那一株先天灵根名唤菩提,为盘古脑中之精所化,那可是承载了盘古开天时,斩杀三千六百魔吞噬之后,汲取的无数智慧!”

准提捏着胡须:“只要我们能让菩提结果,吞服之下,必然获得无数智慧和强悍术法,到时候哪里还需要去西昆仑寻仙?你我就是天地之间的强者!至于你担心被人问起菩提树如何来,这点不用担心,便说是我伴生而出就行。”

“也有道理。”

“再说了,既然被我遇到,那就是与我有缘。你我两人合力,将这处灵山搬走,就做咱们的道场!”

准提嘿嘿一笑,拍了拍基友接引的肩膀:“现在天地无量劫,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兽族的战斗就让兽族去打,咱们搬走灵山之后,再去偷偷搜罗一点宝贝。上次你不是去了凰族的一处秘境?咱们再去一趟,里头都给他搬空!”

“这个好。”接引道人含笑,“不过还有多久到?”

“这就到了……诶,奇怪,灵山呢?这里不是遍地琉璃金沙,随处可见宝器珊瑚的吗?”

 


灵山脚,已经没了之前的光彩。

眼前只剩下漆黑劫力,以及遍地令人发寒的血枝珊瑚。

这得是多大的劫,才会将这里污染成这样?

“不对啊!昆仑本不在量劫之中,如此滂沱的劫力,从何而来?”

接引看着一道漆黑劫气涌动,吓了一大跳,赶紧后退,生怕沾染到一点的劫力。

要是染上了,那么这场大劫不去也得去!

准提则是黑着脸,抬起头看向灵山之巅,望眼欲穿,却只能看到整颗菩提树已经沦为劫力的洗刷机器。

“该死!这等劫力不知何方人所浸染,居然想要通过先天灵根来替他们洗刷劫难,这可是宝贝啊!暴殄天物!该杀!该杀!”

准提暴躁跳脚。

他可是冒着生命危险闯昆仑!本来以为发现了先天灵根,结果被不知道龙凤麒麟这三族中哪个傻逼给祸害了!

这可是先天灵根啊!

你们龙凤麒麟三族再怎么家大业大,也不可能把先天灵根当洗劫力的工具吧!

怕死就别挑起大劫啊!太狗了!

“算了,咱们再去找其他的东西吧。”接引摇了摇头,只觉得可惜。

“该死!该死!别让我知道是哪个傻逼干的!不然非得弄死他不可!”

准提破口大骂,就在这时,灵山之上,突然传来一声呼唤:“放下屠刀——”

嗡——

灵山之巅,菩提叶动,劫力震荡,犹如波澜泛动,可把准提吓得扭头就跑!

“靠!你居然不喊我!”接引大骂,追上准提,伸手就拉袖子。

结果两人没注意,相互拉扯,脚下磕绊,一个被血枝珊瑚划伤了大腿,一个则是咕噜噜的滚进水里,然后一口咬到了水中盘踞的血色菩提。

入口即化不说,还让准提瞬间虎躯一震。

“这是……好奇特的感觉,我感觉我的身体好像强壮,智慧也提升了不少。”

“我也是。这里的珊瑚……宝贝啊!”

接引看着劫气经过珊瑚和河流的时候居然避开,如何能不清楚这东西的作用。

“有了这珊瑚,或许我们能去那些遭受劫力洗刷之地。”准提抬起头,虽然眼睛有点斗鸡眼,但好像找到了宝贝一样兴奋万分。

“没错。不过,血色菩提子……”

“给你一颗。”准提递给接引一颗。

接引看了一眼准提的斗鸡眼,眉头一索:“我觉得还是算了,我有珊瑚就好。”

“切。”准提接着丢往嘴里一颗,然后拍了拍避水无尘衣站起来,“龙族的宝贝真不少,这件衣裳避水无尘,不然可得狼狈了。”

“你还是赶紧拿着珊瑚吧,不然得入劫了。”

“不用,这血菩提子就有消劫作用,我看看附近还有没有,全部带走。”

“或许树上还有。”

接引拿捏着手中的血枝珊瑚,突然想要往上走看看。

“走!先去看看这先天灵根到底如何了。”

又吃了一颗,准提一马当先,想要去看看这灵山上的灵根到底咋样了,要是有机会,抢救一番也说不定。

【检测到灵山上出现准提接引,是否会见?】

【是:会见两人,奖励裹尸布一张。】

【否:隐匿道场,获得孽龙精血一滴。】

敖璋刚吃完边上的功德菩提子,听到系统的问题,往下一看,暗叫不妙。

都说这菩提树是准提的伴生灵根,现在他种在这里,又被自己污染了,这估摸得上来砍自己吧!

“否!赶紧开溜啊!”

敖璋没有任何的犹豫。

【道场隐匿,正在剔除外人。】

准提和接引已经来到山脚,正准备上去,突然感觉眼前一闪,偌大的漆黑灵山从眼前消失,饶是他们这等大罗金仙的存在,也是没有看到任何踪迹。

“怎么回事?”

“见鬼?还是有人在操弄?”

两人面面相觑,同时吞咽了一下口水,僵硬转头。

整个灵山,从上而下,全部消失了。

直接从下昆仑被搬走了!

“这是袖里乾坤?”

“我都做不到这么轻松的挪走。”接引道人蹑手蹑脚的往后挪,“跑?”

“跑!”

两人毫不犹豫夺路狂奔,生怕被干掉。

山上,敖璋从树上下来,竖了起来,看着跑掉的准提和接引哈哈一笑:“瞧他俩吓的,这个准提就是逊啦!不过菩提树在这里,他们会不会又回来?这可是他的伴生灵根呢!”

【宿主,先天灵根为盘古所化,准提只是盘古化作天道之前的一魄孕育,并无可能伴生先天灵根。】

“诶?有这种说法?那怎么还说菩提是准提伴生?”

敖璋小爪子在龙下巴上搭着,想了一会儿后皱眉:“这么说来,这先天灵根都是被捡到,然后炼化的?”

【是】

“那我能不能炼化菩提树?”敖璋的目光,落在了菩提树上。

这可是先天灵根啊!

【检测宿主意欲炼化菩提树,是否炼化?】

【是:入劫,奖励祖龙精血两滴。】

【否:奖励化龙池一座。】

“就我这个小身板,入劫等于找死。算了,等龙汉初劫过去了,我在炼化吧。”敖璋权衡利弊之后,做出了决断。

【叮!化龙池已在道场西边落成,可以使用。】

敖璋的传承记忆很快一闪,眼前发亮:“好东西啊!正好自己现在可以用化龙池摆脱龙兽之身。”

想到这里,敖璋赶紧拿着之前的一滴孽龙精血就要往山下飞,这个时候他突然想起菩提树上的血玉菩提子。

这玩意儿是和功德菩提子伴生的。

通过灵根洗净罪业,将神兽残渣的污染净化,变成一种强身健体的菩提果。

使用方法是捏碎之后泡身体,能用盘古以来的神魔血肉来强化身躯,算是变相获得开天量劫的神魔恩惠。

不可内服。

内服有副作用,那就是会上瘾,而且一日不吃,就会感觉猫爪挠心一样难受,很容易影响道心。

“一并去泡澡吧。反正化龙池也是差不多泡澡用的。”

尾巴一卷,敖璋把所有血玉菩提子带走。

一下栽进化龙池内。

精血混着血玉菩提子洒落其中,随后敖璋就开始闭关修炼。

须臾便是万载,龙汉初劫彻底进入高潮。

 


【检测宿主化孽龙,是否入劫?】

【是,获得先天灵宝。】

【否,获得祖龙精血。】

“废话,当然是否。”

泡了个澡出来,重新冒头的敖璋根本没有犹豫选择否了。

此时的他,体长已经过百米,头有双角,漆黑如墨,双眸尽赤,一呼一吸黑烟滚动,赤裸裸一条恶龙。

【祖龙精血已经滴入化龙池。】

“得,继续泡澡吧。”敖璋撇了撇嘴,又潜回去。

须臾千年。

【检测宿主化作孽龙之祖,是否入劫?】

【是,得到祖龙恩赏,结束孽龙之命运,成为龙族主要战力。】

【否,获得迁徙道场的机会一次。】

“咕咚……”

化龙池冒泡泡,敖璋的眼睛睁开,落在了道场的四周,发现道场外的区域,已经出现了不少强大的气息,居然是大量的麒麟。

“估计是伤员……灵山放在这里,确实不怎么安全。”

“否。”敖璋定下又问,“能迁徙往何方?”

【宿主想去什么地方?】

“天外天?”

【不曾发现。】

“没有?”敖璋疑惑了一下,“那哪里比较好?”

【大陆崩裂后的四洲四海、不周山、西昆仑都可以。】

“呃,这么宽泛?等等,大陆崩裂了?也就是说现在四洲四海还在打吗?我去了会不会入劫?”

【高天和深海,可以躲避灾劫。】

“这样啊……我想想哈。”

敖璋思索了起来。

老实说,他还真不想掺和龙汉初劫,但龙汉初劫之后,就是巫妖大劫,而龙汉初劫之后,祖龙被镇压封印,龙角化作四海龙王,龙族血脉被诅咒削弱,任人欺凌。

元凤化卵,请女娲襄助,这才留下了孔宣这个后代。

始麒麟更惨,麒麟一族几乎被灭,始麒麟只能让自己活下来的唯一嫡系血脉四不像去跟鸿钧混。

后来四不像在鸿钧合道之后,赐给了元始天尊。

自己虽然是个孽龙,但好歹也是龙族一想到之后的龙族命运,就一阵心塞。

不行,最好自己能苟到成圣,圣人之下皆蝼蚁,成为圣人多少还能有点自保能力。

“对了,业力是否会因为受到战场距离的远近影响收摄?”

【是的。】

“懂了,那就搬到战场的高天。”

敖璋决定赌一把。

趁着现在龙汉初劫彻底进入高潮,各种业力无数,自己日夜诵读《放下屠刀真经》,尽可能多的积攒功德。

龙汉初劫之后,会有一段复兴时间,到处都是龙汉劫力,只有功德才能净化和生存。

到时候出现的先天生灵,或许可以请几个当打手也说不定。

总之,赌了!

【正在迁徙……抵达罡风高天。】

灵山道场一闪。

下一秒,出现在了罡风高天之上。

自上而下,便可总览四洲四海。

【叮!劫力波动加剧,灵根即将超载。】

“卧槽!”

敖璋赶紧飞到菩提树上,赶紧诵读“放下屠刀”,不然菩提树随时可能被彻底污染,那自己很有可能逃不走。

很快,劫力震荡,菩提树长出无数的菩提子,功德菩提子被敖璋吞下,血玉菩提子则是不断的长出来掉下,然后被灵水冲下山,地上的血枝珊瑚受到血玉菩提子的浸染,快速蔓延。

琉璃金沙也化作赤土,散发不详。

敖璋在这里勉励降低菩提树的超载。

吃下无数功德之后,身上泛起了金光,明明是一条孽龙,却有无数功德,真是令人诧异的组合。

又二十五载。

【检测宿主突破真仙境,是否入劫?】

【是,获得祖龙吞灵诀一部。】

【否,获得准圣屏障,能屏蔽准圣及其以下境界对道场的窥伺。】

“否……咕噜噜噜……”

张大嘴巴的敖璋一说完,就被一堆的菩提子灌入嘴里,根本停不下来。

【叮!准圣屏障布置完毕。】

【叮!发现道场西侧万里,有先天生灵苏醒,正在窥伺道场。】

“诶!”

敖璋愣住,功德菩提子就趁着他愣神的时候,从他塞满的嘴里掉在地上,被劫力污染,化作虚无,让他看得好心疼。

“何方道友与我为邻?”

道场外,一个老者正好奇的左顾右盼:“奇也怪哉,我之居于高天,本无人来此,怎么一觉醒来,却来了一个道友?嗯,以我之能,居然窥伺不得?不想这个世界,除了祖龙元凤始麒麟之外,竟然还有比我境界更深之人。”

“道友可在?”老者又喊了一声,伸手敲了敲屏障:“进不去……”

“也罢,在下太乙金仙鸿钧,敢问道友名号?”

“呜呜呜……卧槽!卧槽!卧槽!”

敖璋吞下,也顾不得跌落一地的功德菩提子,整条龙都狂躁了起来:“系统,你他妈搞个屁!把我放在鸿钧身边做什么!娘的,这货升级速度简直开挂,这个准圣屏障拦不住他的!”

【你选的。】

“沃日……”

敖璋一口老血只能生生咽下。

果真是,电话约来的坦克,F键肯定扣不了了!

能怎么办?开吧!

“咳咳,在下区区无名之辈,搬来道场只是为了避祸,若是打扰了道友,还请道友勿怪。”敖璋放出神念。

鸿钧微微皱眉:“道友之能,便是我也难以察觉,是在下要小心了。”

“与邻为友,乃是正道,我们应该弘扬此等精神!在下很弱,还请鸿钧道友不以弱邻为耻便可。”

敖璋赶紧弘扬正能量。

不然过几年鸿钧合道,还不得把自己干掉?

要知道这位合道之后,可是真正做到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的。

老危险了!

“与邻为友,确实如此。不知道友名号?将来可多有叨扰。”

鸿钧盯着屏障,不知道里头是什么样的存在。

敖璋则是在里头,狂掉汗。

我名号?

真名吗?

不行,马甲要想的多和换的勤,不然这见了鬼的洪荒,谁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钉头七箭书警告!

“在下药师琉璃如来!”

敖璋想了好一会儿,终于想到了一个响亮却又不怎么常见的名号。

“药师琉璃如来?道友难道是琉璃所化?”鸿钧眨眼。

“非也,吾心吾行澄如琉璃,所作所为皆是如来。避祸之前,救死扶伤,妙手回春,人称药师。故而相加,便是尊号。”

敖璋胡诌,他穿越之前,奶奶信佛的,但他不信,只是经常听奶奶念经——《药师琉璃如来本愿功德经》。

小时候还被奶奶教了一阵子,但他那个时候正是好动年纪,怎么可能静下心念佛?

记得就只有药师琉璃如来的尊号。

“吾心吾行澄如琉璃,所作所为皆是如来……”

鸿钧念叨着此言,眼神越发凌厉,精光四溢,仿佛什么被打通了一样:“药师道友高深莫测,有邻如此,日后论道可不会孤寂了。”

“诶……在下迁徙道场消耗颇多,只怕得闭关,也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出关。道友勿怪。”

敖璋赶紧回绝,他现在什么境界?

真仙!

对面鸿钧是什么境界?

现在是太乙金仙,回头龙汉初劫结束,这货绝对是准圣!

巫妖大劫前夕,他就成圣了!

自己对道什么理解?

屁的道,靠系统!

一张口,就得暴露,索性装死,不管了!

“这……”鸿钧张了张口,但看对方似乎不愿出门,也不好打搅。

便笑道:“我便于西侧万里下榻,道友若是有空,可以来此。”

说完,鸿钧转身就走。

他去悟“我心澄明”这道谜语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